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與感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理性與感性
Sense and Sensibility.jpg
作者 珍·奧斯汀
原名 Sense And Sensibility
出版地 英國
語言 英語
類型 愛情小說
出版者 Mr. Egerton
出版日期 1811年
媒介 印刷(精裝本和平裝本)
ISBN NA
上一部作品 NA
下一部作品 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

理性與感性》(Sense And Sensibility)是英國小說家珍·奧斯汀小說作品,於1811年首次發表。

劇情大綱[編輯]

故事主要是環繞兩個女主角的遭遇,達斯伍(Dashwood)一家的兩姊妹,愛蓮娜(Elinor)、瑪麗安(Marianne)性子截然不同,大姐愛蓮娜性格平穩,理性,穩重而不善於表達感情,恰恰代表了「理性」;反觀排行第二的瑪麗安,卻浪漫熱情而衝動,熱愛詩詞音樂,象徵「感性」。

話說達斯伍太太跟她的三個女兒——愛蓮娜、瑪麗安和瑪格麗特一直倚靠達斯伍先生的財產過活,然而,當達斯伍先生過身後,四人頓失經濟支柱。由於她們的家諾蘭(Norland)必須由他們的同父異母的兄長,約翰·達斯伍(John Dashwood)承繼,所以她們一家都要被掃地出門。約翰雖受父親所託照顧後母和妹妹們,但最後仍因他自私刻薄的妻子芬妮(Fanny Dashwood)勸說而打消念頭。結果四人在自己家裏反而不受歡迎,被迫出外尋找新居所。

大約在這時候,諾蘭來了一位拜訪者,就是芬妮的兄弟,愛德華·費華士(Edward Ferrars),一個安靜和善而有風度的紳士,很快便博得長女愛蓮娜的愛慕,然而,正當他們日夜滋長感情之際,母親和三姊妹卻不得不搬走了。況且費華士太太希望愛德華可娶一個有財有勢的小姐,所以愛蓮娜也不敢奢望甚麼。

達斯伍太太在遠房表親約翰·米德頓爵士(Sir John Middleton)的巴頓小屋找到了新的居所,搬家後,三姊妹忙於適應生活和結識朋友。在這群人中,有一位紳士最為出眾,那就是勃頓上校(Colonel Brandon),一位年約三十五的男士,富有而沈穩博學,是米德頓爵士的老朋友。他顯得對二女兒瑪麗安相當感興趣,於是某些多管閒事之人,例如:米德頓爵士的岳母詹寧斯太太(Mrs. Jennings),便開始胡亂猜測起來(瑪麗安自然很不高興),只是二人年齡差距大,瑪麗安又認為年紀像勃頓上校般大的人根本不會有愛情,所以不大願意接受他。相反在這時,瑪麗安有次在外跌傷了腳,並被一位名為韋勒比(Mr. Willoughby,又譯威諾貝)的先生救回。英俊潚灑韋勒比先生很獲得眾人的好感,而且和浪漫感性的瑪麗安迅速打得火熱。他從此每天到小屋拜訪,雖然身邊的人都沒有問,但二人親密程度已令大家以為他們秘密訂婚了。只是,事情才過了沒多久,韋勒比卻忽然聲稱為倫敦的生意須離開一年,之後無故搬走,令瑪麗安傷透了心。

愛德華終於來到巴頓小屋探訪,但他看起來不開心,而且對愛蓮娜極疏遠。愛蓮娜很擔憂,幸且她對母親和妹妹們的責任感令她沒有沉溺在哀痛之中。

在此不久,達斯伍一家更巧合認識了米德頓夫人的親戚,露西·斯特小姐(Lucy Steele),斯特小姐是屢主動接近愛蓮娜,後來更刻意透露她和愛德華·費華士不但認識,而且更秘密訂婚多年!愛蓮娜得知,明白愛德華當年年輕衝動才許下婚約,現又不願辜負諾言,才有如此的表現。仍心繫愛德華的愛蓮娜失望又痛苦,但仍遏力抑制自己,強迫自己忘掉她深愛的人。

