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語流行音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條目的主題不是中文流行音樂

華語流行音樂英語譯名:Mandopop),或稱國語流行音樂華語歌曲國語歌曲普通話歌曲,是泛指用現代標準漢語演唱的流行歌曲。它是中文流行音樂中主流的商業性質音樂類型。其主要流行於臺灣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澳門中國大陸以及其他通用華語的社區,且在華人社區外如韓國日本等地也相當受歡迎。

概述[編輯]

華語流行音樂經歷了幾個重要的發展階段。自1920年代起,上海成為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與台語流行音樂中心——臺北相互輝映,成為早期中文流行音樂的兩個重要發源地。此種中心地位至1940年代末方結束。此後,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轉移至臺灣香港。在香港,華語流行音樂的風頭至1970年代逐步取代粵語流行音樂。在臺灣,華語流行音樂一直長勝不衰,同時自1980年代起,國語流行音樂再度迎來繁榮。在中國大陸,自1970年代末,華語流行音樂取代了佔據主流地位的中國革命音樂,至今日已成為該地區最受歡迎的音樂類型。台灣音樂人在1990年代開始前進中國大陸,協助發展整個中國大陸的華語流行音樂工業,至今已成功打造出中國大陸龐大的音樂市場及培養了許多中國大陸的音樂人。北京也逐漸成爲中國大陸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華語流行音樂也在中國大陸成爲主流的音樂。

華語流行音樂在大中華地區及周邊各國乃至海外華人社區的流行,亦催生了許多具有國際影響力的華語流行音樂巨星。1980年代來自台灣的流行音樂天后鄧麗君便是其中最傑出者之一,她不僅是華語流行音樂巨星,也在日語流行音樂台語流行音樂粵語流行音樂發展史上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是當時臺灣臺北中文流行音樂工業中心地位的標誌。

在現今的全球華語流行音樂世界裡,臺灣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主導著全球華語流行音樂的發展。臺灣秉著厚實的文化底蘊、精煉成熟的音樂工業技術和特殊的文化品味,仍是帶動全球華語流行音樂新風潮的主要動力,臺灣也因此常被譽爲「華語流行音樂的搖籃」,香港四大天王也靠台灣音樂幕後團隊打造個人曲風,大多數的華語流行歌手因此選擇台灣作為主要的發展基地。

華語流行音樂是一項具有巨大商業利潤的音樂工業,涵蓋了亞洲特別是東亞東南亞地區的服裝設計舞蹈編舞電視包裝和積極的市場營銷等,對上述各行業的發展趨勢均起著引導作用。

歷史[編輯]

發源[編輯]

商業性的中文流行音樂是與留聲機同步出現的,後者最早是由法國人Labansat帶至上海西藏路的。[1]百代是創建華語流行音樂工業的最早的唱片公司之一。

1920年代:時代曲的產生[編輯]

1920年代,華語流行音樂被稱為時代歌曲。它們被視作華語流行音樂的原型。[2]從地域上說,上海是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被視為「中國流行音樂之父」的黎錦暉是該種音樂體裁的創始者。他創作於1920年代的作品《毛毛雨》被視為最早的中文流行音樂。[3]巴克·克萊頓(Buck Clayton)——美國爵士樂小號手——曾在上海同黎錦暉一起工作,他們兩人彼此學習,相互影響,使對方熟習的音樂元素融入自己的音樂中。黎錦暉創建的明月歌舞團也是首個中國流行音樂團體,後於1931年並入聯華電影公司,成為首個進入中國電影工業的流行音樂團體。

1930–1940年代:七大歌星的時代[編輯]

中華民國時期最初的「七大歌星」奠定了華語流行音樂在亞洲社會中的地位。這些歌星在演唱中結合了中國傳統的小曲日語流行音樂等的演唱技巧,其演唱風格與之前任何中文音樂均不盡相同。此時,處於繈褓之中的中國電影工業正在成長,並網羅歌手擔當電影演員或電影歌曲配唱工作。由於其成功的歌唱和電影表演生涯,周璇被視為這一時代中最具代表性的華語流行音樂明星。這一代人見證了女歌手在輿論中從「歌女」一躍成為「明星」的歷程。[3]她們甜美的歌聲也通過位於各大城市的廣播電臺傳到家家戶戶的收音機裏,而唱片則在唱片公司的包裝下成為極具吸引力的娛樂商品。該時代由於中國抗日戰爭中日本軍隊佔領上海而遭到干擾,但最終仍延續至1940年代末期。

1950-1960年代:分裂與新生[編輯]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共取得政權,開始在文化領域推行了一系列的革命政策,推行的其中一項政策便是將流行音樂宣佈為色情[4],至此在中國大陸,流行音樂被嚴厲壓制,只容許中國民族音樂中國革命音樂,嚴重打擊中國音樂發展。

