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武器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美軍進行生化演習

生化武器包括生物武器化學武器兩種,它們都屬於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生物武器過去也稱「細菌武器」,它是指以生物戰劑殺傷有生力量的武器。化學武器是指利用化學物質的毒性以殺傷有生力量的各種武器和器材的總稱。 生化武器(Biochemical Weapon)舊稱細菌武器。是指以細菌、病毒、毒素等使人、動物、植物致病或死亡的物質材料製成的武器。作為一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至今仍然對人類構成重大威脅。它包括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

中文名生化武器 外文名Biochemical Weapon 舊 稱細菌武器 包 括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 目錄 1介紹 ▪ 發展歷程 ▪ 化學毒性發展趨勢 2特點 ▪ 神經性毒劑 ▪ 糜爛性毒劑 ▪ 窒息性毒劑 ▪ 全身中毒性 ▪ 刺激性毒劑 ▪ 失能性毒劑 3形態和病理 4應用 5傳播途徑 6傳播手段 7炭疽武器 8病毒 9法律限制 10影響及預測 1介紹 編輯


生化武器舊稱細菌武器。生化武器是利用生物或化學製劑達到殺傷敵人的武器,它包括生物武器和化學武器。生物武器是生物戰劑及其施放裝置的總稱,它的殺傷破壞作用靠的是生物戰劑。生物武器的施放裝置包括炮彈、航空炸彈、火箭彈、飛彈彈頭和航空布撒器、噴霧器等。以生物戰劑殺死有生力量和毀壞植物的武器統稱為生物武器. 生物戰劑是軍事行動中用以殺死人、牲畜和破壞農作物的致命微生物、毒素和其他生物活性物質的統稱。舊稱細菌戰劑。生物戰劑是構成生物武器殺傷威力的決定因素。致病微生物一旦進入機體(人、牲畜等)便能大量繁殖,導致破壞機體功能、發病甚至死亡。它還能大面積毀壞植物和農作物等。由於它傷害太嚴重,性質極其惡劣,所以已被定為禁用武器。 發展歷程

生物武器是一種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其發展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美國 E120 生物(細菌)炸彈 美國 E120 生物(細菌)炸彈 20世紀初到二戰結束 研製和使用的生物戰劑主要是細菌,20世紀初稱為「細菌武器」。開始時的戰劑僅限於少數幾種細菌,如炭疽桿菌、馬鼻疽桿菌和鼠疫桿菌等。生產規模很小,施放方法主要是由特工人員潛入敵方,用裝在小瓶中的細菌培養物秘密污染水源、食物或飼料。 從30年代開始,研製生物武器的國家增多,主要有日本、德國、美國、英國等。生物戰劑種類增多,生產規模擴大,施放方式改為用飛機施放帶菌媒介物,包括帶菌的跳蚤、虱子、老鼠、羽毛甚至食品,攻擊範圍擴大。 臭名昭著的731部隊就是二戰時期日本在中國建立的生物武器研製機構之一,日軍使用細菌武器殺害了大量中國軍民。德國主要研究鼠疫桿菌、霍亂弧菌、落基山斑疹傷寒立克次體和黃熱病毒等戰劑和細菌懸氣機噴洒裝置。美國於1941年成立生物戰委員會,進行空氣生物學實驗研究。英國於1940年建立生物武器研究室,曾在格瑞納德島上用小型航彈和炮彈施放炭疽胞菌。加拿大也研究過肉毒毒素的大規模 生產方法,並用飛機進行過噴洒試驗,以測試其致病作用。 70年代末 生物武器進一步發展,出現病毒武器、毒素武器等。生物戰劑種類增多,包括細菌 美國 E120 生物(細菌)炸彈剖面圖 美國 E120 生物(細菌)炸彈剖面圖 、病毒、衣原體、立克次體、真菌和毒素。劑型除液體外,還有凍乾的粉劑。施放方式以產生氣溶膠為主。除用飛機拋灑、投彈以外,還可用火箭、飛彈發射生物彈頭。殺傷範圍擴大到數百至數千平方千米。美國的生物武器研製水平遠遠領先於其他國家。 80年代以後 系統研製生物武器是微生物學和武器製造技術有了一定發展之後才開始的。在現代技術條件下,利用微生物學方法可以大量製取生物戰劑,使用方式也由簡單的人工撒布逐步發展為利用遠距離投射工具進行規模撒布。隨著基因工程其他生物技術的迅猛發展,利用遺傳工程、脫氧核糖核酸(DNA)重組或其他分子生物學技術調控、構建和改造微生物及毒素,研究和發展新的生物武器,其中備受注目的是基因武器。 化學毒性發展趨勢

《禁止生物武器公約》的簽署,並沒有使一些國家停止研製生物武器,只是更加隱蔽。隨著生命科學和生物技術的發展。當前和今後的生物武器研究的重點主要表現在如下幾方面: 一、是毒素類戰劑成為研究的熱點。毒素是由細菌、微生物、動物、植物和真菌等生物體產生的有毒化學物質,這類戰劑又稱生物化學戰劑,其毒性比現有化學戰劑高出100~1000倍,並難於檢測和核查。2012年生物技術的研究成果,已解決毒素戰劑的批量生產、穩定(不易失去活性或改變性狀)和如何才容易被人體吸收(中毒)等技術難題,毒素作為戰劑的可能性越來越受到重視。 二、是運用分子遺傳學方法研究和改造各種生物戰劑。通過基因重組,使致病的細菌和病毒中接人能抗普通疫苗或藥物的基因,使感染者難以治癒;或者在一些非致病微生物體內「插入」致病基因,製造出新的生物戰劑。例如,在相中接人炭疽病基因,將眼鏡蛇毒液的基因「插入」流感病毒等。 三、是研究提高生物戰劑殺傷效應的技術。施放方法對生物戰劑的殺傷效果影響很大。研究表明,以氣溶膠形式施放生物戰劉是使用生物武器的主要手段。一些國家很重視提高氣溶膠的發生率、穩定性、感染力及控制氣溶膠粒度的研究。 生化武器 生化武器 四、是利用現代生物技術特別是基因工程發展新型生物戰劑。生物戰劑已經從由自然界篩選致病微生物與毒素髮展到利用DNA重組與蛋白質工程技術改造、構建新的致病微生物和毒素的階段。 生物武器的發展將特別重視用遺傳工程對微生物和其他單細胞按設計要求進行DNA重組,然後轉入受體細胞中克隆表達,以獲得新的定向生物戰劑。利用基因調控方法改造病原微生物的致病基因,提高其毒性。利用蛋白質工程對天然蛋白質及多敗毒素進行修飾改造使之成為具有毒性的毒素。通過DNA重組轉入受體細胞表達生產毒素,解決生物毒素的高密度、大容量培養和病毒的大量生產問題。在發酵工程中應用固相培養、連續培養、高密度培養和中空纖維技術,大幅度提高細菌與病毒的培養效率,以縮小生放規模。利用多肽合成與純化技術,使小分子的多肽毒素(如芋螺毒素)能通過多成進行生產。 2特點 編輯

化學武器的特點是殺傷途徑多,毒劑可呈氣、煙、霧、液態使用, 生化武器 生化武器 通過呼吸道吸入、皮膚滲透、誤食染毒食品等多種途徑使人員中毒;持續時間長,毒劑污染地面和物品,毒害作用可持續幾小時至幾天,有的甚至達數周;其缺點是受氣象、地形條件影響較大。 在人類戰爭史上,利用生化武器作為攻擊手段的記載很多。著名的例子是1346年韃靼人進攻克里米亞戰爭中利用黑死病攻進法卡城。原來韃靼士兵中有人因感染黑死病而死亡,他們把死者的屍體拋進法卡城裡,結果黑死病在守城者中蔓延,終於放棄了法卡城。18世紀英國侵略軍在加拿大用贈送天花患者的被子和手帕的辦法在印地安人部落中散布天花病毒,使印地安人不戰而敗,也是殖民統治者可恥的記錄。 神經性毒劑

