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成癮症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網絡成癮症)
前往: 導覽搜尋

網路成癮症英語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縮寫作IAD),亦作上網成癮症網路依存症病態電腦使用等各種名稱,泛指各種對網際網路的過度使用,致影響正常作息的情況。這些其他名稱主要為了迴避比較負面的「成癮症」稱謂,亦不止於單一因由。有時,網癮會被歸類至精神疾病。需要注意的是,「網路成癮症」的理論一直存在著爭議,目前為止,「網路成癮症」的真實存在性尚未被醫學界證實。

網路成癮症最初是由葛爾·柏格醫生(Ivan Goldberg, M.D.)在1995年所提出的一種精神錯亂[1]他比照在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第四版(DSM-IV)上對病態賭博的定義來比照,定立了有關病態上網的理論[2],可是它不被最新的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收錄,IAD認為是否被劃為心理障礙仍須研究。然而,他對網路成癮的定義被媒體廣泛報導,使得這問題是否應該被歸為一種精神錯亂而有所爭議。後來葛爾·柏格已經聲明該假設是玩笑。

爭議[編輯]

精神病學家戈德伯格醫生認為,網路成癮症不是真正的成癮,真正的成癮症比網路成癮症嚴重很多。[3]成癮定義過於空泛而令每種補償行為都能被稱為上癮。[4]例如,某人長時間地與朋友用電話交談,以宣洩不愉快的情緒也可以說成「電話上癮」,同理喜歡上網與渴望與朋友交流無異。

此外,有人認為,許多患者過度或不適當地使用網路,只是他們抑鬱焦慮衝動的表現。[5]如同IAD對進食成癮分析,病人暴飲暴食只是抑鬱,焦慮等的自我慰藉,而非是真正的進食成癮。

或許,部份與網路有關的行為如沉迷拍賣色情影片線上遊戲等是病態行為,但不能說網路媒體本身就會令人上癮。[6]還有一些重要的網路活動,如電子郵件、聊天、上網等和病態賭博有很大的差異。網路有利於社會,而沉迷賭博被視為對社會毫無貢獻的行為。[5]網路也是另一種社會形式。不上網如同在荒島生活,反而是病態。

醫學界認為,成癮一般用來形容人對毒品、煙草、酒精等物質的依賴,這些依賴都是被醫學可以論證的。但是網路是內容多樣化的媒體,並非如毒品、煙草、酒精那樣單一的化學或其他特定單一性行為對大腦那樣施加刺激。對於網癮這個問題是否是病癥無論醫學還是理論上都是有爭議的。

診斷[編輯]

這以病態賭博來作參考並根據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所診斷。柏格博士與金柏莉·楊英語Kimberly Young(Kimberly S. Young)正在準備在將於2012年出版的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的第五版列入上網成癮,但引起爭議。其中一個原因,是這讓保險公司為上網成癮作出建議。可是很多人認為上網成癮並不是真正的病態,所以不能在心理疾病診斷統計手冊內歸類為精神紊亂。

依照金柏莉·楊教授編製八項問題的問卷,若有五項回答為「是」,即出現成癮的現象。

病徵[編輯]

金柏莉·楊曾指出,網路上癮應該具備下列條件:

  1. 強迫性地非自由地使用
  2. 對人際交往失去興趣
  3. 被線上及時活動佔據大部分生活的時間
  4. 不能自拔

分類[編輯]

對於某些網上活動,例如:在網上發生的強迫賭博或強迫購物,有時會被綜合起來稱為強迫上網行為(net compulsions)[7]。而其他類型的行為,例如:閱讀、玩電腦遊戲,亦只限於對日常生活構成影響,才足以構成強迫行為。而對於支援把網路成癮症歸類為失調的支持者,他們往往會再為各種網路成癮行為再細分,例如:

病因[編輯]

在中國,相關標準的制定者對病因尚存不同看法[12]——

過度上網的盛行[編輯]

