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化字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簡化字)
前往: 導覽搜尋
簡化字
Hanzi (simplified).svg
以簡化字書寫的「漢字」
類型 意音文字
語言 漢語
使用時期 20世紀50年代至今
母書寫系統
姊妹書寫系統 繁體字
粵語白話文
ISO 15924 Hans
注意:本頁可能包含Unicode國際音標
漢字
字體風格
古文 · 陶文 · 甲骨文 · 金文
籀文 · 石鼓文 · 鳥蟲書
篆書大篆 · 小篆
隸書 · 楷書 · 行書 · 草書 · 書法
印刷字體風格(雕版 · 活字
仿宋體 · 明體 · 黑體
字形
構成要素
筆畫 · 筆順 · 偏旁 · 六書 · 部首
漢字結構
合體 · 獨體
漢字標準
本字 · 石經 · 康熙字典體(舊字形)
新字形 · 通用規範漢字表
國字標準字體 · 常用字字形表
漢字文化圈
中國 ·  ·  ·  ·  · 朝韓 ·  · 琉球
方言字
吳語字 · 粵語字 · 台閩字 · 四川方言字
中文漢字簡化爭論 · 繁簡轉換
正體字 · 簡化字 · 漢字簡化方案  · 二簡字
簡筆字 · 異體字
日本國語國字問題
舊字體 · 新字體 · 擴張新字體
當用漢字 · 常用漢字 · 同音漢字書寫規則
派生文字
則天文字 · 喃字 · 口訣 · 吏讀 · 鄉札

假名萬葉 ·  ·  · 注音符號
合文 · 女書 · 古壯字 · 僰文
方塊侗字 · 岱喃字 · 傈僳竹書
契丹文大字 · 小字
女真文大字 · 小字 · 西夏文

資訊科技
統一碼 · 中文輸入技術 · 中文輸入法
多音字 · 通假字 · 隸定字 · 古今字 · 生僻字 · 錯別字 · 提筆忘字 · 廢除漢字 · 漢字復活
檢‎·論‎·
注意:本條目可能有部分字元無法顯示,若遇此情況請參看Wikipedia:Unicode擴展漢字

簡化字,民間俗稱簡體字[註 1],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以《簡化字總表[註 2]為漢字規範,這一體系常被稱為簡體中文英語Simplified Chinese),其簡化字形很多來自草書楷化[註 3]或文獻中筆畫簡單的俗字[註 4]異體字古字假借字[註 5],也有當代人的創造[註 6]。同時,也有很多漢字沒有簡化,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千年以來字體皆未改變,稱為傳承字

中國大陸台灣香港澳門的用字差異除了簡繁漢字本身的分別外,也有很大部份源於不同的異體字選擇和字形的分別[註 7],所以「簡體中文」的筆畫不一定較少,例如大陸規範字「强」[註 8]比港澳台通行的「強」字多一畫,「氾濫」大陸規範字寫作「泛滥」,其中「泛」比「氾」多兩畫[註 9],再如《簡化字總表》將「谷」、「穀」合併為「谷」,「山谷」的「谷」與傳統寫法相同,這類「一簡多繁」的例子還有很多,不過也有個別「台灣合併大陸分化」的例子,比如台灣將「着」和「著」統一為「著」,而中國大陸香港澳門則採取分化。

國民政府在大陸時期所推動的漢字簡化運動與中共所推行的廢除漢字運動是完全不同的,兩者不可混淆。中國大陸現今所使用的簡化字毛澤東時期推行廢除漢字的過渡性政治產物[1][2]毛澤東曾表示:「拼音文字是較便利的一種文字形式。漢字太繁難,目前只作簡化改革,將來總有一天要作根本改革的。[3]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奉蘇聯指示編制《漢語拼音方案》,並推動逐步廢除漢字改用拉丁文,1964年公告、1986年修訂的《簡化字總表》收錄了2274個簡化字及14個簡化偏旁[註 10];20世紀六七十年代中蘇交惡,中國不再響應蘇聯漢字拉丁化政策,二簡字因此廢止,但《簡化字總表》中的簡化字獲得保留並被定為「規範漢字」,與之相對的繁體字中華民國官方稱正體字)則被定為「不規範漢字」。

歷史[編輯]

  • 1920年(民國9年),錢玄同在《新青年》雜誌上發表文章,提倡簡化漢字。魯迅提出「漢字不滅,中國必亡」的說法。
  • 1931年(民國20年),徐澤敏的《常用簡字研究》出版。
  • 1931年9月26日,「中國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會」在 海參崴舉行「中國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會」,中共代表瞿秋白吳玉章等人與蘇聯共同草擬「北方話拉丁化新文字」,並發表中蘇雙方13條共同宣言:(節錄)「中國漢字是古代封建社會的產物,成了統治階級壓迫勞苦群眾的工具之一」、「要根本廢除象形文字,以純粹的拼音文字代替。並反對用象形文字的筆劃來拼音或注音」、「大會反對中國資產階級的所謂統一國語運動」[4]
  • 1935年(民國24年)8月中華民國教育部公布《第一批簡體字表》,採用了錢玄同所編《簡體字譜》(2400餘字)中的324個,[5]附說明:1)簡體字為筆畫省簡之字,易認易寫,別於正體字而言,得以代繁寫之正體字;2)本表所列之簡體字,包括俗字古字草書等體,俗字如「体、宝、岩、蚕」等,古字如「气、无、処、广」等,草書如「时、实、为、会」等,皆為已有而通俗習用者。
  • 1936年(民國25年)2月,中華民國教育部行政院命令,訓令暫不推行簡體字。[6][7]
  • 1938年9月26日,蘇聯真理報表達應協助世界各民族改用俄語[8]
  • 中國共產黨抗日根據地解放區的群眾曾經創造了許多簡筆字,這些新造字被稱為「解放字」,如拥、护、卫、胜、窜、忧、运、动、进、敌、适、积、极、击、华、沟、邓、历、跃、艺、钥、乡、宪、习、团、队、灭、吨、丛等等[9]
  • 1950年蘇聯史達林指示將協助中國廢除漢字:「全世界都是要通過新民主主義走向社會主義而實現共產主義的,全人類的語言文都是要通過統一的民族語走向區域語,而實現共同的世界語。」
  • 1952年在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下成立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重點研究漢字簡化問題。
  • 1953年3月25日,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漢字整理組成立,開始著手擬定《常用漢字簡化表草案》。專家們採用普遍通行的簡體字為主,輔以草書楷化的方法,選定了在群眾中比較流行的700個簡體字,擬出第一稿。但毛澤東看過後卻很不滿意,提出:「700個簡體字還不夠簡,作簡體字要多利用草體,找出簡化規律,作出基本形體,有規律地進行簡化。漢字的數量也必須大大減縮,一個字可以代替好幾個字,只有從形體上和數量上同時精簡,才算得上簡化。」[10]文改會估計漢字難以在短時間改為拼音文字,中間會有新舊文字的過渡時期,因此在策略上需破壞漢字形體,削弱漢字效用,以簡化字創造漢字內部利於拼音化的條件[11]
  • 1954年12月,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改組為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簡稱文改會,直屬於國務院中國科學院語言研究所俄籍顧問謝爾應琴柯(Selchiuchinko)在「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會議上指示:「嚴格的拼音原則是採用中國共產黨員在蘇聯創制的那套拼音文字是最合理的」[12]
1955年的簡化字草案與1956年的簡化字方案中,一部份簡化方法不同的字。
  • 1955年10月,《漢字簡化方案草案》經全國文字改革會議討論通過,會後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根據討論的結果作了修改,修改後的草案經國務院漢字簡化方案申請委員會審定。
  • 1955年12月22日,文化部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聯合公布《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其中收錄的39個選用字習慣上看作簡化字。
  • 1956年1月28日國務院全體會議第23次會議通過了《關於公布〈漢字簡化方案〉的決議》。
  • 1956年1月31日《人民日報》全文發表了國務院的《關於公布〈漢字簡化方案〉的決議》和《漢字簡化方案》。
  • 1964年5月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出版《簡化字總表》。
  • 1965年出版《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規定字形,表中用字如「奥(奧)、温(溫)、争(爭)、盗(盜)、遥(遙)、黄(黃)、吕(呂)」等很多時候會被看作簡化字。
  • 1975年5月,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擬出《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草案)》,並報請國務院審閱。
  • 1977年12月20日,公佈《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草案)》,稱為「二簡字」,廣泛徵求社會意見。次日,《人民日報》開始試用「二簡字」。
  • 1978年7月,中宣部發出通知,在報紙、刊物、圖書等方面停止試用「二簡字」。
  • 1986年6月24日,國務院發出《國務院批轉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關於廢止《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草案)》和糾正社會用字混亂現象的請示〉的通知》,宣布廢止「二簡字」。
  • 1986年10月10日重新發表《簡化字總表》,刊載在10月15日的《人民日報》,共收2274個簡化字及14個簡化偏旁,赟(贇)等類推簡化的生僻字沒有收錄[13],「叠(疊)」、「覆」、「像」、「囉」(類推簡化為「啰」)不再簡化為「迭」、「复」、「象」、「罗」。
  • 1986年發表《現代漢語通用字表》,內收通用字7000個(含《現代漢語常用字表》中的3500字)。這個表亦代替了1965年出版的《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收6196字),規範了中國大陸的印刷字形標準,另外亦恢復了在《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中被淘汰了的15個異體字為規範字。
  • 2009年8月12日,教育部《通用規範漢字表(徵求意見稿)》面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新發布的《通用規範漢字表》收錄常用字6500個,比原來的通用字表減少了500個,對於議論頗多的繁體字,並未恢復一個。[14]
  • 2013年6月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佈《通用規範漢字表》,含附表《規範字與繁體字異體字對照表》,社會一般應用領域的漢字使用以《通用規範漢字表》為準。[15]