這是一種作用於神經系統的劇毒有機磷酸酯類毒劑,分為G類和V類神經毒。G類神經毒是指甲氟膦酸烷酯或二烷氨基氰膦酸烷酯類毒劑。主要代表物有塔崩、沙林、棱曼, V類神經毒是指-二烷氨基乙基甲基硫代膦酸烷酯類毒劑,主要代表物有維埃克斯(VX)。 糜爛性毒劑

這是能引起皮膚起泡糜爛的一類毒劑,讓人緩慢痛苦地腐爛死去,沒有特效藥,主要代表物是芥子氣、氮芥和路易斯氣。 窒息性毒劑

這是指損害呼吸器官,引起急性中毒性肺氣的而造成窒息的一類毒劑。其代表物有光氣、氯氣、雙光氣等。光氣在常溫下為無色氣體,有爛乾草或爛蘋果味,難溶於水、易溶於有機溶劑,在高濃度光氣中,中毒者在幾分鐘內由於反射性呼吸、心跳停止而死亡。 全身中毒性

這是一類破壞人體組織細胞氧化功能,引起組織急性缺氧的毒劑,主要代表物有氫氰酸、氯化氫等。氫氰酸有苦杏仁味,可與水及有機物混溶,戰爭使用狀態為蒸氣狀,主要通過呼吸道吸入中毒,中毒者呼吸困難等,重者可迅速死亡。 刺激性毒劑

這是一類刺激眼睛和上呼吸道的毒劑。按毒性作用分為催淚性和噴嚏性毒劑兩類。催淚性毒劑主要有氯苯乙酮、西埃斯。噴嚏性毒劑主要有亞當氏氣。 失能性毒劑

這是一類暫時使人的思維和運動機能發生障礙從而喪失戰鬥力的化學毒劑。其中主要代表物是1962年美國研製的畢茲(二苯基羥乙酸-3-奎寧環酯)。該毒劑為白色或淡黃色結晶,不溶於水,微溶於乙醇。戰爭使用狀態為煙狀。主要通過呼吸道吸入中毒。中毒症狀有:瞳孔散大、頭痛幻覺、思維減慢、反應獃痴等。 3形態和病理 編輯

1、細菌類生物戰劑。主要有炭疽桿菌、鼠疫桿菌、霍亂弧菌、野兔熱桿菌、布氏桿菌等。 2、病毒類生物戰劑。主要有黃熱病毒、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天花病毒等。 3、立克次體類生物戰劑。主要有流行性班疹傷寒立克次體、Q熱立克次體等。 4、衣原體類生物戰劑。主要有鳥疫衣原體。 5、毒素類生物戰劑。主要有肉毒桿菌毒素、葡萄球菌腸毒素等。 6、真菌類生物戰劑。主要有粗球孢子菌、莢膜組織胞漿菌等。 4應用 編輯

在人類戰爭史上,利用生化武器作為攻擊手段的記載很多。著名的例子是1346年韃靼人進攻克里米亞戰爭中利用鼠疫攻進法卡城。原來韃靼士兵中有人因感染鼠疫而死亡,他們把死者的屍體拋進法卡城裡,結果鼠疫在守城者中蔓延,終於放棄了法卡城。18世紀英國侵略軍在加拿大用贈送天花患者的被子和手帕的辦法在印地安人部落中散布天花,使印地安人不戰而敗,也是殖民統治者可恥的記錄。 銷毀的武器 銷毀的武器 1915年4月22日,德軍在比利時的伊普爾戰役中首次大規模使用毒氣。當時戰場出現了有利於德軍的風向,德軍打開了早已在前沿陣地屯集的裝滿氯氣的鋼瓶,一人多高的黃綠色煙雲被每秒2-3米的微風吹向英法聯軍陣地。面對撲面而來的刺鼻的怪味,英法守軍一陣大亂,陣線迅速崩潰,跟在煙雲後面的德軍未遭任何抵抗,一舉突破英法聯軍防線。這次攻擊,英法守軍共中毒15000人,德軍亦有數千人中毒。毒氣攻擊的顯赫戰果引起了交戰各國的極大重視。從此,一些國家競相研製化學武器,並開始了化學武器與防化器材之間的角逐。1939年,德國首先研製出新毒劑沙林,1944年又合成出毒性更高的梭曼毒劑。1953年,英國研製出維埃克斯毒劑。沙林、梭曼、維埃克斯統稱神經性毒劑,這類毒劑毒性高、穩定性強,是目前為止各國化學武器的主要戰劑。在軍用毒劑發展的同時,使用毒劑的方法也得到極大的發展。不僅有毒劑炮彈、炸彈和用于飛機布毒的布撒器,還有用於近戰的毒煙罐和毒劑手榴彈。二戰中,蘇聯研製出可發射氫氰酸毒劑「卡秋莎」火箭炮,美國研製出M-34型沙林集束彈。抗日戰爭期間,日本軍隊對中國軍民使用化學武器2000餘次,染毒地區遍及19個省區。在韓戰中,雙方均未使用化學武器,但由於政治需要而互相指責。在戰爭中使用有毒的化學物質,歷來遭到世界各國人民的反對。早在1899年,海牙國際和平會議就通過了《禁止使用以散布窒息性或有毒氣體為惟一目的的投射物宣言》;1925年6月,有45個國家參加的日內瓦會議,再次通過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和細菌作戰方法的議定書》。然而,化學武器的發展歷史證明,國際公約並沒有能夠限制這種武器的發展,更沒有能限制它在戰爭中的使用。化學武器成了一種禁而不止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生物武器,由於以往主要使用致病性細菌作為戰劑,早期它的名字便被稱為細菌武器。隨著科技的發展,生物戰劑早已超出了細菌的範疇。生物武器的首次使用始於第一次世界大戰,但大量研製生物武器是在30年代確立了免疫學和微生物學之後。1936年,侵華日軍在中國哈爾濱組建細菌研究部隊,並於1939-1942年先後在中國多處投擲細菌彈。後來,志願軍將當時在朝鮮發生的傳染病歸咎於美國軍隊在戰爭中使用過生物武器,後來經正是是由於水土不服產生,由於政治需要而大肆宣傳。其實當時美軍還沒有使用的能力。國際公認的生物戰劑有潛在性生物戰劑和標準生物戰劑兩大類。作為生物戰劑至少有6類23種病原微生物及毒素。這些生物戰劑的使用方式也已發展成以氣溶膠形式大規模撒布。在現代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中,生物武器的面積效應最大。據世界衛生組織測算,1架戰略轟炸機使用不同武器對無防護人群進行襲擊,其殺傷面積是:100萬噸當量核武器為300平方公里;15噸神經性化學毒劑為60平方公里;10噸生物戰劑可達10萬平方公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在格魯尼亞島試驗了1顆炭疽桿菌炸彈,至今該島仍不能住人。生物武器的罪惡,引起了世界人民的極端憤慨。1972年聯合國簽訂了禁止試製、生產和儲存並銷毀細菌(生物)和毒素武器的國際公約。但是少數已開發國家從來就沒有放棄生物戰的準備,只不過是更加隱蔽罷了。由於生物武器比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更容易製造和走私,因此,它對整個人類的威脅不僅沒有消除,反而在冷戰後更增大了。 5傳播途徑 編輯

空氣 最令人感到恐慌的是通過空氣 城市供水系統 流程如下: 水源→主要管道→分支→家庭用水→人體 食物供應 流程如下: 土地→糧食→各種食物→人體 6傳播手段 編輯

通過炸彈或飛彈將化學或生物製劑傳播到一個很廣的區域。 利用作物噴洒機或其他飛機在城市上空噴洒毒劑。 由駛過城市的汽車或卡車沿繁華地段的街道噴洒毒霧。 在人群聚集區域(如地鐵、體育場所或會議中心)釋放小型炸彈或毒氣罐。 7炭疽武器 編輯

