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庸調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租庸調制時實行的賦稅制度,以徵收穀物布疋或者為政府服役為主。租庸調定須均田制的配合,一旦均田破壞,租庸調法則失敗,武周後由於人口增加,又不斷土地兼併公家已無土地實行均田制,男丁所得土地不足,又要繳納定額的租庸調,使農民無力負擔,大多逃亡。安史之亂後,朝廷負擔遽增。唐德宗年間,改行楊炎兩稅法,以徵收銀錢為主。

簡介[編輯]

唐高祖武德二年(619年)二月規定,每丁納「租二石、絹二丈、綿三兩」[1]

又規定了均田制實行辦法,丁男十八歲以上,授田百畝,其中二十畝為永業田,八十畝為口分田。死後還田。政府依據授田紀錄而向人民徵收租庸調。不論貧富,一律繳納定額的租庸調。

租即田租,每年要納粟二石。庸則是力役,每年替政府服役二十日,這項制度原本在隋朝開皇二年(582年)試行,原是役期一個月,三年(583年)減為二十日,也可用物品折抵役期。調是戶調,男丁隨鄉土所產而納。除租庸調外,人民還須負擔雜徭色役。本質上承襲了北魏的「租調」稅收制度。

「租庸調」規定以「人丁」為本,不論土地、財產的多少,都要按丁交納同等數量的絹、粟,庸調由縣尉負責徵收,八月開始收斂,九月運往京師或指定地點。租即田租,則在收割後於十一月開始運送。租庸調制中以納絹來代役的方法,在均田制的同步實施下,使農民在有土地耕種的同時保證了農耕的時間,推動了農業的發展。

陸贄稱許租庸調法:「國朝著令賦役之法有三:一曰租,二曰調,三曰庸。……此三道者,皆宗本前哲之規模,參考歷代之利害。其取法也遠,其立意也深,其斂財也均,其域人也固,其裁規也簡,其備慮也周。」「有田則有租,有家則有調,有身則有庸。……以之厚生,則不隄防而家業可久;以之成務,則不校閱而眾寡可知;以之為理,則法不煩而教化行;以之成賦,則下不困而上用足。」

參考[編輯]

  • 鄧廣銘:《唐代租庸調法研究》
  • 邱添生:〈由田制與稅法看唐宋間的歷史演變〉

注釋[編輯]

  1. ^ 賦役之法,每丁歲入租粟二石,調則隨鄉土所產,綾綢絁各二丈,布加五分之一,輸綾絹絁者,兼調綿三兩,輸布者麻三斤。凡丁歲役二旬,若不役,則收其庸,每日三尺,有事而加役者,旬有五日免其調,三旬則租、調俱免,通正役並不過五十日。(《舊唐書》卷四十八〈食貨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