渥太華太陽報》曾經引述一份在1996年發表的英國研究報告《精神治療的進展》(Advances in Psychiatric Treatment),指稱「有相當數量的未成年人士有過度上網的行為("significant minority" suffer from "Internet addiction")[13]。而在亞洲多國,特別是中國和韓國,均有為數不少的沉迷於網路者的年輕人,位元列世界之冠。根據《紐約時報》在2007年的一篇報導,引述了位於韓國首爾漢陽大學兒童精神病專家、漢陽大學醫院精神科教授[14]安東賢[15](안동현Ahn Dong-hyun)的發現。在這項由政府資助、為期三年的調查中,安教授發現在南韓佔人口240萬人的18歲以下年輕人,約有3成(即72萬人)很可能會成為網路成癮者[16]。為此,有關當局為這些青少年設立了復康中心,希望他們能夠從沉溺上網中恢復過來。

社會上的稱呼[編輯]

在中國,媒體會把沉迷網路者稱為「網癮患者」,有時媒體會用直接或間接的方法把沉迷網路者甚至適度使用網路者(包括網路遊戲玩家)稱作「吸毒者」或「精神病人」,許多民眾對這些稱呼表示不滿,他們認為,這些稱呼帶有貶義和歧視性。 在日本,他們把這些沉迷網路者族群戲稱為「引き篭り」(隱蔽青年)。這個名詞指個性較內向,成天除了工作,就是窩在家中,且成天和網路為伍,極少面對面社交行為的此症罹患人士。

「電子海洛因」[編輯]

在現實生活中,海洛因作為一種毒品,會對人的身心健康造成巨大危害。在中國,部分學術界人士、媒體和青少年家長借用「電子海洛因」一詞形容電子遊戲、網上聊天工具或淫穢色情、暴力等網上內容,有時也泛指單純的上網行為。他們認為,這些資訊或娛樂手段都具有使人沉迷的能力並且可以對人的身心造成危害。這個詞語的界定範圍有時非常模糊,是一個貶義詞。

中國的專家學者們在網際網路剛剛興起的時候,比較容易在言論中使用這種詞語,它的出現如同「黃色歌曲」、「靡靡之音」等詞的出現一樣,基本可以看作是特定意識形態作用下,對新興事物認識不足的產物。然而在網際網路早已成為不少中國人的一種平常的生活方式的今天,這個詞不僅沒有絕跡,而且還常被一些自己子女沉迷於網路不能自拔的家長使用。但是,新興教育界認為,把網路和遊戲比喻為毒品是一種不符合邏輯的理論,沉迷於網路和遊戲的現象確實客觀存在,但這並不是網路和遊戲本身的原因,其成因在於教育問題或其他社會問題。

防治及改正[編輯]

反對把網路成癮症列為疾病的其中一個理由是:一個人基本上會對於其過度上網的行為自動改正過來。《紐約時報》記者莎拉·科肖(Sarah Kershaw)在探討這個問題時,曾請教卡內基梅隆大學的電腦科學及人機互動系教授莎拉·基斯勒(Sara Kiesler)。科肖後來在2005年12月1日她的星期四專欄這樣引述這次訪談[17]

基斯勒教授認為:所謂網路成癮症,只不過是一種稍縱即逝的潮流病。在她來看,電視成癮症比這更嚴重。現時,她正在完成一項有關網際網路重度使用者的研究。在研究裡,她發現在一年之後,大多數使用者都把他們花在電腦的時間大幅減少。這顯示了即使問題使用者都能夠自我改正。

It was Professor Kiesler who called Internet addiction a fad illness. In her view, she said, television addiction is worse. She added that she was completing a study of heavy Internet users, which showed the majority had sharply reduced their time on the computer over the course of a year, indicating that even problematic use was self-corrective.

這些自我改正的策略包括有:安裝內容過濾軟體(但這樣做會使他們無法看到某些資訊,從而使政府找到控制資訊的辦法)、接受輔導及接受行為認知治療[18][19][20][21]

不當治療[編輯]

經歷過所謂「治療」的青少年往往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受到巨大創傷,甚至導致家庭關係破裂或被治療者非正常死亡[22][23]

這類不良網戒機構也存在著違法犯罪行為,如非法行醫、非法監禁、故意傷害等等。

一方面,中國對國內網癮治療行業的發展缺乏管理,此類治療機構氾濫[24];另一方面,家長在家庭教育方面的無能,助長此類機構肆意妄為[25]

虐待[編輯]

