綾波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綾波麗)
前往: 導覽搜尋
綾波零
新世紀福音戰士
Rei Ayanami.jpg
作者 庵野秀明 (作者)
貞本義行 (角色設計)
配音員 日語林原惠
英語:Amanda Winn Lee
台灣馮美麗
香港曾秀清(atv版) / 周文瑛(VCD版)
背景資料
年齡 14歲
性別 女性
出生 未知[1]
國籍  日本
親屬 被暗指為碇唯複製人
莉莉絲靈魂宿主
駕駛 零號機
學校班級 第三新東京市立第一中學2年A組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綾波 レイ
假名 あやなみ レイ
平文式羅馬字 Ayanami Rei

綾波零日語綾波 レイ)是日本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主角之一。綾波零是第一位適合駕駛機器人的主角(故事中稱為適任者),也是零號機的駕駛員。在故事一開始時,綾波零是一個謎一般的人物,而且行為舉止也相當特別。隨著故事進行,她也開始與週遭的其他人開始有所互動,特別是與同班同學碇真嗣。她也是電影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的核心人物。

出身與過去[編輯]

綾波麗的過去在故事中刻意被隱藏著,出生時間的紀錄完全被消除,不過有證據顯示她可能不完全是人類赤木律子博士曾說她是誕生在NERV總部深處的某個房間中,而在故事劇情中也提到如何去創造她。《Red Cross Book》曾經描述綾波麗是根據碇唯的「殘餘」來創造出來的,時間就在碇唯被初號機吸收之後(2004年)。

在故事中也曾藉著少許事件暗喻綾波零與碇唯之間的關連:例如在第15集中,碇真嗣曾說綾波麗的行為「就像一位母親」;而在第24集中,碇真嗣向綾波麗做出跟父親碇源堂曾經向她所作的行為。在第21集中,赤木直子曾說綾波麗外表類似碇唯,而綾波麗與碇唯的日語與英語聲優也是同一個人。

碇源堂在2010年時以「熟人的孩子」的名義介紹綾波麗給NERV的員工認識。然而,這是一個顯示綾波麗很可能是碇源堂所創造的證據,幾乎也可以確定是他取的名字。碇源堂曾經對懷孕中的碇唯說,如果生下來是女孩的話,就取名為麗。根據故事中的敘述,她在2010年時僅為10歲[2],並且在一次與赤木直子碰面中,轉述碇源堂說她已無利用價值後,遭直子掐死;而在2015年時的是第二個麗,時為14歲。

綾波麗雖然確實是被創造出來的,不過她存在的理由並沒有明顯的顯露出來。雖然故事暗示她對碇源堂與NERV的意義就像渚薰對於SEELE的意義相似。渚薰曾經在第24集中模糊的提及時曾說綾波麗跟他是「相同的」。在導演版本中,渚薰繼續提到:他們二人分別是亞當莉莉絲的人形容器。在這一集的後半段,她也曾經產生出與渚薰一樣強的AT力場。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她也是導致第三次衝擊的關鍵人物之一,雖然碇源堂並沒有特別的提及這件事。

在TV版動畫的最後一集中,出現了一個虛擬的另一個世界與一個不同的綾波麗。她的個性是截然不同,行為更「普通」接近普通人(例如她會生氣與尷尬)。

人格特質[編輯]

庵野秀明貞本義行設計人物時曾說:

"無論如何,她都必須被描述成一位非常不幸的少女,而且沒有什麼存在感。"[3]

在故事一開始的時候,綾波麗相當內向,彷彿沒有情感,也很少與其他人互動,除了碇源堂以外。她一開始對他相當忠心,不過還是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她在第15集時曾說「她不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她自己住在第三東京市公寓一間昏暗、髒亂且沒有什麼裝潢的房間中,在她房間中的書籍可能是她的休閒活動。碇真嗣曾說,綾波麗的公寓跟赤木律子所說的出生地相當類似。

