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拉雅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西拉雅族
Siraya people.jpg
西拉雅族蕭壠社、麻豆社的人物畫像。右圖男子用鼻子吹簫,是為特色。
總人口
約1萬(2009年臺南縣補登記註記熟者)
原鄉分布
臺南市高雄市屏東縣花蓮縣臺東縣
語言
西拉雅語閩南語
信仰
基督教道教佛教阿立祖
相關族群
南科區內的東西向主要道路被命名為西拉雅大道以資紀念

西拉雅族Siraya)是臺灣原住民平埔族群中的一族,且為平埔族群中人口最多、勢力最強的一族[1]:12,主要分佈在嘉南平原恆春半島之間。

源於西方稱臺灣拉丁文葡萄牙文慣用詞「Formosa」,葡萄牙荷蘭西班牙等國之涉臺文書記錄稱臺灣原住民為「福爾摩沙人」(Formosan或法文的Formosane),意即福爾摩沙/福爾摩莎(美麗)島上的居民,部分其實專指其所接觸過之拉雅族人等。[2][3]

19世紀因漢人爭地壓力,部份西拉雅人逐漸東遷,移住臺東花蓮一帶,幾乎漢化,失去傳統風俗及語言。在近年發起正名運動,要求官方承認其原住民身分,臺南縣政府在2005年率先認定西拉雅族為「縣定原住民族」,2010年後為臺南市政府認定為「臺南市定原住民」。

西拉雅族又可細分成本族、大滿(亞)族、馬卡道(亞)族[1]:12,但亦有學者對大滿族與馬卡道族是否為西拉雅亞族提出質疑,如學者李國銘即認為馬卡道族的文化信仰、聚落與語言跟臺南的西拉雅族有很大的不同[4]:15。而西拉雅族由於自身的阿立祖信仰,又有「拜壺民族」的稱呼[5]:15,但有一說指出西拉雅族並非祀奉壺,而是崇拜壺中象徵祖靈神力的水[4]:145

族名由來[編輯]

「西拉雅」這個中文寫法最早可追溯至張耀錡於1951年所著之《平埔族社名對照表》,是「Siraya」這個發音的音譯[4]:15。西拉雅的原意,語言學家費禮羅(Raleigh Ferrel)認為是「東邊的人」、「內山的人」、「裡面的人」,南島語學者卡爾·A·阿德拉爾(Karl A. Adelaar)則認為「raya」是往裡面的意思,所以西拉雅可解釋為「往裡面的人」,學者石萬壽則認為Siraya是臺語「四大社」的轉音,學者段洪坤則根據日治時期學者的調查記錄,認為西拉雅就是「人」的意思[註 1][4]:17,如達悟族的「達悟」(Tao、Tau)是指「人」一樣。

內部分類[編輯]

一般學者將西拉雅族分成本族與兩個亞族:

西拉雅本族[編輯]

西拉雅本族主要有四大社,其分佈區域由北而南依次為:

其他社及支社[編輯]

除了四大社之外,還有一些較小的社如大目降社、直加弄社、卓港社(卓猴社)、大傑顛社、噍吧哖社、芋匏社等,其中有一些社被視為四大社中某一社的屬社或分支。

大滿族[編輯]

大滿族(Taivoan)或稱「大武壟」支系,清朝文獻稱為「四社熟番」,而所謂的四社指的是大武壟社、加拔社、芒仔芒社與霄里社[5]:14。主要分佈在臺南(楠西、玉井、南化、左鎮一帶[5]:18)、高雄兩地區的丘陵和河谷地帶,如: (原)高雄縣小林村 (因2009年獻肚山走山土石流之故,舊小林部落已消失,重建後的小林部落一分為三,分居三地)。

馬卡道族[編輯]

馬卡道族(Makatto)主要分佈於屏東地區,所建立的上淡水社下淡水社阿猴社放索社搭樓社茄滕社武洛社力力社等八社被清朝文獻稱為「鳳山八社[5]:15

臺灣東部的西拉雅族[編輯]

1829年開始,部份西拉雅族逐漸東遷,移住花蓮的玉里富里,臺東的池上關山長濱成功一帶,並建立大庄、觀音山、萬人埔、蟳廣澳、彭子存等聚落,其中以大庄最具規模。其中分布於花東縱谷者稱為「璞石閣平埔八社」、分布於海岸地帶者稱為「成廣澳沿海八社」。西拉雅族的東遷也促使海岸山脈開發出「安通越嶺道」、「落合越嶺道」、「大庄越嶺道」等古道。19世紀末期,受到清朝政府的橫徵暴斂,因而爆發了「大庄事件」、「觀音山事件」等抗清事件。

文化[編輯]

