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春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苏三起解)
前往: 導覽搜尋
《玉堂春》劇照。

玉堂春》是中國各種戲劇中常見的一齣劇目,其中尤以京劇著名。玉堂春即為故事女主角蘇三花名,其中女起解是劇中最為著名的唱段。

歷史[編輯]

頤和園長廊彩繪:玉堂春三堂會審

《玉堂春》的故事初見於明朝馮夢龍警世通言第24卷《玉堂春落難逢夫》,但據原本腳註,在此之前應該尚有一個名為《王公子奮志記》的類似故事。[1]

明後期已經搬上舞台,在祁彪佳撰《遠山堂曲品》中記載有據此改編而成的《完貞記》、《玉鐲記》傳奇。清朝時笠閣漁翁的《笠閣批評舊戲目》中記載有崑曲《玉堂春傳奇》。後不知何人將其改編成為花部亂彈作品,四大徽班進京後,《玉堂春》也隨之成為京劇中的經典劇目。現存最早的《玉堂春》演出記錄是嘉慶七年(1802年)時三慶班魯龍官的演出。[2]

《玉堂春》京劇原多演《廟會》(又名《關王廟》)、《起解》(又名《女起解》、《蘇三起解》)、《會審》(又名《三堂會審》)等折。後荀慧生將其增益頭尾,打造出全本《玉堂春》,共有《嫖院》、《定情》、《廟會》、《起解》、《會審》、《探監》、《團圓》等折,共17場。1926年2月6日,全本《玉堂春》首演於上海大新舞台

有說法是認為男主角原型是王三善[3][4][5]

馮夢龍《玉堂春落難逢夫》[編輯]

話本小說京劇聞名的蘇三,因而在中國歷史上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而蘇三蒙難,逢夫遇救的故事,也確實發生在山西省洪洞縣方言稱「洞」為「桐」)。直到民國九年(1920年),洪洞縣司法科還保存著蘇三的案卷。

明代小說家馮夢龍將此實事改寫成為《玉堂春落難逢夫》,收入《警世通言》,流傳後世;蘇三,原名周玉潔山西省大同府周家莊人。五歲時父母雙亡,後被拐賣燕京的「蘇淮妓院」,遂改為蘇姓,其時妓院已有兩妓女,她排行第三,遂改名為蘇三,「玉堂春」是她的花名, 蘇三豔麗非凡,天生麗質,聰慧好學,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尚書王瓊得罪宦官劉瑾,被貶往陪都南京,命其三子王景隆居燕京收債,收畢返家。景隆字順卿,又稱三公子,年方十六歲,三個月就收齊了白銀三萬兩,得意之餘,前往妓院尋歡作樂,相遇美貌且尚為處子之身的蘇三,一見鍾情,以重金佔有了蘇三,並立下山盟海誓。但不到一年,身懷三萬兩白銀鉅款的王景隆床頭金盡,被老鴇設計,趕了出門。蘇三要王景隆發奮上進,誓言已歸屬景隆,不嫁他人。王景隆回到金陵,發奮讀書,二次進京師應試,考中第二甲第八名進士,選任真定府理刑判官。但是景隆被父命所迫,娶了劉都堂之女為正室

老鴇偷偷以白銀一千二百為身價,把蘇三賣給山西洪洞縣馬販沈洪為妾,沈洪就帶蘇三回洪洞,但蘇三守身如玉,不願與沈洪同房。沈洪長期經商在外,其妻皮氏同鄉監生趙昂私通,與趙昂合謀毒死沈洪,誣陷蘇三,並以一千兩白銀賄賂知縣與全縣衙的官吏幕賓差役

知縣貪贓枉法,假稱得到沈洪託夢訴冤,並且對蘇三嚴刑逼供,蘇三忍刑不過,只得屈忍畫押認罪,被判死刑,囚禁於死牢之中,衙役劉志仁知道實情,於是私下保護蘇三。適值王景隆任滿,改任山西省八府巡按,得知蘇三已犯死罪,便微服出巡密訪洪洞縣,探知蘇三冤情,即令火速押解蘇三案全部人員到太原

