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號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符號學廣義上是研究符號傳意的人文科學,當中涵蓋所有涉文字元、訊號符、密碼、古文明記號、手語的科學。可是,由於含蓋的範圍過於廣闊,在西方世界的人文科學中並未得到重視,直至結構主義在二十世紀下半期興起,以《Tel Quel》雜誌為號召的哲學家,為了反對讓-保羅·薩特存在主義,則大量引用俄羅斯在共產革命前的一系列,有關符號在文化上的再現過程的研究,故此,正式出現當今所指的符號學,要算到一九六零年代。

現代符號學另一個強大的源頭是上世紀初瑞士語言學泰斗弗迪南·德·索緒爾的教學講稿普通語言學教程》,索緒爾將符號分成意符(Signifier)和意指(Signified)兩個互不從屬的部份之後,真正確立了符號學的基本理論,影響了後來李維史陀羅蘭·巴特等法國結構主義的學者,被譽為現代符號學之父。

以文化為研究範圍的是現代符號學的特質,當中包括了

另外,較為近代的應用有電影符號學(Semiotics of Cinema)、建築符號學(Semiotics of Architecture),符號學的研究應分為以下幾期:

主要學派[編輯]

瑞士索緒爾符號學(1906年)[編輯]

弗迪南·德·索緒爾是瑞士開創現代語言學先河的語言學家,他本身並沒有作品傳世,目前有名的《普通語言學教程》是索緒爾的教學講稿,由兩位學生組合編輯而成。現代符號學(Semiology or Semiotics)的詞語語源,也是索緒爾按希臘語的「符號」衍生出來的用語。索緒爾建立的符號學是作為一種對人類社會使用符號的法則進行研究的科學,有別於傳統語文學對語言的歷史演變進行歷時性(diachronic)研究,現代語言學集中處理在當下時空之中,語言內部的指涉法則,這種共時性的研究是索緒爾開創先河的提法,往後影響了法國的結構主義語言學、英國哲學家維根斯坦、美國衍生語言學家諾姆·喬姆斯基等。

由於索緒爾把語言符號分成兩部份來處理,為研究文化符號或者意識型態的學者,提供了有系統的分析方法學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間,在歐美文化批評界,符號學盛極一時。到目前為止,全球學院訓練的文化批評者仍有不少使用符號學方法進行文化現象的結構分析。

索緒爾符號學的特點是:

  • 單一符號(sign)分成能指(Signifier)和所指(Signified)兩部分。能指是符號的語音形象;所指是符號的意義概念部份。由兩部份組成的一個整體,稱為符號。
  • 能指和所指兩者之間的關係是任意性(arbitrariness),沒有必然關連。例如英文中的「tree」的發聲及串字組合,因約定俗成的習慣被指涉為「一種以木質枝桿為主體的葉本植物」的概念。

俄國符號學(1917年之前)[編輯]

蘇聯符號學(1960年)[編輯]

法國結構主義符號學(1960年)[編輯]

美國符號學[編輯]

義大利符號學[編輯]

藝術上的應用[編輯]

藝術作品研究的一門學科分支,包括研究符號的定義和該定義的成因源頭。很多時候符號學者會研究其他不同的生物作參考估計自然世界中的符號的形成。符號學學者相信以藝術作品中不起眼的個別符號作為參考對象,可以看出作者所希望傳遞的訊息。符號在藝術上的象徵性,是用來解釋畫面的一種視覺語言。較常見的如電影符號學,探討導演透過諸如場景擺設和入場音樂所所反映的心態。在暢銷小說《達文西密碼》中,主角透過符號學分析達文西的畫作,揭露了耶穌擁有世俗血脈的議論性訊息。

書目[編輯]

  • F. Jameson, The Prison-House of Language: a critical account of structuralism and Russian Formalism (Princeton 1972)

擴展閱讀[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