王守業 (軍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王守业 (将领))
前往: 導覽搜尋

王守業(1943年3月河南省葉縣人,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中將,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2001年8月—2006年3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全國人大代表

生平[編輯]

早年生涯[編輯]

王守業出生於河南省葉縣鄧李鄉廟李村的一個貧寒的農民家庭。出身貧寒的王守業讀書很用功。1964年,21歲的王守業憑藉著河南省高考總分第六名的成績被天津大學錄取,就讀工業與民用建築專業,1967年自天津大學土木建築工程系畢業。[1][2][3]

天津大學一直以「知名校友」王守業為榮,在王守業2001年8月晉升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時,天津大學發出賀信祝賀:[2]

在32年軍旅生涯中,他懷著一顆獻身國防、報效祖國、為母校爭光的赤子之心,刻苦學習政治軍事、業務,經受了政治、思想、作風等方面的嚴格鍛鍊和考驗,忘我而創造性地工作,業績突出,為我軍後勤基建營房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很大貢獻。
——天津大學學校網站祝賀校友王守業晉升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

當校報問起王守業「一生最得意」和「最欣慰的事」時,王守業自豪地回答:[2]

美國有一個『五角大樓』,中國有一個『八一大樓』,我組織參加了中央軍委『八一大樓』的建設;美國有一個夏威夷,中國有一個牙龍灣,我組織領導了牙龍灣的建設。
——王守業答天津大學校報記者問

軍旅生涯[編輯]

1968年,因中國人民解放軍要從高等院校選拔一批優秀的畢業生,王守業由此進入陸軍第38軍。1968年9月到1989年9月,王守業起初在38軍112師336團當兵,後來歷任38軍113師後勤部幹事、北京軍區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工程師、北京軍區環保綠化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等職務。1985年10月,王守業調進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任團職助理員,不久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營房管理處副處長(後改為副局長)等職務。1989年9月,王守業出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營房管理局局長,1993年7月出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副部長,1994年7月晉升少將軍階。1996年1月到2001年7月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同時兼任全軍房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2001年3月,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病故,該職位出缺。2001年8月王守業出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分管後勤工作,又在2002年7月晉升海軍中將軍階。[1][2][3][4]

1996年至2001年,王守業擔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全軍房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期間,手中握有實權,並負責解放軍全軍第三代營房改造。自1997年至2001年,王守業以權謀私,不斷利用基建大權貪污、收取建築承包商的賄賂。在此期間有多人舉報王守業貪腐問題,不過都沒有迴音。[1][2]從1997年到2001年,在他作案的五年里,有四年被評為「優秀黨員」、「優秀幹部」,還立過二次三等功。[1]

2015年1月,《炎黃春秋》雜誌刊登了原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張金昌少將的文章《我認識的貪官王守業》,其中披露,張金昌少將退休前半年時,連接七八封告狀信,告王守業亂搞不正當男女關係。張金昌退休前兩三個月,總後勤部政委周克玉找張金昌談過一次話,說:「按規定到年齡都應退下來,但考慮到你們部的情況,軍委讓你繼續工作,至少再干二年,因此你不要有短期行為,要有長期打算。」消息很快被王守業得知,王守業發動親信給張金昌搗亂,造成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機關的混亂。王守業還在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政治部個別人的支持下,企圖給他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建築工程規劃設計研究院任職的妻子提前兩年晉升職務,結果被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黨委一名成員發現,當場被否定。部長張金昌對這種弄虛作假行為也進行了批評。[4]

張金昌少將在退休前半年發現王守業道德品質有問題後,曾經多次向總後勤部領導反映王守業的問題,總後勤部領導經調查證實王守業不具備接班條件,乃商請總政治部從各大單位選調一人來接班。1995年六七月份,總後勤部部長傅全有找張金昌談話說:「現在看來,群眾對王守業的反映不小,你退休後他接班是不可能了,所以我們曾向總政提出,請在全軍範圍內選一個同志來接你的班。總政向我們提供了4個人選,南京的×××、蘭州的×××、海軍的×××、空軍的×××,他們都當過營房部部長,現都是後勤副部長,讓我們從中挑選。我們到總後政治部去考察了一下,認為都不太理想,不是年齡偏大,就是學歷不夠,所以一時還找不到人。」當時,張金昌給傅全有提供了一張可勝任的名單。那時,張金昌和中央軍委副主席遲浩田正好都在醫院查體,張金昌去看遲浩田,聊到王守業不能接班時,遲浩田讓張金昌在字條上寫下了張金昌推薦的接班人姓名。後來遲浩田曾跟張金昌說,他專門將該字條向有關部門做了交代。但當時王守業已和總後勤部政治部及中央軍委有的領導「通過吃喝請送打得火熱,實際上早已認定了,根本無法從外調進。」[4]

