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翼殺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銀翼殺手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銀翼殺手
Blade Runner
Blade Runner poster.jpg
電影原美版海報
基本資料
導演 雷利·史考特
監製 麥可·戴理
編劇 劇本:
漢普敦·芬奇
大衛·畢波斯
小說:
菲利普·K·狄克
原著 銀翼殺手
主演 哈里遜·福特
魯格·豪爾
西恩·楊
愛德華·詹姆士·奧墨斯
黛瑞·漢娜
配樂作曲 范吉利斯
攝影 喬丹·克羅寧韋斯
剪輯 泰瑞·羅林斯
製片商 Ladd Company
片長 115 分鐘(美國院線版)
117 分鐘(國際剪輯版)
117 分鐘(導演剪輯版)
117 分鐘(最終剪輯版)
產地 美國
語言 英語
上映及發行
上映日期 美國1982年6月25日
發行商 華納兄弟
預算 28,000,000 美元
票房 $32,768,670
各地片名翻譯
中國大陸 銀翼殺手
香港 2020
台灣 2020年→銀翼殺手
官方網站 華納兄弟官網

銀翼殺手》(Blade Runner,香港譯名為《2020[1])為1982年的經典科幻電影,由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執導。描述西元2019年11月,一個如人間地獄般混亂的洛杉磯

概要[編輯]

電影劇本由漢普敦·芬奇(Hampton Fancher)和大衛·畢波斯(David Peoples)撰寫,以菲利普·K·迪克的小說《機器人會想數電子羊入眠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為基礎改編而成。演員包括哈里遜·福特魯格·豪爾西恩·楊(Sean Young)、愛德華·詹姆士·奧墨斯(Edward James Olmos)、艾密特·沃許(M. Emmet Walsh)、黛瑞·漢娜(Daryl Hannah)、威廉·桑德森(William Sanderson)、布瑞恩·詹姆斯(Brion James)、喬·特科爾(Joe Turkel)和瓊安娜·卡西迪(Joanna Cassidy)。由席德·米德(Syd Mead)擔任藝術設計指導,范吉利斯(Vangelis)製作電影配樂。

電影描述在某個未來時代,當時的被通稱為人造人英語Replicants(Replicants)的人造生命體,專門是用於從事太空上「世外桃源殖民地」(off-world colonies)中危險且低賤的工作。他們被塑造為「比人類更像人類」的模樣,身體上看來與人類毫無二致──除了擁有超越人類的力量和敏捷身手,不過也缺乏與人類相同的情緒反應和移情作用,並且壽命僅有四年。故事中敘述有六名人造人在一次血腥叛變後,於地球被列為非法存在。特殊警察單位「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則負責追捕這些逃到地球上的人造人並將其「除役」(retirement,即結束生命)。一名半退休的銀翼殺手瑞克·戴克(Rick Deckard),不太情願地同意接下這項新任務。

《銀翼殺手》最初評價兩極。有人不滿它沒有動作電影該有的緊湊步調;也有些人欣賞它複雜多樣的題材。該片在北美首映後的表現不佳,但卻在海外獲得了成功。儘管早期票房不佳,卻受到死忠影迷和學者的青睞,成為非主流電影的經典作品之一。由於錄影帶在出租店受到歡迎,使得它成為最先發行DVD的電影之一。《銀翼殺手》因具有豐富想像力的攝製設計獲得許多喝采,並被譽為預示二十一世紀的重要議題和關注焦點。今天它依然是最傑出的黑色電影(film noir)類型的變形作品之一,觀察家仍持續觀察它在文化上帶來的無數影響。因為《銀翼殺手》也使得好萊塢開始注意到菲利普狄克這位作家,此後他的作品陸續被改編成多部電影。

製作[編輯]

漢普敦·芬奇的劇本,剛開始的標題定為仿生人(Android),接著改為「危險的日子」(Dangerous Days,此標題後來成為2007年最終版DVD中三小時製作花絮紀錄長片的片名)。劇本吸引了製片人麥可·戴理的目光。最後他說服了雷利·史考特執導他的第一部美國電影。最初史考特不太著力於這個計畫,但很快地他擺脫了原本已內定執導,卻進展緩慢的《沙丘魔堡》(Dune,此片後由大衛·林區執導),而想要一個更快速的計畫,以轉移自己對胞兄甫去世未久的傷痛。當史考特在1980年2月1日開始著手進行此計畫時,搶著要投資這部片的製片廠大排長龍。4月9日,Filmways Pictures承諾投資將1300萬美元。不過史考特提出一個請求後,這筆資金激增為1500萬美元。

史考特注意到改編自菲利普·狄克的這部作品需要一個新名字時,芬奇靈機一動,想到了使用「Bladerunner」這個名字。「Bladerunner」原是1974年由威廉·柏洛茲(William S. Burroughs)改編自Alan E. Nourse的小說The Bladerunner的影片,而史考特很喜歡這個標題,戴理也順利拿到了這個標題的使用權。很快地史考特就決定以Blade Runner作為這部電影的名稱,並試圖尋找一些更具「商業性」的東西。 (註:一些Nourse小說的版本中,使用兩個英文字的拼法「Blade Runner」。)

但史考特此時變得不太滿意劇本,並找來大衛·畢波斯重寫劇本。但此舉卻激怒了芬奇,他在1980年12月20日離開團隊(他在結束前曾回來對劇本做些修改),因為他相信劇本會依史考特的想法被刪改得面目全非。但當他讀了畢波斯的劇本後,驚訝的發現史考特的點子居然能十分調和地融入劇本中,最後芬奇和畢波斯還成為好友。

拍攝本片的災難,則始於「Filmways」製作公司撤資數週之後,此時已本片以耗資超過250萬美元花在前製工作。這迫使戴理得緊急尋求新的資金來源,在十天內他勉強的從一椿三方交易中,獲得2150萬美元的資金。交易的三方分別是The Ladd Company(透過華納兄弟影片)、香港電影製片邵逸夫爵士與「Tandem」製片公司(此舉稍後也在電影發行特別版時,因散佈權而引起延遲發行與法律爭執的麻煩)。

