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遊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西遊記)
前往: 導覽搜尋
西遊記
Bai Gu Jing.jpg
撰者 吳承恩(待考,見#作者
類型 小說
文字 中文
國家 中國
成書年代 16世紀(明朝中葉)
章回 100
版本
  • 金陵世德堂本
  • 西遊真詮(清代陳士斌點評)
  • 華陽洞天主人校本
  • 西遊證道書(清代汪象旭
  • 新說西遊記
  • 西遊原旨
  • 通易西遊正旨
早期版本的西遊記

西遊記》,中國古典神魔小說,中國「四大名著」之一。書中講述唐三藏師徒五人西天取經的故事,表現了懲惡揚善的古老主題。《西遊記》成書於16世紀明朝中葉,一般認為作者是明朝的吳承恩

《西遊記》自問世以來,在中國及世界各地廣為流傳,被翻譯成多種語言。在中國,乃至亞洲部分地區西遊記家喻戶曉,其中孫悟空唐僧豬八戒沙僧等人物和「大鬧天宮」、「三打白骨精」、「火焰山」等故事尤其為人熟悉。幾百年來,西遊記被改編成各種地方戲曲、電影、電視劇、動畫片、漫畫等,版本繁多。

作者[編輯]

《西遊記》活字印本,中文,16世紀。

現在出版的各本《西遊記》都署名吳承恩,但是自《西遊記》問世以來,就一直對其作者存有爭議。明朝流傳的《西遊記》,各種版本都沒有署名。

「丘處機」說[編輯]

《西遊記》用了很多煉丹的術語,有些段落剽竊自全真教經典,作者嫻熟全真教祖師王重陽、第二代掌教馬丹陽及其再傳弟子的思想,[1]故明朝、清朝道士、文人以為《西遊記》是道士煉丹之書。清朝全真教徒,[2]以及汪象旭在所撰《西遊證道書》中都提出《西遊記》為南宋時的丘處機所著。[3]這一看法提出後,清朝的文人大多贊同。[4]

清朝紀昀始疑此說,他查出小說的官制皆明制[5],寫作時代必為明代,不可能是元人丘處機,錢大昕認為《西遊記》中多處描寫明朝的風土人情,而丘處機是南宋末人(是元明朝代以前的人)[6];此外《西遊記》中多處使用江蘇淮安方言,而丘處機一生在華北地區活動,並未在淮安居住過。

「吳承恩」說[編輯]

很多人認為吳承恩是小說《西遊記》的作者,阮葵生[7]丁晏[8]吳玉搢[9]冒廣生[10]都認為《天啟淮安府志》中著錄的「吳承恩《西遊記》」就是小說《西遊記》[11],即所謂的「所著雜記數種,名震一時」。

1980年以後,仍不斷有學者對吳承恩的作者身份表示質疑。理由是今存吳承恩詩文及其友人或同時代之文人如李維楨吳國榮陳文燭丘度等文字中從未提及撰寫《西遊記》一事;二是《淮安府志》所載吳承恩著《西遊記》一事[12]並未說明是演義、稗官,而通常情況下演義、稗官是不錄入地方志的;三是在清朝藏書家黃虞稷所著《千頃堂書目》中吳承恩所著《西遊記》被列入輿地類(即地理類)[13]欒貴明等據《永樂大典》中「夢斬河妖」等資料,內容同《西遊記》中記述的一模一樣,大約有八百五十餘字,提出《西遊記》不可能為《永樂大典》成書一百年後的吳承恩所作的看法。

其他[編輯]

有人重新提出《西遊記》是丘處機所著,或是其弟子、傳人所著。最後, 亦有學者將《西遊記》作者推斷為李春芳[14]或是陳元之[15]

故事來源[編輯]

《西遊記》根據宋、元以來關於唐僧取經的故事和有關作品,加以擴充、組織和再創作而寫成。

玄奘本事[編輯]

629年,唐朝僧人玄奘違反朝廷當時禁止百姓擅自西行的規定,從涼州偷渡出關,隻身赴印度學習佛教教義。經過16年,在644年回國,並向唐太宗寫信報告了情況。唐太宗下詔讓他口述西行見聞,玄奘本人口述,由他的弟子辯機執筆寫出《大唐西域記》。在玄奘逝世後,他的另外兩名弟子慧立彥悰將玄奘的生平以及西行經歷又編纂成一本《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為了弘揚師傅的業績,在書中進行了一些神化玄奘的描寫[16],這被認為是《西遊記》神話故事的開端。此後取經故事在社會流傳,神異的色彩越來越濃厚。

