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高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趙高)
前往: 導覽搜尋
趙高
時代 戰國→秦朝
國家 秦國→秦朝
官位 中車府令→郎中令→中丞相
爵位 安武侯
逝世日期 前207年
逝世地點 咸陽
子女 有一名女兒,姓名不詳
著作 爰歷

趙高(?-前207年),中國戰國時期秦國秦朝政治人物,歷仕秦始皇秦二世秦王子嬰三代君主,沙丘之變望夷宮之變的主謀,指鹿為馬事件的策劃者。

趙高早年在秦始皇手下任中車府令,在此期間侍奉公子胡亥,教授他刑獄之學。秦始皇在沙丘宮(今河北省廣宗縣大平台村南)駕崩時,趙高與公子胡亥、丞相李斯合謀更改秦始皇遺詔,立胡亥為帝並矯詔賜死公子扶蘇,囚禁蒙恬。秦二世登基後,趙高升任郎中令,慫恿秦二世清洗宗室及大臣,其中包括蒙恬、蒙毅兄弟和沙丘之變的主謀李斯。李斯死後,趙高出任中丞相,獨攬朝政,因懼怕秦二世追究關東(函谷關以東)農民起義軍之事遂發動望夷宮之變,逼殺秦二世後立秦王子嬰,最後被子嬰派宦官韓談刺殺而死。

一般認為趙高引發的多次秦朝內部宮廷混亂是造成秦朝加速滅亡的原因之一,但歷史上對趙高是否為宦官以及製造秦朝宮廷混亂的動機都尚存爭議。司馬遷著《史記》時沒有為趙高單獨立傳,趙高的事蹟主要記載於《史記·秦始皇本紀》、《史記·李斯列傳》和《史記·蒙恬列傳》中。

生平[編輯]

早年[編輯]

趙高是趙國的疏遠宗室子弟,家族流亡至秦國。他的母親因觸犯刑法遭到處刑後身體殘缺,被收入秦朝官府專門設立的收容刑滿釋放人員工作的隱官,趙高兄弟皆出生於此。趙高因為自己的出身而地位卑賤,但秦王政聽說他辦事幹練堅忍又精通於刑獄法令,於是破格提拔他擔任了中車府令。在此期間趙高侍奉公子胡亥,教授他決斷訟案。趙高曾犯下重罪,秦王政讓蒙毅依法懲處,蒙毅判處趙高死刑並剝奪了他的官籍,但秦始皇因為趙高辦事勤勉儘力赦免了他,恢復了他原來的官職。[1]

沙丘之變[編輯]

前210年,秦始皇巡遊會稽山,並沿海北上到達琅邪山,期間公子胡亥、丞相李斯和中車府令兼符璽令趙高隨同前往。[2]同年八月,秦始皇巡遊到平原津(今山東省平原縣南)時患病,到達沙丘宮平台時已經病危。秦始皇立遺詔召公子扶蘇回咸陽(今陝西省咸陽市東北)為其主持葬禮,遺詔還沒交給使者發出時秦始皇已經駕崩,隨行者只有公子胡亥、李斯和趙高以及五六個親信宦官知道秦始皇去世的消息。李斯認為皇帝在外駕崩,國內儲君未定,應當封鎖消息,於是將秦始皇的遺體安放在一輛既保溫又通風涼爽的車子中,百官奏事及進獻飲食還和往常一樣,又派一名宦官假扮秦始皇批閱奏摺。[3][4]

趙高扣留了秦始皇的遺詔,對胡亥說:「皇上駕崩了,沒有詔書封諸子為王,而只賜給長子扶蘇一封詔書,扶蘇到達咸陽後就登基,而你卻連寸土的封地也沒有,你準備怎麼辦?」胡亥說:「我聽說過聖明的君主最了解臣子,聖明的父親最了解兒子。父親臨終既然未下令分封諸子,那還有什麼可說的呢?」趙高說:「並非如此,如今天下的形勢,都在你、我和丞相李斯的手裡掌握著,希望你三思。更何況駕馭群臣和向別人稱臣,統治別人和被別人統治能一樣嗎?」胡亥說:「廢長立幼,這是不義;不服從父親的詔命而懼怕死亡,這是不孝;自己的才能淺薄而依靠別人的幫助勉強登基,這是無能,這三件事都是大逆不道的,天下人也會不服我,我自受其害,國家也會因此而滅亡。」趙高說:「我聽說過商湯周武王殺死他們的君主,天下人都稱讚他們的行為符合道義,不能算是不忠。衛出公為了平亂,出兵欲殺他的父親蒯聵,而衛國人稱頌他的功德,孔子記載了這件事,不能算是不孝。更何況成大事者不拘小節,行大德也用不著再三謙讓,顧忌小節而忘記大事,日後必生禍害;關鍵時刻猶豫不決,將來一定會後悔,希望你按我說的去做。」胡亥長嘆一聲說:「現在皇上大行,還未發喪,喪禮也未結束,這樣怎麼去求丞相呢?」趙高說:「時間啊時間,短到來不及謀划了。把餐點帶在身上不喫,騎馬飛奔,還怕遲了時間呢!」[5]

