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彈射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卡洛斯·克萊伯指揮的魔彈射手唱片封面

魔彈射手》(Der Freischütz)是德國作曲家韋伯的代表作,全劇共三幕,於1821年6月21日,在柏林皇家歌劇院作首演。

在德國民間傳說裡面,Der Freischütz指的是百發百中的射手,因為他擁有神奇的魔彈。

作品背景[編輯]

義大利法國歌劇盛行的時代,德國歌劇創作家韋伯繼莫扎特之後又一次將德語與歌劇完美的結合展現給世人,他開闢了德國浪漫主義歌劇的道路,也影響了之後華格納的歌劇創作。

《魔彈射手》是浪漫派歌劇的典範,韋伯花費了三年的時間來完成這部綜合性質的歌劇,他對當時通常的管弦樂配置作了部分改動來配合歌劇的需要,在文字與舞台造型方面也精心打磨。韋伯在這部歌劇中運用的音樂獨具特色,用圓號代表獵人,單簧管則代表黑獵人,而給予森林、狼谷的音樂充分體現了民族色彩。歌劇取材於德國文學家約翰·奧古斯特·阿貝爾編著的《德國鬼故事集》,腳本作者是約翰·菲德利希·金德,劇中黑獵人卡斯帕這一角色,是浪漫主義時期所推崇的黑色英雄的典型。

歌劇的序曲十分有名,常常在音樂會上作為單獨曲目演奏,其以奏鳴曲形式開始,精鍊的提示出全劇的幾大主題,管弦樂的運用自如,圓號的出場尤為精彩。第一幕中,射箭比賽失敗的馬克斯所唱的宣敘調詠嘆調〈無法忍受失敗的痛苦〉,由帶有波希米亞風格的圓舞曲引出,輕快的節拍一轉而失,將馬克斯的低調放大,開始是結構鬆散的宣敘調來講述自己的失敗,接著是抒情的詠嘆調帶出往日歡樂的回憶,表達自己心中的絕望,當中宣敘調與詠嘆調反覆交替,旋律速度變化,最後單簧管奏出卡斯帕的主題將全曲推向一個高潮,這樣一來就暗示出馬克斯內心矛盾的產生,為後來他向惡的力量屈服作了鋪墊。另外,這一幕中的三重唱及合唱也很有特色,馬克斯唱出了沮喪的心情,護林官庫諾安慰他,而卡斯帕則心懷陰謀,三種個性由三種曲調錶現,相互交織伴著合唱將矛盾衝突推至舞台前。全劇中阿加特有幾首十分優美的詠嘆調,如第二幕的祈禱歌〈微風輕吹,將我的禱告帶上天〉和第三幕的〈即使雲層密布,陽光依舊燦爛〉,阿加特這個角色代表著人性中的善一面,屬於她的音樂在序曲中及結尾都有出現,表示善終勝惡。第三幕第六景的帶有民歌風格的〈獵人大合唱〉,極為雄壯,可以聽到熟悉的圓號聲勾勒出一片山上森林的自然景色。除此之外,次要角色安琴也有不錯的唱段,如第三幕中的〈新娘的臉上不需要眼淚〉等,其音樂色彩輕鬆活潑。

劇情大綱[編輯]

三十年戰爭後,波西米亞某莊園主的領地

第一幕[編輯]

一天的射擊比賽結束,村民們在森林中的一間酒店為獲勝者慶祝,而不幸落敗的馬克斯(Max,男高音)背對著他們獨坐一旁。如果明天的比賽他再輸的話,那麼他不僅繼承不到「森林守護官」這個位置,也無法娶守護官庫諾(Kuno,男低音)的女兒阿加特(Agathe,女高音)為妻。受到村民嘲笑的馬克斯非常沮喪,而角落裡的另一個獵人卡斯帕(Kaspar,男中音)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卡斯帕是一個將靈魂賣給魔鬼的壞獵人,為了換回自己的陽壽,現在他正在尋找替死鬼,馬克斯的絕望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庫諾及其他獵人都鼓勵馬克斯,但他的心中仍充滿了恐懼,他是那麼害怕第二天的到來。身後的人們歡欣熱鬧的跳舞唱歌,馬克斯卻沉溺於對往昔的回憶,曾經那一片從森林到森林的廣闊草原便是他的天地,當他的自由巡遊結束後,可愛的阿加特會滿面笑容的迎接他,而現在,他將失去這一切。是他的錯嗎,為什麼原本是射箭能手的他今天竟連一箭也沒有射中,對此他已無法忍受。同時他還有一種陰冷發毛的感覺,魔鬼薩米爾的陰影正投射在他的面孔上。卡斯帕不懷好意的接近他,一邊勸他喝酒,一邊向他講述一個有關「狼谷」的傳說,據說那裡的魔鬼薩米爾(Samiel,口白)擁有一種能百發百中的魔彈。卡斯帕表示只要拿到魔彈,那明天的比賽將易如反掌,接著說今天晚上沒有月亮,正好適合打造魔彈,並約定午夜十二點的時候同去「狼谷」。起先馬克斯有點猶豫,但看到卡斯帕所展示的一支魔彈後被說服了。

