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經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計劃經濟,又稱統治經濟指令型經濟,是一種經濟體制,在這種體系下,國家在生產資源分配以及消費等各方面,都是由政府事先進行計劃。「指令型經濟」通常和計劃經濟用法相同,但是詳加區分的話,指令型經濟是指生產工具公有的經濟體制。所以指令型經濟必定是計劃經濟,但計劃經濟卻不必然為指令型經濟。

時至今日,世界上的經濟體系大多是市場經濟體系混合經濟體系。但仍有部份國家如古巴伊朗朝鮮採用計劃經濟。

淵源與發展[編輯]

計劃經濟的起源是與對市場經濟的批判開始。

一般來說,最早出現計劃經濟構想的是李斯特對於亞當·史密斯的《國富論》的批判,當時是作為政府干預經濟行為的第一次理論闡述,之後的《政治經濟學的國民體系》,更是系統的闡述了政府對經濟干預的必要性和對經濟發展的主導性。受其影響德國誕生了經濟學的歷史學派,大力宣揚政府控制經濟行為,同時以這種思想主導德國的經濟發展,實現了德國的快速經濟發展,這類主張被稱為國有社會主義,或是馬克思口中的「國家資本主義」,這種靠政府干預執行計劃目標的經濟發展模式,本質上與計劃經濟的精神相近。之後由於一戰德國戰敗,政府失去了對國際經濟關係有效的控制能力,歷史學派走向消亡,但是之後德國經濟依舊保留很強的政府干預特色,納粹上台以後,重拾了歷史學派的做法,恢復了德國經濟。所以德國的混合經濟實際上是脫胎於計劃經濟。

蘇聯出現以後,計劃經濟的理論發展得到了提高,蘇聯經濟學家普列布拉津斯基寫了《新經濟》,系統完善的樹立了社會主義國家的政府干預經濟的模式。之後蘇聯長期維持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經濟實力,並以經互會為媒介通過計劃經濟方式影響他國經濟,使得蘇聯的計劃經濟模式成為世界上影響力最大也最主要的計劃經濟模式。

但在1991年後,隨著蘇聯解體,經互會解散,實行計劃經濟的共產集團經濟崩潰,計劃經濟影響力便逐漸式微。

特點[編輯]

在計劃經濟下,三個經濟問題都是由政府決定的。所謂的三個經濟問題是指:生產什麼、怎樣生產和為誰生產。國家大部份資源由政府擁有,並且由政府指令來分配資源,而不是由市場價格來決定。舉例來說,政府認為國家需要蘋果,在計劃經濟下,被政府選中的個人集體(一般為符合該類生產的要求)都要按政府指示進行種植蘋果的工作,但事實上實際生產的產品可能不符合實際需求。

計劃經濟裡面不僅是控制國營產業,連私人企業也要受政府指示運作。私人企業要生產甚麼,由政府作主;私人企業以甚麼方法生產,由政府決定;生產出來的東西又如何分配,也是政府決定。國家操控著生產的供應、價格以至銷售渠道,都是由政府決定。

計劃經濟是共產黨執政的國家常見的屬性之一,因此計劃經濟又常被解釋與共產主義相通。主要馬克思資本論(要有意識地計劃控制生產),弗里德里希·恩格斯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等根據展,提倡和實踐計劃經濟是在列寧時期。 最典型的計劃經濟例子數以蘇聯。而現存的例子則是朝鮮古巴等。

如果有某個人或者相對小規模的機構,能完全知道社會中每個人對所有物品的需求強度,然後根據這些強度總和迅速反應,精確的分配所有資源、人力、財力進行各種所有物品生產,這樣理想狀態下的計劃經濟,是所有經濟形態中最高效的。當然,顯而易見的,這個人或者這個小規模機構在人類可預見的將來都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現實上的計劃經濟,最明顯的表現就是低效率社會資源分配,造成顯而易見的浪費。

優勢[編輯]

經濟穩定[編輯]

計劃經濟可確保所有資源都能持續運用,不會受到經濟週期的波動所影響。由其是者泡沫經濟、停產以至失業問題都不會發生,而通貨膨脹問題不會存在,而長期性的基建投資,更不會受市場因素而停止。

計畫長遠[編輯]

一個政策在自由放任環境下,可能會不受人為控制地產生不可預知的問題。但在計劃經濟裡由政府計劃、預先設計好,一些可預期的問題就有機會避免。舉例來說,政府規劃一個城市的交通網路時,管制個人私家擁有數目,便可減少如塞車等交通問題。對於國家發展的長遠規劃較完善,比較不會有短視近利的缺點。

傾斜優先,發展快速[編輯]

