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元老院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羅馬元老院一次會議裡,西賽羅攻擊喀提林之景,其為一幅十九世紀的壁畫。
古羅馬

古羅馬政府與政治
系列條目


時期
羅馬王國
前753年前509年

羅馬共和國
前509年前27年
羅馬帝國
前27年476年

元首制
西羅馬帝國

君主制英語Dominate
東羅馬帝國

羅馬憲政

王政時代憲政英語Constitution of the Roman Kingdom
共和時代憲政英語Constitution of the Roman Republic
帝國時代憲政英語Constitution of the Roman Empire
帝國晚期憲政英語Constitution of the Late Roman Empire
羅馬憲政史英語History of the Roman Constitution
元老院
人民大會
長官

正規長官

執政官
裁判官
財務官
資深長官英語Promagistrate

市政官
保民官
監察官
總督

特殊長官

獨裁官
騎士統領
執政保民官英語Tribuni militum consulari potestate

國王
三頭執政英語Triumvirate
十人委員會

頭銜與榮譽
皇帝

雷加圖斯
督軍英語Dux
公職英語Officium
行省公職英語Prefect
代理官英語Vicarius
二十六人團
刀斧手

大元帥英語Magister militum
統帥
首席元老
大祭司
奧古斯都
凱撒
四帝共治制

法律與先例

羅馬法
統治
祖先之法英語Mos maiorum
共治

准可英語Auctoritas
羅馬公民
晉陞體系
元老院法令英語Senatus consultum

元老院終極議決

其他國家·圖集
政治主題

羅馬元老院拉丁語Senatus Romanus)是一個審議的團體,它在羅馬共和國羅馬帝國的政府中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

詞源[編輯]

羅馬元老院的拉丁語「Senatus」來自拉丁字「senex」(老人或長者);西賽羅曾說,「Senate」是公眾事務(res publica)的引導者、辯護者和捍衛者。

奠基[編輯]

傳統認為,元老院最初由羅穆路斯——神話中羅馬的創立者所建立,作為諮詢議會。元老院起初包括一百位家族的首領,稱為Patres(父老),其後演變出貴族一詞。在羅馬共和國剛成立的時候,路奇烏斯·尤尼烏斯·布魯圖斯Lucius Junius Brutus)(根據傳說)把元老的數目增加至三百名,由於他們是被布魯圖斯新召入元老院,他們也被稱為Conscripti(新進的人員)。於是元老院的成員由初時被稱為「各位父老及各位新進」Patres et Conscripti,逐漸地變為Patres Conscripti(各位元老)。

職權[編輯]

羅馬的人口分為兩個階級,元老院與羅馬人民(其縮寫是著名的SPQR):羅馬人民包含所有羅馬公民和不是元老院成員的人,例如平民及無產階級。透過百人會議,部族會議,以及平民會議,羅馬人民獲得了國內既定的權力。不同於普遍的看法,元老院不屬於立法機構,元老院的議決不過是對法律訴訟的建議,在本質上不是法律。立法實權已授予給上述的幾個會議,它們不但奉行元老院的建議,也負責選舉城市的行政官員。


儘管如此,元老院在羅馬的政體中還是握有可觀的職權(auctoritas)。身為羅馬的化身,這個官方團體負責派遣及接待代表城市的使者,指派官員去管理公共土地(包括行省的省長),指揮軍隊以及分配公共資金。元老院也有任命城市執政官或在戰爭等緊急狀態下提名獨裁官的權力。在共和國的晚期,元老院透過依靠元老院議決捍衛共和(senatus consultum de republica defendenda),達到了避免獨裁官任命的目的。這議決宣佈戒嚴法,以及給執政官權力去「留心著共和應該不受到傷害」(take care that the Republic should come to no harm),根據西塞羅的第一次反喀提林(In Catilinam)演說。

羅馬元老院的遺址

元老院運作,像百人會議部族會議,但有別於平民會議,是受到宗教約束的。它只能在獻祭的神殿開會,通常在霍斯提里烏斯會所(新年第一天的慶典,是在邱比德神殿,戰爭會議則在柏洛娜神殿召開),之後會議只能夠在祈禱禮,獻祭,及占卜舉行之後進行。元老院每天只能在日出與日落之間開會,而且不能在其它會議進行時開會。

成員資格[編輯]

在中期與晚期的共和國,元老院具有三百名成員左右。如果某一位元老被認為犯下了違反公共道德的行為,其身份資格可被監察官剝奪。通常所有的地方行政官—包括財務官市政官(分為「有座椅資格」及「平民」兩級),裁判官,以及執政官 都可成為元老院的一員,但是並非所有元老都曾經當過官,他們被稱為「無票決權元老」(senatores pedarii),而且沒有發言權。這制度貴族與平民掌控了元老院,他們能夠較容易取得發言權以及提升自己在晉升體系中的地位。

共和國晚期的元老院[編輯]

