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蘇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
Союз Советских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их Республик
其他語言
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

 

 

 

1922年-1991年
國旗 國徽
格言
Пролетарии всех стран, соединяйтесь!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國歌
國際歌》(1922–1944)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國歌》(1944-1991)
蘇聯位置圖
蘇聯在二戰後的版圖
首都 莫斯科
常用語言 俄語
主要宗教 無(國家無神論[1]
政體 聯邦制
馬克思列寧主義一黨制國家
蘇共中央總書記
- 1922–52 約瑟夫·史達林(初)
- 1991 米哈伊爾·戈巴契夫(末)
國家元首
- 1922–38 米哈伊爾·加里寧(初)
- 1988–91 米哈伊爾·戈巴契夫(末)
政府首腦
- 1922–24 佛拉迪米爾·列寧(初)
- 1991 伊萬·西拉耶夫(末)
歷史
 - 成立條約 1922年12月30日
 - 聯盟解體 1991年12月25日
面積
- 1938年 22,403,000 平方公里
- 1970年 22,402,200 平方公里
人口
- 1938年估計 170,467,186
  密度 7.6 每平方公里
- 1970年估計 241,720,134
  密度 10.8 每平方公里
- 1991年估計 286,730,817
  密度 12.8 每平方公里
貨幣 盧布(SUR)
頂級域名 .su
國際電話區號 +7
繼承自
繼承國
Flag of Russian SFSR (1918-1937).svg 蘇維埃俄國
Flag of Transcaucasian SFSR.svg 外高加索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
Flag of Ukrainian SSR (1929-1937).svg 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Flag of Byelorussian SSR (1919-1927).svg 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獨立國家國協 Flag of the CIS.svg
俄羅斯聯邦 Flag of Russia (1991-1993).svg
哈薩克共和國 Flag of Kazakhstan.svg
烏克蘭 Flag of Ukraine.svg
土庫曼共和國 Flag of Turkmenistan.svg
白俄羅斯共和國 Flag of Belarus (1991-1995).svg
烏茲別克共和國 Flag of Uzbekistan.svg
吉爾吉斯共和國 Flag of Kyrgyzstan.svg
塔吉克共和國 Flag of Tajikistan.svg
亞美尼亞共和國 Flag of Armenia.svg
亞塞拜然共和國 Flag of Azerbaijan.svg
喬治亞 Flag of Georgia (1990-2004).svg
摩爾多瓦共和國 Flag of Moldova.svg
愛沙尼亞 Flag of Estonia.svg
拉脫維亞 Flag of Latvia.svg
今屬於
1蘇聯的官方國號
國際域名縮寫:.su      國際電話區號:+7
21991年12月21日,蘇聯的11和前加盟共和國和喬治亞阿拉木圖宣布《阿拉木圖宣言》,成立獨立國家國協,蘇聯實質上解體。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俄語Союз Советских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их Республик,簡寫:СССР 關於這個音頻文件(發音),簡稱蘇聯),是一個存在於1922年1991年聯邦制國家,也是當時世界上土地面積最大的國家,佔有東歐的大部分,以及幾乎整個中亞北亞;陸地與挪威芬蘭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羅馬尼亞土耳其伊朗阿富汗中國蒙古朝鮮接壤;而與瑞典日本美國加拿大隔海相望。

蘇聯起源自1917年的俄國革命俄羅斯帝國的沙皇政府被推翻後,臨時政府成立,但僅執政了不到八個月,布爾什維克便很快從臨時政府手中奪取政權並於選舉後武力解散俄國立憲會議,史稱十月革命一月劇變;之後俄國發生內戰,由布爾什維克所領導的紅軍擊敗了白軍以及協約國的武裝干涉後,蘇聯於1922年12月以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外高加索等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合併,成立了蘇聯。

在第一任蘇聯領導人佛拉迪米爾·列寧於1924年去世後,約瑟夫·史達林勝出一連串的權力鬥爭,取得了領導權。史達林以計劃經濟作保障,推行大規模的重工業化。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蘇聯先是與納粹德國結盟,於1939年和德國共同瓜分了波蘭、侵略波羅的海國家、割佔羅馬尼亞領土,將流亡蘇聯的德國政治難民交還納粹。1941年,蘇聯遭到德國等軸心盟國入侵,歷經了4年激烈的戰事後取得了勝利,與美國一同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兩個國家,被稱為「超級大國」,同時佔領東歐大部分國家,扶持了衛星國

儘管其憲法規範蘇聯是一個聯邦制國家,由15個平等權利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加盟共和國)按照自願聯合的原則組成,但其政府權力高度集中,並奉行世界上第一個完全的社會主義制度及計劃經濟政策[2],由蘇聯共產黨一黨執政

蘇聯而後與衛星國組成華沙公約組織,與以美國為首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對峙,這兩大軍事集團在冷戰時期於全世界展開意識形態的對立和政治鬥爭,在80年代初期,蘇聯的國力已經落後於美國,經濟增長速度變慢。在80年代末,蘇聯領導人米哈伊爾·戈巴契夫試圖進行改革政策,將國家自由化和民主化,卻導致蘇聯在1991年解體,在政治鬥爭中獲勝的葉爾辛所領導的俄羅斯聯邦繼承了蘇聯主要的軍事、經濟和國際地位。

歷史[編輯]

列寧時期[編輯]

1920年列寧向人群發表演說

1914年8月—1918年11月11日的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1917年3月,俄羅斯帝國爆發俄國二月革命,導致沙皇尼古拉二世下台,君主制俄羅斯帝國滅亡[註 1]。出現了由市民階級組織的臨時政府和工人士兵代表的蘇維埃(俄語意為「代表會議」)並存的局面。最後以佛拉迪米爾·伊里奇·烏里揚諾夫為首的俄國社會民主工黨左翼(布爾什維克)聯合其它左翼政黨在聖彼德堡發動起義,從臨時政府手中奪取政權,並於選舉後武力解散俄國立憲會議(由全民直接選舉產生。左翼俄國社會革命黨得票率超過50%,居第一位;布爾什維克黨得票率僅為25%)史稱十月革命一月劇變。革命後改國名為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簡稱蘇俄,其後與德意志帝國霍亨索倫王朝及其盟國奧匈帝國哈布斯堡王朝簽訂《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條約》,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8年11月11日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英國法國日本波蘭美國等國因不滿俄國單方面退出對德意志帝國的戰爭,以及沙皇俄國債務等問題,對俄國革命進行了武裝干涉(其中包括北洋軍閥統治下的中華民國[3])。恰在此時,原俄羅斯帝國境內持完全不同政治主張的各派勢力——包括支持恢復沙皇制的保皇黨、支持建立全民普選民主的共和派、被布爾什維克黨定性為假社會主義而遭鎮壓的社會主義者(如左翼俄國社會革命黨孟什維克)、東正教會的虔誠信徒等代表富農地主資產階級利益的力量,不得不聯合起來對抗布爾什維克黨,組織起數量龐大、所佔地域極其廣闊的白軍,由高爾察克鄧尼金弗蘭格爾尤登尼奇等分別在各地指揮,發起了反對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的蘇俄內戰。原俄羅斯帝國境內的各少數民族趁此俄國內戰的良機,也相繼建立了數個獨立主權國家,如西門·彼德留拉烏克蘭人民共和國白俄羅斯人民共和國西烏克蘭人民共和國喬治亞民主共和國庫班哥薩克建立的庫班人民共和國等,宣布脫離俄羅斯而獨立。由於白軍內部矛盾激烈,組成白軍的各派勢力爭權奪利、內鬥不斷,白軍組織鬆散,沒有建立一個真正服眾的政治核心,所以經過近4年的(1917年11月—1921年的反抗白軍、烏軍、黑軍、綠軍等和協約國武裝干涉的戰爭)的俄國內戰,在1921年,布爾什維克黨領導下的蘇維埃紅軍擊敗了白軍,處決了高爾察克,將鄧尼金弗蘭格爾尤登尼奇等人趕出國境;並擊敗了14個「帝國主義列強」外國軍隊的聯合武裝干涉,逼迫美國英國法國列寧格勒烏克蘭外高加索撤軍,逼迫美國、日本和中國從西伯利亞撤軍;消滅了烏克蘭人民共和國喬治亞民主共和國等宣布脫離俄羅斯獨立的少數民族政權,保衛了新生的蘇俄政權,使其生存下來。

