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胤礽)
前往: 導覽搜尋
允礽
皇太子廢太子理親王
前任:
繼任:弘晳(已革理親王)
允礽
國家 大清
封爵 皇太子(後廢)、和碩理密親王(追封)
族裔 滿族
旗籍 滿州正黃旗
籍貫 右翼近支鑲藍旗第二族
府邸 理親王府(鄭家莊)
世系 清聖祖系;胤礽支系
出生 1674年6月6日(1674-06-06)
康熙十三年五月初三已時
北京紫禁城
逝世 1725年1月27日(50歲)
雍正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戊刻
北京鄭家莊(今北京市昌平區北七家鎮鄭各莊村)
諡號
墓葬 天津市薊縣黃花山陵寢
經歷
  • 皇太子 康熙十四年-四十七年
  • 皇太子 康熙四十八年-五十一年 (復立)
  • 和碩理密親王 雍正二年 (追封)

允礽滿語ᠶᡡᠨ
ᠴᡝᠩ
穆麟德yūn ceng;1674年-1725年),幼名保成[1]清朝宗室康熙帝時的廢太子。本名胤礽滿語ᡳᠨ
ᠴᡝᠩ
穆麟德in ceng),後避其弟雍正帝,改名允礽。他也是清朝第一位公開冊立的皇太子,爾後清朝改用秘密建儲制

出生與早年[編輯]

允礽出生於康熙十三年(1674年)五月三日,是嫡次子。母親是康熙嫡后孝誠仁皇后索額圖的侄女)。他是康熙皇帝兩個嫡子中唯一成年的。在康熙十四年(1675年)十二月十三日,聖祖以太皇太后皇太后之命立為大清帝國皇太子,頒詔中外,加恩賜赦[2]。皇帝公開冊立皇儲,在清朝歷史上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3] 立皇太子詔書全文為:

——詔曰:

自古帝王繼天立極、撫御寰區,必建立元儲、懋隆國本,以綿宗社無疆之休。朕纘膺鴻緒、夙夜兢兢。仰惟祖宗謨烈昭垂。付託至重。承祧衍慶、端在元良。

嫡子胤礽、日表英奇。天資粹美。茲恪遵太皇太后、皇太后慈命。載稽典禮。俯順輿情。謹告天地、宗廟、社稷。

於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授胤礽以冊寶。立為皇太子。正位東宮、以重萬年之統、以繫四海之心。

太子允礽在出生當天,其母孝誠仁皇后不幸崩於坤寧宮。因聖祖寵愛孝誠仁皇后,就把全部的愛妻之情移情到兒子身上,於是便對她這個遺孤十分寵愛,比對其他皇子之間的情分特為不同,傾注更多心血。

聖祖是位學識淵博之人,對於自己未來的接班人寄予了很高期望,從小太子允礽就被聖祖向優秀繼承人的目標重點培養,幼年時就親自教他四書五經。六歲時,聖祖令名儒張英李光地為允礽之師,並令熊賜履授以理學諸書,康熙二十五年 (1686年),特召江寧巡撫、著名理學湯斌禮部尚書之位為詹事府詹事,直隸大名府兵備道耿介為少詹事,允礽能熟練使用滿語蒙古語漢語官話三種語言馬術出眾,能左右開弓,儒家基本經典亦能粗通,並且時常聽聞聖祖宣講治國之道,在其他兄弟面前身為「君」,聖祖面前身為「臣」的允礽,在這種特殊情況下,不但漸漸被其他皇子孤立,這也成為允礽以後種種行為的出發點。

青年樹敵[編輯]

允礽14歲時,開始了與皇長子允禔的高壓關係。允禔號稱武力強壯,而允礽在文學方面有些成果。形成習慣後,允礽在每方面都要與允禔交手與比較。到了20歲左右,因為「君臣名分」的關係,成年皇子裡幾乎都不與允礽往來;事實上,其他成年皇子已在背後,發動把允礽儲君地位廢除的運動。

太子被廢[編輯]