本片的製作可說是禍不單行,原作者菲利普·狄克當時頗為介意無人告知他本片的製作事宜,而這樣的怠慢態度使他無法接受。在幾通熱線電話以及洛杉磯《Select TV Guide》雜誌刊出一篇評論早先劇本的文章後,製片廠終於同意合作並將畢波斯的劇本寄給狄克。狄克在了解劇本的形成過程後感到寬慰,但是他來不及等到本片發行就已過世,不過在生前他仍觀賞了長達40分鐘的特效實驗片段。這也使他對本片一開始的懷疑態度,轉為完全的支持,因為本片看來正如他心中想像的畫面一般。

《銀翼殺手》的成果,要大力歸功於德國導演弗烈茲·朗1927年的默片作品《大都會》,而雷利·史考特則指出本片的色彩基調是來自愛德華·霍普的畫作「夜遊者」,以及原始電腦龐克(proto-cyberpunk)的短篇漫畫《無盡的明天》(The Long Tomorrow,由丹·歐班諾(Dan O'Bannon)創作,莫比斯(Moebius)繪製),此外他也運用了家鄉Hartlepool特有的工業夜景。史考特僱用席德·米德負責整體藝術概念,這兩人都受到法國科幻漫畫雜誌《重金屬》(Métal Hurlant,或稱Heavy Metal)的影響,莫比斯也在這本雜誌發表過作品。他曾受邀參與《銀翼殺手》的前製作業,不過後來他在接下赫內·拉盧(René Laloux)的動畫片《時空支配者》(Les Maîtres du temps)的工作後,婉拒了這項邀約,但莫比斯後來表示相當後悔作出這個決定。製片指導勞倫斯·普爾(Lawrence G. Paull)與藝術指導大衛·史奈德(David Snyder),則實現了米德和史考特的構想。吉姆·柏恩斯(Jim Burns)曾短暫為本片工作,設計了本片中著名的「迴旋車」(Spinner hover cars)。指導製作特效的是道格拉斯·莊伯(Douglas Trumbull)和理查·尤瑞西(Richard Yuricich),主要攝影工作開始於1981年3月9日。

在主要攝影工作開始前,保羅·桑蒙(Paul M. Sammon)接受了《Cinefantastique》雜誌的委託,撰寫了一篇有關本片製作的特稿。他詳細的觀察與研究,後來則集結為一本專書《Future Noir: The Making of Blade Runner》,本書也成為影迷口中關於本片的「聖經」級著作,後來此書在最終版DVD發行後,還增添了相關內容再度推出修訂版。書中概述了《銀翼殺手》的發展與期間發生的困難,特別是關於來自英國的史考特,對於第一次合作的美國工作人員之間的期待,但他的執導風格也造成與演員間的摩擦。後來哈里遜福特一直不太願意提起這部電影,似乎與此事不無關係。

劇情大綱[編輯]

(注意:以下的劇情提要是根據「導演版」的內容)

故事發生在2019年11月的洛杉磯,一名銀翼殺手賀登(Holden,摩根·波爾飾演)在一次「人性測驗」(Voight-Kampff)中,被一個逃亡中的人造人里昂(Leon,布瑞恩·詹姆斯飾演)射殺身受重傷。因此已退休的銀翼殺手瑞克‧戴克(Rick Deckard,哈里遜·福特飾)被請了回來,不情願的戴克,被帶到老上司布萊恩(Bryant,艾密特·沃許飾演)面前。布萊恩告訴戴克近來「連鎖六型」(Nexus-6)人造人脫逃的危急狀況,戴克因不願捲入此事而抗拒接受命令,但是在布萊恩的要脅下,立刻使他態度軟化。

布萊恩簡短地為戴克介紹這幾名人造人:分別為戰鬥型的羅伊·貝提(Roy Batty,魯格·豪爾飾演)、擔任士兵與工人的里昂、原是性工作者後來受訓練成為殺手的左拉(Zhora,瓊安娜·卡西迪飾演),以及基礎慰安型的人造人普莉絲(Pris,黛瑞·漢娜飾演)。布萊恩說明了連鎖六型僅有四年的生命週期,用以作為避免他們發展出不穩定情緒的防護機制。戴克與蓋夫(Gaff,愛德華·詹姆士·奧墨斯飾演)成為搭檔,前往泰瑞公司(Tyrell Corporation)先確認人性測驗是否對連鎖六型有效。到了那裡戴克發現泰瑞(Alton Tyrell,喬·特科爾飾演)的年輕助理瑞秋(Rachael,西恩·楊飾演),她雖然自認為是人類,不過她其實也是被植入泰瑞姪女記憶的最新型實驗人造人,這些「記憶」則為她提供了能讓情感沉積的溫床。

戴克和蓋夫搜索里昂公寓的同時,羅伊和里昂正強迫設計眼睛的老周(Chew,吳漢章飾演)告訴他們如何找到J·F·賽巴斯汀(J.F. Sebastian,威廉·桑德森飾演)帶他們去泰瑞公司。稍後瑞秋拜訪了戴克的住處,想證明她的確是人類,但結果卻使得她美麗的臉龐溢滿淚水離開。因為戴克舉出了許多關於她最隱私的回憶,並告訴她那些記憶完全不屬於她,而是被設計植入的。另一方面,蒲莉絲用計與賽巴斯汀相遇,並利用他的寂寞和善心順利來到他的住所。

里昂住處發現的線索,帶領著戴克來到泰飛·路易斯(Taffy Lewis,希·派克飾演)的酒吧,紋身的左拉正與一條蛇進行演出。左拉向戴克發動攻擊,然後拚命地試圖跑進擁擠的街道,但戴克追上了她並將她「除役」。當槍聲剛落,蓋夫和布萊恩也出現了,他們告訴戴克也必須將瑞秋予以除役。戴克不費功夫地在遠處認出瑞秋,但跟踨她的同時,里昂卻冒出來搶下他的武器,並準備取他性命。最後瑞秋出手殺了里昂救了戴克,他們回到戴克的住處討論瑞秋的抉擇,在一幕以甜蜜配樂結尾的狂亂劇情中,他們墬入了愛河。