1949年後,由於國民政府帶同不少社會精英遷台,臺北成為華語流行音樂的新中心。臺灣本地的特別是中上層階級的年輕人自台灣日治時期起便開始受日本娛樂文化的影響,又有早期台語流行音樂的熏陶,故較容易接受流行音樂。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國民黨一控制臺灣後即禁止使用日文,並限制臺灣原有居民使用母語——閩南語[5]這在流行音樂領域也使日語流行音樂及在其陰影下發展的台語流行音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打擊後再受重創。日語流行音樂台灣日治時期的發展高峰一落千丈。國民黨大力推行國語,使華語流行音樂後來居上,成為臺灣的主流音樂。台語流行音樂則在華語流行音樂的包圍中掙扎求生。除了政策帶來的影響外,隨著國民黨及其擁護者在第二次國共內戰後敗退至臺灣,這些新移民的湧入也使臺灣的華語流行音樂的聽衆相對增加,有利於華語流行音樂的傳播。在香港,隨著不少華語流行音樂企業及詞曲作家、歌星以及聽衆因為逃離中共統治而從上海等中國大陸城市移居至此,華語流行音樂也開始繁榮。由於香港此時受英國統治,故該地的華語流行音樂免於中共國民黨的直接的政治影響,獲得了新的發展良機。香港直至1960年代一直保持著上承上海的華語流行音樂中心的地位。

東南亞各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紛紛獲得獨立,其流行音樂也在不斷發展創新。印度尼西亞的流行音樂發展較早,其音樂元素對華語流行音樂有一定影響。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的華語流行音樂也不斷發展,詞曲作家及歌手迭有出現。

1970–1980年代:工業的成長與新市場的形成[編輯]

1970-1980年代,隨著電視大中華地區等地的普及,流行音樂工業也藉助其獲得了新的成長。電視劇電影之後,與包括華語流行音樂在內的中文流行音樂形成相互扶持的關係。而流行音樂的傳播媒介也在廣播電臺之後又增加了電視這一新媒體。收錄機磁帶的流行使留聲機唱片逐步退出歷史舞臺。流行音樂工業也隨之邁向了新階段。

1979年,新加坡正在推行講華語運動。許多電視臺和廣播電臺包括新加坡廣播局會停播粵語流行音樂以播出華語流行音樂[6]

在1970年代末,隨著文化大革命的結束,中共調整了對內對外政策,開始實行改革開放。華語流行音樂乘此良機,重新開始流行於中國的年輕人中間。最初的華語流行音樂是在文化大革命後期從香港臺灣傳入,鄧麗君的歌曲便是其中的代表。1980年代,收錄機電視在中國大陸城市中的大規模普及使得華語流行音樂的傳播如虎添翼。

1970-1990年代,臺北保持並發展了其華語流行音樂的工業中心地位。例如1980年代的亞洲歌后鄧麗君即來自台灣。自1970年代起,臺灣鄧麗君成為了橫跨數種流行音樂的超級巨星。她在華語流行音樂日語流行音樂台語流行音樂粵語流行音樂以及英語流行音樂世界中均獨樹一幟,其歌迷遍佈亞洲乃至全球。在高度的政治敏感下,她的歌曲一度被大陸的某些政府官員視爲資產階級的「靡靡之音」。[7]但由於她的音樂充滿魅力,中國大陸仍不斷輸入鄧麗君灌錄的各種音樂製品,並於1986年正式解除了對她的歌曲禁令。當時在中國大陸流傳著這樣的説法:「白天聼鄧小平,晚上聼鄧麗君。」[8][9]

80年代後期羅大佑歌曲的流行將華語流行音樂帶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該時代最成功的歌曲之一便是羅大佑的《明天會更好》。這首歌最初由60位歌手於1985年演唱。[10] 該歌曲迅速傳遍了亞洲並成爲華語流行音樂的一個標桿。隨後在1986年,中國大陸郭峰等人創作了歌曲《讓世界充滿愛》,該曲由128名華語流行音樂歌手在北京首唱。[11] 當時這兩首歌曲都是從美國歌曲《We Are the World》中吸收了靈感。[10][11]這種群體大規模共同演唱的形式使華語流行音樂的創作和表演形式更為豐富。

而在香港,華語流行音樂壓倒性的統治地位漸已不復存在,粵語流行音樂成了樂壇新的主力軍。這對香港流行音樂和華語流行音樂都是舉足輕重的轉折。

1990年代:流行文化最高峰:香港四大天王時代[編輯]

