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小姐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西貢小姐
Miss Saigon
MissSaigonPoster.jpg
海報
音樂 克勞德-米歇爾·勛伯格
歌詞 阿蘭·鮑伯利
小理察·馬特比
劇本 克勞德-米歇爾·勛伯格
阿蘭·鮑伯利
原著 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
製片 1989 倫敦西區

1991 百老匯
1992 美國巡演
1993, 2010 多倫多
1994 斯圖加特
1994, 2011 布達佩斯
1996 斯赫弗寧恩
2000 馬尼拉
2001 英國巡演
2002 美國巡演
2004 傑爾
2004 英國巡演
2007 巴西
2009 挪威
2011 烏得勒支
2011 紐西蘭
2012 丹麥
2012 泰國
2014 倫敦西區復排

西貢小姐》(英語:Miss Saigon)是由克勞德-米歇爾·勛伯格Claude-Michel Schönberg)與阿蘭·鮑伯利Alain Boublil)共同創作的一部音樂劇。該劇於1989年9月20日,在英國倫敦特魯里街的皇家歌劇院Theatre Royal, Drury Lane)首次公演,共演出4264場,於1999年10月30日才結束。在1991年4月11日《西貢小姐》在美國紐約百老匯歌劇院公演,於2001年1月28日結束,共演出4092場。[1]

《西貢小姐》是普契尼歌劇《蝴蝶夫人》的現代改編版。它講述的,也是一個亞洲女子被白人情人拋棄的悲劇故事。故事背景被挪到1970年代的西貢,而《蝴蝶夫人》裡的美國軍官和日本藝妓被改成了美軍士兵和越南吧女。

這部音樂劇的靈感來自於一本雜誌裡的照片。作曲者勛伯格看到了這張照片,照片上一位越南母親在西貢新山一國際機場的登機口送她的孩子到美國去,那裡有孩子的父親,一名前美國軍人,而他能在美國提供這孩子較良好的生活環境。勛伯格認為這位母親為孩子的做法是「最大的犧牲」,這也成為了《西貢小姐》一劇的中心主題。[2]

《西貢小姐》在80年代是百老匯上受歐洲影響的幾大劇目之一,其他有《》、《歌劇魅影》和《悲慘世界》。

製作歷史[編輯]

《西貢小姐》自1989年在倫敦公演起就在全世界各個城市得到空前的成功,在斯圖加特多倫多,連劇場都為了演出該劇而經過專門設計。在1994年12月,倫敦劇組打破了之前由《窈窕淑女》保持的特魯里街皇家歌劇院公演最久音樂劇的記錄。

該劇於1991年在百老匯公演之後,人們普遍認為它無論在評獎上還是售票上,都會成為該年度的最佳音樂劇。它的確打破了好幾項百老匯記錄,包括預售票超過了兩千四百美元、最高票價一百美元、以及在39個星期之內就付清了投資人的資金。[3]然而,雖然該劇滿載了無數提名和讚美,在1989/90年度的勞倫斯·奧立弗獎和1991年度的東尼獎上,它卻沒能得到最佳音樂劇的獎項。

當倫敦劇組於1999年結束演出、百老匯劇組於2001年結束演出之後,倫敦原班人馬又展開了一次長時間的巡迴演出,在從英國愛爾蘭在內的六大劇場里,每個地方停留數月。巡迴演出在皇宮劇場,曼徹斯特首演,之後在伯名翰競技場南安普敦五月花劇場愛丁堡劇院布里斯托競技場、和都柏林點劇院演出。這次極為成功的巡迴演出於2003年結束。原製作人卡麥隆·麥金塔又開始籌劃一台可以在稍小型劇場演出的版本,這個「新」巡迴演出在2004年7月再次開始了。

《西貢小姐》目前在美國和其他國家都有國家或地區級的巡迴演出,最近一次的英國國家巡迴演出於2004年8月在普利茅斯的皇家劇場首演,將於2006年初結束。該次演出是最近以來相當成功的一次,劇場有牛津米爾頓·凱恩斯沃金諾威治諾丁漢卡地夫布里斯托伯名翰曼徹斯特格拉斯哥布拉德福德貝爾法斯特南安普敦愛丁堡阿伯丁利物浦桑德蘭。演出於2006年6月在布里斯托結束。結束的原因是人員要轉移到其他國家,包括韓國和澳大利亞的演出。[4]