後來,達斯伍最大的兩個姊妹和斯特小姐跟隨詹寧斯太太到倫敦過冬,瑪麗安寄了很多信給韋勒比先生但收不到回覆,終於相遇的時候卻發現他態度冷淡,並已戀上另一位富家小姐(Miss Grey)。瑪麗安被愛人拋棄,傷心欲絕更大病一場。而以此同時愛德華的家人發現他和斯特小姐門不當戶不對的婚約,大發雷霆並要斷絕他的經濟來源……

主要角色[編輯]

Sense and Sensibility Illustration Chap 12.jpg
  • 亨利·達斯伍(Henry Dashwood)—富有的紳士,故事最初即去世,未能給第二任妻子繼兩個女兒留下任何財產。他囑咐自己的繼承人、第一任妻子所生的兒子約翰照顧同父異母的妹妹。
  • 達斯伍太太(Mrs. Dashwood)—亨利·達斯伍的第二任妻子。感情豐富易衝動。
  • 愛蓮娜·達斯伍(Elinor Dashwood)—達斯伍家長女,個性理性嚴謹。她愛上了愛德華·費華士,但是她總是優先為家人而不是考慮自己。
  • 瑪麗安·達斯伍(Marianne Dashwood)—達斯伍家次女,熱情外向,喜歡年輕英俊的韋勒比先生,而不願接受年長的勃頓上校。
  • 瑪格麗特·達斯伍(Margaret Dashwood)—達斯伍家幼女,個性與瑪麗安更接近些,但不見得那麼聰明。
  • 約翰·達斯伍(John Dashwood)—達斯伍家長子
  • 芬妮·達斯伍(Fanny Dashwood)—約翰之妻,勢利自私。也是愛德華·費華士的姐姐。
  • 約翰·米德爾頓爵士(Sir John Middleton)—達斯伍太太的遠親,邀請達斯伍母女到自己產業里的一幢小屋居住。他與岳母詹寧斯太太都熱心多話、喜歡亂點鴛鴦譜。
  • 愛德華·費華士(Edward Ferrars)—芬妮·達斯伍的兄弟。愛上了同樣溫柔寡言的愛蓮娜。很早之前他曾經向露西·斯特求過婚。
  • 勃頓上校(Colonel Brandon)—米德爾頓爵士的好友。年輕時代曾愛上兄長的未婚妻,被送去遠洋參軍。後來那位女子因不幸的婚姻窮困潦倒而死。勃頓上校收養了她的女兒。
  • 約翰·韋勒比(John Willoughby)—米德爾頓爵士的鄰居之侄。聰明時髦,吸引了瑪麗安。
  • 露西·斯特(Lucy Steele)—詹寧斯太太的遠親。曾與愛德華·費華士短暫訂婚。很有心計。

評價[編輯]

1795年,奧斯汀19歲時完成了本書初稿,當時命名為《愛蓮娜和瑪麗安》。這是她第一本長篇小說,主人公兩姐妹不同的性格也許正是作者本人和她的姐姐卡桑德拉的寫照。

奧斯汀的傳記作者克萊爾·托馬林(Claire Tomalin)認為,《理性與感性》主題表現得搖擺不定,因為奧斯汀在寫作過程中對最終應該讓理性還是感性獲勝有些猶豫。[1]她賦予了瑪麗安一切吸引人的特質:聰穎、音樂天賦、坦誠,感情豐富;她筆下的威洛比儘管有種種缺點,但確實愛著瑪麗安、欣賞瑪麗安;因此不少讀者認為瑪麗安最終與布蘭頓的婚姻並不是理想的結局。[2] 當然這個結局確實將理性和感性的主題體現得很好:理性的姐姐克服了種種障礙與她的真愛結合;感性的妹妹則以理性的選擇為自己找到了歸宿。

這本小說中展現了奧斯汀不露聲色的諷刺才華,對米德爾頓、帕爾墨一家、詹寧斯太太等人的描寫帶有濃厚的喜劇色彩。

中文譯本[編輯]

本書中文譯本很多,孫致禮、武崇漢各有譯本。

衍生作品[編輯]

惡搞[編輯]

2009年,理性與感性與海怪(sense and sensibility sea monsters)

參考文獻[編輯]

  1. ^ 克萊爾·托馬林,《珍·奧斯汀的一生》(Jane Austen: A Life),紐約:Vintage,1997年,第155頁。
  2. ^ 克萊爾·托馬林,《珍·奧斯汀的一生》(Jane Austen: A Life),紐約:Vintage,1997年,第156-157頁。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