為此,張金昌在退休前給中央軍委寫信,提出6條理由不同意王守業接班。中央軍委副主席張震劉華清將此事批給總後勤部部長傅全有,讓傅全有調查後找張金昌談談。但那時傅全有正準備就任總參謀長,僅匆忙調查了王守業安排的幾位局長,沒能聽到真實情況,調查不了了之。傅全有向張金昌宣布退休命令時,張金昌再次當面提出不同意王守業接班的意見,並當面批評了總後勤部政治部主任在幹部政策上的「不公正、不公平、不公道」。在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機關召開的全體幹部大會上宣布張金昌退休的命令時,張金昌當著總後勤部領導、總後勤部政治部幹部部領導、以及王守業本人的面明確表示:「但是我回想起來,這一輩子我最遺憾的一件事是,沒有在退休前把我的接班人選好,請大家原諒。」[4]

張金昌退休後,王守業未當上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但該部工作由王守業牽頭。王守業在參加中央軍委常務會議討論營房議題時,利用老鄉關係拉攏了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的秘書賈廷安(也是葉縣人)。此後賈廷安「竟以中央軍委領導辦公室的名義正式打電話給總後領導,要報王守業為營房部部長。1996年1月,軍委正式任命王守業為總後基建營房部部長。」[4][5]

據說當時中央軍委有規定,凡在總部二級部正職崗位上任滿5年不到退休年齡者,不是提上來,就是平調交流出去。王守業任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4年後,便四處尋找門路升官。有人還提出將王守業提升為總後勤部副部長,但兩次總後勤部黨委會討論時,均遭黨委大多數成員否決。為此,總政治部還到總後勤部進行過考察,結果王守業是總後勤部二級部部長中倒數第二名。這時,正好海軍副司令員賀鵬飛病故,職位空缺,王守業通過關係網,由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直接升任海軍副司令員。[4]

情婦舉報[編輯]

王守業在北京包養南京軍區政治部前線文工團演員蔣雯。[6][7][3]據蔣雯後來對張金昌少將說,到2005年,她和王守業已有六、七年的關係,蔣雯和王守業沒有孩子,但曾為他墮胎。日子久了,蔣雯提出要和王守業結婚,然而王守業不同意,並在2005年左右開始躲避她。2005年7月15日,蔣雯到海軍辦公大樓門口堵到王守業,上前攔車。王守業急忙將她塞進車內,拉到北京郊外,讓人威脅她離開王守業。蔣雯認為這是王守業用黑社會手段對付她,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4]

2005年7月20日左右,蔣雯打電話給張金昌少將說:「你是張部長嗎?我們並不認識,但我想向你講述一個王守業情人的故事,你如果想知道,我想見面告訴你。」於是他們約好某日在某賓館見面。見面後,年齡約三十歲左右的蔣雯自我介紹說:「我叫杜×,在某公司黨務部工作,我有一位最好的朋友托我找你的。」此後她講述了這位「最好的朋友」(其實就是蔣雯自己)的上述經歷。張金昌少將建議她給海軍黨委、總政、軍委領導寫信,如實反映情況,以保護她的人身安全。不久,海軍紀檢部某處長奉海軍黨委的指示,找到她詳談。她還給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寫了信。到了2005年9月,王守業的醜聞在總後勤部已傳得沸沸揚揚,而且說法不一。張金昌少將乃約蔣雯見面,問她那位「最好的朋友」與海軍紀檢部的談話情況。得知她已給胡錦濤寫信後,張金昌少將建議她再給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總政治部紀檢部,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寫信。蔣雯照辦。此後張金昌少將見該發的信都已發了,便不再過問。[4]

王守業本應該在2006年6月正常卸任海軍副司令員一職,然而他沒有能夠等到那一天,2006年3月就已經缺席中國的「兩會」。[2][3]