簡化原則[編輯]

現行簡化字簡化方法歐拉圖

錢玄同簡化原則[編輯]

錢玄同在1922年提出了八項簡化原則[16]

  1. 假借字,採用一個同音或者近音的字代替。其中有些是採用了更古的漢字,例如:「丰」與「豐」;「腊」與「臘」。有時候,使用同一個字的更古代的簡單版本(如「从」與「從」)。
  2. 形聲字,借用形聲字的原理,將原有的形聲字更換形旁或聲旁使之更簡單。
  3. 草書楷化,將草書的寫法轉成楷體,如「专」和「專」。
  4. 特徵字,原來的字可能有多個部分,現在僅保留其具有特徵的一部分,如「医」與「醫」。
  5. 輪廓字,保留原來字的輪廓,如「鸟」和「鳥」等。
  6. 會意字,借用會意字的造字原理,用較簡單的表意部件來代替原來的複雜筆畫。如「泪」和「淚」;「尘」與「塵」。
  7. 符號字,將原來字中筆畫較繁複的部分變成簡單符號,例如「鸡」與「鷄」。
  8. 偏旁類推字,從簡化的偏旁部首類推出由它們合成的字的簡化,如「讠」與「訁」,「钅」與「釒」。

這些原則頗為籠統,尚不能涵括實際的漢字簡化方法。但這些原則頗具代表性,簡化字政策亦採用了不少。

第一批簡體字表》簡化原則[編輯]

1932年中華民國教育部公布《國音常用字彙》,確定了現代中國國語標準音系,還收錄了部分「破體」、「小字」等宋元以來「通俗的簡體字」。1935年1月,國語統一籌備會第二十九次常務委員會召開,通過了「搜采固有而較適用的」的《簡體字案》。如案名所示,它不是為新文字定策,而是提出將已在流通的簡體字加以整理,以作為標準字。所謂「固有的比較實用的簡體字」即為:

一,現行的俗體字

二,宋元以後小說中的俗字

三,章草(漢魏時代的草書);

四,行書草書

五,《說文解字》中的筆劃少的異體字

六,碑碣上的別字。[17]

漢字簡化方案》簡化原則[編輯]

以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現行簡化字研訂時所採用的原則:[來源請求]

  1. 從俗從簡
  2. 規範化:
    • 消除異體字
    • 突出形聲特性
    • 盡量保留表意特性
  3. 穩定性
  4. 實用性
  5. 適當的藝術性

1952年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確定了以「述而不作」作為漢字簡化的原則。同年,毛澤東指出「簡化」不只是字體形象上簡化,更要合併漢字[註 11],減少規範漢字的數量[10]

簡化方法[編輯]

有許多簡化字並不依從漢字原來的六書系統。然而簡化字也不是一個獨立的、新的系統,依賴對繁體字之改造,因此也不能完全脫離於六書系統自成體系。整體來說,在制訂簡化字的過程中,採用了以下的方法:

字型結構簡化[編輯]

以此方法簡化的字,全部收錄在《簡化字總表》「第一表」與「第二表」裡。第一表列出「不可用作簡化偏旁的字」,共350個。第二表列出「可作簡化偏旁用的字」,共132個,另含「簡化偏旁」14個。「第一表」與「第二表」的簡化方法大同小異。兩表分開、清楚標明「第二表」裡的簡化字與簡化偏旁,主要是因為這些可以再延伸運用,滋演出「第三表」。