劇情概要[編輯]

《西貢小姐》的故事發生在1975年至1978年間。它講述了一位保護美國駐西貢大使館美國海軍陸戰隊中士克里斯(Chris),因戰爭失去雙親,不得已找上了在西貢夜總會工作的一名年輕的越南女人──金(Kim)。兩人在互不情願的情況下發生關係,但之後互相產生愛意。在美國混亂的撤離行動中,克里斯與金失散了,被迫返回美國。在之後的三年里,兩個人都飽受了這場戀情給他們帶來的情感折磨。

在此同時,劇情跟隨工程師,一個越南的夜總會皮條客發展。他是金的老闆,他夢想著移民到美國去實現他的美國夢,但在戰後越南的新共產黨政權統治下,他的夢想破碎了。工程師、金、還有金與克里斯的兒子譚(Tam)最終以「船家人」的身份逃渡到泰國。在那裡,金被迫再次重操妓女的職業勉強度日。

克里斯現在已經與一個名叫艾倫(Ellen)的美國女人結婚了。他通過他在軍隊里認識的朋友約翰,知道了金存活下來的消息,也知道了譚的存在。約翰的工作是救濟被美國父親遺留在越南的混血孩子。克里斯和金在曼谷重逢了,金得知她的愛人現在已經有了新妻子之後(與蝴蝶夫人的情況類似),她選擇了自盡,以保證自己的孩子被克里斯帶到美國,有更好的生活。

雖然劇情十分悲哀,但是《西貢小姐》的優秀音樂與強有力的合唱給這部音樂劇增加了活力與情感深度,使它經久不衰。該劇的高潮包括西貢陷落前,最後一批美國人從駐西貢大使館撤離時,美國人坐直升機離開,下面大群被拋棄的越南人傷心欲絕;新共產黨政府的大遊行;還有美國即將失敗前的夜總會瘋狂景象。

詳細劇情介紹[編輯]

第一幕[編輯]

故事發生在1975年西貢的一間夜總會,就在「西貢淪陷」(劇中人物觀點)的前幾天。今天是金做妓女的第一天,工程師向她問候。工程師是一個法國裔越南皮條,有一家迎合美國士兵需要的夜總會。在後台,所有的女孩子們都準備著晚上的節目,她們一邊幫金穿上戲服一邊取笑她的幼稚(「引子」)。

夜總會的節目開始了,所有的美國大兵和越南妓女們一起狂歡(「西貢熱力四射 - The Heat is on in Saigon」)。士兵們都知道他們已經節節敗退,只想在離開越南以前再玩一下子。克里斯(一位年輕卻不幻想的陸戰隊員,為夜總會裡的下賤場景而作嘔)和他的朋友約翰登場。女孩子們在大兵面前騷首弄姿,都想爭奪「西貢小姐」的稱號。得主將被作為獎品被大兵們抽獎,而妓女們認為,這就表示她們可能會被帶到美國去,從此過上好日子。每一個妓女都用自己上場的機會使出渾身解數取悅大兵們,而輪到金時,她的純潔與天真吸引了克里斯的注意。最後,最性感的舞者琪琪(Gigi)獲得了當晚的桂冠,她請求贏她的大兵帶她去美國,他一口回絕了,可她纏著他一再哀求,讓他十分惱火。場面冷了下來,所有的妓女們都想像著有朝一日善待她們的男人,還有美國的好日子(「電影裡的印象 - Movie in my Mind」)。約翰注意到了克里斯對金的迷戀,他與工程師談了價錢,給克里斯買下了金的處女之夜(「交易 - The Transaction」)。金是第一次做妓女,她不請願而且十分害羞,但是她把自己介紹給克里斯,兩個人在薩克斯風的獨聲伴奏下慢慢共舞。突然,克里斯把一堆錢扔給她,告訴她她不屬於夜總會,他讓她趕快離開。可是工程師急忙擠了進來,他以為克里斯對金不滿意。克里斯再次重申他喜歡她,於是金無聲地帶領他走進她的房間(「舞 - The Dance」)。

