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嶺-淮河線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秦嶺-淮河線

秦嶺-淮河線(英語:Qinling Mountain-Huaihe River Line,或稱:Qinling-Huaihe Line),是中國一條帶有多重特殊意義的地理分界線。這條線的提出,首次正確界定了中國南北方的自然地理分界線,被認為對於認識中國自然地理規律和指導農業生產具有重要的意義。 [1]

秦嶺-淮河線的意義包括:

  1. 中國南方和北方的分界線
  2. 相當於中國年降水750mm等降水量線
  3. 水田和旱地的分界線 ,即水稻和小麥主產區分界線
  4. 濕潤地區和半濕潤地區的分界線
  5. 相當於中國一月份平均氣溫零攝氏度的等溫線
  6. 亞熱帶和暖溫帶的分界線
  7. 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的分界線
  8. 河流無冰期和有冰期的分界線
  9. 長江中下游平原和黃土高原分界線
  10. 亞熱帶常綠闊葉林和溫帶落葉闊葉林的分界線

秦嶺-淮河線的發現[編輯]

迄今為止找到的最早關於秦嶺-淮河線的記載是出版於1908年,由張相文所著的《新撰地文學》在185頁中指出:

北帶:南界北嶺[註 1][註 2]淮水,北抵陰山長城。動物多馴、良山羊;西部多麋鹿犀牛。植物多葡萄

秦嶺-淮河線劃分的尷尬[編輯]

秦嶺無明確主脊線[編輯]

秦嶺西起甘肅省臨潭縣北部的白石山,以迭山與崑崙山脈分界。向東經天水南部的麥積山進入陝西。在陝西與河南交界處分為三支,北支為崤山,余脈沿黃河南岸向東延伸,通稱邙山;中支為熊耳山;南支為伏牛山。山脈南部一小部分由陝西延伸至湖北鄖縣,全長1600公里,面積上萬平方公里,南北最寬處達上百公里。最高峰為太白山拔仙台(海拔3767.2米)[2]

下面是各個專家所指出的南北分界線秦嶺段劃分方法:

陝西師範大學地理系劉胤漢教授[編輯]

主張南北分界線秦嶺段劃在秦嶺南坡800米等高線處。按照劉教授的說法,由於山地海拔在逐漸升高,氣溫在下降,在海拔800米等高線的位置,亞熱帶就結束了,橘子,竹子這些亞熱帶的指示性植物已經見不到了。南方到這裡就應該結束了,因此中國的南北分界線應與南坡800米等高線重合。

中國科學院院士任美鍔[編輯]

主張把中國的南北分界線劃在秦嶺北坡700米等高線處,因為從秦嶺北坡的角度看,整個關中盆地是暖溫帶,但隨著氣溫的降低,在700米等高線處,氣候已經不是暖溫帶了,而是山地氣候,越來越冷了。

中國地理學會理事長黃秉維[編輯]

主張將南北分界線劃在秦嶺的主脊線上,因為這樣可以保持山兩邊垂直自然帶的完整,正好可以兩相比較,看出南北之不同。但秦嶺找不到明確的主脊線,可能連接一些較高峰的海拔最高點作為秦嶺的脊線。

淮河無下游[編輯]

黃河奪淮時期黃河流向,可以看到淮河正擁塞成洪澤湖

北宋之朝,黃河淮河大抵相安無事。雖然從西漢開始,淮河就多為黃河所侵,但黃河少有入淮之事。北宋末年,戰亂頻繁[註 3]黃河乏人管理,黃河決溢多次入泗淮。自明中葉以來,「每淮水盛時,西風激浪,白波如山,淮揚數百里中,公私惶惶,莫敢安枕者,數百年矣」,破釜塘、白水塘、富陵湖、泥墩湖、萬家湖等陂塘和小湖連接成洪澤湖淮河長期不再有入海口,改在三江營匯入長江。清朝咸豐五年(1855年)黃河再度在河南銅瓦廂決口改道,此後黃河大致以山東大清河河道為入海口至今。

從古至今淮河受到的人工干預太多,水庫運河人工河渠將其分割得支離破碎,難以找到淮河的幹流或主河道。淮河因為黃河奪淮一事失去了下游,想要將它的幹流具體化為線,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地理學家們規定洪澤湖以下以人工水渠,蘇北灌溉總渠為界分南北。但是蘇北灌溉總渠走向為西南-東北,以此分南北尚不太合適。

秦嶺-淮河線西延線[編輯]

從地圖上可以看到,秦嶺-淮河線僅僅是將中國的東部地區分為南北,卻未將西部地區分為南北。所以,地理學界就有著兩種不同的秦嶺-淮河線西延線劃分方法。

方案一[編輯]

沿著秦嶺-祁連山-阿爾金山-昆崙山劃分。此線的劃分依據是青藏高原的完整性,也就是以青藏高原的北界作為中國西部分南北的界線。

方案二[編輯]

沿著秦嶺-阿尼瑪卿山-昆崙山劃分。此線的劃分依據是非季風區與季風區的分界線,也就是以季風區北界的西段作為西部分南北的分界線。

兩種劃分方法最大的區別就是是否將柴達木盆地列入中國南方。但是「柴達木盆地屬於西北地區還是青藏地區」,這個問題本身就有極大的爭議,因此,秦嶺-淮河線西延線也隨之富有爭議。

注釋[編輯]

  1. ^ 北嶺為今日秦嶺之古稱。
  2. ^ 白話文翻譯:「北帶(指暖溫帶)的南界為秦嶺」
  3. ^ 不僅因戰亂,歷朝歷代皆曾掘開大堤,例如宋掘堤是為了阻擋金兵,金掘堤是「以水代兵」,以洪水襲擾宋地。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期刊文章[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