允礽太子妃石氏

因由[編輯]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七月,聖祖親征噶爾丹,在烏蘭布通之戰前夕,駐古魯富爾堅嘉渾噶山,聖祖患疾,召太子及皇三子允祉至行宮。太子侍疾無憂色,聖祖傷心,遣太子先返燕京,這件事是父子情份產生裂痕的起因。

康熙三十三年,禮部向聖祖上奏祭祀奉先殿時的儀注,要將太子允礽的拜褥置於檻內,皇帝下令尚書沙穆哈將太子的拜褥設於檻外。沙穆哈請求康熙帝下旨在檔案中記錄此事,康熙帝卻下令奪了沙穆哈的官職。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冊立石氏(瓜爾佳氏)為太子妃。這時候具有優秀繼承人之資的太子身體健壯,眉清目秀,一表人才,雖然有前述事件,但這個時期,皇太子已經進入青年時期,聖祖開始在實踐中鍛煉他,依舊對他充分信任,寄予莫大厚望[4]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二月,聖祖再次親征噶爾丹,命時年二十二歲的太子代行郊祀禮,同時坐鎮京師監國理政,各部院奏章聽從太子指示處理,如發生重要之事,大臣議定後,奏啟太子[5][6]。六月,戰勝噶爾丹,聖祖回京,太子在諾海河朔親迎,聖祖命太子先還。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聖祖出兵寧夏,仍命太子留守。但此時已有對太子不利的流言傳至聖祖,權力與親情之間的矛盾開始生衝突,自此聖祖對太子的眷愛漸漸產生了變化。

過程[編輯]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三月,康熙帝分別冊封成年諸皇子爵位,受封諸子參與國家政務,相對削弱了皇太子的力量,加劇了諸年長皇子與皇太子的矛盾,諸皇子及其黨羽此時的共同打擊目標是太子身邊的「太子黨」。

於是,在天子太子、諸皇子與太子之間的矛盾錯綜複雜,日益加劇。自聖祖立允礽為皇太子後,朝中就因自身利益的需要出現了擁護太子與反太子的兩大政治勢力。太子黨首腦人物索額圖,是康熙幼年首席輔政大臣索尼之子、孝誠仁皇后叔父,曾經是聖祖最信任的大臣之一,但是他後來因為自身權力需求陷入了天子與太子矛盾的旋渦。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五月,聖祖以索額圖「議論國事,結黨妄行」之罪,令宗人府將其禁錮,不久死於幽所。聖祖又命收索額圖諸子,交其弟弟心裕法保拘禁,並命:「若別生事端,心裕、法保當族誅!」大臣麻爾圖邵甘佟寶等,也以黨附之罪,被禁錮,「諸臣同祖子孫在部院者,皆奪官。江潢以家有索額圖私書,下刑部論死」[7]。只要與太子黨稍有牽連者,都受到株連。

初廢[編輯]

經過一系列的政治對抗後,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初四,聖祖在巡視塞外返回途中,在布爾哈蘇台行宮,召諸大臣侍衛,文武官員等齊集行宮前。允礽被聖祖以「不法祖德、不仁不孝」等罪名為由被廢黜太子身分,詔書全文:

——上垂涕諭曰:

朕承太祖、太宗、世祖弘業、四十八年於茲。兢兢業業,軫恤臣工、惠養百姓,惟以治安天下為務。今觀胤礽,不法祖德、不遵朕訓,惟肆惡虐眾、暴戾淫亂,難出諸口,朕包容二十年矣,乃其惡愈張,僇辱在廷諸王貝勒、大臣、官員、專擅威權、鳩聚黨與、窺伺朕躬起居動作,無不探聽。

朕思國惟一主,胤礽何得將諸王、貝勒、大臣、官員、任意淩虐、恣行捶撻耶?如平郡王訥爾素、貝勒海善、鎮國公普奇俱被伊毆打。大臣、官員,以至兵丁,鮮不遭其荼毒。朕深悉此情。因諸臣有言及伊之行事者、伊即讎視其人,橫加鞭笞。故,朕未將伊之行事,一一詢及於諸臣。