惣流·明日香·蘭格雷曾經因為綾波麗面無表情的特質而取笑她就像一個「洋娃娃」或「木偶」。在許多方面,綾波麗都跟惣流·明日香·蘭格雷相反。例如明日香個性外向,綾波麗則是個性內向;明日香相當自傲而且對於自己的成就極度自滿,綾波麗總認為她的生命沒多少價值。她們的外表也是截然不同:綾波麗是藍色的短髮與紅色的眼睛,而明日香則是帶紅色的金髮與藍色的眼睛。

Cquote1.svg
情緒的改變會導致臉上的肌肉緊縮,表現出神情。綾波麗是面無表情的,但是她並不是沒有情緒,或是說她僅僅只是無法表達出來?
Cquote2.svg
——貞本義行[4]

隨著故事的進行,綾波麗開始與其他人有比較深入的互動,並且顯露出真正的情感[5],甚至會悲傷與哭泣[6]

綾波麗在電視動畫第12集中曾暗示她是一位素食主義者,而且說她「不喜歡吃肉」;這個原因並沒有被說明,雖然庵野秀明是素食主義者。

電視動畫第19集則暗示綾波麗不會做。當時碇真嗣在醫院失去意識,而明日香則說他一定正在作夢,此時綾波麗並不瞭解她的意思。

在碇真嗣進入NERV之前,綾波麗曾經進行過啟動實驗,並因此而受傷。碇源堂因為想要打開插入栓,救出被困在裡面的綾波麗而導致雙手灼傷。在這之後,她將碇源堂的一副因高熱而破裂眼鏡當作手信,並因此對他更加忠心。當碇真嗣不承認碇源堂是他的父親時,她曾經甩了他一巴掌。然而隨著故事進行,她對於碇源堂的忠誠也被碇真嗣所影響,並因此而逐漸改變。在少數的情況下,綾波麗甚至會違抗碇源堂的命令。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在第三次衝擊發生當天,她對於碇源堂的忠誠已經完全消失了,並且妨礙他的進行人類補完計畫。

在電視動畫的前半段,綾波麗與碇真嗣之間的互動就像她跟其他同班同學之間的互動一樣,因此當時碇真嗣對她所知不多。雖然碇真嗣首次嘗試瞭解綾波麗的行動以失敗收場[7],不過他們之間的關係在與雷天使雷米爾(Ramiel) 的戰鬥之後開始發展,當時碇真嗣做出與父親一樣的行動。隨著故事的進行,綾波麗慢慢接近碇真嗣。她後來也發覺碇真嗣是唯一會跟她說「謝謝你」的人。她唯一一次露出驚慌的神情是在碇真嗣被夜天使雷里爾(Leliel)吸收之後。他們的互動最後出現在與子宮天使阿米沙爾(Almisael)戰鬥時[8],當時被使徒感染的綾波麗因為想要阻止阿米沙爾攻擊碇真嗣而選擇自爆。在這次戰鬥之後,碇真嗣在醫院遇到新的綾波麗,作為在這次爆炸中死去的綾波麗的替身。然而新的綾波麗仍然具有靈魂,並顯露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在綾波麗將莉莉絲吸收之後,她曾說:「我可以聽到碇的內心在呼喚我。」

明日香對於綾波麗與碇真嗣之間的發展感到忌妒,而且會反覆的取笑與刺探他們之間的關係。明日香曾經因為綾波麗與碇真嗣之間的動作能夠同步而發怒,因為當時明日香與碇真嗣為了打倒音樂天使伊斯拉斐爾(Israfel)而練習將動作同步,但是一直無法順利進行。

直到故事的最後,明日香都將綾波麗視為一個順從且沒有感情的人偶。她討厭這樣的綾波麗是因為幼年時期的創傷所導致的。然而綾波麗仍然試圖幫助明日香,並給予她忠告,而且打敗鳥天使阿拉爾(Arael),救回明日香。這次事件也破壞了明日香的自我

