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荀彧
國家 魏國
時代 東漢末年
主君 曹操
文若
官職 侍中 尚書令
位階 太尉
籍貫 潁川郡潁陰縣(今河南許昌
其他名號 荀令君
出生 163年
逝世 212年
曹魏
諡號 敬侯

荀彧注音:ㄒㄩㄣˊ ㄩˋ,拼音:xún yù,163年-212年),字文若潁川郡潁陰縣(今河南許昌)人,東漢末年曹操帳下的政戰兩略謀臣;著名的戰略家和政治家,被曹操稱讚「吾之子房」。因其任尚書令,居中持重達十數年,被人敬稱他為「荀令君」;官至漢侍中,守尚書令,追贈為太尉,諡曰敬侯

生平[編輯]

王佐之才[編輯]

荀彧出身潁川荀氏孫卿之後。其祖父荀淑知名當世,號為神君。其叔父荀爽領袖士人,97日做到三公高位。荀彧「少有才名」,南陽名士何顒曾經讚其為「王佐之才」。189年,舉為孝廉,守宮令,再遷亢父令(音「剛甫」),棄官不就。董卓亂政,荀彧認為潁川為四戰之地若兵禍興起首當其衝,勸鄉人轉走它地以避禍亂,眾人留戀故土,不願搬走。荀彧獨自將宗族大小遷往冀州投靠韓馥,後來潁川果然受到兵禍之苦。

東漢末年關東聯軍討伐董卓,但貌合神離,互相侵奪。荀彧到達冀州時,渤海太守袁紹已襲取韓馥之位。袁紹奉荀彧為上賓。荀彧認為袁紹不能成大事,於191年投奔東郡太守曹操曹操大喜過望盛讚其為:「吾之子房(張良)也。」遂任為奮武司馬,時年廿九。一年後再為鎮東司馬。

謀能應機[編輯]

194年,當曹操陶謙時,陳宮張邈背叛曹操,迎接呂布。兗州只有三座城池仍舊堅守。當時荀彧留守鄄城郭貢率數萬兵來到城下,荀彧要親自出城見面,夏侯惇加以勸阻,但荀彧認為郭貢與呂布張邈等人素不相識,交情不深。此次來襲必定是計謀未定,趁著計謀未定的情況下說服他,就算是不為所用。也可使他中立,若先猜疑他,必激怒他而定計。荀彧便親身赴見,郭貢看到荀彧私無懼意,也認為鄄城不容易攻取,便引兵離去。荀彧又與程昱夏侯惇力保三城,等待曹操回來。曹操從徐州回來,在濮陽擊敗了呂布,呂布東逃。

世之論者[編輯]

195年,太祖駐軍乘氏縣,大饑荒,人吃人。高祖曹操向駐軍巨野的呂布部將蔣蘭、李封發動攻擊,呂布親自援救,被曹操擊敗,撤退而走。曹操殲滅巨野守軍,斬蔣蘭、李封,乘勝進駐乘氏。此時,徐州牧陶謙已死,曹操獲悉後,打算趁機奪取徐州,再回軍消滅呂布。荀彧勸阻說道:「高祖保關中和光武帝佔據河內的故事,來提出先鞏固自軍才能取得天下,這樣前行可以勝敵,退可以固守,雖然困難曲折,但可以完成大業。今蔣蘭、李封已被擊敗,陳宮不敢西顧。應該抓緊戰機,收割熟麥,儲存糧秣,積蓄實力,這樣可以殲滅呂布。呂布破後,可以向南聯合揚州,共討袁術。控制淮水、泗水一帶。若果放棄攻打呂布,多留兵不夠上場用,少留兵則會令百姓來守城,不得採柴等。呂布必會乘虛而入,百姓必自危,我們只有鄄城、范、衛可全,其它地方會丟失。輸了會丟失兗州,徐州攻不下,主公便沒有安身之處。陶謙雖死,但徐州不易攻下,主公如果攻不下也沒有收穫,不出十天,十萬的兵馬還沒有開戰就已經疲睏不堪。陶謙的子弟因為主公上次的恥辱,死戰不會投降,就算能破也不能得到。固有舍這取其的事,以大換小,以安換危,以一時的權勢,不為根基的穩固,三者是可以。但三者皆無一有利,希望將軍深思熟慮。」曹操採納荀彧的意見,放棄進攻徐州的企圖。不久,曹操大敗呂布,呂布連夜棄營撤往徐州。曹操乘勝攻取定陶城,並分別派出部隊收復兗州各縣,兗州遂平。