炭疽——炭疽是一種細菌,但它具有生命力很強的孢子結構。如果這種孢子或細菌進入肺部,會不斷繁殖併產生致命毒素。 美國紐約在911事件以後,接著又發生不明人士以郵遞方式展開生化武器恐怖活動,所使用之生化武器為地球上匿跡多年的炭疽菌(Bacillus anthracis);炭疽菌所引起的疾病稱炭疽病(anthrax)。 1997年,前蘇俄Sverdlovsk地區軍事單位,曾發生炭疽菌芽孢氣霧外泄意外,導致68人死亡。911事件以後,許多醫學及相關雜誌、學術刊物爭相報導炭疽菌。根據傳統文獻過去僅針對猴子、羊毛揀選工及獸皮處理工所作的研究顯示,只有在數千個炭疽菌孢子進入肺部深處時,才會感染吸入型炭疽熱。但此次恐怖份子所使用者為經過加工精鍊之炭疽菌芽孢,以粉末狀之粉劑劑型處理郵件,經穿透信封的小縫隙進入信件內,收信人或郵務人員在不知情狀況下,開啟此封含有炭疽菌芽孢的信函,或信封打開後,炭疽菌芽孢成氣膠(aerosol)飛揚散佈於空氣中,如此不知不覺的暴露於炭疽菌中,由呼吸或接觸而進入人體。 此次恐怖份子所散發之炭疽菌芽孢不但純度及濃度極高,致命力極高,且製成之粉末亦極精細,能形成氣霧,懸浮在空氣中飄散,令人防不勝防,杯弓蛇影,更引起社會大眾普遍之恐慌 8病毒 編輯

天花 天花是一種病毒。在二十世紀被疫苗控制住之前,它一直是威脅人類的主要殺手之一。天花已在世界範圍內得到根除,但令人擔心的是恐怖份子可能會散布新的變種。 炭疽不同,天花的主要危害在於它的高傳染性。它的傳播和致人死亡的速度都極快。在感染這種病毒的人中,高達40%的人會在兩周左右死亡,並且針對這種疾病沒有很好的治療手段。疫苗是主要的防護措施,但只有在感染之前接種疫苗才有效。 肉毒桿菌毒素 肉毒桿菌可產生肉毒桿菌毒素;此毒素只需極少的劑量就能致人死命(少到十億分之一克)。該毒素會抑制神經細胞中促使肌肉收縮的化學物質的釋放,從而導致肌肉麻痹。 伊波拉病毒 伊波拉病毒憑藉湯姆·克蘭西所著的兩本小說,伊波拉病毒成了人們最熟悉的生物戰爭製劑之一。這種病毒能在一周左右使感染者死亡,並可通過直接接觸傳播。 9法律限制 編輯

科學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造福人類,但一旦被戰爭狂人利用,也會毀滅人類。國際社會必須對生化武器進行限制。1992年9月,草案由負責裁軍事務的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經過長達20多年的艱苦談判的《禁止化學武器公約》定稿,並於1992年11月30日由第47屆聯大一致通過,1997年4月29日生效。《禁止化學武器公約》主要內容是簽約國將禁止使用、生產、購買、儲存和轉移各類化學武器,所有締約國應在2007年4月29日之前銷毀其擁有的化學武器;將所有化學武器生產設施拆除或轉作他用;提供關於各自化學武器庫、武器裝備及銷毀計劃的詳細信息;保證不把除莠劑、防暴劑等化學物質用於戰爭目的等。條約中還規定由設在海牙的一個機構經常進行核實。這一機構包括一個由所有成員國組成的會議、一個由41名成員組成的執行委員會和一個技術秘書處。 10影響及預測 編輯

當前生化武器對軍事領域和國家安全的影響正呈現出一些新動向,需要認真研究和密切關注。 一、生化武器發展將進一步加劇軍事領域的競爭。生化武器的角逐是當今各國軍事競爭的一個重要部分,生化作戰能力的強弱,對於在國際競爭中能否贏得戰略主動權有著特殊影響。一方面,生化武器在戰爭中的作用地位仍很突出。儘管生化武器用於戰爭的可能性下降,但由於生化武器的物質基礎仍然存在,生化武器在戰爭中給軍隊帶來的威脅也客觀存在。伊拉克戰爭中,美英高度重視生化襲擊防護,也再一次深刻反映了生化武器在軍事對抗中的重要地位。另一方面,生化武器領域已成為軍事爭奪的新制高點。美俄英等軍事強國加緊制訂規劃,不斷增加投入,加大研製力度,使生化武器的發展速度加快。其中,美、俄、英等國將發展基因武器、可控制性傳染病手段作為軍事技術開發的重中之重,並已取得一定優勢。美國早在20世紀90年代初就在馬里蘭州設立基因武器研究中心,先後投資了近百億美元,1997年完成人工人體染色體合成。2000年,美英聯合宣布繪製成人類歷史上第一個基因組草圖,英稱基因武器最遲不會晚於2010年問世。俄羅斯開發出一種能抵禦16種不同解毒藥的細菌。 二、生化武器履約困難將阻礙軍控領域的有效合作。當前,國際軍控組織禁止生化武器的履約工作面臨一系列新情況。國際軍控組織與核查手段的發展,滯後於生化武器研製技術的發展和擴散。少數國家置國際《公約》於不顧,擅自研製和秘密生產生化武器,引起"骨牌效應",使其他國家紛紛效仿。非締約國家發展生化武器更是無法控制。新一輪軍備競賽加劇,特別是美國發展飛彈防禦系統使原有維護戰略平衡與穩定的基石不復存在,導致一些國家發展先進的生化武器以求自保。霸權主義國家在生化武器履約上執行雙重標準,並把生化武器履約作為發動戰爭的幌子和推行新軍事戰略的手段。 三、生化安全環境惡化對國家安全將構成直接威脅。儘管一些新型傳染性疾病的生化背景還有待於研究和查證,但其災難性的後果和生化武器擴散帶來的危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全球生化安全環境逐漸惡化的趨向。特別是愈演愈烈的生化恐怖直接危及國家安全。2012年來世界上有200多個恐怖組織,分布範圍廣,組織嚴密,大多具備化學攻擊能力,少數具備生物攻擊能力,並嘗試開發新型生化技術手段。這迫使一些國家將應對生化威脅作為安全戰略重點。 四、生化技術發展失衡將使安全預防更加困難。當前世界生化武器攻防技術發展嚴重失衡,對很多新型生化武器沒有防禦手段;即便研製出新型病毒的國家,在短期內也研製不出防禦這種病毒攻擊的疫苗。各國生化技術的差距也在增大。美英等國的生化武器特別是基因武器技術已遙遙領先。生化技術領先的國家利用生化優勢研製對付其它國家的生化武器,使這些國家面臨嚴重的潛在安全危機。個別國家專題研究所謂《中國人的基因組》問題更值得我們高度關注。

生物武器[編輯]

生物武器具有極強的致病性和傳染性,能造成大批人、畜受染發病,並且多數可以互相感染,受染面積極大,大量使用可以達幾百平方千米至幾千平方千米,而且危害作用持久,如Q熱病原體在毛、棉布、土壤中可存活數月,炭疽桿菌芽胞在陰暗潮濕土壤中甚至可存活10年。生物武器是以生物戰劑殺傷有生力量和破壞植物生長的各種武器、器材的總稱。生物戰劑包括立克次體、病毒、毒素、衣原體、真菌等。


1基本介紹 編輯

生物戰劑是軍事行動中用以殺死人、牲畜和破壞農作物的致命微生物、毒素和其他生物活性物質的統稱。[1] 舊稱細菌戰劑。生物戰劑是構成生物武器殺傷威力的決定因素。致病微生物一旦進入機體(人、牲畜等)便能大量繁殖,導致破壞機體功能、發病甚至死亡。它還能大面積毀壞植物和農作物等。生物戰劑的種類很多,據國外文獻報導,可以作為生物戰劑的致命微生物約有160種之多,但就具有引起疾病能力和傳染能力的來說就為數不算很多。 宣傳漫畫 宣傳漫畫 2歷史沿革 編輯