佛經故事[編輯]

敦煌洞窟殘留9世紀年間的壁畫

《西遊記》有參考印度神話成分。陳寅恪指出孫悟空大鬧天宮的故事,出自《賢愚經》卷一三《頂生於像品》六四。豬八戒的故事出自佛家經典《根本說一切有部毗奈耶雜事》。說得是牛臥比丘驚犯宮女的故事。《西遊記》有孫悟空入妖魔腹中,並威脅要喫掉對方的內臟的故事,在《中阿含經》亦有類似記載:「彼時魔王化作細形入尊者大目犍連腹中。大目犍連知魔王在其腹中,即從定寤,語魔王曰:汝波旬出!汝波旬出,莫觸嬈如來,亦莫觸嬈如來弟子。莫於長夜無義無饒益,必生惡處受無量苦!於是魔波旬化作細形,從口中出,在尊者大目犍連前立。」。[17]

話本、戲曲[編輯]

唐朝後期和五代時期的許多記載中已經出現了西行取經的故事。現存敦煌石窟的玄奘取經壁畫,大約作於西夏初年,已經出現持棒猴行者形象;南宋刊印的話本《大唐三藏取經詩話》,已經有猴行者化作白衣秀士,自稱「花果山紫雲洞八萬四千銅頭鐵額獼猴王」和「深沙神」。

宋元南戲有《陳光蕊江流和尚》,吳昌齡雜劇唐三藏西天取經》已經有師徒四眾;元末明初的雜劇二郎神鎖齊天大聖》和《西遊記》描寫了孫悟空的來歷;明初朝鮮的漢語教材《朴通事諺解》提到有《西遊記平話》,其中概括複述「車遲國鬥法」一段,和《西遊記》第46回十分相似;明代《永樂大典》第13139卷有「夢斬涇河龍」,和《西遊記》第10回基本相同。

人物[編輯]

唐僧圖
  • 唐三藏,小說裏的唐僧,俗姓陳,小名江流兒,法號玄奘,號三藏,被唐太宗賜姓為唐,為如來佛祖第二弟子金蟬長老投胎。他是遺腹子,由於父母凄慘、離奇的經歷,自幼在寺廟中出家、長大,在化生寺出家,最終遷移到京城的著名寺院中落戶、修行。唐僧勤敏好學,悟性極高,慈悲為懷,在寺廟僧人中脫穎而出。最終被唐太宗選定,與其結拜並前往西天取經。在取經的路上,唐僧先後收服了四個徒弟: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白龍馬。後功德圓滿,加升大職正果,被賜封為旃檀功德佛。手執由觀音菩薩所贈的九環錫杖,身披錦斕袈裟
頤和園長廊上的西遊記師徒四人繪畫
五百年後,唐僧往西天取經,路過五行山,揭去符咒,才救下孫悟空。孫悟空感激涕零,經觀音菩薩點撥,拜唐僧為師,起渾名孫行者,同往西天取經。取經路上,孫悟空降除怪,屢建奇功,然而兩次三番被師傅唐僧誤解、驅逐。終於師徒四人到達西天大雷音寺,取得真經。後功德圓滿,加升大職正果,被賜封為鬥戰勝佛。孫悟空生性聰明、活潑、勇敢、忠誠、嫉惡如仇,在中國文化中已經成為機智與勇敢的化身。
  • 豬八戒,又名豬剛鬣、法名豬悟能,書中又稱為木母。原為天宮中的天蓬元帥,習得天罡數三十六般變化之本領。使用的兵器乃太上老君用神冰鐵親自錘煉,借五方五帝,六丁六甲之力鍛造而成的九齒釘耙,全名為上寶沁金鈀。因在蟠桃會上喝酒醉後調戲嫦娥,而被罰下人間,但錯投了胎,長成了豬臉人身的形狀,從此以為姓,初起名豬剛鬣。由觀音菩薩摩頂受戒,起法名悟能。在高老莊招親娶得民女,後被孫悟空降伏,由唐僧取渾名豬八戒。。後功德圓滿,加升汝職正果,被賜封為淨壇使者
  • 沙和尚,法名沙悟淨,書中又將沙和尚稱為沙僧。原為天宮中的捲簾大將,因在蟠桃會上打碎了琉璃盞,惹怒王母娘娘,被貶入人間,在流沙河畔當妖怪,以為姓。由觀音菩薩摩頂受戒,起法名悟淨。後被唐僧師徒收服,起渾名沙和尚。使用的兵器是降妖寶杖。後功德圓滿,加升大職正果,被賜封為金身羅漢,全稱為八寶金身羅漢菩薩
  • 白龍馬,西海龍王敖閏的第三太子,姓王室之姓),也為唐僧的徒弟,小說里並未出現其名,亦未被授予法名,書中又稱為意馬。因縱火燒了龍宮殿上的明珠,犯下大罪被處死罪,後被觀世音菩薩救下,命其在蛇盤山等待唐僧西天取經,後誤食唐僧坐騎白馬。被唐僧收服後,鋸角退鱗,幻化為其跨下白代替原先坐騎去西天取經。後功德圓滿,加升汝職正果,被賜封為八部天龍馬,全稱為八部天龍廣力菩薩。沒有專用武器,初次出場是不持武器以龍形和孫悟空戰鬥,後來與奎木狼戰鬥時騙得奎木狼寶刀,再持刀作戰。

