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尼斯·布拉姆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布拉姆斯
全名 Johannes Brahms
出生 1833年5月7日
 普魯士王國漢堡
逝世 1897年4月3日 (63歲)
 奧匈帝國維也納
所屬時期/樂派 浪漫主義
擅長類型 交響曲協奏曲室內樂合唱、鋼琴獨奏曲、歌曲
代表作 四部交響曲,四部協奏曲,《德意志安魂曲》,各種室內樂、鋼琴音樂、歌曲

約翰尼斯·布拉姆斯德語Johannes Brahms德語: [joˈhanəs ˈbʁaːms],1833年5月7日-1897年4月3日)是浪漫主義中期德國作曲家。生於漢堡,逝於維也納

他的大部分創作時期是在維也納度過的,是維也納的音樂領袖人物。他被一些評論家將其與巴赫貝多芬排列在一起稱為三B[1]。他對標題音樂華格納的樂劇形式不認同,而是走純粹音樂路線。

布拉姆斯創作許多鋼琴曲、室內樂交響樂及合唱曲。布拉姆斯本身炫技鋼琴家,首演過許多自己的作品。布拉姆斯也和當時不少傑出的音樂家一起合作,包括鋼琴演奏家克拉拉·舒曼以及小提琴演奏家約瑟夫·姚阿幸。布拉姆斯的很多作品已成為現代音樂會的主要曲目之一。布拉姆斯是不妥協的完美主義者,曾毀掉他的部份作品.也有一些未發表的作品[2]

生平[編輯]

漢堡市布拉姆斯紀念碑

早年[編輯]

布拉姆斯的父親,約翰·雅各布·布拉姆斯(1806-1872)從Dithmarschen來到漢堡尋求音樂演奏的工作。他擅長多門樂器,但主要工作是演奏喇叭低音提琴。1830年,他娶長他十七歲的裁縫約翰娜·亨麗卡·克麗斯蒂安·尼森(1789-1865)為妻。約翰尼斯上有一姊,下有一弟。他出生後,全家先是在漢堡的Gangeviertel地區住了六個月,然後搬到了Inner Alster的小城Dammtorwall。

漢堡布拉姆斯出生處,1891年攝。建築於1943年毀於戰火。

布拉姆斯的父親是他的第一個音樂教師。從七歲起,他師從奧托·弗雷德里希·威利巴爾德·柯賽爾學習鋼琴。家境貧寒的青年布拉姆斯曾在低俗的舞廳和妓院中彈鋼琴掙錢。早期的傳記作家對此驚詫不已,對他的這段經歷一筆帶過;現代作家指出布拉姆斯有可能因此對女性有扭曲的認識,以致後來感情坎坷。[3]也有學者認為這個故事是假的[4],證據包括布拉姆斯年輕時朋友的書信,以及漢堡對這類場所的嚴格管制[5]

布拉姆斯也短暫地學過大提琴[6]。在柯賽爾之後,布拉姆斯又師從愛德華·馬克森英語Eduard Marxsen。馬克森在維也納的老師伊格納斯·馮·西弗里德英語Ignaz von Seyfried既是莫扎特的學生,又是舒伯特的好友。年輕的布拉姆斯在漢堡開過幾場公開演奏會,但直到十九歲進行巡演之後才名聲大噪。成年後的布拉姆斯也經常參與自己作品的演出,無論是作為獨奏、伴奏,還是重奏組合的一員。他從十幾歲起也開始指揮合唱團,後來也成為了精湛的指揮。

1853年的布拉姆斯

布拉姆斯少年時就開始創作,但之後毀掉了大多數早期作品的手稿。同為馬克森學生的露易絲·加法德語Louise Japha稱,布拉姆斯在11歲就演奏過自己即興創作的一首鋼琴奏鳴曲,但後來被作曲家丟棄。

1853年四月到五月,布拉姆斯作為匈牙利小提琴家愛德華·拉門伊英語Ede Reményi的鋼琴伴奏,一同巡迴演出。途中他在漢諾瓦遇到了同為小提琴家和作曲家的約瑟夫·約阿希姆,在魏瑪宮廷又遇到了李斯特。二人見面時,李斯特親自視奏了布拉姆斯的《諧謔曲》。在此之前,布拉姆斯的作品都默默無聞。後來拉門伊與布拉姆斯分道揚鑣,原因據說是布拉姆斯在李斯特《b小調鋼琴奏鳴曲》的演出中竟然大打瞌睡。布拉姆斯對此的解釋是自己在旅途中過於勞累。

杜塞道夫[編輯]