王景隆本欲親審,為避嫌疑,遂委託劉推官代為審理。劉推官機警有才,監禁皮氏、趙昂等人,卻暗中派人監聽他們的對談,發現真實,於是公正判決,蘇三奇冤得雪,罪犯正法,貪官知縣被撤職查辦,蘇三有幸,傳奇般地同王景隆團聚,與景隆之妻以姊妹相稱,非常和樂。

改編版京劇劇情[編輯]

京劇和許多地方戲曲編「蘇三落難故事」為蘇三起解、玉堂春等,廣為演出。就是「女起解」,「起解」意如「提審」。中國四大名旦都扮演過蘇三,梅、程、荀、尚四人各有特色。後來名京劇演員張君秋黃桂秋徐碧雲等都扮演過蘇三。

嫖院[編輯]

蘇三原是良家女子,江南蘇州人,年僅七歲,就遭舅父賣入燕京一秤金妓院,改名「蘇三」,長大後殊為美豔,多才多藝,成為一時名南京禮部(或作吏部尚書的公子王景隆(或誤作王金龍)上趕考時與其結識。

定情[編輯]

王景隆深愛蘇三,遂揮金如土,與蘇三定情,為其取藝名「玉堂春」。後來,王為蘇三耗盡積蓄,被老鴇打出,流落街頭。

廟會[編輯]

蘇三念著舊情,在城隍廟(或作關王廟)暗中與王公子見面,並資助其銀兩,作為回家的盤纏,並立誓為王守節

起解[編輯]

蘇三被老鴇設計賣與山西洪桐縣商人沈洪(或作沈宏、表字燕林/延林),其妻皮氏嫉妒蘇三,在麵中下毒,不料誤殺丈夫,便誣陷玉堂春殺夫。玉堂春於是被押解上太原接受審判,途中幸得差役崇公道看顧,拜崇公道為義父

會審[編輯]

王公子立志苦讀,中進士。後被任命為山西巡按,恰逢玉堂春一案,遂與藩司劉秉義、臬司潘必正三堂會審此案。審案過程中,王無法控制情緒,被藩司和臬司看出與玉堂春的關係。

探監[編輯]

王微服探監,被藩司撞見,在其幫助下了解了實情,判玉堂春無罪開釋。

團圓[編輯]

在藩司、臬司等人的幫助下,王娶蘇三,兩人團圓。

劇種和流派[編輯]

除京劇外,秦腔豫劇湘劇邕劇評劇越劇河北梆子晉劇中均有玉堂春一劇,漢劇稱《大審玉堂春》,粵劇徽劇等稱《三司會審》,川劇稱《審蘇三》。京劇中所稱的《玉堂春》指全劇或往往特指《三堂會審》一折。

梅蘭芳《女起解》一劇由其伯父梅雨田所授,並為其創編「十個可恨」新腔。加之王瑤卿將監中原來所唱四句西皮原板增改為大段反二黃,使內容更加完善。從梅蘭芳開始,《女起解》成為一折獨立演出的劇目。梅蘭芳《三堂會審》一劇唱腔依據王瑤卿的路子,並吸收清末票友林季鴻所編新腔。梅蘭芳一直認為:《玉堂春》學會以後,大凡西皮中的【散板】、【慢板】、【原板】、【二六】、【快板】幾種唱法都有個底子了。[6]

唱詞[編輯]

女起解中,以流水板「蘇三離了洪桐縣」一段最為人熟悉,唱詞如下:

【流水】
蘇三離了洪桐縣
將身來在大街前
未曾開言我心內慘
過往的君子聽我言
哪一位去往南京轉
與我那三郎把信傳
言說蘇三把命斷

來生變犬馬我當報還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網頁[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