1920年4月,蘇俄紅軍於反擊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剛剛建立的波蘭對蘇俄內戰的干涉時攻入波蘭境內,準備通過軍事行動先解放波蘭,進而推動世界革命解放整個歐洲德國共產黨法國共產黨義大利共產黨在西歐對俄羅斯蘇維埃共和國軍隊的軍事行動多有響應。最終蘇俄紅軍華沙戰役中兵敗波蘭首都華沙城下,世界革命與解放全歐洲的計劃徹底破產。[4]

1922年12月30日,由俄羅斯烏克蘭白俄羅斯外高加索聯邦共同組成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簡稱蘇聯)正式成立。

列寧1921年蘇俄內戰結束後就一直堅持實行較接近資本主義的新經濟政策。列寧時代的新經濟政策曾經確保了蘇俄這第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在七年的戰爭中(1914年8月-1921年4月,包括1914年8月—1917年3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接下來的俄國內戰)生存下來,並將蘇聯的生產力恢復至1913年的水準。然而,蘇聯依然遠遠的落後於西方國家。史達林和共產黨內多數人認為,新經濟政策不僅損害了共產主義的政治理想,也沒有足夠優秀的經濟表現,甚至連建立社會主義社會的構想都沒有。

1924年列寧逝世,總書記史達林在1924—1929年間動用政治手腕,先在1924年聯合季諾維耶夫加米涅夫打倒托洛斯基,又在1926年聯合公認的黨內右派(支持延續新經濟政策布哈林擊敗黨內左派——托洛斯基季諾維耶夫加米涅夫的「托季聯盟」,最終在1929年打倒布哈林,奪得最高權力並徹底結束新經濟政策。蘇聯進入史達林時期。[5]

史達林時期[編輯]

史達林和內務部長葉若夫的照片,葉若夫被處決後很快從照片上被抹去

在20年代末期,史達林發起了一波激進的經濟改革,對蘇聯的工業和農業實施徹底改造。這個被稱為「大轉向」的經濟改革,意味著史達林對之前列寧1921年春天俄國內戰結束後就一直堅持實行的較接近資本主義的新經濟政策的全面摒棄。列寧時代的新經濟政策曾經確保了蘇俄這第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在七年的戰爭中(1914年8月-1921年4月,包括1914年8月—1917年3月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和接下來的俄國內戰)生存下來,並將蘇聯的工農業生產總值恢復至1913年的水準。然而,蘇聯依然遠遠的落後於西方國家。史達林和共產黨內多數人認為,新經濟政策不僅損害了共產主義的政治理想,也沒有足夠優秀的經濟表現,甚至連建立社會主義社會的構想都沒有。因此史達林主義者認為,蘇聯必須加速工業化進程,以趕超西方已開發國家。

美國歷史評論家詹明信曾評論到:「史達林……成功的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無論是在社會還是在經濟方面」,認為史達林帶給人們一個「現代化的蘇聯,把一個農業社會成功的轉變為一個擁有受過教育的人民和擁有科學上層建築的工業國家。」[6]Robert Conquest反對這樣的結論,指出「俄羅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就已經是排名第四至五之間的工業經濟體」,並認為俄羅斯的工業發展的進步完全可以脫離農業集體化、飢荒和恐怖政策。根據他的說法,蘇聯工業上的成就遠遠小於他們所宣稱的那樣,蘇聯式的工業化實際上不過是「一個反創新的死胡同」。[7]

史達林為了鞏固個人地位,通過殘酷的手段打擊政治對手,以肅反的方式展開了大清洗。同時,數以千萬計的人被送進了勞改營甚至遭到處決。史達林也以1932年蘇聯大飢荒(尤其是烏克蘭大飢荒)等失敗的農業政策而聞名,他也是整個西方世界普遍公認的獨裁者

20世紀30年代開始,西方採用「綏靖政策」安撫希特勒,並姑息納粹德國吞併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同意納粹德國在東歐和中南歐自由行動,使得蘇聯覺得西方國家企圖將法西斯「禍水東引」[註 2]

蘇聯在多次提出和英法結盟而不果,英法卻相繼同納粹德國發表了帶有互不侵犯性質的《英德宣言》和《法德宣言》;與此相反,納粹德國外長里賓特洛甫卻多次向蘇聯提出希望改善彼此關係。此後,在1939年,蘇聯採取「禍水西推」的策略派遣外長莫洛托夫與納粹德國結盟秘密簽訂了《蘇德互不侵犯條約》。

1939年9月納粹德國蘇聯協同發動的的蘇德瓜分波蘭爆發後,按照該條約劃分的勢力範圍,蘇聯以「建立防止德國入侵的東方戰線」的名義,於1939年9月17日出兵與德國瓜分波蘭共和國攻打芬蘭並佔領東歐南比薩拉比亞北布科維納部分地區。並在波蘭卡庭森林處決了近兩萬名波蘭戰俘。1940年7月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被紅軍佔領並強行併入蘇聯,又強行讓羅馬尼亞割讓了摩爾達維亞(摩爾多瓦)給蘇聯,這些行為加速了其周邊國家向法西斯軸心的靠攏,也使得蘇聯在衛國戰爭初期頗不得人心。

1945年5月在柏林的蘇軍士兵

1941年6月22日,納粹德國對蘇聯發動了突然進攻,蘇聯紅軍在戰爭初期嚴重失利,蘇軍遭受重大軍事損失,在開始的頭一周蘇軍就損失了九百架飛機、幾千門火炮、一千多輛坦克與幾十個正規師。之後,蘇德戰場成為歐洲大陸的主戰場。

