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棄疾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辛棄疾
宋朝文學家、政治家
辛棄疾
辛棄疾畫像
國家 中國
時代 南宋 金朝
棄疾
幼安
稼軒居士
族裔
籍貫 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
出生 公元1140年5月28日
逝世 公元1207年10月3日
諡號 忠敏

辛棄疾(1140年5月28日-1207年10月3日,幼安稼軒居士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今山東省濟南市歷城區臨港街道四風閘村)人。生於金國,少年抗金歸宋,曾任江西安撫使福建安撫使等職。追贈少師忠敏

辛棄疾是中國南宋豪放派人,人稱詞中之龍,與蘇軾合稱「蘇辛」,與李清照並稱「濟南二安」,和愛國詩人陸遊雙峰並峙。辛棄疾詞風「激昂豪邁,風流豪放」,代表著南宋豪放詞的最高成就。[1][2]

生平[編輯]

早年生涯[編輯]

1140年5月28日(金天眷三年,南宋紹興十年五月十一日),辛棄疾生於山東東路濟南府歷城縣,其時距靖康之變已有十三年。[3]其祖父辛贊,是金朝亳州譙縣(今安徽亳縣)的縣令,卻經常灌輸他抗金復宋的教育,「紆君父所不共戴天之憤」[參 1] ,曾帶他兩次到燕京考察軍情。[4]:79辛棄疾早年受業於毫州劉瞻,劉瞻在金國擔任史館編修,門生諸多,其中,辛棄疾和党懷英是佼佼者,二人並稱「辛黨」,後來,党懷英在金國擔任職務,但是辛棄疾卻走上了抗金道路。[5]:98辛棄疾十四歲、十七歲時兩次參加金朝燕京科舉考試,不中。

殺賊歸宋[編輯]

1161年(紹興三十一年)夏秋季節,金國君主完顏亮入侵南宋,北方抗金部隊烽煙四起,22歲的辛棄疾在濟南南部山區聚集人馬2000人,加入耿京的起義軍,辛棄疾擔任掌書記。[5]:98辛棄疾極力勸說耿京「決策南向」,和南宋的朝廷正規軍配合,一同抗擊金兵,耿京於是派遣辛棄疾等11人奉表歸宋,宋高宗召見之後委任辛棄疾承郎務、天平節度使掌書記,耿京為天平節度使。[5]:98[4]:791162年(紹興三十二年閏二月),辛棄疾在北歸途中聽說耿京被叛徒張安國殺害的消息,率領50騎兵直驅山東,奔入5萬人中,將正在飲酒作樂的張安國捉拿,並且號召耿京舊部反正。[5]:98[4]:79之後,辛棄疾長驅渡淮,押解張安國到建康城斬首。[5]:98此時,辛棄疾年紀輕輕,名重一時,南宋君主大為驚異[參 2] ,委任其江陰簽判,自此,辛棄疾一直居住在南宋,不再北歸。[5]:98南宋乾道六年被召為司農主簿

南歸綜述[編輯]

南歸之後的辛棄疾在餘生40餘年間,沒有受到南宋朝廷的重用,或者浮現閒居,或者沉淪下僚,不得盡用其才。[5]:98「一腔忠憤,無處發泄」,「自詭放浪林泉,從老農學稼」,並且用「詞」作為發泄工具,成了一代詞宗。[5]:99

在南宋期間,辛曾任建康通判,知滁州,提點江西刑獄,湖北轉運副使,湖南安撫使,淳熙五年(1178年),擔任江西安撫使等職,是年二月,奏劾知興國軍黃茂材「過數收納苗米,致人戶陳訴故也」[6]。召為大理少卿[7]

歷任地方官期間,重視發展生產,訓練軍隊,為北伐積極做好準備。他一生被彈劾七次。在被罷職後,閒居在信州上饒(今江西省上饒市)前後近20年,中間雖短期出任福建安撫使等職,但很快就被罷免。1180年,再次任隆興南昌知府兼江西安撫使時,在上饒建園林式的莊園[8]。晚年一度被韓侂胄起用,但仍然得不到信任,最後含恨辭世。據說他臨終時還大呼「殺賊!殺賊」[9]

南歸十年[編輯]

辛棄疾歸南宋的前十年,對恢復舊山河飽含信心和希望,他雖然官職卑微,但是不斷上書獻策,其中,《十論》和《九議》是其政論文代表作,體現了其經濟救世的才華。[5]:99但是,辛棄疾的策略沒有被朝廷採納,10年里,他只是擔任江陰通判、建康府通判、司農主簿。[5]:991165年(乾道元年),辛棄疾寫了《美芹十論》給宋孝宗,但是沒有回應。[4]:801168年(乾道四年),主戰派虞允文當宰相,辛棄疾又寫了《九議》,仍沒有受到朝廷的重視。

