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艾青

1929年,艾青在法國巴黎。
海澄
本名 蔣正涵
筆名 莪加、克阿、林壁
出生 1910年3月27日(1910-03-27)
 大清帝國浙江金華
逝世 1996年5月5日(86歲)
 中國北京市
職業 詩人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民族 漢族
教育程度 大學
母校 金師附小
國立杭州西湖藝術院
體裁 詩歌
主題 國計民生
文學運動 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
代表作 《北方》
《大堰河》
獎項 法國文學藝術最高勳章
1985
配偶 張竹茹(1935年-1936年結婚)
韋嫈(1939年-1955年結婚)
高瑛(1956年-1996年結婚)
子女 女兒:艾清明艾梅梅
兒子:艾端午艾軒艾未未
受影響於 弗拉基米爾·馬雅科夫斯基格奧爾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爾伊曼努爾·康德文森特·梵谷皮埃爾-奧古斯特·雷諾瓦

艾青(1910年3月27日-1996年5月5日),原名蔣正涵,號海澄,曾用筆名莪加克阿林壁等,浙江省金華縣人。中國現代詩人。被認為是中國現代詩的代表詩人之一。[1]

生平[編輯]

留學生涯[編輯]

1910年3月27日(農曆二月十七日),艾青生於浙江省金華府金華縣畈田蔣村(今屬金華市金東區)。艾青出生後,被算命先生測為「剋星」,乃被送到本村貧苦農婦「大葉荷」家中撫養。[1] 艾青成年後寫下詩作《大堰河——我的保姆》緬懷「大葉荷」,由於艾青當時只知道這個名字在其母語金華話中的讀音,而不知道實際漢字,且金華話中「大葉荷」與「大堰河」同音,故誤寫作「大堰河」[2]

1928年,艾青考入杭州國立西湖藝術學院繪畫系。1929年至1932年留學法國。學習過皮耶-奧古斯特·雷諾瓦梵谷的繪畫,馬雅可夫斯基比利時詩人埃米爾·費爾哈倫Emile Verhaeren)的詩歌,並接觸過康德黑格爾的哲學思想。[1]

歸國入獄[編輯]

1932年1月,艾青啟程歸國。艾青歸國途中,寫下了《那邊》等反映憂國憂民思想的詩作。1932年5月,艾青在上海加入中國左翼美術家聯盟,與畫家江豐等人組織「春地藝術社」,舉行「春地畫會」,獲魯迅支持。1932年7月,遭國民黨密探逮捕入獄,被指控為顛覆政府,判處有期徒刑6年。在獄中,艾青寫出了《蘆笛》、《透明的夜》、《巴黎》、《馬賽》等許多詩歌,其中《大堰河——我的保姆》一詩為艾青的成名作。[1]1934年發表《大堰河——我的保姆》等詩作時,根據「蔣海澄」的諧音第一次用「艾青」作筆名。[3]1935年,艾青出獄,此後到常州武進女子師範學校任教半年 ,隨後又流浪到上海。1936年,經朋友資助,在上海自費出版了首本詩集《大堰河》。[1]1937年3月,《天下日報》創刊,總編輯鍾鼎文邀請艾青擔任副刊主編。[4]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後,艾青自上海先後到武漢西安桂林等地參加抗日救亡活動。1940年抵達重慶,任育才學校文學系主任。1941年春,皖南事變發生後,艾青赴延安[1]

延安生活[編輯]

從1941年3月至1945年9月,艾青一直在延安生活。艾青抵達延安之後的第二天,中共中央總書記洛甫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凱豐便找他談話,徵詢他對今後工作及生活的意見。當時,魯迅藝術學院(簡稱「魯藝」)和中華文藝界抗敵協會延安分會(簡稱「文抗」)兩個單位可供艾青任職,艾青選擇了丁玲領導的「文抗」。至於他未選擇赴「魯藝」教書, 「是否跟何其芳在那裡有關,亦未可知。」[5]

周揚1978年4月接受美國籍華裔人士趙浩生採訪時稱,「當時延安有兩派,一派是以『魯藝』為代表,包括何其芳,當然是以我為首。一派是以『文抗』為代表,以丁玲為首。這兩派本來在上海就有點鬧宗派主義。大體上是這樣:我們『魯藝』這一派的人主張歌頌光明,雖然不能和工農兵結合,和他們打成一片,但還是主張歌頌光明。而『文抗』這一派主張要暴露黑暗……我為回答他們寫了一篇文章……那是在整風以前。我的思想也沒有改造。當然那篇文章不會很有力量,但是我是反對他們的。後來就是因為我寫了這篇文章,延安有五個作家聯名寫了一篇文章反對我。有蕭軍、艾青。還有白朗、舒群。」[5]