1941年秋天,德國大軍攻到莫斯科西北近郊,當時蘇聯政府與各國使節轉到南方現在的薩馬拉市。11月7日當天,蘇聯領導人史達林抵達被圍困的莫斯科市並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典禮,所有校閱部隊在典禮後立即開赴戰場。此活動振奮人心。當年蘇聯政府將此悲壯儀式拍成紀錄片在各地播放,在二戰時對團結國家民心發揮了極大效果,為蘇聯爭取最後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蘇軍最終在莫斯科戰役擊退了德軍。

1943年初,蘇軍經過浴血奮戰,獲得史達林格勒戰役的勝利後,蘇軍在戰場上掌握了主動。到了1945年5月,包括蘇聯紅軍的盟軍攻佔了納粹德國全境,歐洲戰事結束。1945年8月8日,蘇聯紅軍對宣戰,出兵中國東北和朝鮮北部,全殲日本關東軍

1944年10月,蘇聯正式吞併圖瓦人民共和國。

1945年,蘇聯與中華民國代表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雙方協議承認蒙古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地位。

蘇聯領導人約瑟夫·史達林政府的態度對中國解放戰爭的加劇所帶來的影響,是不容忽視的。1945年後,由於蘇聯控制了中國滿洲(中國東北)及蒙疆(內蒙古)的部分地區,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毛澤東趁機欲接管滿洲,以便能更好的與蔣介石中國國民黨繼續展開武裝鬥爭。而史達林則為了避免和美國支持的蔣介石國民黨政府進一步加深衝突,拒絕了毛澤東的要求,決定在中國推行「聯合政府」政策。儘管如此,蘇軍於1946年在撤離滿洲回國之前,依然為中共搶佔滿洲的真空地帶提供了很多便利條件[8]。例如蘇聯紅軍曾經把繳獲自日本關東軍的部分日本武器移交給中共將領林彪東北野戰軍[9]蘇聯克格勃將軍蘇多柏拉托夫在其1994年出版的個人回憶錄《特殊使命》一書中說,蘇聯在1948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發動遼瀋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渡江戰役這些戰略進攻行動期間特意引發「第一次柏林危機」,是史達林和毛澤東共同協商而做出的一個重大戰略計劃,他們想以此轉移美國對中國國共內戰的戰略注意力,將美國的援助重心牽制在歐洲,減少美國對敵視中共蔣介石領導下的國民黨軍隊的援助力度。[10]

在韓戰中金日成曾經得到了史達林很多幫助,蘇聯空軍秘密參加韓戰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前司令王海承認雖然被施加很多限制(如只能在平壤及平壤以北的米格走廊作戰,不准在海上或韓國領空作戰,作戰時必須穿著中國人民志願軍朝鮮人民軍軍服,空中聯絡時必須使用漢語朝鮮語),但韓戰初期「空戰仍然主要是蘇聯空軍打的」。[11],雖然朝鮮在戰前希望達到的統一朝鮮和其他的目標並沒有實現[12],但正是由於這場戰爭,金日成得以繼續統治朝鮮。

1950年,蘇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簽定《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的條約,中蘇雙方都承認蒙古獨立的現狀,蘇聯租用旅順大連軍港。蘇聯承諾1952年底前無償交還長春鐵路,在簽訂對日和約和最遲不超過1952年底撤出旅順港。

美國及西歐各國成立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蘇聯倍感威脅因此在1955年成立華沙條約組織抗衡。

赫魯雪夫時期[編輯]

1959年7月尼克森赫魯雪夫在莫斯科

1953年,史達林逝世。蘇聯共產黨高層領導人之間進行了幾年的政治鬥爭,最後赫魯雪夫相繼擊敗了比利亞馬林科夫莫洛托夫,成為了蘇聯最高領導人,與麥可揚蘇斯洛夫等人形成了集體領導制度。此後,蘇聯進入赫魯曉夫時期。

在此期間,赫魯雪夫結束了警察恐怖,釋放了數百萬政治犯,為近2000萬人恢復了名譽。但赫魯雪夫通過蘇共二十大上發表的秘密報告全面批判史達林,也一度引發東歐社會主義盟國的政治動盪,引發了波蘭哥穆爾卡新政府的反蘇情緒和以自由主義知識分子組成的「裴多芬俱樂部」為主導的帶有強烈反蘇情緒的匈牙利事件

此後,蘇聯和很多國家爆發政治衝突。但在太空領域,蘇聯取得了令世人矚目的成就。

1960年中蘇決裂毛澤東領導下的中國政府在1963年相繼發表九評蘇共中央公開信,譴責赫魯雪夫的批判史達林與搞經濟改革,是背叛了馬克思列寧主義並搞修正主義即假社會主義。[13]霍查領導下的艾爾巴尼亞公開支持中國譴責蘇聯,金日成領導下的朝鮮也在內部文件中贊成中國(但朝鮮在公開場合中於蘇聯和中國之間左右逢源,來回搖擺,保證自身的最大利益。[14]蘇修這一稱號一直延續到1980年代鄧小平阿利雅分別在中國和艾爾巴尼亞上台並實行經濟改革後才廢止不用。

1959年,作為蘇聯經濟改革的一部分,赫魯雪夫在蘇聯首都莫斯科舉行「美國商品展覽會」,將百事可樂等美國著名商業品牌引進蘇聯國內與東歐市場,同時與時任美國副總統李察·尼克森進行了「廚房辯論」。[15]赫魯雪夫在蘇聯國內的經濟改革在1968年布里茲涅夫鎮壓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後陷入停滯。[16]

布里茲涅夫時期[編輯]

1964年赫魯曉夫被以不流血政變方式被迫下台,布里茲涅夫出任蘇共中央第一書記,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他在解除了謝列平等人的威脅之後,跟柯西金波德高爾內一起建立了「三駕馬車」的集體領導體制。[17]蘇聯進入布里茲涅夫時期(停滯時代/集權主義復僻)。

在布里茲涅夫時代,蘇聯對外推行擴張政策,多次引發武裝衝突,並進一步擴大了社會主義陣營。但是在1969年,蘇聯卻與另一社會主義大國——中國多次發生邊境軍事衝突,戰爭一觸即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蘇聯繼北約之後的頭號敵人。

儘管蘇聯布里茲涅夫時期極力在中東地區擴張,擴大了蘇聯在中東的勢力範圍,但當蘇聯支持的埃及敘利亞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中再次敗給以色列之後,藉助戰後亨利·季辛吉在以、阿之間的穿梭外交談判,哈菲茲·阿薩德領導下的敘利亞開始謀求在美國與蘇聯之間進行平衡外交,不再專一依賴蘇聯。穆罕默德·安瓦爾·薩達特領導下的埃及與蘇聯徹底鬧翻、反目成仇。[18]

在此時期內,蘇聯的軍事實力已經跟上了美國;但是,蘇聯整體經濟水準依然落後於美國。布里茲涅夫通過推行蘇聯式的福利體系來提高蘇聯民眾的生活水準,但由於沒有強大的經濟基礎作後盾,這種福利體系為日後蘇聯的崩潰埋下了伏筆。

