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秦檜
秦檜
秦檜夫婦跪像
主君 宋高宗
會之
封爵 申王
出生 1091年1月17日
北宋江寧
逝世 1155年11月18日 (65歲)
南宋
諡號 忠獻→謬丑

秦檜(1091年1月17日-1155年11月18日),會之,初忠獻宋寧宗時改諡謬丑江寧(今江蘇南京)人。宋徽宗政和五年(1115年)進士,補密州教授,曾任太學學正。北宋末年任御史中丞靖康之禍後被擄至金國,後南歸,出任禮部尚書,兩任宰相,前後執政十九年,因力主對求和,陷害名將岳飛而臭名昭著。

生平[編輯]

秦檜生於1091年1月17日(元祐五年十二月廿五日)。他是南北期間的一個傳奇人物,長期以來也一直被視為漢奸或賣國賊。他本來是一位知名的抗義士,後來隨同二宗被擄到金國,建炎四年(1130年)逃返南宋。此後,輔佐宋高宗,官至宰相。另一方面在南宋朝廷內屬於主和派,反對國內主戰派的勢力。當中最為世人所知的,是「十二金牌召岳飛」的故事。

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秦檜病死,被封申王,諡號忠獻。其子秦熺力圖繼承相位,為宋高宗拒絕。秦家從此失勢,使長期被壓抑的抗戰派感到為岳飛平反昭雪有了希望,要求給岳飛恢復名譽。後來宋孝宗為鼓勵抗金鬥志,把岳飛平反,將秦檜列為致使岳飛之死的罪魁禍首,秦檜後被褫奪王爵,改諡繆丑。相傳民間為解秦檜之恨,用麵團做成他的形像丟入油鍋裡炸,稱之為「油炸檜」,後來演變成今日的油條

爭議[編輯]

構陷岳飛誰之責[編輯]

《帝國政界往事》提出觀點,認為下令殺岳飛的其實是高宗趙構。岳飛統帥全國3/5的兵力後,莽撞要求皇帝早日解決皇位繼承人問題,高宗當時不悅:「握重兵於外,此事非卿所當預也」。岳飛觸犯了皇家最大的忌諱:手握重兵的武將對皇位繼承感興趣,令皇帝相信他野心太大,遂起殺心[參 1][參 2]此外,《中國人的歷史誤讀》認為岳飛主張「迎請二帝還朝」,威脅到趙構的地位,才是他被殺的原因。[參 3]古人亦有懷疑是高宗下令,如《宋史紀事本末》說:「高宗忍自棄其中原,故忍殺飛。」

但著名宋史學家鄧廣銘王曾瑜等曾對此提出反駁[參 4],認為當時金人慾扶植欽宗之子趙諶為傀儡皇帝,岳飛請高宗於此時立宗室子伯琮為儲,正是挫敗金人陰謀的一步好棋[1];而紹興七年(1137)年宋徽宗死後,金人亦多次揚言要扶植欽宗回朝即位,岳飛因此改變了其「奉迎二聖」的主張,代之以迎還徽宗夫婦靈柩和韋太后等皇室親族,此舉亦獲得高宗的讚賞和全力配合[2]。以上事實足以說明岳飛頗諳政治,而秦檜作為金人在北宋的重要代理人一手炮製了岳飛父子與張憲等被害的冤案,達到其以金國勢力作後盾,竊取宋朝權柄的野心[3]

秦檜是否金國奸細[編輯]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能證明秦檜一定是奸細,但有證據證明秦家和金國的關係不同於一般宋人和金國的關係。