蔣雯向中央軍委領導舉報王守業,受到重視。此後,在查處王守業案的過程中,舉報人蔣雯涉案深也受到調查。她擁有的房產、汽車等資產大多是王守業用貪贓所得款項置辦,因此受到中央軍事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扣押。王守業和他的情婦蔣雯的最終結局可以用「兩敗俱傷」來形容。[2][3]

查處判刑[編輯]

2005年10月25日,張金昌少將給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中央軍委主席胡錦濤和3位副主席郭伯雄曹剛川徐才厚寫信,從三方面揭露王守業在從總後勤部營房部到海軍期間的犯罪行為:一是意料之中,二是罪有應得,三是徹查嚴辦。此前10年中,由張金昌少將署名的數十封揭露王守業的信件分別寫給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總後勤部,但都石沉大海,僅有這最後一封信據說中央軍委領導都看到了。[4]

2005年國慶節後,王守業被「雙規」。很快有人便動用大人物的關係給中央領導來電:"王守業的問題主要是生活作風問題,他也快到年齡了,放他一馬,讓他提前退休算了。"中央為顧全大局,幾天後便將王守業放出。但王守業被放出後,公開聲稱組織審查他是錯誤的。在全軍召開的工程會議上,王守業公開說:「我沒有問題,他們弄錯了,我這不是擺平了嘛!」[4]

2005年12月,王守業提出到廣東省珠海市休假,並準備在12月23日下午動身。2005年12月23日上午,王守業來到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司令部參加每日例會時,被中央軍事委員會紀律檢查委員會雙規」。[1][8]這第二次「雙規」是在在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親自批示下開展的。[4]2006年5月,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檢察院介入對此案的調查。[8][1]

經查明,王守業在升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副司令員前,一直貪污公款。在其北京南京的兩處寓所中,查獲人民幣現金5200萬、美元現鈔250萬。在其辦公室私設小金庫的帳號內,有存款5000餘萬元人民幣。另外王守業交待,他以發福利的名義,給同事分發近2000餘萬人民幣公款。[1]

王守業在任期內,先後花1200多萬元人民幣,包養分別來自南京軍區政治部前線文工團、總政歌舞團北京軍區政治部戰友文工團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黨委、總後勤部一辦的5個情婦。[1]

王守業的親戚朋友在河南省鄭州市註冊了一家房地產公司,借用王守業的關係網賺錢。2006年5月,該公司也被捲入王守業案的調查中,至少兩輛高級轎車遭到查封。從時間看,這正和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檢察院介入王守業案的時間吻合。據悉,和王守業本人有牽連的多名河南籍包工頭也受到調查。[3][2]

2006年6月29日,新華社發布消息稱王守業因「涉嫌經濟犯罪」,已經被中央軍委免去海軍副司令員一職,王守業「本人也提請辭去全國人大代表的職務」,「海軍本屆軍人代表大會決定接受其辭職請求」。發布的消息還稱王守業「道德敗壞」、「利用職權索賄、受賄」,「涉嫌嚴重違紀違法」。2006年6月29日,第十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公告稱,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法》規定,王守業的代表資格終止。[9][10]隨後王守業被正式批捕。[2]

2006年4月10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法院對王守業貪污挪用公款案作出判決,王守業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判決書指王守業在1997年至2001年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期間,貪污、挪用公款1.6億元。2006年12月14日,王守業貪污挪用公款案在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審判決,王守業被判處無期徒刑[11]

王守業案共涉及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少將四名,大校七名。其中五名被責令退伍,六名予以降級。[8]

家庭[編輯]

河南省葉縣人民曾將他視為全縣人民的驕傲。王家四兄弟在葉縣當地很有名,王守業排行老大。王守業的主要親屬有:[2]

  • 父:王順謙
  • 二弟:王隨安,廟李村支部書記。
  • 三弟:王守印,在葉縣交通局任職。
  • 四弟:王新業,在鄰鄉的派出所擔任民警。[2]

此前有報道稱王守業和妻子育有兩個女兒,而王守業和蔣雯育有一個私生子。[2]但根據張金昌《我認識的貪官王守業》介紹,王守業和妻子育有三個孩子(二女一子)。王守業和蔣雯沒有生育子女。[4]

參考文獻[編輯]

參見[編輯]


中國人民解放軍職務
前任:
張金昌
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後勤部基建營房部部長
1996年1月-2001年7月
繼任:
杜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