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猶太教聖經正典塔納赫
基督教舊約聖經
目錄
Aleppo Codex (Deut).jpg
轉到《新約聖經》目錄 →

約伯記》是《希伯來聖經》的第18本書、基督教《舊約聖經·詩歌智慧書》的第一卷,也是《聖經》全書中最古老的書籍之一。約伯這個名字的含義是「仇視的對象」。約伯在受苦和堅忍方面所立的紀錄對他名字含義的詮釋提供很好的參考。正如約伯所請求,這一切事都記錄在書上。[1]

寫作背景[編輯]

 
基督宗教猶太教都接受為正典的書卷
創世記 · 出埃及記 · 利未記 · 民數記 · 申命記 · 約書亞記 · 士師記 · 路得記 · 撒母耳記 · 列王紀 · 歷代志 · 以斯拉記 · 尼希米記 · 以斯帖記 · 約伯記 · 詩篇 · 箴言 · 傳道書 · 雅歌 · 以賽亞書 · 耶利米書 · 耶利米哀歌 · 以西結書 · 但以理書 · 小先知書何西阿書 · 約珥書 · 阿摩司書 · 俄巴底亞書 · 約拿書 · 彌迦書 · 那鴻書 · 哈巴谷書 · 西番雅書 · 哈該書 · 撒迦利亞書 · 瑪拉基書
天主教東正教都接受的次經
多俾亞傳 · 猶滴傳 · 馬加比一書 · 馬加比二書 · 所羅門智訓 · 便西拉智訓 · 巴魯書(天主教的《巴魯書》含《耶利米書信》,
但東正教的《耶利米書信》獨立成卷) ·
但以理書補編(即比新教的但以理書多出的3個段落) · 以斯帖記補編(即比新教的以斯帖記多出的103節文字)
此外東正教還接受的次經
以斯拉續篇(1 Esdras) · 詩篇續編(即第151篇瑪拿西禱詞) · 馬加比三書 · 馬加比四書(附錄)
Bible.malmesbury.arp.jpg 主題:聖經

約伯住在烏斯地。據有些地理學家聲稱,這個地方位於以東人之地附近的阿拉伯北部,即上帝應許賜給亞伯拉罕子孫之地的東面。南面有示巴人,東面有迦勒底人[2]亞伯拉罕死後很久,約伯才遭受試煉。《約伯記》第1章第8節描述說,當時「地上再沒有人像[約伯]完全正直。」可能這件事應當發生在約瑟——一個具有傑出信心的人——死後(約公元前1657年)到摩西開始踏上持守忠誠的一生途徑之前的一段時期內。

當時以色列人深受埃及鬼魔崇拜的污染,但約伯卻謹守純真的崇拜。從約伯記第一章所記述的情況,及上帝稱許約伯是個謹守純真崇拜的人一事來看,當時很可能是族長時期而非自公元前1513年起,上帝頒下律法惟獨與以色列人交往的較後時期。[3]約伯享有很高壽數,此書可能包含從公元前1657年到公元前1473年摩西去世之間的一段時期。摩西在約伯去世之後,當以色列人仍在曠野流浪之際,完成了此書的寫作。[4]

作者和約伯記的地位[編輯]

最古的傳統認為摩西是此書的執筆者,猶太人和早期的基督教學者均同意這個主張。約伯記富於活力的純粹希伯來詩歌體顯示它是用希伯來語——摩西的母語寫成的,而非從另一種文字,例如阿拉伯語,翻譯過來。此外,它的文章風格跟摩西五經十分相近,相似的程度遠超於其他經書。它的執筆者應當像摩西一樣是個以色列人,因「上帝的聖言交託」給猶太人。摩西長大後曾在米甸住了40年,該處離烏斯不遠,故此他可以在當地搜集到許多詳盡的資料,然後輯集在約伯記裏。後來,當他帶領以色列人在曠野流浪40年而經近約伯的家鄉時,他有機會獲悉約伯的結局,從而完成約伯記的最後部分。

據《新大英百科全書》説,約伯記時常被「列為世界文學傑作之一」。它是聖經的重要部分,在幫助人了解聖經方面貢獻良多。

正統性[編輯]

約伯一詞被視作耐心和堅忍的同義字。約伯挪亞但以理都被耶穌視為真實存在過。[5]猶太教徒也把約伯視為真實的人物。聖經執筆者使徒雅各在《雅各書》第5章第11節指出約伯的忍耐榜樣。