一位義大利研究人員發現,早在3000多年前,古人就知道在攻城掠池和自我保護時使用這一手段。西臺王國是一個位於安納托利亞,即古代小亞細亞的亞洲古國。西臺人以驍勇善戰著稱於史,不僅將若干小國統一成一個強大帝國,並曾與埃及展開過激烈的爭 霸戰爭。 義大利學者西羅· 特雷維薩納托專門對西臺人最強大時期的歷史進行了研究。他在《醫學假說》雜誌上發表的研究成果稱,將感染了兔熱病的綿羊放入敵方城市或陣營,導致對方人員染上這種致命疾病,是當年西臺人無往不勝的一個重要原因。 特雷維薩納稱,西臺人在公元前1325年攻打腓尼基人城市士麥拿的時候,「第一次出現所謂『西臺瘟疫』的說法,而且這種稱謂在數份歷史資料中都曾出現過。」他認為這決不是巧合,因為那時恰恰有了對兔熱病的第一次記載。特雷維薩納認為,西臺人在遭到外敵入侵時也曾使用過同樣的手法。 「西臺歷史上國運不濟的時候,曾經遭到鄰國阿爾扎瓦王國的進攻。就在那段時間,一些綿羊神秘地出現在阿爾扎瓦的街道上。當地居民將這些羊抓起來吃掉。就這樣,兔熱病在阿爾扎瓦蔓延,對西臺的進攻就此失敗。」特雷維薩納說,據史料記載,阿爾扎瓦人當時就曾懷疑在城中蔓延的瘟疫和這些羊有牽連。這位義大利學者斷言,「西臺人最早使用了生物恐怖手段」,而「染病的綿羊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大規模 殺傷性武器」。 1859年法國在阿爾及利亞作戰時,15000人中有12000人患霍亂而喪失戰鬥力;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曾首先研製和使用生物武器(當時稱為細菌武器)。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僅一年半的時間內,交戰雙方患病毒性流感者達5億之多,有2000多萬人死亡,比戰死人員數量高出3倍。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日本帝國主義大規模研製生物武器,並在中國東北建立研製細菌武器的工場-731部隊,曾對中國10餘個省的廣大地區施放鼠疫、霍亂、傷寒和炭疽桿菌等10餘種戰劑。鼠疫最嚴重的是湖南常德和浙江寧波。他們甚至拿活人做細菌試驗,僅此一項就殺死中國軍民3000多人,給中國人民造成巨大災難。 在二戰期間,侵華日軍就廣泛研究和使用生物武器,組建了專門的細菌作戰部隊,即731部隊。 1940年7月,日軍在浙江寧波用飛機投撒了70公斤傷寒桿菌,50公斤霍亂弧菌和5公斤帶鼠疫的跳蚤。1942年夏,又在浙贛鐵路沿線投放了霍亂、鼠疫、傷寒等病菌,污染水源和食物,造成疫病流行,致使我大量無辜平民死亡。 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生物武器的殺傷力是相當大的,1979年蘇聯位於斯維洛夫斯克市西南郊的一生物武器生產基地發生爆炸,致使大量炭疽桿菌氣溶膠逸出到空氣中,造成該市肺炭疽流行,直接死亡1000餘人,並且該地區疫病流行達10年之久。這僅僅是一次泄漏事件造成的嚴重後果。 許多病菌在作為武器使用以後,可以長期存活在土壤和水中,遺患無窮。二戰期間,英國在格魯伊納島試驗了一顆炭疽桿菌炸彈,直至1990年英國官方才宣布該島以脫離危險。[2] 生物武器製造和使用比起化學武器更為方便,只要少量的菌種,在特別的容器中培養就行。即使實驗室規模的生產也可造出足夠軍事使用的生物武器。再有生物武器不需保存,只要少量菌種冷藏起來即可,戰時,可在短時間內培育出大量生物武器。 自70年代以後,分子化學的突破性進展,使以基因重組技術為代表的遺傳工程應運而生。人們把遺傳工程又稱為基因工程。基因是細胞中起遺傳作用的物質,生物性狀就靠基因代代相傳。 當基因工程剛剛問世,就同任何高新技術一樣首先很快被應用于軍事領域,一些軍事大國競相投入大量經費和人力研究基因武器。研究基因武器,無疑是人類自己打開了地獄之門,因為我們無法預料通過這種方式,將會產生多麼可怕的基因魔鬼。可以說在這個領域的每一個設想都有可能成為現實,而每一個現實都會使人類走進滅絕的深淵。 托夫勒在《未來的震蕩》里說「時鐘滴答作響,我們正在向『生物學的廣島』靠攏。」說的正是這樣一個現實。 中國「人類基因組計劃」重大項目秘書長楊煥明教授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就連我們這麼小的實驗室都能做這樣的事,把愛滋病毒跟感冒病毒連接到一起,多可怕!有人常說過,這個世界不是毀在幾個不懂法的流氓手裡,要毀就毀在科學家手裡。」 愛滋病毒雖只通過性交和血液,尚且在世界範圍有如此巨大的感染人群,如果打一個噴嚏就可以傳染愛滋病,恐怕人類早就滅絕了。 再有,如果把引起鼠疫的鼠疫桿菌的基因或致癌基因移入大腸桿菌中,令其繁殖,同樣可以輕鬆地毀滅全人類。還有一種叫「熱毒素」的奇特基因武器,只需20克便可致全人類於死地。 如果上述這些基因武器研究成功,即使實驗室操作失誤所引起的泄漏,都會引起全人類的滅絕。這些超級病毒或細菌一旦開始傳播,縱然是這些病毒和細菌的製造者也束手無策。有人猜想愛滋病毒可能就是德國或日本在二戰期間製造的生物武器。 生物武器的發展歷史大致可以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初始階段,主要研製者是當時最富於侵略性,而且細菌學和工業水平發展較高的德國。主要戰劑僅限於少數幾種致病細菌,如炭疽桿菌、馬鼻疽桿菌等,施放方式主要有特工人員人工投放,污染範圍很小。 第二階段自本世紀30年代開始至70年代末。主要研製者先是德國和日本,後來是英國和美國。戰劑主要仍是細菌,但種類增多,後期美國開始研究病毒戰劑。施放方法以施放帶生物戰劑的媒介昆蟲為主,後期開始應用氣溶液撒布。運載工具主要是飛機,污染面積顯著增大,並且在戰爭中實際應用,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生物戰劑是軍事行動中用以殺死人、牲畜和破壞農作物的致命微生物、毒素和其他生物活性物質的統稱。由於以往主要使用致病性細菌作為生物戰劑,早期它被稱為細菌武器。隨著科技的發展,生物戰劑早已超出了細菌的範疇。 現代生物戰劑按照形態和病理主要分六大類: 一、病毒類,如天花病毒、各種馬腦炎病毒、熱病毒等; 二、細菌類,主要有炭疽菌、鼠疫桿菌、霍亂弧菌等,這是二戰前後使用得最多的生物戰劑; 三、立克次氏體類,一種能導致斑疹傷寒、戰壕熱等流行疾病的特殊病原體; 四、衣原體類,主要有鳥疫衣原體; 五、真菌類,主要有球孢子菌、組織孔孢漿菌等;六毒素類,主要有葡萄球腸毒素、肉毒菌毒素、真菌毒素等。 六、毒素類,主要有肉毒桿菌毒素、葡萄球菌糖毒素等。 3基本分類 編輯

1. 根據生物戰劑對人的危害程度,可分為致死性戰劑和失能性戰劑: (1)致死性戰劑。 致死性戰劑的病死率在10%以上,甚

至達到50~90%。炭疽桿菌、霍亂弧菌、野兔熱桿菌、傷寒桿 菌、天花病毒、黃熱病毒、東方馬腦炎病毒、西方馬腦炎病毒、班疹傷寒立克次體、肉毒桿菌毒素等。 (2)失能性戰劑。病死率在10%以下,如布魯氏桿菌、Q熱立克次體、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等。 2. 根據生物戰劑的形態和病理可分為: (1)細菌類生物戰劑。主要有炭疽桿菌、鼠疫桿菌、霍亂弧菌、野兔熱桿菌、布氏桿菌等。 (2)病毒類生物戰劑。主要有黃熱病毒、委內瑞拉馬腦炎病毒、天花病毒等。 (3)立克次體類生物戰劑。主要有流行性班疹傷寒立克次體、Q熱立克次體等。 (4)衣原體類生物戰劑。主要有鳥疫衣原體。 (5)毒素類生物戰劑。主要有肉毒

