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家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莫家拳是中國南拳的一種,傳自廣東東莞火崗村莫達樹(莫達士)。

莫家拳拳種有箭拳、串花拳、黑虎拳、豹拳、人字椿法,棍法有釣魚棒、龍虎棍、鳴州棍、二郎棍、打單枝、盤龍棍、莫家大鈀等。

拳法採取手法緊密,拳勢勇猛。步法靈活,長短配合。「拳行如虎勢,腳踢似龍威,身靈步活力,長短勁俱齊。」

莫家拳以腿法聞名。有撐雞腳、穿心腿、虎尾腿、釘腳、卦眉腿、截肘鐮腳、後蹬腳、凌空雙側踢腿等。

「一腳勝三拳,手長尺七,腳長三尺,放長攻擊,凌空飛踢,拳重百両,腳重千斤力。」

莫家拳歷史[編輯]

莫家拳是廣東五大名拳(洪拳劉拳蔡拳李拳莫拳)之一,傳說創自莫達士。1644年,明朝崇禎皇帝自縊於北京景山,政權為李自成大順政府所奪。噩耗傳來,朝野震動,清兵乘勢南下,東莞張家玉等人起兵抗清,南明隆武政權永曆政權爭為宗主,流匪四起,南方兩廣地區攏亂60多年始息(康熙《東莞縣誌》:東莞四郊攏亂四十餘年而後定)。莫達士父親莫福田時當13歲,因兵亂由火崗村避難寄跡今惠陽縣瀝林鎮伙崗村。比長娶何氏為妻,生莫碩士、莫達士二子。傳言莫達士曾學藝於少林寺,技成後返回伙崗村,因伙崗村全為莫氏族人,於是開宗創派稱為「伙崗村正宗莫家拳」。

莫達士以武名世,在清朝初年的動盪時期,組民團以保境,舉梅州鄉進士(註:《莫氏家譜》及祠堂神主牌記為「保境義士舉梅州鄉進士」)。火崗莫氏十五世祖莫達士生三子,長喬錫,次定儒,三亮儒。定儒精通武術,因火崗村在惠陽潼湖岸邊,故號稱「潼湖打仔」,恩賜登仕郎、候選州司馬;亮儒賦性剛勁,兼收武備,名聞四鄉。定儒又生三子,即瓊璋、鳳璋、蘭璋。瓊璋為鄉舉人,正當生平,性直淳厚。鳳璋、蘭璋賦性剛正義重,授修職郎、外省州左堂等職。定儒孫莫鸞翲,精於歧黃,遠赴西藏,精修密宗佛法,著《藏薌述錄》傳世。亮儒三子堯璋,賜登仕郎,四子瑞璋,術卜易命理,兼收武備。莫達士之兄莫碩士,號華嶽,賜登仕郎,子通儒亦賜登仕郎,孫莫振蛟,曾孫莫禮楊賜修職郎,這些人都精通「莫家拳」。

關於莫清嬌其人,本人在《莫氏家譜》中無法找到其名。考校各地傳說及年代,竊以為莫清嬌即莫達士侄孫莫振蛟,也即有些傳言中莫家拳的創派人海豐莫遮蛟。用國語或客家話念讀,莫清驕、莫振蛟、莫遮蛟其音極為相近。其他可能誤傳的人名如:莫達樹即莫達士,莫定如即莫定儒,莫黎勝即莫林盛等等。

莫達士所傳拳術,因戰陣所需,招式狠辣,動輒取人性命。其後族人拳術也多用於軍陣之中,因此狡詐多變,為性命相搏之利器。

莫家拳拳理[編輯]

莫家拳的特點是偏身沉肩吊馬,手法緊湊,善用腿法,步法靈活,攻守結合,剛中含柔。歌決雲:「舉行如虎勢,腳法高中低,身靈步活力,長短勁俱齊。」步型主要有吊馬(虛步)、四六馬、半馬步、雙弓步等。拳法有沖、掛、劈、撩、鞭、拋及牛角拳、十字拳等。手法有影子、拉手、標手、撐掌、推掌、按掌、蓋掌、撥掌、挑掌、虎爪等。橋法有穿、剪、攻、沉、截、壓、架等。肘法以頂肘(前頂、側頂、後頂)爲主。腳法有穿心腳、撐雞腳、虎尾腳、掃堂腳、鉤鐮腳、後彈腳、剪腳、釘腳、後蹬腳、淩空飛腳等。

