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軔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郭 軔
畫家;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退休資深教授
英文名 Lucas Kuo Jen
性別
出生 1928年
河南武安
國籍 中華民國
學歷
  • 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畢業
  • 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研究
  • 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
  • 西班牙中央最高學術院
目前職務
中華新藝術學會會長
經歷
  • 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院士
  • 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所教授
  • 中華新藝術學會會長
  • 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評審委員(1969-1971)
  • 歷屆全省美展、全國美展評審委員
代表作
  • 首創「新視覺主義」畫派及理論
  • 西班牙(馬德里)國家畫廊個展
  • 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個展
  • 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
  • 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五十回顧展
  • 國際藝術家聯展
  • 亞洲現代美展
  • 中華民國現代美術展(美國巡迴展)
  • 南美巡迴展
  • 根生藝廊個展
  • 臺灣省立美術館邀請展
  • 炎黃畫廊邀請展
  • 南山藝廊展
  • 師大教授巡迴展
  • 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百花深處―郭軔藝遊記」個展
  • 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特展
  • 西湖美術館邀請展
  • 長流美術館「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
  • 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邀請展「遐隱―郭軔作品展」
  • 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邀請展「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
  • 編纂《齊白石畫集》
殊榮
  • 當選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院士
  • 榮獲第12屆亞洲影展「最佳藝術指導」(《養鴨人家》)


郭軔,字之昊,生於1928年,國立師範大學退休資深教授,以「新視覺主義」理論揚名國際藝壇,並獲得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院士殊榮。繪畫風格捨棄寫實形體,融會東方的明暗與西方的色彩,呈現內心世界的抽象。[1]

生平[編輯]

郭軔,字之昊,1928年生於河南武安。童年時即展現其繪畫天賦,跟著啟蒙老師楊綠楊學習山水、書法及音韻,奠定日後擅長詩、書、畫的根基,因此日後將其書齋命名為「三研堂」。1949年國府遷台前曾先後就讀北平藝術專科學校與杭州藝術專科學校,師承楊綠楊、徐悲鴻、齊白石、艾中信、吳作人等諸位繪畫大家,1958年至西班牙留學進修,並於1961年於西班牙馬德里開創了「新視覺主義」畫派與理論,其藝術成就使他於1965年獲得當選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院士的殊榮,與朱德明、趙無極齊名。1962年學成回國後於國立師範大學(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所任教,1985年創設中華新藝術學會,並舉辦多次亞洲國際美展,一生致力於藝術創作、教學以及國際交流。其子郭強生教授雖為著名英美文學教授,但郭強生教授認為,父親自小對他全方位的藝術薰陶,才是培養他創作的藝術土壤。    郭軔教授的繪畫歷程除了赴西留學前的繪畫學習外,郭軔教授曾在臺灣省立美術館邀請展「馬德里‧臺北‧紐約」中呈現其三個時期的繪畫歷程︰

  1. 馬德里時期(1985-1962)︰新視覺主義初創,作品具象與抽象兼具,透過對西方文化藝術的了解反視中華文化,希望達到中學為體西學為用。
  2. 台北時期 (1963-1989)︰個人風格建立的階段,是郭軔教授消化西方藝術,並建立個人回歸東方的風格之關鍵期。
  3. 紐約時期 (1990-1994)︰是郭軔教授現代意識的塑型期,融合油畫、水墨、水彩等不同媒材與技法,結構與色彩更加自由。[2]

年表[編輯]

郭軔教授與其作品

郭軔教授於《三研堂》書齋審訂展覽畫冊
郭軔作品《浣溪紗》2012 69.5x137 cm
郭軔作品《樂天啟和》彩墨原稿
郭軔作品《順理自全成》2010 34x137 cm 彩墨
郭軔作品《西歐》2008 60.5x72.5 cm 油畫


 