桿菌毒素、葡萄球菌腸毒素等。 (6)真菌類生物戰劑。主要有粗球孢子菌、莢膜組織胞漿菌等。 3. 根據生物戰劑有無傳染性可分為兩種: (1)傳染性生物戰劑,如天花病毒、流感病毒、鼠疫桿菌和霍亂弧菌等。 (2)非傳染性生物戰劑,如土拉杆菌、肉毒桿菌毒素等。 過去主要利用飛機投彈,施放帶菌昆蟲動物。在科技發達的現代社會,將主要利用飛機、艦艇攜帶噴霧裝置,在空中、海上施放生物戰劑氣溶膠;或將生物戰劑裝入炮彈、炸彈、飛彈內施放,爆炸後形成生物戰劑氣溶膠。 傳統的生物武器以細菌為主,主要有鼠疫桿菌、炭疽桿菌、霍亂弧菌、兔熱、Q熱、肉毒等。這些細菌都可感染人體,炭疽桿菌感染者死亡率為80%;鼠疫的受害者在1—3天發病,死亡率達90%;殺傷力弱一些兔熱和霍亂,至多在10天內可對感染者產生影響,死亡率5%—50%不等。 Q熱是一種全身性感染細菌,急性發病,寒顫高熱,伴有頭痛、肌痛,不經治療時,死亡率低於1%,可經呼吸道、消化道、皮膚、蚊蟲叮咬傳染,其傳染性強。Q熱病雖然死亡率低,但恢復較慢,可使病人長時間喪失活動能力,是失能性戰劑。 4基本特點 編輯

致病性強

傳染性大生物戰劑多為烈性傳染性致病微生物,少量使用即可使人患病。在缺乏防護、人員密集、平時衛 生條件差的地區,因其所致的疾病極易傳播、蔓延。電影《生化危機》里明顯表示生化病毒對人類傷害的效果,嚴重擴散可至全人類滅亡。 污染面積大

危害時間長直接噴洒的生物氣溶膠,可隨風飄到較遠的地區,殺傷範圍可達數百至數千平方公里。在適當條件下,有些生物戰劑存活時間長,不易被偵察發現。例如炭疽芽孢具有很強的生命力,可數十年不死,即使已經死亡多年的朽屍,也可成為傳染源。 傳染途徑多

生物戰劑可通過多種途徑使人感染髮病,如經口食入,經呼吸道吸入,昆蟲叮咬、傷口污染、皮膚接觸、黏膜感染等都可造成傳染。 成本低

有人將生

物武器形容為「廉價原子彈」。據有關資料顯示,以1969年聯合國化學生物戰專家組統計的數 據,以當時每平方公里導致50%死亡率的成本,傳統武器為2000美元,核武器為800美元,化學武器為600美元,而生物武器僅為1美元。 使用方法簡單

難以防治生物戰劑可通過氣溶膠、牲畜、植物、信件等多種不同形式釋放傳播,只要把100公斤的炭疽芽孢經飛機、航彈、鼠攜帶等方式散播在一個大城市,就會危及300萬市民的生命。投放帶菌的昆蟲、動物還易與當地原有種類相混,不易發現。 受影響因素複雜

有限性生物武器易受氣象、地形等多種因素的影響,烈日、雨雪、大風均能影響生物武器作用的發揮。此外,生物武器使用時難以控制,使用不當可危及使用者本身。 5發展現狀 編輯

生物武器是各種武器

中面積效應最大的武器.自用於戰爭以來,給人類帶來了恐怖性災難。1925年,在國際聯盟主持的日內瓦裁軍大會上,有關國家簽署了《禁止在戰爭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他氣體的細菌作戰方法的議定書》;1972年 4月10日簽訂的《禁止細菌(生物)和毒素武器的發展、生產及儲存以及銷毀這類武器的公約》 ,1975年3月26日生效。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84年11月15日加入該公約。中國曾是生物武器的受害國之一,中 國堅決支持禁止生物武器的主張,奉行不發展、不生產、不儲存生物武器的政策,並反對擴散生物武器。 生物武器 國際

上,從1979年4月蘇聯斯威爾德洛副斯克市的微生物與病毒研究基地發生的炭疽泄漏事件,造成1000多人死亡及很多人中毒的情況看軍事大國始終沒有停止生物戰劑的研製和發展。由於生物武器比其他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更易製造和走私,因此生物戰劑的威脅不僅未消除,反而在不斷增長。 6發展趨勢 編輯

未來生物武器的發展,主要

取決於高技術戰爭的需求和高技術的發展,特別是生物工程技術的發展,使生物武器的研製進入一個全新的歷史階段。其主要發展趨勢有一下幾個方面。 生物化學戰劑

生物化學戰劑是各種高級生物活性的生物化學物質,如小分子量的生物毒素、細菌蛋白質素和肽類生物調 節劑等。這種戰劑的毒性高於現有的化學戰劑100-1000倍,並難於檢測和核查。這類生物化學戰劑將成為今後研究的熱點,並很可能成為未來生物戰劑系列中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 研製基因武器

針對人類基因的差異,可能製造出專門攻擊某個民族、某個種族、某種身高、某種特徵的特殊基因武器。 基因武器的研究是人類自己為自己掘的墳墓。某種意義上講,它比核武器對人類的危險要大得多。核武器滅絕人類尚需一定的爆炸當量,而基因武器滅絕人類則完全沒有量的要求,只要有1個人感染了某種超級病毒或細菌,他可能會在沒發現之前傳染給更多人,或者到了無法控制的局面,最終滅絕整個人類。此外, 它不需要飛彈和轟炸機運載,一個間諜拿著一個瓶子就可以了。甚至一個國家遭到基因武器攻擊多年,這個國家還沒有發覺,或者發覺後也不能判斷是來自哪個方向的攻擊。 基因武器

基因武器

是在生物基因工程技術的基礎上,按照某些人的設想,利用基因重組技術,在一些致病的細菌或 病毒中接入 能對抗普通疫苗藥物的基因,或者在一些本來不致病的微生物體內注入一些致病基因,培養出殺傷危害極大的戰劑,將其放入施放裝置中,就構成了基因武器。 由於基因武器成本低,使用方法簡單,施放手段多,殺傷力大,持續時間長,難防難治,可能產生不可制服的致病微生物,從而給人類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因此,國外有人將基因武器成為「世界末日武器」。 正如侏羅紀公園的作者邁克·克里頓所說「如果你想用一顆原子彈毀滅人類, 這絕非易事,但通過基因工程就變的輕而易舉。」研究基因武器是人類的死亡遊戲,所有關注人類命運和前途的人都應大聲呼籲國際社會在死亡之路上停下愚蠢的腳步 技術

施放生物戰劑氣溶膠,將成為進行生物戰的主要手段和途徑。因此,提高氣溶膠的發生率、穩定性、感染力和控制氣溶膠粒度將成為今後研究的重點。 肉毒素生物武器

肉毒毒素作為生物武器並非

新鮮事。美國、前蘇聯和伊拉克均曾研究將毒素用作生物武器,但因無法用於 飛彈等熱兵器上而放棄。日本奧姆真理教和「基地」組織據報亦曾作類似研究,但因技術不足而告吹。 肉毒毒素早年一般用作治療偏頭痛或運動創傷,這幾年開始應用到抗衰老美容範疇,「Botox」則是當中最為人知的商品化名稱。然而由於毒性劇烈,全球只有8家公司獲准生產,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亦實施嚴格監管。 不過2006年,俄羅斯出現一些聲稱來自車臣、由非正式渠道生產的廉價毒素。美國情報官員及安全專家遍查東歐、中東和亞洲,相信有大量毒素山寨廠運作,並透過網上出售。專家擔心這些廠可能成為恐怖分子新武器來源。 7致命危害 編輯

生物武器有極強的致病性和傳染性,能造成大批人、畜受染髮病,並且多數可以互相傳染。受染面積廣,大量使用時可達幾百或幾千平方公里。危害作用持久,炭疽桿菌芽胞在適應條件下能存活數十年之久。帶菌昆蟲、動物在存活期間,均能使人、畜受染髮病,對人、畜造成長期危害。但生物戰劑受自然條件影響大,在使用上受到限制。日光、風雨、氣溫均可影響其存活時間和效力。採取周密的防護措施,也能大大減少它的作用。 8防護措施 編輯

