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景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調景嶺
Tiu Keng Leng
調景嶺在香港的位置
調景嶺
調景嶺
調景嶺的位置
經緯度: 22°18′22.71″N 114°14′59.22″E / 22.3063083°N 114.2497833°E / 22.3063083; 114.2497833
所在城市  香港
所在區域 新界東
行政區劃 西貢區
鄰近地區 油塘將軍澳
1950年代的調景嶺
調景嶺寮屋區已重建為健明邨與彩明苑

調景嶺(調粵語音:Tiu[1],有時亦會讀作「調頸嶺」 英語Tiu Keng Leng , 舊稱:Rennie's Mill)位於香港新界西貢區將軍澳,原是寮屋區域,現時為將軍澳新市鎮的其中一部份。調景嶺位於將軍澳的西南部,五桂山的東南面和照鏡環山的東北面之間的低地。

地理[編輯]

地名來源[編輯]

1910年代的倫尼麵粉廠(Rennie's Mill
調景嶺英文 Rennie's Mill 的路牌(位於寶琳南路)

調景嶺一地可考的最早名稱叫照鏡環山(或作照鏡嶺);因為該地的海灣規圓如鏡、平靜無波,故被當時的蜑家漁民稱作照鏡環,陸上山崗叫照鏡嶺'[2]。另一說法,是當時聚居在將軍澳西南面(由三家村天后古廟向將軍澳灣開始)的客家婦女,身穿客家服飾在該地下田務農,頭上帽子因太陽反射而幾可照鏡,故稱為照鏡嶺。照鏡嶺這個名字,遲至英國租借新界之後,才因為一名外籍洋人士自殺而改變。

1905年,一個名叫倫尼(Alfred Herbert Rennie)的加拿大籍洋人退休公務員在該處附近興建麵粉廠。不過麵粉廠於1908年4月倒閉,倫尼並於4月14日自盡。有傳聞指他在麵粉廠上吊自盡而死,因此亦產生了「吊頸嶺」這個戲稱。到了1950年代難民遷至該處後,香港政府社會局救濟署署長李孑農取「吊頸嶺」的諧音,改稱為「調景嶺」[3],有「調整景況」之意。

另一方面,該地的英文名稱因這間麵粉廠而稱為「Rennie's Mill」(倫尼氏磨坊),直至香港主權移交後,才將英語名稱改回調景嶺(調頸嶺)的中文音譯(Tiu Keng Leng[4]

填海前[編輯]

調景嶺山上「蔣總統萬歲」字句

這在調景嶺營建成初期,該處由北至南被劃分為5區,後來則增加設至12區;該處又因為鄰近魔鬼山(五桂山),又稱魔鬼山半島。該處山頂設有堡壘,早在倫尼麵粉廠興建時已經在。香港日佔時期日本軍曾經在該處的倫尼麵粉廠房用作地區指揮部。

該處山多地少,唯一較大的平地稱作大坪,為倫尼麵粉廠房舊址。在調景嶺營建立後,該處為港九各界救濟調景嶺難民委員會駐營服務處香港調景嶺中學所在,後來亦設有遊樂場,為該地居民的休閒用地。附近設有紹榮鋼鐵

該地村民又在嶺內山腰位置用白油等刻上「蔣總統萬歲」字句和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歷史[編輯]

調景嶺社區,曾經是寮屋區的營地,是香港一片獨特的土地,亦有小台灣之稱,平日該區的碼頭及民居大多會掛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每年十月十日雙十節,調景嶺更會張燈結綵,搭建牌樓及舉行盛大的慶祝活動及升旗禮。一片片的旗海,在依山面海的調景嶺隨風飄揚,標誌著其獨有的歷史背景;1996年清拆之後,社區面貌完全改變,但調景嶺的情懷絕對值得紀錄,也見證著香港一直以來政治避難所的角色。

倫尼之墓

倫尼麵粉廠[編輯]