在技擊上,莫家拳講究近打遠踢、長短配合。腿法是莫家拳取勝法寶。腿比手強壯得多,用腿擊人的效果明顯優於用手打人,故本門有「一腳勝三拳」之說。

腳法[編輯]

有:撐雞腳、虎尾腳、穿心腳、釘腳、過門連環腳。拳法特點是斜身肩半吊馬,步法靈活,手法緊密,攻防結合,拳勢勇猛,剛勁有力,軟硬兼施,長短配合,正所謂拳行如虎勢,腳踢似龍威。拳種有拉長拳、黑虎拳、十字豹拳箭拳、串花拳、開口拳、下山拳、鐵拳、八面拳、回龍拳、五虎拳、六合拳、風虎拳、等二十多種套拳。徒手套路有:74式莫家拳、21式人字樁拳、28式白虎拳、39式橋頭拳。棍法有龍虎棍,嗚州棍、釣魚棒等。

傳說莫家拳傳承[編輯]

  〔一傳〕傳於有潼湖打仔之稱的莫定儒莫亮儒莫大昌
  〔二傳〕石水口村莫黎勝、莫林、莫延年,元岡村陳堂公,徐屋村徐皮鐵。
  〔三傳〕莫亮、火岡村莫群亨。
  〔四傳〕莫鍚計(1957年莫在廣州擂臺比賽榮獲冠軍)、莫丁貴(1935至1943年期間任教於星洲)、林蔭棠(學自莫亮,其子林仲文曾任教於廣州二沙頭武術館,林仲偉則是華南師範大學教授)、莫創(居香港流浮山)、莫海(1949年曾任教元朗廈村)、東山村姚立、姚逢潤、莫龍富、姚裕。
  〔五傳〕在香港有莫坤雄莫炳揚莫德裕張永輝黃華安;大陸有林仲文林仲偉等人。
  〔六傳〕姚大東(現任香港中國國術總會副主席及多間中小學龍、獅藝國術班總教練),另還有多人在國內教授。

傳承之早後期變化[編輯]

莫家拳早期不外傳,只傳給族人,到莫亮、莫清嬌等人將拳術外傳,才創下「南拳五大名家」的名號。另外,一些外姓人士以姻親的關係也得到傳授。以上列二傳陳堂公為例。陳本為東莞常平元崗園村人,家世業農,因與鄰村群農爭水,被圍摳至重傷,陳妻莫少嫻技擊,持鋤擊敗群農,翼之歸。陳羞為婦人庇,遂憤而學拳,終得「無影腳」秘技。陳堂公後為東莞武技第一人,從學者四百多人,徐皮鐵則其弟子。陳堂公有子名火勝,女名金姑,俱得其夫婦真傳。時有羅浮僧人聞其名,欲與火勝較量,金姑爭為先。僧笑虐,有輕視金姑意,爭鬥中襲其私處。金姑怒起,以手傷其目,僧遂目瞽而去。後咸豐年間,西洋火器日精,火勝亡,「無影腳」秘技遂絕傳。(註:無影腳善行詭道,先以雙手攻敵迷惑敵人,然後出腳傷敵。此技後輾轉傳至洪拳武師黃飛鴻,遂名昌於天下。)

莫家拳成為廣東五大名家之一,是以腿法見稱。腿法有撐雞腳、穿心腿、虎尾腿、釘腳、卦眉腿、截肘鐮腳、後蹬腳、淩空雙側踢腿等。   它的基本理論是「一腳勝三拳,手長尺七,腳長三尺,放長攻擊,淩空飛踢。拳重百斤力,腳重千斤力。」拳法特點為手法緊密,攻防結合,拳勢勇猛,剛勁有力, 步法靈活,長短配合。有歌訣曰 :「拳行如虎勢,腳踢似龍威。身靈步活力,長短勁俱齊。」   莫家拳有二十多套拳。拳種有黑虎拳、豹拳、箭拳、串花拳。徒手套路:74式莫家拳 21式人字張拳 ,28式白虎拳 ,39式橋頭拳。棍法有釣魚棒龍虎棍鳴州棍二郎棍盤龍棍莫家大鈀等。

練習先後次序[編輯]