明以舉賢[編輯]

196年8月,荀彧時34,提出迎漢獻帝許昌,不久就任侍中,守尚書令,參與軍國大事,多次出謀畫策,也舉薦了荀攸鍾繇郭嘉陳群杜襲司馬懿戲志才等謀士,建立起一個陣容強大的智囊團,成為曹操集團中首席謀士。205年,河東叛亂,曹操讓荀彧舉薦賢才,荀彧曰:「西平太守京兆杜畿,勇足以當難,智足以應變」。曹操遂讓杜畿為河東太守。杜畿到任後,平定叛亂,廣施仁政,在位16年,政績獲譽天下第一。207年,荀彧食邑千戶,前後共計2千戶,還要授以三公,荀彧使荀攸推辭十幾次才作罷。

機鑒先識[編輯]

其間勸阻了曹操北伐袁紹,認為應先討伐呂布,曹操遵從。官渡之戰前,孔融曾對荀彧表示擔心袁紹勢強,但荀彧都分析袁紹君臣之錯,後來正如他所預料。200年,在曹、袁對峙於官渡,曹操因缺糧而想撤退,但荀彧説:「雖糧少,但未及楚、漢在滎陽、成皋的時候。當時劉邦和項羽不肯先退,先退的人必被動。主公僅對方十分之一的兵力,就地堅守,扼對方咽喉不能進已經半年了。見敵勢的銳氣力竭,必將有變化之數,不能失去機會。」曹操看後下定決心,果然敵軍有變數,最終擊敗袁紹。被封為萬歲亭侯,食邑1千戶。其間勸止曹操南征劉表、復置九州之事。

208年,曹操準備討伐劉表,問計於荀彧,荀彧說:今華夏己平,南土知困矣。可顯出宛、葉而間行輕進,以掩其不意」。曹操南征,8月,劉表病死,曹操遂得荊州。

未能其志[編輯]

212年,董昭等人推舉曹操為魏公,但荀彧認為曹操「本興義兵以匡朝寧國,秉忠貞之志,守謙退之節;君子愛人以德,不宜如此」,表示反對。曹操雖然口頭答應不作魏公,但心頭不忿,亦因此曹操對荀彧不悅。不久之後,曹操軍至濡須,正好曹操南征孫權,派荀彧到犒軍,任為侍中、光祿大夫,持節,參丞相軍事,荀彧因病留在壽春(今安徽壽縣),憂鬱而死(一說服毒自殺),終年50歲。

逸聞[編輯]

關於荀彧的死,史書上還有這樣的說法:當時曹操贈送食物給荀彧,荀彧打開食器,見器中空無一物,意會曹操叫他不要說話,因此自己服毒自盡。

特徵[編輯]

典略中形容荀彧擁有「為人偉美」,而潘勗為荀彧立碑文寫遁「瑰姿奇表」,更被狂士禰衡說荀彧「文若可借面弔喪」,其意為荀彧有美貌,可以用來弔喪,其人可見是一美男子。論者多認為他忠於漢室,早年支持曹操迎接漢獻帝,令漢獻帝受到保護,後來又反對曹操進為魏公,而為保漢室。但就因如此,與曹操理念背離。可是亦有部分論者認為他一直為曹氏服務,並非忠於漢朝,阻稱魏公實為曹操著想(蘇轍,杜牧則否定荀先事曹,後「邀名於漢」)。另外,有學者主張,荀彧無法斷定屬漢臣抑或魏臣,而是身處漢魏矛盾之間。