年份 摘要
1928 生於河南省武安縣,字之昊,書齋號三研堂
1945-1948 國立北平藝術專科學校畢業
1948-1949 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研究
1958-1962 赴西班牙公費留學,畢業於皇家藝術學院、又入西班牙中央最高學術院研究
1960 西班牙(馬德里)國家畫廊個展
1961 在馬德里首創「新視覺主義」畫派及理論
1962 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個展(油畫、水彩)(臺北)
1962-1971 任國立師範大學講師、副教授、教授
1965 當選西班牙皇家藝術學院院士
   榮獲第12屆亞洲影展「最佳藝術指導」(《養鴨人家》)
1969-1971 參加巴西聖保羅國際雙年展(並任評審委員)
1971- 任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教授、美研所教授
1975-1991 多次受邀參加國際藝術家聯展(法國、義大利、西班牙、美國、德國、南美洲、日、韓等)
1979 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五十回顧展(現代、水墨、油畫、抽象)(臺北)
1982 編纂《齊白石畫集》(臺北,國華書畫)
1982-1991 受邀參加臺北市立美術館多項聯展
1985 任中華新藝術學會會長
1986-2003 亞洲現代美展(第1至8屆,漢城、福岡、臺北、吉隆坡、印尼等)
1987-1988 中華民國現代美術展(美國巡迴展)
1989 南美巡迴展
1989-迄今 受邀擔任歷屆全省美展、全國美展評審委員
1993 根生藝廊個展(臺北)
   《郭軔油畫集》出版(臺北,根生藝廊)
1995 臺灣省立美術館邀請展「馬德里‧臺北‧紐約」(臺中)
   《郭軔油畫展:新視覺抽象》出版(臺中,臺灣省立美術館)
1997-1998 炎黃畫廊邀請展(高雄)
1998 南山藝廊展(臺北)
1999 師大教授巡迴展(臺灣)
2006 中央美術學院「百花深處―郭軔藝遊記」個展(北京)
2007 西湖美術館邀請展(杭州)
   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特展(北京)
2009 西湖美術館邀請展(杭州)
2010 「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臺北)
   「八十春―郭軔綜合媒材精品展」(臺北)
   《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出版(臺北,長流美術館)
   《八十春―郭軔綜合媒材精品展》出版(臺北,長流美術館)
2011 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邀請展「遐隱―郭軔作品展」
   《遐隱―郭軔作品集》出版(新竹,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
2013 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邀請展「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
   《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出版(新竹,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
   《宇宙藝道先行者―郭軔》紀錄片發行(新竹,國立新竹生活美學館)

[3]

藝術理念[編輯]

立藝[編輯]

郭軔教授認為,人類有創智的本能,但是創造智慧和運用智慧本身是兩回事,而且常會走入錯誤,但是惟有「藝術性的創智活動」始終存在,不斷追求完美的境界。人類用其智慧、生命、心力不斷地創作藝術,藝術創作就等於是人類所能創造的第二生命,而在權力傾軋和科學拓展下,惟有「智者」能讓藝術不被權力和科學吞噬,並保全其綿延不絕的生命。
   藝術、學問、治世三者同樣都是需要高度運用智慧的活動,而且其成就與生命是可以等量齊觀的。「科學為生存工具之學、科技第一。哲學為生活規範之學、道德唯尚。藝術為生命創化之學,完美佔先。」[4] 因此在學問和治世中所建立的「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的傳世價值外,更應加上「立藝」才是。
   郭強生教授在《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的代序中提到:「『立德、立功、立言』被稱之為三不朽,成為中國人文思想中一個重要的追求價值指標。這三者強調個人對群體的貢獻,但涵括的面向偏重於形而外的社會倫理制度,某方面來說是壓抑了個人內在的情感,規範了渴望與想像,卻忽略了要達到立德立功立言的品格教化,過程中更不可少的是透過音樂美術文學的感染薰陶。」[5]
   郭軔教授也如是說:「古人以仁、義、禮、智,為人之四端,而功、德、言、藝,皆為脫離四體而客存於不朽的極限;謂之生之四極,庶可名其分之難乎渺矣。」[6]

三研[編輯]

郭軔教授自小向楊綠楊學習詩、書、畫,此三者即為「三研」,而這也成為郭軔教授藝術創作之擅場。郭教授自述:「我一直關心中國文化精髓中的詩、書、畫三位一體的結合。」 [7]

郭教授認為中國的文字、詩歌由來已久,繪畫更早於前兩者,此三者隨著人類的生命不斷地生存、發展下來,三者之間必然是息息相關的。

中西合璧[編輯]