生物武器有較強的致病性和傳染性,前方和後方、軍隊和居民、人員和牲畜都可能受到襲擊,發病後又可能互相傳播。因此在組織防護時,要做到軍隊、地方結合,軍民兼顧;軍隊與防化、工程等有關勤務部門密切配合。 主要防護措施是: 1.做好經常性的防疫工作。如進行防疫、防護的宣傳教育,開展群眾性衛生運動,貫徹各種防疫制度,有計劃地接種各種疫苗等。 2.組織觀察、偵察和檢驗,及時發現敵生物武器襲擊。各種觀察哨均兼有觀察生物武器襲擊的任務,發現襲擊徵象,及時通知部隊進行一般防護。專業防護人員進行現場偵察,採集標本進行檢驗,確定生物戰劑種類,通報部隊採取針對性的防護措施,並從政治上揭露敵人。 3.做好個人防護和集體防護。發現敵人進行襲擊,接到防護指令後,立即戴上或防菌口罩,紮緊褲腳、袖口,上衣塞入褲腰,頸部圍上毛巾,戰鬥情況允許時,可進入工事,減少受染。受染後要抓緊時間,利用個人消毒包擦拭暴露的皮膚;利用戰鬥間隙,到進行,消滅服裝、武器和車輛上的生物戰劑;服用預防藥物,補充接種疫苗,並定期接受醫學觀察。 生物武器氣溶膠主要是經呼吸道侵入人體,因此,保護好呼吸道非常重要。防護的方法主要有如下幾種: 帶防毒面具 防毒面具的式樣很多,但主要由濾毒罐和面罩兩部分組成。濾毒罐包括裝填層和濾煙層。裝填層內裝防毒炭,用於吸附毒劑蒸汽,但對氣溶膠作用很小。濾煙層是用棉纖維、石棉纖維,或超細玻璃纖維等做的濾煙紙製成的。為了增加過濾效果,濾煙紙摺疊成數十折,它的作用是過濾放射性塵埃、生物戰劑和化學毒劑氣溶膠,濾效可達99.99%以上。 使用防護口罩 例如使用那種用過氯乙烯超細纖維製成的防護口罩。這種口罩對氣溶膠濾效在99.9%以上。在緊急情 況下,如果沒有防毒面

具或特殊型的防護口罩,也可採用容易得到的材料製造簡便的呼吸道防護用具,例如脫脂棉口罩、毛巾口罩、三角巾口罩、棉紗口罩以及防塵口罩等。此外,還需要保護好皮膚,以防有害微生物通過皮膚侵入身體。通常採用的辦法有穿隔絕式防毒衣或防疫衣以及戴防護眼鏡等。 4.對污染區要及時標示範圍,監視疫情,控制人員通行。發 動廣大軍民對工事、住房、倉庫和交通要道,進行消毒、殺蟲和滅鼠。 5.加強疫區管理,控制傳染病向外傳播。發現鼠疫、霍亂、天花等烈性傳染病人時,要儘快封鎖疫區,組織好檢疫工作,檢疫時間根據傳染病潛伏期確定。傳染病人原則上應就地隔離治療,不作遠距離後送,以防傳播。 為了更有效地防止生物武器的危害,在可能發生生物戰的時候,可以有針對性地打預防針。對於清除生物戰劑來說,可以採用的辦法有: 1.烈火燒煮。 烈火燒煮是消滅生物戰劑最徹底的辦法之一。 2.藥液浸噴。 藥液浸噴是對付生物戰劑的主要辦法之一。噴洒藥液可利用農用噴藥機械或飛機等。用做殺滅微生物的浸噴藥物主要有漂白粉、三合二、優氯淨(二氯異氰尿酸鈉)、氯胺、過氧乙酸、福爾馬林等。對於施放的戰劑微生物,由於它們可能附在一些物品上,既不能燒,又不能煮,也不能浸、不能噴,對付的辦法就是用煙霧熏殺。此外,皂水擦洗和陽光照射以及泥土掩埋等也是可以採用的辦法。 9戰爭應用 編輯

一戰中,德軍最早進行生物武器研製,製造了一批生物武器。一戰中,德軍間諜攜帶了生物戰劑,秘 密地趕到英、法聯軍的騾馬集中地,在騾馬飼料中撒入生物武器:馬鼻疽桿菌,使幾千匹騾馬得病而死亡,影響了英、法聯軍的軍事活動。德軍開創了生物戰先例。 一戰後,英國建立了生化武器研究基地,擬訂了生物戰計劃。二戰後英國加快了生化武器研製,設計、製造了一種生物炸彈,並秘密地進行了試驗。英國原計劃讓重型轟炸機攜帶生物炸彈,對德國大城市進行生物炸彈襲擊。幸虧盟軍反攻順利,德國大城市一個個落入盟軍手裡,避免了一場生化武器大屠殺災難。 在日本發動的侵華戰爭中,日本侵略者在中國戰場上實施細菌戰,對中國人民犯下屢屢罪行。

化學武器[編輯]

化學武器有3項顯著的特點:首先,它傷害途徑多,吸入染毒空氣,皮膚接觸毒劑的液滴,食入染毒的水和食物,都能遭到不同程度的傷害;其次,化學武器的殺傷時間不定短則幾分鐘到幾十分鐘,長則幾天、十幾天;再次,化學武器殺傷範圍廣,毒氣炮彈的威力是普通炮彈的幾倍到幾十倍。

化學武器是通過爆炸的方式(比如炸彈、炮彈或飛彈)釋放有毒化學品或稱化學戰劑。化學武器通過包括窒息、神經損傷、血中毒和起水皰在內的令人恐怖的反應殺傷人類。化學武器素有「無聲殺手」之稱。它包括裝有各種化學毒劑的化學炮彈、飛彈和化學地雷、飛機布灑器、毒煙施放器以及某些二元化學炮彈等。 戰爭中使用毒物殺傷對方有生力量、牽制和擾亂對方軍事行動的有毒物質統稱為化學戰劑(chemical warfareagents,CWA)或簡稱毒劑。裝填有cwa的彈藥稱化學彈藥(chemical munitions)。應用各種兵器,如步槍、各型火炮、火箭或飛彈發射架、飛機等將毒劑施 放至空間或地面,造成一定的濃度或密度從而發揮其戰鬥作用。因此,化學戰劑、化學彈藥及其施放器材合稱為化學武器。而CWA則是構成化學武器的基本要素。 化學武器大規模使用始於1914年~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wwⅠ)。使用的毒劑有氯氣、光氣、雙光氣、氯化苦、二苯氯胂、氫氰酸、芥子氣等多達40餘種,毒劑用量達12萬噸,傷亡人數約130萬,占戰爭傷亡總人數的4.6%。

1使用情況 編輯

造成破壞 造成破壞 第一次世界大戰首次見證了化學武器的使用,英、德、法等國一共釋放了12.4萬噸化學戰劑。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義大利在衣索比亞使用了化學武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對中國使用了化學武器。 冷戰期間,蘇聯和美國都在研製和貯存化學武器。美國在越南戰爭中大量使用化學武器,手段極其殘忍。而一份解密的CIA文件則宣稱蘇聯在入侵併佔領阿富汗期間使用了它們。 埃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第一個在戰爭中使用化學武器的國家。埃及於1963年捲入了葉門的內戰。埃及軍隊向躲藏在山洞中的敵軍投放了硫芥炸彈。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標誌 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標誌 1980年代,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海珊在兩伊戰爭期間對伊朗以及1988年對伊拉克北部地區的庫爾德人使用了硫芥和神經毒劑塔崩。 敘利亞可能早在1973年便獲得了首批化學武器,並於2012年公開承認擁有化學武器。 2種類 編輯

