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來庵事件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Xilaian Incident.jpg
台灣語言寫法及拼音
漢字 西來庵事件 / 噍吧哖事件
注音 ㄒ一 ㄌㄞˊ ㄢ ㄕˋ ㄐ一ㄢˋ
ㄐㄧㄠˋ ㄅㄚ ㄋㄧㄢˊ ㄕˋ ㄐ一ㄢˋ
台羅 Se-lâi-am Sū-kiānn / Ta-pa-nî Sū-kiānn
日文假名 せいらいあんじけん / タパニーじけん
英文 Xilai Temple Incident / Tapani Incident

西來庵事件,又稱余清芳事件玉井事件噍吧哖事件[1],是發生於1915年武力抗日事件,領導人為余清芳羅俊江定等人。西來庵事件臺灣日治時期諸多起事之中規模最大、犧牲人數最多的一次,同時也是臺灣人第一次以宗教力量抗日的重要事件,更是臺灣漢人史載最後一次大規模武裝抗日

事件名稱[編輯]

因為策劃起事的地點在西來庵五福王爺廟,故官方稱以「西來庵事件」,起事首領余清芳1879年1916年),又稱「余清芳事件」;又由余清芳等人與日軍噍吧哖(今臺南玉井)交戰,故亦稱「噍吧哖事件」或「玉井事件」;以上名稱,戰後國民政府沿用。

但若以當時抗日者立場解讀,有人認為應正名為「起義」或「起事」。或因肇於農曆乙卯,依傳統紀年,命名為:「乙卯起義」「乙卯西來庵起義」「乙卯噍吧哖起義」[2]

戰事經過[編輯]

臺南廳後鄉庄(今高雄市路竹區)人余清芳為一因詐欺罪而離職之臺灣警察,對日本人素來不滿,信仰齋教,於「臺南西來庵」假借王爺信仰名義來宣揚其抗日行動。之後其認識了他里霧(今雲林縣斗南鎮)人羅俊竹頭崎(今臺南市南化區)人江定大目降(今臺南市新化區)人蘇有志等,密謀組「大明慈悲國」,打算造反。

余清芳能言善道、口若懸河,能威脅利誘。以宗教方式催眠迷信者,宣稱臺灣日治時期已過廿載,氣數已盡,他是明朝羅教羅思孚老祖的系法脈,受到五福王爺扶乩神示,擔任「征伐天下大元帥」,可除卻總督府,由他本人登基成為「臺灣人皇帝」。

余清芳用利誘來攏絡人心,只要捐獻銀錢者,就可得到靈,將靈符佩掛於身,並且力行齋戒,一心頌念真言,就可以避免一切瘟疫、災害。余清芳設置多層次傳銷機制,凡信徒可再轉手,兜售西來庵的靈,可抽取每張靈符的三到五成價格[3],使得信徒樂於轉手,且順便宣傳其教義。余允諾信徒,革命成功後,會將把所有日本衙門土地沒收,以便賜給參與革命之人,讓跟隨者良田萬

另余清芳也威脅恐嚇信徒:他得呂純陽祖師劉伯溫先師密法,有一「山中寶劍」,深埋土內,出鞘後見血封喉,殺人無數,可飛劍殺日本人,亦可殺陽奉陰違的信徒。而且寶劍一出,天地震動,風雲變色,能感召中國燕京袁世凱,袁將派遣無數北洋軍渡海,擊殺所有日本官吏與背叛漢人者;還逼迫參與者在玄帝玄女神像前發毒誓,背叛余清芳者,會遭到天譴家毀族誅

臺南西來庵余清芳宣揚其抗日行動處,原本在臺南市亭仔腳街(今日青年路121號)附近

由於余清芳聲勢浩大,保密工作不足,總督府情治系統也耳聞風聲「南臺灣各地傳言,中國軍隊即將攻打臺灣,與臺灣人裏應外合,驅逐日本。」總督府命軍警加緊查緝。基隆港警察又發現一名臺南人蘇東海,攜帶鉅款,奔走於廈門臺灣之間,且言行非常可疑,遂將蘇東海逮捕,但並未對他嚴加控制,而是暗中監視。蘇東海在監所,又遣一名被釋放出所的妓院經理坂本憲,送信給余清芳的手下,醞釀起事。總督府遂發覺余清芳、羅俊等人才是事件主謀。於是全臺灣憲兵警察大舉逮捕抗日分子,羅俊走避不及,於嘉義竹崎遭到逮捕余清芳於事洩後即潛入山中,和同謀者江定商討對策。