布里茲涅夫結束了赫魯雪夫的去史達林化,在一定程度上恢復了史達林的正面形象。[19]赫魯雪夫在蘇聯國內的經濟改革在1968年布里茲涅夫鎮壓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後陷入停滯。進入70年代,在對市場社會主義掀起批判浪潮的情況下,蘇聯的經濟改革從強調改革傳統體制到強調計劃經濟的優越性,由擴大企業自主權到加強對企業的控制,改革重心由調整國家與企業的關係轉移到合併企業,建立聯合公司。[20]但改革在蘇聯在東歐的衛星國傀儡政權),如卡達爾匈牙利蓋萊克波蘭仍有延續,如卡達爾的匈牙利政府在1979年進一步允許把虧損的國營小型工商企業改由職工承包或租給私人經營、把私營企業的合法僱工人數限制放寬到30人、除稅收外政府不干預企業資金的流動、允許企業自主在社會上公開招聘管理人員等等。1983年,蘇聯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達到3710美元,是美國同時期的三分之一,而其衛星國東德則達到了5670美元,是全世界最富裕的自稱遵循「馬克思列寧主義」為指導原則的國家。[21]但當蘇聯在布里茲涅夫命令下入侵阿富汗民主共和國導致美國總統吉米·卡特對蘇實施糧食禁運後,尤其是在蘇聯耗費大量財力應對美國總統隆納·雷根的「星球大戰計劃」後,加之蘇聯石油出口也受國際原油價格下落而縮水,蘇聯人民的日用品消費和副食(如乳酪黃油)等的採購都受到明顯影響,生活質量下降,1985年蘇聯人民每人每天要耗費2個小時的時間排長隊購買食物。戈巴契夫改革也因此開啟。[22]

戈巴契夫時期[編輯]

撤出阿富汗的蘇聯軍隊

1982年,布里茲涅夫去世,其後繼任蘇共中央總書記安德羅波夫契爾年科皆在上任不到兩年便病逝。1985年戈巴契夫上台,蘇聯進入戈巴契夫時期。

戈巴契夫屬於改革派。1986年,戈巴契夫在經濟改革受挫,進展緩慢的情況下轉向政治改革,在他與他的親密同僚和朋友雅科夫列夫謝瓦爾德納澤等人共同的集體領導下,蘇聯在國內開始實行經濟重建開放性政策,在經濟上希望徹底拋棄計劃經濟並建立起成熟的市場經濟,在思想和學術領域主張對蘇聯政府過去犯下的很多歷史污點和歷史錯誤進行清算,平反冤假錯案。戈巴契夫和他的智囊雅科夫列夫還提出了「多一份民主,就多一分社會主義」的口號,主張維護和增大蘇聯人民的民主權利。[23]但戈巴契夫的改革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後果。隨著中央權力的下放,各加盟共和國的領導人(包括俄羅斯聯邦首任總統葉爾辛哈薩克首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等人)開始尋求更大的自主權力。隨著「開放性」的日益深入,蘇共的歷史問題和歷史罪行得到揭露的同時,逐漸失去了民心。戈巴契夫對史達林在1930、1940年代流放和打壓韃靼人車臣人等少數民族行為的強烈譴責,激發了蘇聯多個少數民族群體強烈地民族主義分離主義情緒,1988年韃靼人在蘇聯首都莫斯科的抗議示威是蘇聯的民族關係開始步入劇烈動蕩期的標誌,也預示著蘇聯解體和崩潰的命運已經不可避免。[24]

1986年,戈巴契夫提出「民主化」、「公開性」和「輿論多元化」的口號,戈巴契夫高度評價赫魯雪夫時期召開的蘇共二十大「是對極權主義體制的第一次衝擊,是朝社會民主化邁進的第一次嘗試」。不過,戈巴契夫認為赫魯雪夫在揭露史達林方面還有局限性。1990年7月,蘇共第28次代表大會的報告清楚地寫道:「極權的史達林體制給國家、人民、黨、社會主義思想本身造成了巨大損失,這一體制正在被消除,蘇聯正在走向人道、民主的社會主義。」[25]

隨著東歐劇變,蘇聯的加盟共和國政府也紛紛傚法東歐諸國,意圖脫離蘇聯而獨立。1991年8月24日,蘇聯第二大加盟共和國烏克蘭宣佈獨立。蘇聯開始走向解體。

之後,俄羅斯總統葉爾欽下令宣佈蘇共為非法組織,並限制其在俄羅斯境內的活動。在1991年年底,他聯同白俄羅斯烏克蘭的總統在白俄羅斯的首府明斯克簽約,成立獨立國家聯合體,從建立一個類似大英國協的架構來取代蘇聯。蘇聯其他加盟國紛紛響應,離開蘇聯,蘇聯在此時已經名存實亡。

1991年12月25日,蘇聯總統高爾巴喬夫宣佈辭職,將國家權力移交給俄羅斯總統葉爾辛。12月25日晚,蘇聯國旗凱瑞姆林宮上空緩緩降下。12月26日,最高蘇維埃自我解散,標誌著蘇聯不再存在。而蘇聯的解體,標誌著世界上最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的瓦解。

地理[編輯]

蘇聯是當時世界上面積最大的國家,為22,402,200平方公里,覆蓋地球陸地表面的六分之一,與北美洲面積相當。歐洲部分為蘇聯的文化和經濟中心,佔全國面積的四分之一。亞洲部分延伸到太平洋西岸和阿富汗邊界而人口較少。蘇聯橫跨11個時區,自東向西橫跨10,000公里,自北向南近7,200公里。它有5個氣候帶:苔原針葉林草原沙漠和山地。

蘇聯擁有超過60,000公里的邊界,為當時世界上最長的邊界,與阿富汗中國捷克斯洛伐克芬蘭匈牙利伊朗蒙古朝鮮挪威波蘭羅馬尼亞土耳其接壤。

蘇聯境內最長的河流是額爾齊斯河。最高峰是高7,495米的共產主義峰(今伊斯梅爾·索莫尼峰),位於塔吉克。世界上最大的湖——裏海和世界上最深的,蓄水量最大的淡水湖——貝加爾湖也位於蘇聯。

行政區劃[編輯]

蘇聯名義上是實行聯邦制,而在實際操作上則更多地表現出單一制的國家特點。根據蘇聯成立宣言和條約,歷次蘇聯憲法:蘇聯是各主權蘇維埃共和國聯合的聯盟國家,各加盟共和國具有主權國家地位,加盟共和國擁有自己的憲法,還可以自由退出聯盟,還有同外國發生關係、同外國締結條約及交換外交和領事代表、參加國際組織的活動的權利(36年憲法,還規定加盟共和國均有權建立自己的軍隊)。各加盟共和國間的疆界,須經有關共和國彼此協商並經蘇聯批准始可予以變更。加盟共和國下轄的蘇維埃社會主義自治共和國(簡稱自治共和國Автономная Советская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АССР)也擁有較大的權利,擁有自己的憲法,自治共和國的領土未經其同意也不得予以變更。[26]