1941年6月17日、18日、19日,《解放日報》連載周揚的《文學與生活漫談》,該文大篇幅論述文學與生活的關係,還以「筆法」指涉在延安的某些作家「寫不出東西」。周揚的文章導致蕭軍白朗舒群羅烽、艾青五人聯名發表《〈文學與生活漫談〉讀後漫談集錄並商榷於周揚同志》一文。五人聯名文章發表次日,蕭軍收到毛澤東的信,信中除表達了愛護之意外,略含批評。蕭軍接信後,隨即複信毛澤東,要求見面,並將雙方的「漫談」文章附上。8月6日,毛澤東回信稱「過幾天再奉約晤敘」。艾青得知這兩封信之後,瞬間「恍然大悟」。8月11日傍晚,毛澤東親自到「文抗」作家的宿舍看望眾人。這是艾青首次同毛澤東面談。[5]

此次「漫談」風波打碎了艾青對延安文人圈不切實際的幻想。此時,艾青又得知身為地主的父親去世,乃在1941年創作長詩《我的父親》。此後,他先後創作《古石器吟》、《雪裡鑽》等詩作,以達到與延安的生存環境間的「一致關係」。1941年11月,《詩刊》創刊,艾青擔任主編。至1942年5月5日終刊,《詩刊》共出六期。[5]

1941年11月初,艾青被志丹縣推選為參議員,參加陝甘寧邊區參議會。在會場,艾青寫作了歌頌領袖毛澤東的《毛澤東》一詩。1941年12月16日,艾青創作了《時代》一詩,集中思考時代命題。[5]

1942年3月9日,丁玲在《解放日報》副刊「文藝」 上發表《三八節有感》以及由馬加撰寫的小說《間隔》引發的批評。《艾青傳》稱,作為「文藝」副刊負責人的丁玲感受到「一種壓力」,乃「來求艾青幫忙」,「不懂政治且又愛抱不平」的艾青連夜撰寫了《了解作家,尊重作家》一文。3月11日,該文在「文藝」第100期發表。該文為「受批評的說幾句話」,要求寫作自由。當時,先後在《解放日報》副刊「文藝」上刊登的文章還有羅烽的《還是雜文的時代》,以及王實味的《政治家·藝術家》、《野百合花》等。一個月後,艾青發表了經毛澤東修改的文章《我對於目前文藝上幾個問題的意見》。該文與《了解作家,尊重作家》相比,出現了若干重要觀點變化,強調「文藝和政治,是殊途同歸的」、「作家的團結」。1942年5月2日,艾青應邀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5]

「轉變」之後的艾青獲得各方好感。1942年6月9日,在批判王實味的鬥爭中,艾青即席長篇發言。七天後,艾青將發言整理為長篇文章《現實不容許歪曲》,將王實味稱為「我們思想上的敵人」和「我們政治上的敵人」,該文發表在1942年6月24日的《解放日報》。後來艾青委託其子艾丹編《艾青全集》時,未將該文收入。[5]

1942年下半年,艾青先後創作了《野火》、《風的歌》、《希特勒》、《獻給鄉村的詩》、《悼詞》、《向世界宣布吧》等詩歌,掀起了創作上的小高潮。1943年2月6日,延安文化界二百多人在青年俱樂部舉辦歡迎邊區勞動英雄座談會,勞動模範吳滿有趙占魁黃立德參加。3月9日,艾青創作的詩歌《吳滿有》在《解放日報》刊登。但是,吳滿有1948年被國軍俘虜並叛變。此後艾青很少提到《吳滿有》這首詩。[5]

此後,艾青隨駱駝隊自延安赴三邊(即定邊安邊靖邊)採風,隨後又與詩人蕭三南泥灣等地訪問,和359旅旅長王震結下深交。1943年暮春,艾青回到延安時,整風運動中的「審乾和搶救」運動已開始。艾青被詢問當年「提前保釋出獄」及「《廣西日報》副刊供職」一事。1943年夏末,艾青被發展為中國共產黨黨員。[5]