  • 關於秦檜的南歸,他自己說是「殺監己者奔舟而歸」。但紹興初年做過宰相的朱勝非在《秀水閒居錄》中說:「秦檜隨敵北去,為大帥達賚(又名達懶、達蘭,即秦檜在金國為奴時的主子、最早提出「南人歸南,北人歸北」的完顏昌)任用,至是與其家得歸。檜,王氏婿也。王仲山有別業在濟南,金為取千緡其行,然全家來歸,婢僕亦無損,人知其非逃歸也。」
  • 秦檜在宋欽宗時任御史中丞等官,曾反對割地而主戰,反對金人立張邦昌為帝,故被金軍強令北上。在其它宋朝北上官員流放到廣寧府(即遼之顯州,治廣寧,今遼寧北鎮市)時,惟獨秦檜由金太宗賜給完顏昌而留在燕山府[4]
  • 秦檜在完顏昌屬下充當「任用」,後升為「參謀軍事」。完顏昌1130年攻打楚州時,秦檜為完顏昌寫過勸降書。趙立的楚州之戰,和王稟太原之戰李彥仙的陝州之戰並稱,是靖康建炎宋軍守城三大戰之一,金兵都攻了數月到兩年才攻克。十月,完顏昌攻破楚州後不久,秦檜即被放歸南宋[5]

秦檜在主和派裡的地位[編輯]

宋高宗趙構語錄[編輯]

宋高宗趙構本人在秦檜的生前和死後,多次把對金議和的首功歸於秦檜,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記載:

  • 卷一五八,紹興十八年八月癸丑日(1148年9月12日),趙構和秦檜的談話:『朕記卿初自虜歸,嘗對朕言:「如欲天下無事,須是南自南,北自北。」遂首建講和之議,朕心固已判然。而梗於眾論,久而方決。今南北罷兵六年矣,天下無事,果如卿言。』
  • 卷一六九,紹興二十五年十月丁酉(1155年11月19日),即秦檜死後次日:『執政奏事,上曰:「秦檜力贊和議,天下安寧。自中興以來,百度廢而復備,皆其輔相之力,誠有功於國。」』
  • 卷一七〇,紹興二十五年十二月乙未(1156年1月16日):『上謂魏良臣、沈該、湯思退曰:「兩國和議,秦檜中間主之甚堅,卿等皆預有力。今日尤宜協心一意,休兵息民。」』

秦檜和趙構之間的關係[編輯]

秦檜和趙構之間的關係一直有爭議。一方面,1140年後,和金國有關的大部分政事,趙構均對秦檜言聽計從。殺岳飛一事,《宋史》據查蘥所言,認為是金國主帥完顏宗弼擔心黃河以北一旦遭到十萬岳家軍進攻而不保,為秦檜所堅持的《紹興和議》定下的談判前提:「汝朝夕以和請,而岳飛方為河北圖,必殺飛,始可和。」《紹興和議》後,金人要求「不許以無罪去首相(秦檜)」[6],宋高宗被金人剝奪了罷免秦檜之權,如果和議不廢,秦檜就成了終身宰相。紹興和議最後於1161年被金海陵王完顏亮撕毀時,秦檜已於1155年死亡,終身宰相成為既成事實。秦檜為相期間,權力很大,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七〇,紹興二十五年十二月甲申(1156年1月5日)載:「詔:命官犯罪,勘鞫已經成,具案奏裁。比年以來,多是大臣便作「已奉特旨」,一面施行。自今後,三省將上取旨。」1155年前,能夠「已奉特旨」不從皇上趙構那裡取旨的大臣,指秦檜而言。《宋史·刑法志》中也指出秦檜有「詔獄」等特權,和宋高宗趙構的關係不似一般君臣的關係:「詔獄本以糾大奸慝,故其事不常見。……(紹興)十一年,樞密使張俊使人誣張憲,謂收岳飛文字,謀為變。秦檜欲乘此誅飛,命万俟卨鍛煉成之。飛賜死,誅其子云及憲於市。……廣西帥胡舜陟與轉運使呂源有隙,源奏舜陟臟污僭擬,又以書抵檜,言舜陟訕笑朝政。檜素惡舜陟,遣大理官往治之。十三年六月,舜陟不服,死於獄。飛與舜陟死,檜權愈熾,屢興大獄以中異己者。名曰詔獄,實非詔旨也。其後所謂詔獄,紛紛類此,故不備錄雲。」朱熹《戊午讜議序》評論說:「秦檜之罪所以上通於天,萬死而不足以贖買,正以其始則唱邪謀以誤國,中則挾虜勢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遺君後親,至於如此之極也。」