以現有同音字或近音字代替
通假字固定化,例:余(餘)[註 12]、后(後)、里(裏/裡)
大多以普通話為準,例:丰(豐)、谷(穀)、丑(醜)、斗(鬥)、面(麵)、制(製)、征(徵)、症(癥)、划(劃)、干(乾、幹)、台(臺、檯、颱)、冲(衝)、种(種)、郁(鬱)、沈(瀋)、淀(澱)、范(範)、苹(蘋)、松(鬆)、困(睏)、折(摺)、冬(鼕)、板(闆)、帘(簾)、筑(築)、辟(闢)、仆(僕)、朴(樸)、家(傢)、姜(薑)、伙(夥)、秋(鞦)、千(韆)、朱(硃)、致(緻)、刮(颳)、据(據)、出(齣)、才(纔)[註 13]、累(纍)、蒙(矇、濛、懞)、卜(蔔)、回(迴)、旋(鏇)、曲(麯)、才(纔)、克(剋)、舍(捨)、系(係、繫)、咸(鹹)、向(嚮)、御(禦)、吁(籲)、准(準)、几(幾)、合(閤)、胡(鬍)、洒(灑)、涂(塗)、卷(捲)[註 14]、愿(願)、据(據)、表(錶)、夸(誇)[註 15]、漓(灕)、云(雲)、芸(蕓)、沄(澐)、佣(傭)、云(雲)[註 16]、吓(嚇)[註 17]、朮(術)、別(彆)。少數以方言為準,例:叶(葉)、柜(櫃)、价(價)。
把現有的草書楷化(占字最多,超過一半)[18]
例:当(當)、韦(韋)、书(書)、门(門)、长(長)、乐(樂)、车(車)、兴(興)、头(頭)、实(實)、东(東)、专(專)、过(過)、报(報)、尔(爾)、尽(盡)、为(為)、寿(壽)、会(會)、发(簡自「髮」,但「發」亦簡化為該字[19]
新造會意字
例:灭(滅)[註 18]
以簡單符號替換原來的偏旁,最常用的符號為「又」、「乂」
例:对(對)、赵(趙)、邓(鄧)、观(觀)、欢(歡)、叹(嘆)、难(難)、鸡(鷄)、聂(聶)、凤(鳳)、冈(岡)、风(風)[20]、刘(劉)
省去字形的一部分,約100多字
例:广(廣)、厂(廠)[註 19]、宁(寧)[註 20]、习(習)、亲(親)、业(業)、乡(鄉)、开(開)、关(関)、医(醫)、声(聲)、凿(鑿)、号(號)、虫(蟲)、巩(鞏)、时(時)、际(際)、标(標)、录(録)、厌(厭)、压(壓)、赶(趕)、孙(孫)、儿(兒)、扫(掃)、妇(婦)、尸(屍)、洼(窪)、务(務)、雾(霧)、宝(寶)、茧(繭)、粜(糶)、条(條)、随(隨)、椭(橢)、堕(墮)、虽(雖)、齿(齒)、击(擊)、虏(虜)、虑(慮)、卤(鹵、滷)、录(録)、誊(謄)、协(協)、奪(夺)、奮(奋)、糞(粪)、隶(隸)、飞(飛)、类(類)、疖(癤)、竞(競)
省去字形的一部分後,再加以變形
例:丽(麗)、归(歸)、显(顯)、爷(爺)、缠(纏)、兽(獸)、显(顯)、县(縣)、悬(懸)、处(處)、杂(雜)、胁(脅)、岭(嶺)、节(節)[註 21]
採用繁體字異體字的輪廓特徵
例:龟(龜)、农(農)、岁(嵗)、伞(傘)、导(導)、乌(烏)、鸟(鳥)、岛(島)、马(馬)、鱼(魚)
改換形聲字的聲旁,大多以普通話為準
例:毙(斃)、钟(鐘鍾)、舰(艦)、邻(鄰)
加入聲旁。用聲旁替換字的一部分,餘下的部分未必是形聲字裏的形旁
例:华(華)、毕(畢)、宪(憲)、宾(賓)、胜(勝)、历(歷曆)[註 22]
新造形聲字,以普通話為準
例:护(護)、惊(驚)、响(響)
採用俗字、罕用異體字或歸原古字[註 23]
例:尘(塵)[21]、灶(竈)[22]、肤(膚)[23]、从(從)[24]、众(眾)[25]、网(網)[26]、与(與)[27]、无(無)、电(電)[28]、礼(禮)[29]、体(體)[30]、国(國)[31]、凭(憑)[32]、双(雙)[33]、阳(陽)[註 24]、阴(陰)[註 25]、踊(踴)、万(萬)[34][35][36]、触(觸)、浊(濁)、独(獨)[37][38]
模仿日文假名
例:卫(衛)(根據參與文字改革工作的文字改革委員會委員易熙吾書中所述,此字為日文字來自日文片假名,ヱ的羅馬音為we[39][40],然亦有學者以為是「衛」字中的「韋」上部之省。[註 26][41]

有時候同一個簡化字會採用多種結構簡化方法,例如「与」既是「與」字省去了偏旁,同時也是古字;又如「鬆」減形後簡化為「松」,而本身又是假借字

類推簡化[編輯]

簡化字總表》第一表為不可用作簡化偏旁的簡化字,共350個。第二表列出「可作簡化偏旁用」的132個字:

A 风〔風〕 卢〔盧〕 属〔屬〕
爱〔愛〕 G 虏〔虜〕 双〔雙〕
B 冈〔岡〕 卤〔鹵、滷〕 肃〔肅〕
罢〔罷〕 广〔廣〕 录〔録〕 岁〔歲〕
备〔備〕 归〔歸〕 虑〔慮〕 孙〔孫〕
贝〔貝〕 龟〔龜〕 仑〔侖〕 T
笔〔筆〕 国〔國〕 罗〔羅〕 条〔條〕
毕〔畢〕 过〔過〕 M W
边〔邊〕 H 马〔馬〕 万〔萬〕
宾〔賓〕 华〔華〕 买〔買〕 为〔爲〕
C 画〔畫〕 卖〔賣〕 韦〔韋〕
参〔參〕 汇〔匯、彙〕 麦〔麥〕 乌〔烏〕
仓〔倉〕 会〔會〕 门〔門〕 无〔無〕
产〔産〕 J 黾〔黽〕 X
长〔長〕 几〔幾〕 N 献〔獻〕
尝〔嘗〕 夹〔夾〕 难〔難〕 乡〔鄉〕
车〔車〕 戋〔戔〕 鸟〔鳥〕 写〔寫〕
齿〔齒〕 监〔監〕 聂〔聶〕 寻〔尋〕
虫〔蟲〕 见〔見〕 宁〔寧〕 Y
刍〔芻〕 荐〔薦〕 农〔農〕 亚〔亞〕
从〔從〕 将〔將〕 Q 严〔嚴〕
窜〔竄〕 节〔節〕 齐〔齊〕 厌〔厭〕
D 尽〔盡、儘〕 岂〔豈〕 尧〔堯〕
达〔達〕 进〔進〕 气〔氣〕 业〔業〕
带〔帶〕 举〔擧〕 迁〔遷〕 页〔頁〕
单〔單〕 K 佥〔僉〕 义〔義〕
当〔當、噹〕 壳〔殻〕 乔〔喬〕 艺〔藝〕
党〔黨〕 L 亲〔親〕 阴〔陰〕
东〔東〕 来〔來〕 穷〔窮〕 隐〔隱〕
动〔動〕 乐〔樂〕 区〔區〕 犹〔猶〕
断〔斷〕 离〔離〕 S 鱼〔魚〕
对〔對〕 历〔歷、曆〕 啬〔嗇〕 与〔與〕
队〔隊〕 丽〔麗〕 杀〔殺〕 云〔雲〕
E 两〔兩〕 审〔審〕 Z
尔〔爾〕 灵〔靈〕 圣〔聖〕 郑〔鄭〕
F 刘〔劉〕 师〔師〕 执〔執〕
发〔發、髮〕 龙〔龍〕 时〔時〕 质〔質〕
丰〔豐〕 娄〔婁〕 寿〔壽〕 专〔專〕

再加上讠[訁]、饣[飠]、纟[糹]、钅[釒]、呙[咼]等14個「簡化偏旁」,一般只作左旁時簡化,讠、饣、纟、钅一般只能用於左偏旁(「辯」、「罰」、「辮」、「絲」、「銜」等字亦簡化為「辩」、「罚」、「辫」、「丝」、「衔」等字,但「信」、「誓」、「燮」、「飧」、「餐」、「系」、「絮」、「紫」、「淦」、「鎜」、「鏖」、「鑫」等字不簡化)。

