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亭集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蘭亭集序(張金界摹本,局部)

蘭亭集序,又名《蘭亭序》、《禊帖》、《臨河序》、《蘭亭宴集序》。書法家王羲之所作,有「天下第一行書」之稱,是中國晉代書法成就的代表。

晉穆帝永和九年(353年)三月初,王羲之與兒子王凝之王徽之王操之王獻之孫統李充孫綽謝安支遁、太原王蘊許詢、廣漢王彬之、高平郗曇、餘姚令謝勝等「少長群賢」共41人[1]會稽山陰集會,為蘭亭集會,是時有二十六人得詩三十七首[2],後輯為《蘭亭詩》。《蘭亭集序》為王羲之為《蘭亭詩》寫的序言。

王羲之以特選的鼠鬚筆蠶繭紙,首先寫聚會盛況,描述環境——「茂林修竹、清流急湍」,「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之後筆鋒突變,格調轉為悲傷,寫人生短暫,然而他並不宣揚「人生無常」、「及時行樂」,而是斥了莊子的「一死生、齊彭殤」的論調。通篇語言流暢,不勉強藻飾、通俗自然,結合駢句駢散,靈活自如,堪稱歷代名篇。

《蘭亭集序》共計324字,凡是重複的字都各不相同,其中21個「之」字,各具風韻,皆無雷同。王羲之酒醒之後,過幾天又把原文重寫了好多本,但終究沒有在蘭亭集會時所寫的好。[3]

蘭亭序內容[編輯]

rtl
蘭亭集序(神龍本,據稱是最接近原本的複製本,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豎版對應原文[編輯]

永和九年嵗在癸丑暮春之初㑹
于㑹稽山隂之蘭亭脩稧事
也羣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
有崇山峻領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
湍暎帯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
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
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是日也天朗氣清恵風和暢仰
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
𠩄以逰目騁懐足以極視聴之
娱信可樂也夫人之相與俯仰
一世㦯取諸懐抱悟言一室之内
㦯囙寄𠩄託放浪形骸之外雖
趣舎萬殊静躁不同當其欣
扵𠩄遇蹔得扵己怏然自足不
知老之将至及其𠩄之既惓情
随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𠩄
欣俛仰之閒以為陳迹猶不
䏻不以之興懐况脩短随化终
期扵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
不痛㦲每攬昔人興感之由
若合一契未甞不臨文嗟悼不
䏻喻之扵懐固知一死生為虗
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
亦由今之視昔悲夫故列
敘時人録其𠩄述雖世殊事
異𠩄以興懐其致一也後之攬
者亦将有感扵斯文
  • 註:以上漢字取字時儘可能接近原文字體。

加標點後的原文[編輯]

永和九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會於會稽山陰蘭亭,脩稧事也。羣賢畢至,少長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領(嶺),茂林脩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列坐其次。雖無絲竹管弦之盛,一觴一詠,亦足以暢敘幽情。

是日也,天朗氣清,惠風和暢。仰觀宇宙之大,俯察品類之盛。所以遊目騁懷,足以極視聽之娛,信可樂也。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悟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託,放浪形骸之外。雖趣(取/趨)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係之矣。向之所欣,俛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脩短隨化,終期於盡。古人云:「死生亦大矣。」豈不痛哉!

每攬(覽)昔人興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嘗不臨文嗟悼,不能喻之於懷。固知一死生為虛誕,齊彭殤為妄作。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悲夫!故列敘時人,錄其所述,雖世殊事異,所以興懷,其致一也。後之攬(覽)者,亦將有感於斯文。

  • 註:加標點原文使用現代通用字體,通假字避諱字的本字附於括號中。

現代漢語譯文[編輯]

蘭亭序殘石,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出土

永和九年,時在癸丑之年,三月初,為了脩稧[注 1]在會稽郡山陰縣的蘭亭舉辦了聚會。許多有聲望有才氣的人都來了,有年輕的,也有年長的。這裡有高大的山峰和險峻的山嶺,有茂密的樹林和修長的竹子,又有清水急流在亭的左右輝映環繞。把水引到亭中的環形水渠裡來,讓酒杯飄流水上,人們在曲水旁邊排列而坐。雖然沒有管弦齊奏的盛況,一邊飲酒一邊賦詩,也足以痛快地表達各自幽雅的情懷。

這一天,天氣晴朗,和風輕輕吹來。向上看,天空廣大無邊,向下看,地上事物如此繁多,這樣縱展眼力,開闊胸懷,窮盡視和聽的享受,實在快樂啊!

人們彼此相處,一生很快就度過。有的人喜歡在室內談論志趣抱負;有的人寄託情懷在愛好的事物,不受任何約束,放縱地生活。儘管人們的志趣千差萬別,好靜,好動也不相同,只要當他們喜於所接觸的事物時,一時間自得其樂,快樂而滿足,渾然忘了衰老即將到來;待到對喜愛的事物厭倦,心情也隨著改變,感慨油然而生。以前感到歡快的事頃刻之間變為陳跡了,尚且不能不因此感慨不已,何況人壽的長短隨著造化而定,最後一切都化為烏有。古人說:「死和生也是件大事啊!」怎能不悲痛呢?