不良網戒機構對被治療者存在的虐待行為包括毆打、以工具毒打、捆綁、電擊、脈衝刺激等等。

中國山東省,有一家由楊永信開辦的機構聲稱可以透過電擊來治療青少年上網成癮[26],事件在討論區內引起激烈的迴響。

廣州白雲心理醫院網癮治療中心也使用過電擊治療。[22]

一名16歲男生鄧森山於2009年8月2日淩晨在醫院不治身亡,「廣州勵志青少年成長輔導中心」[27]數名所謂「輔導教師」涉嫌將其毆打致死[28][29]。鄧父稱,孩子身體健康,只有網癮,無犯罪記錄。8月1日晚,鄧森山被「輔導教師」關閉;被送到醫院時已經測不到血壓和脈搏。

軍事化訓練[編輯]

至少包括[22]

  • 出操
  • 跑步
  • 蹲起
  • 站軍姿
  • 走正步

楊永信對他的「患者」實施軍事化管理,他要求「患者」每天磕200個五體投地的「跪拜操」。

洗腦[編輯]

包括楊永信網癮治療中心在內的許多家網癮治療機構都存在對被治療者進行洗腦的現象,洗腦的內容包括樹立絕對權威(通常是對楊永信等網戒中心運營者的絕對權威)集體喊口號(比如「誓與網癮血戰到底」等)、特殊專用語(比如患者必須稱為「盟友」,電擊必須稱為「治療」)、不合理的制度(比如「不得自我矯情」等)等等,這種洗腦會引發斯德哥爾摩綜合症,被治療者會出現反常的情緒,包括因精神觸動而流淚、對絕對權威的感恩戴德等等。 這些網戒中心還會對被治療者的家長進行洗腦,被洗腦的家長也會表現出對絕對權威者的服從,接受他們包括索取金錢在內的要求,這些家長還承擔者機構內的義務,包括負責站崗,防止被治療者出逃,或對機構進行推廣。

藥物治療[編輯]

楊永信網戒中心等網戒機構會要求被治療者服用精神病藥物,楊永信還開發了一種名為「戒網飲」的用多種中藥製成的藥物。

牟利[編輯]

許多網癮治療機構往往收費高昂,陶宏開的打出戒除網癮口號的「素質教育家庭夏令營」,從其發佈的廣告上來看,收費達5800元人民幣,活動時間為5天,但是陶宏開否認他收費一事。 中央電視臺報導,楊永信的網戒中心三年收入8100萬元人民幣,在該中心,存在著一種名為「加圈」的收費制度。若被治療者違反中心的制度,有可能會遭到電擊的懲罰,其家長必須上交罰款,少則10元,多則上萬元。

相關研究[編輯]