朕巡幸陝西、江南、浙江等處,或駐廬舍,或禦舟航,未嘗跬步妄出,未嘗一事擾民。乃胤礽同伊屬下人等、恣行乖戾。無所不至、令朕赧於啟齒。又遣使邀截外藩入貢之人,將進御馬匹、任意攘取,以至蒙古俱不心服。種種惡端、不可枚舉。朕尚冀其悔過自新、故隱忍優容至於今日。

又朕知胤礽賦性奢侈。著伊乳母之父淩普為內務府總管,俾伊便於取用。孰意淩普,更為貪婪,致使包衣、下人,無不怨恨。朕自胤礽幼時、諄諄教訓,凡所用物、皆系庶民脂膏,應從節儉,乃不遵朕言、窮奢極欲、逞其兇惡。

今更滋甚,有將朕諸子不遺噍類之勢,十八阿哥患病,眾皆以朕年高,無不為朕憂慮。伊係親兄,毫無友愛之意,因朕加責讓伊,反忿然發怒。更可異者,伊每夜逼近布城裂縫,向內竊視。從前,索額圖助伊潛謀大事,朕悉知其情,將索額圖處死。今胤礽欲為索額圖復仇,結成黨羽,令朕未卜今日被鴆?明日遇害?晝夜戒慎不寧。似此之人,豈可付以祖宗弘業?且胤礽生而剋母,此等之人、古稱不孝。

朕即位以來、諸事節儉。身禦敝褥、足用布襪。胤礽所用、一切遠過於朕,伊猶以為不足。恣取國帑,干預政事,必致敗壞我國家,戕賊我萬民而後已。若以此不孝、不仁之人為君,其如祖業何?諭畢。

又諭曰:
太祖、太宗、世祖之締造勤勞,與朕治平之天下,斷不可以付此人。俟回京,昭告於天地、宗廟、將胤礽廢斥。朕前命直郡王胤禔、善護朕躬、並無欲立胤禔為皇太子之意。胤禔秉性躁急、愚頑,豈可立為皇太子?

其胤礽黨羽、凡系畏威附合者,皆從寬不究外,將索額圖之子格爾芬、阿爾吉善暨二格、蘇爾特、哈什太、薩爾邦阿、俱立行正法。杜默臣、阿進泰、蘇赫陳、倪雅漢、著充發盛京。此事關係天下萬民、甚屬緊要。乘朕身體康健,定此大事。著將胤礽即行拘執。

爾諸王、大臣、官員、兵民等,以胤礽所行之事為虛為實、可各秉公陳奏。[8]

聖祖宣召時,痛哭撲地,廢除了太子之位,從此其他皇子為爭奪太子之位而爆發的一場「政治內戰」,就此開始。在這種情況下,朝廷不提人民大事,而每天只討論哪個皇子應該被立為太子。

復立[編輯]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三月辛巳,又以「雖被鎮魘,已漸痊可」為託詞,復立允礽為皇太子,妃復為皇太子妃,暫時解決了皇子爭位的難題,但「父子君臣」之間卻已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裂痕。

再廢[編輯]

康熙五十年(1711年)十月,康熙帝南巡過程中聞奏,允礽與不正當人士接觸,要不顧一切強行讓康熙內禪,自己即位。聖祖聽說後大怒,速歸京師,並且先譴責時任步軍統領託合齊、刑部尚書齊世武、兵部尚書耿額、都統鄂繕、迓圖等,這就是著名的「沈天生案[9]」。又將托合齊以沈天生案中賄罪判絞死(最後死於獄中,剉屍焚之),齊世武等人被判絞死,鄂繕奪官幽禁,迓圖入辛者庫守安親王墓[10]。皇帝與儲君之間的矛盾,終於又發展到不可調和的地步,聖祖決定再廢皇太子。

康熙五十一年 (1712年)九月三十日,聖祖巡視塞外燕京當天,即向諸皇子宣布:「皇太子胤礽自複立以來,狂疾未除,大失人心,祖宗弘業斷不可託付此人。朕已奏聞皇太后,著將胤礽拘執看守。」將允礽廢黜幽禁於咸安宮。十一月十六日,將廢皇太子事遣官告祭天地、太廟、社稷。