主要內容[編輯]

約伯記的序言[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1章第1節至第5節)這部分介紹約伯的背景,透露他為人「完全正直,敬畏上帝,遠離惡事」。約伯生活幸福,生了七個兒子,三個女兒。他家道豐富,牛畜成群,僕婢盈門,「在東方人中就為至大」。(《約伯記》第1章第1節至第3節)然而,他並不崇尚物質,也沒有倚賴財富。他在靈性上甚為富足,為人樂善好施,肯慷慨扶助困苦的人,常把衣裳贈送給有需要的人。[6]人人都敬重他。約伯敬拜真神耶和華,拒絶像外邦人一樣膜拜太陽月亮、星宿;他對耶和華保持忠信,緊守忠誠而與上帝享有親密的關係。[7]約伯是家中的祭司,家裏若有人犯了罪,他便向上帝獻上燔燒祭物。

撒但向上帝挑戰[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1章第6節-《約伯記》第2章第13節)天上隱形事物的神奇地被揭開了。耶和華在天上臨朝,上帝的衆子侍立在旁,撒但也在其中。耶和華提及他的忠僕約伯,撒但卻就約伯的忠誠向上帝挑戰,指控約伯只為了物質利益才事奉上帝。上帝若容許他把約伯所擁有的一切都奪去,約伯必定會捨棄忠誠。耶和華接受撒但的挑戰,但不准他傷害約伯的身體。

對此毫不知情的約伯開始遭受一連串的災殃打擊。示巴人迦勒底人攻擊他,掠走了他大量的財物。他的兒女在一場風暴中全部罹難。這些猛烈的考驗並未能使約伯動搖,令他轉而咒詛離棄上帝。相反,他説:「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約伯記》第1章第21節)在第一個回合證明虛謊失敗的撒但再來到耶和華面前指控説:「人以皮代皮,情願捨去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約伯記》第2章第4節)撒但聲稱只要他能夠傷害約伯的身體,他就可以使約伯當面棄掉上帝。上帝任憑撒但傷害約伯的身體,但不准他奪去約伯的性命。於是撒但使約伯染上一種非常可怕的疾病。他的「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他的肉和口發出惡臭,以致妻子親友都厭惡他。[8]妻子看見約伯仍然緊守忠誠,遂催逼他説:「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忠誠」,《中文聖經現代譯本》]嗎?你棄掉上帝,死了吧!」約伯斥責妻子,他並不「以口犯罪」。(《約伯記》第2章第9節至第10節

撒但接著利用約伯的三個朋友去「安慰」他。他們是以利法,比勒達和瑣法。他們起初遠遠觀看,認不出約伯來,就放聲大哭,把塵土撒在自己的頭上。然後他們跟他一同席地而坐,不發一言。經過七天七夜的無言「安慰」之後,約伯終於打破沉默,跟這些所謂同情慰解他的人展開一場冗長的辯論。(《約伯記》第2章第11節

辯論:第一回合[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3章第1節-《約伯記》第14章第22節)從這裡開始,經文開始以希伯來文詩歌體裁記述。約伯開口咒詛自己出生的日子,並向上帝吶喊何以讓他繼續活下去。

以利法回答時指責約伯不夠忠誠。他宣稱正直人必不致滅亡。他憶述自己在夜間所見的異象,有聲音告訴他上帝不信任自己的僕人,特別是那些有如地上的塵土般卑微的世人。他表示約伯受苦是因全能的上帝要管教他。

約伯憤然回答以利法。其實他的痛苦呻吟是任何生物在遭受極大逼迫苦難而感到沮喪時都會自然發出的。看來惟有死亡才能帶來舒解。他斥責這些友伴合謀為難他,並且反駁説:「請你們教導我,我便不作聲;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錯。」(《約伯記》第6章第24節)約伯辯稱自己在「鑑察人的主」面前是清白公義的。(《約伯記》第7章第20節

接著比勒達加入辯論。他暗示約伯的衆子可能得罪了上帝,而約伯本人亦非正直,否則上帝必然會垂顧他。他吩咐約伯要向前人學習,追念列祖所查究的事。

約伯回答時表示他堅信上帝並非不公平。他也無須向人類負責,因為「他行大事,不可測度,行奇事,不可勝數。」(《約伯記》第9章第10節)約伯絶對無法與上帝爭辯而得勝。他只能懇求上帝恩待他。此外,盡力為善究竟有甚麼益處呢?「完全人和惡人,他都滅絶。」(《約伯記》第9章第22節)地上沒有公義的審判。他害怕上帝會把他定為有罪。他需要一個居間者。他問何以自己要經歷百般試煉,並懇求上帝記得他是「用泥土」造成的。(《約伯記》第10章第9節,《聖經現代中文譯本》)他體會上帝以往的仁慈,卻表示即使自己是對的,繼續自辯只會徒增上帝的惱怒而已。他但願死去就好了!