在去西天取經的路上,與各路妖魔鬼怪進行搏鬥,最後達到西天取回真經,師徒五人歷經十四年寒暑,九九八十一磨難。其中最經典的故事有孫悟空大鬧天宮高老莊收八戒、流沙河收沙和尚、三打白骨精人蔘果、盤絲洞西梁女國火焰山真假美猴王等。在與妖魔鬼怪進行鬥爭中刻畫了師徒四人鮮明的個性。故事生動,幾百年來老少皆宜。

主題[編輯]

《西遊記》插圖

《西遊記》富有濃厚的佛教色彩,其隱含意義非常深遠,眾說紛紜,見仁見智。[18]:26-28可以從佛、道、俗等多個角度欣賞。

證道說[編輯]

《西遊記》作者在書中加入了長生不死的觀念,作為取經歷程的目的;在西遊記雜劇中,是完全沒有煉丹的思想的。[19]取經者成為修煉成仙的化身,取經歷程,則暗示道士條煉時所遇到的困難和不定,要不斷和「分神」或肉體煎熬搏鬥,還有走火入魔的危險。小說中的山川地理,則有象徵人體器官,如「稀杮衕」比擬結腸,「夾脊關」比擬脊髓。小說乃「將全真功法逐步演出」。[20]悟一子陳子斌評點本《西遊記真詮》說:《西遊記》講的是「金丹大道」;劉一明評點本《西遊原旨》也承襲了這種觀點,說它是「專在養性修真,煉成內丹,以證大道而登仙籍。」[18]:26-28

早期《西遊記》被認為是闡述「金丹大道」(即內丹術)的「丹經」。[21]澳洲柳存仁發現《西遊記》中所引用語彙如「金公」、「木母」、「黃婆」、「元神」、「奼女」皆出自全真派內丹理論;很多韻文作品都出自道家典籍,如第八回開始引首詞,即引用《鳴鶴餘音》卷二的馮尊師的《蘇武慢》第五首「試問禪關,參求無數」;第五十回引用馬鈺的《南柯子·贈眾道友》「心地頻頻掃,塵情細細除」;第九十一回引用《瑞鷓鴣·贈眾道契》「修行何處用工夫,馬劣猿顛速剪除」;第三十六回引用張伯端的《悟真篇》中的《西江月》「前弦之後後弦前」;第七十八回國丈的大段唯道獨尊的話則自《鳴鶴餘音》卷九多篇賦中脫胎而來,等等。[22]在36回,悟空等弟子教唐僧「先天採煉」之法,所述結合了《周易參同契》、張伯端悟真篇》及全真教的思想。[23]

李安綱也表示《性命圭旨》是《西遊記》的文化原型,石泰的《還源篇》81章煉丹五言絕句是《西遊記》唐僧81難的原型。[24]又如「孫悟空」這個角色主要是指代「人心」的,如書中第七回提示:「猿猴道體配人心,心即猿猴意思深」。第三十一回書:「經乃修行之總徑,佛配自己的元神」,提示中我們故事中的「佛」是指內丹術中的元神。又《西遊記》第九十九回中,唐僧取到的「真經」沒有字,如來佛即點明:「白本者,乃無字真經」。真經乃「修行之總徑」、「真經無字」,可見道教呂洞賓的內丹詩《真經歌》:「真經原來無一字,能度眾生出大羅」,表示元精、元氣。修煉內丹時,元精、元氣充足,能滿足元神的需要。[25]

三教合一[編輯]