第一年練習拉單枝茅竹,用四尺長的大茅竹,在上端入第二節開一小孔,放三個小銅錢在竹筒內,下端入地90公分,用沙土或水泥固定便可完成。入錢的作用,在於拉擊打竹桿時,便發出向聲,用力大小與內響聲成正比例,這樣能提高練習者的興趣。練習打單枝竹,能增強手指力,和上下肢肌肉與骨骼的抵抗能力,使肌肉結實,骨質增厚、硬度等。都有良好的效果。

第二年練習拋沙包(約3~5公斤)。主要鍛煉眼明手快、準確有力,對加強指、腕、臂力、都有良好作用。

第三年練習拋、舉石鎖(重量10~20公斤)。拋舉石鎖的目的,在於發展全身力量為。動作有單手上舉、雙手上舉、前平舉、側平舉、拋接動作、旋轉擺動等……,靜止動作,做手倒立和劈叉動作等。

第四年腰部纏沙腰帶(重量20~30公斤)。進行負重練習,以增強腿部力量與彈跳力,對提高身體素質很有幫助。

第五年打大沙包(重量80~100公斤)。其目的使身體獲得全面訓練。如手力、腰力、腿力的提高,有良好的效果。初打大沙包時要注意用力方法,由輕到重,姿勢要正確,運動量由小到大,先上肢後下肢,循序漸進,不要急於求成,以免過度疲勞,造成筋骨勞損或受傷。

第六年打莫家木人樁,是編成拳譜進行練習的,手足並用聯合動作。

拳譜[編輯]

其拳譜列舉如下:

(1)放橋初起用穿心。練法:預備姿勢先橋手,接著進步引手用前蹬腿。

(2)左右過門側腳臨。練法:左、右托肘,接著用側身腿。

(3)直進正間雙夾掌。練法:插步前進雙撥掌的同時,接著用正面雙夾掌。

(4)回橋帶馬對胸心。練法:向左轉體180度右撩掌,接著左轉體90度左虎爪,緊接上步右拳。

(5)沖掌沖拳兼搭頸。練法:左撐掌,右沖拳,接著左右擺拳。

(6)左右雙肘姿勢沉。練法:進步左右雙頂肘,接著轉體右跪臂。上步雙攻橋。

(7)過門兩度連環腳。練法:用左、右截肘的同時,接著用左、右鉤連腳。

(8)不若上橋竊腳光。練法:進步用後彈腿的同時,接著右推掌(手腳配合用力,協調一致)。

(9)移步轉橋分兩邊。練法:用沉橋運手向左把手,接著右轉體向右把手,右沖拳。

(10)左右引手須向前。練法:迫步左右影手,接著下撩掌。

(11)強者摩橋能跌勢。練法:進步右臂拳,接著向右把手,左轉體右勾拳。

(12)無疑後蹬出庭邊。練法:向左轉體90度的同時用左腳向後蹬腿,接著左虎爪右沖拳。

(13)前進也應跟一步。練法:進步挑劈掌的同時,向右橫掃拳。

(14)方知標腳不遲延。練法:躍進一步用平射腳。

(15)為勝兩重雙疊掌。練法:左弓步左雙夾掌、右弓步右雙夾掌。

(16)難比擒拿捉腳先。練法:進步上引手的同時,接著右手向下抽腿。

(17)前進沖肩真勢重。練法:右手上挑劈的同時,接著進步同右肩向前撞擊。

(18)穩如磐石也無全。練法:靠身時用前肘撞擊,接著右扣、左劈、沖右拳(連環動作)。

(19)退步不如鐵掃堂。練法:提左膝,接著落步的同時,用右腿向前掃。

(20)重重起腳勢沖天。練法:接前掃堂腿轉體180度蹲撐用左腳向後蹬出(虎尾腳),繼之向左翻身向上躍起用右蹬腿。初學打樁時,先練單動作,後練聯合動作,先練手法、後練腿法,應先慢後快。

歷史記載[編輯]

據《廣東省志.體育志》記載:清朝乾隆年間,由福建來廣東的少林寺慧真禪師傳給惠州府海豐縣莫蔗咬(字達士,也叫莫達材),後傳給惠州火崗村的莫清驕(字大昌,即莫振蛟)、莫四季、莫定儒。經過他們切磋琢磨形成莫家拳。他們5人是為莫家拳的第一代傳人。至今,莫家拳在橋頭一帶代代相傳,盛極一時,還湧現出著名的武術拳師和許多膾炙人口的故事。現今,莫家拳主要流傳在惠州、東莞、廣州、佛山、順德等地,並已流傳於香港、澳門、東南亞(星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英國美國等地。