在這同時,羅伊到了賽巴斯汀的住處,並說服賽巴斯汀帶羅伊去見泰瑞。在泰瑞的臥房裡羅伊提出延長生命的要求,並請求眼前這個如上帝一般的人造人創造者的寬恕,但在兩個請求都落空之後,羅伊動手殺了泰瑞和賽巴斯汀。

戴克奉命前往賽巴斯汀的住所時,受到普莉絲伏擊。經過一陣打鬥後戴克勉強射殺了她,突然之間羅伊回來了,他像玩遊戲一般的在房子內追捕著戴克,還扳斷了他的手指。最後戴克被迫來到屋頂並試圖跳到另一棟建築上,但結果只能絕望地吊掛在一條屋樑上。羅伊輕鬆的就越過了房子,並緊盯著戴克,但是在戴克的手鬆脫的瞬間,羅伊卻抓住他的手腕救了他。但羅伊開始迅速進入衰弱狀態(因為四年的生命大限已到),他坐在雨中,訴說著自己一生中最精採的日子,還有那些充滿驚奇的事蹟之後安靜地死去,只剩下戴克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不久後蓋夫乘著旋轉車到達,但他離開時,卻用意不明地丟下一句話:「她活不久真是太可惜了!可是誰又能長命百歲?」

心裡有數的戴克回到住處時看見門微開著,他提高警覺進了門,只見瑞秋還活得好好的。正當他們離開房間時,戴克偶然看到蓋夫留下的獨角獸摺紙,這說明了他已默許他們逃脫(戴克曾回憶起獨角獸,這或許也暗示了戴克的記憶是被植入的,他其實是一個人造人)。最後他們一起啟程,邁向不可知的未來。

主題[編輯]

雖然銀翼殺手最初是以一部動作電影的身份上映的,但是它卻有著非同尋常的深度。[2]和不少賽博朋克電影一樣,銀翼殺手深受黑色電影影響,加入了錢德勒式(Chandleresque)的旁白和蛇蠍美人類型的角色,並且運用了黑暗陰沉的手法進行拍攝。和大部分黑色電影一樣,銀翼殺手也探索了英雄值得懷疑的道德觀和平庸的人性。

銀翼殺手,無論是就主題而言,抑或是就語言而言,都是包含最多文化元素的科幻電影之一。在主題方面,電影於希臘古典戲劇的背景下,探討了人類基因工程技術進步對道德哲學精神哲學的影響。[3]在語言方面,電影則借鑒了威廉·布萊克的詩作和聖經。J·F·賽巴斯汀(J.F. Sebastian)和艾爾頓·泰瑞(Eldon Tyrell)的不朽對局象徵人和所強加的道德進行鬥爭。[4]銀翼殺手常見問題集進一步解釋了棋局的意義:「[棋局]代表了人造人(Replicant)和人類之間的鬥爭:人類認為人造人不過是,遲早被一個個吃掉。而人造人(兵)則想得到永生()。在另一層面上,泰瑞和賽巴斯汀的棋局代表了貝提(Batty)秘密接近泰瑞。泰瑞在和賽巴斯汀下棋時,犯了第一個致命錯誤。他後來見到背提時,又犯了第二個致命錯誤 - 企圖說服他。」[4]

銀翼殺手描繪了一個與現今不一樣的未來。電影探討未來科技對環境和社會的影響,但又運用文學元素、宗教象徵、古典戲劇主題以及黑色電影手法來聯繫過去。電影中的未來,一些地方先進亮麗,但另一些地方卻陳舊落後。過去、現今和未來的張力就出現在這樣的未來之中。

電影當中出現了不少誇張的想像:隻手遮天的企業、無處不在的警察、銳利的燈光,和置於個人之上的力量。這種力量,以人造人的遺傳編程最為突出。掌控環境的人類將自己所創造的動物變成商品。在如此壓抑的背景下,很多地球居民和當年的歐洲移民美洲一樣,移民外星殖民地。電影中的洛杉磯無論是在文化上,抑或是在商業上,都由日本主導,應對了電影拍攝時流行的預言:美國最終會在經濟上被日本超越。電影將焦點放在眼和圖像修改上面,以探討現實,和人類感知現實的能力。

電影為檢視人性的中心主題營造了不確定的氣氛。電影中的銀翼殺手運用測試裝置Voight-Kampff是尋找人造人。因此,Voight-Kampff是身份的重要指標。但是,電影中的人造人情感豐富,關心他人,和冷酷無情的人類截然不同。這令人質疑主角的本質,並且重新審視作為人的意義。[5]

戴克是否為人造人[編輯]

在影片上映後,關於片中男主角戴克是人類或人造人的爭議,就成為影迷不斷辯論的話題。雷利·史考特在保持20年的模糊說法之後,終於在2002年發表了說明——戴克的確是人造人。然而漢普敦·芬奇哈里遜·福特卻曾表明,戴克其實是人類。這在影迷間形成了一個粗略的共識:在原版的影片中戴克或許是人類,不過在導演的剪輯版中他卻是人造人。具體來說,在導演剪輯版中表現的是戴克的夢境,它以獨角獸作為象徵;在影片的最後蓋夫留給戴克一隻用紙折成的獨角獸。這可能代表蓋夫知道那個夢,而且暗示著戴克就像瑞秋一樣,是個擁有植入性記憶的人造人。

演員[編輯]

若排除哈里遜·福特,《銀翼殺手》是一部擁有為數龐大但多為不知名演員陣容的影片:

主要角色[編輯]