1943年,艾青在魯迅文藝學院廣場見到秧歌劇《兄妹開荒》和《花鼓》演出獲得成功。隨後,1944年夏,艾青寫出了《論秧歌劇的形式》一文,成為當時論述秧歌劇最為系統的文章,引起廣泛關注。該文經毛澤東審閱,除發表在《解放日報》之外,還印成小冊子,當作「範本」使用。與此相仿,艾青在為即將出版的詩集《獻給鄉村的詩》所作的序言中,表達了懺悔及感慨。他還在《汪庭有和他的歌》一文中,寫出了對汪庭有「十綉金匾」歌詞的心理把握。1945年1月13日,陝甘寧邊區召開群英大會,艾青被評為「甲等模範工作者」。[5]

1945年1月27日,艾青得知法國作家羅曼·羅蘭逝世,乃寫出《悼羅曼·羅蘭》一詩。[5]

1939年,艾青出版詩集《北方》,此後到1945年,共出版《向太陽》、《火把》、《獻給鄉村的詩》等詩集12部。[1]

人民共和國[編輯]

艾青曾經回憶稱:「日本投降後,『魯藝』分成三攤子,一攤子留在延安,一攤子到東北,一攤子到華北。我和嚴辰賀敬之等五十餘人到張家口。」[5]

1945年9月,艾青率華北文藝工作團自延安來到張家口。1949年1月,艾青作為軍代表參與接管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同年10月起擔任《人民文學》雜誌副主編。1950年出版詩集《歡呼集》。1950年夏,訪問蘇聯,後來出版詩集《寶石的紅星》。[1]

由於在毛澤東發動的批判電影《武訓傳》運動中,《人民文學》被視為表現消極,還發表過許多思想「錯誤」的作品,故1952年2月,剛創刊一年多的《人民文學》宣布停刊整頓。副主編艾青被停職,原編委會被正式解散,丁玲擔任整風之後的《人民文學》副主編,取代艾青成為該刊物的實際負責人。此前在針對《人民文學》「錯誤導向」的批判中,丁玲起到了重要作用。接任《人民文學》副主編前,丁玲身兼中共中央宣傳部文藝處處長,中央文學研究所所長,《文藝報》主編,此番又將《人民文學》收入囊中,在文藝界權傾一時。此後丁玲緊跟毛澤東的指揮,在陳企霞的協助下,對文藝界人士大力批判攻擊。[6]

1956年,艾青出版詩集《春天》。1957年,獲聘為《詩刊》及《收穫》的編委,出版詩集《海岬上》。[1]1957年5月,艾青和已經懷孕的高瑛從上海回到北京。同年6月,高瑛生下了艾未未。不久,反右運動開始,已經失勢且受到批判丁玲打電話給艾青,希望艾青能在會議上為丁玲講幾句公道話。艾青講了,結果引火燒身。1957年12月,中共中國作協黨組作出決議,開除艾青中國共產黨黨籍,撤銷一切職務。[7]1958年2月,中共中央組織部發出開除艾青黨籍的正式通知。(牛漢也是在1958年2月由中共中央組織部發出正式通知開除黨籍)[8]1958年4月,艾青離開文藝界,來到黑龍江省的一個林場落戶。1959年,到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文化大革命中,艾青多次遭到批鬥。[1]

粉碎四人幫之後,1976年10月起,艾青重獲寫作自由。1979年2月1日,中共中國作家協會黨組作出《關於艾青同志「右派」問題的複查結論》,宣布當年將艾青定為「右派」純屬「錯劃」,糾正所有不實之詞,決定「恢復艾青同志的黨籍,恢復原級別待遇,安排適當工作。其家屬、子女、親友為此而受牽連者,應予消除影響。」同年,艾青當選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1980年,出版詩集《歸來的歌》、《彩色的詩》,1983年出版《雪蓮》。1991年,5卷本《艾青全集》出版。[1]

1996年5月5日,艾青在北京病逝。[1]

著作[編輯]