清朝末,石水口村「莫家拳」傳人莫黎勝在香港用「沖天腳」打敗俄國擺擂者,為國爭光。習武成才的石水口子弟莫包連,曾在清末擔任水兵(海軍)艦長。清光緒二年(1876年),石水口從小習武練功的武秀才莫雄謀被清朝皇帝欽點為丙子科武進士(藍翎進士)。 解放初期,被譽為廣東武術五大教頭之一的大洲村人莫敬湖(莫照容、莫俠儔)就曾在廣州、茶山鎮南社村開館授徒。上世紀80年代,橋頭鎮文德中學開辦 「莫家拳」班,由石水口村莫甯樂老拳師任教,省體委還曾派人來莫氏三村(大洲、石水口、嶺廈)專門為老拳師錄影。解放前,橋頭莫姓四、五十歲的男子皆習過莫家拳棍,大洲村莫柏許、石水口村莫黎勝、莫甯樂、莫德裕便是其中出色的代表。

代表人物[編輯]

  • 莫德裕,男,1943年出生,石水口村人,8歲拜師學藝,現任香港武術聯會傳統武術顧問。
  • 莫柏許,男,1942年出生,大洲村人,12歲拜師學藝,先後師從李丁桂、莫俠儔(莫敬湖、莫照容),自拜師學藝以來,孜孜不倦,學而不厭,同時潛心研究莫家拳技藝,終有所成。他精通莫家拳拳術,尤其擅長棍法,其親手撰抄的《莫家拳棍譜》已保存近50年,成為當今人們研究莫家拳的重要資料。他一生酷愛武學,曾先後在深圳寶安、茶山南社、企石莫屋、石排等地教習武功,現應橋頭鎮大洲村委會之邀,在村中擔任武術教練,負責教授本村子弟莫家拳。他深諳莫家拳心得,多年來拳不離手,一生廣授眾徒,為莫家拳的傳承和發展作出重要貢獻。1985年曾應省體委之邀到省電視臺做節目專訪,2007年,東莞日報、東莞電視臺、東莞電臺都相繼對莫柏許進行採訪報導。

比賽活動[編輯]

2008年春節、2009年春節廣東省、市攝影家協會都相繼組織多名攝影愛好者到大洲社區進行莫家拳表演攝影創作比賽,特別2009年春節,由省、市攝影家協會、南華師範大學攝影系、香港藝術攝影家協會等組織各界攝影愛好者200多名到橋頭鎮大洲社區進行舉辦全國攝影大展「橋頭莫塚拳」主題創作比賽。

莫家拳相關資訊[編輯]

在影視劇的助推下,洪拳創始人洪熙官早已家喻戶曉。洪、劉、蔡、李、莫,是廣東五大名拳,莫家拳正是與洪拳齊名的一大拳術。在莫家拳的發展壯大歷程中,橋頭鎮是一個關鍵地區。莫家拳創始人祖籍在橋頭,橋頭又是莫家拳的盛行地,歷史上「家家習拳術,輩輩出高手」,湧現了一批著名拳師和武進士,留下了眾多膾炙人口的傳奇故事。但是隨著時代的變遷,目前橋頭莫家拳逐漸式微,拳師全都年過花甲。

舉辦訓練班、出資贊助、籌建協會、籌辦武館……近年來,橋頭鎮村兩級展開了拯救廣東名拳的系列行動。橋頭莫家拳成功申報了廣東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取得初步成效,但是未來的路還很長,怎麼樣把莫家拳的真功夫保存下來,而不是僅供表演的花拳繡腿?此問題牽動著各界人士的神經。

英雄好漢層出不窮[編輯]

夏日的晨曦灑落一地,橋頭鎮大洲村文化活動中心內,幾個老拳師帶著30多個中小學生在打莫家拳。白T恤、黑褲子、紅腰帶,或打黑虎拳、或踢旋風腿、或劈關公刀、或舞長龍棍,胸前的「莫家拳」三字抖動,這群老人孩子打得虎虎生威,有板有眼,引來眾人圍觀。67周歲的莫柏許,大洲人,被橋頭人稱為許叔,他是莫家拳第五代正宗傳人,練得一身好功夫,先後在深圳寶安、茶山南社、企石莫屋、石排等地教習武功,1986年還被省、市體委錄下武術套路錄影作為教學材料,現在擔任橋頭莫家拳武術隊總教練,給學生、青年傳授莫家拳。