成功說服胡亥後,趙高指出計劃要想成功必須得到丞相李斯的同意,並向胡亥推薦自己親自前去說服李斯。趙高對李斯說:「皇上駕崩,遺詔未送出,沒人知道這件事,皇上賜給扶蘇的詔書和符璽都在胡亥手裡,立誰為太子只在於你我的一句話而已,你看這件事該怎麼辦?」李斯說:「你怎麼能說出這種亡國的話呢?這不是你我做為人臣應當議論的事!」趙高說:「您和蒙恬相比,誰更有本事?誰的功勞更高?誰的謀略深遠不失誤?天下百姓更擁戴誰?與長子扶蘇的關係誰更好?」李斯說:「在這五個方面我都不如蒙恬,但您為什麼這樣苛求於我呢?」趙高說:「我在秦宮管事二十多年,還未曾見過被罷免的丞相功臣有封爵能傳給下一代的,結果都是以被殺而告終。皇帝有二十多個兒子,長子扶蘇剛毅而且勇武,即位之後一定要用蒙恬擔任丞相,您最終也是不能懷揣著通侯之印告老還鄉了。我受皇帝之命教育胡亥,教他學習法律已經有好幾年,還沒見過他有什麼過失。他慈悲仁愛、誠實厚道、輕視錢財、尊重士人、心裡聰明但不善言辭、竭盡禮節尊重賢士。在秦始皇的兒子中,沒人能趕得上他,可以立為繼承人,您考慮一下再決定。」李斯說:「我李斯只執行皇帝的遺詔,自己的命運聽從上天的安排,有什麼可考慮決定的呢?」趙高說:「看似平安卻可能是危險的,危險又可能是平安的。在安危面前不早做決定,又怎麼能算是聖明的人呢?」李斯說:「我李斯本是上蔡(今河南省上蔡縣西)街巷裡的平民百姓,承蒙皇帝提拔,讓我擔任丞相,封為通侯,子孫都能得到尊貴的地位和優厚的待遇,所以皇帝才把國家安危存亡的重任交給了我,我又怎麼能辜負了他的重託呢?忠臣不因怕死而苟且從事,孝子不因過分操勞而損害健康,做臣子的各守各的職分而已。請您不要再說了,不要讓我李斯也跟著犯罪。」趙高說:「我聽說聖人並不循規蹈矩,而是適應變化、順應潮流,看到苗頭就能預知根本,看到動向就能預知歸宿,事物的發展規律本來就是如此,哪裡有什麼一成不變的道理呢?現如今天下的權力和命運都掌握在胡亥手裡,我趙高能猜出他的心志。更何況從外部來制服內部就是逆亂,從下面來制服上面就是反叛。所以秋霜一降花草隨之凋落,冰消雪化萬物隨之重生,這是自然界的必然規律,您怎麼連這些都沒看到呢?」李斯說:「我聽說晉獻公更換太子,晉國三代不得安寧;齊桓公兄弟爭奪君位,哥哥公子糾被殺死;商紂王殺死比干,又不聽從箕子微子的勸諫,都城夷為廢墟,隨著危及社稷。這三件事都違背天命,所以才落得宗廟沒人祭祀。我李斯怎麼能參與這種陰謀呢?」趙高說:「上下齊心協力,事業可以長久;內外配合如一,就不會有什麼差錯。您聽從我的計策,就會長保封侯,並永世相傳,一定有仙人王子喬赤松子那樣的長壽,孔子、墨子那樣的智慧。現在放棄這個機會而不聽從我的意見,一定會禍及子孫,足以令人心寒。善於為人處世,相機而動的人是能夠轉禍為福的,您想想該怎麼辦吧。」李斯仰天長嘆,揮淚嘆息道:「唉呀!偏偏遭逢亂世,既然已經不能以死盡忠了,何處將寄託我的命運呢?」在趙高的威逼利誘下,李斯贊同了趙高和胡亥的計劃。趙高回報胡亥說:「我是奉太子您的命令去通知丞相李斯的,他怎麼敢不服從命令呢?」[6]

趙高與李斯合謀更改秦始皇的遺詔,改立胡亥為太子,又派使者矯詔以戍邊無功和誹謗不孝的罪名賜死扶蘇;以為臣不忠的罪名賜死蒙恬,將兵權交予副將王離。扶蘇得到詔書後自殺,蒙恬不肯自殺,被囚禁於陽周(今陝西省涇川縣北)。胡亥、李斯、趙高三人得知消息後大喜,率巡遊部隊從井陘山九原郡返回咸陽。因途中路程較長遇到暑季,秦始皇的屍體開始腐爛變臭,李斯、趙高等命隨從官員每車裝載一石鮑魚,來掩蓋屍體散發的臭氣。巡遊部隊回到咸陽後為秦始皇發喪,胡亥正式登基為帝,為秦二世,趙高因功加封為郎中令,在宮中輔佐皇帝。[7]秦二世即位後又採納趙高的建議,仿效秦始皇巡遊天下、立碑刻石,威服海內。[8]

謀害蒙恬、蒙毅兄弟[編輯]

蒙毅因先前依法嚴厲懲處趙高而遭到他的怨恨,等到秦二世即位後,趙高日夜在秦二世面前毀謗蒙氏兄弟,搜羅罪狀來彈劾他們。蒙毅曾在沙丘秦始皇病重時被派去禱告山川神靈,等到他返回時,秦始皇已經駕崩。趙高趁機向秦二世進讒言說蒙毅曾經阻撓秦始皇立胡亥為太子,建議立即處死蒙毅。秦二世不聽子嬰的勸諫,先將蒙毅囚禁於代郡,後派御史曲宮殺死蒙毅。[註 1]蒙恬先前被囚禁於陽周,扶蘇自殺身亡後,胡亥曾經想釋放蒙恬,但在趙高的挑唆下,蒙恬最終服毒自盡。[10]

誅殺宗室及群臣[編輯]

秦始皇陵銅車馬據說銅車馬的御官俑就是趙高所出任的中車府令的形象

有一次秦二世在宮中閒來無事向趙高感慨說「人生就如同駕馭著六匹駿馬從縫隙前跑過一樣短暫」,又向趙高請教如何滿足聲色方面的一切慾望,享受所能想像到的一切樂趣,使國家安寧、百姓歡欣、永保江山、頤享天年的方法。趙高趁機對秦二世說:「對於皇帝您登基的合法性,各位公子和大臣都有所懷疑,而這些公子都是您的兄弟,這些大臣都是先帝所安置。現在陛下您剛剛登上皇位,這些人都心有怨恨很不服氣,恐怕他們將來要鬧事。我之所以提心弔膽,是害怕會生禍亂,陛下您又怎麼能盡情享樂呢?」他建議秦二世疏遠骨肉兄弟和前朝重臣,實行嚴酷刑法將其中犯法的和受牽連的全部殺死,甚至滅族,然後重新任命自己的親信。這樣就能杜絕禍患,宗族和大臣也能對皇帝感恩戴德,陛下也可以高枕無憂的縱情享樂了。秦二世十分贊同趙高的觀點,於是重新修訂法律,命趙高審訊處理宗族及群臣。趙高藉機殺死與自己有舊仇的博士正先等人,並將秦二世的十二個兄弟在咸陽街市斬首示眾[註 2],十個姐妹在杜縣(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東南)處以車裂肢解之刑,其財物全部沒收歸皇帝所有,諸公子和群臣中被連同治罪的不計其數,朝廷上下人人自危。[9][13]

謀害李斯[編輯]

趙高的濫殺無辜造成與很多人結怨,他害怕有人在秦二世面前揭露他的罪行,於是以「天子之所以尊貴,在於大臣只能聽到他的聲音,而不能見到他的面容,所以才自稱為『朕』」、「陛下還很年輕,未必什麼事情都懂」為由勸秦二世不要上朝,以免將自己的缺點暴露給大臣,使皇帝顯得不夠聖明。他還勸秦二世深居宮中,與他和熟悉法律的侍中們在一起,等到公文呈上由他們批奏決定,這樣皇帝可以縱情享樂,大臣們也不敢把疑難的事情呈報,天下的人就能稱皇帝為聖明之主了。秦二世正耽於聲色犬馬,懶於處理政事,於是不再上朝,趙高獨攬朝政。[14]