  • 哈里遜·福特:飾演瑞克·戴克(Rick Deckard)。在《法櫃奇兵》上映的前一年,雖然有《星際大戰》和《帝國大反擊》帶來的成功,但福特當時仍在尋覓一個有戲劇深度的角色。在史蒂芬·史匹柏向戴理與史考特讚美福特,並播放一些《法櫃奇兵》的精采片段之後,他們便決定將福特列入演員名單中。但由於《銀翼殺手》剛上映時票房慘淡,加上拍攝期間與史考特之間的摩擦,福特後來始終避談此片。但在2007年的最終剪輯版花絮中,福特終於對本片拍攝時的甘苦侃侃而談,並肯定雷利史考特對本片的貢獻。
  • 魯格·豪爾:飾演羅伊·貝提(Roy Batty)。身為一名充滿暴力,但心思縝密的人造人首領,豪爾的演出是簡潔且令人印象深刻的。除此之外他也被原作者菲利普·狄克譽為「完美的貝提-冷血、無瑕疵的亞利安人種」。在豪爾演出過的許多影片中,《銀翼殺手》是他的最愛。他曾經解釋說:「《銀翼殺手》不需要解釋,它就是這樣,一切都是最棒的,從來沒有一部像這樣的作品。在改變世人思維的傑作中,它可算是佔有一席之地,令人望之生畏。」
  • 西恩·楊:飾演瑞秋(Rachael)。作為22歲完美女性的化身,儘管由於當時演戲經驗不足,且曾與福特和史考特產生摩擦,但她始終將本片視為眾多的喜愛作品之一。
  • 愛德華·詹姆士·奧墨斯(Edward James Olmos):飾演蓋夫(Gaff)。奧墨斯利用本身複雜多變的種族背景,並曾到語言學校短期學習外語,幫助其建立在本片中所使用的虛構「混合城市腔」語言。這項特質也讓他在劇中創造了一個神秘且矇矓的角色,當他在觀察戴克並透過折紙做下結論時,也讓人對他真正的角色摸不著頭緒。雖然他是個沉默寡言的男人,但對於情況的掌握有時卻知道得比戴克更多。
  • 黛瑞·漢娜:飾演普莉絲(Pris)。透過與羅伊·貝提的相愛,試著表達人造人危險的無知。

相關配角[編輯]

  • 艾密特·沃許(M. Emmet Walsh):飾演布萊恩隊長(Captain Bryant)。沃許沒有辜負身為一名優秀演員的名譽,演活了一名酗酒成性的老警探。
  • 喬·特科爾(Joe Turkel):飾演艾爾頓·泰瑞博士(Dr. Eldon Tyrell)。擁有充滿自信、深具穿透力的聲音,並且以假威風來自我誇飾,這位公司的大人物指揮著科學的發展,幾乎不具同情心的他成功建立了一個奠基於奴隸制度的企業。不過據說當初在拍片時,他幾乎完全記不住台詞,使得場邊必須準備提詞板輔助。
  • 威廉·桑德森(William Sanderson):飾演 J·F·賽巴斯汀(J.F. Sebastian),是名安靜不多話且孤獨的天才,他深具慈悲心且具有服從特質,這樣的特質為桑德森帶來更多的挑戰。
  • 布瑞恩·詹姆斯(Brion James,已於1999年過世):飾演里昂(Leon)。雖然乍看之下他只是名愚笨、靠蠻力做事的人造人,但里昂確實具備近乎直覺的智能潛力,這使得他差點能夠殺死賀登、折磨老周並打擊戴克。
  • 瓊安娜·卡西迪(Joanna Cassidy):飾演左拉(Zhora)。在有限的時間裡,卡西迪傳達了身為一名堅強女性的奉獻精神,也看見了人性的黑暗面。在最新的2007年導演最終剪輯版中,她也被再次邀回重新補拍片中被哈里遜福特擊斃的部份畫面。
  • 摩根·波爾(Morgan Paull):飾賀登(Holden)。在首次對抗「連鎖六型」人造人的過程中,賀登並沒有太多出現機會,但他確實在中槍後仍然試著拔槍對抗,並在被刪掉的住院一幕中,告誡戴克得小心應付那些人造人。飾演此角的摩根·波爾,也曾擔任本片女主角試鏡時的對戲演員(負責演出哈里遜·福特的角色)。
  • 吳漢章(James Hong):飾演漢尼拔·周(Hannibal Chew)。一名熱愛工作的年長遺傳學者,特別喜愛一些關於合成眼睛的研究。
  • 希·派克(Hy Pyke):飾演酒吧老闆泰飛·路易斯(Taffey Lewis)。
  • 至於飾演阿布都哈桑的演員身分,至今仍然不詳。此人是影片中戴克所質問的毒蛇商人,至於演出者究竟是誰卻仍然是個謎。

音樂[編輯]

范吉利斯(Vangelis)編寫的《銀翼殺手》配樂具有古典成份,並組合了雷利·史考特想像中反映黑色電影氣氛的黑暗旋律。范吉利斯當時剛因為《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而獲得了奧斯卡金像獎的獎座。他運用自己的音樂合成器來進行編曲,以「太空」模式為2019年創造出一種名為「新世紀音樂」的風格,就像他的專輯「天堂與地獄」(Heaven and Hell)中聽到的一樣。他同時使用各種不同的樂鐘,以及同事戴米斯魯索斯(Demis Roussos)的人聲來進行創作。史考特另外也採用范吉利斯「回頭見」(See You Later)專輯中的一首「葛林的回憶」(Memories of Green)。(此專輯為管弦樂版本,在史考特後來的影片《情人保鏢》(Someone To Watch Over Me)中再度獲得採用)。

「基於情感上和不穩定的特性,銀翼殺手的配樂以豐富、有特色的聲音表現諸多衝突(紛爭之於和諧,光明之於黑暗)。」musicoutfitter.com

儘管受到廣大樂迷熱烈讚揚,並在1983年榮獲「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和「金球獎」最佳配樂的提名,加上寶麗德唱片公司(Polydor Records)在片尾也承諾將會推出配樂專輯,但本片的原聲帶推出仍延遲了長達十年的時間。本片的電影配樂有兩種官方版本,其中一種是1982年由原始配樂改編而成,有細微相似度的由新美洲管弦樂團(The New American Orchestra)推出的管弦樂版本。有些樂曲在1989年問世,但直到1992年推出了導演剪輯版後才開始大量發行。無論如何,雖然專輯中大部份樂曲是來自於影片本身,仍然有少數范吉利斯的編曲最後沒收進其中。除此之外在專輯中也有一些新的作品,因此有許多人並不認為這是一張能作為配樂代表作的專輯。