一代名拳後繼乏人[編輯]

莫家拳本是代代相傳,但是許叔的兒子和孫子已經不會打拳了,他還一度十分擔心那本《棍譜》該傳給誰。「大洲村和石水口村是橋頭鎮內莫家拳最盛行的兩個村子,現在功夫好的拳師已經很少了,剩下的也都是超過60歲的人。1986年,跟我一起被省、市體委錄下武術表演錄影的莫羅坤師傅也不在人世了。」許叔感歎說。橋頭鎮文廣中心的李小汶說,據初步摸底,橋頭全鎮能稱得上拳師的莫家拳師傅只剩下二三十人了。其實,不單單橋頭如此,就連香港也面臨同樣的窘境。莫德裕說:「上世紀70年代,我在香港莫家拳國術總會擔任教練,平時都有二三十人來學習。現在的年輕人已經不來學了,國術總會也名存實亡了。」

隨著時代的變遷,武術的防身功能淡化,年輕一代學武興趣大減,眾多武術門類面臨後繼無人的窘境,莫家拳也一樣。現在每到春節期間,大洲村表演麒麟舞,舞麒麟用的是莫家拳功夫,麒麟舞之後也有專場的莫家拳表演,敲鑼打鼓、爆竹聲聲,甚是熱鬧。但是問題的嚴重性也正在於此,橋頭莫家拳目前儘管招式還在,但是實戰能力大減,逐漸嬗變為表演性質的「花拳繡腿」了。 事實上,橋頭鎮有關部門也注意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在申報莫家拳為省級非遺的《申報書》上如此陳述,莫家拳經過幾十年演化,逐漸成為和麒麟舞融合在一起的表演活動項目,離真正意義上的武術已經越來越遠,並歸納了原因:

第一,「文革」的衝擊,使得莫家拳完全停練,莫家拳傳人產生斷層;

第二,改革開放,經濟社會得到了發展,但卻使原生態的莫家拳,不但失去了生存的環境,還缺乏足夠的保護措施。

成立協會籌辦武館[編輯]

大江東去,淘去的不僅僅是泥沙,作為廣東五大名拳之一的莫家拳也在逐漸落幕,該怎麼辦?橋頭鎮村兩級、莞港兩地同胞共同努力,拉開了一場拯救民間文化瑰寶的大行動。 早在1986年,當國人還不知道「非物質文化遺產」為何物的時候,橋頭區政府已經撥款2萬元,在橋頭文德中學開辦了一個業餘武術班,傳授莫家拳。在橋頭政府的支持下,橋頭鎮大洲村對莫家拳進行了大力的民間保護工作。橋頭莫家拳武術隊隊長莫培桂說,2000年開始,大洲村恢復了中斷幾十年的培訓基地,組織老師傅給年輕一輩傳授拳術,並拿出真金白銀支援莫家拳表演和完善基地配套,從最初的3萬元/年增加到2008 年的18萬元/年。

2007年起,橋頭鎮政府開始把莫家拳向省有關部門申報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2008年9月,在橋頭第一小學成立培訓基地給學生傳授莫家拳。調查摸底、整理材料、構建保護方案、展開保護行動,經過系列的努力,橋頭莫家拳終於躋身省非遺名錄,為後續大力保護取得了通行證。橋頭的行動吸引了香港同胞的目光。祖籍橋頭石水口村的莫德裕最近頻繁往返於莞港兩地,給橋頭子弟傳授更為純熟的莫家拳。他說:「香港沒人學了,現在橋頭有人學,我不想讓莫家拳失傳,所以就回來交流交流。」李小汶說:「我們準備在橋頭鎮所有中小學的體育課上普及莫家拳,只要感興趣,人品還可以,都可以報名學習。同時,我們正在籌建莫家拳協會和武館。協會9月份可以成立,武館爭取今年內開館,這次武館培訓的是格鬥型的莫家拳了。」

出現之劇集[編輯]

TVB女拳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