這時瑣法也加入辯論。他説:我們豈是小孩子,竟會相信你的虛談?你雖力言自己是清白無辜的,但上帝若發言,他必定會揭穿你的罪過。他問約伯:『你能測透上帝嗎?』(《約伯記》第11章第7節)他勸約伯要把惡行除掉,這樣才會蒙上帝祝福,否則「惡人的眼目必要失明。」(《約伯記》第11章第20節

約伯譏諷他們説:「你們真是子民哪,你們死亡,智慧也就滅沒了。」(《約伯記》第12章第2節)他雖然成為衆人的笑柄,卻並非遜於他們。他的朋友若觀看上帝所造的萬物,就必能學得一些教訓。上帝擁有實用的智慧和能力;他統管萬有,甚至能夠「使邦國興旺而又毀滅」。(《約伯記》第12章第23節)約伯願與上帝理論,但至於這三個「安慰者」──「你們是編造謊言的,都是無用的醫生。」(《約伯記》第13章第4節)他們沉默不言反而更有智慧!他深信自己是正直的,並懇求上帝垂聽他的懇求。他想到「人為婦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難。」(《約伯記》第14章第1節)人一出生便有如花朵,好像影子般稍縱即逝。人無法使潔淨之物出於污穢之中。約伯祈求上帝把他藏於希屋爾,等上帝的忿怒過去。他問道:「人若死了,能再活過來嗎?」他在回答自己的問題時表示堅定的盼望:「我要等待釋放的時候來到。」[9]

辯論:第二回合[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15章第1節-《約伯記》第21章第34節)在展開第二回合的辯論時,以利法嘲笑約伯見識淺薄,説他「用東風充滿肚腹」。(《約伯記》第15章第2節)他再度貶抑約伯的忠誠,聲稱無論凡人抑或天上的聖者,都無法贏得上帝的信任。他間接地指責約伯妄圖自高超過上帝,叛道行賄,為人虛偽。

約伯發言反駁,指出他的朋友『用虛空的言語安慰人,反叫人愁煩』。(《約伯記》第16章第2節至第3節)假若易地而處,他絶不會誣衊他們。他仰望耶和華,切望上帝為他伸冤,因耶和華對他的苦情瞭如指掌。約伯覺得他的朋友蒙昧無知,使他反而了無指望。他們的「安慰」有如指黑夜為白晝。他惟一的指望便是「下到陰間的門閂那裡」去。[10]

爭辯越來越激烈。比勒達非常生氣,因他覺得約伯竟然將他和同伴比作畜牲。他質問約伯:「難道大地會因你的忿怒而荒涼嗎?」[11]他警告説約伯會自陷網羅而成為別人的鑑戒,最終必斷子絶孫,後繼無人。

約伯答道:「你們攪擾我的心,用言語壓碎我要到幾時呢?」(《約伯記》第19章第2節)他家散人亡,妻子、親戚、朋友都遠離他,他「只剩牙皮逃脫了」。(《約伯記》第19章第20節)他深信必有一位救贖主顯現為他辯屈,使他終能「得見上帝」。(《約伯記》第19章第25節至第26節

像比勒達一樣,瑣法覺得約伯的話『羞辱責備他』而使他難堪。(《約伯記》第20章第3節)他再説約伯是罪有應得的。瑣法表示惡人必遭上帝的懲罰,雖享繁榮,仍不得安息。

約伯提出有力的反駁:惡人若必不能逃過上帝的懲罰,何以有些惡人卻得享高壽和富貴呢?他們養尊處優。患難何嘗臨到他們身上?他指出富人窮人都同樣死亡。其實,有時惡人死時「盡得平靖安逸」,義人反而「至死心中痛苦」。(《約伯記》第21章第23節,《約伯記》第21章第25節