晚年時辛棄疾曾感嘆說[4]:80

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

其中「萬字平戎策」當指此。

南歸二十年[編輯]

乾道八年,辛棄疾擔任滁州(今安徽省滁縣)知府,開始了南歸的第二個十年仕途生涯。[5]:99當時的滁州因常年兵亂而凋敝,辛棄疾到任後「寬征薄賦,招流散,教民兵」,[參 3]改善了當地的社會、經濟狀況。

淳熙二年四月,以賴文政為首的茶商武裝集團在常德府、岳州一帶稱亂,並先後於湖南、江西大敗官軍。辛棄疾為宰相葉衡所薦,前往江西任提刑以討捕茶寇。辛棄疾「親提死士與之角」,使茶寇「困屈請降」[10]辛棄疾雖然於當年平定這場叛亂,但他對於鎮壓內亂心裡充滿矛盾,他既不認同南宋朝廷「偃武修文」的大政策,也不認同「攘外必先安內」的治國方略。他在淳熙六年寫成的奏章《論盜賊劄子》中提到「民者國之根本,而貪濁之吏迫使為盜」指出農民在南宋官吏豪紳逼迫下成為盜賊,以至「今年剿除,明年掃蕩」,希望朝廷下令各路州縣「洗心革面,皆以惠養元元為意」。[參 4]此間可以看出他對農民寄予了深切同情。[5]:99

淳熙七年,辛棄疾任湖南安撫使。他以湖南「風俗頑悍」、「武備空虛」為由,上疏朝廷請求在湖南建立一支地方軍隊,命名為「湖南飛虎軍」。經朝廷准許後,他於當年夏開始籌建軍隊,共招募二千步軍、五百馬軍,並在馬殷營壘的遺址上建造軍營。[5]:99《宋史》載飛虎軍建成後「雄鎮一方,為江上諸軍之冠」[參 5]。此後的八十餘年時間裡,雖然飛虎軍的性質、駐地有所變化,但它始終是朝廷鎮壓當地叛亂、抗擊金兵的重要力量。[10]:123-138辛棄疾希望南宋朝廷能夠國富民強,再恢復舊山河,但他也漸漸意識到自己在官場中「不為眾人所容」。[參 6]

淳熙八年,辛棄疾任江西安撫使。是年江西一帶發生嚴重的飢荒,朝廷命其處理賑災事務。他到任後在要道旁張貼「閉糴者配,強糴者斬」,以控制糧食買賣;又拿出官府的錢,派能人從外地運糧。這些舉措使得糧價穩定下來,民眾得以購買糧食。他也因此受到了宋孝宗的嘉獎。[參 7]同年冬,他受諫官彈劾,被革職處分,退隱田園。[5]:99

隱居生涯[編輯]

淳熙九年之後,辛棄疾開始隱居,取意「人生在勤,當以力田為先」,自號「稼軒」,[參 8],除了1192年(紹熙三年)到1194年(紹熙五年),短暫出任福建提點刑獄和安撫使,這前後18年里,他一直隱居在江西上饒城外的帶湖和鉛山的瓢泉。[5]:99

1188年(淳熙十五年),辛棄疾和愛國詞人陳亮在瓢泉附近的鵝湖寺相會,兩人在鵝湖寺居住10天,「長歌相答,極論世事」,共商恢復大計,這也是中國歷史上繼朱熹陸九淵之後的第二次「鵝湖寺之會」,兩人唱和,辛棄疾寫了《賀新郎》詞數闕,表達了[5]:99

男兒到死心如鐵,看試手,補天裂。

辛棄疾曾與理學大師朱熹同游武夷山。1200年(慶元六年),朱熹去世。當時由於慶元黨禁,其舊友、門生無一送葬。辛棄疾親自前往,並寫祭文哀悼。文中讚歎朱熹:

所不朽者,垂萬世名。孰謂公死,凜凜猶生!