另一方面,在處理和金國關係不很明顯的南宋內部事務中,趙構仍然制約秦檜。據《建炎以來系年要錄》卷一二四記載,主戰派胡銓反對《紹興和議》,上了一道有名的乞斬秦檜之頭的奏章,立即受到秦檜反擊,被貶為「昭州編管」。胡銓因「妾孕臨月」要求稍遲數日起程,結果被秦檜派臨安府「遣人械送貶所」。趙構下詔說胡銓的上疏是「肆為凶悖」,「導倡凌犯之風」,不許其他人效法。但秦檜在自己的一德格天閣中寫上趙鼎李光胡銓胡寅等五十三人的姓名,「必欲殺之而後已」[7],卻始終不能如願。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十月秦檜死,十一月趙構便去郊外祭天,發布大赦,赦免和秦檜對立的人,其後肅清秦檜餘黨,也算一種政治平衡。

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是趙構的生母韋氏,是在南宋朝廷以犧牲岳飛為代價簽訂《紹興和議》、岳飛被殺後三個月即被放回的。按照當時信息的傳遞方式,岳飛於紹興十一年除夕夜(1142年1月27日)被殺,南宋使節於紹興十二年(1142年)正月帶著正式照函從岳飛被殺的臨安(今杭州)去金國囚禁宋欽宗和韋氏的五國城(今黑龍江哈爾濱市依蘭縣依蘭鎮五國城村)接人,光單向行程就要數月。韋氏四月丁卯即啟程回宋[8],八月到達宋都臨安。從正月到八月,除了用時在行程腳力上,金國非常配合趙構和秦檜,沒有拖延。而1161年《紹興和議》被金海陵王完顏亮撕毀後,趙構也於第二年退位為太上皇,宋孝宗上台後馬上為岳飛平反,趙構卻沒發表任何意見,既不支持,也不阻撓。岳飛的命運,可以說是因為趙構和秦檜一心要達成的《紹興和議》的產生而毀滅,又因為《紹興和議》的毀滅而昭雪。

秦檜之《遺表》[編輯]

徐夢莘《三朝北盟會編》卷二二〇:

秦檜《遺表》曰:『死生夜旦之常,難逃大數命義。臣子之戒,敢竭愚衷。屬餘息之將辭。戀清時而何及?伏念臣早緣末學,奮自書生。當見危致命之秋,守策名委質之分。畫疆之遣,元樞飛掩。報之符存趙之陳,具寮奉懲斷之指。倉皇皇奔走從君,衣冠不變於中華,覲會自依於常度。雖歷九死其未悔,猶冀一言而可興。草徽廟之二策,身居營窟,心在周行。洎浮海以言旋,舉同朝而趣異。下石而擠者紛至,奉身而退者累年。荷上聖之深知,排群疑而復用。延登右揆,峻陟維垣。專秉任於鈞衡,奉疇咨於帷幄。入而告後,玉音常許。其無心出則稱君,輿論共推於得體。上遵成算,復建中興,惟聰明睿智之絕倫,因古昔帝王之未有。挺身死難,救民於仗節之初;修睦休兵;尋盟於奏峨眉山之後。是謂樂天,以保天下繼代,以率功名居然。甯親以甯神,盈城而盈野。德之厚也,臣何力焉?臣感陛下推心委用之誠,進期畢命;睹陛下求治焦勞之切,退欲忘身。但知方疾以盡公,不敢辭難而避事。仰勤宸注,親屈帝尊訓詞矜惻於孱軀,天步邁臨於寢室。戴恩慈之俯逮,徒感咽以何言。顧愚臣知遇之若斯,雖舉族捐糜而曷報。而臣上負乾坤之造,莫知藥石之功,病在膏盲,命垂晷刻。闕廷注想,難瞻穆穆之光;黽鼎妥安,尚抱拳拳之恨。念籲天而靡逮,忍將死以猶言。文雖不倫,義或有取。伏望皇帝陛下,惟新盛德,謹保清躬,萬壽無疆。行奉東朝之養五兵,不試永居北極之尊。益堅鄰國之歡盟,深思社稷之大計,謹國是之搖動,杜邪黨之窺覦。以治亂為著黽,以賢才為羽翼,事有未形而宜戒,言或逆耳而可從,緩刑乃得眾之方,訓本乃富民之術。雖淵衷之素定,在愚慮之實深。凡此數端,願留聖念臣形留神往,淚盡辭窮。憂國有心,敢忘城噸之策;報君無路,尚懷結草之忠。』