解體之前(1989年),全聯盟共有15個加盟共和國,加盟共和國下設邊疆區和州,全國共有155個州(область)和6個邊疆區(Края),在一些加盟共和國的少數民族聚居區,按各民族人數多少分別成立自治共和國、自治州和自治專區,全聯盟共設有20個自治共和國,8個自治州автономная область),10個自治專區(автономный район)。

這15個加盟共和國和分別是:

憲法順序 加盟共和國 蘇聯1956–1991年時期各加盟共和國地圖
1 Flag of Russian SFSR 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 Republics of the USSR.svg
2 Flag of Ukrainian SSR 烏克蘭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3 Flag of Belarusian SSR 白俄羅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4 Flag of Uzbekistan SSR 烏茲別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5 Flag of Kazakhstan SSR 哈薩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6 Flag of Georgian SSR 喬治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7 Flag of Azerbaijan SSR 亞塞拜然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8 Flag of Lithuanian SSR 立陶宛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9 Flag of Moldovan SSR 摩達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0 Flag of Latvian SSR 拉脫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1 Flag of Kyrgyzstan SSR 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2 Flag of Tajikistan SSR 塔吉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3 Flag of Armenian SSR 亞美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4 Flag of Turkmenistan SSR 土庫曼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15 Flag of Estonian SSR 愛沙尼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

政治[編輯]

最高蘇維埃所在地凱瑞姆林宮,攝於1982年
Coat of arms of the Soviet Union.svg
蘇聯政府與政治
系列條目
 

根據蘇聯憲法的第六條,蘇聯共產黨及其2000萬黨員是國家的統治核心。每個工廠和集體農莊都要建立黨的支部。整個系統的核心是蘇聯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成員。在史達林時代以後,為了避免權力集中在一人手中,蘇共實行集體領導的原則,誰能夠掌握中央委員會的多數票,誰就能掌握黨和國家的領導權。

意識形態與外交衝突[編輯]

蘇聯聲稱奉行社會主義,是全世界第一個進入發達狀態的社會主義國家。並通過社會主義國家組織-共產國際領導其他的社會主義國家。但戲劇性的是,蘇聯和當時眾多的社會主義國家處於敵對狀態,其中蘇聯最大的敵人除西方的北約外,另一個頭號敵人便是同屬社會主義國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60年蘇聯要求在中國建立軍事基地對抗美國太平洋艦隊被中國強硬拒絕後,中國為首的社會主義國家認為蘇聯是披著紅色外衣的帝國主義而與其展開意識形態論戰,後從論戰演變為軍事衝突。最後以蘇聯當時最強大的盟友中國倒戈背叛蘇聯告終,一般研究者也認為中國的倒戈給當時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予以重擊,蘇聯不可避免的解體命運埋下定時炸彈。進而導致了中國將主要敵人從西方轉為蘇聯,並進行防禦蘇聯進攻的三線建設和蘇聯的遠東建設。

實際上蘇聯在冷戰時期除朝鮮戰場秘密參與外,即使最危險的古巴飛彈危機也並未與西方國家發生過直接軍事衝突。然而蘇聯與中國兩個社會主義陣營的軍事衝突延續數十年,先後發生過珍寶島戰鬥等數次大規模流血衝突。並直接釀成1970年代的中越戰爭中印戰爭。但是蘇聯從1949年第一次在聯合國要求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的聯合國席位到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功取代中華民國獲得聯合國席位的二十多年間,無論中蘇關係的好與壞,一直在聯合國里投票贊成票,蘇聯的態度從堅定、毫無保留的支持到支持但不再提案再到只支持、不發言、不提案,經歷了三次不同的轉變,這三次轉變是與中蘇關係的變化是分不開的。中蘇(俄羅斯)之間惡化了近30年外交關係在蘇聯解體前的1989年才得以初步緩和。

政黨[編輯]

蘇聯共產黨的政治局成員屬於國家的特權階級。他們享受專門的醫療保健,可以去特供商店購買免稅低價的西方進口奢侈品,住上國家提供的公寓別墅,有專用的車隊和位於馬路中央的專用快車道,還有專用的狩獵林區和療養海灘。他們的子女可以輕易地入黨,進入國際關係學院這樣的名牌大學深造,並在外交部、外貿部和駐外使館這些地方找到最好的工作。這個階層還包括軍隊、克格勃的首腦,以及各加盟共和國的領導官員。次一等的階級為工廠廠長、銀行經理、地方領導和黨支部書記這樣的人物。他們控制物資的分配和地方的特權。普通民眾的生活水準在史達林時代最低。這也是和當時蘇聯的國內外處境有關的。赫魯雪夫時代,蘇聯與美國展開了和平的、提高人民生活水準的競賽,民眾的生活開始有所好轉。布里茲涅夫提出了「全民黨」、「全民國家」的概念,國內的政治鬥爭不再牽涉到普通民眾,並且提高了民眾的生活水準。政府提供免費醫療和免費教育。房租非常便宜,每月只需幾盧布,其中還包括了供熱費、電話費和水費。很多人都能去黑海度假,或者領著政府補貼在療養院裡休養。這是蘇聯模式的福利國家概念。雖然沒有多少消費品可賣,但是物價也比較低。但是與北歐的福利國家不同,蘇聯的福利政策並沒有雄厚的經濟基礎作為其財政保障,因此造成了後布里茲涅夫時代的經濟困難。蘇聯憲法為就業提供了保障,因此人們覺得不一定非得去上班不可。貪污、盜竊和將國家財產據為己有的現象非常普遍,行賄成風,生產效率低下。布里茲涅夫時代的後半部分被稱為蘇聯的「停滯期」和「僵化期」。[來源請求]

秘密警察[編輯]

史達林之後的黨內鬥爭採取了比較文明的方式。失敗者不再被槍決,而是左遷到邊遠地區擔任無足輕重的職務。對於持不同政見者也不再採取肉體消滅的措施,而是視其影響力的高低,採取流放出國或者關入特殊精神病醫院的懲罰。普通民眾中的政治犯則像刑事罪犯一樣關入監獄勞改營克格勃是蘇聯恐怖統治的代名詞,它有70多萬僱員,和差不多同等數目的告密者。КГБ的勢力在國內滲透到了各個階層和各個部門。事實上,「克格勃」這個詞如今已經成了秘密警察恐怖統治的代名詞。

蘇聯政治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戈巴契夫擔任蘇共中央總書記後有顯著變化,戈巴契夫提出了改革與新思維,力圖從根本上用全新的思路審視社會主義道路,並擺脫史達林模式留給蘇聯的一切不合理的遺產。1987年戈巴契夫在蘇共中央一月全會的報告中指出,「改革的實質是把社會主義和民主結合起來」,「社會全面民主化」是蘇聯「現行政治制度變革的綱領」;改革的目的是「使社會主義具有最現代化的社會組織形式,最充分地揭示我們制度的人道主義性質」。1990年7月蘇共二十八大通過「綱領性聲明」:《走向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一般認為,戈巴契夫的政治思想跟民主社會主義非常接近,並且從原則上摒棄了史達林主義