由於專輯製作的延遲及重製粗劣的品質,導致許多私製專輯盛行了好幾年。其中以1982年發行的版本在科幻大會上造成轟動,使得官方版本延遲發行。在1993年由「Off World Music」發行的一張專輯,比1994年范吉利斯的官方版CD涵蓋了為數更廣的樂曲。「剛果唱片」(Gongo Records)稍後也發行一張幾乎同性質但音質稍佳的版本。到了2003年另外兩種版本也問世了,包含了「Esper Edition」與稍後發行的「Los Angeles-November 2019」。雙碟版的「Esper Edition」當中收錄了官方釋出的樂曲、剛果唱片的版本與電影本身的配樂。最後的「2019」是單碟CD,內含電影裡的聲音,也把一些由「Westwood」公司推出的《銀翼殺手》遊戲音樂置於其中。在所有版本裡,剛果唱片出版的產品被公認為音質最佳的版本,而「Esper Edition」與「Los Angeles - November 2019」則是則是最能紀念該片的代表作。

票房[編輯]

《銀翼殺手》於1982年6月25日於1290間戲院上映,此日期是由本片製片亞倫·賴德Alan Ladd)所挑選的。由於他之前高票房的作品《星際大戰》與《異形》都有著接近的上映日期(1977年與1979年的5月25日),使得這成為他的「幸運日」。然而上映的當週票房卻令人失望,僅有615萬美元。造成票房不如預期最明顯的原因之一,便是本片與另一部科幻片《E.T. 外星人》意外撞期,該片於1982年6月11日於美國上映,且佔據了當時大部份的票房。

影評家對於《銀翼殺手》抱持兩極化的態度,部份人士認為這樣的故事只是炒冷飯,而且並不像廣告所言為「動作/冒險」類電影。而另一派人士則對其故事的複雜度讚譽有加,並預言該片將能經得起時間考驗。

一般普遍的評論認為,其緩慢的步調將降低其戲劇強度。一位影評家也因此戲稱其片名應為「Blade Crawler」。影評人羅傑·艾伯特(Roger Ebert)讚賞《銀翼殺手》在視覺上的表現,但也覺得關於人類的故事有些空洞薄弱,艾伯特認為泰瑞的角色個性缺乏說服力,而且在安全措施上有明顯缺失,以致於羅伊能輕易將其謀殺。同時他也相信戴克與瑞秋之間的關係,應該主要是為了秘密計劃而共處,而不是為了男女私情。

其他評論家則以片中強烈的視覺表現來作為反駁,人類在影片中的世界人性盡失。除此之外,戴克與瑞秋之間的互動可以視為對人性的必要肯定。後來艾伯特和Gene Siskel承認先前對於該片的負面看法是錯誤的,並一致認為該片是現代經典之作。

獲獎及提名[編輯]

銀翼殺手 曾經被不少獎項提名,並且獲得以下獎項:

獎項 項目 - 獲獎人
1982 洛杉磯影評人協會獎 最佳電影藝術 - Jordan Cronenweth
1983 英國電影電視藝術學院獎(BAFTA)電影獎 最佳電影藝術 - Jordan Cronenweth
最佳服裝設計 - Charles Knode, Michael Kaplan
最佳電影攝製/藝術指導 - Lawrence G. Paull
1983 雨果獎 最佳戲劇
1983 英國倫敦評論協會獎 - 特別成就獎 Lawrence G. Paull, Douglas Trumbull, Syd Mead - For their visual concept (technical prize).

「銀翼殺手」曾獲得下列獎項提名:

  • 英國電影電視藝術學院獎(BAFTA) (1983)
    • 最佳電影編輯 – 泰瑞·羅林斯(Terry Rawlings)
    • 最佳製作藝術 – 馬文·G·韋斯特摩(Marvin G. Westmore)
    • 最佳詞曲 – 范吉利斯(Vangelis)
    • 最佳混音 – 彼得·彭內爾(Peter Pennell),巴德·艾普爾(Bud Alper),格雷厄姆 V. 哈特史東(Graham V. Hartstone),傑瑞·韓弗理斯(Gerry Humphreys)
    • 最佳視覺特效 – 道格拉斯·特朗布爾(Douglas Trumbull), 理察·尤里西奇(Richard Yuricich), 大衛·卓萊爾(David Dryer)
  • 英國電影攝影師協會(British Society of Cinematographers): 最佳攝影獎(1982) – 喬丹·克羅寧韋斯(Jordan Cronenweth)
  • 葡萄牙國際奇幻影展(Fantasporto)
    • 國際奇幻電影獎 (1983) - 最佳電影 – 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
    • 國際奇幻電影獎 (1993) - 最佳電影 – 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導演版)
  • 金球獎: 最佳原創詞曲 (1983) - 電影版 – 范吉利斯(Vangelis)
  • 奧斯卡金像獎 (1983)
    • 最佳美術及場景佈置 – 勞倫斯·G·波爾(Lawrence G. Paull), 大衛·L·斯奈德(David L. Snyder), 琳達DeScenna(Linda DeScenna)
    • 最佳視覺特效 – 道格拉斯·莊柏(Douglas Trumbull), 理查·尤瑞西(Richard Yuricich), 大衛·卓萊爾(David Dryer)
  • 土星獎(Saturn Award) (1983)
    • 最佳科學幻想電影
    • 最佳導演 – 雷利·史考特(Ridley Scott)
    • 最佳特效 – 道格拉斯·莊柏(Douglas Trumbull),理查·尤瑞西(Richard Yuricich)
    • 最佳男配角獎 – 魯格·豪爾(Rutger Hauer)
    • 最佳錄像發行 (1994) – 導演版