再度起用[編輯]

1203年(嘉泰三年),64歲的辛棄疾起任紹興府知府和浙東安撫使,辛棄疾欣然上任,「不以久閒為念,不以家事為懷,單車就道,風采凜然」[參 9],這個時期,蒙古族壯大,金國被擠壓,勢力範圍往南擴張,河北河南山東人民奮起反抗。[5]:100南宋朝廷宰相韓侂胄利用辛棄疾的名望,派遣他擔任鎮江知府,辛棄疾打造了1萬套軍服,招募1萬名士兵,訓練一支精銳軍隊準備抗金,但是被南宋官員彈劾而去職。[5]:1001205年(開禧元年)秋季,辛棄疾從鎮江調回紹興府任知府,他上章辭免,[參 10]回到鉛山。[4]:841206年,南宋王朝北伐失敗,南宋朝廷委任其兵部侍郎,他仍上章辭免。[參 11]十二月,南宋向金國求和。[4]:841207年,金國要求南宋把韓侂胄的人頭送到金國才答應議和,韓侂胄大怒再次用兵,召集辛棄疾出山,但是詔命到達鉛山的日子,辛棄疾已經病重,九月十日,一代詞宗和愛國者辛棄疾「抱恨入地,賚志以歿」,終年68歲。[5]:100[4]:81

身後[編輯]

1208年,攝給事中倪思彈劾辛棄疾「迎合開邊」,奏請朝廷「追削爵秩,奪從官恤典」。[參 12]1233年,朝廷追贈辛棄疾光祿大夫。咸淳年間,謝枋得路過辛墓,寫下《祭辛稼軒先生墓記》,決心「披肝瀝膽」以雪其冤。[參 13]。德祐初,謝枋得上疏朝廷,加贈辛棄疾少師,諡號忠敏。[參 14]

家世[編輯]

作品[編輯]

[編輯]

辛棄疾是中國南宋的著名詞人,現存詞六百二十六首,是兩宋現存詞最多的作家。詞中表現了他積極主張抗金和由南宋收復中原的愛國熱忱。作品題材廣闊,風格多樣,以豪放為主,善於用典,也善於白描,開拓了詞的疆域,提高了詞的表現力,成為南宋詞壇最傑出的代表作家之一。人稱他的詞作「色笑如花,肝腸如火」。元大德年間編有《稼軒長短句》十二卷存世,是辛詞中較完備版本。詞與北宋蘇軾有「蘇辛」之稱,被認為是豪放詞派的代表人物。被譽為詞中之龍。著名詞作:《水調歌頭(帶湖吾甚愛)》、《摸魚兒(更能消幾番風雨)》、《滿江紅(家住江南)》、《沁園春(杯汝來前)》、《水龍吟·過南劍雙溪樓》、《青玉案·元夕》、《破陣子》、《醜奴兒》、《永遇樂》、《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

辛棄疾詞的不足之處是有的詞議論化、散文化,但是缺乏具體形象,有的堆砌典故,有掉書袋的毛病。[5]:102

詞風[編輯]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bi)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 《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楊慎在《詞品》:「辛詞當以京口北固亭懷古《永遇樂》為第一。」)

辛棄疾今存詞629首,抗金和恢復舊河山是主要內容。[5]:100辛詞多愛國傷時及復國之作,充滿濟世愛國的熱情,洋溢著建功立業、報效國家之思想。辛詞內容廣泛,也有寫田園山水,農村生活及其他內容的詞作,流露出對田園山水和農村生活的熱愛。如埋怨閒置,「長安故人問我,道惆悵殢酒只依然。目斷秋霄落雁,醒來時響空弦」[參 16],如譴責主和派,「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里須長劍。人言此地,夜深長見,鬥牛光焰。我覺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參 17],如夢想奔赴沙場,收拾舊河山,「追往事,今不見,但見山川滿目淚沾衣。落日胡塵位斷,西風塞馬空肥。」[參 18]

辛派詞人有:陳亮劉過劉克莊劉辰翁[4]:92

豪放詞之抗戰詞[編輯]

辛棄疾的抗戰詞,主要抒發了「整頓乾坤,恢復山河」的壯志,常常以英雄自許,也以英雄許人,在飲宴酬答,祝壽感懷裡,藉助追思往日在金國的戰鬥歲月抒發豪情,如:「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觮,漢箭朝飛金僕姑。」[參 19] ;如描寫自己早年和金兵鏖戰,「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參 20] ,這些詞表達了理想空落的悲嘆,但是並不消沉,而是悲壯,在給韓元吉祝壽時抒發了愛國之情,「夷甫諸人,神州沉陸,幾曾回首!算平戎萬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待他年,整頓乾坤事了,為先生壽。」[參 21] ;晚年在鎮江任職的時候借景抒情,以劉備、孫權、曹操等英雄豪傑表達自己至老不衰的抗金鬥志:「何處望神州。滿眼風光北固樓。千古興亡多少事,悠悠。不盡長江袞袞流。年少萬兜鍪。坐斷東南戰未休。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參 22]

豪放詞之悲憤詞[編輯]