極端的保守派系在共和國晚期出現了,他們輪流被瑪爾庫斯·埃米里烏斯·司考路斯(Marcus Aemilius Scaurus),克溫圖斯·路泰提烏斯·加圖路斯(Quintus Lutatius Catulus),瑪爾庫斯·卡爾普爾尼烏斯·比布路斯(Marcus Calpurnius Bibulus)與小加圖所領導,他們稱自己為"boni"(好人)或貴人派。社會因為貴人派和新興的平民派之間的黨派鬥爭而緊張化,這些鬥爭亦透過國內狂怒,暴力與殘酷的公民鬥爭而變得越來越明顯。貴人派的成員包括盧基烏斯·科爾內利烏斯·蘇拉,與格奈烏斯·龐培,反之蓋烏斯·馬略盧基烏斯·科爾內利烏斯·秦納尤利烏斯·凱撒皆是平民派。然而,平民派貴人派的稱號並非如想像中那樣具體,而且政客們可以常常轉換派系。

階級制度[編輯]

執政官會每月輪流作為元老院主席,第一元老則會作為議場的領導人。如果兩位執政官同時缺席(通常因為戰爭),資深的行政官,大多數是裁判官,會扮演主席角色。在元老院中籌劃工作本來是執政官識責,不論是自己動議或是向元老徵求他們對某個特定議題的意見,但當執政官缺席時這便變成第一元老的工作。在元老院會議中,第一元老會最先發言,而所有具備發言權的人都要嚴格遵守一條規律,平民的發言一定要在同等地位的貴族發言之後。

值得注意的慣例[編輯]

這裡的辯論是沒有限制的,而且現在被稱為冗長辯論的慣例是當時常用的招數(這慣例今天仍然在加拿大英國美國獲得公認)。有關瑣碎事情的選舉可靠發言或者舉手等方式投票,但是重要的或官方的動議要靠議場分區來決定。事務一定要由一群被選出來的人執行,但是外人不會知道當中有多少是元老院中的議員。元老院會被分成十人團區,各自由一位貴族領導(因此在任何時間都必須有至少三十位貴族元老)。原則上,元老是禁止在外從事與土地權益無關的生意,但是這原則時常被忽視。

衣著的款式[編輯]

所有元老都有資格戴上元老指環(起初時是鐵鑄的,後來用黃金。古老的貴族,例如尤利烏斯家族,繼續戴鐵指環至共和國末期),及穿著tunica clava,一種長達膝蓋的短袖束腰外衣,在右肩上帶著一條五英吋(13公分)寬的紫色條紋(latus clavus)。「無票決權元老」(senator pedarius)則穿白色長袍(toga virilis,也叫toga pura),沒有裝飾。而曾經擔任有座椅資格的元老有權利去穿「鑲紫紅邊白長袍」(toga praetexta)。同樣地,所有的元老都穿緊褐紅色的皮靴,但只有曾有座椅資格的元老才可添加半月形的帶扣。

騎士經濟階級[編輯]

直到前123年,所有的元老都也屬於騎士(在英文的著作中稱為騎士團,equite)。那一年,蓋烏斯·顯普洛尼烏斯·格拉古立法將這兩個階級分開,而且把後者定為騎士經濟階級。在羅馬的政治中,騎士經濟階級的成員都擁有強大的富豪政治力量,而且他們的商業活動是沒有受到限制的。元老的兒子以及其它元老家族的非元老成員都被納入騎士經濟階級,他們有權穿有紫色條紋的短袖束腰外衣作為他們本來屬於元老院一員的象徵。

衰落[編輯]

公元前45年,在凱撒獨裁官期間,他向元老院引入了一種不同的會員資格。他把議員增加至900名,並令許多擁有拉丁或義大利背景的羅馬公民在院中佔一席位,亦使得他那些在內戰期間表現英勇及有能力忠誠支持者成為了元老。雖然打算奪去那些固執保守派和貴人派在院中的權力,這項改革使元老院在元首制之下變得虛有其表,雖然在羅馬帝國的政治體系中仍然擁有自己的地位,但其重要性已經大不如前。元老院在西羅馬帝國末期還存在著,它有所記載的最後議案是在578年至580年間派遣兩位使者至提貝里烏斯二世·君士坦丁君士坦丁堡的皇宮。

與此同時,拜占廷帝國君士坦丁一世君士坦丁堡已經建立了一個類似的元老院

參考文獻[編輯]

  • Jochen Bleicken: Die Verfassung der Römischen Republik, 7. Auflage, Paderborn 1995. (德文)
  • Arnold Hugh Martin Jones: The Later Roman Empire 284–602. A Social, Economic and Administrative Survey, 3 Bde. durchgehend nummeriert, Oxford 1964 (ND in 2 Bde., Baltimore 1986). Bezüglich des Senats in der Spätantike. (英文)
  • Richard Talbert: The Senate of Imperial Rome, Princeton 1985. Standardwerk. (英文)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