後漢書》將荀彧與鄭泰孔融並立一傳,說明有些史家終視其為漢臣,[1]他也成為三國魏蜀吳三方割據勢力在書中有傳記的唯一一人。

荀令留香[編輯]

另外,傳統有「荀令留香」一語。據東晉習鑿齒襄陽記》所載:「荀令君至人家,坐處三日香。」指荀彧於別人府上作客時,身上的香囊會令其坐處散發香氣,達三日之久。此典故又有「令公香」、「令君香」、「荀令香」等稱。《舊唐書》載「大曆十才子」之一的李端曾獻詩「薰香荀令偏憐小,傅粉何郎不解愁」。唐代王維《春日直門下省早朝》一詩中有「騎省直明光,雞鳴謁建章。遙聞侍中珮,闇識令君香」句。李商隱《牡丹》詩中曾道「石家蠟燭何曾剪,荀令香爐可待熏?」。李頎詩作《寄綦毋三》中有「顧眄一過丞相府,風流三接令公香」之語。李百藥《安德山池宴集》詩則有「雲飛鳳臺管,風動令君香」語。

三國演義[編輯]

三國演義中,荀彧是曹操軍中的大腦,軍事、內政、戰略等都兼備的綜合型謀臣;參與多場戰役的參謀和戰略的規劃,為曹操應對大局的變化。曹操擔心呂布投靠劉備後,使劉備強大,荀彧提出二虎競食之計。劉備雖然得徐州,但沒有詔命,拿徐州牧職位誘使二人互相殘殺;若成功,劉備便失去呂布的投靠;若失敗,呂布便會殺劉備,我們便坐收漁翁之利。又提出了驅虎吞狼之計,發密函給袁術,説劉備要攻打他,袁術必會發怒。同時再發密函給劉備,要他攻打袁術。這樣呂布會趁著兩邊打起來的時候攻取徐州,這樣對我們日後攻打徐州非常有利。

家族[編輯]

祖父[編輯]

  • 荀淑,字季和,任朗陵令,有高才,漢順之時十分出名。有八子,人稱「八龍

父輩[編輯]

兄弟[編輯]

  • 荀衍,字休若,荀彧三兄。以監軍校尉守鄴,都督河北諸軍事。太祖征袁尚,高幹(袁紹外甥)密遣兵襲鄴,衍逆覺,盡誅之。以功封列侯。
  • 荀諶,字友若,荀彧四兄[2]。袁紹部下,與高幹一起勸說冀州刺史韓馥投降。官渡之戰敗後,不知去向。

[編輯]

[編輯]

女婿[編輯]

[編輯]

  • 荀攸,字公達,曹操重要謀士之一,雖為荀彧之侄,但年齡比其年長。

[編輯]

曾孫[編輯]

後世孫[編輯]

  • 荀崧,字景猷,荀頵之子,荀灌之父。官至光祿大夫
  • 荀羨,字令則,荀崧之子。官至東晉北中郎將,徐、兗二州刺史,假節。時人稱之為荀中郎。同時也娶公主,成為駙馬。
  • 荀伯子,荀羨之孫。劉宋時代的御史中丞,也是《荀氏家傳》的作者。

評價[編輯]