趙高獨攬朝政的行為招致了李斯等大臣的不滿,趙高得知後懷恨在心,假意對李斯說:「現在函谷關以東的盜賊很多,而皇上卻加緊遣發勞役修建阿房宮,搜集狗馬等沒用的玩物,我想勸諫但因為我的地位卑賤,可是您貴為丞相為何不勸諫呢?」李斯老早就想勸諫秦二世,但無奈秦二世常居深宮之中,想勸諫苦於無人傳達,沒有面見聖上的機會。趙高便在李斯面前推薦自己,說等皇帝一有空閒就立即通知他,可以趁機勸諫。趙高屢次趁秦二世在與美女玩樂的時候,派人轉告李斯說皇上正好有空閒,可以進宮奏事。李斯於是就到宮門外求見,搞得秦二世大為掃興,趙高趁機向秦二世進讒言說李斯在朝廷外權利比皇帝還大,他參與了沙丘密謀卻因為地位待遇沒有得到提高而心生不滿,他真正的願望是想裂土封王。趙高又誣陷擔任三川郡郡守的李斯的長子李由與楚地的強盜陳勝等人有舊交,當盜賊經過三川郡時,李由只是守城而不出擊,又說他們之間有書信往來。秦二世於是派人調查李由與關東起義軍勾結的情況。[15]

李斯得知秦二世派人調查自己的消息後急忙上書彈劾趙高,指出趙高就是篡國弒君的子罕田常,秦二世看到奏書後不以為然,並將調查李斯的任務交予趙高。趙高將李斯投入大牢,並將其親屬賓客全部逮捕,又派人拷打李斯近千下,李斯不堪酷刑被迫招供。但李斯沒有自殺,他還幻想通過上書打動秦二世。李斯的奏書呈上之後,趙高讓獄吏丟在一邊不上報,恨恨地說:「囚犯怎能給皇帝上書?」趙高又派他的門客十多人假扮成秦二世委派的御史、謁者和侍中,輪流複審李斯。當李斯想翻供時,趙高就讓人嚴刑拷打。後來秦二世果然派人去驗證李斯的口供,李斯還以為是趙高的陰謀,不敢再翻供,在供詞上承認了自己的罪狀。趙高將判決書呈給秦二世,秦二世很高興地說:「沒有趙君,我幾乎被丞相出賣了。」等到秦二世所派使者到達三川郡調查李由時,他已經被項羽殺死。當使者返回時,趙高就捏造了一整套李由謀反的罪狀。

前208年,李斯被判處受五刑,在咸陽街市腰斬[註 3]李斯臨死前回頭對次子說:「我想和你再牽著黃狗一同出上蔡東門去打獵追逐狡兔,這又怎麼能辦得到呢?」然後與其子抱頭大哭,李斯父子隨後被殺,同時被誅滅三族[17]

望夷宮之變[編輯]

李斯死後,秦二世任命趙高任中丞相,封安武侯,朝中大小事務皆由趙高決斷。趙高雖然大權在握,但仍害怕群臣不肯服從,於是就牽著一隻鹿在群臣面前獻給秦二世,並說這是一匹馬,秦二世以為趙高在和自己開玩笑。趙高又問左右大臣,左右大臣有的緘默不語;有的說是馬,來阿諛迎合趙高;有的說是鹿,最後說是鹿的大臣都被趙高暗中迫害,朝中大臣越來越畏懼趙高,這就是成語「指鹿為馬」的來歷。

前207年,巨鹿之戰爆發,章邯率領的秦軍主力被項羽所擊敗,秦二世派使者斥責章邯,章邯心生恐懼,派長史司馬欣前去請示。趙高不肯接見,司馬欣害怕被殺於是逃走,趙高派人追捕但沒有追上。司馬欣回報章邯說趙高在朝中操縱大權,將軍無論有無戰功都要被殺,章邯被迫投降項羽,秦朝失去了最後的一道屏障。此時六國都已復國,函谷關以東都不歸秦朝所控制,趙高害怕秦二世發怒而遭到殺身之禍,於是稱病不去上朝。[18]

此時秦二世正被分不清是鹿是馬的事情所困擾,晚上又做夢夢見有白虎咬死他座駕左面的馬,秦二世心中悶悶不樂,於是命太卜占卜。太卜說這是涇水的水神在作祟,於是秦二世前往上林苑齋戒,成天在上林苑中遊玩射獵。一次有個行人走進上林苑中,秦二世親手將他射死。趙高於是讓他的女婿咸陽令閻樂出面舉報,說不知是誰殺死了人,把屍體搬入上林苑中。趙高趁機勸秦二世說:「天子無緣無故殺死沒有罪的人,這是天帝所不允許的,鬼神也不會接受您的祭祀,上天將會降下災禍,您應該遠離皇宮去祈禱消災。」秦二世於是離開皇宮搬到望夷宮去居住。

秦二世打算祭祀涇水的水神,於是派人向河中沉入四匹白馬,又派使者責問趙高關東盜賊的事情,趙高心中大為恐懼,於是暗中聯絡女婿咸陽令閻樂和弟弟郎中令趙成發動政變,想要廢秦二世另立公子子嬰。趙高先派趙成作為內應,聲稱有盜賊作亂,又命閻樂發兵抓捕盜賊。趙高同時派人劫持閻樂的母親,安置在自己家中作為人質。閻樂率吏卒一千多人包圍望夷宮,殺死衛令後攻入宮中。他們一邊攻擊一面射箭,群臣內侍大為驚慌,有的逃竄,有的上前搏鬥,參與搏鬥的幾十人都被殺死。趙成和閻樂一起進入秦二世的住所,用箭射向秦二世坐息的帷帳。秦二世大怒,召喚左右侍從,侍從們都因恐懼而四散奔逃,不肯上前搏鬥,秦二世身邊只有一個宦官隨同,沒有逃跑。秦二世逃入宮中,責怪宦官為何不早通報現在的狀況,宦官說:「我能活到現在就是因為什麼也不敢說,假如我早說了,哪能活到現在?」

閻樂來到秦二世面前,曆數秦二世驕橫縱恣,屠殺吏民,眾叛親離的罪狀,責令秦二世立即自殺。秦二世說想見一下丞相趙高,閻樂說不可以;秦二世又請求退位做個郡王,閻樂不同意;秦二世退一步說想做個萬戶侯,閻樂仍不答應;最後秦二世絕望的乞求想和那些公子們一樣,與妻子兒女成為平民百姓。閻樂說:「我受命於丞相,替天下百姓處死你,雖然你說了很多話,我不敢向丞相報告。」他的士卒此時亦進入宮內。秦二世意識到末日來臨,在閻樂的威逼下被迫自殺。[19][20]