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常是後發的落後國家想要趕超先進國的發展,基本上都是把有限的經濟資源不計收益的傾斜於某方面的發展。比如教育、交通、重工業、醫療等等,使其短時期內實現飛躍。例如蘇聯,建立之初,百業凋零,在歐洲文明程度和工業化程度都是倒數,而是實行計劃經濟以後,40年代成為超級大國。中國實行計劃經濟以後,截止80年代初,30年不到的時間,建立全面和完善的工業和教育體系,實現大規模群體脫盲,實現初步國家工業化。中國1950-1970年代實行計劃經濟,僅水利建設的工程量是有記載3000年歷史總和的一倍多,利用的就是用於其他市場需求的經濟資源。成昆鐵路的修建造價是全國總人口的半年口糧,並且沒有直接的利潤收益,但是卻帶動了整個西南地區經濟發展,這些都是計劃經濟傾斜發展的優勢。

社會福利[編輯]

某些社會福利措施不適合完全以市場價格來分配或是市場機制不容易出現,例如教育、醫療、交通、老人照護。實行計劃經濟的國家,得以直接且公平的配置合適的資源,而不會受到市場影響。成功的計劃經濟國家,其公共福利水平都是較高的,而具體福利則需要視政府能控制資源多寡而決定。

弊端[編輯]

資源分配無效率[編輯]

微觀資源無法有效分配,是計劃經濟裡最受批評的要點。因為國家所有資源都由政府決定,私人不掌握生產資料,於是乎國家可以罔顧私人的實際需要而進行經濟計劃。奧地利經濟學派路德維希·馮·米塞斯主張社會主義在經濟上必然會失敗,因為經濟計算問題(economic calculation problem)註定了政府永遠無法正確的計算複雜萬分的經濟體系。只要缺乏了價格機制,社會主義政府根本無從得知市場需求的情報,而隨之而來的必然是計畫的失敗和經濟的徹底崩潰。

舉例而言,當國家要求全國廣種蘋果時,事實可以是民眾對芒果需求高於蘋果。如是者,多種出來的蘋果就會形成浪費,而芒果便形成短缺。但政府卻沒有合適的機制(取代貨幣機制)可以準確而迅速的知道民眾對芒果或蘋果的正確需求。這便是說,即使知道了芒果需求較高,政府仍不知道應該少種多少蘋果,多種多少芒果。即使知道了現在少種了多少芒果,多種了多少蘋果,政府仍然不知道半年後芒果成熟時,廣大人民的需求有沒有轉變。所以最終浪費與短缺的無效率將會是無法避免的。

缺乏積極進取的誘因[編輯]

計劃經濟下的效率通常是低落的,主因是經濟決策缺乏私人參與,而是由政府一個全權決定。即是說,計劃經濟下缺少私人競爭。缺少私人競爭,就難以有效提高效率,以至價格也不能通過競爭而有所調整,個人的收益或物質回報也無從改變。個體的努力沒有相應的物質回報,反而個體的怠惰無能的經濟後果是由整體來共同承擔。這便使得計劃經濟下的微觀個體缺乏積極進取、爭取效率的誘因。

扼殺個人自由[編輯]

計劃經濟下的經濟活動都是由政府決定,而不是個人決定,個人的經濟決策自由就被犧牲。沒有個人參與,也就沒有民主,就是專制。而沒有民主的專制體制,往往不能維繫平等、公平的社會環境。1980年代,左翼理論家麥可·阿爾伯特(Michael Albert)和經濟學家羅賓·漢內爾(Robin Hahnel)為了平衡這個缺點便提出參與型經濟的設想,希望能解決這個問題。然而參與型經濟還沒有在任何一國範圍以上實施的例子。

競租、不公平、腐敗[編輯]

計劃經濟下政府擁有管制生產活動的權力,官員便因此得以利用管制權力從中獲利。這種獲利的型態,有的是非法貪污、有的是合法但不合理的規費稅捐,也有的是政策選定重點發展的對象以外被犧牲的弱勢者的利益。這些原本應屬於社會大眾的共同利益,因為計畫管制的關係而落入政府或官員私人的手裡、或是不公平的剝削。這不但妨礙了資源的公平運用、扭曲經濟發展的規律,也形成特權階級,產生社會矛盾,甚至衝突。

造成的結果[編輯]

易造成均貧現象、政治經濟體系的崩潰。例如蘇聯解體

現今常見的計畫經濟[編輯]

就廣義而言,凡是政府對市場進行干預時,或者說是違反自由經濟時,就是一種計畫經濟的實現。為的是彌補資本主義自由經濟下的弊端,通常是長期的限制,而且若不限制即有可能導致一個國家自由經濟的崩盤。以下皆是現今常見政府計畫經濟中限制的對象: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