20世紀初,香港大部份富豪都是英國人。1905年,一個名叫倫尼(Alfred Herbert Rennie)的籍退休公務員眼見香港沒有一間像樣的麵粉廠,於是專門由加拿大運用料到香港,於當年環境優美的照鏡環附近興建麵粉廠。不過卻因為成本過高及質素欠佳而於1908年4月宣佈倒閉,倫尼並於4月14日自盡。有指他是在距麵粉廠廠址3公里外的鯉魚門水域跳海自盡[3],不過又有傳聞指他在麵粉廠上吊自盡而死。倫尼死後下葬在香港墳場,墳墓上方為十字架,下方以石塊砌成梯形的基座,墓碑上刻有「ALFRED HERBERT RENNIE 1857-1908」,墓地上的花邊刻有「IN LOVING MEMORY」。

香港淪陷時期[編輯]

1941年香港被日軍佔領後,日本軍將該處的倫尼麵粉廠房用作地區指揮部,並且在該處嚴刑拷問犯人(例走私客),嚴重者斬首處決,把屍首拋下岸邊海床[5]

調景嶺營[編輯]

1955年的調景嶺
1951年一所學校校慶
寮屋區建成初期的學校
調景嶺營圖書閱覽室及調景嶺全體居民反迫遷保權益委員會辦事處
調景嶺中學

1948年國共內戰,戰事由黃河流域蔓延至長江流域。很多戰敗及受傷的中華民國國軍及眷屬南逃到廣州,但是最後都失守。不少國軍官兵以及躲避赤化的大陸人士、原國民政府官員和商人湧入香港[6]。香港政府社會局(社會福利署前身)初期曾經將部分難民送往台灣及當時尚由中華民國政府控制的海南島上。而起初來到香港的國軍老兵都非居住在調景嶺,而是當年香港政府安置的香港島摩星嶺公民村,一些國共內戰失利的國軍軍眷成為了難民踴入香港,部分於堅尼地城鐘聲游泳棚加惠台搭建棚屋,依靠行乞東華醫院救濟,為數多達3,000多人。1950年,香港政府將他們安置在摩星嶺道域多利兵房及舊機關槍堡壘內,雖然簡陋而仍然可以容身,東華醫院則繼續為難民提供飯菜。

1950年4月18日,香港政府行政局的會議上,擬定於摩星嶺難民營搬遷到大嶼山梅窩,不過受到當地村民反對。除梅窩外,當年政府建議把難民遷至東涌長洲等,亦遭到當地居民反對。

然而在1950年6月18日端午節,發生「秧歌舞事件」。一群約80餘人,當時支持中國共產黨的學生前往摩星嶺難民區跳中國共產黨慶祝活動時常用的秧歌舞向國民黨老兵們挑釁,最後更演變成流血衝突。香港政府認為有必要分隔左右兩派人士的勢力範圍,結果一星期後,在6月25及26日以兩天時間匆匆地利用木船把這些國民政府難民遷往魔鬼山邊的一處荒地,此地原叫照鏡環,後叫吊頸嶺[7][8],即現今的調景嶺。

以前在大陸淪陷初期,很多難民都是渴望到台灣的。當時的難民有7,000多人,而香港政府亦同樣希望國民政府可以接收全部難民,但是國民政府基於種種考慮,一直未有安排。當時的調景嶺位置十分偏僻,比摩星嶺荒蕪得多,加上遠離市區,對外亦無陸路交通,自成一國。由於當時政府認為,調景嶺只是難民暫居之地,並希望這批難民能於兩年內融入社會,否則自行返回大陸。此後十年時間,都沒有為他們提供水電等設施。在一片荒蕪的環境下,難民生活困苦,當時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就為調景嶺提供了生活各方面的安排,儼如當地的政府,而當地居民也視救濟總會為國民政府的代表,做成調景嶺以後幾十年強烈政治意識形態的原因,因此調景嶺有「小台灣」之稱[9]