化學武器是利用化學毒劑的毒害作用殺傷、疲憊敵有生力量,遲滯、困擾其軍事行動的各種武器、器材之總稱,它包括: 1.毒劑

又稱化學毒劑、化學戰劑、軍用毒劑,是軍事行動中以毒害作用殺傷人畜的化學物質。它是化學武器的基礎,對化學武器的性能和使用方式起著決定作用。目前外軍裝備的毒劑主要有6類14種。 2.武器狹義的化學武器是指各種化學彈藥和毒劑布灑器。化學彈藥是指戰鬥部內主要裝填毒劑(或二元化學武器前體)的彈藥。主要有化學炮彈、化學航彈、化學手榴彈、化學槍榴彈、化學地雷、化學火箭彈和飛彈的化學彈頭等。由兩種以上可以生成毒劑的無毒或低毒的化學物質構成的武器稱為二元化學武器。化學物質分裝在彈體中由隔膜隔開的容器內,在投射過程中隔膜破裂,上述物質依靠旋轉或攪拌混合而迅速生成毒劑。 化學武器

狹義的化學武器是指各種化學彈藥和毒劑布灑器。化學彈藥是指戰鬥部內主要裝填毒劑(或二元化學武器前體)的彈藥。主要有化學炮彈、化學航彈、化學手榴彈、化學槍榴彈、化學地雷、化學火箭彈和飛彈的化學彈頭等。由兩種以上可以生成毒劑的無毒或低毒的化學物質構成的武器稱為二元化學武器。化學物質分裝在彈體中由隔膜隔開的容器內,在投射過程中隔膜破裂,上述物質依靠旋轉或攪拌混合而迅速生成毒劑。(化學武器毒氣種類:芥子氣、路易氏氣、催淚瓦斯乙基溴、光氣、氯氣)。 化學武器按毒劑分散方式可分為三種基本類型: (1)爆炸分散型借炸藥爆炸使毒劑成氣霧狀或液滴狀分散。主要有化學炮彈、航彈、火箭彈、地雷等。 (2)熱分散型借煙火劑、火藥的化學反應產生的熱源或高速熱氣流使毒劑蒸發、升華、形成毒煙(氣溶膠)、毒霧。主要有裝填固體毒劑的手榴彈、炮彈及裝填液體毒劑的毒霧航彈等。 (3)布灑型利用高壓氣流將容器內的固體粉末毒劑、低揮發度液態毒劑噴出,使空氣、地面和武器裝備染毒。主要有毒煙罐、氣溶膠發生器、布毒車、航空布灑器和噴洒型彈藥等。 化學武器按裝備對象可分為步兵化學武器,炮兵、飛彈部隊化學武器和航空兵化學武器等三類。他們分別適用於小規模、近距離攻擊或設置化學障礙;快速實施突襲;集中的化學襲擊和化學縱深攻擊;以及靈活機動地實施遠距離、大縱深、大規模的化學襲擊。 防化器材


(15張) 又稱防化裝備或「三防」裝備,是用於防核、化學、生物武器襲擊的偵檢、防護、洗消、急救的各種器材、裝備之總稱 1.偵察器材 通常由報警、偵毒、化驗器材和毒劑偵察車等組成。 2.防護器材 分為個人和集體防護器材。前者指用於個人防止毒劑、放射性灰塵和生物戰劑氣溶膠傷害的器材,包括防毒面具、防毒衣、防毒斗蓬、防毒手套、防毒靴套等。集體防護器材包括永備工事、特種車輛的集防裝置、野戰掩蔽部、過濾通風設備等。 3.洗消器材包括個人洗消設備、小(大)型洗消設備、核生化戰場上的供水設備等 4.急救器材包括解磷針、次氯酸鈣懸浮液、一氯胺的乙醇溶液、氧氣等。 3毒劑 編輯

又稱化學毒劑、化學戰劑、軍用毒劑,是軍事行動中以毒害作用殺傷人畜的化學物質。它是化學武器的基礎,對化學武器的性能和使用方式起著決定作用。外軍裝備的毒劑主要有6類14種。 按化學毒劑的毒害作用把化學武器分為六類:神經性毒劑、糜爛性毒劑、全身中毒性毒劑、失能性毒劑、刺激性毒劑、窒息性毒劑。 神經性毒劑

神經性毒劑為有機磷酸酯類衍生物,分為G類和V類神經毒。G類神經毒是指甲氟膦酸烷酯或二烷氨基氰膦酸烷酯類毒劑。主要代表物有塔崩、沙林、梭曼,V類神經毒是指S-二烷氨基乙基甲基硫代膦酸烷酯類毒劑,主要代表物有:維埃克斯(VX)、塔崩(Tabum) 二甲胺基氰膦酸乙酯、沙林(Sarin) 甲氟膦酸異丙酯、梭曼(Soman) 甲氟膦酸特己酯、維埃克斯(VX) S-(2-二異丙基氨乙基)-甲基硫代膦酸乙酯 糜爛性毒劑

糜爛性毒劑的主要代表物是芥子氣、氮芥和路易斯氣。 失能性毒劑

失能性毒劑是一類暫時使人的思維和運動機能發生障礙從而喪失戰鬥力的化學毒劑。其中主要代表物是1962年美國研製的畢茲(BZ)。畢茲(二苯基羥乙酸-3-奎寧環酯),該毒劑為無嗅、白色或淡黃色結晶。不溶於水,微溶於乙醇。戰爭使用狀態為煙狀。主要通過呼吸道吸入中毒。中毒症狀有:瞳孔散大、頭痛幻覺、思維減慢、反應獃痴等。 刺激性毒劑

是一類刺激眼睛和上呼吸道的毒劑。按毒性作用分為催淚性和噴嚏性毒劑兩類。催淚性毒劑主要有氯苯乙酮、西埃斯。噴嚏性毒劑主要有亞當氏氣。 全身中毒性毒劑

全身中毒性毒劑是一類破壞人體組織細胞氧化功能,引起組織急性缺氧的毒劑,主要代表物有氫氰酸、氰氣等。 窒息性毒劑

窒息性毒劑是指損害呼吸器官,引起急性中毒性肺氣的而造成窒息的一類毒劑。其代表物有光氣、氯氣、雙光氣、氯化氫等。 4特點 編輯

與常規武器比較,其特點有: (一)毒性作用強

化學武器主要靠cwa的毒性發揮戰鬥作用。化學戰劑多屬劇毒或超毒性毒物。其殺傷力遠遠大於常規武器。據wwⅠ戰場對比統計,化學戰劑的殺傷效果為高爆炸藥的2~3倍。近代化學武器的發展,已使毒劑的毒性比wwⅠ所用毒劑的毒性高達數十乃至數百倍,因此在化學戰條件下可造成大批同類中毒傷員。 (二)中毒途徑多

常規武器主要靠彈丸或彈片直接殺傷人員。化學武器則可能通過毒劑的吸入、接觸、誤食等多種途徑,直接或間接地引起人員中毒。 (三)持續時間長

常規武器只是在爆炸瞬間或彈片(丸)飛行時引起傷害。化學武器的殺傷作用不會在毒劑施放後立即停止。其持續時間取決於cwa的特性、襲擊方式和規模以及氣象、地形等條件。 (四)殺傷範圍廣

化學襲擊後的毒劑蒸氣

或氣溶膠(初生雲)隨風傳播和擴散,使得毒劑的效力遠遠超過釋放點。故其殺傷範圍較常規武器大許多倍。 染毒空氣能滲入要塞、塹壕、坑道、建築物、甚至裝甲車輛、飛機和艦艙內,從而發揮其殺傷作用。換言之,對於常規武器具有一定防護能力的地域和目標,使用化學武器顯然 更為有效。化學武器的這種擴散「搜索」能力,不需高度精確的施放手段。因此對確切方位不能肯定的小目標的襲擊,使用化學武器比使用常規武器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5防護 編輯