影響[編輯]

起初《銀翼殺手》在北美上映時,觀眾反應並不熱烈。但本片卻已經受到國際的注目,並且造成一股「銀翼殺手」的科幻信仰潮流。如今電影受歡迎的程度和在科幻世界中的地位,已經在其他媒體裡廣泛引用。很多有關未來科幻的節目都受到本片影響,像《星際之門》(Stargate SG-1)、《星際大爭霸》(Battlestar Galactica)等電視影集也都可以看到「銀翼殺手」的影子。在片中扮演賽巴斯汀的演員威廉·桑德森(William Sanderson)曾在動畫《蝙蝠俠:動畫系列》(Batman: The Animated Series)裡,幫一位非常類似賽巴斯汀的角色配音。此外在電影上映的第六天,一位心理學家直接引用片中對話:「先避免談論你的父母。想像著有兩個海龜正走過沙漠 …」這句話就是片中測驗是否為複製人的「神性測驗」裡面的題目。

更值得注意的是,本片開創了一種在人的雙眼上做特寫鏡頭的拍攝技巧;在電影《21世紀的前一天》(Strange Days)、《關鍵報告》(Minority Report)及2004年電視影集《迷失》中都可見類似的拍攝手法。

《銀翼殺手》這種黯淡的「賽博朋克」(cyberpunk)式影像風格與未來式的科幻設計,已成為現今科幻片的標準,影響後為數不少的電影和電視節目,包括《蝙蝠俠》、《機器戰警》(RoboCop)、《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魔鬼天使》(Dark Angel)及《駭客任務》。除了這些美國好萊塢影片外,銀翼殺手也大大影響了日本動畫,像大友克洋的《阿基拉》、押井守攻殼機動隊》、高橋良輔《裝甲騎兵波特姆斯》、《阿米蒂琪III》(Armitage III)、《魔法陣都市》(Silent Möbius)、《星際牛仔》和《泡泡糖危機》。《蝙蝠俠:開戰時刻》的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在電影準備開拍之前,就對工作人員放映《銀翼殺手》,並告訴他們:「這就是蝙蝠俠最好的參考指標」。甚至連《星際大戰》特效製作群,也對於《銀翼殺手》片中高水準的電影特效致以崇高敬意。此外在1986年「創世紀合唱團」所唱的《Tonight, Tonight, Tonight》的音樂錄影帶中有個非常相似電影裡面科林斯(Collins)穿過白普理(Bradbury)的場景。

「銀翼殺手是部獨一無二的電影,不管從任何層面來看都令人難以置信。銀翼殺手的原創性和精緻性是之前的科幻電影做不到的,這不但是個寓言故事,更是部愛情故事。」—艾力克斯·Ioshp(Alex Ioshpe)Alex Ioshpe

本片最常被認為影響了威廉·吉布森的作品《神經漫遊者(Neuromancer)》。雖然吉布森在訪談中曾說過,早在「銀翼殺手」上映前,他就已經著手寫《神經漫遊者》,而且真正啟發他靈感的也是與銀翼殺手同樣導演的電影《異形》。這種類型的電影出現,是「賽博朋克」推廣到大眾文化最好的指標,同樣也反映出時代的趨勢,越來越多人認為本片是現今最重要並且最偉大的科幻電影之一,也陸續在列在各大學的教育課程當中。因此《銀翼殺手》在1993年列入美國「國家影片登記部」( National Film Registry)永久保存,成為國家級的典藏。

本片的經典語錄及電影配樂,成為二十世紀最具音樂性的電影代表。尤其片中的複製人羅伊的處境,對於搖滾樂的歌詞激發出不少靈感。例如音魔合唱團(Audioslave)所唱的「Show Me How to Live」中那些抒情歌詞:「插在手掌內的長釘/我的創造者/你給我生命/現在,敎我如何生存下去。」這段歌詞是描述電影最後羅伊和戴克生死追殺時,羅伊為了讓生命期限要結束的身體有所反應,拿了一根長釘從自己手掌直插進去。有趣的是這首歌曲同樣也包含科幻主題:「衛星下心痛的夜晚/我還沒有被妳所接受/多希望在內心被偷走的那一塊/能夠建造與妳聯絡的電話亭。」而羅柏殭屍(Rob Zombie)所唱的「More Human Than Human」就是拿製作複製人的泰瑞公司座右銘「比人類更像人」(More human than human)來取歌名,其中歌詞:「我是連鎖一型/我想要更長的生命/去你的!我的生命還不想結束。」這段歌詞就是在敘述片中羅伊有名的台詞:「去你的!我想要更長的生命」(I want more life, fucker!)。此外蓋瑞·紐曼(Gary Numan)唱過的民歌「死期已近」(Time To Die)就是為片中羅伊快要死亡時,唸詩獨白的背景音樂。

「雷利·史考特的電影始終對未來的科幻定義一個視野。」-史蒂芬·白德羅斯基(Steve Biodrowski)。Steve Biodrowski

《銀翼殺手》也對「賽博朋克」式的角色扮演遊戲有著很大的影響力,像《闇影狂奔》(Shadowrun)及早期的電腦遊戲《網路奇兵》(System Shock)和《黑社會》(Syndicate)。在電影中2019年的洛杉磯,人口過度擁擠和多國人種在街道上出現的狀況,被主角戴克描述為一個「混雜日語、西班牙語和德語等…只要是你想的到都有混在裡面。」的虛構「城市語言」(Cityspeak),已經被很多賽博朋克類型的角色扮演遊戲使用。

而本片對於日本動漫畫作品的相關影響方面,如麻宮騎亞的漫畫《魔法陣都市》中大量引用了相關的情節與背景設定,高橋良輔在《裝甲騎兵》的評論音軌中也曾提及借用了城市的設定。而川尻善昭在《妖獸都市》中蜘蛛女垂死的一幕,更與本片中黛瑞·漢娜被哈里遜·福特所殺的運鏡極為相似。

版本[編輯]