《西遊記》有大量佛教的詞彙,如:四大部洲、佛、菩薩等,並且故事也是取經見,但它更有道教性命雙修的特徵,講陰陽五行等,具有道教內丹術義理的色彩。佛教以見性為長,道教煉命而著,此是內功;儒教之入世功行為外功。《西遊記》是在三教參同思想下形成的,有學者則認為是「揚佛抑道」的傾向。[26]柳存仁更猜測「在明萬曆二十年金陵世德堂百回本《西遊記》出現之前,有一個全真教本的《西遊記》小說存在,這個假定可能性是很高的。」

勸學說[編輯]

清朝學者張書紳在《西遊記總論》、《新說西遊記自序》、《新說西遊記總批》中說:「至謂證仙佛之道,則誤矣……予今批《西遊記》一百回,亦一言以蔽之曰『只是教人誠心為學,不要退悔』。……證聖賢儒者之道,今《西遊記》,是把《大學》誠意正心,克己明德之要,竭力備細,寫了一盡,明顯易見,確然可據,不過借取經一事,以寓其意耳,亦何有於仙佛之事哉?」[18]:26-28

心學說[編輯]

謝肇淛稱:「《西遊記》蔓衍虛誕,而其縱橫變化,以猿為心之神以豬為意之馳,其始之放縱,上天下地,莫能禁制,而歸於緊箍一咒,能使心猿馴服,至死靡他,蓋亦求放心之喻,非浪作也。《西遊記》為三教合一心學也。」[18]:26-28

諷刺說[編輯]

部分研究人士認為,《西遊記》其實帶有吳承恩本人在實際遭遇上的不平抒發與寄託,表面上是個以取經為主軸的小說,中間穿插孫悟空豬八戒間的逗趣幽默,但實質上是對當時明朝的政治環境,「諷刺揶揄則取當時世態,加以鋪張描寫。」[27]

嘉靖年間,明世宗迷信方士,尊崇道教,靠房中秘無節制的縱慾,嚴嵩等因善寫青詞而備受寵信,朝政昏亂。《西遊記》裡面主要是道教的思想,卻反對道士,支持佛教僧人,可能是對當時政局的反抗。[28]

所謂的暗喻、影射,小說中的主角「孫悟空」被設定為猴,而非人,意味著:雖有近似人的形體,但卻不是人,依然被視為被異類來看待,這表示在明朝為官者,良官雖有官職官位,但卻被其他貪官群所排擠。孫悟空雖多次遭僧誤會、責備而氣憤,但最後依舊會在危難時回來解救,此表示忠臣遭誣陷,但仍不損其忠君愛國之心。

其次,「豬八戒」所扮演的正是君側的貪官小人,「唐三藏」則是昏庸皇帝,至於「沙悟淨」則是默默受欺的百姓,小說過程中豬八戒經常巴結、討好唐三藏,但也時常惡意中傷孫悟空(排擠良臣),同時也頻頻欺壓比其更晚加入取經隊伍的沙悟淨(惡官欺壓百姓),而唐三藏的反應經常是輕信豬八戒而誤會、責備孫悟空,另一方面沙悟淨也經常默默受欺而少有怨言。

玩世說[編輯]

胡適在《<西遊記>考證》中說:「《西遊記》所以能成世界的一部絕太神話小說,正因為《西遊記》里種種神話都帶著一點詼諧意味,能使人開口一笑,這一笑就把那神話『人化』過了,這種詼諧的裡面含有一種尖刻的玩世主義。《西遊記》的文學價值正在這裡……這幾百年來讀《西遊記》的人都太聰明了,都不肯領略那極淺極明白的滑稽意味和玩世精神,都要妄想想透過紙背去尋那『微言大義』,遂把一部《西遊記》罩上了儒釋道三教的袍子;因此,我不能不用我的笨眼光,指出《西遊記》有了幾百年逐漸演化的歷史;指出這部書起於民間的傳說和神話,並無『微言大義』,可說。至多不過是一部很有趣味的滑稽小說,神話小說。」同時指出孫悟空源自印度神話「猴行者的故事確曾從元支祁的神話里得著一點暗示,也未可知。我總懷疑這個神通廣大的猴子不是國貨,乃是一件從印度進口的。也許連無支祁的神話也是受了印度影響而仿造的。」[18]:26-28[18]:10-12