  • 三國志評曰:「荀彧清秀通雅,有王佐之風,然機鑒先識,未能充其志也。」
  • 裴松之評曰:「世之論者,多譏彧協規魏氏,以傾漢祚;君臣易位,實彧之由。雖晚節立異,無救運移;功既違義,識亦疚焉。陳氏此評,蓋亦同乎世識。臣松之以為斯言之作,誠未得其遠大者也。彧豈不知魏武之志氣,非衰漢之貞臣哉?良以於時王道既微,橫流已極,雄豪虎視,人懷異心,不有撥亂之資,仗順之略,則漢室之亡忽諸,黔首之類殄矣。夫欲翼讚時英,一匡屯運,非斯人之與而誰與哉?是故經綸急病,若救身首,用能動於嶮中,至於大亨,蒼生蒙舟航之接,劉宗延二紀之祚,豈非荀生之本圖,仁恕之遠致乎?及至霸業既隆,翦漢跡著,然後亡身殉節,以申素情,全大正於當年,布誠心於百代,可謂任重道遠,志行義立。謂之未充,其殆誣歟!」
  • 何顒:「王佐才也。」「潁川荀彧,王佐之器。」
  • 曹操:「吾之子房也」、「與君共事已來,立朝廷,君之相為匡弼,君之相為舉人,君之相為建計,君之相為密謀,亦以多矣。夫功未必皆野戰也,原君勿讓。」、「君之策謀,非但所表二事。前後謙沖,欲慕魯連先生乎?此聖人達節者所不貴也。昔介子推有言『竊人之財,猶謂之盜』。況君密謀安眾,光顯於孤者以百數乎!以二事相還而復辭之,何取謙亮之多邪!」(《後漢書》載:「昔介子推有言:『竊人之財,猶謂之盜。』況君奇謨拔出,興亡所係,可專有之邪?雖慕魯連沖高之跡,將為聖人達節之義乎!」)、「二荀令之論人,久而益信,吾沒世不忘。」
  • 曹操表荀彧:「臣聞慮為功首,謀為賞本,野績不越廟堂,戰多不踰國勳。是故典阜之錫,不後營丘,蕭何之土,先於平陽。珍策重計,古今所尚。侍中守尚書令彧,積德累行,少長無悔,遭世紛擾,懷忠念治。臣自始舉義兵,周遊征伐,與彧戮力同心,左右王略,發言授策,無施不效。彧之功業,臣由以濟,用披浮雲,顯光日月。陛下幸許,彧左右機近,忠恪祗順,如履薄冰,研精極銳,以撫庶事。天下之定,彧之功也。宜享高爵,以彰元勳。」
  • 曹操於官渡戰後表贊荀彧:「昔袁紹侵入郊甸,戰於官渡。時兵少糧盡,圖欲還許,書與彧議,彧不聽臣。建宜住之便,恢進討之規,更起臣心,易其愚慮,遂摧大逆,覆取其眾。此彧睹勝敗之機,略不世出也。及紹破敗,臣糧亦盡,以為河北未易圖也,欲南討劉表。彧復止臣,陳其得失,臣用反旆,遂吞凶族,克平四州。向使臣退於官渡,紹必鼓行而前,有傾覆之形,無克捷之勢。後若南征,委棄兗、豫,利既難要,將失本據。彧之二策,以亡為存,以禍致福,謀殊功異,臣所不及也。是以先帝貴指縱之功,薄搏獲之賞;古人尚帷幄之規,下攻拔之捷。前所賞錄,未副彧巍巍之勛,乞重平議,疇其戶邑。」
  • 後漢書論曰:「自遷帝西京,山東騰沸,天下之命倒縣矣。荀君乃越河、冀,閒關以從曹氏。察其定舉措,立言策,崇明王略,以急國艱,豈雲因亂假義,以就違正之謀乎?誠仁為己任,期紓民於倉卒也。及阻董昭之議,以致非命,豈數也夫!世言荀君者,通塞或過矣。常以為中賢以下,道無求備,智筭有所研疏,原始未必要末。斯理之不可全詰者也。夫以衛賜之賢,一說而斃兩國。彼非薄於仁而欲之,蓋有全必有喪也,斯又功之不兼者也。方時運之屯邅,非雄才無以濟其溺,功高埶彊,則皇器自移矣。此又時之不可並也。蓋取其歸正而已,亦殺身以成仁之義也。」
  • 後漢書贊曰:「公業稱豪,駿聲升騰。權詭時偪,揮金僚朋。北海天逸,音情頓挫。越俗易驚,孤音少和。直轡安歸,高謀誰佐?彧之有弼,誠感國疾。功申運改,跡疑心一。」
  • 《魏氏春秋》載:「彧德行周備,非正道不用心,名重天下,莫不以為儀表,海內英雋咸宗焉。」
