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綠色和平
Greenpeace.svg
類型 非政府組織
成立日期 1971年
 加拿大溫哥華
總部  荷蘭阿姆斯特丹
區域 全球
重點 環境主義
方式 非暴力直接行動遊說
研究創新
網址

綠色和平英語Greenpeace)是一個國際性非政府組織,從事環保工作,總部位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綠色和平於1971年在加拿大成立,現在全球41個國家設有辦事處。它開始時以使用非暴力方式阻止大氣和地下核試以及公海捕鯨著稱,後來轉為關注其它的環境問題,包括水底拖網捕魚全球變暖基因工程。現在的綠色和平也有反捕鯨和反捕殺海豹的活動.

綠色和平組織宣稱其他們的使命是:

保護地球、環境及其各種生物的安全及持續性發展,並以行動作出積極的改變。

不論在科研或科技發明,都提倡有利於環境保護的解決辦法。對於有違以上原則的行為,綠色和平都會盡力阻止。

概況[編輯]

早期歷史[編輯]

綠色和平起源於「不以舉手表決委員會」,1970年在加拿大溫哥華由一個美國和加拿大的流浪和平主義者創立。名字取自1969年抗議美國核試遊行的一句口號。當時委員會聚首一堂,目的是阻止美國軍方代號「Amchitka」的行動,即在阿拉斯加州阿姆奇特卡島下進行的第二次地下核試。

Bill Darnell結合「綠色」與「和平」的建議得到大家支持,組織名字從此確立。

1972年5月4日,Dorothy Stowe辭去「不以舉手表決委員會」主席的職位,羽翼未豐的環保團體正式宣布把組織的名字改為「綠色和平基金會」。

綠色和平[編輯]

1970年底,受Robert Hunter「思想炸彈」全球蔓延的驅動,北美歐洲澳大利亞超過20個群體已經採用了「綠色和平」的名字。在「思想炸彈」中,公海衝突的景象從擴散和複雜的事件變成相對溝通友善的「大衛與歌利亞式對話」 。

然而,在1979年,綠色和平溫哥華總部出現了經費問題,組織內部產生了基金籌款和組織方向的分歧,阻礙了全球的運動。David McTaggart 遊說加拿大綠色和平基金會接受一套新的結構,它能讓分散的綠色和平辦事處由全球一個統一的主辦者協調。1979年10月,國際綠色和平成立了。在新的結構下,各地辦事處會貢獻它們的一部分收入給國際綠色和平,而國際綠色和平就負責運動的全局方向。

McTaggart把綠色和平重構成一個分等級統一協調的組織這一舉動,與20世紀70年代其它環保組織中盛行的反獨裁風氣背道而馳。在這種注重實效的結構保證了綠色和平的持續發展和集中力量於政府和行業抗衡同時,它陷入周期性的批評。批評指綠色和平與它的主要敵人——跨國企業,採用同樣的管理方式。

對於一些小型的行動和持續的地區發展活動,綠色和平有不少積極支持者的網路,網路會通過國家辦事處協調各地區活動。綠色和平在全球約有3000萬支持者。[1]

基金[編輯]

雖然成立於北美,綠色和平在歐洲取得更大的成功,在歐洲得到更多的成員和資金。組織絕大多數的捐贈來源於普通成員,不過也有一些來自於名人(如泰德·特納)。在美國,除了與其它行動主義工業成員資助以外,它還利用了公共利益研究基金。綠色和平每年大約花費3.6億美元。

為了保持它的獨立性和中立性,綠色和平不接受政府和企業的捐贈,捐贈品會被拍攝以保證遵循這一條原則。

該組織宣稱:他們與其他環保組織的一個最大不同處,在於他們堅持「中立性」──拒絕任何企業及政府的捐助,以使可以對各國及大型企業的破壞環境行為加以指摘。

彩虹勇士號[編輯]

1978年,綠色和平的「彩虹勇士號」下水。它原來是一艘40米長的捕魚拖撈船。名字來源於印第安人克里族的一個傳說,就是因為這個傳說吸引了早期的活躍分子Robert Hunter去阿姆奇特卡島。綠色和平以4萬英鎊的價格購買了「彩虹勇士號」(1955年下水時叫「威廉哈代爵士號」),之後志願者對其進行了四個月的修理和改裝。