魯迅傳承了胡適的觀點,歸為「明之神魔小說」,「奉道流羽容之隆重,極於宋宣和時,元雖歸佛,亦甚崇道,其幻惑故流遍行於人間,明初稍衰,比中葉而復板顯赫,成化時有方士李孜、釋繼曉,正德時有色目人於水,皆以方技雜流拜官,榮華熠耀,世所企美,則妖妄之說自盛,而影響且及於文章。且歷來三教之爭,都無解決,互相容受,乃曰『同源』,所謂義利邪正善惡是非真妄諸端,皆混而又析之,雖無專名,謂之神魔,蓋可舷括矣。其在小說,則明初之《平妖傳》已開其先,而繼起之作尤彩。作者雖儒生,此書則實出於遊戲,亦非語道,故全書僅偶見五行生剋之長談,尤未學佛,故未回至有荒唐元稽之經目,特緣混同之教,流行來久,故其著作,乃亦釋迦與老君同流,真性與元神雜出,使三教之徒,皆得隨宜附會而已。」[18]:10-12

情節[編輯]

《西遊記》先寫孫悟空來歷,及其大鬧天宮,然後寫唐僧的身世及取經緣起,最後寫取經經過。

回目[編輯]

藝術成就[編輯]

頤和園長廊中關於西遊記故事的彩繪,圖為唐僧師徒四人,唐僧正在念緊箍咒

結構特點[編輯]

《西遊記》分為三大部分,前七回為第一部分,講述了孫悟空的出身,經歷和性格,主要事件是大鬧天宮。第二部分是江流兒的故事,講唐僧的出身,家世,魏徵夢斬涇河龍、唐王入冥,為取經做伏筆。第三部分從第十三回到全書的末尾,寫八十一難,取經成佛。第三部分為全書的重點,八十一難的描寫,包括四十一個小故事,前後聯繫、互相串聯。[18]:38-40

幻想豐富[編輯]

《西遊記》是中國神魔小說、神話文學、浪漫文學的代表作。故事想像奇持,幻想豐富,情節神奇莫測,緊張曲折,佈局嚴謹,文境恣肆,創造出無數引人入勝的故事,成功塑造許多生動的神話人物形象。

《西遊記》創作了一個光怪陸離、神奇瑰麗的虛幻神話世界,有真有假,亦假亦真,有佛教天堂地獄道教天宮神仙、民間的土地神廟王,還有一群各色妖怪。人物塑造上,把人、神和動物原型的特點,巧妙的結合在一起。有浪漫主義的幻想,也有細節的合理和真實。浪漫主義的一個特點是人物形象的塑造。如:老鼠精住在無底洞;蠍子精有個蜇人的尾巴;白象王用鼻子卷人;獅子王一口吞入十萬天兵;蜘蛛精的肚臍眼冒出蜘蛛絲,都符合動物的原型,也富有神奇的想像。浪漫主義的另一個特點是誇張的描寫方法。孫悟空,一個筋斗十萬八千里;金箍棒可長可短,可大可小;芭蕉扇,可以把人扇出八萬四千里,同時又可以含在嘴裡;流沙河,飄不起鵝毛;火焰山可以融化任何物品;人蔘果是三千年一開花三千年一結果。[18]:40-42

詼諧諷刺[編輯]

《西遊記》善於諷刺現實中的醜惡事物,並揭露可笑可鄙的現象,詼諧幽默惹笑。所描寫的幻想世界和神話人物,都賦予人情世故的精神實質,和現實生活現實思想的基礎,寄託了作者的美好願望。善意的嘲笑、辛辣的諷刺,以及嚴峻的批判藝術地結合起來,使不少章回妙趣橫生,圓滿地表達了深刻的思想內容,與作者的鮮明愛憎。

詼諧、諷刺的語言是《西遊記》的一個重要特點。從玉皇大帝老君如來佛祖阿儺迦葉、各國的國王都是作者筆下的諷刺對象,如豬八戒挖苦朱紫國王說:「這皇帝失了體統,怎麼為老婆就不要江山?」;孫悟空在花果山時說「大王我是老孫,我們都姓孫,是二孫、三孫、細孫、小孫……家孫、一國孫、一窩孫!」[18]:42-48

語言生動[編輯]

《西遊記》用經過提煉加工的活口語寫成,活潑生動,語言有散文、有韻語,汲取了民間說唱和方言口語的精華。善於運用對話形式,往往在對話中滲透人物的個性特徵。書中夾雜不少詩詞歌賦,而散文、韻文又穿插配合得非常自然。