政府初時在調景嶺「大坪」安置難民,其後興建逾1,000個只以油紙搭建簡陋的A字棚屋,長闊高均約為8尺,每個油紙棚住四到五個人。這次搬遷人數共6,921人,包括5,592名男性,1,329名女性。(據1950年的調查,這6,000餘人中,大多數為成年男性,年齡介乎20至40歲之間。16歲以上的婦女只有577人,15歲以下兒童則有610人;傷殘人士1763人,他們的家屬有477人)居民來自不同省份,當中大半是退伍軍人,但也有不少是政界學界人士,甚至包括國大代表立法委員、中學校長等。據說他們一般不會輕易表露過去在大陸的身分。其後,陸續有更多人從外面搬到這裡,僅不足半年,估計沒有飯票而居往在調景嶺的人口已達5,000-6,000以上。換言之,1950年12月,調景嶺的人口已逾10,000。

港府為了方便管理有國軍軍人背景的難民,於調景嶺煮了兩年大鍋飯,免費提供膳食。當時從摩星嶺遷入的難民可得到飯票和茶票,由當時的社會局(社會福利署前身)每天派兩次救濟飯和一壺茶,直到1953年,政府停止為居民派飯。雖然台灣的國民政府沒有收容調景嶺的難民,但當時台灣的民間組織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簡稱救總)就開始介入調景嶺,救總接手派飯的救助,並透過香港的九龍總商會組成了港九各界救濟調景嶺難民委員會(港九救委會),並在營內設立駐營服務處提供協助。

除了救總在此荒蕪地區派飯和建屋外,教會也是穩定調景嶺社區的重要支柱,當時隨著難民逃難的傳教士,在調景嶺開始傳道救濟工作。當時教會與難民的關係極為密切,教會一面傳道一面幫助難民解決生活上的問題。對於調景嶺的教育,教會的貢獻也相當大。信義中學(難童義務學校)為調景嶺內首間學校。在救總和教會的支持下,學校越開越多,五十年代中期,已有十多間中、小學。由於學費得到資助,因此吸引了許多區外的清貧學生到調景嶺讀書寄宿。另外天主教教會及基督教方面亦提供就業,教育等大力協助,村內曾設有教堂及多間學校如香港調景嶺中學(嶺中)、天主教鳴遠中學、小學,慕德中學(前稱調景嶺信義中學)、小學等。基督教靈實醫院亦隨後建立。

調景嶺平房區[編輯]

前調景嶺警署

隨著居民出外打工及開始山寨式手工,生活漸漸改善,並形成倚山而建,橫區而治的獨特社區。當時香港政府在村內只設郵局及消防局,村民自設治安隊巡邏以防當時親共的左派入村放火及在水源下毒,守望相助,而中華民國政府方面曾安排渡輪接載傷殘士兵及部分退役國軍歸返台灣。調景嶺因為得到救總的支持,從難民營漸漸地發展成一個小社區。1962年,香港政府打算將調景嶺發展為徙置區,並興建七層高的住宅大廈,起初居民誓死反對,但後來得到政府承諾居民可以無限期居留及使用該地,調景嶺與世隔絕的境況終於得到解決。政府開始供水供電和開闢道路,方便居民可以往來九龍市區,並給予調景嶺居民一個香港居民的身份。同年調景嶺警署(即現時位於寶琳南路的普賢佛院)建成,設在山腰上,巴士總站位於警署。

寮屋區清拆前的調景嶺具有很濃厚的政治色彩,調景嶺嶺內各學校於每年10月10日都會放假及全村舉行儀式慶祝中華民國雙十國慶,並慶祝其他中華民國節日(例:紀念黃花崗起義的三二九青年節、蔣公誕辰紀念日、國父誕辰紀念日等)。此外,嶺內亦長年掛起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港英政府並不干預這些活動的進行。在清拆前的時期調景嶺內學校以至大街小巷、幾乎每家每戶更長期掛起旗幟,從遠處觀看猶如一片旗海,規模遠較當時台灣的為大得多[10]