利用這些簡化字和簡化偏旁,可以系統化地類推出更多簡化字,其中較常用的1,753個字,收錄於《簡化字總表》第三表(「签」和「须」在第一表中為「籤」和「鬚」的簡化字,在第三表中又作為「簽」和「須」的簡化字)。例如:「蟲」已簡化作「虫」,「蛊[蠱]」類推簡化,但虫部其它漢字不是「虫[蟲]」的類推簡化字;「爾」已簡化作「尔」,「迩[邇]、弥[彌瀰]、祢[禰]、玺[璽]、猕[獼]」類推簡化,但「你」不是「尔[爾]」的類推簡化字;「氣」已簡化作「气」,「忾[愾]、饩[餼]」類推簡化,但「汽」不是「气[氣]」的類推簡化字;「幾」歸併簡化作「幾」,「讥[譏]、叽[嘰]、饥[饑]、机[機]、玑[璣]、矶[磯]、虮[蟣]」類推簡化,但「肌」等字不是「几[幾]」的類推簡化字;「聖」已簡化作「圣」,「柽[檉]、蛏[蟶]」類推簡化,但「怪」不是「圣[聖]」的類推簡化字;「離」已簡化作「离」,「漓[灕]、篱[籬]」(「灕江」的「灕」與「淋漓」的「漓」合併為「漓」)類推簡化,但「璃」不是「离[離]」的類推簡化字;「识[識]、帜[幟]、织[織]、炽[熾]、职[職]」是簡化偏旁「只[戠]」的類推簡化字,但「枳、咫」等字不是「只[戠]」的類推簡化字,「戠」字本身不簡化為「只」。運用簡化字和簡化偏旁時,應注意下面幾項要點:

  • 《簡化字總表》所說的偏旁,不限於左旁和右旁,也包括字的上部下部內部外部,總之指一個字的可以分出來的組成部分而言。這個組成部分在一個字里可以是筆畫較少的,也可以是筆畫較多的。例如「镂[鏤]」字,「钅[釒]」固然是偏旁,但是「娄[婁]」也作偏旁。
    • 「第二表」裡的132個簡化字,無論單獨用、或是作其他字的偏旁用,都以同樣的方法簡化。例如「單」在「第二表」裡簡化成「单」,依此方法,可以類推獲得:弹(彈)、婵(嬋)、冁(囅)、等等,收錄於「第三表」。
    • 有些偏旁類推簡化字是稍加修改的,如「丝(絲,兩橫相連)、毂(轂,去掉冖下一小橫)、宽(寬,去掉「見」旁邊的一點)、变(變,「攵」改為「又」)、飨(饗,改變為左右結構)」等字。
  • 「第一表」所收的是「不能作偏旁用」的簡作字,共352個。這些字的繁體一般都不用作其他字的偏旁。有些能作其他字的偏旁,但也不能依照同樣方法簡化。例如「習」在「第一表」裡簡化作「习」,但「褶」、「熠」等字不簡化。
  • 在《漢字簡化方案》中已簡化的繁體字,不能再依偏旁類推方法來簡化。換句話說,已經在「第一表」或「第二表」裡簡化的字,不能另外再用其他偏旁來簡化。例如(瀋)已經在「第一表」裡歸併簡化成「沈」,因此不能按「第二表」裡的「审[審]」類推簡化為「渖」。又例如(過)已經在「第二表」裡簡化成「过」,因此不能按「第二表」裡的「呙[咼]」類推簡化。
偏旁類推範例:
龸(𦥯):学(學)、觉(覺)、黉(黌)
单(單):弹(彈)、婵(嬋)、冁(囅)
页(頁):颜(顏)、颌(頷)、顺(順)、额(額)
专(專):传(傳)、转(轉)、砖(磚)
饣(食):饭(飯)、饱(飽)、饲(飼)、饺(餃)

注意所謂「偏旁類推」,必須根據以上所列的要點執行才可。許多人依直覺自行「發掘」簡化原理,造成了不正確的「類推」,將實際使用的簡化方法錯認成一個不合理、前後不一致的系統。也有學者以文字簡化前的中文傳統為基礎,來衡量簡化後的新文字系統,忽略在簡化過程中已從新定義過的「偏旁」與「偏旁類推」,混淆了簡化是否「有條理」與簡化是否「應當」、是否「破壞傳統」兩件不相關的問題[42]

錯誤的類推實例:
  • 見了「汉(漢)」、「难(難)」、「瘫(癱)」等簡化字,自以為「又」是「漢」字右方的簡化偏旁,拿來類推「叹(嘆)」、「滩(灘)」可以,但是碰到「叹(歎)」、「欢(歡)」、「劝(勸)」、「灌(不簡化)」、「罐(不簡化)」又不行。
    • 其實「汉(漢)」出現在「第一表」,「难(難)」出現在「第二表」,「瘫(癱)」出現在「第三表」。可見「难(難)」才是可作類推簡化的字,可以類推出「瘫(癱)」、「滩(灘)」等字。
    • 「歎」在《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裡由「嘆」代替,而「嘆」在「第一表」裡簡化成「叹」,所以「歎」與「嘆」皆成為「叹」。
    • 「歡」與「勸」皆出現在「第一表」,所以不是類推字。
    • 在「第二表」裡,沒有字或偏旁可以用來類推「灌」與「罐」,這兩字也不在「第一表」或《一異表》,所以這兩個字無須簡化。

廢除異體字[編輯]

異體字中選出一字當規範字

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此表名為「第一批」但至今未出台「第二批異體字整理表」,於2013年被《通用規範漢字表》取代)經過多次調整,總共淘汰異體字上千字,從同音(不一定完全同義)的「異體字」中選出一字,當規範字。如果此字已經在《簡化字總表》中簡化,則全部淘汰的異體字一律由簡化字代替。

例:于(於[註 27])、耻(恥)、采(採)、册(冊)、踪(蹤)、潜(潛)、查 〔査〕、游(遊)、志(誌)、却(卻)、脚(腳)、伫(佇)、奸(姦)、够(夠)、并(並併)、决(決)、净(淨)、减(減)、晋(晉)、况(況)、凉(涼)、凄(淒)、叙(敘敍)、强(強)、墙(牆)、泛(汎氾)、喂(餵)、烟(煙)、撑(撐)、蝎(蠍)、梁(樑)、淋(痳)、隽(雋)、杆(桿)、棱(稜)。《簡化字總表》的《附錄》收錄了《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中習慣被看作簡化字的39個規範字:呆[獃騃]、布[佈]、痴[癡]、床[牀]、唇[脣]、雇[僱]、挂[掛]、哄[閧鬨]、迹[跡蹟]、秸[稭]、杰[傑]、巨[鉅]、昆[崑崐]、捆[綑]、泪[淚]、厘[釐]、麻[蔴]、脉[脈]、猫[貓]、栖[棲]、弃[棄]、升[陞昇]、笋[筍]、它[牠]、席[蓆]、凶[兇]、绣[繡]、锈[鏽]、岩[巖]、异[異]、涌[湧]、岳[嶽]、韵[韻]、灾[災]、札[剳劄]、扎[紥紮]、占[佔]、周[週]、注[註]。
選字時多有採用結構簡單的古字。
例:异(異)[43]、尸(屍)、灾(災、烖、菑)[44]
選字時多有採用結構簡單的俗字。
例:杰(傑)[45]、猫(貓)[46]、猪(豬)[47]、呆(獃、騃)[48]
採用異體字之一作為模板,再加以簡化。
例:「歎」作「嘆」之異體,再將「嘆」簡化成「叹」[49];「雞」作「鷄」之異體,再將「鷄」簡化成「鸡」;「閒」作「閑」之異體,再將「閑」簡化成「闲」;「豔」作「艷」之異體,再將「艷」簡化成「艳」;「嫋」作「裊」之異體,再將「裊」簡化成「袅」;「牆」作「墻」之異體,再將「墻」簡化成「墙」;「俻」為「備」的異體字,以「俻」簡化成「备」;「嵗」為「歲」的異體字,以「嵗」簡化成「岁」;「関」為「關」的異體字,以「関」簡化成「关」;「閙」為「鬧」的異體字,以「閙」簡化成「闹」。