辯論:第三回合[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22章第1節-《約伯記》第25章第6節)以利法再次發言猛烈抨擊約伯,譏笑他在全能者面前自稱無可指責。他誣告約伯,指他為人奸惡,剝削窮人,沒有把食物分給飢餓的人,並且惡待孤兒寡婦。以利法表示約伯的私生活並不如他自己所説的那麼檢點,這正好解釋何以他現在落得如此收場。但「你若歸向全能者,」以利法教訓説,「他就聽你。」(《約伯記》第22章第23節,《約伯記》第22章第27節

約伯反駁以利法的無理指控,聲稱他願意把自己的案件在上帝面前陳明,因為上帝必知道他是公義的。世上有些人欺壓孤兒、寡婦和窮人,也有些人殺人、偷盜和通姦。但他們的昌盛不過是片時的,最後必遭報應,歸於無有。約伯提出挑戰説:「誰能證實我是説謊的?」(《約伯記》第24章第25節

比勒達立即加以反駁,堅稱在上帝面前無人是潔淨的。在這第三回合的辯論中,瑣法並沒有參加。他根本無話可説。

約伯的最後申辯[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26章第1節-《約伯記》第31章第40節)約伯在最後的申辯中使他的朋友完全啞口無言。[12]他譏諷説:「無能的人蒙你何等的幫助,……無智慧的人蒙你何等的指教!」(《約伯記》第26章第2節至第3節)沒有任何事物,甚至希屋爾,能在上帝面前隱藏起來。約伯描述上帝的智慧如何在人所能觀察到的外太空、地球、雲彩、海洋和風等事上顯示出來。這一切僅是全能者的作為一個微不足道的部分,只稍微反映出全能者的偉大而已。

約伯深信自己是清白無辜的,他宣布説:「我至死也不捨棄自己的忠誠!」([13]是的,約伯從未行過一件惡事,以致應受這些遭遇。與他們的指控剛相反,上帝必定會獎賞緊守忠誠的人,使義人承受惡人所積聚的財物。

人知道地上各種寶藏()的出處,但「智慧從何處來呢?」(《約伯記》第28章第20節)人曾在活物當中尋找智慧,也在滄海裏尋覓。金銀並不能買得智慧。惟有上帝才明白智慧。他的眼目遍察天地之極,為風定輕重,又度量諸水,支配雨水和暴風。約伯最後指出:「敬畏[耶和華]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約伯記》第28章第28節

飽受痛苦的約伯接著追憶生平往事。他渴望恢復昔日與上帝所享的親密關係,當時城中的首領對他必恭必敬。他曾拯救困苦的人,對瞎子來説彷彿他們的眼睛一般。人人都仰望靜候他的指教。但現在他尊榮盡喪,連年少的人也戲笑他;當日這些人的父親甚至不配站在看守他羊群的狗中。他們吐唾沫在他臉上,肆意攻擊他。現在他這麼痛苦可憐,這些人仍不肯就此罷休。

約伯自稱是個獻了身的人,並請求耶和華審判他。「我若被公道的天平稱度,……上帝[就]可以知道我的[忠誠]。」(《約伯記》第31章第6節)約伯為他昔日的行為自辯。他沒有犯姦淫,沒有陷害人,也沒有疏於照顧有需要的人。他雖然富甲一方,卻沒有仗賴物質資財。他沒有膜拜太陽月亮和衆星,因「這也是審判官當罰的罪孽,又是我背棄在上的上帝。」(《約伯記》第31章第28節)約伯請指控他的人在他的生平事迹中找出罪狀來。

以利戶仗義發言[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32章第1節-《約伯記》第37章第24節)與此同時,拿鶴之子、布西的後人以利戶,亞伯拉罕的遠房親戚,一直在場傾聽他們的爭辯。他讓他們先發言,因他覺得壽高的人會有更多知識。然而,使人真正明白事理的不是壽數而是上帝的靈。以利戶向約伯發怒,因他「自以為義過於以上帝為義」(譯文來自《聖經新世界譯本》),但他對約伯的三個朋友卻更為惱怒,因他們愚昧無知,竟指控上帝為邪惡。以利戶「言語滿懷」,上帝的靈激動他發言;但他力求大公無私,「不看人的情面」。[14]

以利戶的話情辭懇切,承認上帝是造他的主。他指出約伯關心洗雪自己過於洗雪上帝。上帝無須一一向約伯答辯,彷彿他必須證明自己的作為有理一般,但約伯卻妄圖與上帝爭辯。然而,當約伯將要死亡時,上帝卻憐恤他,差派使者説:「贖救他免下冥坑;我已為他的性命得了贖價;讓他的肉比孩童的肉更嫩;讓他回到他青春之日。」[15]公義的人必重新得力!