《西遊記》中的語言是口語化、通俗化、散文化和韻文化。如豬八戒罵孫悟空「破猴子!弼馬溫!」、「毛臉雷公嘴」;孫悟空叫土地神和老君、玉帝等是「老兒」。同時書中有許多方言,如:「拐呀拐的」、「蹦呀蹦的」、「溜呀溜的」。書中的諺語、俗語也是一大亮點,如「樹大風高風撼樹、人為名高名喪人」、「強龍不壓地頭蛇」、「大海里翻了豆腐船,湯里來,湯里去」。韻文化的句子主要表現為一些詩詞歌賦的詠嘆。如第十三回「雙叉嶺伯欽留僧」的詩句「寒颯颯雨林風、響潺潺澗下水。香馥馥野花開,密叢叢亂石磊。鬧嚷嚷鹿與猿,一隊隊獐和鹿。喧雜雜鳥聲多,靜悄悄人事靡。那長老,戰兢兢的不寧,這馬兒,力怯怯蹄難舉」[18]:48-58

影響、地位[編輯]

《西遊記》中的許多形象,例如孫悟空豬八戒等對於中國人來說幾乎是家喻戶曉的。《西遊記》系統地反映了中國儒、釋、道三教合流的思想體系,將道教的天上、地獄和海洋的神仙體系與佛教的西天揉合到一起,並在同時執行「世上沒有不忠不孝的神仙」的儒教思想。《西遊記》提出「皇帝輪流作,明年到我家」的大膽言論。同時這本書中神仙體系的描繪正是作者當時生活的明朝政治社會的縮影。

《西遊記》與《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共列中國古典「四大名著」。馮夢龍將《水滸傳》與《三國演義》、《西遊記》、《金瓶梅》定為「四大奇書」。法國當代比較文學權威艾登堡稱:「沒讀過《西遊記》正像沒讀過托爾斯泰陀斯妥也夫斯基一樣,這種人侈談小說理論,可謂大膽。」

版本[編輯]

中國現存的古本有:

翻譯[編輯]

《西遊記》還被翻譯成了多種語言,譯名也有多種:《聖僧的天國之行》,《一個佛教徒的天國曆程》,《》,《猴王》,《猴與豬神魔歷險記》。在其他國家,最早關於唐僧取經故事是明代前期的朝鮮文譯本,不過那是取經故事,與《西遊記》不完全是一回事。《西遊記》最早的正式譯本是18世紀中葉的日文譯本。

續書[編輯]

在中國文學史上,《西遊記》同其他小說一樣,有眾多的續書,最為著名的有以下三部,合稱《西遊記》三大續書

  • 後西遊記》,清代小說,作者不詳,現存版本僅標明「天花才子評點」字樣。
  • 續西遊記》是《西遊記》的一部續書,共一百回。
  • 西遊補》明代章回體長篇白話神魔小說,《西遊記》續書之一。明末清初董說(字若雨,法名南潛)作,共十六回。

到了近現代,與新興的電影電視相結合,《西遊記》又出現了各種不同的改編和續書。

衍生作品[編輯]

小說[編輯]

戲曲[編輯]

雜劇[編輯]

京劇[編輯]

電影[編輯]

電視劇[編輯]

  • 鉅影(劇匠)
  • 中國神話故事-西遊記》‎‎(1983年)
    最初為敘述中國各部神話故事的單元劇型態影集,後來播出連續六集的西遊記單元大受歡迎,喧賓奪主成了西遊記的專門劇集。於1983年間在中華電視台播出,每個星期六午後一點播映。飾演孫悟空的演員龍傳人(本名李興國)因此走紅。
  • 後西遊記》(1988年)
    《中國神話故事》原製作單位移師中視所製作的續集,改編自清代同名小說,汪威江製作,戈偉家、龍傳人主演。小說原作者不詳,歷史學家至今尚未查明。
  • 西遊記》(1989年)
    《後西遊記》製作單位再拍攝的新版本,汪威江製作,樊日行、龍傳人、王德志、孫樹培、戈偉家主演,是中視星期六八點檔電視劇時段《明珠劇坊》劇目之一。本劇只有5集,演到師徒四人取經旅程的初段就結束了。由於當年原時段接檔的新綜藝節目準備不及,無法準時接檔,於是中視便臨時拍攝此劇作為緩衝;但播了5集之後,新綜藝節目已準備好,本劇被迫把時段讓出來,所以只好草草結束。
  • 新西遊記》(1990年)
    同樣為《中國神話故事》原製作單位製作,加入了日本漫畫《哆啦A夢》的人物,現代與神話的背景時空交錯。
鉅影系列演員更替情形:
角色
中國神話故事-西遊記
明珠劇坊-西遊記
——
——
——
——
——
——
——
——
——
——
——
——