採用新字形[編輯]

新字形源於1965年出版的《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其中所選用之字形,多以手寫俗體為準。1988年出版的《現代漢語通用字表》內收通用字7000個,繼而代替了《印刷通用漢字字形表》。由於新字形從俗從簡,有些字筆劃少於傳統舊字形,常被錯認為《簡化字總表》裡的簡化字。以下舉出幾個範例。

「釆」在新字形成為「米」
例:奥(奧)、粤(粵)
從「囚」改從「日」
例:温(溫)、媪(媼)
將折省寫為點
例:虚(虛)、嘘(噓)
「⺥」與「爫」在新字形成為「⺈」
例:争(爭)、静(靜)、睁(睜)
「奐」在新字形成為「奂」
例:换(換)、焕(煥)
其他
例:盗(盜)、遥(遙)、黄(黃)、吕(呂)、禄(祿)、别(別)、没(沒)、内(內)、吴(吳)、卧(臥)、荆(荊)、户(戶)、兑(兌)、彦(彥)、毁(毀)、秃(禿)、抛(拋)

合併簡化示例[編輯]

有不少字簡化時被合併至另一字,具體有三類情況:

一是用已經存在的簡單的字代替複雜的字,如「丑」代替「醜」、「冲」代替「衝」、「后」代替「後」、「谷」代替「穀」、「朮」(zhú)代替「術」(shù)、「斗」(dǒu)代替「鬥」(dòu)。

二是用一個新的簡化字代替兩個或多個字,如「發」(fā)和「髮」(fà)合併為「发」、「鐘」和「鍾」合併為「钟」。

三是部分合併,即將某字部分意義載入到另一個筆畫簡單的字上,該字其他意義仍然保留的,如:藉口、憑藉的「藉」簡化作「借」,慰藉、狼藉等的藉仍用「藉」;瞭讀liǎo(瞭解)時,簡作「了」,讀liào(瞭望)時作「瞭」,不簡作「了」;乾坤、乾隆的「乾」讀qián(前),不簡化為「干」;宮商角徵羽的「徵」讀zhǐ(止),不簡化為「征」。

漢字簡化」有時將字源和意義不相關、甚至讀音也不同、歷史上從未或很少通用的字進行合併,如「叶」(讀xié)和「葉」(讀yè)合併為「叶」、「适」(讀kuò)和「適」(讀shì)合併為「适」、「朴」(讀piáo或pō、pò)和「樸」(讀pǔ)合併為「朴」,這樣一來就容易誤讀,例如:唐德宗李适的「适」(kuò)就常被誤讀為shì,中藥白朮的「朮」(zhú)就常被誤讀為shù。

許多繁簡轉換的軟體,在簡轉繁無法正確的轉換。常見轉換失敗或錯誤的字有「后」、「干」、「复」,因此許多情況下,簡轉繁的文章仍可識別原文是簡化字,下表列舉了一些漢字及其本義,「被合併的字」列出了該字可能對應的繁體字(不包括其自身),簡化後右邊的字被左邊的代替,左邊的字兼具本義和被合併漢字的意義[50]

本義 被合併的字
占卜/卜姓
向前跌倒
讀pò 朴樹,如中藥名:厚朴/讀piáo 朴姓/讀pō,朴刀
讀kuò(括),罕用古字(古人名:李适南宮适)
讀zhú。中藥名:蒼朮白朮;人名:金兀朮朮赤
讀xié,同「協」
讀shěn,沈姓/讀chén,同「沉」
作門屏之間解的宁讀zhù(柱)。為避免此宁字與寧的簡化字混淆,原讀zhù的貯、佇、苧、紵作贮、伫、苎、纻
薴(níng)簡化為苧,是芳香有機化合物;但苧(zhù)本是苧麻,多年生草本植物,簡化為苎。
姜姓
盾、冒犯、牽連 關涉、請求、水邊、天干 乾(讀qián時不簡化,如「乾坤」)、幹
遠行/討伐 徵(讀zhǐ時不簡化,如「宮商角徵羽」)
le,助詞/liǎo結束、完全,如「了卻」、「受不了」 瞭(讀liào時不簡化,如「瞭望」)
讀dǒu,容量,斗笠、斗篷;星名(北斗斗宿
皇帝的正妻、先秦指代君主
古族名「党項」/黨姓
蔑有消滅、微小(如蔑視)、拋棄、輕侮等義。
用液體澆、水撞擊的;本義:向上涌流,如「沖天」;幼小,空虛,金庸小說中有沖虛道長
文言虛詞,後接動詞,構成動作/于姓
讀wàn,同「萬」/讀mò,複姓:万俟
十二地支之一,夜裡一點到三點為丑時
濃郁/郁姓
厂部,讀hàn,山崖(古字);ān,同「庵」
广 广部,讀yǎn,義為依山而建之屋;ān,同「庵」
表示、表達
范姓范陽
山谷/谷姓
淺的湖泊
松樹
長度單位/故里、巷 裏(裡)
帘,酒家幟(後起字)。
胡亂/胡姓胡人
必須、須要、須知
成片的較硬物體
織物/姓氏
「只」在中古以後與「祗」通,表示「僅僅、惟一」的意思。副詞「只」與量詞「隻」在古書中絕不通用 隻、祗
我/余姓
小或矮的桌子
古代祭祀時代表死者受祭的人
水裡行動、流動/不固定
地名,如台州天台山/敬辭,如:兄台/通「臺」 臺、檯、颱
歎息、歎詞/表示驚疑
說話
jiè價人(古時派遣傳送東西或事情的人)
系統、系列 係、繫
容貌姿態美好
面子、表面 麪(麵)
志願
「准」是「準」的俗體,但近代有了分工:「准」字只用於「准許」之意。
與"入"相對、顯露
容量單位,升、陞、昇三字在「升高」的意義上相通 陞、昇
老實謹慎:誠~。
駕駛車馬/治理,統治/對帝王所作所為及所用物的敬稱
①僅,同「纔」;②才能、能力。
「幺」(yāo)的俗體。「麼/麽」字由「幺/么」和「麻」合成 麼/麽
四季中的第三季
數字,即1000
刺、鑽、奮力支撐
不吉利/年成不好/喧嘩
臘(xī),乾肉。
音zhà,古祭名。
lěi,積累/lèi,勞累/léi,纏縛,通「纍」。
勝/克制,通「剋」。
「合」義比「閤」寬,「閤」同「闔」,如「闔家」亦作「閤家」、「合家」。
書信
姓氏/占卜
并州/同「併」 並、併
套上、戴上/拘留
承舉、襯
撥水前進/合算
緻是密的意思,如「細緻」;古與致通
制度、制定、制止
筑,樂器名
反復的復本作复,但是復和複並不是同義詞。複只用於重複和複雜的意義 復、複
蒙,披蓋,遭受 濛、懞、矇
法,刑,如大辟/君,如復辟上古「闢」、「避」曾經通用作「辟」,後代不通用
苹,草名,蒿的一種,《詩經·小雅·鹿鳴》:「食野之苹」。
讀chóng,种姓
涂姓
讀bié
伙,傢伙。
痒,病,《詩經·小雅·正月》:「癙憂以痒。」
折斷,屈折。
皆。
朱姓,紅色。
借(jiè)本義為借貸。藉口、憑藉的藉(jiè)簡化作借,慰藉、狼藉等的藉(jí)仍用藉。
「洒」義比「灑」寬。僅在用於洒水義時兩字互通。男性自稱詞「洒家」不能轉換成「灑家」
「迴」只用於「迴旋」之意
用刀子去掉物體表面的東西。
第四季。
讀jū,拮据。
夸父夸克
讀jǔ,柜柳
讀shè,居住的房子,古代行軍一宿或三十里為一舍。
讀juàn,卷宗。
①xuán,如「螺旋」;②xuàn,如「旋風」。
佣金(作買賣付給中間人的報酬)。