本片共有六種版本,但眾所皆知的只有導演剪輯版及標準版: 1982年上映的國際原始剪輯版(標準版),比美國院線版包含更多的暴力畫面,在VHS和標準版LD(Criterion Collection Laserdisc)上發售。

  • 美國院線版(原始版(Original Version))或被稱為國內版(domestic cut)
  • 兩個毛片版本(workprint version)只在試映會播放,也曾在電影節播放;其中一版在1991年時未經史考特的承認便被當成導演剪輯版(Director's Cut)發佈。
  • 雷利·史考特承認的1992年導演剪輯版;因為未經授權的1991年版本而發行,是今天在DVD上發行的唯一官方版本。
  • 不敬的語言,而發行的版本。

院線版[編輯]

1982年美國及歐洲上映的院線版,給了一個「完美結局」(畫面並利用了史丹利·庫柏力克作品《鬼店》(The Shining)裡被剪除的片段),並在試映會觀眾反應影片難以理解後,在製作人要求下在後製時加上一段旁白。雖然旁白有數種不同版本,史考特跟哈里遜福特卻都不喜歡,並且拒絕將其加入影片中。有小道消息說,福特為了讓他們不要用旁白,而故意將旁白唸得很爛,但在最終版DVD花絮對福特的訪問中,他卻指出並不是這麼回事。IMDB. (2005)銀翼殺手豆知識

導演剪輯版[編輯]

在1990年,華納兄弟短暫的讓戲院放映一份七厘米的毛片拷貝帶,並以導演版的名義宣傳。然而雷利史考特公開否認毛片版是自己的作品,稱其剪輯得粗製濫造,也缺乏范吉利斯替影片所做的得獎配樂。爲了回應史考特對這件事的不滿(也有部份是因它在90年代早起再度掀起熱潮),華納兄弟決定重新剪輯一個確定的導演版,並在史考特的意思下預定在1992年發售。

他們僱用曾修復毛片版《銀翼殺手》,並爲他們做諮商的影片修復師麥克·艾瑞克(Michael Arick),與史考特一起帶領整個計畫。他首先跟曾任《銀翼殺手》助理編輯的萊斯海利在倫敦花了幾個月,將史考特想要變動的電影部份彙整成一份清單。他也從導演本人那裡得到許多建議和指示。艾瑞克對影片作了數段變更,大部分是較為次要的,包括重新插入接近片尾時,戴克在靠近他公寓穿堂上找尋蓋夫所摺的紙獨角獸片段。而大部分人認為對本片的觀感造成巨大差異的三個主要改變為:移除戴克帶有解釋性質的口白,重新安插獨角獸奔越森林的夢境畫面,以及刪除工作室強加的「美好結局」,包括一些跑片尾製作名單時的關連影像。

史考特曾抱怨過時間與金錢的限制還有拍《末路狂花》的負擔,讓他沒辦法將影片修到滿意的程度,雖然他在1992年重新發行之後稍感滿意,卻並未對導演剪輯版感到完全滿足。

特別剪輯版[編輯]

或許是他的抱怨起了作用,2000年中旬史考特被要求剪輯一個最終的確定版本,在2001年中旬剪輯工作完成。更改的部份包括將原本底片作數位化、重新處理特效,以及將音響以杜比數位五點一環繞聲道呈現。不同於1992年匆促發行的導演版,史考特本人在過程中全程監督。特別剪輯版DVD在2001年耶誕期間發售,原本有謠言說將會是一套三碟,包含完整國際院線版、1992年導演剪輯版及新添加刪除場景的版本,另外有額外的卡司陣容訪談,以及幕後花絮《在銀翼殺手的刃尖上》(On the Edge of Blade Runner)。

然而華納兄弟在與履約保證人(尤其是傑利·帕倫奇奧(Jerry Perenchio))發生法律糾紛無限期延後發行特別剪輯版後,當影片預算從2150萬超支到2800萬之時,華納兄弟將影片所有權割讓給履約保證人。在2005年這件法律糾紛仍然未解決。

最終剪輯版[編輯]

2007年12月16日,於北美地區率先推出了《銀翼殺手》的最終剪輯版DVD[6]

最終剪輯版最大的變化,是結局清晰的指出男主角瑞克戴克和女主角瑞秋一樣是人造人。該版本利用最新技術提高畫面品質和音效,特效經過修飾與重製,2019年的洛杉磯變得更為逼真。另外還找回當時的演員瓊安娜·卡西迪補拍臉部畫面後合成,以彌補當年她被福特開槍射殺的場景中,明顯看出是替身上陣的破綻。舊版本當中哈里遜·福特後製錄音對白與嘴型不合的部分,則找來福特的兒子班傑明(Benjamin Ford)跨刀,重製合成台詞的嘴型。

幕後紀錄[編輯]