辛棄疾的豪放詞里,有諸多抒發壯志未酬的悲憤詞,表達滿腔報國熱情被冷落和閒置的悲憤,如:「樓觀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頭先白。」[參 23] ;想要馳騁疆場,但是「短檠燈,長劍鋏,欲生苔。雕弓掛壁無用,照影落清杯。」[參 24] ;28歲時的作品《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抒發了壯志難酬、有家難歸、歲月空度的悲憤[參 25] ;《菩薩蠻》「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則表達了恢復舊山河的強烈願望[參 26][4]:83

農村詞[編輯]

除了抗戰詞、閒適詞,辛棄疾還有大部分的農村詞,講述農村的美好生活,樸實、安定、充滿活力,如「雞鴨成群晚不收」[參 27]、「明月別枝驚鵲」[參 28];描寫蠶、小牛的「陌上柔桑破嫩芽,東鄰蠶種已生些。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參 29]

辛棄疾的農村詞,也有講述了自己孤苦寂寞和對國事憂慮的感情,如:「屋上松風吹急雨。破紙窗間自語。」[參 30] ,有解酒消愁,抒發牢騷的詞,如「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參 31]也有講述自己年老體衰、功業未成的痛苦,如「少日春懷似酒濃。插花走馬醉千鍾。老去逢春如病酒。」 [參 32]

愛情詞[編輯]

辛棄疾描寫愛情、男女離別的詞約有70多首,「其穠纖綿密,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參 33] ,「絕不做妮子態」[參 34] ,代表作是《祝英台令·晚春》「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更誰勸、啼鶯聲住?鬢邊覷,試把花卜歸期,才簪又重數。羅帳燈昏,哽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卻不解、帶將愁去。」[4]:86

辛棄疾寫婉約的愛情詞,如「卻把淚來做水,流也流到伊邊」[參 35],如「如今只恨因緣淺,也不曾抵死恨伊。」「我自是,笑別人底,卻無來,當局者迷」[參 36]

藝術成就[編輯]

辛詞多豪放之作,意境雄奇闊大,形象生動,充滿浪漫主義色彩(王國維曰「稼軒之詞豪」),感情悲沾慷慨,豪壯熾烈。辛詞風格多樣化,也有纏綿細緻,自然閑淡,及其他風格的作品。辛棄疾的詞,打破了詞和詩,詞和散文的界限,融合詩、詞、散文、辭賦,豐富了詞的內涵,擴大了詞的表現力和境界。[4]:88手法上,辛詞形式解放,詩詞散文合流,將詞散文化,善於鎔鑄經史百家,驅遣散文詩歌入詞。辛詞中並多議論,楊慎曰:「稼軒為詞論。」辛棄疾喜運用口語,善於提煉民間口語入詞,帶來新鮮活潑氣息。辛詞又善於用典,善用比興寄託、比喻、擬人等手法。語言上,辛棄疾的詞「趨勢庄、騷、經、史,無一點斧鑿痕,筆力甚峭」[參 37],並且「用事最多,然圓轉流麗,不為事所使,稱是妙手」[參 38]。辛棄疾的詞慷慨豪放,熔鑄百家,有豪放有婉約,汪洋恣肆,盡情揮灑,氣勢磅礴,風格豪邁,沉鬱雄渾,筆酣墨飽,「稼軒斂雄心,抗高調,變溫婉,成悲涼」[參 39]

意境[編輯]

辛棄疾的詞的意境雄奇闊大,「幼安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參 40],他以「英雄之才、忠義之心、剛大之氣」寫詞,特定的時代環境、曲折的生活經歷、強烈的個性氣質、遠大的政治抱負,決定了他的詞富有「廣闊的場景、戰鬥的英姿、堅強的性格」的形象,有雄奇的畫面、悲壯的聲響、飛動的景物、光怪陸離的神話傳奇等,如《水龍吟》[參 41]

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里須長劍。人言此地,夜深長見,鬥牛光焰。我覺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
峽束蒼江對起,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冰壺涼簟。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
手法[編輯]

辛棄疾的詞,「詞之妙莫妙於以不言言之,非不言也,如寄深於淺,寄厚於輕,寄勁於婉,寄直於曲,寄實於虛,寄正於余皆是」[參 42] ,常常使用「比興」手法,藉助黃葉、草、鳥、山、風、水、月等景物寄託自己的情懷,如《摸魚兒》用寫男女愛情來寫君臣之事,用惜春怨春寫自己對南宋王朝的愛恨,用蛾眉遭妒寫自己被朝廷拋棄,用玉環飛燕寫南宋投降派,用斜陽煙柳寫風雨飄搖的南宋王朝;如《蝶戀花》用「風雨無憑準」寫朝廷反覆無常。

想像[編輯]

辛棄疾的詞藉助浪漫的想像來塑造,他把大自然的山水、風雨、草木、山石賦予人的感情和性格,如《太常引》:

一輪秋影轉金波。飛鏡又重磨。把酒問姮娥。被白髮、欺人奈何。乘風好去,長空萬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辛棄疾向嫦娥傾訴衷腸,要乘風遨遊太空,砍斷月桂樹來澄清宇宙,表達自己的報國之志;如《沁園春》「杯,汝來前」,跟酒杯對話,顯得幽默詼諧;如《西江月》「以手推松曰『去』」,表達自己獨立傲世、無求於人。

語言[編輯]

辛棄疾的詞打破了詞以往的狹小天地,運用了詩句、古文、辭賦,豐富了詞的語言範圍,點化和化用前人的句子、詩歌,「辛稼軒別開天地,橫絕古今,詩小序左氏春秋南華離騷世說選學詩,拉雜運用,彌見其筆力之峭」[參 43],「稼軒詞龍騰虎擲,任古書中俚語瘦語,一經運用,便得風流」[參 44] ,代表作有《踏莎行》,全部都是古文里的句子,但是從容不迫、揮灑自如、毫無捏合之感:

進退存亡,行藏用舍。小人請學樊須稼。衡門之下可棲遲,日之夕矣牛羊下。
去衛靈公,遭桓司馬。東西南北之人也。長沮桀溺耦而耕,丘何為是棲棲者。

辛棄疾的詞運用了大量人民群眾的口語,有著濃烈的生活氣息,如「千峰雲起,驟雨一霎兒價」[參 45] ;「轎兒挑了,擔兒裝了,杜鵑一聲鵲起」;如「些底事,誤認哪,不成真箇不思家」[參 46] ;「卻怪白鷗,覷著人慾下未下」。

[編輯]

辛棄疾也寫詩,如《送別湖南部曲》,寫自己的政治遭遇,詩風俊逸,和當時的詩壇「江西派」、「江湖派」不同,部分抗戰詩,悲壯雄邁,不在其豪放詞之下。[5]:102

文章[編輯]

辛棄疾的文章,虎虎有生氣,如「筆勢浩蕩,智略輻湊,有權書論衡之風」[參 47]

書法[編輯]

辛棄疾留存於世的墨跡甚少,《去國帖》是其為數不多的行楷書作品之一。此帖書法中鋒用筆,點畫盡合法度,書寫流暢自如,渾厚沉婉,雖無甚特色,亦不失方正挺拔之氣。現存北京故宮博物院[12]

評價[編輯]

正面評價[編輯]

  • 宋史·卷四〇一》:「辛棄疾知大義而歸宋。」
  • 陳亮辛稼軒畫像贊》:「呼而來,麾而去,無所逃天地之間;撓弗濁,澄弗清,豈自為將相之種!」
  • 范開《稼軒詞序》:「公一世之豪,以氣節自負,以功業自許。」
  • 劉克莊《辛稼軒集序》:「辛公文墨議論尤英偉磊落……筆勢浩蕩,智略輻湊,有權書衡論之風……嗚呼,以孝皇之神武,及公盛壯之時,行其說而盡其才,縱未封狼居胥,豈遂置中原於度外哉……公所作大聲鞺鞳,小聲鏗鍧,橫絕六合,掃空萬古,自有蒼生以來所無。其穠纖綿密者亦不在小晏秦郎之下。」
  • 謝枋得《祭辛稼軒先生墓記》:「公有英雄之才,忠義之心,剛大之氣,所學皆聖賢之事……公精忠大義,不在張忠獻、岳武穆下。……使公生於藝祖、太宗時,必旬日取宰相。……公沒,西北忠義始絕望。」
  • 劉熙載藝概·詞概》:「稼軒詞龍騰虎擲,任古書中理語瘦語,一經運用,便得風流,天資是何夐異。」又「辛稼軒風節建豎,卓絕一時,惜每有成功,輒為議者所沮。」
  • 陳廷焯白雨齋詞話》:「辛稼軒,詞中之龍也!」又「稼軒有吞吐八荒之概,而機會不來。正則可以為溫、李,為岳、韓,變則即桓溫之流亞。」
  • 胡適《詞選》:「(辛棄疾)是詞中的第一大家。他的才氣縱橫,見解超脫,情感濃摯。」[13]

負面評價[編輯]

  • 顧炎武日知錄·卷十三》:「幼安久宦南朝,未得大用,晚年多有淪落之感,亦廉頗思用趙人之意爾。觀其與陳同甫酒後之言,不可知其心事哉。」[參 48]

爭議[編輯]

  • 香港大學羅忼烈教授在《漫談辛稼軒的經濟生活》一文中指出辛棄疾落職後生活豪奢,從而推斷其為官時可能有貪污行為。[14]鄧廣銘等學者則對這一觀點加以了駁斥。[15]