計算機編碼[編輯]

簡體中文傳統上使用GB2312GBKGB18030編碼(但亦有使用UTF-8等編碼),而各種軟體操作界面或文檔的「繁體中文版」通常使用「BIG5編碼」,是另一個獨立中文版本,跟「簡體中文版」互不兼容。

影響[編輯]

中國大陸[編輯]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法律規定,簡化字已取代繁體字成為中國大陸的規範漢字,而繁體字異體字則被定為不規範漢字。日常使用漢字,字形要以《現代漢語通用字表》公布的7千多個漢字為依據,包括簡化字和未被簡化的傳承字,而繁體字(收錄於該表的附表)不在這7千多個漢字之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十七條規定下列情形可以保留或使用繁體字異體字

  1. 文物古蹟;
  2. 姓氏中的異體字
  3. 書法、篆刻等藝術作品;
  4. 題詞和招牌的手書字;
  5. 出版、教學、研究中需要使用的;
  6.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有關部門批准的特殊情況。[51]

國際影響[編輯]

聯合國的正式中文文件記錄一度以繁體中文為正式語文之一,但自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的中國席位之後,逐漸改以簡化字作為聯合國的中國語文。基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際地位,世界衛生組織世界氣象組織等其他國際組織也採用了大陸的簡化字。大多數國家因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外交關係,也接受了大陸的簡化字和普通話作為中文規範。[52]

新加坡在1969年曾推出自己的《簡體字表》(有別於中國大陸字形),新加坡於1974年正式採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頒布的《簡化字總表》,馬來西亞的漢字簡化工作稍晚於新加坡,在1981年2月出版了《簡化字總表》。[53]

繁體字在簡化字普及前曾經是漢字在海外華人圈中主流,唐人街上的商業招貼及中文媒體、漢語教學曾一律使用繁體字。《環球時報》引述,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前,美國的漢語教學一直延續著繁體字的傳統。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大陸留美博士畢業,他們開始編寫簡化字的中文教材。截止2006年,美國2300多所高中開辦中文「先修課程」,採用簡化字的比率已有一半。[52]

由於大陸居於國際交往強勢地位,半個世紀以來尤其是近30年,外國人學習中文基本使用簡化字。[52] 1990年後,中國教育機構推出一系列面向外國非中文使用者的漢語水平考試HSK,被稱為「漢語托福」),以簡體中文為標準。

港台俗字大多來自民間流傳的簡筆字,其中有一些與日本新字體以及中國大陸簡化字相同或相似。日本除了官方簡化的新字體外,民間也有使用不規範的「略字(りゃくじ)」用於速記。曾有人建議統一中日簡字,但因種種原因未能實現。[54]

日本略字

爭論[編輯]

中國大陸一餐廳招牌,其中簡繁混雜。正確正字應為金記燉雞麵。類似情況在中國大陸相當常見

對於漢字簡化廢除漢字一直存在著兩種完全對立的觀點,近年來對於漢字簡化的反思開始升溫。

支持簡化[編輯]

支持簡化字的人認為,簡化字可大幅減少書寫所耗費的時間、精力;筆劃減少較為簡單,新造形聲較有系統,可大幅減輕學習難度,達到掃除文盲的效果。[55]此外,簡化字結構清晰,更容易辨認,這一點在一些簡化前的形近字身上體現的尤為明顯,如「画(畫)」「书(書)」「昼(晝)」)等。這也導致簡化字在印刷時可以採用更小的字體,節省油墨和紙資源。

在中國大陸,大部分未專門學習過繁體的人也可以基本流暢地閱讀繁體字,這從某種意義上表明簡化字和繁體字的使用人群之間並沒有太大的理解、溝通障礙。

支持廢除漢字改行拼音文[編輯]

魯迅曾經說過:「漢字不滅,中國必亡」,並認為「漢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是「勞苦大眾身上的結核」,「倘不先除去它,結果只有自己死。」[56]魯迅臨終前接受《救亡情報》記者訪問時指出:「漢字的艱深,使全國大多數的人民,永遠和前進的文化隔離,中國的人民,絕不會聰明起來,理解自身所遭受的壓榨,理解整個民族的危機。」

毛澤東最早在1940年指出:「文字必須在一定條件下加以改革,言語必須接近民眾。」[57]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在1956年中國大陸討論文字改革的時候說「漢字是一種落後的字體」,所以「必須要改革成像拉丁文那樣」[58],方便學習及辨識,以使其能夠符合其救國的思想。

隨著中蘇決裂,漢字拼音化亦停止,大陸學者認識到廢除漢字不現實,於是簡化字成為主流,而漢語拼音則成為為輔助中文學習的注音工具[59],用於漢字不便或不能使用的領域[60]

反對和批評[編輯]

批評者則認為,現今的中國簡化字是中國共產黨蘇聯影響而制定廢除漢字的步驟,並且進行思想文化控制的方法,正如《一九八四》小說中的新語一樣,簡化字只是一個政治性產物而不是一個文字自然的進化過程[61];現行的簡化字能減省的精力相當有限,例如「夹(夾)」、「涡(渦)」、「凉(涼)」等字只減少了一畫,而且大陸的規範漢字中尚有「餐」、「囊」、「疆」等大量筆畫多的常用漢字。簡化字有諸多問題,例如部分字形近容易誤認、無法呈現內涵及解釋字源、合併漢字導致歧義增加、喪失藝術美感、破壞漢字系統性、無法完全廢除傳統漢字導致想要閱讀古代文獻或其它繁體書籍必須額外學習等。

正體字和簡體字對照範例,部分字型容易在簡化後混淆。

在學習方面,由於民眾對簡化字的各種簡化方法和官方文件(如《簡化字總表》)不瞭解,對偏旁類推的道理不熟,依直覺自行「發掘」簡化原理,容易造成不正確的「類推簡化」[42][62]。不僅一般民眾對簡化方法不了解,甚至學者也不時出紕漏。有支持簡化字的學者舉「体」字為例,稱讚該「新造」的字又妥當、又巧妙[63],但其實「体」是俗字[64],簡化時將其升格為規範漢字,把原字「體」降為「不規範漢字」。有觀點認為漢字簡化運動從一開始就存在一個認識誤區,即繁體字難認、難讀、難寫,所以造成中國人不識字、沒文化。實際上,識字水平和文化程度與社會經濟發展以及教育的普及提高有很大關係,和字體難易程度的關係不是很大。18世紀之前,中國人的識字率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維持在5%左右,這既得益於中國經濟的相對富裕,也得益於中國人「耕讀傳家」的教育傳統。相反,中世紀歐洲的鄉村,除了牧師之外就再也沒有幾個識字的人[65]