動漫卡通[編輯]

戲劇[編輯]

兒童故事[編輯]

電子遊戲[編輯]

參見[編輯]

註釋[編輯]

  1. ^ 余國藩:《余國藩西遊記論集》,頁205-206。
  2. ^ 余國藩:《余國藩西遊記論集》,頁205。
  3. ^ 汪象旭撰《丘長春真君傳》說「有《磻溪鳴道集》《西遊記》行於世」,他的證據則來自陶宗儀在《輟耕錄·丘真人》中說「以上見《磻溪集》、《鳴道集》、《西遊記》、《風雲慶會錄》、《七真年譜》等書」。
  4. ^ 尤侗《西遊真詮序》:「夫西遊取經,如來教之也,而世傳為丘長春之作。」劉廷璣《在園雜誌》:「《西遊》為證道之書,丘長春借說金丹奧旨,以心風意馬為根本……」何廷椿《通易西遊正旨序》:「惟元代丘祖所著《西遊》,托幻相以闡精微,力排旁門極弊,誠修持之圭臬,後學之津梁也」。梁聯第《棲雲山悟元道人西遊原旨敘》:「《西遊》一書,為丘真君著作。」樊元禮《讀西遊原旨跋》:「考丘祖道成之後,著《西遊記》一書。」含晶子《西遊記評註自序》:「《西遊記》一書,為長春真人所著。」另外,西遊記中闡述了許多道家鍊丹及五行生剋的道理。其中,悟空表「金」,悟能表「水」,悟淨表「土」。根據清朝棲雲山素樸散人悟元子劉一明所著 《西遊原旨》,若非對老莊、周易及鍊丹之道有相當的修持,無法寫出之中的內容的。丘處機為道教北宗代表人物,西遊記應由其所著。
  5. ^ 紀昀《閱微草堂筆記》卷九《如是我聞》三所言:「其中祭賽國之錦衣衛,朱紫國之司禮監,滅法國之東城兵馬寺,唐太宗之大學士、翰林院、中書科,皆同明制」。
  6. ^ 錢大昕《跋長春真人西遊記》說:「《長春真人西遊記》二傳,其弟子李志常所述,於西域道里風俗,頗足資考證。而世鮮傳本,余始於《道藏》抄得之。村俗小說有《唐三藏西遊演義》,乃明人所作。蕭山毛大可據《輟耕錄》以為出丘處機之手,真郢書燕說矣。」
  7. ^ 阮葵生在《茶餘客話》中說,「觀其中方言俚語,皆淮上之鄉音街談,巷弄市井婦孺皆解,而他方人讀之不盡然。是出淮人之手無疑」。
  8. ^ 丁晏在《石亭紀事續編》中說:「《癸辛雜識》載龔聖予《水滸三十六贊並序》,阮慶山《淮故》稱龔高士畫宋江等三十六人像,吳承恩為之贊,大誤。《贊》乃高士所自為也。承恩,明嘉靖時歲貢生,所著有《西遊記》,載康熙舊志藝文目,錢竹汀《潛研堂集》謂《長春真人西遊記》二卷,別自為書,小說《西遊演義》乃明人所作,而不知為吾鄉吳承恩作也。」
  9. ^ 吳玉搢在他的《山陽志遺》中說過:「書中多吾鄉方言.其出淮人之手無疑。」
  10. ^ 冒廣生的《射陽先生文存跋》說:「其所著《西遊記》平話,風靡一時,蓋振奇之士也。」
  11. ^ 1907年微廠在上海《月月小說》第6號上發表《說小說》一文提出:「(《西遊記》)本為吳承恩所撰,吳字汝忠,山陽人,嘉靖中歲貢,官長興縣丞,見丁儉卿《石亭記事》。」1922年林紓在《畏廬瑣記》「小說雜考」一條中也說:「(《西遊記》)山陽丁儉卿舍人晏,據淮安府康熙初舊志藝文志目,謂是其鄉明嘉靖中歲貢官長興縣丞吳承恩所作。」
  12. ^ 《天啟淮安府志》著錄有「吳承恩《西遊記》」
  13. ^ 章培恆認為黃虞稷《千頃堂書目》卷八史部地理類有「吳承恩 西遊記」的記載,說明吳承恩西赴荊府,「寫些遊記,更完全是情理中事」(《百回本〈西遊記〉是否吳承恩所作》《社會科學戰線》1983年第4期),謝巍曾指出《千頃堂書目》著錄分類「頗多錯謬」,「將吳承恩作的小說《西遊記》分入史部輿地類不足為奇」。(《百回本〈西遊記〉作者研究》《中華文史論叢》1985年第4期)
