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縵堂日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越縵堂日記
The Notebook of Yue-Man House
作者 李慈銘
原名 越縵堂日記
出版地 中國
語言 中文
系列 雜記系列
題材 記載從清咸豐光緒四十年之間的大量治學札記、朝野見聞、朋蹤聚散、人物評述、古物考據、書畫鑒賞、山川遊歷及各地風俗。
中文版 1920年(蔡元培助其出版)
媒介 線裝書
頁數 9部分(甲寅日記-苟學齋日記後集)

越縵堂日記》,是清代著名的日記。作者李慈銘(號蓴客),文字達數百萬言,積四十年心力,銖積寸累而寫成,如當日「無暇寫日記,皆草草札記之邸抄面紙」[1],日後仍「補錄前月日記訖。」[2];日記共包括《甲寅日記》、《越縵堂日記乙集-壬集》、《孟學齋日記》、《受禮廬日記》、《祥琴室日記》、《息荼庵日記》、《桃花聖解庵日記》、《荀學齋日記》、《苟學齋日記後集》九部分。內容記載了清咸豐光緒四十年間有大量的治學札記、朝野見聞、朋蹤聚散、人物評述、古物考據、書畫鑒賞、山川遊歷及各地風俗,文學價值很高。

讚譽[編輯]

《越縵堂日記》大抵是李慈銘生前認定的傳世之作,因此在字裡行間都不能苟且,還常將日記借友好閱讀。如同治九年十月十五日記,「作片致孫子宜,索還日記」。同治十年四月朔又記,「作書致周允臣,藉以近年日記兩冊」。李死後,文廷式曾見其《日記》[3],並摘抄之。[4]《紹興公報》、《文藝雜誌》、《中國學報》相繼刊出。[5]1920年由生前好友蔡元培助其出版。出版後風行海內,士林爭相一睹為快,譽為「日記之大觀,掌故之淵藪」,被金梁譽為晚清四大日記(《越縵堂日記》、《緣督廬日記》、《湘綺樓日記》和《翁同龢日記》)。[6]

批評[編輯]

也有人對於《越縵堂日記》風行一時的現象,持反面的看法:

  • 魯迅說道:「《越縵堂日記》近來已極風行了。我看了卻總覺得他每次要留給我一些很不舒服的東西。為什麼呢?一是鈔上諭,……二是許多墨塗,……三是早給人家看,鈔,自以為一部著作了。我覺得從中看不見李慈銘的心,卻時時看到一些做作」。[7]
  • 清人劉體智異辭錄》著錄十二條李慈銘相關佚事。評其《越縵堂日記》:「蒓客記所讀之書全無宗旨,嫌其太雜。經史子集,無一不有,讀之未畢,隨手札記,難免首尾不貫。」、「在他人畢生精力所在,僅看一序,以一日了之,便加評語」,意指李慈銘讀書常不及深審,即筆記批評他人之著作。[8]

注釋[編輯]

  1. ^ 《越縵堂日記》同治十一年十二月初七日
  2. ^ 《越縵堂日記》同治十一年十二月初九日
  3. ^ 《聞塵偶記》云:「李蓴客以就天津書院故,官御史時,於合肥不敢置一詞。觀其日記,是非亦多顛倒,甚矣文人託身不可不慎也!然蓴客秉性狷狹,故終身要無大失,視舞文無行之王闓運,要遠過之。」
  4. ^ 《一士類稿》載:「廷式嘗摘抄慈銘日記,間加批識」。
  5. ^ 王重民《李越縵先生著述考》
  6. ^ 金梁:《近世人物誌》
  7. ^ 魯迅:《怎麼寫———夜記之一》
  8. ^ 劉體智《異辭錄》,書中著錄十二條:「李慈銘越縵堂日記、李慈銘讀書不終卷、李慈銘於小學未識門徑、李慈銘隱善揚惡、李慈銘詞章差強人意、李慈銘未能盡通古禮、李慈銘謾罵時人、李慈銘論一時之人、李慈銘論一處之人、李慈銘有揶揄之筆、李慈銘記妻妾爭鬥、潘鼎新贈李慈銘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