萊茵蘭進行完演出之後,布拉姆斯坐火車到了杜塞道夫,拿著約阿希姆的引介信會見了舒曼。舒曼為當時僅二十歲的布拉姆斯的才華傾倒,並在當時的《新音樂雜誌》(Neue Zeitschrift für Musik)上寫了一篇名為《一條新路》的文章,向公眾介紹這位年輕人,並說他「必然會最完美地表達出這個時代」[7]。在舒曼的朋友圈之外,這篇文章遭到了冷遇和懷疑;這加劇了布拉姆斯對自己演奏和作曲的嚴格要求。在杜塞道夫期間,布拉姆斯完成了一首寫給約阿希姆的小提琴奏鳴曲,即《F-A-E奏鳴曲》。標題的意思是「自由但孤獨」(Frei aber einsam)。

布拉姆斯對舒曼的夫人,長他14歲的女作曲家與鋼琴家克拉拉·舒曼產生了感情;這段激烈的情感畢其一生未曾消逝。布拉姆斯一生未婚,只在1859年與哥廷根一名教授的女兒訂了婚又取消。舒曼自殺未遂、進入精神病院後,布拉姆斯作為克拉拉和她丈夫之間主要的中間人,並且在一段時間內成了實際的一家之長。舒曼死後,布拉姆斯趕到杜塞道夫,在舒曼家附近的公寓里居住,並為克拉拉而犧牲了他的事業與藝術。但兩年後他離開了克拉拉。布拉姆斯與克拉拉·舒曼的關係大概與貝多芬「永恆的愛人」並列為音樂史上最撲朔迷離的謎團:他們是否互相愛戀不得而知,但從他們毀掉相互間的書信一事,可以推測其中或有難言之隱[8]

代特莫爾德、漢堡、維也納[編輯]

1856年,舒曼去世之後,布拉姆斯時而在漢堡指揮一個女性合唱團,時而在代特莫爾德指揮樂隊、教授學生。1859年,他作為獨奏家首演了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1862年,他第一次來到維也納。次年,他被任命為維也納歌唱學院(Wiener Singakademie)的指揮。儘管1864年布拉姆斯就辭去了這個職位,並且考慮在別處繼續指揮,他還是主要以維也納為基地,並最終落戶於此。1872至1875年,他是維也納「音樂之友協會」的音樂會總監。1877年他拒絕了劍橋大學的名譽音樂博士學位,但在1879年接受了弗羅茨瓦夫大學的學位,並創作了《學院節日序曲》以示感謝。

布拉姆斯在十九世紀五六十年代持續作曲,但是受到了褒貶不一的評價。他的《第一鋼琴協奏曲》在最初的幾場演出後差評連連,被當時引領潮流的「新德意志樂派」評為「過時老套」。「新德意志樂派」的領軍人物包括李斯特和華格納。雖然布拉姆斯讚賞華格納的一些音樂,也欽佩李斯特的鋼琴才能,但他與二人的作曲理念上依然有著鴻溝,這也引發了被成為「浪漫主義大戰」的論戰。這場論戰影響了整個歐洲的音樂界。布拉姆斯的陣營包括他的朋友克拉拉·舒曼和著名音樂評論家愛德華·漢斯立克。1860年,布拉姆斯與約阿希姆合作了一份宣言,公開抗議華格納音樂中的過度泛濫之處。這份宣言匆匆寫就,只有三人簽名,最終是一場失敗。布拉姆斯之後再沒有介入公開的論戰[9]

名聲鼎盛[編輯]

1868年布拉姆斯大型合唱作品《德意志安魂曲》的首演鞏固了作曲家在歐洲音樂界的地位。許多人認為他超越了貝多芬。這也讓布拉姆斯有信心完成一些自己長年缺少進展的作品,比如清唱劇《里納爾多》、《第一弦樂四重奏》、《第三鋼琴四重奏》,以及最有名的《第一交響曲》。儘管布拉姆斯從1860年代初就構思過交響曲的第一樂章,這部大作1876年才面世。但在1877到1885短短的八年間,又有三部交響曲相繼誕生。

1881年開始,布拉姆斯的作品可以由梅寧根公爵的宮廷樂團試奏;該樂團的指揮是漢斯·馮·彪羅。1881年,布拉姆斯著名的《第二鋼琴協奏曲》在匈牙利佩斯特首演,由作曲家本人演奏。

布拉姆斯經常旅行,無論是為了公事、演出還是休閒。1878年起,他經常在春季到義大利的鄉村,並在夏天作曲。他喜愛散步,尤其喜歡在戶外思考音樂,因為他覺得新鮮空氣讓他頭腦清晰。

1889年,美國發明家托馬斯·愛迪生的代表西奧·旺格曼(Theo Wangemann)來到維也納,與布拉姆斯合作錄製了一張試驗性的LP錄音。布拉姆斯在鋼琴上演奏了一小段他的第一首匈牙利舞曲。儘管錄音開頭的語音簡介清晰可辨,音樂本身卻被噪音淹沒。史丹福大學曾試圖改進過錄音質量[10]。這是最早的一張知名作曲家本人的錄音。然而對於開頭簡介的聲音是旺格曼還是布拉姆斯的,還有爭議[11]