香港歌手張學友推出的華語唱片《吻別》至今保持華語流行音樂中的最高銷售量的記錄

進入1990年代後,隨著冷戰的結束以及新科技的發展,包括兩岸三地大中華地區乃至亞洲甚至全世界的經濟與文化聯係都日益緊密。這不僅促進了包括華語流行音樂在內的各種流行音樂在世界各地的傳播,更對流行音樂工業的發展起了重大的推動作用。1990年代後期,CD的出現和廣泛流傳不僅逐漸結束了磁帶的時代,也使華語流行音樂獲得了傳播上的更大便利。

1990年代的華語流行樂壇以中國歌手王菲(早期於香港發展)為主要代表人物之一。王菲的音樂具有強烈的個人意識,專輯概念完整性一致且具有高水準,在台灣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企劃製作的《台灣流行音樂200最佳專輯1993-2005》一書中,王菲個人以六張華語專輯入選且名列前茅[12][13][14],數量更為男女歌手之冠,其成就可見一斑。此外,王菲多張唱片均有百萬銷量佳績。截至2000年3月,20張粵語專輯合計台灣、日本與香港有據可考的銷量達970萬張,獲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15]認證為華語樂壇粵語專輯銷量最高的女歌手。

而香港男歌手方面則有張學友劉德華郭富城黎明之稱的香港四大天王,被譽為香港十大文化符號之首,四大天王的影響力席捲華人地區,重新定義了偶像含義,成為當時影響人們生活中重要文化載體。其中張學友於1990年代間推出的《吻別》,《祝福》,《忘記你我做不到》,《想和你去吹吹風》等華語唱片在大中華區大熱,都是台灣製作團隊打造,和中國大陸,如《情不禁》和《真情流露》等,是大融合時期最為耀眼的歌手之一,他亦成為1990年代最具有代表性和唱片銷量最高的華語流行樂巨星之一,他的唱片銷量甚至曾引起歐美樂壇的矚目,令華語音樂開始走向國際,[16]亦有歐美著名樂隊將他的著名歌曲重新翻唱並獲得成功。張學友在華語樂壇享有極高的聲譽,被譽為香港華語流行樂的「歌神」。

1990年代初,中國大陸原創的華語流行音樂在廣東興起。廣東毗鄰香港澳門,是文化大革命後期至改革開放時期包括華語流行音樂在內的各種流行音樂經香港澳門輸入中國大陸的門戶,受流行音樂熏陶多年,又是多個經濟特區的所在地,現代工商業發達。由於流行音樂企業及優秀詞曲作家、歌手薈萃,該地區一度成為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最早的華語流行音樂及粵語流行音樂中心。該地原創的華語流行音樂融合了台灣流行音樂的風格,並結合了地方特色,發展出華語流行音樂,一時風靡中國大陸及周邊地區,以致反輸出香港再轉譯為粵語歌。但到1990年代末,普通話因沒有地方性基礎,而作為粵語基地的廣東卻始終沒有自我發展出粵語歌曲,音樂人才外流,最終沒有新人加入,廣東流行音樂最終式微。踏入2000年後,華語創作者開始北移,湖南衛視超級女聲大獲成功,而後引起中央臺廣電總局聯合打壓,北京逐漸成為中國華語流行音樂的中心。重要的音樂製作機構薈萃此地。


2000年後小謝戴綠帽流著眼淚告別新時代。

特點[編輯]

曲調[編輯]

樂器及設置[編輯]

二十年代時代歌曲萌芽時期,演奏樂隊往往以國樂樂器為主,輔以西洋提琴增潤音色。到三十年代中期,西洋樂器漸成主流,甚至有用管弦樂演奏傳統中式旋律。如今的樂器配置則更爲西方化,吸收了諸如節奏布魯斯嘻哈音樂等的許多配樂特點。少數華語音樂人如周杰倫林俊傑王力宏已經嘗試過將傳統的中國樂器同西方影響相結合。

歌詞[編輯]

華語流行音樂的歌詞創作最早是從民間小曲及古代詩詞中汲取靈感。早期的作詞家如范煙橋陳蝶衣等均深通韻律,上承中國古詩的遺風,歌詞雅俗共賞,俗而不淫。當今作詞家則順應新時代的需要,歌詞更加直白,有的還吸收西方流行音樂的特點,歌詞創作也呈現五光十色。

漢語方言的影響使得華語流行音樂的歌詞在不同演唱者口中也具有不同的發音。海峽兩岸漢語標準語的差異對歌手的影響反而不如各地方言的影響顯著。

工業[編輯]

唱片公司[編輯]