擁立子嬰及身亡[編輯]

秦二世死後,趙高想自立為帝,當他登上大殿時突然感覺地動山搖,趙高知道天意不可違,群臣也不會答應他做皇帝。[21]他還派使者聯絡攻破武關的關東起義軍首領劉邦,約定與關東諸侯共同瓜分秦朝,自立為王,但遭到劉邦的拒絕。[註 4][23]趙高於是召集秦朝群臣和諸公子,打算立公子子嬰[註 5]為君。趙高認為山東六國都已經復國,秦朝疆域日益縮小,稱帝徒有虛名,應像過去一樣稱王,子嬰於是在趙高和群臣的迎立下登基,為秦王子嬰,隨後用百姓的禮儀將秦二世埋葬在杜縣南面的宜春苑中。

趙高讓子嬰齋戒,然後到宗廟祭拜祖先,接受秦王印璽。子嬰齋戒了五天和他的兩個兒子商量說:「丞相趙高在望夷宮殺死秦二世,害怕群臣討伐他,就假裝以大義為名立我為王。我聽說趙高和關東諸侯有約定,由他消滅秦國宗室,然後在關中稱王。現在讓我齋戒,參拜祖廟,這是想趁我在祖廟的時候殺死我。我就推脫說有病去不了,丞相一定親自來我這裡,當他來的時候我們就趁機殺死他。」趙高多次派人催促子嬰前往,子嬰堅決推辭,趙高果然親自來請子嬰,說:「國家大事,你怎麼能不親自前往呢?」子嬰就在齋戒的宮室裡派宦官韓談刺殺了趙高,同時下令誅滅趙高三族,在咸陽示眾。[24][25]

軼聞[編輯]

王嘉的《拾遺記》記載秦王子嬰登基數百日之後,趙高密謀將其殺害。子嬰就寢於望夷宮時,夜晚夢見秦始皇的靈魂告知他天下將亂,當有同姓宗室來平定混亂。子嬰第二天起床後懷疑趙高即將作亂,先將其囚禁於咸陽的監獄中,後將他懸置於井中,七天後也沒有死。子嬰又下令烹殺趙高,但鑊中的水七天也沒有沸騰,最終趙高被戮殺。子嬰向獄吏詢問是何緣故,獄吏說趙高曾經修煉過道術,冬天坐於寒冰,夏天臥於火爐,所以身體不覺寒熱。趙高死後,子嬰下令將他的屍身棄屍於路,而為趙高哭泣的人達上千家。又見一青雀從趙高的屍身中飛出,直入雲霄。[註 6][26]

觀點[編輯]

關於流傳甚廣的趙高是否為宦官的說法尚存爭議,唐代之前的史書並未指出趙高為宦官。趙高被認為是宦官的依據有兩處,一是「趙高兄弟皆生隱宮」的「隱宮」一詞。《史記正義·秦始皇本紀》將隱宮解釋為受宮刑者療養康復的下蠶室[27]史記集解·蒙恬列傳》引徐廣曰將隱宮解釋為「為宦者」;《史記索隱·蒙恬列傳》引劉氏雲更是詳細的描述為趙高其父因犯罪被處以宮刑,其母被官府罰作奴婢後與他人苟合生下趙高兄弟,繼承其父的趙姓,趙高兄弟出生後又被處以宮刑。[28]現代學者馬非百根據《睡虎地秦簡》考證「隱宮」一詞乃是「隱官」的誤寫,隱官是秦朝官府設立的手工作坊,收容刑滿釋放後身體有殘缺的受刑者作工。趙高其母因觸犯刑律遭處刑後被收入隱官,在此生下趙高兄弟,並無趙高兄弟受過宮刑一說。[29]而《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戶律》中明確地指出隱官一詞不僅指收容刑餘者的官府手工作坊,更用來指被收容於隱官的刑餘之人。[30]趙高是宦官的說法是根據誤字的望文生義。二是《史記·李斯列傳》記載秦二世曾說「夫高,故宦人也」,《史記·蒙恬列傳》也記載趙高有「宦籍」。馬非百認為此處宦人應理解為老師,即趙高曾作為胡亥之師教授其刑獄之學;而宦籍應理解為官籍。[29]裘錫圭認為「宦」本是為人臣僕的意思,郎官、謁者的官職本是門廊近侍,類似於家臣,故以「宦」稱。[31]李開元認為宦籍是內侍出入宮中的門籍,與趙高否是宦官沒有必然的聯繫。[32]最後,如果趙高真為宦官,有女婿閻樂也於情於理講不通,明代學者郎瑛所著《七修類稿》認為趙高的女兒為養女。[33]

此外,李開元從沙丘之變趙高與李斯的對話「高固內官之廝役也,幸得以刀筆之文進入秦宮,管事二十餘年」中結合史料推斷趙高以史學童身份進入學室,後通過考試選拔成為尚書卒史後進入秦宮任職,並推算趙高出生於前258年,壽命52歲,但此觀點缺乏其他史料的佐證。[32]

著作[編輯]

秦始皇統一天下後決定統一各國文字為小篆,於是令李斯作《倉頡》七章、趙高作《爰歷》六章、太史令胡毋敬作《博學》七章作為全國規範字帖,皆取材於周宣王時期的大篆史籀》十五篇。西漢時期,閭里書師將三篇以六十字為一章合併為《蒼頡篇》,共五十五章。[34][35]西漢時期又稱《倉頡》、《爰歷》、《博學》為三蒼。[36]但因種種原因《蒼頡篇》文字大都失傳。

評價[編輯]

負面評價[編輯]