大部份難民最初只視香港為過境地方,反攻大陸或是轉到台灣才是他們的目標。很多難民都想不到調景嶺一住就是近半世紀,他們也正式融入了香港社區。

清拆前陸路交通[編輯]

將軍澳海灣遠眺調景嶺
1995年清拆前的調景嶺(遠處為已落成的坑口新市鎮及仍在填海中的將軍澳市中心

當調景嶺難民營建立後,才陸續建立對外的交通管道。安居後,基於補給需要,村民極需要一條由村子伸延至鯉魚門的山路;村民謝御群,自發率領一班年青力壯的人,在沒有先進工具的情況下,花了五個月時間,在荒山野徑中開闢一條直達鯉魚門的山路,利便村民,稱為「謝公路」。然後,1956年香港航安小輪公司開闢往返調景嶺大坪碼頭至西灣河碼頭的航線,每半小時一班。靈實肺病療養院(即靈實醫院前身)創立後,為方便交通,該院於1955年開始自行修建車路,接續安達臣道通往九龍市區,落成後以當時於調景嶺事奉之惠施霖牧師(Rev. Sterling Whitener)之妻惠寶琳師母(Barbara Brown Whitener)之名命名為「寶琳路」(調景嶺段的寶琳路,在寶琳北路落成後改稱寶琳南路[11]。第一條服務調景嶺的巴士路線為九巴路線30,於1962年1月1日起投入服務,當時往來九龍城碼頭至調景嶺(總站設在調景嶺警署旁,即現時位於寶琳南路的普賢佛院),1967年2月20日縮短至彩虹,在六七暴動時暫停服務,直至1971年12月20日才重投服務,是暴動前路線最遲重投服務的一條,1973年7月16日起更改編號為90。

由於90途經的安達臣道,路面崎嶇不平,長久以來都是以亞比安ChieftainCH13AXL 掛帥,但亞比安車齡較高,需要另覓合適的巴士取代之,加上要與往來觀塘及調景嶺專線小巴10(1981年10月16日刊憲招標,由李強企業投得,於1982年3月28日起投入服務)及10A線(1982年11月15日起由10線分拆出來)競爭,1987年9月19日全線改派豐田Coaster 24座空調小巴行走,是首條由全普通轉為全空調服務而沒有更改編號的非啟德機場路線,意外地令調景嶺成為機場以外首個有全空調巴士服務的地區。1989年6月20日起增設經四順秀茂坪的290。為方便居於調景嶺的學生往來將軍澳學校,1989年11月20日起增設平日上下課時間90更提供往寶琳的特別服務,1993年9月1日延長至坑口,以循環線運作。

90線在安達臣道寶琳南路是不設分站,不過乘客如欲上落時,上車時可在任何一個合適的地方截停車輛便可登車,而下車時只需按下車鐘,車長亦會在合適的地方停下來讓乘客下車,這項安排在以前的郊區巴士路線很常見,現時已不復見。

1982年,將軍澳新市鎮正式發展,當年規劃發展將軍澳已經列明會清拆調景嶺。1995年4月4日,政府正式宣佈清拆調景嶺,作為將軍澳新市鎮第三期發展的一部份,原址用作興建約12000個公屋及居屋單位,大部份居民自此陸續遷出,290線在1996年10月13日永久停駛,一週後(10月20日)90線及專線小巴10A線亦停止服務,後者轉型為前往慧安園的10M(10號線早於1990年5月20日停辦)。調景嶺舊區的歷史,自此可謂告一段落,現在「小台灣」的一切遺跡皆已消失殆盡,只餘山上的調景嶺警署(今改作普賢佛院)仍然屹立,見證調景嶺的滄桑。

寮屋區清拆[編輯]

