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管輅(209年-256年),字公明三國時代的人物,平原郡人,以卜筮著名。根據文獻記載,管輅容貌醜,沒有威儀,愛喝。被後世的命相家奉為管先師,時有人與朱建平並稱「朱」、「管」;《稱謂雜記》管先師:君平家莫不祀「鬼」、「管」;鬼為鬼谷管先師則魏管輅也。

占卜事蹟[編輯]

三國志》及其他歷史著作和文學作品中,記載了管輅很多類似的神奇事蹟。

管輅為人極有才華,雖然他也被舉為秀才,並出任官職,但是始終沒能當上大一點的官。他從事的禍福吉凶占卜的事業,並不是每個人都相信,尤其是在有儒家傳統的政府,一般對這類人士是比較疏遠的。孔子說過,敬鬼神而遠之。所以管輅難得被政府重用,頂多是一些達官貴人請他看看風水,預測一下吉凶,乃至官場升遷。

儒家思想主導的社會要求的主流男人形象是:有威儀,不苟言笑,中規中矩,慎言慎行,擇友而事,凡事中庸,總之,就是一幅道貌岸然的樣子。而管輅恰恰相反,「無威儀而嗜酒」,喝酒的時候,還經常講講笑話,不管是非,不加選擇,「故人多愛之而不敬也」。看起來,管輅是一個快樂而有個性的人,大家都喜歡他,但是不怕他。這在古代社會,尤其是儒家色彩濃厚的主流社會,是比較獨特的。

管輅八九歲的時候,就很喜歡抬頭望天看星星,遇到不認識的星星就問人,最敬業的是他「夜不肯寐」。這又是一奇。他父母怕耽誤他的睡眠,於是就禁止他看星星。但是管輅還是不肯睡,他說:「我雖年小,然眼中喜視天文,家雞野鳥都知道天時,更何況人呢?」他常常在地上畫日月星辰,說出的話非常人所能言。就連學問很深的人都認為他是一個「大異之才」。

管輅長大成人以後,精通周易天文地理,占卜看相,風水堪輿,無不精微。「體性寬大,多所含受;憎己不仇,愛己不褒,每欲以德報怨。」這種性格很完美,寬容,律己,都是很難得的品質。管輅談到自己的志向時說:「知我者稀,則我貴矣,安能斷江漢之流為激石之清?樂與季主論道,不欲與漁父同舟,此吾志也。」主是管輅的好朋友。從這裡可以看出,管輅的志向是追求「道」,道在中國哲學裡是指事物的本源。

管輅常說:「忠孝信義,人之根本,不可不厚。」所以他特別孝順父母,篤愛兄弟,也愛護士友。當時喜歡品評人物的人最後都很佩服他。琅琊太守單子春請管輅喝酒,並且辯論五行鬼神之事,結果太守和士人都不能難倒管輅。那時候管輅才十五歲,大家都稱他為神童。

當時信都縣令家的婦女都得了怪病,請來管輅。管輅說:「你家房子北堂的西頭,有兩個死男子的墳墓,一個男子拿著弓箭射胸部,所以心痛而不想吃飯;一個男子拿著長矛刺頭部,所以頭痛而驚恐不已。」於是把墳墓的骸骨移走,「家中皆愈」。

管輅能預言官員升遷。清河王經辭官回家,與管輅相見。王經說:「我最近有一怪,心裡不爽,請先生作卦!」管輅說:「好卦,你晚上在堂上,有一流光飛入你的懷中,你內神不安,讓婦人解開衣服找。」王經大笑說:「實如君言,那這是什麼兆頭呢?」管輅說:「吉祥啊,這是陞官的兆頭啊,馬上就要喜事臨門了!」不久,王經被任命為江夏太守。王弘直在家的時候,突然颳起三尺高的飄風,反復旋轉,良久才息。管輅就說:「東方當有馬吏至,恐父哭子,如何?」第二天,膠東的官吏快馬加鞭來彙報說,王弘直的兒子已經死掉。後來有一隻雄雞,飛到王弘直家的木柱上,王弘直心中大不安。當時正是三月,管輅說:「到五月必然升遷!」五月的時候,王弘直被升遷為渤海太守。管輅曾經和自己的弟弟管季儒一同應徵,坐馬車經過武城西邊的時候,管輅自己佔了一卦,以問吉凶。他對弟弟說:「當在故城中見三狸,我們這次必然成功啊!」到了河西故城邊的時候,「正見三狸共踞城側,兄弟並喜,正始九年舉秀才。」

管輅相術神妙,通過觀察相貌形態,能預測人的生死。管輅有次在族兄管孝國家裡,與兩位客人相會。客人走後,管輅對管孝國說:「此二人,天庭及口耳之間,同有兇氣,異變俱起,雙魂無宅,流魂於海,骨歸於家,少許時當並死也。」十多天後,二人喝酒喝醉了,夜裡坐著牛車回家,牛受驚,牛車掉進漳河,二人都淹死了。