秦檜在臨死之際所擔心的是,在他死後,趙構可能又聽信「邪黨」的話,動搖了「鄰國之歡盟」,不肯堅守其為丞相期間所定之「國是」。

秦檜對岳飛異乎尋常的憎惡[編輯]

宋史》載,秦檜因為憎惡岳州(今湖南岳陽市)和岳飛的姓相同,紹興二十五年(1155年)改為純州,直到元末寫《宋史》時仍然叫純州。

書法成就[編輯]

秦檜雖被大多數人認為是佞臣,卻詩文天下,頗擅筆翰。[來源請求]陶宗儀《書史會要》云:「檜能篆,嘗見金陵文廟中欄上刻其所書『玉兔泉』三字,亦頗有可觀。」有書輯入《風墅帖》。

評價[編輯]

《宋史》評價[編輯]

檜兩據相位者,凡十九年,劫制君父,包藏禍心,倡和誤國,忘仇斁倫。一時忠臣良將,誅鋤略盡。其頑鈍無恥者,率為檜用,爭以誣陷善類為功。其矯誣也,無罪可狀,不過曰謗訕,曰指斥,曰怨望,曰立黨沽名,甚則曰有無君心。凡論人章疏,皆檜自操以授言者,識之者曰:「此老秦筆也。」察事之卒,佈滿京城,小涉譏議,即捕治,中以深文。又陰結內侍及醫師王繼先,伺上動靜。郡國事惟申省,無一至上前者。檜死,帝方與人言之。

檜立久任之說,士淹滯失職,有十年不解者。附己者立與擢用。自其獨相,至死之日,易執政二十八人,皆世無一譽。柔佞易制者,如孫近、韓肖胄、樓炤、王次翁、范同、万俟禼、程克俊、李文會、楊願、李若谷、何若、段拂、汪勃、詹大方、餘堯弼、巫伋、章夏、宋朴、史才、魏師遜、施鉅、鄭仲熊之徒,率拔之冗散,遽躋政地。既共政,則拱默而已。又多自言官聽檜彈擊,輒以政府報之,由中丞、諫議而升者凡十有二人,然甫入即出,或一閱月,或半年即罷去。惟王次翁閱四年,以金人敗盟之初持不易相之論,檜德之深也。開門受賂,富敵於國,外國珍寶,死猶及門。人謂熺自檜秉政無日不鍛酒具,治書畫,特其細爾。

檜陰險如崖阱,深阻竟叵測。同列論事上前,未嘗力辨,但以一二語傾擠之。李光嘗與檜爭論,言頗侵檜,檜不答。及光言畢,檜徐曰:「李光無人臣禮。」帝始怒之。凡陷忠良,率用此術。晚年殘忍尤甚,數興大獄,而又喜諛佞,不避形跡。

後世評價[編輯]

清聖祖康熙帝宋高宗和秦檜「偏安社稷」的政策給予了肯定,而否認了「良將」岳飛韓世忠吳玠等抗金名將的做法。[9]他的《御制文集》第三集卷十九有《宋高宗父母之仇終身不雪論》中說[9]

兵破之後,兵已滿萬,人強將猛,非之所敵,明矣。備責不能臥薪嘗膽,以雪父兄母后之仇,則高宗何辭?若論李綱之忠言不聽,岳飛之丹誠不用,設使諫行言聽,則必勝金兵於朱仙,生還二帝於汴京,朕實不信也。何也? 根本已久不固,人心已久不一,上無慣戰之良將,下無用命之士卒,天下雖有勤王之名,真偽莫測,虛實難分。高宗久在金營,孰強孰弱,自有切見,若使復仇雪恥,再整江山,實不能也,勢使之也。孟子曰:「寡眾弱強不敵也。」


若論講和之非,我太祖高皇帝因祖之仇,戊午起兵,戰必勝,克必取,所向無敵,有往必成。神威聖武,深仁厚澤,猶念中國塗炭,數次議和。明朝引南宋講和之非,始終不悟,歸罪兵部尚書陳新甲為秦檜,棄市示眾。發天下兵迎戰,如袁崇煥毛文龍洪承疇祖大壽唐通吳三桂,前後千餘員,凡出關者,非死即降,靡有孑遺。財賦因之已竭,人心隨而思亂。百萬雄兵,盡沒東海,億兆窮民,罹於邊戍。元氣盡傷於關東闖賊蜂起於隴西。賊至京師,文武逃散,無一死於難者,豈非當日不主議和者乎?