化學武器雖然殺傷力大,破壞力強,但由於使用時受氣候、地形、戰情等的影響使其具有很大的局限性,而且,同核武器和生物武器一樣,化學武器也是可以防護的。其防護措施主要有:探測通報、破壞摧毀、防護、消毒、急救。探測通報 採用各種現代化的探測手段,弄清敵方化學襲擊的情況,了解氣象、地形等,並及時通報。 破壞摧毀 採用各種手段,破壞敵方的化學武器和設施等。 防護 根據軍用毒劑的作用特點和中毒途徑,防護的基本原理是設法把人體與毒劑隔絕。同時保證人員能呼吸到清潔的空氣,如構築化學工事、器材防護(戴防毒面具、穿防毒衣)等。 防毒面具分為過濾式和隔絕式兩種,過濾式防毒面具主要由面罩、導氣管、濾毒罐等組成。濾毒罐內裝有濾煙層和活性炭。濾煙層由紙漿、棉花、毛絨、石棉等纖維物質製成,能阻擋毒煙、霧,放射性灰塵等毒劑。活性炭經氧化銀、 氧化鉻、氧化銅等化學物質浸漬過,不僅具有強吸附毒氣分子的作用,而且有催化作用,使毒氣分子與空氣及化合物中的氧發生化學反應·轉化為無毒物質。隔絕式防毒面具中,有一種化學生氧式防毒面具。它主要由面罩,生氧罐,呼吸氣管等組成。使用時,人員呼出的氣體經呼氣管進入生氧罐,其中的水氣被吸收,二氧化碳則與罐中的過氧化鉀和過氧化鈉反應,釋放出的氧氣沿吸氣管進入面罩。 消毒 主要是對神經性毒劑和糜爛性毒劑染毒的人、水、糧食、環境等進行消毒處理。 急救 針對不同類型毒劑的中毒者及中毒情況,採用相應的急救藥品和器材進行現場救護,並及時送醫院治療。 6國際公約 編輯

《關於禁止發展、生產、儲存和使用化學武器及銷毀此種武器的公約》(或稱《化學武器公約》、《化武公約》)於1993年1月13日在巴黎的一個儀式上開放簽署——兩天之內即有130個國家簽署了《公約》。《公約》於1997年4月生效,當時有87個締約國——觸發《公約》生效的180天倒計時的先決條件是至少要有65個國家批准《公約》,這一條件是在1996年11月實現的。到2003年7月,《化武公約》已有153個締約國,並且有了一個羽翼豐滿的履約組織——禁止化學武器組織(禁化武組織)。 化學武器 化學武器 日內瓦裁軍談判會議曾經就《公約》進行了將近20年的談判。當時各國參加談判是為了謀求達成一項國際條約,禁止化學武器並確保在全球範圍內銷除化學武器。這一目標的確已經達到了。 《公約》的獨特性在於它是第一部禁止一整類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並規定對銷毀這類武器進行國際核查的多邊條約。而且,它是第一部完全在多邊框架內談成的裁軍條約,從而提高了透明度並能平等地適用於所有締約國。《公約》在談判中還有世界各地化學工業的積極參與,確保了工業界與《化武公約》的工業核查制度不斷保持合作。《公約》規定了要對工業設施進行視察,以確保有毒化學品的使用完全是為了《公約》不加禁止的目的。 這部條約的產生是國際社會的勝利,它將對世界範圍內化學武器的銷毀進行核查並且確保化學武器及其製作中所用的有毒化學品不再擴散。《公約》還鼓勵在締約國之間進行和平利用化學的國際合作,規定了對受到化學武器威脅或攻擊的締約國提供援助和保護。 締約國的責任

《化學武器公約》的成功實施離不開禁化武組織成員國長期不懈的辛勤努力。 每一國家在成為《公約》締約國之後,必須採取各種內部措施,以便遵守《公約》,並使核查機製得以順利運轉。鑒於《公約》的複雜性,這項任務並不簡單。這些內部措施包括籌備和開展化學武器庫的銷毀,調查和管理化學工業,以及修改若干國內立法和行政條例。 締約國在《化學武器公約》生效時必須履行的第一項義務是設立其國家主管部門,作為本國與禁化武組織和其他締約國進行有效聯絡的中心,並將此通知禁化武組織。國家主管部門的主要任務包括協調向本組織提交宣布,以及監督本國在附表化學品方面的貿易,並監管任何化學武器銷毀方案。國家主管部門的另一項責任是與本國政府的其他部門或立法機構合作,起草和實施適當的履約立法,將《化學武器公約》及其禁止條款/各項義務寫入本國法律。 早期的一項主要義務是締約國按規定最晚在《公約》對本國生效後30天提交初始宣布。其他按規定要在30天內提交的各項通知有:關於入境點、非定班飛機常設外交放行號碼的通知,以及發放兩年多次入境簽證。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便利視察的開展。宣布用於宣布一締約國在開展的任何化學武器方案,並宣布在其領土上是否存在任何老化學武器和/或遺留的化學武器,以及它是否曾在另一締約國領土上遺留過化學武器。所有此類化學武器的銷毀必須在《公約》生效後10年內即2007年以前結束。一締約國宣布的任何化學武器生產設施必須在《公約》對該締約國生效後90天內關閉,這些設施的銷毀也必須在2007年以前結束。這類前生產設施在關閉後必須加以銷毀或改裝用於和平目的。《公約》規定有可能將化學武器庫存的最後銷毀期限一次性延長五年,至2012年。有關延期的請求必須向執行理事會提出,並由締約國大會批准。在特殊情況下,並經其他成員國核准,化武生產設施可以改裝用於和平目的。 銷毀/改裝

銷毀化學武器是《公約》規定的最重要的義務。這也是《公約》實施中花費最大的一個方面。 大部分銷毀費用是由於在最新技術上的投資,這種投資的目的是確保在彈藥運輸和銷毀的各個階段以及在化學毒劑的去除和銷毀時把對人類和環境構成的危險控制在最低水平。因此,銷毀必須在高度專門化的設施內進行。 銷毀化學毒劑在技術上有兩種主要作法:一種是將毒劑直接焚燒,另一種是通過各種化學反應進行中和。為了發展其他方法也一直在進行研究。每一締約國可以自行決定採用哪一種銷毀方法,但是必須達到嚴格的環境標準,銷毀必須是徹底和不可逆轉的,而且設施的設計應該能夠允許進行充分的核查。有必要繼續為化學武器的非軍事化和銷毀繼續探索可替代技術,以便發展各種既具有費用效益又是在環境上負責任的工藝。 不擴散

各締約國在本國境內對工業領域附表化學品的使用進行管理,並幫助工業界做好準備接受例常的禁化武組織視察。這些視察是為了核實附表化學品和「特定有機化學品」只用於和平目的。 根據《公約》的規定,附表1化學品的轉讓在成員國之間受到嚴格控制 — 只用於研究、醫療、製藥或防化目的,而且數量極為有限 — 而且對非締約國的轉讓受到禁止。禁止向非締約國轉讓附表2化學品的類似規定於2000年4月生效。附表2化學品在締約國之間的自由貿易是允許的。附表3化學品既可以轉讓給締約國也可以轉讓給非締約國;但是,身為非締約國的接受國必須提供一份最終用戶證書,保證有關化學品只用於和平目的。《公約》預見到在《公約》生效五年以後,締約國可能會考慮在附表3化學品向非締約國轉讓方面採取其他措施。 禁化武組織的核查

核查是技術秘書處在《化學武器公約》實施過程中的核心作用。 《公約》及其《核查附件》授權技術秘書處不僅要核查化學武器和化學武器生產設施的銷毀,而且要核實附表化學品只用於和平目的。禁化武組織視察局由技術秘書處內一批經過專門訓練的視察員組成,負責開展對軍事和工業現場的視察。 禁化武組織視察小組在全球範圍內開展核查活動,在一些情況下是持續性的。核查工作以客觀和透明的方式開展;所有締約國受到同等對待,而且對締約國的國家安全給予充分尊重。 亞洲與禁化武組織 禁化武組織的使命是使世界上不再有化學武器。至2004 年3月14日,為實現這一目標而聯合起來的已經有包括亞洲成員國在內的161個國家。《化學武器公約》(《化武公約》)是這一崇高理想的具體體現。自1997年4月《公約》生效以來,近四分之一已宣布的化學武器和近三分之二的生產能力已被銷毀。但是,化學裁軍在全球的實現仍然面對著艱巨的挑戰。威脅是現實的。化學武器容易生產和儲存,其所造成的危險任何人都不能倖免,特別是在衝突地區,如果落在恐怖分子手中更是尤其危險。這項工作不是靠一部分人就可以完成的,它需要整個國際社會共同採取行動。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