介入華語流行音樂的唱片公司始於1920年代,最早的包括英商百代、美國勝利、五十年代香港有荷商飛利浦等,也有華資公司,例如大中華(上海)、五十年代的大長城(香港)、新月(香港)、大中華(新加坡)、六十年代台灣的海山。如今著名的唱片公司包括滾石唱片華研國際音樂等。隸屬於母公司的子公司如臺灣維京唱片也活躍於市場中。中國大陸新興的公司如天娛傳媒等也對華語流行音樂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華語流行音樂明星[編輯]

儘管中國大陸的普通話使用者數量高居全球榜首,但臺灣仍舊是華語流行音樂重要的中心。[17] 如今這個「中心」的意思不是工業基地,而是相關人才創作的出身之地。因為大批臺灣華語流行音樂人已經流向了中國大陸並投入了當地的音樂工業中。

影響[編輯]

對其他中文流行音樂的影響[編輯]

其他中文流行音樂,如台語流行音樂粵語流行音樂等,亦有自己獨特的音樂文化,但僅流行於該漢語方言區中,地域性較強,只有少數歌曲能擴大到華人聽衆的整體活躍市場中。這種情況一如美國鄉村音樂日本演歌

事實上,早期以香港為基地的粵語流行音樂並不亞於華語流行音樂所獲得的市場利潤,單在香港市場已達到百億元的收入,而在廣東也有上億元。在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特別是進入1990年代至2000年代,中國大陸的市場日益受到關注。更多歌手改唱華語歌曲以便在中國大陸打開市場。

對全球流行音樂的影響[編輯]

基本上,與華語流行音樂比較,在亞洲地區音樂市場,由於日語為第二國際語言,又加上台港澳地區年輕人哈日風潮較為盛行,日本流行音樂較為強勢,美國音樂則是將音樂類型分類較為廣泛(藍調、爵士、鄉村、電子、古典、拉丁、流行、饒舌),華語流行音樂對全球流行音樂市場並沒有任何太大的影響。但是華語銷量最高的歌手為鄧麗君的一億五千萬張(包括CD與錄音帶)。


相關條目[編輯]

華語流行樂相關獎項[編輯]

  • 泛華人地區:全球華語歌曲排行榜、TVB8金曲榜頒獎典禮
  • 香港: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十大中文金曲頒獎典禮、新城勁爆頒獎典禮、叱咤樂壇頒獎典禮
  • 澳門:澳廣視至愛新聽力頒獎音樂會
  • 台灣:金曲獎金音獎
  • 中國大陸:CCTV-MTV音樂盛典、音樂風雲榜、東方風雲榜等

參考文獻[編輯]

  1. ^ Jones. Andrew F. [2001] (2001). Yellow Music - CL: Media Culture and Colonial Modernity in the Chinese Jazz Age. Duk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822326949
  2. ^ Shoesmith, Brian. Rossiter, Ned. [2004] (2004). Refashioning Pop Music in Asia: Cosmopolitan flows, political tempos and aesthetic Industries. Routeledge Publishing. ISBN 0700714014
  3. ^ 3.0 3.1 Kakisensi web. "Kakiseni article." An introduction to shidaiqu. Retrieved on 2007-04-26.
  4. ^ Broughton, Simon. Ellingham, Mark. Trillo, Richard. [2000] (2000) World Music: The Rough Guide. Rough Guides Publishing Company. ISBN 1858286360
  5. ^ Taiwanese Pop Songs History. "Taiwanese Pop Songs History." Article. Retrieved on 2007-05-02.
  6. ^ Welch, Anthony R. Freebody, Peter. Knowledge, Culture and Power. Routledge Publishing. ISBN 1850008337
  7. ^ China.org.cn. "China.org.cn." Chinese pop music since the 1980s p2. Retrieved on 2009-01-05.
  8. ^ 鄧麗君與國安局
  9. ^ Reed, Barbara Edith. Davison, Gary Marvin. [1998] (1998). Culture and Customs of Taiwan. Greenwood Press. ISBN 0313302987
  10. ^ 10.0 10.1 Lotayu.org. "Lotayu.org." 歷史報導 : 《明天會更好》幕後. Retrieved on 2009-01-06.
  11. ^ 11.0 11.1 China.org.cn. "China.org.cn." Chinese pop music since the 1980s p3. Retrieved on 2009-01-05.
  12. ^ [1]
  13. ^ [2]
  14. ^ [3]
  15. ^ [4]
  16. ^ 紐約時報《充滿甜美而柔情的粵語流行音樂之王》 發表於1995年10月10日《紐約時報》撰文:NEIL STRAUSS
  17. ^ Keane, Michael. Donald, Stephanie. Hong, Yin. [2002] (2002). Media in China: Consumption, Content and Crisis. Routledge Publishing. ISBN 0700716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