古文字學家陳夢家:「文字是需要簡單的,但不能混淆。這些簡化字,毛病出得最多的是同音替代和偏旁省略。簡化後有些字混淆了。」[65]比如「回(迴)」字,「迴」字是「回」加「」產生的分化字,表示「迴旋」義,這是一個發展的結果,杜甫的詩句「渚清沙白鳥飛迴」簡化字寫作「渚清沙白鸟飞回」,難免會讓人誤解為「飛回來」,從而丟失經典文本的特定語境,所謂的「一簡多繁」中還有很多這樣的例子。

另外,有些簡化字較有爭議,例如「羆」是熊的一種,按照字源為「罒+熊」,但《簡化字總表》卻按照「罢(罷)」類推簡化為「罴」,造成表意不明。再如:「聖」簡化為「圣」[註 28]、「僅」簡化為「仅」、「鳳」簡化為「凤」、「風」簡化為「风」等,其中「乂」「又」傾向「符號化」[66];「陝西」的「陝」簡化為「陕」,《簡化字總表》列在「夹[夾]」之下,但事實「陝」字右方是「㚒(大+兩個『入』)」而非「夾(大+兩個『人』)」。《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將不少常用於人名的異體字廢除,造成了一些問題,例如廢除「浚」的異體字「濬」,會使人混淆晉朝大將王濬王浚,再如將常用於女子名、帶「愉快」義的「媮」字視為「偷」的異體字廢除,實際上「媮」除了tōu還有另一讀音「yú」。[67]

改造[編輯]

除了支持和反對兩種觀點之外,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應該在簡化字的基礎上恢復部分繁體字,避免簡繁一對多轉換[68]。例如恢復「後」以區分「皇后」和「前后」(恢復後為「前後」)。恢復「發」以區分「头发」和「发生」(恢復後為「發生」),這種新造的漢字系統被一些人稱為「和諧體」,目前有學者專門研究[69],但官方對此未作出任何回應。

注釋[編輯]