隨著香港主權即將移交,及將軍澳新市鎮的發展,政府於1995年4月4日正式宣布清拆調景嶺寮屋區,寮屋區在1996年4月至7月期間清拆,所有居民在政府賠償下,被遷徙至其他地區,約有6500名調景嶺平房區居民獲安置入住公共房屋,當中很大部份的人都遷進了將軍澳的厚德邨。直到現在,他們還過著跟從前在調景嶺一樣的守望相助的生活。

遺跡[編輯]

茅湖山觀測台[編輯]

前調景嶺警署[編輯]

調景嶺寶琳路盡頭(將軍澳發展後,改稱寶琳南路),警署在調景嶺高處,設有哨崗,可居高臨下,監察整個調景嶺的治安。數十年來,警署大閘旁邊有一處供奉觀音位置,至今仍在。往調景嶺的九龍巴士90線,在警署外落客後,調頭到調景嶺巴士站接載下一班的乘客。警署部份房間現租予普賢佛院,作為宗教場所之用,在佛教節日或相關節氣日子時,有宗教聚會及法事。其餘房間則空置。

前區域巿政局防治蟲鼠組宿舍[編輯]

前調景嶺碼頭石躉[編輯]

白石柱[編輯]

調景嶺白石柱

調景嶺旁邊有一個石沙灘,海邊樹立了條石柱,居民一般稱為白石柱。是數十年來調景嶺的居民,尤其是青少年的游泳、捕捉海產、垂釣、玩樂及休閒的地方。

坑口的老漁民俗稱石柱為「白筆」,漁民進出附近海域時,以此為標識。石柱的用途說法不一,有說是當年漁民/水手(類似現今領航員)作為帶領大船進出附近海域,作為航道的標識,或作為航道安全之用。有說為臨時碼頭的一部份,供船隻靠岸繫繩之用(因為附近沙灘,即將軍澳沿岸至鯉魚門一帶,曾開闢為石礦場,開採石材,石灘上的岩壁亦發現有人工開鑿的痕跡)。

另外,亦相傳曾是日軍佔領香港時的刑場之一。

將軍澳—藍田隧道正在籌建中,按現時的建議方案,隧道的將軍澳出口就在白石柱旁邊,工程可能會令將軍澳的天然海岸線減少,會否影響白石柱,尚屬未知之數。[12]在隧道口的右邊(即將軍澳方向)是一個石沙灘,應該盡量保持原整及原貌。石灘旁邊有一條豎立的石柱,建議一定要保留,因為該石柱最少有六十年的歷史。

現況[編輯]

調景嶺原址目前為健明邨善明邨彩明苑調景嶺站上蓋物業私人屋苑都會駅城中駅,以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明愛專上學院。而前紹榮鋼鐵廠原址現為私人住宅維景灣畔,昔日的調景嶺碼頭大約為現時調景嶺站的位置。區內原設有的調景嶺中學在1994年調景嶺清拆之前已遷往康盛花園並改名為景嶺書院,而天主教鳴遠中學及慕德中學皆遷往厚德邨。今日的調景嶺交通方便,港鐵觀塘線將軍澳線均途經調景嶺站,調景嶺站亦是觀塘線唯一位於新界的站,亦是觀塘線的總站。該區大部分巴士路線目前主要由新巴經營,首條巴士路線是已取消的新巴796A線

街道[編輯]

屋苑[編輯]

從山上俯瞰的調景嶺(左:彩明苑、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中間海面為填海後之調景灣,右:都會駅、健明邨)
從高處的澳景路眺望調景嶺善明邨健明邨樓宇

公共運輸[編輯]

未來發展[編輯]

將軍澳—藍田隧道將軍澳段將穿越照鏡環山,東端連接將軍澳市中心南P2路和將軍澳跨灣連接路。 工程尚在設計及檢討階段,預期於2012年動工,2016年落成通車。

將軍澳74區香港知專設計學院附近)將會興建警署、圖書館和體育館,預計2014年落成。其中圖書館和體育館預計2015年第一季啟用。

新界將軍澳第73B區明愛專上學院毗鄰)將會興建香港首座天主教大學「聖方濟各大學」,預計2016年落成。

當區區議會議員(2012-2015)[編輯]