趙高製造的多次秦朝宮廷政變,加劇了秦朝內部的動蕩;趙高屢進讒言、濫殺無辜,致使秦朝損失大批文臣武將,加速了秦朝的滅亡,歷史上大都對趙高的人品及其所作所為持否定態度,例如:李斯評價趙高:今高有邪佚之志,危反之行,如子罕相宋也;私家之富,若田氏之於齊也;兼行田常、子罕之逆道而劫陛下之威信,其志若韓玘為韓安相也。[37]漢昭帝時的賢良文學評價趙高:昔趙高無過人之志,而居萬人之位,是以傾覆秦國而禍殃其宗,盡失其瑟。[38]孔融評價趙高:且被刑之人,慮不念生,志在思死,類多趨惡,莫復歸正。夙沙亂齊,伊戾禍宋,趙高﹑英布,為世大患。[39]陳琳評價趙高:曩者,強秦弱主,趙高執柄,專制朝權,威福由己;時人迫脅,莫敢正言;終有望夷之敗,祖宗焚減,污辱至今,永為世鑒。[40]唐太宗評價趙高:至如趙高之殞二世,董卓之鴆弘農,人神所疾,異代同憤。[41]柳宗元評價趙高:胡亥任趙高而族李斯,乃亡,舊不足倚也。[42]元稹批判趙高:彼趙高者,詐宦之戮人也;而傅之以殘忍戕賊之術,且曰恣睢天下以為貴,莫見其面以為尊。是以天下之人人未盡愚,而胡亥固已不能分獸畜矣。趙高之威懾天下,而胡亥固已自幽於深宮矣。[43]蘇軾評價趙高:始皇致亂之道,在用趙高。夫閹尹之禍,如毒藥猛獸,未有不裂肝碎膽者也。[44]梁啟超評價趙高:其下者則巧言令色,獻媚人主,竊弄國柄,荼毒生民,如秦之趙高,漢之十常侍,唐之盧杞李林甫,宋之蔡京秦檜韓侘胄,明之劉瑾魏忠賢,穿窬斗筲,無足比數。[45]

正面評價[編輯]

清代史學家趙翼所著《陔余叢考》指出趙高本為趙國公子,因痛惜自己的國家被秦國所滅,不惜殘害自己的身體自宮後進入秦宮引發秦朝內部一系列爭鬥,殺盡秦朝宗室,滅亡秦朝,趙高的所作所為志在復仇,並指出此段資料來源於司馬貞的《史記索隱》。[46]根據此段資料多有詩歌讚美趙高為國復仇之舉:屈大均有詩讚美趙高:可憐百萬死秦孤,只有趙高能雪恥。趙高生長趙王家,淚灑長平作血死。報趙盡傾秦縣郡,報韓只得博浪沙[47]呂星垣有詩讚趙高:趙高趙國諸王孫,求為秦賊肢體殘。趙高名在列仙傳,何得仙家濫其選。索引戔言頗辯冤,鹿馬計勝長平戰。日中白虹匿無跡,王孫本是邯鄲客。頗死牧廢無英雄,山河西吞惜無策。顛覆咸陽志已酬,組糸子嬰維爾力。[48]《詠趙高》一詩讚美趙高:當年舉世欲誅秦,哪計為名與殺身。先去扶蘇後胡亥,趙高功冠漢諸臣。大賈滅嬴憑女子,奇謀興漢詎蕭曹。留侯椎鐵荊卿匕,不及秦宮一趙高。[49]現代學者李開元也稱讚趙高是「第一流的書法家、文字學家,也是精通法律的專才,他體魄高大強壯,騎術車技精湛,武藝非同尋常,是秦帝國宮廷中不可多得的文武雙全的人材。」[50]

其他形象[編輯]

京劇《宇宙鋒》中趙高的臉譜形象

文學形象[編輯]

長篇歷史小說《東周列國志》中,趙高於第一百零七回《獻地圖荊軻鬧秦庭論兵法王翦李信》中登場,在荊軻刺秦王的慌亂之中,作為小內侍的趙高提醒秦王政拔劍斬殺荊軻,荊軻死後趙高因功獲得賞金百鎰。[51]在第一百零八回《兼六國混一輿圖號始皇建立郡縣》中,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封趙高為郎中令。[52]

影視形象[編輯]

趙高作為影視形象多次出現在電視劇、戲曲等影視作品中。1999年上映的長篇電視劇《東周列國戰國篇》中,趙高由徐福來飾演。[53]2003年上映的長篇電視劇《楚漢風雲》中,趙高由王剛飾演;[54]2010年上映的長篇電視劇《神話》中,趙高由張世飾演。[55]此外趙高還出現在京劇漢劉邦》、《一口劍》、《宇宙鋒》中,其他如川劇漢劇徽劇秦腔河北梆子等也有相關曲目。[56]

相關條目[編輯]

注釋[編輯]

  1.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記載為蒙毅被趙高所殺。[9]
  2. ^ 此事《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記載為秦二世的六名兄弟在杜縣被處死,公子將閭三人自殺,[11]《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還記載公子高為保全家人主動要求為秦始皇殉葬。[12]
  3.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記載左丞相李斯與右丞相馮去疾、將軍馮劫因勸諫秦二世遭下獄,馮去疾、馮劫自殺,李斯被判受五刑而死。[16]
  4.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記載望夷宮之變之前劉邦率軍攻克武關後派使者聯絡趙高作為內應,共同滅亡秦朝。[22]實際此事發生在秦二世死後,是趙高派使者聯絡劉邦瓜分秦朝,想自立為王,《史記·秦始皇本紀》關於此事的記載有誤。
  5. ^ 關於子嬰的身世,有四種說法,一說為扶蘇之子,一說為秦始皇之弟,一說為胡亥之兄,一說為長安君成𫊸之子,四種說法學術界尚無定論,可參見子嬰條目。
  6. ^ 此文《太平廣記·卷七十一·道術一·趙高 董仲君 葛玄 竇玄德》也有收錄。

參考資料[編輯]