半夜裡,克里斯望著熟睡的金。克里斯痛恨越南的一切,然而他完完全全為金迷戀,他問上帝為什麼他一定要在臨走之前才遇到這個人(「為什麼,上帝,為什麼? - Why God Why」)。金醒來之後,克里斯想給她錢,被她回絕了,她告訴他這是她第一次與男人睡覺(「這錢是你的 - This Money's Yours」)。克里斯不相信她,向她詢問更多的事情。金給他講她的父母是如何去世的。克里斯受了感動,他告訴她她不需要在夜總會賣身,因為他想讓她跟他一起生活。兩個人瘋狂地相愛了(「太陽月亮 - Sun and Moon」)。克里斯給約翰打電話,他興奮地告訴約翰他要請假,以有更多時間來陪伴金。約翰罵他發瘋了,越共已經越攻越近,他這樣做是找死。美國已經開始遣返人員,想在西貢被攻下之前退兵。克里斯哀求約翰幫他遮擋一天,約翰不請願地同意了(「電話歌 - The Telephone Song」)。克里斯去見工程師,為金贖身。但是工程師企圖從裡面撈到一張美國簽證,因為當時許多越南人都想在越共到達之前逃離越南。克里斯不同意,最後工程師(在手槍威脅之下)同意用原來贖身契的條件為金贖身(「贖身 - The Deal」)。

金和其他的女孩子們為克里斯和金準備了婚禮(「婚禮 - Dju Vui Vai」)。在婚禮上,金的表兄歲(Thuy),也是金的父母為以前她訂下的丈夫,闖進來要救金離開這裡。當他得知金是要嫁給另一個人的時候,他十分傷心(「歲的到來 - Thuy's Arrival」)。克里斯宣布「這個女孩是我的!」兩個人都拔出槍來準備為爭奪金而拚命。金站在克里斯一邊,她告訴歲她們兩家結親時她們都還是小孩子,而且現在她的父母都已經去世,婚約已經無效。歲怒不可遏,對他們破口大罵,他說所有的美國人和妓女的日子都不會長了,他們的下場只能是走的走,死的死。然後他離開了妓院。金為此十分難過,她認為克里斯也會離開她,克里斯說他是要離開越南,但是他會帶金一起走。克里斯與金擁抱在一起,跟著一首夜總會的庸俗歌曲「世界的最後一晚」一起跳舞。然而這首歌在這裡非比尋常,因為對金和克里斯來說,這一晚,的確就是她們的世界裡的最後一晚(「世界的最後一晚 - Last Night of the World」)。

故事向後跳躍三年,到了1978年。西貢(現已經改名為「胡志明市」)人都走到街頭,舉城歡慶打敗美國、越南統一三周年的紀念活動(「龍之晨 - Morning of the Dragon」)。歲現在是新政府的官員,他命令他手下的士兵去把工程師找來。結果工程師還活著,而且,雖然已經接受過新政權的「再教育」,他的腐敗與投機秉性依然絲毫未改。歲命令工程師去把在共產黨入城時就沒了蹤影的金找到,並把她帶到他那裡去。

金被克里斯留在了越南,她一直生活在貧民窟里。她依然深深地愛著克里斯,而且堅信他會回來救她出去。與此同時,克里斯與他的新美國人妻子,艾倫(Ellen),躺在一起。艾倫很愛克里斯,但是她很渴望知道一直纏繞他內心的陰影究竟是什麼。他突然從睡夢中驚醒,坐起來叫著金的名字,艾倫安慰他重新躺下。兩個身處地球兩端的女人不約而同地表白她們對克里斯的愛情。(「我依然相信 - I Still Believe」)。

工程師找到金,把她帶到歲那裡。歲解釋說他尋找金已經找了三年了,而且,他仍然想把金帶回家做他的妻子。她拒絕了,哪怕克里斯不在她也全心全意地愛著他。金把她與克里斯的兩歲的兒子,譚(Tam),介紹給歲,令歲大為震驚。歲憤怒已極,他罵金是叛國者,譚則是國家的敵人,他企圖用刀殺了譚。金抽出克里斯留下的手槍,被迫朝歲開了一槍。歲死在了金的懷中。在外面熱鬧的遊行人流中,金帶著譚開始逃亡(「不許你碰他 - You Will Not Touch Him」)。