自第一次航行到冰島擾亂捕鯨船隊後,「彩虹勇士號」就成為了綠色和平鬥爭的重要工具。1978年到1985年間,船員同時參與了非暴力直接行動反對海洋有毒和放射性物質的傾瀉,還反對奧克尼群島的灰海豹獵殺活動以及太平洋的核試。

1985年,彩虹勇士號闖入穆魯羅阿珊瑚島水域——當時法國核試的地點,被法國政府下令炸沉(根據世界雜誌20周年紀念版,這是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密特朗親自下達的命令)。在這個事件中,攝影師費爾南多·佩雷拉英語Fernando Pereira(Fernando Pereira)遇害,法國政府於1987年同意給紐西蘭1千3百萬紐西蘭元的賠償,並為這次炸船事件道歉。1989年,綠色和平任命了另一艘船繼續使命,同樣命名為「彩虹勇士號」,作為綠色和平船隊的旗艦。

非暴力直接行動[編輯]

2003年3月,綠色和平激進分子爬到牆上抗議埃索/埃索美孚集團

組織當前關注許多環境問題,焦點主要集中在阻止全球變暖以及保持世界海洋和原始森林生物多樣性。除了常規的環境組織方法(例如政治遊說和參加國際會議),綠色和平有其自己的方法進行非暴力直接行動。

綠色和平使用非暴力直接行動吸引公眾對特定環境問題的注意,成員有時候把自己置於鯨魚和魚叉之間,有時候打扮成放射性廢料桶闖入核設施中。

綠色和平最顯著的成就包括:核武器的大氣測試;(據稱)永久禁止國際商業捕鯨;通過條約聲明南極洲是一個世界公園,禁止由個別國家佔有和在該大陸上進行商業活動。為支持最後一點,世界公園基地在南極洲建立,從1987年到1992年共運作了5年。

反核試[編輯]

1971年9月,不以舉手表決委員會租用漁船「Phyllis Cormack英語」,由John Cormack英語John Cormack擔任船長,以「綠色和平」的名義開往阿姆奇特卡島,目的是阻止預定的第二次核試。美國海岸警衛隊「信心號」截住了「Phyllis Cormack英語Phyllis Cormack」,迫使它回航。但是在這之前,「信心號」的船員已經在他們的船長背後貼了一張紙,上面寫著:「你們所做的是造福全人類的事。」

「Phyllis Cormack」船員回到阿拉斯加後得知,加拿大的主要城市已經聚集了示威者,美國也把第二次地下核試推遲到11月份。

穆魯羅阿珊瑚島和「Vega」[編輯]

1972年5月,成立不久的綠色和平請求富有同情心的船長們幫助他們抗議法國政府在太平洋穆魯羅阿珊瑚島進行的大氣核試驗,一位被逐出加拿大在紐西蘭當過企業家的David McTaggart英語David McTaggart響應了請求。McTaggar在年輕的時候曾經是羽毛球比賽的冠軍,在一次氣體爆炸令一位在他滑雪旅館工作的員工嚴重受傷後,賣掉自己的商業股份後移居南太平洋。因為被各國政府逐出他心愛的太平洋,McTaggart感到非常憤怒,於是他借出遊艇「Vega」,召集了一組船員。

1973年,McTaggart駕駛「Vega」進入穆魯羅阿環礁附近的禁區,沒想到被法國海軍撞擊。當他第二年再次抗議的時候,法國海員登上「Vega」,粗暴地毆打McTaggart。後來,法國海軍在媒體上登出McTaggart與海軍高級軍官共進晚餐的照片,以表示與反對黨的友好。另一幅由船員Anne-Marie Horne英語Anne-Marie Horne拍攝的McTaggart被毆打和帶離遊艇的照片同時在媒體上曝光。

法國政府宣布停止大氣核試驗,反對法國核試的鬥爭獲得一次勝利,沒想到法國又開始了地下核試。綠色和平繼續抗議太平洋的核試,直到1995年停止了試驗計劃。

彩虹勇士號被法國炸沉[編輯]