赤木律子跟明日香一樣並不將綾波麗視為是一個,而且她也感覺到碇源堂對於綾波麗的感覺。她對於他們之間的關係感到忌妒,並且因此厭惡綾波麗,甚至藉由破壞她的複製人來發洩情緒[9]。但是綾波麗對於赤木律子並沒有傳達出任何仇恨的情感,就像對明日香一樣。

綾波麗臉上很少有笑容。在電子遊戲《新世紀福音戰士:鋼鐵戀人》中,開場標題後的第一個場景是綾波麗、真嗣、明日香一起走路上學,三人以剪刀石頭布決定輸家要全程幫兩贏家提書包,結果真嗣是輸家,綾波零與明日香樂得偷笑;綾波麗的笑容顯示在畫面右上角,但只顯示鼻子以下。

綾波麗只跟渚薰有過一次談話(不包括《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在這次談話中,渚薰的態度相當友善,但是綾波麗並沒有對他留下好的印象。

在電影《福音戰士新劇場版:序》中,綾波麗的個性與出現的場景並沒有很多劇烈的變動。

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破》中,綾波麗開始會替別人著想並做出實際的行動(例如:邀請碇源堂、碇真嗣和NERV的部份成員用餐,其用意希望真嗣可以跟父親關係拉近),情緒與表情也更具人性。比起原TV版給人的感覺是個不懂感情為何物的冷血少女(即使心中並不是這樣,但外表還是面無表情),劇場版中的綾波麗比較像個普通少女成長過後更為成熟的感覺,也更坦然喜歡真嗣的心情,並與明日香關係變好。

但是在《福音戰士新劇場版:Q》中綾波麗再度變回原有三無個性,似乎也不再記得之前與碇真嗣的情感交集,對此真嗣表現出相當的絕望與憤怒。

複製人[編輯]

在整個新世紀福音戰士故事中,曾經出現幾個不同的綾波麗。其中的一個證據是在綾波麗與子宮天使阿米沙爾(Almisael)之後,當時她包著繃帶出現在醫院,卻沒有任何記憶也沒有受傷,她並且說:「我想我一定是第三個」。電影的手冊中也說明到她每次死亡之後,可以將靈魂完全轉換到一具新的複製人身上。這些不同的綾波麗通常以「第一人目」、「第二人目」、「第三人目」來稱呼:

  • 第一人目:是第一個複製人,在2010年被赤木直子所殺死(第21集)。
  • 第二人目:可能直到2014年才出現(當時她轉入第三東京市的中學),在第一集中登場,也是系列故事中出現最多次的一個複製人。她後來在對抗子宮天使阿米沙爾的戰鬥中死亡(第23集)。
  • 第三人目:在子宮天使阿米沙爾死亡後出現,後來也出現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劇場版:THE END OF EVANGELION》中。

在第23集當中,赤木律子使用遙控器破壞了編號在4以後的綾波麗複製人。

在《新世紀福音戰士ANIMA》中,出現了編號在4以後,並且駕駛著EVA零號機‧0機體的綾波麗複製人(目前確定的有4號、5號和6號)

零號機[編輯]

作為一位駕駛員,綾波麗的同步率並沒有被明確提及,雖然通常不像明日香那樣高。不像碇唯與惣流∙今日子∙澤普林的靈魂分別在測試中被初號機與二號機所吸收,綾波麗並沒有任何母親,而零號機也沒有進行過任何神經連結實驗,這也導致一個問題:零號機中的靈魂是誰的?。沒有任何官方資料提及這個問題,不過這也暗示著:綾波麗直接與這個靈魂藉著某種方式產生連結。在第5集中提到的啟動實驗中,零號機曾經攻擊一扇窗戶,當時碇源堂就站在窗戶前。而在第14集中,零號機曾經再度失去控制,同樣也攻擊一扇窗戶,當時站在窗戶前的則是綾波麗自己。在這2次意外後,葛城美里曾經詢問赤木律子意外發生的原因,當時赤木律子則回答她不知道,但是她內心則認為零號機攻擊目標就是自己。