金跑到工程師那裡,告訴他所發生的事情(「假如你願意死在溫床上 - If You Want to Die in Bed」,「金和工程師 - Kim & Engineer」)。工程師不想惹事上身,他拒絕幫助她。但一等金吐露克里斯是譚的父親,他立刻興高采烈,喜歡起譚來了,因為他已經把這小孩看成自己去美國的簽證。他告訴金從現在起他就是孩子的叔叔了,而他將帶她們去曼谷。金向譚保證,哪怕是犧牲她的性命,她也要讓譚過上好的日子。他們三人隨著其他飽受堅辛的難民一起,登上了去曼谷的船(「為了你我可以付出生命 - I'd Give My Life for You」)。

第二幕[編輯]

1978年,喬治亞州亞特蘭大市。約翰現在為一家幫助「貝度」(Bui-Doi,指越戰期間美國士兵與越南女人所生的小孩)尋找美國父親的機構工作。在越南,這些混血兒因為外貌特稱明顯,經常受到很大程度的歧視。約翰在大會上發表演說,與其他的退役士兵一起呼籲那些作父親的人負起責任來,幫助他們的孩子(「貝度 - Bui Doi」)。演說之後,約翰把克里斯拉到一邊,說他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訴他。約翰告訴克里斯金還活著,這讓克里斯十分欣慰,因為他幾年來一直做著金死去的夢魘。但是,約翰接下來就對克里斯講到了譚,這對克里斯來說就不是那麼高興的消息了,因為孩子的存在會使他現在的生活變得更為複雜——他的妻子艾倫並不知道金的存在。約翰催促克里斯和艾倫去曼谷見金,而在臨行前,克里斯終於鼓起勇氣,把金的故事告訴給艾倫(「啟示 - The Revelation」)。

1978年,曼谷。工程師現在已經淪落到招攬遊客進下等酒吧的皮條客,而金則是酒吧里的舞女(「真是浪費 - What a Waste」)。克里斯、艾倫和約翰來到曼谷尋找金的下落,約翰走進酒吧,見到了金和工程師。金見了約翰十分驚訝,等聽說了克里斯也在曼谷的消息更是欣喜不已。約翰本打算小心地把克里斯再婚的消息告訴金,可是還沒容他說出口,金已經打斷了他,說她早就已經知道了,克里斯是來帶她去美國的。約翰為金對克里斯的執著十分欽佩,但是他不忍心告訴金事情的真相。他向金保證他會帶克里斯來(「求求你 - Please」)。

約翰去找克里斯的時候,工程師讓金自己去找克里斯,因為他不相信克里斯真的會來(「克里斯在這裡 - Chris is Here」)。在金準備出門去找克里斯的時候,歲的鬼魂出現了。他恐嚇金,說克里斯會跟西貢淪陷那晚一樣,遺棄金。金的思緒,立刻被帶回到那一夜(「金的夢魘 - Kim's Nightmare」)。

1975年,西貢。在越共逐漸逼近、西貢日益混亂的時候,克里斯和金作好了逃離越南的準備。克里斯被招回去保護大使館,金想跟他一起去,但他把槍留給她,讓她在家收拾行李,說他們會有充足的時間離開。幾乎就在克里斯走進大使館的那一瞬間,大使館的門關閉了。華盛頓來的消息讓所有的美國人立刻全部撤離,大使命令不許放任何越南進入大使館。聽說了這個消息,金擠到大使館門口,但她不過是無數企圖收買、乞求、爬進大使館的越南人中間的一個罷了。與此同時,克里斯給金的房子里打電話,沒有人接,他想衝進到歇斯底里的人群里去找她,美國人不許他出去。約翰最後不得不打他的臉,讓他停止無謂的掙扎。克里斯坐上了最後一班離開西貢的直升飛機,金從大門口看著他離開,她絕望地向他表白著她對他的忠貞。直升飛機在克里斯呼喚金的聲音里起飛了。