  • Q07維都(維景灣畔都會駅):陳繼偉(獨立)
  • Q08健善(健明邨和善明邨善禮樓、善智樓):梁里(新民主同盟)
  • Q09彩健(彩明苑和健明邨健晴樓、健曦樓):何民傑(107動力)

學校[編輯]

已關閉[編輯]

酒樓[編輯]

潮家皇宮酒家
豪宴海鮮酒家
  • 富臨漁港
  • 豪宴海鮮酒家

著名居民[編輯]

曾於調景嶺讀書名人[編輯]

鄰近地區[編輯]

參見[編輯]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劃 香港特別行政區區旗
西貢區
大埔區
沙田區
黃大仙區
觀塘區

本區主要地方

Fla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svg

廣東省深圳市龍崗區

西貢市 - 將軍澳(包括寶琳 - 調景嶺 - 坑口) - 大埔仔 - 清水灣 - 北潭涌 - 萬宜水庫

區內其他地方

茅湖仔 - 大坳門 - 布袋澳 - 大赤沙 - 小赤沙 - 白沙灣 - 波羅輋 - 井欄樹 - 壁屋 - 蠔涌 - 大浪灣 - 大網仔

東區(與維多利亞港相隔)

參考資料[編輯]

  1. ^ 這「調」字有調整、調節、變更的意思
  2. ^ 西貢區議會:西貢旅遊網-大話西貢
  3. ^ 3.0 3.1 《西貢歷史與風物》, 馬木池、張兆和、黃永豪、廖迪生、劉義章、蔡志祥 著,西頁區議會 出版,2003年9月。ISBN 988-97421-1-X
  4. ^ holewisym. 懷念調景嶺. Youtube影片. [2011-01-07]. 
  5. ^ 胡春惠. 香港調景嶺營的誕生與消失 : 張寒松等先生訪談錄. 國史館. 1997年12月: 294. ISBN 9570207337. 
  6. ^ 1949年撤退 流落香港 國軍在調景嶺的日子. 《蘋果日報》. 2009-09-20 [2011-01-23]. 
  7. ^ 從前調景嶺村老兵看將軍澳歷史
  8. ^ 《大江大海一九四九》,龍應台著,2009年,天下雜誌出版
  9. ^ 香港電台電視部. 再做的空間 - 調景嶺2.3事. 1993-02-27. 
  10. ^ 劉義章. 解密百年香港-內容文字稿-第二十七集 Part 2 『調景嶺風波』. [2011-01-11]. 
  11. ^ 《荒原上》,司務道教士 Annie Skau Berntsen口述,基督教靈實協會出版
  12. ^ [1]
  13. ^ 文匯報2013-05-04 蔡友文博士慈悲為懷人文大愛致力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14. ^ 在香港調景嶺出生的劉民和,父親在逃難到香港前是大陸的望族之子,母親則是畢業於師範學院的讀書人,只是這樣的背景抵不過現實生活的煎熬。個性叛逆的劉民和在龍蛇雜處的調景嶺,十三歲就成了不良少年,十五歲加入黑社會,成為一個逞兇鬥狠的流氓。為了混出名號,他嘗了人生中第一口嗎啡,從此走上吸毒的不歸路。之後在香港晨曦會的「福音戒毒」輔導下,終於戒毒成功,重新作人,立志以自己的心歷路程,幫助青年人珍惜生命,便決定留在香港晨曦會工作,工作期間曾前去美國戒毒中心受訓七個月,回香港後在香港晨曦會工作了七年,於1984年經香港晨曦會陳保羅牧師差派來到台灣成立「台灣晨曦會」,從事「福音戒毒」工作迄今。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