  14. ^ 汪浚《吳承恩與〈西遊記〉》一文最先猜測「華陽洞天主人」是李春芳。鄭振鐸在《西遊記的演化》一文推測華陽洞天主人是唐光祿
  15. ^ 陳君謀《百回本〈西遊記〉作者臆斷》
  16. ^ 大慈恩寺三藏法師傳》有一段寫道:「是時四顧茫然,人鳥俱絕,夜則妖魑舉火,燦若繁星;晝則驚風擁沙,散如時雨。雖遇如是,心無所懼,但苦水盡,渴不能前。是時四夜五日,無一滴沾喉,口腹幹燋,幾將殞絕,不復能進。遂臥沙中,默念觀音,雖困不捨。啟菩薩曰,玄奘此行,不求財利,無冀名譽,但為無上正法來耳,仰惟菩薩慈念群生以救苦為務,此為苦矣,寧不知耶,如是告時,心心無輟,至第五夜半忽有涼風觸身,冷快如沐寒水,遂得目明,馬亦能起,體既蘇息,得少睡眠,即於睡中夢一大神長數丈,執戟麾曰:「何不強行而更臥也?」法師驚寤,進發行可十里,馬忽異路,制之不回。經數里,忽見青草數畝,下馬恣食。去草十步欲回轉,又到一池水,甘澄鏡澈,即而就飲,身命重全,人馬俱得蘇息。計此應非舊水草,固是菩薩慈悲為生,其至誠通神皆此類也。即就草池一日停息,後日盛水取草進發,更經兩日方出流沙到伊吾矣,此等危難百千不能備序。」胡適認為這段描述開啟了後人寫《西遊記》的興趣,夏志清亦同意此說。詳見〈四遊記考證〉、《中國古典小說史論》。
  17. ^ 《中阿含經》(大正藏編號二六)卷三十〈降魔經〉第十五
  18. ^ 18.00 18.01 18.02 18.03 18.04 18.05 18.06 18.07 18.08 18.09 18.10 吳承恩. 《西遊記》. 北京市: 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0年. ISBN 9787020070282 (中文(中國大陸)‎). 
  19. ^ 余國藩:《余國藩西遊記論集》,頁206。
  20. ^ 余國藩:《余國藩西遊記論集》,頁210-211。
  21. ^ 袁世碩〈清代《西遊記》道家評本解讀〉曾指出:「有清一代道家壟斷了《西遊記》的評說。《西遊證道書》首發其端,《西遊真詮》大張其說,後出之評本均依從之,都是將《西遊記》附會為隱喻道家的修鍊之道的書,其目的就是借這部為人愛讀的通俗小說,傳布其教,招徠信徒,挽救道教日益衰落的歷史命運。」
  22. ^ 柳存仁:《全真教和小說西遊記》,《和風堂文集》下
  23. ^ 余國藩:《余國藩西遊記論集》,頁207-208。
  24. ^ 李安綱:《苦海與極樂》
  25. ^ 郭健:〈《西遊記》中「真經」的內丹學含義〉
  26. ^ 陳洪:〈論《西遊記》與全真教之〉
  27. ^ 魯迅:《中國小說史略》
  28. ^ 蘇興在〈《西遊記》對明世宗的隱喻批判和嘲諷〉引《萬曆野獲編》卷二一《 幸秘方見幸》所記考證:「世宗接待陶仲文雖然比玉帝接待太上老君,車遲國王,比丘國王對妖道要有些身份,但由於陶仲文獻房中秘方和傳授房中術之功,『必於門庭握手方別』帶點現代洋味的迎送方式,其諂媚道士的神情灼然可見。至此,明世宗已與玉帝、車遲國王、比丘國王難分彼此,融為一體了。明世宗信道的本質,包括《明史記事本末》在內的有關明代歷史著述,多言之暗昧,只說他求神仙,希延年益壽等。讀者往往誤以為明世宗不理朝政,是為了專意清修而清心寡欲。孰知恰恰相反,不但不清心寡欲,反而是借方士獻的房中秘方多邇女色,無節制的縱慾。所謂延年益壽僅是壯陽的代名詞。」

參考書籍[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