1985年,綠色和平在紐西蘭奧克蘭不斷抗議穆魯羅阿珊瑚島的核試,並闖入核試禁區,招致法國政府下令炸沉「彩虹勇士號」。

「勇士號」從北太平洋駛出,沿途幫助馬歇爾群島朗格拉普環礁的居民撤離。這些居民的健康一直受美國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核試所造成的輻射的影響。綠色和平打算由「彩虹勇士號」帶領一支小船隊抗議當時將要在穆魯羅阿環礁進行的核試。

1985年7月10日晚,兩枚炸彈設在船身被引爆,使船沉沒,回船取物品的攝影師費爾南多·佩雷拉(Fernando Pereira)也因此遇害。

紐西蘭展開調查,查出事件與喬裝成一對度蜜月的瑞士夫婦的法國海陸空三軍少校阿蘭·馬法爾(Alain Mafart)和上校多明尼克·普裡厄(Dominique Prieur)有關。警方逮捕了馬法爾和普裡厄,但紐西蘭當局無力阻止先後來自澳大利亞和法國的引渡要求。

法國政府開始時否認與爆炸有關,但迫於媒體壓力下,不得不在9月22日承認法國安全部下令了該爆炸。爆炸事件的調查同時揭露出法國特工克裡斯汀·卡邦(Christine Cabon)受派遣滲透到綠色和平紐西蘭奧克蘭辦公室,特務以志願者的身份混入該辦公室以搜集穆魯羅阿環礁鬥爭和「彩虹勇士號」行動的資料。

1987年,法國政府同意賠償1千3百萬紐西蘭幣、並為爆炸事件道歉。原來的「彩虹勇士號」已經無法修復,於是清理後沉入Matauri英語Matauri海灣,成為一個人造礁。

拯救鯨魚[編輯]

紐西蘭神經學家Paul Spong英語Paul Spong在受聘於溫哥華水族館研究鯨魚被囚禁時的行為過程中,認識了Robert Hunter,他們發起了「拯救鯨魚」運動。由於Irving Stowe反對把綠色和平的活動領域擴展到反對使用核武器以外,運動初期只根據亞哈計劃禁令進行的。

隨著1974年Stowe的去世,這個僵局才得到消除。1975年春,得到重新授權的Phyllis Cormack溫哥華啟航,去會見蘇聯加州海岸旁的捕鯨艦隊。由於有一個原始的無線電方向探測器和音樂家Mel Gregory英語Mel Gregory根據月亮的方向而不是指南針,Cormack在6月26日很幸運地遇到了捕鯨船隊。

船員使用快速的充氣船把他們置於捕魚船「Vlastny」的魚叉和一隻逃跑的鯨魚之間。電視在全世界播放「Vlastny」的電影腳本,片段展示了一個魚叉從綠色和平成員的頭上飛過。這件事吸引了世界公眾媒體的關注,促成了1976在英國倫敦國際捕鯨委員會會議。

現在的國際綠色和平年年都會到南極海作反對日本捕鯨的示威。

搶救鮪魚[編輯]

世界上有超過一半以上的鮪魚 (每年約有250萬噸),是從太平洋中捕撈所得。在2007年,來自日本、菲律賓、印尼、南韓、台灣等處的船隊,就已經捕撈了80%左右的太平洋鮪魚。

自2001年起,太平洋的大目鮪及黃鰭鮪數量持續下降,減少漁撈量的措施勢在必行。然而,數據卻顯示2008年的漁撈量達有史以來最高--近250萬噸。科學家亦首次發出警告,指出大目鮪的漁撈量需要大幅減低最少50%,才能緩和過度捕魚的情況。

綠色和平保衛太平洋永續的第一步,就是推動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英語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WCPFC)關閉部分太平洋國家之間的國際海域,將之設立為海洋保育區,禁止所有捕撈、垃圾傾倒或是開礦等活動,並將中西太平洋區域的鮪魚捕撈量,以2001-2004年漁獲量為基準降低 50%,以保護鮪魚的產卵區和整個生態系統的平衡。

為保持漁業的永續性,以及保護太平洋的海洋生態系統,綠色和平建議:

  1. 支持永久關閉太平洋四個袋狀公海區域,成立海洋保育區,禁止區域內所有捕魚行為。
  2. 基於預警的原則及考慮到區內IUU捕魚情況而引致捕撈數據的不足和無法確認性,必須支持在中西太平洋鮪魚捕撈量以2001-2004年漁獲量為基準減少50%。
  3. 支持全面禁止海上的漁獲轉運。