紀念[編輯]

濟南[編輯]

大明湖辛稼軒紀念祠[編輯]

位於大明湖南岸,建於1901年,原為李鴻章祠堂,1960年改建為辛稼軒紀念祠。[16]

四風閘辛棄疾紀念館[編輯]

位於歷城區臨港街道四風閘村南,佔地總面積31畝。館前立有「稼軒故里」碑,由書法名家歐陽中石題寫。[17]

長沙[編輯]

營盤路[編輯]

原為營盤街,為長沙城北的一條麻石街,長600餘米。辛棄疾任湖南安撫使時,在潭州建立「飛虎軍」,在馬殷營壘的遺址上建造軍營。該街地處飛虎軍營盤舊址,故而得名「營盤街」。[18][19]1999年,該路被拆除拓寬,初名「展覽館路」,後應學者和市民呼籲,將其更名為營盤路。[20]2003年初,長沙市政府在該路安置了辛棄疾銅像。[21]

上饒[編輯]

辛棄疾墓[編輯]

辛棄疾墓位於中國江西省上饒市鉛山縣永平鎮鼓樓門村陽源山麓。辛棄疾晚年定居鉛山瓢泉,死後葬於陽源山麓,原墓碑立於南宋紹定年間,清代乾隆年間辛棄疾後裔於墓前又立新碑。《鉛山縣誌》載:「辛忠敏棄疾墓,在七都虎頭門。宋紹定間贈光祿大夫,敕葬於此。舊有金字碑立驛道旁,曰稼軒先生神道。」郭沫若為之題寫對聯:「鐵板銅琶繼東坡高唱大江東去,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隨鴻雁南飛。」[22][23]

電影[編輯]

  • 《辛棄疾鐵血傳奇》:峨眉電影製片廠於1993年出品的一部影片,虛構了辛棄疾少年時的一段故事。劇中辛棄疾由劉燕軍飾演,其妻范如玉(姓名虛構)由蔣勤勤飾演。[24]

腳註[編輯]