  1. ^ 《史記·卷八十八·蒙恬列傳》:趙高者,諸趙疏遠屬也。趙高昆弟數人,皆生隱宮(應為官),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賤。秦王聞高彊力,通於獄法,舉以為中車府令。高既私事公子胡亥,喻之決獄。高有大罪,秦王令蒙毅法治之。毅不敢阿法,當高罪死,除其宦籍。帝以高之敦於事也,赦之,復其官爵。
  2.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始皇三十七年十月,行出遊會稽,並海上,北抵琅邪。丞相斯、中車府令趙高兼行符璽令事,皆從。
  3.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秦始皇)至平原津而病。
  4.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其年七月,始皇帝至沙丘,病甚,令趙高為書賜公子扶蘇曰:「以兵屬蒙恬,與喪會咸陽而葬。」書已封,未授使者,始皇崩。書及璽皆在趙高所,獨子胡亥、丞相李斯、趙高及幸宦者五六人知始皇崩,餘群臣皆莫知也。李斯以為上在外崩,無真太子,故祕之。置始皇居轀輬車中,百官奏事上食如故,宦者輒從轀輬車中可諸奏事。
  5.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趙高因留所賜扶蘇璽書,而謂公子胡亥曰:「上崩,無詔封王諸子而獨賜長子書。長子至,即立為皇帝,而子無尺寸之地,為之奈何?」胡亥曰:「固也。吾聞之,明君知臣,明父知子。父捐命,不封諸子,何可言者!」趙高曰:「不然。方今天下之權,存亡在子與高及丞相耳,原子圖之。且夫臣人與見臣於人,制人與見制於人,豈可同日道哉!」胡亥曰:「廢兄而立弟,是不義也;不奉父詔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譾,古人語自有重輕,所以文字有異。彊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傾危,社稷不血食。」高曰:「臣聞湯、武殺其主,天下稱義焉,不為不忠。衛君殺其父,而衛國載其德,孔子著之,不為不孝。夫大行不小謹,盛德不辭讓,鄉曲各有宜而百官不同功。故顧小而忘大,後必有害;狐疑猶豫,後必有悔。斷而敢行,鬼神避之,後有成功。原子遂之!」胡亥喟然嘆曰:「今大行未發,喪禮未終,豈宜以此事干丞相哉!」趙高曰:「時乎時乎,間不及謀!贏糧躍馬,唯恐後時!」
  6.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胡亥既然高之言,高曰:「不與丞相謀,恐事不能成,臣請為子與丞相謀之。」高乃謂丞相斯曰:「上崩,賜長子書,與喪會咸陽而立為嗣。書未行,今上崩,未有知者也。所賜長子書及符璽皆在胡亥所,定太子在君侯與高之口耳。事將何如?」斯曰:「安得亡國之言!此非人臣所當議也!」高曰:「君侯自料能孰與蒙恬?功高孰與蒙恬?謀遠不失孰與蒙恬?無怨於天下孰與蒙恬?長子舊而信之孰與蒙恬?」斯曰:「此五者皆不及蒙恬,而君責之何深也?」高曰:「高固內官之廝役也,幸得以刀筆之文進入秦宮,管事二十餘年,未嘗見秦免罷丞相功臣有封及二世者也,卒皆以誅亡。皇帝二十餘子,皆君之所知。長子剛毅而武勇,信人而奮士,即位必用蒙恬為丞相,君侯終不懷通侯之印歸於鄉里,明矣。高受詔教習胡亥,使學以法事數年矣,未嘗見過失。慈仁篤厚,輕財重士,辯於心而詘於口,盡禮敬士,秦之諸子未有及此者,可以為嗣。君計而定之。」斯曰:「君其反位!斯奉主之詔,聽天之命,何慮之可定也?」高曰:「安可危也,危可安也。安危不定,何以貴聖?」斯曰:「斯,上蔡閭巷布衣也,上幸擢為丞相,封為通侯,子孫皆至尊位重祿者,故將以存亡安危屬臣也。豈可負哉!夫忠臣不避死而庶幾,孝子不勤勞而見危,人臣各守其職而已矣。君其勿復言,將令斯得罪。」高曰:「蓋聞聖人遷徙無常,就變而從時,見末而知本,觀指而睹歸。物固有之,安得常法哉!方今天下之權命懸於胡亥,高能得志焉。且夫從外製中謂之惑,從下制上謂之賊。故秋霜降者草花落,水搖動者萬物作,此必然之效也。君何見之晚?」斯曰:「吾聞晉易太子,三世不安;齊桓兄弟爭位,身死為戮;紂殺親戚,不聽諫者,國為丘墟,遂危社稷:三者逆天,宗廟不血食。斯其猶人哉,安足為謀!」高曰:「上下合同,可以長久;中外若一,事無表裡。君聽臣之計,即長有封侯,世世稱孤,必有喬松之壽,孔、墨之智。今釋此而不從,禍及子孫,足以為寒心。善者因禍為福,君何處焉?」斯乃仰天而嘆,垂淚太息曰:「嗟乎!獨遭亂世,既以不能死,安託命哉!」於是斯乃聽高。高乃報胡亥曰:「臣請奉太子之明命以報丞相,丞相斯敢不奉令!」
  7.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於是乃相與謀,詐為受始皇詔丞相,立子胡亥為太子…(扶蘇)即自殺。蒙恬不肯死,使者即以屬吏,繫於陽周。使者還報,胡亥、斯、高大喜。至咸陽,發喪,太子立為二世皇帝。以趙高為郎中令,常侍中用事。
  8.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行,遂從井陘抵九原。會暑,上轀車臭,乃詔從官令車載一石鮑魚,以亂其臭…二世與趙高謀曰:「朕年少,初即位,黔首未集附。先帝巡行郡縣,以示彊,威服海內。今晏然不巡行,即見弱,毋以臣畜天下。」
  9. ^ 9.0 9.1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二世燕居,乃召高與謀事,謂曰:「夫人生居世間也,譬猶騁六驥過決隙也。吾既已臨天下矣,欲悉耳目之所好,窮心志之所樂,以安宗廟而樂萬姓,長有天下,終吾年壽,其道可乎?」高曰:「此賢主之所能行也,而昬亂主之所禁也。臣請言之,不敢避斧鉞之誅,原陛下少留意焉。夫沙丘之謀,諸公子及大臣皆疑焉,而諸公子盡帝兄,大臣又先帝之所置也。今陛下初立,此其屬意怏怏皆不服,恐為變…且陛下安得為此樂乎?」二世曰:「為之奈何?」趙高曰:「嚴法而刻刑,令有罪者相坐誅,至收族,滅大臣而遠骨肉;貧者富之,賤者貴之。盡除去先帝之故臣,更置陛下之所親信者近之。此則陰德歸陛下,害除而奸謀塞,群臣莫不被潤澤,蒙厚德,陛下則高枕肆志寵樂矣。計莫出於此。」二世然高之言,乃更為法律。於是群臣諸公子有罪,輒下高,令鞠治之。殺大臣蒙毅等,公子十二人僇死咸陽市,十公主矺死於杜,財物入於縣官,相連坐者不可勝數。