以利戶促請智慧人聽他的話。約伯曾説人謹守忠誠是徒然的,但以利戶指出他的不是:「上帝斷不致行惡;全能者斷不致作孽。他必按人所做的報應人,使各人照所行的得報。」(《約伯記》第34章第10節至第11節)他能夠把一切有血氣的活物剪除。上帝行事大公無私。約伯卻過度強調自己的公義。他因「沒有知識」而不自覺地魯莽發言,但上帝對他表現長久忍耐。(《約伯記》第34章第35節)其實人更需關注的是洗雪上帝。上帝絶不會忽略公義的人,但他要糾正他們。「他不保護惡人的性命,卻為困苦人伸冤。」(《約伯記》第36章第6節)上帝既是至高的導師,約伯其實應當顯揚他的作為才對。

當一場令人生畏的雷暴快要來到之際,以利戶論及上帝的偉大作為,並述説他如何控制大自然的各種力量。他對約伯説:「你要留心聽,要站立思想上帝奇妙的作為。」(《約伯記》第37章第14節)試想想上帝的壯麗榮光和他那令人生畏的威嚴,這是人無法測度的。「他大有能力,有公平和大義,必不苦待人。」的確,耶和華關心一切敬畏他的人,但卻不會顧念那些「自以為心中有智慧的人」。(《約伯記》第37章第23節至第24節

耶和華回答約伯[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38章第1節-《約伯記》第42章第6節)約伯請求上帝回答他。耶和華於是在旋風中威嚴地回答約伯。他向約伯提出一連串的問題,使他體會到人是多麼渺小,上帝卻多麼偉大。「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裏呢?……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那時,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衆子也都歡呼。」(《約伯記》第38章第4節,《約伯記》第38章第6節至第7節)這一切均是在約伯出生前很久已發生的事!耶和華接二連三地提出約伯根本無法回答的多個問題;他提及地上的海洋彩的衣服、清晨、死亡的門、光明及幽暗。「你因為當時已經出生,因為你日子衆多,就得以知道[這些事]嗎?」[16]此外,諸如庫、[雹倉、暴風雷雨、冰雹、天上的衆星、閃電、雲以至各種飛禽走獸又如何呢?

約伯謙卑地承認:「我是卑賤的!我用甚麼回答你呢?只好用手摀口。」(《約伯記》第40章第4節)耶和華吩咐約伯要正視爭論。他進一步提出一連串富於挑戰性的問題,目的是要藉他在自然界所表現的力量顯揚自己的尊嚴、優越和能力。甚至河馬和鱷魚的力量也遠超過約伯!約伯虛懷若谷地承認自己的觀點錯誤,曾説出無知的話語。他現在憑悟性的眼看見上帝而非僅憑道聽途説認識他,於是「在塵土和爐灰中」懺悔而取消前言。(《約伯記》第42章第6節

耶和華的判決和祝福[編輯]

(覆蓋《約伯記》第42章第7節至第17節)耶和華責備以利法及他的兩個友伴以虛妄之言論及他。他們必須獻上祭物,並由約伯為他們代禱。然後,耶和華使約伯從苦境轉回,並加倍祝福他。他的弟兄、姐妹和以前的朋友都帶著禮物回來與他修好,上帝又把加倍的牛羊、駱駝和母驢賜給他。他再獲十個兒女,而且他的三個女兒是當時全地最美貌的人。此後,約伯又神奇地多活了140年,得見他的兒孫,直到四代。最後他「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約伯記》第42章第17節

基督教新教觀點[編輯]

展現上帝的特質[編輯]

約伯記尊崇耶和華,並為他那深不可測的智慧和力量作證。[17]這本書尊稱上帝為全能者達31次之多,比聖經其他各書提及這個尊銜的總數更多。書中的記載頌揚上帝的永恆和崇高地位[18],以及他的公平、慈愛和憐憫[19]。它強調洗雪耶和華比拯救人類更為重要。[20]這本書表明以色列的上帝耶和華也是約伯的上帝。