  1. ^ 辛棄疾《美芹十論》
  2. ^ 洪邁《稼軒記》「使儒士為之興起,聖天子一見三嘆」
  3. ^ 《宋史·辛棄疾傳》
  4. ^ 《淳熙己亥論盜賊劄子》
  5. ^ 《宋史·辛棄疾傳》
  6. ^ 《淳熙己亥論盜賊劄子》
  7. ^ 《宋史·辛棄疾傳》
  8. ^ 《宋史·辛棄疾傳》
  9. ^ 黃干《勉齋集》卷四《與辛稼軒侍郎書》
  10. ^ 《宋史·辛棄疾傳》
  11. ^ 《宋史·辛棄疾傳》
  12. ^ 鄧廣銘《辛稼軒年譜》
  13. ^ 《祭辛稼軒先生墓記》
  14. ^ 《宋史·辛棄疾傳》
  15. ^ 辛棄疾《濟南辛氏宗圖》
  16.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木蘭花慢·滁州送范倅》「老來情味減,對別酒,怯流年。況屈指中秋,十分好月,不照人圓。無情水都不管;共西風、只管送歸船。秋晚蓴鱸江上,夜深兒女燈前。
    征衫,便好去朝天,玉殿正思賢。想夜半承明,留教視草,卻遣籌邊。長安故人問我,道愁腸殢酒只依然。目斷秋霄落雁,醉來時響空弦。」
  17.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水龍吟·過南劍雙溪樓》「舉頭西北浮雲,倚天萬里須長劍。人言此地,夜深長見,鬥牛光焰。我覺山高,潭空水冷,月明星淡。待燃犀下看,憑欄卻怕,風雷怒,魚龍慘。
    峽束蒼江對起,過危樓,欲飛還斂。元龍老矣!不妨高臥,冰壺涼簟。千古興亡,百年悲笑,一時登覽。問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陽纜?」
  18.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木蘭花慢》「漢中開漢業,問此地,是耶非?想劍指三秦,君王得意,一戰東歸。追亡事,今不見,但山川滿目淚沾衣。
    落日胡塵未斷,西風塞馬空肥。一編書是帝王師,小試去征西。更草草離筵,匆匆去路,愁滿旌旗。君恩我,回首處,正江涵秋影雁初飛。安得車輪四角,不堪帶減腰圍。」
  19. ^ 《鷓鴣天·有客慨然談功名因追念少年時事戲作》「壯歲旌旗擁萬夫,錦襜突騎渡江初。燕兵夜娖銀胡觮,漢箭朝飛金僕姑。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鬚。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家種樹書。」
  20. ^ 《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21. ^ 《水龍吟·甲辰歲壽韓南澗尚書》「渡江天馬南來,幾人真是經綸手?長安父老,新亭風景,可憐依舊。夷甫諸人,神州沉陸,幾曾回首!算平戎萬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
    況有文章山斗,對桐陰、滿庭清晝。當年墮地,而今試看,風雲奔走。綠野風煙,平泉林木,東山歌酒。待他年,整頓乾坤事了,為先生壽。」
  22. ^ 《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
  23. ^ 《滿江紅·江行和楊濟翁韻》「過眼溪山,怪都似、舊時相識。還記得、夢中行遍,江南江北。佳處徑須攜杖去,能消幾緉平生屐。笑塵勞、三十九年非、長為客。
    吳楚地,東南坼。英雄事,曹劉敵。被西風吹盡,了無塵跡。樓觀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頭先白。嘆人間、哀樂轉相尋,今猶昔。」
  24. ^ 《水調歌頭》「寄我五雲字,恰向酒邊來。東風過盡歸雁,不見客星回。聞道瑣窗風月,更著詩翁杖屨,合作雪堂猜。歲旱莫留客,霖雨要渠來。
    短檠燈,長劍鋏,欲生苔。雕弓掛壁無用,照影落清杯。多病關心藥裹,小摘親鋤菜甲,老子正須哀。夜雨北窗竹,更倩野人栽。」
  25. ^ 《水龍吟·登建康賞心亭》「楚天千里清秋,水隨天去秋無際。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樓頭,斷鴻聲里,江南遊子,把吳鉤看了,欄杆拍遍,無人會,登臨意。
    休說鱸魚堪膾,盡西風,季鷹歸未?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可惜流年,憂愁風雨,樹猶如此!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
  26. ^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27.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鷓鴣天·戲題村舍》「雞鴨成群晚不收,桑麻長過屋山頭。有何不可吾方羨,要底都無飽便休。
    新柳樹,舊沙洲,去年溪打那邊流。自言此地生兒女,不嫁金家即聘周。」
  28.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西江月·夜行黃沙道中》「明月別枝驚鵲,清風半夜鳴蟬。稻花香里說豐年,聽取蛙聲一片。
    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舊時茅店社林邊,路轉溪橋忽見。」
  29. ^ 《鷓鴣天》「陌上柔桑破嫩芽,東鄰蠶種已生些。平岡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
    山遠近,路橫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風雨,春在溪頭薺菜花。」
  30. ^ 《清平樂·獨宿博山王氏庵》「繞床飢鼠。蝙蝠翻燈舞。屋上松風吹急雨。破紙窗間自語。
    平生塞北江南。歸來華髮蒼顏。布被秋宵夢覺,眼前萬里江山。」
  31. ^ 《西江月·遣興》「醉里且貪歡笑,要愁那得工夫。近來始覺古人書。信著全無是處。
    昨夜松邊醉倒,問松我醉何如。只疑鬆動要來扶。以手推松曰去。」
  32. ^ 《定風波·暮春漫興》「少日春懷似酒濃。插花走馬醉千鍾。老去逢春如病酒。唯有茶甌香篆小簾櫳。卷盡殘花風未定。休恨。花開元自要春風。試問春歸誰得見。飛燕。來時相遇夕陽中。」
  33. ^ 劉克莊《辛稼軒即序》
  34. ^ 毛晉《稼軒詞跋》
  35.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清平樂》「春宵睡重。夢裡還相送。枕畔起尋雙玉鳳。半日才知是夢。
    一從賣翠人還。又無音信經年。卻把淚來做水,流也流到伊邊。」
  36. ^ 辛棄疾《稼軒長短句》之《戀綉衾》「長夜偏冷添被兒。枕頭兒、移了又移。我自是笑別人底,卻元來、當局者迷。
    如今只恨因緣淺,也不曾、抵死恨伊。合手下、安排了,那筵席、須有散時。」
  37. ^ 樓敬思《詞林紀事》卷十一
  38. ^ 陳霆《渚山堂詞話》卷二
  39. ^ 周濟《宋四家詞選序論》
  40. ^ 王國維人間詞話
  41. ^ 《水龍吟·過南劍雙溪樓》
  42. ^ 劉熙載藝概
  43. ^ 吳衡照《蓮子居詞話》
  44. ^ 劉熙載《藝概》
  45. ^ 《醜奴兒近·博山道中效李易安體》「千峰雲起,驟雨一霎兒價。更遠樹斜陽,風景怎生圖畫?青旗賣酒,山那畔別有人家。只消山水光中,無事過這一夏。
    午醉醒時,松窗竹戶,萬千瀟洒。野鳥飛來,又是一般閒暇。卻怪白鷗,覷著人慾下未下。舊盟都在,新來莫是,別有說話?」
  46. ^ 《鷓鴣天》「困不成眠奈夜何。情知歸未轉愁多。暗將往事思量遍,誰把多情惱亂他。
    些底事,誤人哪。不成真箇不思家。嬌痴卻妒香香睡,喚起醒松說夢些。」
  47. ^ 《後村先生大全集》卷九十八
  48. ^ 《西湖遊覽志余》載:「後十數年,幼安帥淮,同甫尚落落貧甚,乃訪幼安於治所,相與談天下事。幼安酒酣,因言南北利害,云:南之可以並北者如此,北之可以並南者如此。「錢塘非帝王居。斷牛頭山,天下無援兵;決西湖水,滿城皆魚鱉。」飲罷,宿同甫齋中。同甫夜思:幼安沉重寡言,因酒誤發,若醒而悟,必殺我滅口。遂中夜盜其駿馬而逃。」