第二幕[編輯]

另一邊,阿加特與表妹安琴(Annchen,女高音)正在家中,牆上的一幅老祖先的畫像突然落下來碰傷了阿加特。把這視為不祥徵兆的阿加特悶悶不樂,快樂的安琴勸她勿要自尋煩惱。其實,阿加特的心中確有煩惱,今天森林中的一個隱士(男低音)告訴她在她的身上將要發生可怕的事情,並送她一枝白色的薔薇花作為護身符,她只希望草原上那輕柔的微風能夠將她的祈禱吹上天,求神保佑。

這時馬克斯來了,他表示馬上要離開,並借口說是要去「狼谷」獵一頭雄鹿。阿加特與安琴都阻止他,因為「狼谷」是傳說中的鬼魅出沒的地方,尤其是深夜。但馬克斯決意前往,可能失去愛人的恐懼令他軟弱、不相信自己的力量,他所有的希望都落在那神奇的魔彈上,他必須去。

沒有月亮的夜晚,陰森荒涼的「狼谷」死氣沉沉。卡斯帕走進一片黑森林,他呼喚起魔鬼薩米爾的名字,要求用馬克斯的靈魂換回自己的,還要求七顆魔彈。薩米爾應允了六顆,而第七顆魔彈是無法控制的,這愚弄的報應不是落在馬克斯身上便是落在卡斯帕身上。興高采烈的卡斯帕奮力打造起魔彈來。

馬克斯朝著狼谷出發,一路上他的心裡非常矛盾,恍惚間他似乎看見了母親的亡魂來阻止他,但一想到第二天的比賽和阿加特他又堅定的向前走去。馬克斯找到卡斯帕,卡斯帕正在對煉造魔彈的熊熊火焰祝福,妖魅的火光映在他的臉上十分可怕。隨著一顆顆魔彈從火中誕生,周圍就會發生不同的變化,忽而狂風暴雨、雷電交加,忽而妖魔鬼怪、磷光幽幽。最後,所有的魔彈造好了,卡斯帕瘋狂的笑起來,他一顆一顆數著,突然,魔鬼薩米爾出現,他取走了驚嚇過度昏倒的馬克斯的靈魂。

第三幕[編輯]

第二天清晨,阿加特的房間,已經穿上新娘禮服的阿加特為馬克斯祈禱,她相信馬克斯一定能夠在射擊比賽中獲勝。雖然如此,她的內心深處還是感到不安,因為昨天晚上她做了一個惡夢,夢見她自己變成了一隻白鴿,被馬克斯的槍射中。她擔心這是一個不祥的預兆,希望縱使烏雲將天空遮蓋,太陽仍然安居在天上,不久將露出雲端,將燦爛的光芒照射向大地。安琴進來,看到阿加特愁容滿面便安慰她,說在新娘的臉上不需要憂傷的眼神。這時一群村姑進來,她們帶來了阿加特的花冠,並向她祝福。阿加特打開裝花冠的盒子,裡面裝的卻是一頂葬禮用的白色花冠,阿加特尖叫著將它扔在地上,周圍的姑娘也震驚的呆立著。一會兒後,阿加特恢復了鎮定,她拿出前一個晚上神秘隱士送給她的白色薔薇花交給安琴,安琴取來絲帶將花編製成一頂新的花冠。阿加特走到鏡子前帶上這頂花冠,希望真的如那隱士所說,可以憑此度過一劫。

莊園內的林場,獵人們興緻高昂的在等待比賽開始,對他們來講,這世上的事情要數打獵最快樂。比賽開始了,所有的一切竟跟阿加特的夢境一模一樣,一隻白鴿飛過,馬克斯拿起槍瞄準,阿加特大聲呼叫阻止他。馬克斯的手一顫抖,子彈射向了躲藏在樹後的卡斯帕。在一片驚訝聲中,馬克斯急忙趕去照看阿加特,人們都以為馬克斯殺死了自己的新娘,為這悲慘的意外而哀悼。但不久,阿加特睜開了眼睛,她身上沒有一點傷痕,那是因為她頭上的花冠救了她一命。被魔彈射中的卡斯帕在斷氣前發出詛咒的聲音,他詛咒魔鬼將自己玩弄。

面對莊園主的責問,馬克斯承認了一切,說自己為了取勝而和魔鬼進行交易,莊園主憤怒的要將馬克斯驅逐,但神秘的隱士突然出現,他說服了莊園主給馬克斯一年的時間改過自新。眾人也為馬克斯求情,終於莊園主同意了,馬克斯緊緊握住阿加特的手流著眼淚感謝上蒼,他發誓永遠不再背棄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