尾聲[編輯]

自再廢太子後,聖祖宣稱不再立太子之位,於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傳位於皇四子胤禛,將允礽移幽鄭家莊的王府[11]。允礽於雍正二年(1724年)十二月去世,死後被追封為理親王,諡曰[12],其子弘晳襲爵,葬於今天津市薊縣黃花山園寢,歷經盜墓、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後現存馱龍碑[13]。有詩見《熙朝雅頌集》。

家族[編輯]

父母及兄弟[編輯]

妻妾及兒女[編輯]

軼事[編輯]

  • 民間傳說胤礽是同性戀。

文獻[編輯]

影視作品[編輯]

注釋[編輯]

  1. ^ 不少人常把「承瑞」「承祜」誤當成胤礽的原名;康熙帝共有35子,其中有11人早殤並未排序,因此「(35子)生序」「(24子)排序」並不一致。承瑞生序排行第一子、排序未排行,承祜生序排行第二子、排序未排行、在孝誠仁皇后兩子中生序排行嫡長子,胤礽生序排行第七子、排序排行第一子、在孝誠仁皇后兩子中生序和排序分別排行嫡次子和嫡長子,以上原因看得出來承瑞「(35子)生序」、承祜「(嫡庶)生序」和胤礽「(24子)、(嫡庶)排序」一樣都排行「第一子」「嫡長子」,因此容易混淆。
  2. ^ 參考《清史稿》列傳七、《清實錄》,康熙朝實錄卷之五十七。
  3. ^ 聖祖的皇太子之位乃世祖遺詔所立,《清史稿》世祖本記。
  4. ^ 聖祖硃批:「皇太子所問,甚周密而詳盡,凡事皆欲明悉之意,正與朕心相同,朕不勝喜悅。且汝居京師,辦理政務,如泰山之固,故朕在邊外,心意舒暢,事無煩擾,多日優閒,冀此豈易得乎?朕之福澤,想由行善所致耶!朕在此凡所遇人,靡不告之。因汝之所以盡孝以事父,凡事皆誠懇敦切,朕亦願爾年齡遐遠,子孫亦若爾之如此盡孝,以敬事汝矣。因稔知爾諸事謹慎,故書此以寄。」(《宮中檔康熙朝奏摺》第八輯《滿文諭折》)
  5. ^ 「二月丁亥朔,上謁陵。辛卯,上還京。壬辰,以碩鼐為蒙古都統。癸丑,告祭郊廟社稷。甲寅,命皇太子胤礽留守。丙辰,上親統六師啟行。」
  6. ^ 「代行郊祀禮;各部院奏章,聽皇太子處理;事重要,諸大臣議定,啟皇太子。」(《清聖祖實錄》卷一七一、《清史稿》列傳七)
  7. ^ 《清史稿》卷二六九《索額圖傳》
  8. ^ 《清史稿》聖祖本紀、列傳七,允礽傳
  9. ^ 康熙五十一年四月議處戶部尚書沈天生等串通戶部員外郎伊爾賽等,包攬湖灘河朔事例額外多索銀兩一案。經刑訊取供:刑部尚書齊世武受賄3000兩,步軍統領托合齊受賄2400兩,兵部尚書耿額受賄1000兩。
  10. ^ 迓圖奪官前任安郡王馬爾渾的都統。
  11. ^ 今北京昌平縣平西王府。
  12. ^ 參考《清史稿》本紀九
  13. ^ 馮其利,《重訪清代王爺墳》,北京燕山出版社,ISBN:9787540219369
允礽
理密親王世系
清聖祖世系的分支
出生於: 6月6日1674年 逝世於: 1月27日1725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玄燁
皇太子
任職期間:1675年-1708年;1709年 - 1712年
廢立
原因:制度改變
王室頭銜
新頭銜
追封
理親王
任職期間:1724年
繼任:
二子已革理親王弘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