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酹江月)
前往: 導覽搜尋

念奴嬌詞牌名,相傳是根據代一位叫念奴的歌姬取的調名。亦稱《百字令》、《酹江月》、《大江東去》。雙調一百字,前後闋各四仄韻,一韻到底。本調不甚拘平仄,但常用入聲韻。上下闋後七句字數平仄相同。

詞牌格式[編輯]

(或:)。

(或),(或),()。

<念奴嬌.赤壁懷古>[編輯]

蘇軾 /著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捲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粵音: 關)巾,談笑間,檣櫓(強虜)灰飛煙滅。故國神遊,多情應笑我,早生華(粵音:花)(ㄏㄨㄚ)髮。人間如夢,一尊(粵音:樽)還酹(粵音:劣)(ㄌㄟˋ)江月。
  • 一說亂石崩雲,驚濤裂岸。其版本在粵語朗讀時會變成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 有說亂石穿空,驚濤拍岸。其版本在粵語和國語朗讀時朗朗上口,能保持平仄格調,仄仄平平,平平仄仄。

譯文[編輯]

浩大的長江,向東滔滔流去時,不知沖盡多少英雄人物。 在舊營的西邊,聽說就是三國時代周瑜打敗曹操的赤壁。 在那裏,雜亂的石山高聳入雲,駭人的浪濤像要撕裂江岸似的,捲起了千萬堆雪白的浪花。 美好的江山,就像圖畫一樣,不知孕育出多少英雄人物呢?

遙想周瑜在赤壁戰役的時候,剛剛娶了小喬,特別顯得英姿煥發。 (羽扇綸巾借化諸葛亮)頭上戴著絲帛做的便帽,手上輕搖著羽扇,在閒談笑語之間,就把敵軍的戰船燒成灰燼了。 可是我在這裡想歸想又有什麼用處呢?你們應該會笑我太多情了,才會這麼早就生出滿頭花白的頭髮。 人活在世上,就像一場夢,還不如斟一杯酒倒入江中,和江水中的明月乾一杯吧!

對外連結[編輯]

http://blog.yam.com/nouswise/article/853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