1915年7月6日,在遭公家通緝下,以「大明慈悲國奉旨平臺征伐天下大元帥余」名義發動起事,與日軍噍吧哖(今臺南市玉井區)交戰。余清芳奇襲多處警察廳,襲殺眾多日警甚至是其眷屬,並在噍吧哖附近的虎頭山建設堡壘,與日軍對峙,一時陣容擴展至千人以上。然而日軍一方面仔細搜山,另一方面張貼告示,勸告投降者,或許不必處死,但又對投降者實施報復殺害。老家在當地的臺灣農民組合幹部簡蛾說,當時日軍取一竹竿作為標準,凡身高超過此竹竿者一律斬首,埋屍大坑之中,爾後四周村落家家戶戶同日舉辦忌日祭典,就是這個原因。1915年8月22日,余清芳在王萊莊(今臺南市楠西區)被捕,江定則至隔年(1916年)4月始被勸誘,並且日本當局派人向江定表示,只要他出降,決不追究,加之糧食武器匱乏,江定帶領部屬270餘人下山向日本官方投降。日本當局在受降完畢,突然於深夜出動大批警察將江定等人全部逮捕[4]

臺南臺灣話俚語曰:「余清芳,害死王爺公。王爺公無保庇,害死蘇阿志。蘇阿志無仁義,害死鄭阿利。」就是在講述此事,事件結束後,西來庵即被總督府拆毀。

戰後發展[編輯]

由於,參與事件者遍布全臺各地,據總督府統計,被捕的人數多達1,957人,其中在臺南開設的臨時法庭中,被判處死刑者,除主事者余清芳、羅俊、江定外,高達866人[5]。之後,在日本國內與國際輿論壓力下,1915年11月10日安東貞美總督大正天皇即位為由,四分之三的死刑犯被特赦無期徒刑[5]

此事件後,總督府才開始整飭臺灣民間信仰的問題,以避免類似起事事件再發生。安東貞美總督在會議時曾說:義和團之亂已經是十幾年前清國的事情,為何今日臺灣還有此類的暴動?盲從暴動者至少也該知道,迷信是不能依賴的。這不只是我們統治的失敗,亦是教育的失敗。[6]

西來庵事件結束,亦使臺灣人認識到由於軍事實力的懸殊,抗日起義舉動斷然不可行,民眾開始以和平方式爭取民主自治,從此由武裝暴力轉型為以社會運動政治訴求的文化抗日運動,所以西來庵事件也成為臺灣漢人有紀錄以來的最後一次武裝抗日。

2014年3月14日臺南新化發現三千多具骨骸,地方人士認為此為噍吧哖抗日義士,歷史學家指出當年被日本警察屠殺的可能逾萬人,但這批骨骸的身份仍待考証。[7]

紀念[編輯]

1977年台南縣政府於南化鄉設立「噍吧哖起義抗日烈士紀念碑」[8]玉井虎頭山立「抗日烈士余清芳紀念碑」,以彰義士之忠烈。並於2012年完成修復落成[9]。而當時起義的地點南化鄉玉井等地皆設有「忠烈廟」、「懷恩堂」等忠烈祠,奉祀革命義士的神位[10]。台南民間也私設有「西來庵噍吧哖紀念館」的宮廟[11]

註釋[編輯]

相關研究及史料[編輯]

(按照作者姓氏之漢語拼音順序排列)

  • 方孝謙,1996,西來庵事變的象徵意義初探:果報、財富與兩性關係在有關善書中的鋪演,見張炎憲、陳美蓉、黎中光編,台灣近百年史論文集,頁213-34。台北:財團法人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
  • 林衡道主編,1975,余清芳抗日革命檔案(共四輯八冊)。台中:台灣文獻委員會。
  • 蘇乃加,2002,日據時期臺灣武裝抗日事件之研究:以西來庵事件為探討主題。中國文化大學日本研究所碩士論文。
  • 秦風,2005,《嵗月臺灣,1915西來庵事件》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參見[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