1978年,曼谷。回憶結束了,金發現自己仍在房間里。她高興地穿上了和克里斯結婚時所穿的結婚衣服(「太陽月亮,重複 - Sun and Moon: Reprise」)。金來到克里斯的旅館房間,但當她走進屋裡的時候,那裡只有一個女人,艾倫。當艾倫得知這個女人就是金的時候十分惶恐,她不得不告訴她自己是克里斯的妻子。金震驚而且心碎,她不相信艾倫的話。而當艾倫告訴她他們不可能帶譚去美國時,她所有那些希望兒子過上好日子的夢想也破滅了。艾倫說他們可以從美國寄錢來救濟金。金仍不能相信,她憤怒地要求克里斯當面告訴她這些話(「317房間 - Room 317」)。艾倫在這次會面之後十分傷心,她原以為金只是跟克里斯有一夜情那麼簡單,現在她才意識到克里斯欺騙了她。她為金覺得難受,但是她仍愛著克里斯,發誓無論怎樣也要和他在一起(「我們既然已經見過面了 - Now That I've Seen Her」)。克里斯和約翰沒找到金,回到旅館。克里斯聽艾倫講述了和金的激烈會面,驚恐萬分。艾倫責備克里斯沒有告訴她事情真相,也懷疑他對自己的愛情。她給了克里斯一個最後的選擇:要她還是要金。克里斯發誓他愛的是艾倫,他含著淚水給他講起自己在越南的生活。他們互相訴說愛意,決定讓金和譚留在曼谷,他們會從美國寄錢來保證她們的生活,他們認為金是個好人,她「很聰明,她會理解的」(「對質 - The Confrontation」)。工程師仍把譚看做自己去美國的船票,他夢想著自己在美國的嶄新生活。他、克里斯、艾倫一起來到金的房間(「美國夢 - The American Dream」)。

在金的房間里,金告訴譚他應該高興,因為他現在有爸爸了。她告訴譚不要忘記她,還有她會一直照顧他。看到克里斯、艾倫、約翰和工程師從遠處走過來,她對譚說了再見,吻著他的額頭。她走到帘子後面,開槍自盡了。克里斯、艾倫、約翰和工程師聽到槍響立刻衝進房間,看到金倒在地上奄奄一息。克里斯跑到金旁邊抱她起來,他心碎地問金為什麼要這樣做,她解釋說一定是神帶領他找到他的兒子,克里斯祈求她不要死,但她只是求他再抱她最後一次。她再次重複當初兩人墜入愛河時說過的話:「為什麼一夜之間我們改變了這麼多?」在其他人震驚的目光里,金在克里斯的懷裡死去了。艾倫跪下來,朝譚伸開了雙臂(「結局 - Finale」)。

獲獎情況[編輯]

東尼獎[編輯]

《西貢小姐》在1991年東尼獎上提名最多,一共有10個之多,很多人都認為它一定會穩拿「最佳音樂劇」。然而,該劇幾乎在每一個獎項上都輸給了另一部9項提名的音樂劇《威爾·羅傑斯歌舞團》(The Will Rogers Follies)。只有三個演員得到的表演獎。這也是音樂劇歷史上最出名的慘敗之一。

1991年東尼獎《西貢小姐》提名、得獎情況:

其他獎項[編輯]

爭議[編輯]