  1. ^ 簡體字」是中華民國第一批簡體字表》所用的名稱,影響很大,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官方的稱呼上通常是「簡化字」,包括《簡化字總表》及現有的字詞典。
  2. ^ 於2013年被《通用規範漢字表》取代,但《通用規範漢字表》基本沿襲《簡化字總表》之標準
  3. ^ 許多偏旁如讠[訁]、饣[飠]、纟[糹]、钅[釒]、呙[咼]、见[見]、页[頁]、贝[貝]、车[車]、东[東]、门[門]、马[馬]等來自草書,其類推簡化字也因而來自草書。
  4. ^ 比如「观」、「备」、「总」、「关」、「质」等簡化字是從「觀」、「備」、「總」、「關」、「質」等的俗字「覌」、「俻」、「縂」、「関」、「貭」等演變而來。
  5. ^ 比如谷[穀]、后[後]、斗[鬥]、舍[捨]、卷[捲]、丑[醜]、叶[葉]等等
  6. ^ 《簡化字溯源》探討了《簡化字總表》第一、二表(第三表為以第二表簡化字和簡化偏旁作部首的類推簡化字)482 個簡化字和14個簡化偏旁的來源,第一類「在過去的辭書、其他出版物和實物資料中有與現在的簡化字完全相同的字形」共 325 字與 10 個簡化偏旁;第二類「在過去的各種資料中,只有與今天的簡化字相近的字形」佔 49 字與 3 個簡化偏旁;第三類「曾在民眾中廣泛而長期使用,但查不到具體資料的字形。此類字說明其為群眾的創造,或在某個範圍流行」有 113 字與 1 個簡化偏旁。
  7. ^ 比如别(別)、没(沒)
  8. ^ 中國大陸將「強」視為「强」的異體字廢除
  9. ^ 「廣泛」的「泛」是傳承字,《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將「氾」、「泛」合併為「泛」
  10. ^ 簡化字總表》的《說明》裡有提到:「第三表所收的是應用第二表的簡化字和簡化偏旁作為偏旁得出來的簡化字。漢字總數很多,這個表不必盡列。例如車字旁的字,如果盡量地列,就可以列出一二百個,其中有許多是很生僻的字,不大用得到。現在為了適應一般的需要,第三表所列的簡化字的範圍,基本上以《新華字典》為標準。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簡化字或簡化偏旁作為偏旁的,一般應該同樣簡化。」所以盡列(算入生僻的字)的結果,簡化字會突破2,274個字。
  11. ^ 比如稻穀的穀和山谷的谷,本來是兩個字,為了省略筆畫,就統一用筆畫少的「谷」替代
  12. ^ 在余和餘意義可能混淆時,餘簡化為馀,如文言句「馀(餘)年無多」。
  13. ^ 一說「纔」是「才」的通假字。
  14. ^ 一說「捲」由「卷」分化出。
  15. ^ 一說「誇」由「夸」分化出。
  16. ^ 「雲」本作「云」,象形,又借作表示說話的「云」,後人因本意假借而作「雲」。
  17. ^ 「吓」讀「下」,為方言用字,同「啥」;「恐嚇」的「嚇」讀「赫」,「嚇唬」的「嚇」讀「下」
  18. ^ 亦可認為該字造字方法是省略一部分,「滅」本作「烕」,由「戌」、「火」會意。意思是用戌(器械)滅火
  19. ^ 广」「」都是古代罕用字,意義讀音和「廣」「廠」均不同,不少簡化字都有這個情況。
  20. ^ 作門屏之間解的(古字罕用)讀zhù(柱)。為避免此字與的簡化字混淆,原讀zhù的貯、佇、苧、紵簡化為贮、伫、苎、纻。
  21. ^ 節的古字為「」。
  22. ^ “歷”、“曆”的古字為“厤”。
  23. ^ 原理同《第一批異體字整理表》,但是這些字列於《簡化字總表》「第一表」與「第二表」。「第二表」裡所採用的罕用異體字與歸原古字可以用來類推「第三表」,《一異表》裡所選用的字則不能做類推用
  24. ^ “陽”的古字為「昜」。
  25. ^ “陰”的古字為「侌」。
  26. ^ 小說家倪匡曾在報章撰文反對簡化字,聲稱「衛」字的簡化字其實乃在地上豎立的一支軍旗,是會意字,方便文盲的士兵記憶。
  27. ^ 「於」字有三種讀音,即yú、yū、wū,讀後兩種讀音時,仍作「於」,如於戲、於姓樊於期
  28. ^ 「檉、蟶」類推簡化作「柽、蛏」,但「怪」字與「聖」無關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漢字簡化不是文字的根本改革,要進一步進行拼音化,期許中共專家為拼音文字完成準備工作」人民日報,1955年10月26日,第一版
  2. ^ 劉勝驥,中共改革漢字漢語之運動,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18期
  3. ^ 給蔣竹如〔1〕的信. 1955 [2011-09-27] (中文(中國大陸)‎). 
  4. ^ 第一次全國文字改革工作會議文件匯編,文字改革出版社,1957年,第68頁
  5. ^ 簡體字並不是當代社會的「特產」. 
  6. ^ 蔣介石曾指示推行簡體字 戴季陶強烈反對稱荒謬 (中文(中國大陸)‎). 
  7. ^ 杜子勁,《中國文字改革論文集》,大眾書局,1950年,第184頁
  8. ^ 「俄文而外,其他文字只不過是過渡性的文字變體,要加以引導使其趨向統一。俄語要成為世界各民族的共同語言。」張席珍,文改內幕,中國語文月刊,第8卷第2期,1961年10月,第16頁
  9. ^ 張書岩、王鐵昆、李青梅、安寧,《簡化字溯源》,語文出版社,1956年,第18頁、第100-110頁
  10. ^ 10.0 10.1 書同文 :《漢字簡化方案》制訂始末. 北京日報. 2008年06月03日 (中文(中國大陸)‎). 
  11. ^ 中國語文雜誌社編,《簡化漢字問題》,中華書局,1956年,第98頁
  12. ^ 汪學文,中共文字改革之概況及其對傳統文化之影響,《中共簡化漢字之影響》,第215-217頁
  13. ^ 《簡化字總表》說明. "第三表所收的是應用第二表的簡化字和簡化偏旁作為偏旁得出來的簡化字。漢字總數很多,這個表不必盡列。例如有「車」旁的字,如果盡量地列,就可以列出一二百個,其中有許多是很生僻的字,不大用得到。現在為了適應一般的需要,第三表所列的簡化字的範圍,基本上以《新華字典》(1962年第三版,只收漢字八千個左右)為標準。未收入第三表的字,凡用第二表的簡化字或簡化偏旁作為偏旁的,一般應該同樣簡化" 
  14. ^ 《通用規範漢字表》正式公布 未恢復一個繁體字 (中文(中國大陸)‎). 
  15. ^ 國務院關於公布《通用規範漢字表》的通知. 國務院辦公廳. 2013-08-19. 
  16. ^ 錢玄同,「漢字革命」,國語月刊,第 1 卷第 7 期(1922 年 8 月),頁 160~164。
  17. ^ 村田雄二郎. 村田雄二郎:漢字簡化淺論──另一個簡體字. 人文與社會. 2013-01-04 (中文(中國大陸)‎). 
  18. ^ 于右任 《標準草書千字文》
  19. ^ 《商務漢字精解字典》. 商務印書館. 2012. ISBN 9789620703317. 
  20. ^ http://tool.httpcn.com/Html/KangXi/40/KORNCQCQXVRNXVCE.shtml
  21. ^ 康熙字典「尘」
  22. ^ 康熙字典「灶」
  23. ^ 康熙字典「肤」
  24. ^ 康熙字典「从」
  25. ^ 象形為三人並排,《正字通》众為「眾」「衆」本字,元刊《雜劇》已見。康熙字典「众」
  26. ^ 康熙字典「网」
  27. ^ 康熙字典「与」
  28. ^ 說文》中註:「申,電也。」「电」實際上是「申」的變體
  29. ^ 康熙字典「礼」
  30. ^ 康熙字典「体」
  31. ^ 康熙字典「囯」
  32. ^ 康熙字典「凭」
  33. ^ 康熙字典「双」
  34. ^ Wikisource link to 第一批簡體字表.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教育部. 維基文庫. 1935年8月: 第3頁 ㄢ韻. 
  35. ^ 郭一經. 《字學三正》.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出版)、文字改革出版社(重印). 1930年出版,1957年重印: 第68頁. 
  36. ^ 金·韓道昭、韓孝彥. 《四聲篇海(明刊本)》 明成化丁亥3年至庚寅6年金臺大隆福寺集貲刊本. 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出版)、文字改革出版社(重印). 
  37. ^ Wikisource link to 第一批簡體字表.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教育部. 維基文庫. 1935年8月: 第2頁 ㄨ韻. 
  38. ^ 劉復、李家瑞編. 《宋元以來俗字譜·十七畫》. 1601年: 第38頁. 
  39. ^ 易熙吾. 《簡體字原》. 中華書局. 1955年. 第25頁. "香光作「彳韋」。有用日本字作衛者。" 
  40. ^ 陳光垚. 《常用簡字普》. 中華書局出版. 1955. 17. "況且「衛」字許多人都寫作「卫 」或「彳卫」,據說是借自日本的片假名,外國字母還可參用,本國字幕當然更可用了。" 
  41. ^ 《商務漢字精解字典》. 商務印書館. 2012. ISBN 9789620703317 (中文(香港)‎). "簡化「卫」字是用保留特徵、局部刪除的方法,保留中間,保留中間上部輪廓特徵「卫」,刪除了其餘部件。" 
  42. ^ 42.0 42.1 彭小明. 《漢字簡化得不償失》. 夏菲爾國際出版公司. 2008年.01月. ISBN 9789629380687 (中文(香港)‎). 彭小明錯將「又」當成「簡化偏旁」,產生不正確的類推,錯舉欢、汉、仅等字為簡化字不規則,不合理之證。又誤解「團」的簡化方法,及草書楷化的原則。
  43. ^ 「冀」、「翼」未簡化
  44. ^ 康熙字典「灾」
  45. ^ 康熙字典「杰」
  46. ^ 康熙字典「猫」
  47. ^ 康熙字典「猪」
  48. ^ 康熙字典「呆」
  49. ^ 康熙字典「歎」
  50. ^ 新華字典. 
  51. ^ 《華夏文化》[1],胡吉成。
  52. ^ 52.0 52.1 52.2 聯合國廢繁體字真相調查. 環球時報. 2006年4月12日 (中文(中國大陸)‎). 
  53. ^ 劉玉婷、李倩倩. 漢字簡與繁相「爭」何太急. 中國青年報. 2008-04-01. 
  54. ^ 潘鈞. 《日本漢字的確立及其歷史演變》. 商務印書館. ISBN 978-7-100-09617-1 (中文(中國大陸)‎). 
  55. ^ 周溯源 張廣照. 少數漢字可適當再簡化. 學習時報. 2013-03-11 (中文(中國大陸)‎). 
  56. ^ 《魯迅全集》. 六卷. : 160頁. 
  57. ^ 新民主主義論》. 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58. ^ 漢語拼音字頭字典. 1991年初稿. "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1992年已審讀" 
  59. ^ 林成滔. 《字里乾坤》. 中國檔案出版社. 
  60.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第十七條
  61. ^ 劉紹銘. 愛是不能無心的. 蘋果日報. 2006年06月14日. 
  62. ^ 年度十大語文差錯盤點. 光明網. 2010-12-27 (中文(中國大陸)‎).  十大錯誤中有三個與簡化字有關,分別是「后」誤作「後」、「潟」誤作「泻」、「薹」誤作「苔」。
  63. ^ 17個角度看到繁簡體漢字. 經濟觀察網. 2009-03-13 (中文(中國大陸)‎). "裴鈺稱:「比如說舉個最突出的例子就是這個「体」字,這個「体」字和繁體字的「體」字完全不一樣。是新造的,是極少數新造的,這也是遵循一個規律,會意。" 
  64. ^ 亦作為「笨」的俗字
  65. ^ 65.0 65.1 中國青年報:繁體字和簡體字都是「國字」. 中國新聞網. 2009-03-23. 
  66. ^ 裴鈺:從17個角度看漢字繁體字和簡體字之爭. 中國新聞網 (南方報網). 2009-03-18 (中文(中國大陸)‎). 
  67. ^ 漢字規範的換位思考. 中國語言文字網. 2005-07-08 (中文(中國大陸)‎). 
  68. ^ 漢字簡化,可否「後退」半步?. 人民日報. 2004年07月30日 (中文(中國大陸)‎). 
  69. ^ 漢字「和諧體」的倡議、研究及相關成果. 香港中國語文學會-語文建設通訊. 

書籍[編輯]

  1. 李樂毅,《簡化字源》
  2. 張書岩,《簡化字溯源》,ISBN 7801263030。(網路文本
  3. 蘇培成,《漢字簡化字與繁體字對照字典》
  4. 語文出版社,《語言文字規範手冊》

外部連結[編輯]

Wiktionary-logo-zh.png
維基詞典上的詞義解釋: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