參考文獻[編輯]

  1. ^ 了卻君王天下事 贏得生前身後名. 新浪網. [2007] (中文(簡體)‎). 
  2. ^ 《詞學新論·論辛棄疾的「愛國風流」》. 長沙市: 湖南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7: 283. ISBN 7-81031-486-6 (中文(簡體)‎). 
  3. ^ 辛更儒. 辛棄疾研究. 人民出版社. 2008: 1頁. ISBN 978-701-006804-6.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劉廷乾、李桂奎、喻斌、張輝忠. 《新編中國古代文學史》. 天津市: 天津教育出版社. 1995. ISBN 7-5309-2228-9 (中文(簡體)‎).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5.15 5.16 5.17 5.18 5.19 5.20 5.21 陶雯. 《中國古代文化寶典》之《南宋詞宗辛棄疾》. 北京市: 光明日報出版社. 1997. ISBN 7-80091-986-2 (中文(簡體)‎). 
  6. ^ 徐松輯:《宋會要輯稿》職官八。鄧廣銘《稼軒詞年譜箋注》云:「是稼軒彈章當上於黃氏已被放罷之後,故復有降兩官之命也。」
  7. ^ 陳思《稼軒年譜》所云:「淳熙五年為大理少卿,與陳亮有臨安之聚。」
  8. ^ 洪邁著《稼軒記》:「郡治之北可里所,故有曠土存,三面傅城,前枕澄湖如寶帶,其從千有二百三十尺,其衡八百有三十尺」。吳世昌在《辛棄疾論略》中說:「你瞧他帶湖的新居,這得花多少錢。後來又在期思卜築,買得飄泉,這又得花多少錢。」
  9. ^ 《康熙濟南府志·人物誌》
  10. ^ 10.0 10.1 黃寬重. 南宋地方武力 地方軍與民間自衛武力的探討. :東大圖書公司. 2002: 132頁. ISBN 957-19-2690-6. 
  11. ^ 辛棄疾先祖或為西域白種人. 深圳新聞網. [2014] (中文(簡體)‎). 
  12. ^ 辛棄疾行楷書去國帖. 新華網. [2014-6-21] (中文(簡體)‎). 
  13. ^ 崔明. 《辛棄疾詞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0: 336–361. ISBN 978-7-5325-5710-3. 
  14. ^ 閔澤平. 唐宋才子的真實生活. :崇文書局. 2008. ISBN 978-7-5403-1312-8. 
  15. ^ 讀《漫談辛稼軒的經濟生活》書後——與羅忼烈教授商榷. 《中州大學學報》 1992年01期. [2014-6-23] (中文(簡體)‎). 
  16. ^ 專家呼籲恢復李鴻章祠堂. 舜網-濟南時報. [2014-6-24] (中文(簡體)‎). 
  17. ^ 雲庄「遂閒堂」:張養浩故居700年. 齊魯周刊. [2014-6-24] (中文(簡體)‎). 
  18. ^ 辛棄疾與營盤街. 湖南圖書館. [2014-6-24] (中文(簡體)‎). 
  19. ^ 辛棄疾與營盤街. 星辰在線. [2014-6-24] (中文(簡體)‎). 
  20. ^ 想當年,營盤路上金戈鐵馬. 長沙晚報. [2014-6-24] (中文(簡體)‎). 
  21. ^ 「辛棄疾」重回營盤街. 星辰在線. [2014-6-24] (中文(簡體)‎). 
  22. ^ 辛棄疾墓. 新華網江西頻道. [2014-6-24]. 
  23. ^ 辛棄疾墓. 上饒之窗. [2014-6-24]. 
  24. ^ 《辛棄疾鐵血傳奇》. 時光網. [2014-6-24] (中文(簡體)‎). 

參考書目[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