呼籲保護兒童[編輯]

美國一家科研機構,在湖南省衡陽市一所小學,選取72名6到8歲的健康兒童,其中24名孩子被當成小白鼠,在21天的時間裡每日午餐進食60克黃金大米。這項實驗旨在檢驗轉基因黃金大米對補充人體維生素A的作用。綠色和平組織認為以兒童做實驗極不負責任,呼籲中國政府審核該研究合法性,並對受到影響的兒童提供醫療和法律援助。[2]

保護北極[編輯]

保護北極英語Save the Arctic,是綠色和平發起的活動,反對任何國家在北極圈內開採石油,或是遠洋漁船在這個海域的大量捕魚行為。

  • 荷蘭皇家殼牌,2010年漏油事件,綠色和平呼籲在2030年以前汽車停止使用石油。
  •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綠色和平在2013年9月18日試圖登上該公司的鑽油平台進行談判。次日,俄羅斯聯邦安全局邊防軍海巡隊以海盜罪,逮捕了30人至今。之後各地的綠色和平發起一人一信活動,試著營救被監禁者。 後來俄方控罪改為流氓罪,最後以俄聯邦特赦法的程序管道釋放。 [3]

反對轉基因食物[編輯]

2014年麥當勞在一封給綠色和平組織的信中承認,其再次使用轉基因飼料喂養肉雞,從而結束了其在2001年許下的承諾,即在歐洲市場上不使用轉基因飼料餵養用於製作雞塊和雞肉漢堡的肉雞。此舉遭到綠色和平組織嚴厲批評。[4]

非議[編輯]

綠色和平一直受到政府,工業界,甚至其它環境組織的一些非議。它的旗艦「彩虹勇士號」曾因反對法國在南太平的核試驗而被法國特別部隊炸沉過。它的人員也常因非法闖入(Trespass)這一類罪行被逮捕。組織的管理機制和它使用的非暴力直接行動(某些被認為是非法的社會擾亂行為:例如示威者用鎖鏈將自己和雀巢公司的貨車鎖住,阻塞其工廠)是受爭議的主要來源。另一方面,也有人覺得綠色和平太過主流化。海洋守護者領袖Paul Watson曾經稱之為「環保運動的雅芳小姐(Avon ladies)」,因為它們逐家逐戶(en:door-to-door)的籌款是依賴於媒體故意曝光的配合,媒體總是把綠色和平的名字放在首頁以增加其曝光度。

有時,綠色和平更為達到目的而渲染誇大。1975年秋天,綠色和平帶著記者團去拍攝愛斯基摩人獵取海豹的「殘酷鏡頭」。綠色行動組織的時任總裁羅伯特·亨特曾指「如果不禁獵,格陵蘭海豹將在五年內絕種。」在新聞媒體炒作、歐美電影明星和政治人物支持下,1983年歐洲議會在壓力下宣布禁止幼豹皮在歐洲出售,令整個海豹的皮毛市場崩潰。但加拿大野生動物基金會會長說:「我們並不擔心格陵蘭海豹會絕種。」受委託調查的人道機構,也發現獵殺海豹的方法並非不人道。加拿大北極圈的獵人因為斷了生計,11年內有152人自殺。[5]

兩位重要的綠色和平的批評家分別是:冰島電影攝製者馬格努斯·格維茲蒙茲松(Magnus Gudmundsson)和加拿大環境學家派屈克·摩爾(Patrick Moore)。格維茲蒙茲松是支持捕鯨的紀錄片「在北方極地生存」的導演,他把焦點集中於反捕鯨和捕海豹所帶來的社會影響。摩爾是綠色和平的早期創始人之一,曾因反對破壞不列顛哥倫比亞的森林、反對核試驗和反對捕鯨而聞名,但後來立場發生一些轉變。摩爾於1986年退出綠色和平,並表示他退出的原因是綠色和平鼓吹反對在自來水中添加消毒用的。摩爾指責綠色和平有妖魔化所有的工業化學產品的趨勢,並稱綠色和平的領導者都沒有接受過正規的科學教育,已經完全拋棄了科學的客觀性,變成了以政治目的優先的極端主義組織[6]。而綠色和平組織則回應綠色和平不反對在飲用水和醫療中合理的使用氯,並表示摩爾的指責是子虛烏有[7]。同時綠色和平的支持者聲稱格維茲蒙茲松和摩爾像許多批評家一樣,都是接受了相關工業界的可觀報酬。