吉貝耍的信仰中心-大公界(公廨)。其建築可見漢化影響,因傳統公廨為茅草屋

西拉雅族之族群文化特色為「阿立祖」的信仰,以及傳統祭典如西拉雅族夜祭嚎海祭公廨等。

阿立祖祭[編輯]

一般對西拉雅族的阿立祖祭認為他們是祭拜祀壺,其實他們不是祭壺,是拜祀壺裡面的水,他們認為水是祖靈依附的地方。 容器只是外在的形式,可以是瓶、碗、甕、缸。 不變的是水,不換水和道教不過火一樣的道理,靈與力會消失。 水會腐敗和消失 所以每年的初一、十五,他們會換祀壺裡的水,就如同人不希望住在髒亂、狹窄的地方,他們也希望祖靈住的地方能舒適。 阿立祖就是祖靈的意思 。

官方認定[編輯]

西拉雅族發起正名運動多年,但未獲政府的認可,族人提起集體行政訴訟。2011年7月21日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宣判,將訴訟駁回,等同於敗訴。因血統及文化早已漢化的原因,目前官方層級認定的原住民族身分,僅臺南市政府認定其為「市定原住民族」。

主要研究文獻[編輯]

由於西拉雅族多數已經和漢人同化,文化也多數失傳,因此研究西拉雅族就要依靠過去建立的一些文獻,主要有明朝陳第的《東番記》、臺灣荷西殖民時期的官方檔案與傳教士記錄、以及地方志書,特別是黃叔璥的《番俗六考》與六十七的《番社采風圖》,記載了許多當時西拉雅族的生活情形,為後人的研究留下珍貴的史料。

紀念與文化保存[編輯]

對西拉雅文化保存最力的或可說是蘇煥智主政的臺南縣政府,蘇在其任內成立了臺灣第一個縣級的原住民族委員會「臺南縣西拉雅原住民族事務委員會」;此外,位於雲嘉南靠山地區的臺灣第13個國家風景區「西拉雅國家風景區」在命名上首度兼具人文意涵,也是由臺南縣政府爭取成立的國家風景區,該風景區也曾與縣府合作辦理文化體驗營及走鏢等傳統西拉雅活動。在一些地區也有設立相關的文化園區與展覽館,如佳里區北頭洋平埔文化村蕭壠文化園區常設展,以及麻豆區蔴荳古港文化園區等等。

另外,在臺南縣政府所主導開發的南科特定區中,縣府將其中三條最主要幹道分別命名為「西拉雅大道」、「目加溜灣大道」及「直加弄大道」,也被認為是縣府在紀念發揚西拉雅文化的展現。

文學[編輯]

以西拉雅族為背景之作品有:

  • 葉石濤《西拉雅族的末裔》(臺北:前衛出版社,1990年)/《西拉雅族末裔潘銀花》(臺北:草根出版社,2000年)
  • 王家祥《倒風內海》(中和:玉山社,1997年)
  • 方耀乾《臺窩灣擺擺 Tayouan Paipai》(臺北:晨星出版社,2012年)
  • 陳耀昌《福爾摩沙三族記》(臺北:遠流出版公司,2012年)
  • 林建隆《刺桐花之戰:西拉雅臺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臺北:圓神出版社,2013年)

著名族人[編輯]

參見「臺灣原住民人物列表」。

另見[編輯]

注釋[編輯]

  1. ^ 段洪坤《阿立祖信仰研究》一書據伊能嘉矩〈菲律賓群島的BISARA和臺灣的SIRAYA之近似(フィリッピン群島のBISAYA と臺灣のSIRAIYA との近似)〉(1907年)一文提到新港社人傳說自小琉球遷移到臺灣本島後,自稱為SIRAIYA或SIRAYA,而日治時期學者在臺南新化知母義、左鎮岡仔林等地區也可採集到原住民自稱為Siraya、Siraia、Siraiya等字彙[4]:17、18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劉還月. 《南瀛平埔誌》 初版二刷. 臺南縣文化局. 2001 (初:1994)年. ISBN 957-00-3358-4. 
  2. ^ 福爾摩沙的樂音, 大紀元, 2007/11/14
  3. ^ 祀壺村之春, 蕭壟社北頭洋發展協會, 1999/05/19
  4. ^ 4.0 4.1 4.2 4.3 4.4 段洪坤. 《阿立祖信仰研究》.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3年12月. ISBN 978-986-03-9416-0. 
  5. ^ 5.0 5.1 5.2 5.3 凃順從. 《南瀛公廨誌》. 臺南縣文化局. 2002年01月. ISBN 957-01-0250-0. 
  6. ^ 《臺灣巨砲陳金鋒》第一章
  7. ^ 《臺灣巨砲陳金鋒》第一章
  • 劉還月、李易蓉(2001年)。《認識平埔族的第N種方法》。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