每當看到前人發生感慨的緣由,與我所感慨的如符契般吻合,總是對著文章嗟嘆感傷,心裡又不明白為什麼會如此。雖然一直都知道把生和死同等看待是荒誕的,把長壽和短命同等看待是妄造的,然而以後的人看待今天,不過也就像今天的人看待從前一樣罷了,可悲啊!因此我一一記下參加這次聚會的人,抄錄了他們的詩作。儘管時代不同情況不同,但人們的情致卻是一樣的,後代的讀者也將對這些詩文有所感慨。

配樂朗誦[編輯]

在線欣賞

影響[編輯]

作為書法作品,《蘭亭集序》歷來被認為是經典傑作,有「行書第一」之稱。其書法飄逸流暢,如行雲流水而又筆力雄健。

唐太宗得到真跡[4],即令虞世南褚遂良馮承素歐陽詢等臨摹翻刻,分賜皇子、近臣,世稱「唐人摹本」。王書原本據傳已被唐太宗作為殉葬[5]宋朝陸游在古詩《跋馮氏蘭亭》中因此感慨道:「繭紙藏昭陵,千載不復見。此得其骨,殊勝蘭亭面。」[6]但唐太宗昭陵曾於五代時被溫韜所盜[7],而被盜物品名單中並沒有《蘭亭集序》,因此一般相信《蘭亭集序》現存於唐高宗武則天合葬的乾陵中。

今存的摹本以「神龍本」最為著名,該帖共28行,324字,章法、結構、筆法都頗得原本神韻,被認為是最好的摹本。另外,石刻首推「定武本」,傳唐歐陽詢據右軍真跡臨摹上石,北宋亡,石亦散失不傳,僅有宋拓本傳世。

郭沫若根據1965年南京出土的《王興之夫婦墓誌》、《謝鯤墓誌》等墓誌發表了《由王謝墓誌的出土論到蘭亭序的真偽》一文[8],推論《蘭亭序》的文章和墨跡均是王羲之的第七代孫智永所依託,高二適則發表《駁議》反駁這種說法,於是雙方打起筆戰[9]。1972年郭沫若在《文物》上發表《新疆出土的晉人寫本殘卷》,再次認定《蘭亭序帖》必然是偽跡。

電影 3D肉蒲團之極樂寶鑑 亦在片中一幕重現蘭亭集序,文字似神龍本但印章位置某些部份並不相符。

後人評價[編輯]

  • 永樂大典》的主編解縉在《春雨雜述》中稱蘭亭序:「右軍之敘蘭亭,字既盡美,尤善布置,所謂增一分太長,虧一分太短。」[10]
  • 明代書畫家董其昌在《畫禪室隨筆》稱:「右軍《蘭亭敘》,章法為古今第一,其字皆映帶而生,或小或大,隨手所如,皆入法則,所以為神品也。」[11]

五大摹本[編輯]

[編輯]

  1. ^ 到水邊進行消災祈福的活動

參考資料[編輯]

  1. ^ 太平廣記》 卷第二百七 書二 引 《法書要錄》卷三 唐何延之《蘭亭記》:「與太原孫統承公、孫綽興公、(公字原缺,據法書要錄補)廣漢王彬之道生、陳郡謝安石、高平郗罷重熙、太原王(王字原缺,據法書要錄補)蘊叔仁、釋支遁道林、並逸少子凝、徽、操之等四十一人,修袚禊之禮。揮毫制序,興樂而書。用蠶繭紙鼠須筆,遒媚勁健,絕代更無。凡二十八行,三百二十四字,字有重者皆別體,就中之字最多。」
  2. ^ 王羲之《臨河敘》稱:「右將軍司馬太原孫丞公等二十六人,賦詩如左。前餘姚令會稽謝勝等十五人,不能賦詩,罰酒各三斗。」
  3. ^ 趙構翰墨志》: 「唐何延年謂右軍永和中,與太原孫承公四十有一人,修袚稧,擇毫制序,用蠶繭紙,鼠須筆,遒媚勁健,絕代更無。凡三百二十四字,有重者皆具別體,就中「之」字有二十許,變轉悉異,遂無同者,如有神助。及醒後,他日更書數百千本,終不及此。」
  4. ^ 何延之蘭亭始末記蕭翼賺蘭亭
  5. ^ 劉餗隋唐嘉話》記:「王右軍《蘭亭序》,梁亂,出在外。陳天嘉中,為僧眾所得。……果師死後,弟子僧辯才得之。太宗為秦王后,見拓本驚喜,乃貴价市大王書,《蘭亭》終不至焉。及知在辯才處,使蕭翼就越州求得之,以武德四年入秦府。貞觀十年,乃拓十本以賜近臣。帝崩,中書令褚遂良奏:『《蘭亭》,先帝所重,不可留。』遂秘於昭陵。」
  6. ^ 宋朝陸游劍南詩稿· 卷四十九·跋馮氏蘭亭·又
  7. ^ 新五代史·雜傳·溫韜傳》記載,後梁開平二年(908年),「韜在鎮七年,唐諸陵在其境內者,悉發掘之,取其所藏金寶,而昭陵最固,韜從埏道下,見宮室制度閎麗,不異人間,中為正寢,東西廂列石床,床上石函中為鐵匣,悉藏前世圖書,鍾、王筆跡,紙墨如新,韜悉取之,遂傳人間,惟乾陵風雨不可發。」
  8. ^ 《文物》1965年第6期
  9. ^ 郭沫若:《〈駁議〉的商討》,《文物》1965年第9期
  10. ^ 明代·解縉,《春雨雜述
  11. ^ 明代·董其昌,《畫禪室隨筆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