  10. ^ 《史記·卷八十八·蒙恬列傳》:始皇三十七年冬,行出遊會稽,並海上,北走琅邪。道病,使蒙毅還禱山川,未反。始皇至沙丘崩,秘之,群臣莫知…高雅得幸於胡亥,欲立之,又怨蒙毅法治之而不為己也…使者還報,胡亥已聞扶蘇死,即欲釋蒙恬。趙高恐蒙氏復貴而用事,怨之…毅還至,趙高因為胡亥忠計,欲以滅蒙氏,乃言曰:「臣聞先帝欲舉賢立太子久矣,而毅諫曰『不可』。若知賢而俞弗立,則是不忠而惑主也。以臣愚意,不若誅之。」胡亥聽而系蒙毅於代。前已囚蒙恬於陽周。喪至咸陽,已葬,太子立為二世皇帝,而趙高親近,日夜毀惡蒙氏,求其罪過,舉劾之。子嬰進諫…胡亥不聽。而遣御史曲宮乘傳之代…(曲宮)不聽蒙毅之言,遂殺之。二世又遣使者之陽周,(蒙恬)乃吞藥自殺。
  11.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而六公子戮死於杜。公子將閭昆弟三人囚於內宮…昆弟三人皆流涕拔劍自殺。
  12.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公子高欲奔,恐收族,乃上書曰:「先帝無恙時,臣入則賜食,出則乘輿。御府之衣,臣得賜之;中廄之寶馬,臣得賜之。臣當從死而不能,為人子不孝,為人臣不忠。不忠者無名以立於世,臣請從死,原葬酈山之足。唯上幸哀憐之。」書上,胡亥大說,召趙高而示之,曰:「此可謂急乎?」趙高曰:「人臣當憂死而不暇,何變之得謀!」胡亥可其書,賜錢十萬以葬。
  13. ^ 《漢書·卷七十五·眭兩夏侯京翼李傳》:昔秦時趙高用事,有正先者,非刺高而死,高威自此成,故秦之亂,正先趣之。孟康曰:姓正名先,秦博士也。
  14.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初,趙高為郎中令,所殺及報私怨眾多,恐大臣入朝奏事毀惡之,乃說二世曰:「天子所以貴者,但以聞聲,群臣莫得見其面,故號曰『朕』。且陛下富於春秋,未必盡通諸事,今坐朝廷,譴舉有不當者,則見短於大臣,非所以示神明於天下也。且陛下深拱禁中,與臣及侍中習法者待事,事來有以揆之。如此則大臣不敢奏疑事,天下稱聖主矣。」二世用其計,乃不坐朝廷見大臣,居禁中。趙高常侍中用事,事皆決於趙高。
  15.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高聞李斯以為言,乃見丞相曰:「關東群盜多,今上急益發繇治阿房宮,聚狗馬無用之物。臣欲諫,為位賤。此真君侯之事,君何不諫?」李斯曰:「固也,吾欲言之久矣。今時上不坐朝廷,上居深宮,吾有所言者,不可傳也,欲見無間。」趙高謂曰:「君誠能諫,請為君候上間語君。」於是趙高待二世方燕樂,婦女居前,使人告丞相:「上方間,可奏事。」丞相至宮門上謁,如此者三。二世怒曰:「吾常多間日,丞相不來。吾方燕私,丞相輒來請事。丞相豈少我哉?且固我哉?」趙高因曰:「如此殆矣!夫沙丘之謀,丞相與焉。今陛下已立為帝,而丞相貴不益,此其意亦望裂地而王矣。且陛下不問臣,臣不敢言。丞相長男李由為三川守,楚盜陳勝等皆丞相傍縣之子,以故楚盜公行,過三川,城守不肯擊。高聞其文書相往來,未得其審,故未敢以聞。且丞相居外,權重於陛下。」二世以為然。欲案丞相,恐其不審,乃使人案驗三川守與盜通狀。李斯聞之。
  16.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下去疾、斯、劫吏,案責他罪。去疾、劫曰:「將相不辱。」自殺。斯卒囚,就五刑。
  17.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於是二世乃使高案丞相獄,治罪,責斯與子由謀反狀,皆收捕宗族賓客。趙高治斯,榜掠千餘,不勝痛,自誣服…趙高使其客十餘輩詐為御史、謁者、侍中,更往覆訊斯。斯更以其實對,輒使人復榜之。後二世使人驗斯,斯以為如前,終不敢更言,辭服。奏當上,二世喜曰:「微趙君,幾為丞相所賣。」及二世所使案三川之守至,則項梁已擊殺之。使者來,會丞相下吏,趙高皆妄為反辭…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論腰斬咸陽市。斯出獄,與其中子俱執,顧謂其中子曰:「吾欲與若復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遂父子相哭,而夷三族。
  18.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秦二世)三年,章邯等將其卒圍鉅鹿,楚上將軍項羽將楚卒往救鉅鹿。冬,趙高為丞相,竟案李斯殺之。夏,章邯等戰數卻,二世使人讓邯,邯恐,使長史欣請事。趙高弗見,又弗信。欣恐,亡去,高使人捕追不及。欣見邯曰:「趙高用事於中,將軍有功亦誅,無功亦誅。」項羽急擊秦軍,虜王離,邯等遂以兵降諸侯。八月己亥,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趙高為丞相安武侯。高前數言「關東盜毋能為也」,及項羽虜秦將王離等鉅鹿下而前,章邯等軍數卻,上書請益助,燕、趙、齊、楚、韓、魏皆立為王,自關以東,大氐盡畔秦吏應諸侯,諸侯咸率其眾西鄉…高恐二世怒,誅及其身,乃謝病不朝見。
  19.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二世夢白虎齧其左驂馬,殺之,心不樂,怪問占夢。卜曰:「涇水為祟。」二世乃齋於望夷宮,欲祠涇,沈四白馬。使使責讓高以盜賊事。高懼,乃陰與其婿咸陽令閻樂、其弟趙成謀曰:「上不聽諫,今事急,欲歸禍於吾宗。吾欲易置上,更立公子嬰。子嬰仁儉,百姓皆載其言。」使郎中令為內應,詐為有大賊,令樂召吏發卒,追劫樂母置高舍。遣樂將吏卒千餘人至望夷宮殿門,縛衛令僕射,曰:「賊入此,何不止?」衛令曰:「周廬設卒甚謹,安得賊敢入宮?」樂遂斬衛令,直將吏入,行射,郎宦者大驚,或走或格,格者輒死,死者數十人。郎中令與樂俱入,射上幄坐幃。二世怒,召左右,左右皆惶擾不鬬。旁有宦者一人,侍不敢去。二世入內,謂曰:「公何不蚤告我?乃至於此!」宦者曰:「臣不敢言,故得全。使臣蚤言,皆已誅,安得至今?」閻樂前即二世數曰:「足下驕恣,誅殺無道,天下共畔足下,足下其自為計。」二世曰:「丞相可得見否?」樂曰:「不可。」二世曰:「吾願得一郡為王。」弗許。又曰:「願為萬戶侯。」弗許。曰:「願與妻子為黔首,比諸公子。」閻樂曰:「臣受命於丞相,為天下誅足下,足下雖多言,臣不敢報。」麾其兵進。二世自殺。《史記集解·秦始皇本紀》引徐廣曰:一雲郎中令趙成。