1889年,布拉姆斯獲得「漢堡榮譽市民」的稱號[12]

晚年[編輯]

1890年,57歲的布拉姆斯打算停止作曲,但並沒做到。他的許多傑作都誕生於此時直到他死去的這段時間。在讚賞梅寧根樂團的單簧管演奏家之餘,布拉姆斯創作了一系列包含單簧管的室內樂,包括《單簧管三重奏》、《單簧管五重奏》和兩首《單簧管奏鳴曲》。他也寫了一些鋼琴作品、藝術歌曲和管風琴作品。

布拉姆斯之墓

完成作品121後,布拉姆斯罹患癌症。不同來源對疾病部位或說是肝臟,或說是胰腺。他的病情漸漸惡化,在1897年4月3日逝世,享年64歲。布拉姆斯葬在維也納的中央公墓。英國作曲家休伯特·帕里為他寫了一首交響音樂《為布拉姆斯所作的輓歌》。然而這部作品直到1918年帕里本人逝世後的紀念音樂會上才公之於眾。

布拉姆斯的交響曲[編輯]

一般難免會將其貝多芬的交響曲作比較,第一號與貝多芬第五號同為C小調,C小調也貝多芬別具意義的調性,同樣也有類似戲劇化的處理,小調開始→奮鬥→得勝以C大調終結,此外第四樂章也有總括前三樂章樂念的傾向,類似貝多芬第九。D大調第二號,特有的田園風格,也被稱為布拉姆斯的田園交響曲,至於第三號其雄渾的氣勢也常與貝多芬第三號英雄相題並論。

布拉姆斯的交響曲天性認真;嚴於自我批評的布拉姆斯對待交響曲寫作謹慎小心,被一種「不准落在貝多芬的交響曲造詣之下」的責任感所束縛住。早期作品只有兩首小夜曲(D大調,Op.11,1858和A大調Op.16,1860)和爐火純青的《海頓主題變奏曲》(Op.56,1873)。由於他對過去的問題非常熟悉,使他對大型的交響樂形式不敢輕易嘗試,例如他的D小調鋼琴協奏曲,起初是計劃寫成交響曲的。後來,他感覺不能勝任這樣巨大的交響樂結構,就把它縮寫為兩架鋼琴用的奏鳴曲。又過了幾年,這個作品有了一個鋼琴曲的局面,可是還帶有原來的管弦樂的特點,於是布拉姆斯就把它寫成了一部鋼琴協奏曲。最初打破了交響樂計劃的終曲用輪旋曲替代,儘管它仍未提高到第一樂章的水平。這部崇高的、悲劇性的作品仍然是一個獨特的融合,一部帶鋼琴助奏的交響曲。

布拉姆斯意識到他的性格中有浪漫主義的傾向,但他同時更意識到浪漫主義和交響樂邏輯是根本對立的;因此他不滿足於細小的主題相結構的邏輯,他要從當代音樂中尋求可以為交響樂所利用的因素來支持他的交響樂建築。在他的第一交響曲中我們看到他應用了胚芽般「germinal」的動機主題。它超越於主題發展的邏輯,起著聯結整個交響曲的作用。布拉姆斯在發展這動機主題時運用了古典主義藝術的重要手法之一:變奏手法,或不如說是原則,古典主義作曲家常用於他們的四重奏和交響曲中的慢樂章和末樂章,現在在布拉姆斯的大型奏鳴曲結構中出現,給交響曲結構增添了一個新的起凝聚作用的因素。《固定樂思不是限於一個樂章,而是試圖聯結整個作品。他的交響曲保留了貝多芬的原則,甚至包括轉調和調性關係,而這些原則在真正的浪漫派交響樂中顯然是缺少的。在每一首交響曲中他都堅持二元的奏鳴曲原則,甚至在第四交響曲的固定低音變奏曲中仍然堅持了這一原則。他對於音樂歷史的某些階段具有深遂的了解,可巧當代音樂學家媳美。

布拉姆斯交響曲的特徵[編輯]

  1. 複雜縝密關係的風格,織體渾厚,在主弦律的中間總是充滿著對位音形。
  2. 動機、結合樂曲的連貫性。
  3. 弦律有時帶有民謠風、三和弦、動機似的弦律也多見,而其基調為抒情,尤其是慢板樂章。
  4. 布拉姆斯又對於節奏獨特的使用,也是其特色之一以切分音,不同的節奏型的共置(hemiola:2對3的節奏)是主要特性,將重拍的位置移動都有趣的現象。

事蹟及軼事[編輯]