郭軔教授在北平藝專就學時即受精通中西的徐悲鴻影響,及至後來赴西留學,中國傳統詩書畫的藝術與西方的藝術相互交會,使其對藝術的疑問和憧憬更多,尤其是對「視覺」此一要素的認知。返國之後,郭軔教授開始嘗試回歸東方,同時台灣也進入了現代畫的學習風潮,在西方技法與東方生命的融合下,中西合璧成為郭軔教授在創作與教學上的方向。
   徐悲鴻曾對郭軔教授說:「東方人學西畫為什麼?為的就是要畫好國畫!」[8],這句話對郭教授影響相當深刻,在歐美遊歷時,他體認到取法中西、融會運用,追求高創性,才能使繪畫藝術朝向極致。是以後來郭軔教授寫道:「為了地球人類藝術的全面發展,回歸東方不失為突進的要道,在東西文化百年的激盪中,我們應有所成,古人以為繪畫藝術功同六籍、妙參造化、聞道斯足,臂如用兵,致勝而已!」[9] ,王哲雄教授說「與西方同步,拿出自己的東西」[10] 是郭軔教授的最終理想。

新視覺主義[編輯]

在西班牙留學時,視覺藝術的衝擊帶給郭軔教授耳目一新的感受,郭軔教授自述:「我從立體派找到自由活化的空間,從超現實繪畫進入中和抽象,企圖使抽象世界中的一切,轉化為另一種具體,這就是『新視覺思想』以繪畫為主導結構之成立。像『創世』的紀錄、『宇宙』的終始、『心靈』的究竟等,便成為起手時期表現的範圍,部分作品中的(精神現象)題材已經開始。」[11]
   郭軔教授擅長將東方的明暗與西方的色彩融匯,以抽象的方式呈現意念、意境,是把抽象的意念、意義具體化為實在,而不是將實在的事物抽象化。他認為創作是「藝術性的創智活動」,著重在對生命、心靈、情緒的關照,將抽象意義轉為具體化,而不受技法、媒材、顏色等的限制,要有時空上的自由。新視覺主義就是要透過視覺中那些類似形質的符號,去認知符號所承仔的抽象觀念,而引導抽象的具象,就必須透過藝術來呈現。所以郭軔教授說,「使人類可以相對性存在的──是那些抽象的符號群所組成的成語體系,我們在思想上的進步是因了新符號的增多,而創造新符號要靠藝術行為……『生命』在時間的意義乃是『求知情緒』在尋找新符號的過程,而『情緒』活度內容的全部紀錄,便是生命的實體──亦即『認知』的實體。」[12],換句話說,新視覺主義也可以說是「新認知主義」。
   郭軔教授的兒子郭強生教授在《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的代序中如是說:「從我的眼光,我看見他在我這個年紀時最常探索的「生命」主題,已經進入了全新的境界。從一種質問的態度,與善惡美醜的角力,到如今更真率的面對內在情感的表露,這是時間的蘊釀與累積。……父親的畫中,多了抒情的歌頌,回憶化為更豐富的色彩,「立藝」不是為不朽,而是更接近了生命的全貌,更讓人對生命產生由衷的喜悅。」 [13]從此段文字中可以看到,郭軔教授的藝術理念正是對生命、心靈和情緒的關照。
   在郭軔教授的自序中,他說到:「宇宙的點滴,定與人的呼吸有關,人的思維從宇宙的形成而來,所以我們的情懷,無處不生,又豈能外於宇宙的用心,其間自有大用大合之機,容或有一番和諧之境。」 [14],這段話無疑是郭軔教授藝術理念的最佳註腳。

註釋[編輯]

  1. ^ 《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封面內頁。
  2. ^ 參照王哲雄,〈新視覺抽象-郭軔教授油畫展〉,《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頁25-29。
  3. ^ 參照〈郭軔簡歷〉,《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頁5-6。
  4. ^ 郭軔,〈臨場作答-展出自述〉,《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頁45-46。
  5. ^ 郭強生,〈立藝〉,《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頁4。
  6. ^ 郭軔,〈論「藝術」與「創智」及其形成的中西藝術現勢〉,《八十春|郭軔|綜合媒材精品展》,頁9。
  7. ^ 郭軔,〈墨之霞系列〉,《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頁10。
  8. ^ 郭軔,〈百花深處〉,《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頁34。
  9. ^ 王哲雄,〈新視覺抽象-郭軔教授油畫展〉,《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頁28。
  10. ^ 同上,頁29。
  11. ^ 郭軔,〈臨場作答-展出自述〉,《八十春|郭軔|油畫精品展》,頁44。
  12. ^ 郭軔,〈我對新視覺主義的尋找及其宣言的成立〉,《八十春|郭軔|綜合媒材精品展》,頁33-34。
  13. ^ 郭強生,〈立藝〉,《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頁4。
  14. ^ 郭軔,〈自序〉,《宇宙藝客-郭軔精品展》,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