偏安社稷,猶存一線之脈絡,若為雪恥復仇,同死於國難者,尤不知於明末同乎?異乎?文天祥云:「社稷為重,君為輕,立君以存社稷,存一日則盡臣子一日之責。」實千載忠君之語,君與社稷並而為一也。使高宗匹夫之勇,死而無悔,不顧社稷,以死雪仇,又不知當時議論如何耶?

1932年1月29日,汪精衛蔣介石商討對付一二八事變的時候,汪精衛說:「南宋的秦檜遭到世人唾罵,可是我覺得秦檜也是個好人,在國家危亡關頭,總要找出一個講和的犧牲者,秦檜就是這樣的角色,他自己遭到世人唾罵而使得無辜生命免遭生靈塗炭。秦檜的救國和岳飛的抗敵,只是手段不同而已。」蔣介石聽說後嚴肅地指出:「秦檜是道地的賣國賊,這是婦孺皆知的,怎麼能同岳飛相提並論?!」[查證請求][10]

著名武俠小說家梁羽生在《筆花六照》中指出,「秦檜的『南人歸南,北人歸北』是『兩個中國』論調的祖宗」。[11]

家庭[編輯]

影視形象[編輯]

注釋[編輯]

  1. ^ (南宋)張戒《默記》載:「鵬云:『近諜報虜酋以丙午元子入京闕。為朝廷計,莫若正資宗之名,則虜謀沮矣。』」
  2. ^ 岳飛《乞出師札子》:「異時迎還太上皇帝、寧德皇后梓宮,奉邀天眷歸國,使宗廟再安,萬姓同歡,陛下高枕無北顧憂,臣之志願畢矣。」
  3. ^ 朱熹《戊午讜議序》:「秦檜之罪所以上通於天,萬死而不足以贖買,正以其始則唱邪謀以誤國,中則挾虜勢以要君,……而末流之弊,遺君後親,至於如此之極也。」
  4. ^ 靖康稗史箋證·呻吟語》。
  5. ^ 《會編》卷142,卷220,卷222,洪皓行狀,《要錄》卷38建炎四年十月辛未,《宋史》卷473《秦檜傳》,《盤洲文集》卷74《先君述》。
  6. ^ 《朱文公文集》卷95張浚行狀,《四朝聞見錄》乙集《吳雲壑》,《鶴林玉露》甲編卷5《格天閣》。
  7. ^ 《宋史》卷473《秦檜傳》。
  8. ^ 《宋史·高宗本紀》記,紹興十二年(1142年)夏四月丁卯(5月1日),「皇太后偕梓宮(徽宗靈柩) 發五國城,金遣完顏宗賢護送梓宮,高居安護送皇太后」。韋氏回到臨安已經是八月。
  9. ^ 9.0 9.1 康熙皇帝:史上地位最高的為秦檜翻案者. 鳳凰網. [2008年] (中文(中國大陸)‎). 
  10. ^ 汪精衛的謬論:秦檜是好人 與岳飛是抗敵手段不同. 鳳凰網. [2012年] (中文(中國大陸)‎). 
  11. ^ 梁羽生:秦檜是「兩個中國論」的祖宗. 搜狐網. [2008-3-3] (中文(中國大陸)‎). 
  1. ^ 《帝國政界往事》李亞平著/北京出版社/2004年10月出版
  2. ^ 端木賜香《你所不知道的岳飛》
  3. ^ 綦彥臣 《中國人的歷史誤讀》 中國社會出版社
  4. ^ 《岳飛傳》鄧廣銘著/1946年第一次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