有時候,綠色和平的某些行動的科學或事實基礎受到非議,特別是Brent Spar石油平台事件。在該事件中,綠色和平地進行了一次成功的鬥爭,他們佔領了Brent Spar並實現了聯合抵制,迫使平台的所有者荷蘭皇家殼牌將平台拖至挪威的岸上進行拆解而不是直接將平台沉入海底[8]。後來,綠色和平承認對於該平台上剩餘原油量的估算存在失誤並為此進行了道歉[9]。但該組織同時聲稱,殘餘油量並非這場抗爭的唯一焦點,他們的目的是阻止向北海(North Sea)傾倒廢棄物(包括廢棄石油平台)這一行為。

2003年9月,Public Interest Watch(PIW)向國內稅收部控訴,稱綠色和平的捐稅收入是不準確和違反法律的。[10]PIW稱,綠色和平以非營利捐贈名義代替慈善和教育用途。PIW希望IRS對這宗控訴展開調查。綠色和平否認這一控訴並要求PIW透露它的基金會成員,PIW執行理事Mike Hardiman拒絕了這一要求。[11]綠色和平的慈善組織身份從1989年開始在加拿大被廢除。

2006年3月,方舟子因315消費者權益保護日為北京科技報撰文,質疑該組織反對轉基因食品的研究是在借環境保護之名,行阻礙科學之實。[12]

綠色和平組織宣稱不接受政府和企業的捐款,但綠色和平組織也會公開支持一些企業的行為,例如讚賞特力屋的可持續木材採購政策[13]。也有人質疑宜家利用WWF和綠色和平這樣的機構來進行「綠洗」。[14] 但綠色和平認為「我們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永遠的敵人。只要你願意做出改變,很好,我們也會釋放出善意。我們針對的是解決環境議題,而不是特定的公司。」有一些曾經與綠色和平「為敵」的世界500強企業高管認同這一點:「只要他們見到企業做出真正的努力,他們就會來幫助你,他們想讓你成為行業的一個典範。」[15]

綠色和平組織的一些成員也被傳與一些富有爭議的團體有瓜葛,如支持藏獨的西藏流亡組織「國際援藏網」和「自由西藏運動」。如被稱為「藏獨全球打手」的艾利森·雷諾茲曾經是綠色和平組織英國辦公室的行動部負責人[16]

1989年台灣民間粘錫麟等人就已經發起成立「台灣綠色和平組織」,遭國際綠色和平指控侵害「商標法」。一九九七年方儉等人爭取國際綠色和平在台設立「Greenpeace Taiwan」時,對方無意願,直到中國綠色和平組織一九九七年在香港註冊,另在中國北京設辦公室,於2010才赴台成立分支,並隸屬於中國綠色和平,多個環保、勞工、人權團體質疑有政治目的。台灣勞工陣線另指,該會近來在台召募人員時,還詢問面試者的統獨立場,有「政治歧視」之嫌,觸犯勞基法

美國控訴「sailormongering」失敗[編輯]

2002年,綠色和平組織了一次抗議美國在巴西政府下了桃花心木出口暫禁令以後,進口超過1千萬美元的巴西桃花心木。2002年4月12日,兩個綠色和平分子登陸載有桃花心木的船隻,APL Jade掛起一塊寫著「布希總統,停止非法運輸木材」。兩名綠色和平分子連同其他四名協助者被逮捕,以過失行為罪被起訴,在監獄裡度過了一個周末。[17]

這一事件的影響是,綠色和平組織作為一個整體於2003年7月18日被美國司法部提起控訴。「sailormongering[18]使用這一條法律控訴和平抗議者受到世界範圍的抗議。司法部後來在2003年11月14日把綠色和平提交到邁阿密聯邦法院受審。控訴綠色和平不正確地宣稱他們所登陸的船藏有禁運的桃花心木。

2004年5月16日,法官Adalberto Jordan英語下了有利於綠色和平的判決:「以言論自由相關行為的罪名指控一個宣傳組織是罕見的——甚至可能是空前的。」

關連項目[編輯]

註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 Rex Weyler (2004), Greenpeace: an insider's account, Rodale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