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藤兵太郎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近藤兵太郎
假名 こんどう ひょうたろう
平文式羅馬字 Kondō Hyōtarō

近藤兵太郎(1888年-1966年5月19日),暱稱「近兵(KONPYO)」先生,曾擔當過愛媛縣立松山商業高等學校、台灣嘉義農林學校棒球部愛媛大學棒球部總教練。1931年,他帶領嘉義農林打入夏季甲子園總決賽,對台灣棒球運動的發展影響深遠。

早年生涯[編輯]

1888年(明治21年)出生於愛媛縣松山市,就讀愛媛縣立松山商業學校(現愛媛縣立松山商業高等學校)及早稻田大學,隨後擔任松山商的初代棒球部總教練,培養出藤本定義森茂雄等人,創出第一次黃金時代。

1919年赴台,1925年任教嘉義商工專修學校。當時嘉義商工專修學校並無棒球部,每逄夏季,近藤回去四國的松山商擔任教練。

嘉義農林教練時期[編輯]

1928年4月,臨近的嘉義農林學校成立野球部(棒球隊),近藤兵太郎受邀前往指導。近藤在台灣全島尋找有潛質的選手,請他們轉校到嘉義農林,再以松山商的斯巴達式訓練方法,因而在短時間內能訓練出實力堅強的隊伍。

中外野手蘇正生曾這麼形容當時近藤手下球隊練習的狀況:「棒球隊選手在校中,和其他同學一樣,校方都一視同仁,不因為參加校隊為校爭光而有什麼特別的優待,所以每天早上上完課,下午一點半仍得參加實習,到了三點半再到嘉義棒球場練習,一直練到天色全黑的時候才結束,夏天天黑的時間比較晚,總是要到晚上八點才回到宿舍休息。週六下午和週日也都沒有休息,即使是下午有比賽,早上還是得練球。」

前中華職棒裁判的楊英二,曾聽過他父親楊吉川生前回憶的一段往事,更能體會出近藤督軍的嚴厲。他說有一回在棒球隊訓練前聽說近藤教練瘧疾發作無法到球場,大夥正歡天喜地準備迎接一天「假期」的到來時,突然遠處有兩個人抬著一個擔架緩緩地走來,擔架上頭的正是近藤教練,他就是那種即便是生病也不肯休息的嚴厲教練。

二次大戰前最後一代的嘉農棒球隊員洪太山在受訪時也表示,在近藤的監督下,只有一種情況下球隊才能休息,那就是下大雨,所以每晚睡前的「祈雨」就是同學必做之事。[1]

當時台灣民眾的糧食供給是採配給制,年青球員正值發育期,運動量又大,常發生糧食不足的現象,他通常會告訴球員「我來想辦法」,並親至配給機關交涉、調整配給量,以使選手無後顧之憂。

選手每天練球至傍晚時,雖然已因天黑而視線不良,他仍命令球員將球抹上石灰粉繼續練習,甚至有的選手因不耐練習的嚴格,而故意在練習時倒下以暫時躲避訓練的辛苦。

當有球員動作做錯時,他並不直接指出名字罵人,而是以「那個大概是後補(二軍),不知是什麼名字?」這種不致讓球員當面難堪但有所自覺的話語,自發性的磨練再磨練,努力再努力。他常說「不要想勝利」,只要想「不輸人」,他並在訓練營的牆壁上貼上寫著「精神」加「技量」等於「實力」的標語,時時刻刻訓勉球員。[2]

1930年,當時尚為教練的近藤見到遠征台灣的龍谷大學附屬平安中學,當中有3名高砂族出身的選手擔任正選,則感概「看吧,棒球真是萬民的運動。我們有很大的可能性」。1931年,近藤正式就任監督(總教練)。

甲子園大賽[編輯]

1931年,近藤帶領該校參加第17回全國中等學校優勝野球大會(現全國高等學校野球選手權大會,俗稱夏季甲子園),一路晉級至總決賽,以0-4不敵擁有好投手吉田正男,同年達成史上唯一3連霸的中京大學附屬中京高等學校,取得準優勝。

1931年的準優勝球隊的正選球員裡面有三名日本人,兩名台灣本土人漢人),四名高砂族臺灣原住民),他們跑壘很快,在準決賽對札幌商業學校(現北海學園札幌高等學校)曾八次盜壘成功。

名作家菊池寬則在報紙上如此寫到:「我完完全全變成嘉義農林的袒護者了,他們那不同人種卻為同樣目標奮戰的英姿令我感動得落淚。」

在台期間他共帶領了嘉義農林出戰春季甲子園1次,夏季甲子園4次,培養出吳明捷吳昌征今久留主淳今久留主功吳新亨等棒球名將。晩年在新田大學愛媛大學等擔任總教練。

返回日本[編輯]

1946年,因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近藤被遣返回國。晚年他在新田高等學校(1952 - 1954)、愛媛大學棒球隊擔任教練。1966年5月19日逝世。

後記[編輯]

2008年,國立嘉義大學(原嘉義農林)棒球OB代表團應日本高等學校野球聯盟與日本朝日新聞社之邀請,前往日本出席第90回日本高等學校野球選手權紀念大會,7月31日到位於四國松山市近藤墓園祭拜,由團長蔡武璋手持甲子園獎盾、OB隊員身穿球衣,向近藤報告及感謝他一生對嘉義農林之奉獻,沒有他就沒有台灣今天的棒球運動蓬勃發展。[3]

相關書籍、影音[編輯]

相關條目[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