原英國劇組裡,菲律賓籍的莉亞·莎隆嘉在劇中飾演金,強那森·布萊斯英語Jonathan Pryce飾演工程師。當西貢小姐的演出從英國倫敦移到美國紐約的百老匯時曾經引發過一段爭議:美國演員工會英語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拒絕讓飾演英國工程師的白人演員強那森·布萊斯在百老匯繼續他的演出。據工會的秘書阿蘭·艾森堡(Alan Eisenberg)說,這是因為「採用白人演員,用化妝的形式來使他看起來像黃種人,是對亞裔人民的輕蔑。更何況亞裔演員平時只有演小角色的份,而這一角色對全劇至關重要,如果讓白人演員出演,勢必削奪了亞裔演員演主角的機會。」[6]這一決定引起了很多方面的反對,包括英國演員工會英語British Actors Equity Association,製作人卡梅倫·麥金塔也決定取消美國的演出,雖然預售票已經賣出了空前的數量。美國演員工會所擔心的是挑選演員的步驟是否公平。因為當初《西貢小姐》雖然在亞裔演員里曾經在國際上公開地、大規模地尋找女演員扮演金,卻並沒有相應地在亞裔演員里尋找男演員(扮演工程師和歲)。使整件事情更加棘手的是,強那森·布萊斯被很多人認為是「明星」,這一地位可以讓一個外籍演員在美國直接出演舞台劇,而不需要經過在美國公開挑選演員的過程。[6]最後,在卡梅倫·麥金塔、觀眾和許多工會會員的壓力下,美國演員工會被迫改變其決定,而允許強那森·布萊斯與莉亞·莎隆嘉以及接手飾演克里斯的威利·伐克英語Willy Falk一起,在百老匯同台演出。

《西貢小姐》因為很多涉及種族的觀點,亦曾在亞裔社會裡受到許多批評。[7]一開始,扮演混血/亞裔的白人演員強那森·布萊斯和凱斯·本恩斯英語Keith Burns (actor)都要化特殊眼妝、在臉上塗深色顏料,來使他們更像黃種人。[8]這一做法引起了許多人的反感,說這是和「白串黑鬧劇英語minstrel show」類似的做法。[6]而《西貢小姐》里的一些歌詞也有會讓一些亞洲人覺得過分的地方,比如工程師的歌詞:「油膩膩的中國佬只會讓日子越來越下賤/到了美國我要開四星級酒吧」(「美國夢」),「為什麼偏偏我出生在一個只愛大米、不想創業的民族」(「假如你願意死在溫床上」)。[8]再有,《西貢小姐》裡面有很多過於簡化的、陳詞濫調的亞裔女性角色,比如放蕩的潑婦,和聽話順服的中國娃娃,都充分地體現了西方藝術領域中對東方人的偏見

《西貢小姐》使用了一張照片,是美國直升機從西貢一棟樓房起飛,而屋頂上仍剩下一群難民因為超載,而只能被拋棄。然而這張照片的攝影者,荷蘭籍的合眾國際社記者休·范艾斯,一度因為該劇未經自己許可即使用這張照片而打算訴諸法律,但後來打消念頭[9]

原倫敦劇組演員[編輯]

發行版本[編輯]

  • 1989 Original London Cast Recording (雙CD, 精選單CD)
  • 1992 Original Japanese Studio Recording (單CD)
  • 1993 Original Japanese Cast Recording (雙CD)
  • 1994 Hungarian Cast Recording (單CD)
  • 1995 Studio Recording (雙CD, 精選單CD)
  • 1995 Stuttgart Cast Recording (單CD)
  • 1997 Danish Cast Recording (單CD)
  • 1997 Netherlands Cast Recording (雙CD, 精選單CD)
  • 2011 Netherlands Cast Recording (單CD)
  • 2011 Hungarian Cast Recording (單CD)

參見[編輯]

腳註[編輯]

  1. ^ 1.0 1.1 "Internet Broadway Database" http://www.ibdb.com/production.asp?ID=4639
  2. ^ Schönberg, Claude-Michel. "This Photograph was for Alain and I the start of everything...", October 1995.
  3. ^ http://www.newsun.com/asians.html
  4. ^ http://www.miss-saigon.com/latestnews/newsarticle.php?newskey=39
  5. ^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Tony Awards," www.tonyawards.com
  6. ^ 6.0 6.1 6.2 Mervyn Rothstein, "Union Bars White in Asian Role; Broadway May Lose 'Miss Saigon'," New York Times, 8 August 1990, A1.
  7. ^ Steinberg, Avi. "Group targets Asian stereotypes in hit musical," Boston Globe, January 2005.
  8. ^ 8.0 8.1 Behr, Edward, and Mark Steyn. The Story of Miss Saigon. New York: Arcade Publishing, 1991.
  9. ^ 逃離西貢新聞照荷蘭攝影師範艾斯病逝香港_新聞頁_北美新浪網

外部連接[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