隨著蘇聯解體,戈巴契夫的政治改革最終以失敗告終,但它標誌了蘇聯共產黨最終擺脫了史達林主義的束縛,並且為其它的社會主義國家的政治改革提供可資借鑒的經驗教訓。

政治體制[編輯]

蘇聯政治結構[27][28][29][30]
1922年—1936年 1936年—1946年 1946年—1988年 1988年—1990年3月14日 1990年3月14日—1990年12月26日 1990年12月26日—1991年12月26日
國家最高權力機關 蘇聯蘇維埃代表大會 蘇聯最高蘇維埃 蘇聯人民代表大會
最高立法、檢察機關 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 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 蘇聯最高蘇維埃
(自1990年起僅行使立法和檢察權)
  • 聯盟院
  • 民族院
閉會期間最高立法、檢察機關 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
最高行政機關 蘇聯人民委員會 蘇聯部長會議 蘇聯部長會議 蘇聯部長內閣

最高領導人[編輯]

任次 姓名 肖像 任期始於 任期終於 出生日期 逝世日期 備註
1 佛拉迪米爾·伊里奇·列寧 Lenin.jpg 1917年11月8日 1924年1月21日 1870年4月22日(1870-04-22) 1924年1月21日(53歲) 蘇聯人民委員會主席
2 約瑟夫·維薩里奧諾維奇·史達林 Stalin.jpg 1922年4月3日 1953年3月5日 1878年12月18日(1878-12-18) 1953年3月5日(74歲) 1922年4月3日當選總書記,1941年起兼任蘇聯人民委員會(1946年改稱蘇聯部長會議)主席,1924年1月21日至1953年3月5日期間爲最高領導人。1952年蘇共十九大取消總書記一職,他當選為蘇共中央書記處書記(排名第一)。
3 尼基塔·謝爾蓋耶維奇·赫魯雪夫 Bundesarchiv Bild 183-B0628-0015-035, Nikita S. Chruschtschow.jpg 1953年9月7日 1964年10月14日 1894年4月17日(1894-04-17) 1971年9月11日(77歲) 蘇共中央第一書記,1958-1964年兼任蘇聯部長會議主席
4 列昂尼德·伊里奇·布里茲涅夫 Brezhnev-color.jpg 1964年10月14日 1982年11月10日 1907年1月1日(1907-01-01) 1982年11月10日(75歲) 蘇共中央第一書記(1966年4月8日改稱總書記)。1960年-1964年以及1977年-1982年任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
5 尤里·佛拉迪米羅維奇·安德羅波夫 Jurij Andropov (Bundesarchiv).JPG 1982年11月12日 1984年2月9日 1914年6月15日(1914-06-15) 1984年2月9日(69歲) 蘇共中央總書記、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
6 康斯坦丁·烏斯季諾維奇·契爾年科 Konstantin Chernenko1.jpg 1984年2月13日 1985年3月10日 1911年9月24日(1911-09-24) 1985年3月10日(73歲) 蘇共中央總書記、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
7 米哈伊爾·謝爾蓋耶維奇·戈巴契夫 Mikhail Gorbachev 1987.jpg 1985年3月11日 1991年8月24日 1931年03月02日 (1931-03-02)(83歲) 在世 蘇共中央總書記,1988年8月1日—1989年5月25日為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1989年5月25日至1990年3月15日為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1990年3月15日至1991年12月25日為蘇聯總統

軍事[編輯]

蘇聯在其存在期間,軍事實力強大,是二戰後世界上唯一能和美國一爭高下的國家,1988年,蘇聯紅軍的總兵力達到513萬(不含安全和內衛部隊)。蘇聯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是蘇共中央最高蘇維埃蘇聯部長會議。1974年成立了蘇聯國防委員會作為軍事領導機關,主席由蘇共中央總書記擔任。軍隊實行普遍義務兵役制海軍服役3年,其他軍兵種2年。

蘇軍分為7個軍種:

蘇聯另有邊防軍和內務部隊的建制。

蘇聯是華沙公約的創始國,在前東德波蘭人民共和國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匈牙利人民共和國蒙古人民共和國等國擁有駐軍。在越南古巴及其他一些亞洲非洲拉丁美洲國家也駐有軍事顧問和技術人員。

勢力範圍[編輯]

受蘇聯影響的最大範圍,在1959年古巴革命和1961年中蘇分裂間。

蘇聯除了對加盟的共和國有操控能力外,還對世界不同國家有實質上的統治。蘇聯主要影響的地方有東歐及亞洲零星國家。

東歐[編輯]

蘇聯在東歐有很大的影響力,大多數東歐的社會主義國家都有或多或少的被蘇聯操縱。原因是蘇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進軍德國時,蘇聯籍此將勢力範圍擴大至東歐諸國。在冷戰時期,東歐受蘇聯操縱或獨立的社會主義國家和西方資本主義及保持中立的國家之間的界限被稱為鐵幕,鐵幕以東為蘇聯的勢力範圍。蘇聯建立許多衛星國,而後與衛星國組成華沙條約組織對抗北約

在蘇聯勢力範圍內的東歐國家:

當時的南斯拉夫艾爾巴尼亞雖然是社會主義國家,但並不是和蘇聯同盟。艾爾巴尼亞於1961年因中蘇決裂而退出經濟互助委員會。

奧地利部份東方領土是蘇聯的佔領區,直至1955年奧地利宣佈成為永久中立國為止。

亞洲[編輯]

蘇聯在亞洲也有很大的影響力,中亞東亞東南亞中東也有與蘇聯關係非常緊密的國家,尤以東亞及東南亞最為顯著。

在蘇聯勢力範圍內的亞洲國家:

與蘇聯同盟的亞洲國家:

非洲[編輯]

蘇聯在非洲都有零星的同盟國,這些同盟國主要集中在南非洲,以及東非洲。

在蘇聯勢力範圍內或與蘇聯同盟的非洲國家:

美洲[編輯]

蘇聯在中美洲亦有同盟國,主要是引發古巴危機古巴

這些國家大部份都在蘇聯中後期、共產主義政權結束、蘇聯瓦解及冷戰結束時與蘇聯脫離關係。

經濟[編輯]

1947年的聶伯河水電站

蘇聯在冷戰期間,很長一段時間內一直是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直到20世紀80年代被日本超過。但與實行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的美國不同,其經濟模式是按照高度集權的社會主義中央計劃經濟模式發展的,國家壟斷生產資料。國家通過五年計劃的方式對經濟實行控制和調整。在1928年1932年的第一個五年計劃後,蘇聯的工業產值在國民經濟中所佔的比重由48%上升到70%,蘇聯成為一個先進的工業國。但是蘇聯的產業發展不均衡,產業結構不甚合理。事關國防的軍事工業重工業化學工業太空工業非常發達,其水準在世界上處於領先的地位;但是事關民生的輕工業和農業則相對落後。