  • 《魏氏春秋》載司馬懿曰:「吾自耳目所從聞見,逮百數十年間,賢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
  • 《魏氏春秋》載鍾繇意:「顏子既沒,能備九德,不貳其過,唯荀彧然。」鍾繇曰:「夫明君師臣,其次友之。以太祖之聰明,每有大事,常先諮之荀君,是則古師友之義也。吾等受命而行,猶或不盡,相去顧不遠邪!」
  • 魚豢《典略》載禰衡語:「文若可借面弔喪。」
  • 傅子》曰:「或問近世大賢君子,答曰:『荀令君之仁,荀軍師之智,斯可謂近世大賢君子矣。荀令君仁以立德,明以舉賢,行無諂贖,謀能應機。孟軻稱「五百年而有王者興,其間必有命世者」,其荀令君乎!太祖稱『荀令君之進善,不進不休,荀軍師之去惡,不去不止』也。』」
  • 袁宏《三國名臣頌》:「文若懷獨見之照,而有救世之心,論時則人方塗炭,計能則莫出魏武,故委圖霸朝,豫謀世事。舉才不以標鑒,故人亡而後顯;籌畫不以要功,故事至而後定。雖亡身明順,識亦高矣。」又詩贊:「英英文若,靈鑒洞照。應變知微,頤奇賞要。日月在躬,隱之彌曜。文明暎心,鑽之愈妙。滄海橫流,玉石俱碎。達人兼善,廢己存愛。謀解時紛,功濟宇內。始救生靈,終明風概。」
  • 宋書·劉穆之傳》載劉穆之言:「我雖不及荀令君之舉善,然不舉不善。」
  • 資治通鑒》載杜牧曰:「彧之勸魏武取兗州則比之高、光,官渡不令還許則比之楚、漢,及事就功畢,乃欲邀名於漢代,譬之教盜穴墻發匱而不與同挈,得不為盜乎?」
  • 蘇轍曰:「荀文若之於曹公,則高帝之子房也。董昭建九錫之議,文若不欲,曹公心不能平,以致其死,君子惜之。或以為文若先識之未究,或以為文若欲終致節於漢氏。二者皆非文若之心也。文若始従曹公於東郡,致其算略,以摧滅群雄,固以帝王之業許之矣,豈其晚節復疑而不予哉!方是時,中原略定,中外之望屬於曹公矣,雖不加九錫,天下不歸曹氏而將安往?文若之意,以為劫而取之,則我有力爭之嫌,人懷不忍之志,徐而俟之,我則無嫌而人亦無憾。要之必得而免爭奪之累,此文若之本心也。惜乎曹公志於速得,不忍數年之頃,以致文若之死。九錫雖至,而禪代之事,至子乃遂。此則曹公之陋,而非文若之過也。」
  • 資治通鑒》載司馬光曰:「孔子之言仁也重矣,自子路、冉求、公西赤門人之高第,令尹子文、陳文子諸侯之賢大夫,皆不足以當之,而獨稱管仲之仁,豈非以其輔佐齊桓,大濟生民乎!齊桓之行若狗彘,管仲不羞而相之,其志蓋以非桓公則生民不可得而濟也,漢末大亂,群生塗炭,自非高世之才不能濟也。然則荀彧舍魏武將誰事哉!齊桓之時,周室雖衰,未若建安之初也。建安之初,四海蕩覆,尺土一民,皆非漢有。荀彧佐魏武而興之,舉賢用能,訓卒厲兵,決機發策,征伐四克,遂能以弱為強,化亂為治,十分天下而有其八,其功豈在管仲之後乎!管仲不死子糾而荀彧死漢室,其仁復居管仲之先矣!而杜牧乃以為『彧之勸魏武取兗州則比之高、光,官渡不令還許則比之楚、漢,及事就功畢,乃欲邀名於漢代,譬之教盜穴墻發匱而不與同挈,得不為盜乎?』臣以為孔子稱『文勝質則史』,凡為史者記人之言,必有以文之。然則比魏武於高、光、楚、漢者,史氏之文也,豈皆彧口所言邪!用是貶彧,非其罪矣。且使魏武為帝,則彧為佐命元功,與蕭何同賞矣;彧不利此而利於殺身以邀名,豈人情乎?」
  • 《漢魏文學與政治》載孫明君論:「從理性出發,從現實出發,荀彧清醒地認識到漢不可為,於是他擁護曹操重造天下的大業,並建立了赫赫功績。同時,他與舊王朝之間在情感上又有藕斷絲連的聯繫,封建倫理綱常禮教的陰影亦籠罩在他的心頭,讓他難以掙脫。」

