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性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Marcha-buenos-aires-gay2.jpg

男同性戀男同性戀者是指具有同性戀性傾向男性。男同性戀者的身體生理構造與其他性傾向男性無異,惟心理生理上受到同性所吸引。在很多情況下,「同性戀」被用來指代「男同性戀」,這是起因於忽略或者未意識到女同性戀也是同性戀群體的一部分。

術語[編輯]

中文[編輯]

在中國古代,對於男性同性戀有數種委婉說法:

  • 龍陽:出自《戰國策·魏策》,其中記載龍陽君為魏王拂枕席。
  • 斷袖:出自《漢書·佞幸傳》,漢哀帝董賢共寢,董賢壓住了哀帝的袖子,哀帝不忍驚醒他,用小刀割斷半截袖子而起。今仍有「斷袖之癖」一詞。

紅樓夢》中也屢次談及同性戀。第九回「戀風流情友入家塾,起嫌疑頑童鬧學堂」中,寶玉與秦鐘的關係親厚就引起書房內他人的詬誶謠諑,而渾人薛蟠更只是為了結交些契弟而假來上學讀書。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調情遭苦打,冷郎君懼禍走他鄉」中,薛蟠誤認柳湘蓮作風月子弟,被湘蓮騙至葦塘一頓好打。

在現代,對於男性的同性戀人士,中文的規範說法為男同性戀者,而一般口語中則常以男同志稱呼之。也可以稱之為男侗同男

英文[編輯]

一對越南裔男同志戀人在加拿大教堂舉行婚禮

二十世紀末,gay被主要的LGBT群體推薦用來指稱同性戀者[1][2],以取代具有醫學意味的「homosexual」一詞。

人口數目[編輯]

對男同性戀者在人口中所佔比例的統計不同立場的群體,根據不同的統計方式會得出差別很大的統計數字。統計男同性戀者在人口中的比例有困難的原因,一個是調查者調查的本質,比如是根據發生同性性行為來定義同性戀或是根據對同性的性吸引力來定義同性戀。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這些統計很大部分都是根據受訪者自己的報告,在同性戀者受到法律迫害或社會歧視或其他因素影響而對於承認自身為同性戀有風險的地區,同性戀者並不會真實報告自己的性傾向,這也影響了統計數據的準確性。

金賽博士最著名的於1948年發表的關於男性性行為的研究《人類男性性行為》中,根據金賽量表來統計,總結出美國37%的男子在成年後通過與另一名男子的接觸達致性高潮[3]

澳洲[編輯]

澳洲2001年-2002年的一份調查,電話訪問了19,307人,其中1.6%的人士自我定義為男同性戀者[4]。其中有8.6%的男性說他們對同性感覺吸引力或發生過同性性行為[5]。總體而言,5.9%的男性說他們一生當中經歷過同性性行為。一半發生過同性性行為的男性自我認為是異性戀者[6]

丹麥[編輯]

丹麥1992年的一份隨機調查中發現1,373名受訪者當中有2.7%報告說他們曾經有同性性行為的經歷。[7]

法國[編輯]

法國一份1992年的調查發現,受訪的20,055人當中,4.1%的男性一生中至少有一次同性性行為的經驗。[8]

英國[編輯]

英國一份1992年的調查發現,受訪的8,337名英國男性中,6.1%有過「同性戀經驗」,以及3.6%的人曾有「一名或以上同性伴侶」。[9]


動漫[編輯]

  • BL(男男之間的戀情):boys' love(日本動漫術語,嚴格來說,bl只是用於同好間的術語,不能拿來稱作男同志,兩者不能混用)

身分認同[編輯]

一間位於美國西雅圖的男同志酒吧

男同性戀者在意識到自己對同性感到吸引力、認識自己同性性傾向到接受並認同的過程是男同性戀自我身份認同和建立的過程。這一過程受到社會認同的影響。在同性戀與主流價值觀有衝突的社會,同性戀者因為受到社會和大眾壓力的影響,造成同性戀者自我認同的主要障礙,同時帶來了一些家庭和社會問題。

認同自己同性戀身份並向他人透露的過程稱為出櫃。個人根據自身家庭情況、受教育程度、宗教信仰、社會地位等因素而對與自己關係親疏的人士進行出櫃。有人只在尋找伴侶時出櫃,有人會選擇告訴自己的朋友甚至家人,也有人會完全公開自己的性傾向。同時也有一些男同性戀者一輩子也不願公開自己的同性戀傾向。在中國內地,因傳宗接代思想的影響,很多男同性戀者不敢向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傾向,有些外出打工的人士每到過年回家被家人催促婚事時都受到巨大的精神壓力,部分人擔心家人不能接受其同性戀取向。很多男同性戀會與異性戀的女性結婚,這些男同性戀者的妻子被稱同妻。亦有男同性戀者在網上相約女同性戀者腐女等回家見父母,甚至進行形式婚姻

婚姻[編輯]

目前全球有15個國家在全國性的法律中設有同性婚姻制度,4個國家的部分州或省份有此制度。在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男同性戀者可以註冊結婚。在中國,同性戀婚姻不受認可,因此很多男同性戀者迫於社會文化傳宗接代的壓力,而與異性戀女性結婚。也有男同性戀者與女同性戀者進行協商,之後進行只有結婚名義的形式婚姻。雖然這種婚姻受到法律的實際認可,但是夫妻雙方通常不發生性行為。

著名的男同性戀人士[編輯]

在歷史上有不少著名的男同性戀人士,奧斯卡·王爾德、計算機之父艾倫·圖靈等。隨著西方世界對同性戀態度越趨寬容,越來越多的男同性戀者開始公開自己的身份,並保持自己事業的成功。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GLAAD Media Reference Guide – Offensive Terms To Avoid. 2012-04-21. 
  2. ^ APA Style Guide: Avoiding Heterosexual Bias in Language. 
  3. ^ The Kinsey Institute Data from Alfred Kinsey's Studies. Published online.
  4. ^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4696704
  5. ^ http://www.ncbi.nlm.nih.gov/pubmed/14696706
  6. ^ Smith AM, Rissel CE, Richters J, Grulich AE, de Visser RO. Sex in Australia: the rationale and methods of the Australian Study of Health and Relationships. Aust N Z J Public Health. 2003, 27 (2): 106–17. doi:10.1111/j.1467-842X.2003.tb00797.x. PMID 14696700. 
  7. ^ Melbye M, Biggar RJ. Interactions between persons at risk for AIDS and the general population in Denmark. Am. J. Epidemiol. 1992.March, 135 (6): 593–602. PMID 1580235. 
  8. ^ AIDS and sexual behaviour in France. Mostly Indian Girls are affected from France girls .ACSF investigators. Nature. 1992.December, 360 (6403): 407–9. doi:10.1038/360407a0. PMID 1448162. 
  9. ^ Johnson AM, Wadsworth J, Wellings K, Bradshaw S, Field J. Sexual lifestyles and HIV risk. Nature. 1992.December, 360 (6403): 410–2. doi:10.1038/360410a0. PMID 1448163.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