  20.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於是乃入上林齋戒。日游弋獵,有行人入上林中,二世自射殺之。趙高教其女婿咸陽令閻樂劾不知何人賊殺人移上林。高乃諫二世曰:「天子無故賊殺不辜人,此上帝之禁也,鬼神不享,天且降殃,當遠避宮以禳之。」二世乃出居望夷之宮。
  21.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趙高)上殿,殿欲壞者三。高自知天弗與,群臣弗許。
  22.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沛公將數萬人已屠武關,使人私於高。
  23. ^ 《漢書·卷一上·高帝紀》:(秦二世三年)八月,沛公攻武關,入秦。秦相趙高恐,乃殺二世,使人來,欲約分王關中,沛公不許。
  24. ^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趙高乃悉召諸大臣公子,告以誅二世之狀。曰:「秦故王國,始皇君天下,故稱帝。今六國復自立,秦地益小,乃以空名為帝,不可。宜為王如故,便。」立(二世之兄子)公子嬰為秦王。以黔首葬二世杜南宜春苑中。令子嬰齋,當廟見,受王璽。齋五日,子嬰與其子二人謀曰:「丞相高殺二世望夷宮,恐群臣誅之,乃詳以義立我。我聞趙高乃與楚約,滅秦宗室而王關中。今使我齋見廟,此欲因廟中殺我。我稱病不行,丞相必自來,來則殺之。」高使人請子嬰數輩,子嬰不行,高果自往,曰:「宗廟重事,王柰何不行?」子嬰遂刺殺高於齋宮,三族高家以徇咸陽。
  25. ^ 《史記·卷八十七·李斯列傳》:高上謁,請病,因召入,令韓談刺殺之,夷其三族。
  26. ^ 《拾遺記·卷四》:秦王子嬰立,凡百日,郎中趙高謀殺之。子嬰寢於望夷之宮,夜夢有人身長十丈,須鬢絕青,納玉舄而乘丹車,駕朱馬而至宮門。雲欲見秦王子嬰,閽者許進焉。子嬰乃與言。謂子嬰曰:「余是天使也,從沙丘來。天下將亂,當有同姓名欲相誅暴。」翌日乃起,子嬰則疑趙高,囚高於咸陽獄,懸於井中,七日不死;更以鑊湯煮,七日不沸,乃戮之。子嬰問獄吏曰:「高其神乎?」獄吏曰:「初囚高之時,見高懷有一青丸,大如雀卵。」時方士說云:「趙高先世受韓終丹法,冬月坐于堅冰,夏日臥於爐上,不覺寒熱。」及高死,子嬰棄高屍於九達之路,泣送者千家。或見一青雀從高屍中出,直入雲。九轉之驗,信於是乎。子嬰所夢,即始皇之靈;所著玉舄,則安期先生所遺也。
  27. ^ 《史記正義·秦始皇本紀》:餘刑見於市朝。宮刑,一百日隱於廕室養之乃可,故曰隱宮,下蠶室是。
  28. ^ 《史記索隱·蒙恬列傳》引劉氏云:蓋其父犯宮刑,妻子沒為官奴婢,妻後野合所生子皆承趙姓,並宮之,故云「兄弟生隱宮」。謂「隱宮」者,宦之謂也。
  29. ^ 29.0 29.1 馬非百. 《秦集史·人物傳十》. 北京市王府井大街36號: 中華書局. 1982年8月: 第326頁至第327頁. 
  30. ^ 《張家山漢簡·二年律令·戶律》:公卒、士五、庶人各一頃,司寇、隱官各五十畝。
  31. ^ 裘錫圭. 《古代文史研究新探·說「宦皇帝」》. 南京: 江蘇古籍出版社. 1992年: 第152頁. 
  32. ^ 32.0 32.1 李開元. 趙高非宦閹說—補《史記》趙高列傳. 象牙塔網路. 2006年9月26日 (中文(簡體)‎). 
  33. ^ 《七修類稿·卷二十七·宦官娶妻養義子義婿》:而秦趙高有養義女,贅其婿閻樂,閻樂後弒二世。
  34. ^ 《漢書·卷三十·藝文志》:蒼頡七章者,秦丞相李斯所作也;爰歷六章者,車府令趙高所作也;博學七章者,太史令胡母敬所作也:文字多取史籀篇…漢興,閭里書師合《蒼頡》、《爰歷》、《博學》三篇,斷六十字以為一章,凡五十五章,並為《蒼頡篇》。
  35. ^ 《說文解字·序》: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罷其不與秦文合者。斯作倉頡篇。中車府令趙高作爰歷篇。大史令胡毋敬作博學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頗省改,所謂小篆也。
  36. ^ 《說文解字系傳》:蒼頡、爰歷、博學,通謂之三蒼。
  37. ^ 見《上書言趙高》。
  38. ^ 見《鹽鐵論·卷五·相刺》。
  39. ^ 見《後漢書·卷七十·鄭孔荀列傳》。
  40. ^ 見《討曹檄文》。
  41. ^ 見《舊唐書·卷二·太宗本紀上》。
  42. ^ 見《六逆論》。
  43. ^ 見《舊唐書·卷一百六十六·元稹白居易》。
  44. ^ 見《東坡志林·卷五·論古·趙高李斯》。
  45. ^ 見《李鴻章傳·卷二·李鴻章之位置》。
  46. ^ 《陔余叢考·卷四十一·趙高志在報仇》:《史記索隱》謂高本趙諸公子,痛其國為秦所滅,誓欲報仇,乃自宮以進,卒至殺秦子孫,而亡其天下。
  47. ^ 見《翁山詩外·卷三·博浪行》。
  48. ^ 見呂星垣《白雲草堂詩鈔》。
  49. ^ 見譚獻《復堂日記·卷四》摘清泉歐陽軒《月到山房寺》。
  50. ^ 李開元. 《復活的歷史:秦帝國的崩潰》. 北京市: 中華書局. 2007年4月: 第65頁至第66頁. ISBN 9787101055481. 
  51. ^ 見《東周列國志·第一百零七回·獻地圖荊軻鬧秦庭論兵法王翦代李信》。
  52. ^ 見《東周列國志·第一百零八回·兼六國混一輿圖號始皇建立郡縣》。
  53. ^ 專輯:東周列國·戰國篇. 56網 (中文(簡體)‎). 
  54. ^ 《楚漢風雲》詳細介紹. 夠多網 (中文(簡體)‎). 
  55. ^ 電視劇《神話》角色介紹:趙高. 電視劇《神話》官方網站 (中文(簡體)‎). 
  56. ^ 京劇劇目考略-趙高 (中文(簡體)‎). 

外部連結[編輯]

Wiktionary-logo-zh.png
維基詞典上的詞義解釋:
前任:
左丞相李斯
右丞相馮去疾
秦朝丞相
前208年前207年
繼任:
不詳,國家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