管輅最著名的看相,就是預言大名士何晏不久即死。當時何晏是曹魏的禮部尚書,屬於大將軍曹爽一派的精英人物,與司馬懿為代表的河內士族政治集團明爭暗鬥。當時是十二月二十八日,何晏宴請管輅,當時另一曹爽派精英人物鄧颺也在坐。何晏說:「聞君算卦神妙,試為作一卦,知位當至三公不?最近接連夢見青蠅數十隻,飛到鼻子上,驅之不肯去,有何意故?」管輅說:「現在君侯位高權重,而懷德者少,害怕你的人多,這並不是多福啊!鼻子是天中之山,越高就越能長守富貴。今青蠅是逐臭的東西,而雲集鼻子之上,盛衰禍福,不可不慎。謙惠慈和,非禮不覆,上追文王,下思孔子,然後三公可決,青蠅可驅也!」鄧颺聽了這話,大不以為然地說:「此老生之常談!」管輅回答說:「夫老生者見不生,常談者見不談。」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說我這個老生,將要看到你們「不生」了,這是隱語,預言了他們將死。何晏聽後說:「過歲更當相見。」過年後再見面,意思是送客。看來何晏心裡不大高興,但是處在他那樣的位置和大名士的風度,不便表現出來罷了。況且預言將死,誰能心神安定?管輅回到家把預言說給舅舅聽,他舅嚇得不得了。管輅說:「與死人語,何所畏邪!鄧颺行步,筋不束骨,脈不制肉,起立傾倚,若無手足,這是鬼躁之相,將為風所收;何晏神情,魂不守舍,血不華色,精爽煙浮,容若槁木,這是鬼幽之相,將為火所燒。」他老舅聽了大怒,罵他胡說八道。過年之後,司馬懿發動政變,史稱高平陵之變,誅殺曹爽何晏鄧颺等人,夷滅三族。這個時候他舅舅才算服了。

管輅曾經隨軍西行,經過毌丘儉毌丘興的墳墓,他「倚樹哀吟,精神不樂。」有人問他為什麼?管輅說:「林木雖茂,無形可久;碑誄雖美,無後可守。玄武藏頭,蒼龍無足,白虎銜屍,朱雀悲哭,四危以備,法當滅族。不過二載,其應至矣。」兩年後,毌丘儉起兵反對司馬師事敗,被夷滅三族(但部分子孫因逃到東吳得以倖免)。

管輅的父親管理利漕,利漕有郭恩三兄弟,都有兩腳殘廢不能行動的疾病,請管輅幫他們卜筮。管輅說:「卦中顯示,有一座你們本家的墳墓,墳中有女鬼,不是你們的伯母就是叔母,過去飢荒的時期,你們為了幾升米的利益將她推下井,還用石頭打破她的頭,她的魂魄痛苦,自訴於。」郭恩三兄弟哭泣服罪。

廣平劉奉林的妻子病危,已經買了棺木棺器,當時是正月,請管輅占卜,管輅說:「命在八月辛卯日日中之時。」劉奉林不相信,後來果然如管輅所預言。

管輅去見安平太守王基,王基請他卜卦,管輅說:「有一個地位低下的婦人,生了男孩,一下地就走到灶裡頭死掉。另外,床上有一隻大蛇銜著一枝筆,過一會兒就離開了。另外,有烏鴉飛進屋內,和燕子打架,燕子死,烏鴉飛走。有這三件怪事。」王基大為吃驚,問管輅這些事的吉凶。管輅說:「房子時間久了,就會有一些魑魅魍魎作怪。有小孩子生了就會走,走進灶中死亡,這是宋無忌做的。大蛇銜筆就像老書佐罷了,烏鴉與燕子鬥,就像老鈴下罷了。卦象中沒有凶險,沒有值得憂慮的。」後來果然沒有發生什麼災禍。

正元二年管輅的弟弟管辰問管輅:「大將軍(司馬昭)對你很好,有希望得到富貴嗎?」管輅說:「老天不給我年壽,恐怕只能活到四十七、四十八歲之間,來不及看到兒女婚嫁。如果不是這樣,讓我做洛陽令,可以使路不拾遣,枹鼓不鳴。可惜我只能到太山去治鬼,不能治理活人。無可奈何。」那年的八月,管輅任少府丞,隔年二月過世,年四十八歲。

管輅雖然人醜點,但是才華品質俱佳。美醜皆由天生,醜不是錯,美也不是對,關鍵在於才學,才華橫溢,醜亦何憾?太過於注重外表,就失去事物本來的意義,面目全非了;過分強調長相,反而是一種醜陋。何況長相美好,也未必真美好,所謂: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是也。管輅精通周易,天文地理,風水禍福,精微神妙,誠如陳壽在《三國志》裡所言:「管輅之術筮,誠皆玄妙之殊巧,非常之絕技矣!」

參考資料[編輯]

  • 三國志·卷二十九·方技傳》,陳壽著,中華書局出版,199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