漫畫版[編輯]

在新世紀福音戰士的漫畫版中,綾波麗有時候更具有人性,更常對於人之間的互動產生反應。

綾波麗希望她可以被視為一個人,而不是一具「人偶」。這也導致她與赤木律子會談時,曾經被律子勒住脖子。這次事件也強烈暗示-這些在她房間內的藥物是維持她生命的必需品,因為當時赤木律子威脅她不得將這次事件告訴其他人。在她與渚薰首次見面時,他曾說他們兩個是一樣的,不過她在思考之後回答:「不,我們是不一樣的。我們可能非常相似,但是我們是不一樣的。」

在與子宮天使阿米沙爾(Almisael)戰鬥時,因為子宮天使與綾波零發生連結的緣故讓她暸解到-她喜歡著碇真嗣,而且因為明日香吸引他的注意而生氣。在動畫中,綾波麗因為自爆而摧毀使徒。不過與動畫版不同的是:她後來對於自己可以活著回到總部而感到驚奇,這也暗示著這個「新的綾波麗」仍然有部分的記憶。當她思考這些問題時,她正握著碇源堂裂開的眼鏡,在動畫版中也有同樣的場景,雖然並沒有表明綾波麗的思緒。

名稱[編輯]

就像許多《新世紀福音戰士》中的人物一樣,「綾波」這個姓也是從第二次世界大戰吹雪型驅逐艦綾波」而來的。「麗」這個名字可能是參考《美少女戰士》角色火野玲而來的[10],雖然她們兩人名字的漢字不同[11]

參考資料[編輯]

  1. ^ 在《新世紀福音戰士》動畫中,她的出生日期確實是無法得知的。一些漫迷認為她的生日是2001年3月30日,這個構想是其實由她的聲優林原惠所提議的。而《Evangelion: The Birthday of Rei Ayanami》這張專輯也是在林原惠34歲生日當天上市的。
  2. ^ Neon Genesis Evangelion, Newtype 100% Collection. 角川書店. 1997-02-28: 第118頁. 
  3. ^ pg 97 of Fujie 2004
  4. ^ pg 165,新世紀福音戰士第 3集後記
  5. ^ "這是在導演告訴我的時候開始的,"她並不是沒有情緒,她只是不知道那是什麼" 他技術性的要求我念台詞時將聲音儘可能的平板。但她顯然是個人類,有血有肉"。"沒有感情"與"不明白感情"之間有著巨大的差別。畢竟,她可以產生感情,她曾經學習過..."引用自林原惠的文章:"What I learned from meeting a girl who didn't know",1996。也節錄在新世紀福音戰士第 3集
  6. ^ "不,麗的美麗來自於她擁有情感的事實。當她哭泣的時候,意味著最終會完全宣洩出來。這種掙扎牽引著你的情感向前進。-林原惠:"What I learned from meeting a girl who didn't know."
  7. ^ 新世紀福音戰士TV第5集-零、心靈的彼方
  8. ^ 新世紀福音戰士TV版第23集-淚
  9. ^ 赤木律子: "這就是為什麼我要破壞他們。因為我恨他們,他們不是人類。他們是具有人類形體的東西,但我甚至比不上這樣的東西。只要想到那個人,我可以忍受任何侮辱。我不在乎我的身體會怎樣。但是他..."(新世紀福音戰士第23集)
  10. ^ Evangelion character names. 庵野秀明的文章. [2007年8月19日]. 
  11. ^ 庵野秀明監督的官方網站。
  • Neon Genesis Evangelion: The Unofficial Guide, by Kazuhisa Fujie and Martin Foster, 2004, ISBN 0-974596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