約伯記的記載顯明並解釋上帝的創造。[21]它與創世記的記載一致指出人出於塵土,也歸於塵土。[22])它使用「救贖主」、「贖價」和「復活」等字詞,這呼應了新約聖經中一些重要教義。[23]書中有許多詞句曾受各預言者和基督教執筆者所引用或參照。[24]

公義的標準[編輯]

耶和華所定的公義生活標準曾由多節經文加以闡明。

  • 約伯記大力譴責物質主義(《約伯記》第31章第24節至第25節)、偶像崇拜(《約伯記》第31章第26節至第28節)、通姦(《約伯記》第31章第9節至第12節)、幸災樂禍(《約伯記》第31章第29節)、不公和偏見(《約伯記》第31章第13節;《約伯記》第32章第21節)、自私(《約伯記》第31章第16節至第21節)以及不忠實和説謊(《約伯記》第31章第5節),同時表明人若行這些惡事就絶對無法贏得上帝的悅納和永生。
  • 以利戶在敬老尊賢、謙遜、膽識、勇氣和尊崇上帝等方面立下優良的榜樣。[25]
  • 約伯自己在行使首領權、照料家人和慷慨好客等事上堪作模範。[26]
  • 約伯最重要的特質是他緊守忠誠、堅忍不拔;他所立的規範對歷代崇拜上帝的人,有如一座能夠強化信心的精神堡壘一般。「你們聽見過約伯的忍耐,也知道[耶和華]給他的結局,明顯[耶和華]是滿心憐憫,大有慈悲。」(《雅各書》第5章第11節

約伯記透露的信息[編輯]

約伯不是承受王國應許的亞伯拉罕的種子之一,然而有關他的忠誠的記載卻有助於闡明耶和華的王國旨意。這本書是聖經不可或缺的部分,因為它把上帝與撒但之間的重大爭論透露出來,表明事情牽涉到人對至高統治權的忠誠。它顯示受造先於地球和人類的天使也是這個爭論的旁觀者,他們對地球及爭論的結局深感興趣。[27]約伯記顯示這個爭論早在約伯的日子之前即已存在,也表明撒但是個實在的靈體。摩西若是約伯記的執筆者,在此處首次出現於希伯來聖經裏的海斯撒但(has·Sa·tan′)一詞進一步證實這個惡者就是那「古蛇」。[28]這也證實上帝絶非人間種種苦難、疾病和死亡的肇因,同時解釋何以義人會飽受迫害,以及上帝何以容許惡人和惡事繼續存留。它顯示耶和華決心要將這個爭論徹底解決。

所有渴望生活在上帝王國治下的人,應當緊守忠誠來答覆「控告者」撒但所提出的挑戰。(《啟示錄》第12章第10節至第11節,引用譯文來自《聖經新譯本》)即使遭受『令人費解的考驗』,緊守忠誠的人仍會繼續禱告祈求上帝的名成聖,他的王國來臨以鏟除撒但和這惡者手下一切肆意譏嘲的臣僕。那將會是上帝「打仗和爭戰的日子」,接踵而來的乃是約伯所盼望的舒解和幸福。[29]

伊斯蘭教[編輯]

古蘭經中,約伯的名字是Ayyūb (阿拉伯語أيوب) ,在伊斯蘭教中他被看作為一位先知。在阿拉伯語中,「Ayyūb」這個名字代表忍耐的精神。約伯在古蘭經中被提及好幾次。

巴勒斯坦人的傳統中,Ayyub在Al-Joura受試煉,這是一個位於Al Majdal (亞實基倫)郊外的村子。這裡有一眼青春泉,上帝用泉水除去約伯所有病痛讓他回復青春。Al-Joura城每年都舉行為期4天的慶祝節日,很多相信青春泉的人聚集到這裡在這裡的天然泉水中沐浴。

土耳其語中,約伯的名字是Eyüp,他們相信他可能生活在Şanlıurfa.