蘇聯的主要工業地帶集中在莫斯科列寧格勒頓巴斯烏拉爾山脈等地區。次要的工業地區包括波羅的海沿岸、西西伯利亞伏爾加河(窩瓦河)中下游。蘇聯的工業部門實行集中管理和國家調控,工廠生產的產品、種類、規格和價格都由隸屬於中央和各加盟共和國部長會議的國民經濟委員會規定。

沙俄時代,俄羅斯是歐洲的主要糧食出口國之一。但是由於20世紀30年代推行農業集體化和消滅「富農」的政策對農業生產的毀滅性破壞,蘇聯的糧食一直不能自給自足。蘇聯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末期完成了農業集體化,農業生產以集體農莊為基本單位,通過隸屬於集體農莊機械站的拖拉機汽車聯合收割機實行機械化播種與耕作。

蘇聯的主要糧食作物為小麥,其他重要作物還有甜菜棉花馬鈴薯玉米煙草高加索地區有咖啡甘蔗等經濟作物。

通過經濟互助委員會,蘇聯對東歐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實行殖民地式的掠奪性貿易,低價進口原材料,高價出售製成品。這也是導致東歐國家的人民對蘇聯產生不滿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為蘇聯經濟改革的一部分,總理赫魯雪夫1959年在首都莫斯科舉行了「美國商品展覽會」,將百事可樂等美國著名商業品牌引進蘇聯國內與東歐市場,同時與時任美國副總統李察·尼克森進行了「廚房辯論」。[31]赫魯雪夫在蘇聯國內所進行的經濟改革在1968年布里茲涅夫鎮壓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後陷入停滯。進入20世紀70年代,在對市場社會主義掀起批判浪潮的情況下,蘇聯的經濟改革從強調改革傳統體制變為強調計劃經濟的優越性,由擴大企業自主權到加強對企業的控制,改革重心由調整國家與企業的關係轉移到合併企業,建立聯合公司。[32]但改革在東歐的蘇聯衛星國,如卡達爾匈牙利蓋萊克波蘭仍有延續。如卡達爾的匈牙利政府在1979年進一步允許把虧損的國營小型工商企業改由職工承包或租給私人經營、把私營企業的合法僱工人數限制放寬到30人、除稅收外政府不干預企業資金的流動、允許企業自主在社會上公開招聘管理人員等等。[33]但當布里茲涅夫下令入侵阿富汗民主共和國後,美國總統吉米·卡特對蘇實施糧食禁運。而在蘇聯耗費大量財力應對美國總統隆納·雷根的「星球大戰計劃」後,加之蘇聯石油出口也受國際原油價格下落而縮水,蘇聯人民的副食(如乳酪黃油)採購和日用品消費都開始受到明顯影響,生活質量下降。1985年蘇聯人民每人每天要耗費兩個小時的時間排長隊購買食物。戈巴契夫改革也因此開啟。[34]

教育科技[編輯]

月球2號探測衛星

蘇聯的教育普及率非常高,在全國實行十年制義務教育,並基本消除了文盲。蘇聯著名的大學有莫斯科大學、國立帕特里斯·盧蒙巴人民友誼大學(蘇聯解體之後更名為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列寧格勒大學(蘇聯解體之後更名為聖彼德堡國立大學)、卡爾可夫大學基輔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等。

蘇聯科學研究中心是蘇聯科學院。作家機構為蘇聯作家協會。官方通訊社為塔斯社。蘇聯共產黨機關報為真理報,其他主要報刊還有消息報共青團真理報、文學報、勞動報、紅星報等。

蘇聯科學技術取得了許多重要成就:

文化[編輯]

《熱情者進行曲》,蘇聯較為著名的歌曲之一,為1930年代創作
1985年訪問捷克斯洛伐克的蘇聯學生

蘇聯的文學、藝術、電影、出版工作由蘇聯共產黨控制,在避免批評政治、作品經過審查的情況下允許自由創作。但是所謂「消極」、「頹廢」的作品(相當於西方的先鋒派藝術)受到限制和被禁止。但這並未阻止蘇聯時代一些文學家和藝術家仍然取得了偉大成就,例如,詩人葉塞寧阿赫瑪托娃,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小說家和詩人帕斯捷爾納克,小說家肖洛霍夫,導演塔可夫斯基,音樂家肖斯塔科維奇普羅科菲耶夫,舞蹈家烏蘭諾娃等等,他們中許多人不僅在蘇聯國內,而且在國際上享有崇高的聲譽。

蘇聯的文化經歷了幾個發展階段,在十月革命後的第一個十年氛圍相對自由,藝術家們運用不同風格進行試驗,以創作出獨特的蘇維埃藝術。列寧同時希望藝術能為俄羅斯人民所理解。而另一方面,上百名知識分子、作家和藝術家被流放或被處決,並將他們的作品查禁,例如葉夫根尼·扎米亞京尼古拉·古米廖夫[35]

政府鼓勵不同流派的藝術風格,一些實驗性質的作品被大量創作出來。此時比較活躍的作家有馬雅科夫斯基高爾基。由於電影對識字不多的人群具有巨大影響力,故政府鼓勵電影創作,此時艾森施泰恩創作出了許多優秀的作品。

隨後在史達林時期,蘇聯文化主要為由政府主導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藝術,其他的藝術流派受到了嚴重的打壓。許多作家也被監禁並處決。[36]

1950年代後期到1960年代早期為赫魯雪夫的政策緩和時期,審查大幅減少。此時的蘇聯文化更為關注個人生活,一些實驗性質的創作又重新被允許,此時出現了一些批評角度的作品。政府更放鬆了對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強調,一些小說的主人公轉而更關注自身生活的問題而不是建設社會主義,一些不同政見的地下小說也被創作出來。在建築風格方面,赫魯雪夫時期的建築更重視功能性的設計而捨棄了史達林時期繁複的裝飾。

1980年代後期,隨著戈巴契夫提出經濟改革開放政策,藝術領域和媒體的言論自由進一步擴大。[37]

體育[編輯]

蘇聯在大型國際綜合運動會的成績:

  • 夏季奧運會:395金319銀296銅1010枚獎牌(歐洲第1,世界第2)
  • 冬季奧運會:78金57銀59銅194枚獎牌(歐洲第3,世界第4)
  • 夏季大運會:407金329銀253銅989枚獎牌(歐洲第1,世界第2)
  • 冬季大運會:95金85銀63銅 243枚獎牌(歐洲第2,世界第2)
  • 世界運動會:15金13銀8銅36枚獎牌(歐洲第11,世界第18)

假日[編輯]