1962年新疆石河子,艾青全家福。
  • 《大堰河——我的保姆》(詩集)1936,上海群眾雜誌公司
  • 《北方》(詩集)1939(自費印出);1942,文生出版社
  • 《他死在第二次》(詩集)1939,上雜出版社
  • 《向太陽》(長詩)1940,海燕出版社
  • 《曠野》(詩集)1940,生活出版社
  • 《詩論》(理論)1941,桂林三戶出版社
  • 《反法西斯》(詩集)1943,華北書店;1946,讀書
  • 《吳滿有》(長詩)1943,新華書店;1946,作家書屋
  • 《黎明的通知》(詩集)1943,文化供應社
  • 《願春天早點來》(詩集)1944,桂林詩藝出版社
  • 《雪裡鑽》(詩集)t944,新群出版社
  • 《獻給鄉村的詩》(詩集)1945,北門
  • 《釋新民主主義的文學》(理論)1947,香港海洋書屋
  • 《走向勝利》(詩集)1950,文化工作社
  • 《新文藝論集》1950,群益出版社
  • 《歡呼集》(詩集)1950,北京新華書店;1952,人文出版社
  • 《艾青選集》1951,開明出版社
  • 《新詩論》1952,天下出版社
  • 《寶石的紅星》(詩集)1953,人文出版社
  • 《艾青詩選》1955,人文出版社
  • 《黑鰻》(長詩)1955,作家出版社
  • 《春天》(詩集)1956,人文出版社
  • 《海岬上》(詩集)1957,作家出版社
  • 《蘇長福的故事》(報告文學)署名納雍,1960,新疆人民出版社
  • 《歸來的歌》(詩集)198O,四川人民出版社
  • 《艾育敘事詩選》198O,廣東人民,1984,花城出版社
  • 《海戀花》(散文集)1980,四川人民出版社
  • 《艾青選集》1980,香港文學研究社
  • 《彩色的詩》(詩集)198O,江蘇人民出版社
  • 《抒情詩選一百首》1980,香港時代圖書公司
  • 《艾青詩選》1982,外文出版社
  • 《艾青談詩》(理論)1982,花城出版社
  • 《落時集》(詩集)1982,浙江人民出版社
  • 《艾青抒情詩選》1983,文聯出版社
  • 《雪蓮》(詩集)1983,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 《域外集》(詩集)1983,花山出版社
  • 《艾青》(綜合集)1983,人文出版社
  • 《艾青短詩選》1984,花城出版社
  • 《綠洲筆記》(散文集)1984,四川人民出版社
  • 《啟明星》(詩集)1984,百花出版社
  • 《艾青論創作》1985,上海文藝出版社
  • 《艾青選集》(1——3冊)1986,四川文藝出版社

家庭[編輯]

  • 第一任妻子:張竹茹,1935年結婚
  • 第二任妻子:韋嫈,1939年結婚,1955年離婚。
    • 長女:艾清明,艾青與韋嫈的長女。1942年4月生於延安。
    • 長子:艾端午,艾青與韋嫈的長子。
    • 次女:艾梅梅,艾青與韋嫈的次女。
    • 次子:艾軒,艾青與韋嫈的第三個孩子,1947年生於河北深縣小李庄。後來成為畫家。
  • 第三任妻子:高瑛,1956年結婚,當時高瑛23歲,艾青46歲。高瑛與艾青均為再婚,高瑛與前夫譚誼育有兩個孩子。[9]
    • 三子:艾未未,艾青與高瑛的第一個孩子。後來成為畫家。
    • 四子:艾丹,艾青與高瑛的第二個孩子。後來成為作家。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艾青小傳,中國網,2010-03-26
  2. ^ 公木. 新詩鑑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1-11: 366頁. ISBN 7-5326-0115-3 (簡體中文). "「大堰河」這名字,小時候只是聽口音的,1973年我回家鄉,鄉親們談起這首詩時告訴我,「大堰河」其實是「大葉荷」的誤寫,我們家鄉的土音「大葉荷」和「大堰河」完全一樣。" 
  3. ^ 公木. 新詩鑑賞辭典.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91-11: 366頁. ISBN 7-5326-0115-3 (簡體中文). "為了躲過敵人的注意,我就根據本名蔣海澄的諧音第一次用了「艾青」這個筆名。" 
  4. ^ 關國煊,與丁玲同被打成右派的詩人艾青,載 傳記文學69:2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張立群,延安時期艾青的文人心態,粵海風2010年第2期
  6. ^ 1930年代丁玲遭丈夫出賣被國民黨逮捕 為何在獄中懷孕,鳳凰網,2013-07-26
  7. ^ 艾青夫人高瑛自述:我是詩人的妻子,中國經濟網,2007年03月12日
  8. ^ 詩人牛漢今晨逝世 1955年曾因「胡風反革命」案被拘,鳳凰網,2013-09-29
  9. ^ 高瑛和艾青 相濡以沫的故事,廣州日報,2003年05月10日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