  • 布拉姆斯雖20歲時就開始交響曲創作,但遲至40歲才完成。原因受到貝多芬九大交響曲影響,認為交響曲水準始終無法達到貝多芬畫下的高度。但第一號交響曲發表後,接連很快就繼續到第四號交響曲的寫作。
  • 布拉姆斯還有很多傳世經典,諸如小提琴協奏曲,被稱為四大小提琴協奏曲。其他三大:貝多芬、孟德爾頌、柴可夫斯基。
  • 布拉姆斯的崛起,音樂家舒曼提攜甚多。後,舒曼發瘋後,他仍持續關心與照顧舒曼遺孀克拉拉
  • 布拉姆斯與同為金牛座的柴可夫斯基曾經見過一面,德意志遇到纖細的斯拉夫人,兩人相見兩厭。布拉姆斯甚至討厭他盛於外傳對手瓦格納
  • 布拉姆斯與小提琴家約瑟夫·姚阿幸友好,姚阿幸曾修改過小提琴協奏曲部份片段。
  • 布拉姆斯音樂圈友人還有圓舞曲之王小約翰·史特勞斯,以及他相當提攜捷克音樂家德弗札克,也曾半開玩笑說:「我真忌妒德弗札克,可以有這麼多靈感。」
  • 布拉姆斯表面嚴肅,實際上幽默。身高不高,雖然穿梭在上流社會,卻因為自己出身低微,對上流社會女性有種自卑感。早年相片十分俊美,金髮碧眼,晚年則留起大鬍子,似自暴自棄。財務狀況良好,不似音樂家莫札特、貝多芬或舒伯特拮据。
  • 小提琴奏鳴曲第二號第一樂章片段,乃取自作的歌曲「就像音樂飄過」。將歌曲納入正式作品。
  • 匈牙利舞曲,曾經被告侵權,但是最後勝訴;德弗札克後也創作類似的斯拉夫舞曲。
  • 大學慶典序曲,是因為被授與哲學榮譽博士時所作。
  • 據說音樂也透過畢羅,間接影響了走華格納風格的理察·史特勞斯

作品[編輯]

交響曲[編輯]

協奏曲[編輯]

鋼琴協奏曲
小提琴協奏曲
雙重協奏曲

室內樂[編輯]

鋼琴奏鳴曲
  • C大調第1號,作品1
  • 升f小調第2號,作品2
  • f小調第3號,作品5
  • f小調雙鋼琴奏鳴曲,作品34b
小提琴奏鳴曲
  • G大調第1號,作品78
  • A大調第2號,作品100
  • d小調第3號,作品108
大提琴奏鳴曲
  • e小調第1號,作品38
  • F大調第2號,作品99
單簧管奏鳴曲
  • f小調第1號,作品120/1
  • 降E大調第2號,作品120/2
鋼琴三重奏
  • B大調第1號,作品8
  • C大調第2號,作品87
  • c小調第3號,作品101
鋼琴四重奏
  • g小調第1號,作品25
  • A大調第2號,作品26
  • c小調第3號「維特」,作品60
弦樂四重奏
  • c小調第1號,作品51/1
  • a小調第2號,作品51/2
  • 降B大調第3號,作品67
鋼琴五重奏
  • f小調,作品34
弦樂五重奏
  • F大調第1號,作品88
  • G大調第2號「普拉特」,作品111
單簧管五重奏
  • b小調,作品115
弦樂六重奏
  • 降B大調第1號,作品18
  • G大調第2號,作品36

歌曲[編輯]

其它[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許文廷. 瑞士‧奧地利‧德國. 台北: 橘子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006. ISBN 9867545575. 
  2. ^ Alex Needham (2012), Brahms piano piece to get its premiere 159 years after its creation The Guardian
  3. ^ Richard A. Leonard, abridged from The Stream of Music; Doubleday & Co., 1943
  4. ^ Avins, Styra. The Young Brahms: Biographical Data Reexamined. 19th-century Music. 2001, 24 (3): 276–289. doi:10.1525/ncm.2001.24.3.276. JSTOR 746931. 
  5. ^ Kurt Hoffman, Johannes Brahms und Hamburg (Reinbek, 1986)
  6. ^ Hoffmann (1999) Kurt. "Brahms the Hamburg musician 1833–1863" Cambridge. Musgrave (editor) Michael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Brahm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9
  7. ^ Schumann, Robert. Neue Bahnen. Neue Zeitschrift für Musik (Leipzig: Bruno Hinze). 28 October 1853, 39 (18): 185–186 (German). 
  8. ^ Leonard, 1943
  9. ^ Swafford, Johannes Brahms, pp. 206–211
  10. ^ "Brahms at the Piano" by Jonathan Berger (CCRMA, Stanford University)
  11. ^ YouTube YouTube上的「J. Brahms plays excerpt of Hungarian Dance No. 1 (2:10)」影片
  12. ^ Stadt Hamburg Ehrenbürger (德文) Retrieved 17 June 2008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