阿曼城市塞拉萊郊外還有一座約伯墓

古蘭經中的約伯(Ayyub)[編輯]

相關資料[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參看《約伯記》第19章第23節至第24節的記載。
  2. ^ 參看《約伯記》第1章第1節,《約伯記》第1章第3節,《約伯記》第1章第15節,《約伯記》第1章第17節對約伯生活背景的記載
  3. ^ 可比較《[[]]》第3章第2節和《以弗所書》第2章第12節
  4. ^ 參看《約伯記》第1章第8節;《約伯記》第42章第16節至第17節的記載。
  5. ^ 參看《以西結書》第14章第14節,《以西結書》第14章第20節和《馬太福音》第24章第15節,《馬太福音》第24章第37節
  6. ^ 參看《約伯記》第29章第12節至第16節;《約伯記》第31章第19節至第20節
  7. ^ 參看《約伯記》第29章第7節,《約伯記》第29章第21節至第25節;《約伯記》第31章第26節至第27節;《約伯記》第29章第4節
  8. ^ 參看《約伯記》第7章第5節;《約伯記》第19章第13節至第20節
  9. ^ 《約伯記》第14章第13節至第14節,譯文來自《聖經新世界譯本》。
  10. ^ 參看《約伯記》第17章第15節至第16節,譯文來自《聖經新世界譯本》
  11. ^ 參看《約伯記》第18章第4節,引文翻譯來自《現代聖經譯本》
  12. ^ 參看《約伯記》第32章第12節,《約伯記》第32章第15節至第16節
  13. ^ 《約伯記》第27章第5節,譯文來自《聖經新世界譯本》。
  14. ^ 《約伯記》第32章第2節至第3節,《約伯記》第32章第18節至第22節;《創世記》第22章第20節至第21節
  15. ^ 參看《約伯記》第33章第24節至第25節,引文翻譯來自《中文聖經呂振中譯本》
  16. ^ 參看《約伯記》第38章第21節,譯文來自《聖經新世界譯本》。
  17. ^ 參看《約伯記》第12章第12節至第13節;《約伯記》第37章第23節
  18. ^ 參看《約伯記》第10章第5節;《約伯記》第36章第4節,《約伯記》第36章第22節,《約伯記》第36章第26節;《約伯記》第40章第2節;《約伯記》第42章第2節
  19. ^ 參看《約伯記》第36章第5節至第7節;《約伯記》第10章第12節;《約伯記》第42章第12節
  20. ^ 參看《約伯記》第33章第12節;《約伯記》第34章第10節,《約伯記》第34章第12節;《約伯記》第35章第2節;《約伯記》第36章第24節;《約伯記》第40章第8節
  21. ^ 參看《約伯記》第38章第4節-《約伯記》第39章第30節;《約伯記》第40章第15節,《約伯記》第40章第19節;《約伯記》第41章第1節;《約伯記》第35章第10節
  22. ^ 參看《約伯記》第10章第8節至第9節;《創世記》第2章第7節;《創世記》第3章第19節
  23. ^ 參看《約伯記》第19章第25節;《約伯記》第33章第24節;《約伯記》第14章第13節至第14節
  24. ^ 參看和對比《約伯記》第7章第17節-《詩篇》第8篇至第4篇;《約伯記》第9章第24節-《約翰一書》第5章第19節;《約伯記》第10章第8節-《詩篇》第119篇至第73篇;《約伯記》第12章第25節-《申命記》第28章第29節;《約伯記》第24章第23節-《箴言》第15章第3節;《約伯記》第26章第8節-《箴言》第30章第4節;《約伯記》第28章第12節至第13節,《約伯記》第28章第15節至第19節-《箴言》第3章第13節至第15節;《約伯記》第39章第30節-《馬太福音》第24章第28節
  25. ^ 參看《約伯記》第32章第2節,《約伯記》第32章第6節至第7節,《約伯記》第32章第9節至第10節,《約伯記》第32章第18節至第20節;《約伯記》第33章第6節,《約伯記》第33章第33節
  26. ^ 參看《約伯記》第1章第5節;《約伯記》第2章第9節至第10節;《約伯記》第31章第32節
  27. ^ 參看《約伯記》第1章第6節至第12節;《約伯記》第2章第1節至第5節;《約伯記》第38章第6節至第7節
  28. ^ 參看《約伯記》第1章第6節,《新世》腳注;《啟示錄》第12章第9節
  29. ^ 參看《彼得前書》第4章第12節,《新世》;《馬太福音》第6章第9節至第10節;《約伯記》第38章第23節;《約伯記》第14章第13節至第15節
  30. ^ "Answer to Job" in Psychology and Religion, v.11, C.G. Jung著作集,普林斯頓。第一版書名是"Antwort auf Hiob"(德文),蘇黎世, 1952年,1954譯成英語在倫敦出版。

外部連結[編輯]

閱讀聖經[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