慶祝五一節的蘇聯兒童

蘇聯主要有八個公立假日,其他假日與公立假日合計約30個。

日期 名稱 俄文名稱 附註
1月1日 新年 Новый год 通常是每年慶祝規模最大的節日,十月革命後俄羅斯大多數聖誕節期間的習俗被移至新年前夜。
2月23日 紅軍日 День Советской Армии
и Военно-морского флота
紀念1918年2月蘇聯紅軍的建立。
3月8日 國際婦女節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й женский день
4月12日 宇航日 День космонавтики 紀念1961年尤里·加加林進行首次載人太空飛行。
5月1日 國際勞動節 Первое Мая - День международной
солидарности трудящихся
在5月1日和2日慶祝。
5月9日 勝利日 День Победы 衛國戰爭結束日,1945年納粹德國在這一天投降
10月7日 蘇聯憲法日 День Конституции СССР 紀念1977年版蘇聯憲法通過,1936-1977年間為12月5日。
11月7日 十月革命紀念日 Годовщина Великой Октябрьской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ой революции or Седьмое ноября
紀念1917年的十月革命

注釋[編輯]

  1. ^ 蘇俄政權的實際控制領域只大約相當於現在俄羅斯聯邦的歐洲部分
  2. ^ 反對共產主義法西斯明確提出的綱領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73 Years of State Atheism in the Soviet Union, ended amid collapse in 1990. Articles.baltimoresun.com. 1990-10-02 [2013-10-13]. 
  2. ^ Bridget O'Laughlin(1975)Marxist Approaches in Anthropology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 Vol. 4: pp. 341–70(October 1975,doi:10.1146/annurev.an.04.100175.002013).
    William Roseberry(1997)Marx and Anthropology Annual Review of Anthropology, Vol. 26: pp. 25–46(October 1997,doi:10.1146/annurev.anthro.26.1.25)
  3. ^ 鮮為人知:北洋軍閥出兵外蒙和西伯利亞(文章摘自《薩蘇作品:兵進北邊》)
  4. ^ 新浪網:決定歐洲命運的1920年華沙會戰
  5. ^ 布哈林如何從史達林的盟友淪落為史達林的階下囚
  6. ^ Fredric Jameson, collected in Marxism Beyond Marxism (1996)ISBN 0-415-91442-6, page 43
  7. ^ Robert Conquest Reflections on a Ravaged Century(2000)ISBN 0-393-04818-7, page 101
  8. ^ 沈志華,《一個大國的崛起與崩潰》第六部分:史達林與中國內戰的起源ISBN 9787509709269
  9. ^ 楊奎松《讀史求實》:蘇聯給了林彪東北野戰軍多少現代武器
  10. ^ 新浪網:1948年柏林危機是否影響中國
  11. ^ 米格走廊:蘇聯空軍秘密參加韓戰
  12. ^ 美國解密檔案:1951年中蘇朝三國曾計劃派200萬大軍解放日本
  13. ^ 九評蘇共中央公開信:赫魯雪夫假社會主義及其對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經驗教訓
  14. ^ 鳳凰網:中朝關係60年來多次面臨重大考驗
  15. ^ 中國華僑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韓春萌:《藉助貴人成大事》第一章ISBN 9787801209528
  16. ^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論「布拉格之春」對蘇聯內政的影響
  17. ^ 真實的布里茲涅夫時代 第一節:機會給予了還沒準備好的沒頭腦
  18. ^ 1974年季辛吉通過對敘利亞的外交活動結束了阿盟對西方的石油禁運
  19. ^ 真實的布里茲涅夫時代 第四節:親史達林感情與個人崇拜的重現
  20. ^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論「布拉格之春」對蘇聯內政的影響
  21. ^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年出版,(美國)勞勃·A·達爾:《現代政治分析》ISBN 9787300148724
  22. ^ 飛毛腿飛彈的前世今生:戈巴契夫為解除美國糧食禁運銷毀「奧卡」飛彈
  23. ^ 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中蘇不同的改革開放來源於不同的理論指導
  24. ^ 戈巴契夫回憶錄:蘇聯民族關係問題的困難探索
  25. ^ 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中蘇不同的改革開放來源於不同的理論指導
  26. ^ 蘇維埃聯邦制國家──蘇聯的建立及歷史局限性
  27. ^ Л. Б. Яковер. Пособие по истории отечества. М.: Сфера 1998 стр.148
  28. ^ Конституция СССР в редакции от 1 декабря 1988 г.
  29. ^ Конституция СССР в редакции от 14 марта 1990 г.
  30. ^ Конституция СССР в редакции от 26 декабря 1990 г.
  31. ^ 中國華僑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韓春萌:《藉助貴人成大事》第一章ISBN 9787801209528
  32. ^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論「布拉格之春」對蘇聯內政的影響
  33. ^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2年出版,(美國)勞勃·A·達爾:《現代政治分析》ISBN 9787300148724
  34. ^ 飛毛腿飛彈的前世今生:戈巴契夫為解除美國糧食禁運銷毀「奧卡」飛彈
  35. ^ 'On the other hand...' See the index of Stalin and His Hangmen by Donald Rayfield, 2004, Random House
  36. ^ Rayfield 2004, pp. 317–320.
  37. ^ "Gorbachev, Mikhail."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7.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2 October 2007 <http://www.britannica.com/eb/article-9037405>. "Under his new policy of glasnost("openness"),a major cultural thaw took place: freedoms of expression and of information were significantly expanded; the press and broadcasting were allowed unprecedented candour in their reportage and criticism; and the country's legacy of Stalinist totalitarian rule was eventually completely repudiated by the government."

英文[編輯]

  • Armstrong, John A. The Politics of Totalitarianism: The Communist Party of the Soviet Union from 1934 to the Present.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61.
  • Brown, Archie, et al, eds.: The Cambridge Encyclopedia of Russia and the Soviet Union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 Gilbert, Martin: The Routledge Atlas of Russian History (London: Routledge, 2002).
  • Goldman, Minton: The Soviet Union and Eastern Europe (Connecticut: Global Studies, Dushkin Publishing Group, Inc., 1986).
  • Howe, G. Melvyn: The Soviet Union: A Geographical Survey 2nd. edn. (Estover, UK: MacDonald and Evans, 1983).
  • Katz, Zev, ed.: Handbook of Major Soviet Nationalities (New York: Free Press, 1975).
  • Lina, Jüri: Under the Sign of the Scorpion: the Rise and Fall of Soviet Empire (Stockholm: Referent, 1998).
  • Moore, Jr., Barrington. Soviet politics: the dilemma of power.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0.
  • Rizzi, Bruno: "The bureaucratization of the world : the first English ed. of the underground Marxist classic that analyzed class exploitation in the USSR" , New York, NY : Free Press, 1985.
  • Schapiro, Leonard B. The Origin of the Communist Autocracy: Political Opposition in the Soviet State, First Phase 1917-1922.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5, 1966.

中文[編輯]

  • 沈志華 主編:《蘇聯歷史檔案選編》(社會科學出版社)
  • 《蘇聯興亡史論》,姜長斌、徐葵、李靜傑,人民出版社,ISBN 7010035539
  • 《蘇聯的最後一年》,羅伊·麥德維傑夫,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ISBN 7801902637
  • 《冷戰時期蘇聯與東歐的關係》,沈志華,北京大學出版社,ISBN 7301095856

外部連結[編輯]

Wiktionary-logo-zh.png
維基詞典上的詞義解釋: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