現時有關人類在網路上的行為,是網路心理學的範疇。現時學術界有兩份可供發表有關網路成癮行為的專門期刊,分別為: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Internet Addiction?. 1997-08-08. 
  2. ^ Internet Addictive Disorder (IAD)Diagnostic Criteria. [2009-01-31]. 
  3. ^ Experts debate Internet addiction. Physorg.com. 2006-11-14 [2009-08-09]. 
  4. ^ 網路成癮 精神科醫師:應診治 夏念慈/高雄/中央社 2011/11/10 16:05
  5. ^ 5.0 5.1 Hooked on the Web: Help Is on the Way
  6. ^ Press Release #4 at netaddiction.com[失效連結]
  7. ^ Types of Internet addiction?. 
  8. ^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The Mind Prison-types
  9. ^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The Mind Prison-types 2
  10. ^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The Mind Prison-types 4
  11. ^ eBay Addiction
  12. ^ 王俊秀; 張永炳. 网瘾到底该谁来治. 中國青年報. 2009-08-07 [2009-08-10] (簡體中文). 
  13. ^ Sharon Kirkey. Recognize Internet addiction as a mental illness. Internet addiction. The Ottawa Citizen. 2007 [2008-05-07]. 
  14. ^ 安東賢教授. [2009-08-07] (韓文). 
  15. ^ http://74.125.153.132/search?q=cache:0lq3XqfdoycJ:littlemomnest.net/board/board.php%3Fbcode%3Djar%26tmode%3Ddown%26id%3D124%26n%3D1+%22%E5%AE%89%E6%9D%B1%22+%22%E5%A4%A7%E9%9F%93%E7%A5%9E%E7%B6%93%22&cd=8&hl=zh-TW&ct=clnk&gl=hk&client=firefox-a
  16. ^ Martin Fackler. In Korea, a Boot Camp Cure for Web Obsession. New York Times. 2007 [2008-05-07]. 
  17. ^ Kershaw, Sarah. Hooked on the Web: Help Is on the Way. 2005-12-01 (英文). 
  18. ^ 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Counceling Center, "Self help - Lost in Cyberspace"
  19. ^ Preventions
  20. ^ Post-treatments
  21. ^ Self-help strategies
  22. ^ 22.0 22.1 22.2 “我在‘网瘾集中营’的生活”. 中國青年報. 2009-08-07 [2009-08-10] (簡體中文). 
  23. ^ 王俊秀. 为什么我们爱孩子却遭孩子恨. 中國青年報. 2009-08-07 [2009-08-10] (簡體中文). 
  24. ^ 謝, 飛君. 网瘾治疗不能“以暴制暴”. 新聞晚報. 2009-08-04: (A06) [2009-08-05] (簡體中文). 
  25. ^ 广西一未满16岁网瘾少年疑被辅导教师打死. cnBeta. 2009-08-02 [2009-08-03] (簡體中文). 
  26. ^ http://www.littleoslo.com/cnt/home/?p=1780
  27. ^ http://www.lz-jiaoyu.com/
  28. ^ 劉, 發丁. 廣西一名未滿16歲“網癮”少年被輔導教師暴打致死. 中國廣播網. 2009-08-02 [2009-08-03] (簡體中文). 
  29. ^ 網癮少年進"訓練營"13小時後死亡 多處傷痕. [2009-08-04] (簡體中文). 
  30. ^ http://www.liebertpub.com/products/product.aspx?pid=10
  31. ^ http://www.cyberpsychology.eu/

書目[編輯]

  • Bishop, J. (2005). "Does Internet Addiction Exist?" 網站
  • Caruso, D. (1998). Critics Pick Apart Study on Internet and Depression. 網站.
  • Hansen, S. (2002). "Excessive Internet usage or 'Internet Addiction'? The implications of diagnostic categories for student users." Journal of Computer Assisted Learning 18(2) pp.232-236.
  • Potera, C. (1998). "Trapped in the Web?" Psychology Today, Mar/Apr 98, 31(2) pp.66-70.
  • Young, K. (1998). Caught in the Net: How to Recognize the Signs of Internet Addiction – and a Winning Strategy for Recovery. John Wiley, New York.

延伸閱讀[編輯]

  • Block, J.J. (2008). "Issues for DSM-V: Internet Addi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165:3; March 2008; p. 306-307.
  • Caruso, D. (1998). Critics Pick Apart Study on Internet and Depression. available online.
  • Chopra, D. (1997). Overcoming Addictions. New York: Harmony Books.
  •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ourth Edition. (1994).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 Dowling, N. A., & Quirk, K. L. (2008). Screening for Internet Dependence: Do the Proposed Diagnostic Criteria Differentiate Normal from Dependent Internet Use?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 12 (1), 1.
  • Garcia Duran, M. (2003, December 14).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Allpsych .
  • Grohol, J. M. (2005, April 16). Internet Addiction Guide. Psych Central .
  • Hansen, S. (2002). "Excessive Internet usage or 'Internet Addiction'? The implications of diagnostic categories for student users." Journal of Computer Assisted Learning 18(2) pp. 232-236.
  • Potera, C. (1998). "Trapped in the Web?" Psychology Today, Mar/Apr 98, 31(2) pp. 66-70.
  • Quinn, M. J. (2009). Ethics for the Information Age (3rd ed.). (M. Hirsch, Ed.) Boston: Pearson.
  • University, T. A. (2007, August 18). What exactly is 'Internet Addiction; and What is the Treatment? Science Daily .
  • Surratt, Carla G (1999). Netaholics? : the creation of a pathology Commack, NY :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 Welch, E. T. (2001). Addictions: a Banquet in the Grave. Phillipsburg, Pennsylvania: P & R Publishing.
  • Young, Kimberly S. (2001). Caught in the Net: How to Recognize the Signs of Internet Addiction—and a Winning Strategy for Recovery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