後世創作[編輯]

  • 在小說《三國演義》中,荀彧初登場於第十回「勤王室馬騰舉義 報父讎曹操興師」一回中。其時曹操在兗州招賢納士,荀彧共其侄荀攸共往相投,成為曹操旗下的重要謀士。曹操初與荀彧交談,便已驚歎荀彧是「吾之子房」。荀彧又向曹操舉薦程昱,為曹操另添一名重要謀士。
  • 第十一回曹操興兵討陶謙徐州,荀彧與程昱留守根據地兗州,遇上呂布偷襲,二人設計死守鄄城、東阿等三城,力保不失。徐州之役後,荀彧獻策吸納汝南一帶的黃巾勢力,建立青州兵集團,令曹操得以滋養勢力。後來又勸曹操乘獻帝出走的時候勤王迎帝,一方面讓曹操得以挾君以令天下,另一方面也令漢室得以保存。
  • 第十四回,荀彧晉升侍中尚書令。後獻「二虎競食之計」挑撥劉備與呂布,令二人心懷詭譎,不能通力合作。
  • 曹操征張繡時,荀彧留守許都。此後參與討伐呂布、袁紹等戰事。
  • 第二十三回曹操於禰衡前讚揚「荀彧、荀攸、郭嘉、程昱,機深智遠,雖蕭何陳平不及也」,但禰衡卻反諷荀彧共能「弔喪問疾」。
  • 荀彧深謀有智,擅長評價人物,曾與孔融爭辯,一席話將袁紹手下謀士將領的缺點一一道出。
  • 荀彧亦善占卜術數,第二十四回曹操征劉備於小沛時,大風吹折軍旗,荀彧便算出劉備軍必定派人劫寨。
  • 官渡之戰時,荀彧再次為曹操留守許都,提供糧草支援。後來曹操南征荊州、江東,亦留荀彧守許都。
  • 第六十一回,曹操野心漸露,與手下董昭等互謀自尊為魏公,加九錫。荀彧不以為然,以大義阻諫曹操,不被接納,更觸動曹操的加害之心。後來曹操南征,令荀彧同行,荀彧知曹操意圖加害,故託病止步於壽春。誰知曹操送來飲食一盒,內無一物,暗示要荀彧自行了斷。荀彧理解其意,亦知在數難逃,決定服毒自殺,終年五十歲。作者留詩歎道:「文若才華天下聞,可憐失足在權門。後人漫把留侯比,臨歿無顏見漢君。」
  • 香港漫畫火鳳燎原》中,荀彧是謀士學府「水鏡府」的門生,是司馬徽的弟子,更是名聞天下的軍師集團「水鏡八奇」中的「二奇」。其計謀風格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擅長內政及外交,走「養」之路及「光明」之路。荀彧與漢王室關係密切,深得獻帝信賴,是為曹操建立地位的重要謀士。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趙翼,《廿二史札記·第七卷》:「荀彧傳,後漢書與孔融等同卷,則固以為漢臣也。陳壽魏志,則列於夏侯惇、曹仁等之後,與荀攸、賈詡同卷,則以為魏臣矣。」
  2. ^ 此據《荀氏家傳》。按《三國志》,荀諶為荀彧弟。

書籍[編輯]


曹操五謀臣
荀彧 | 荀攸 | 郭嘉 | 程昱 | 賈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