  • 在2000年由諾伯斯蓋特有限公司為第四頻道(Channel 4)製作,安德魯·艾伯特(Andrew Abbott)執導,馬克·柯莫德(Mark Kermode)主持、編劇的特輯節目「在銀翼殺手的刀尖上」(On the Edge of Blade Runner,片長55分鐘),原本預定將收錄在2007年發行的最終剪輯版套裝DVD中,可惜最後因版權問題仍未實現。此節目中包括收錄了原作者狄克生前受訪珍貴的畫面,以及製作小組的訪談,內容包括史考特談論在創作過程中的細節及前製期的混亂。還有保羅·M·桑蒙與芬奇關於菲利普·狄克和他的原著《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的側寫分析。
除了哈里遜·福特跟西恩·楊以外的其他演員訪問也穿插其中,我們可從訪問中得知,在一個嚴格不妥協的導演指揮下,以及炎熱、潮濕甚或起霧的狀況下拍攝這部電影的辛苦。在這種情況下預算耗盡了,讓每個人都更有壓力。另外也有對一些拍攝地點的巡禮,最惹人注目的就是片中賽巴斯汀住處的取景地白普里大樓(Bradbury Building)和華納兄弟建造的2019年洛杉磯街道外景,跟雷利的灰暗版本看起來相當不同。
紀錄片中還詳述試映的後製作業編輯與變更(口白與美滿結局,刪掉賀登住院的場景)、特效、范吉利斯的音樂,還有在麥可·戴理及史考特因電影作業遭到抨擊,使投資人跟製片者升到最高點的不愉快關係。還有戴克是不是複製人的問題被提出。雖然曾經身為悽慘的票房毒藥,《銀翼殺手》卻在影片出租市場捲土重來,雷利的毛片版在1990年5月於洛杉磯「Fairfax」戲院試映時得到相當熱烈的迴響,讓華納兄弟要持有影片的麥克·艾瑞克(Michael Arick)重做一個導演版
  • 片長27分鐘的「震盪未來」(Future Shocks),是「Film 101」節目系列的其中一集,是由安大略電視台在2003年拍攝的較新紀錄片。其中訪問了執行製作人巴德·尤金(Bud Yorkin)與席德·米德(Syd Mead),也訪問了包括西恩·楊在內的演員,然而哈里遜·福特的訪問則依舊從缺。還有科幻小說作家羅伯特·J·梭爾(Robert J. Sawyer)的評論,以及整部紀錄片焦點的影評。奧墨斯代替福特參加這部影片,還有楊、沃許、卡西迪與桑德森敘述個人拍片期間的經驗。他們還敘述一個有關劇組人員拍攝雷利照片來製作T恤的故事。影片的各種版本被拿出來討論,還有《銀翼殺手》對未來的預言有多麼精確。

小說[編輯]

參考:小說與電影的差異性

在一個失敗作品之後,最初的電影腳本由漢普頓·芬奇(Hampton Fancher)於1980年選出。這個腳本是以菲利普·K·迪克的作品《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為基礎加以大幅度改編。然而芬奇的劇本較著重環境議題,而非小說中注重的人性與理念問題。當雷利·史考特接手本片後,他想要更改劇本,最後聘請了大衛·皮柏斯來接手芬奇不願意重寫的劇本。影片片名在寫作途中也更改好幾次,在定案為《銀翼殺手》之前,芬奇近期的草稿是以《危險日子》(Dangerous Days)來稱呼。而《銀翼殺手》實際上是經過允許後借用威廉·S·布洛斯(William S. Burroughs)對亞倫·E·諾斯(Alan E. Nourse)1974年的小說《銀翼殺手》的稱呼。

由於芬奇的劇本與小說的紛歧、電影拍攝前及拍攝中為數眾多的重寫,還有史考特從未完整讀過原著小說的事實,影片本身與原著相去甚遠。

最明顯的區別是原著中逃亡的不是人造人(現代已成功的試管嬰兒和發展中的複制人延長),而是外觀似人的機器人(仿生人),只是在最低限度地使用生物基因和組織,概念接近《魔鬼終結者》的終結者。改寫的原因明顯是原著中忽略了只需要把受測試對象照X光,而不需要問話就可以分別人真人和仿生人的錯誤。相對下而電影強調人造人是因為沒有在足夠在人類社會經驗,而會在問話時被識破,代表了人之所以是人不只是生物學的存在也是社會的存在,而本片也引出在真實世界同樣未有足夠社會經驗的兒童的權利問題。

改寫招致許多批評,而儘管《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曾以《銀翼殺手》為小說標題再版,企圖要刺激買氣,支持者仍將其視爲兩部不同的獨立作品。有些小說的主題被忽略或完全被移除。包括人口的生殖能力、不孕症宗教大眾媒體的相關議題,還有狄克對於自己是否是人類的懷疑,以及真實與人造的情感寵物的對比。

在菲利普於1982年過世前,影片製作人放映了一些粗略剪輯的鏡頭讓他試看。雖然電影與他的原著有著巨大出入,而且眾所皆知他對好萊塢的懷疑規則,但他在看完後卻對影片變得非常的有熱忱。甚至預言道:「這將會改變我們對電影的看法。」

系列作品[編輯]

菲利普·狄克的友人K. W. Jeter撰寫了Rick Deckard後續的故事,發行了三本官方承認的「銀翼殺手」小說續集,企圖融合《銀翼殺手》與《仿生人是否夢見電子羊?》的諸多差異。然而小說《銀翼殺手第2集》與影片極不連貫,差異包括了死去角色的復活與大自然環境的修復。導致這本小說比起續集來更像是在平行宇宙發生的事情。

  • Blade Runner 2: The Edge of Human (1995)
  • Blade Runner 3: Replicant Night (1996)
  • Blade Runner 4: Eye and Talon (2000)

大衛·皮柏斯(David Peoples)這位「銀翼殺手」的共同編劇與創作1998年電影《兵人》的劇作家,曾說過「兵人」是以成為「銀翼殺手」周邊系列為目的創作。「兵人」的故事發生在同一個世界中,然而本片是屬於非官方版本的周邊作品,因為它從未被擁有影片《銀翼殺手》所有權與其世界版權的合夥人正式承認過。

雖然不是正式的「銀翼殺手系列」的一員,許多影迷仍注意到1999年的電視影集Total Recall 2070與《銀翼殺手》的相似性。許多人將其列入銀翼殺手系列,或者至少是與同一個世界的產物。這並不是毫無根據,因為「Total Recall 2070」的概念是基於菲利普·狄克的兩個作品:「We Can Remember It for You Wholesale」(電影《魔鬼總動員》原著)及《生化人是否夢見電子羊?》,正是《銀翼殺手》的原著而來。

遊戲及漫畫[編輯]

  • 銀翼殺手衍生了兩款電腦遊戲。第一款為「CRL Group PLC」設計,在舊型電腦平台Commodore 64和ZX Spectrum上執行。另一款是美國Westwood Studios公司在個人電腦平台所設計的動作冒險遊戲《銀翼殺手》,加入電影裡沒有的新角色和新劇情,並結合電影的聲優及場景。劇情設定是與電影同時進行的,玩家必須扮演另一個與戴克同樣職業,但從未見過面的複製人殺手(replicant-hunter)。遊戲有多線劇情,此外每個非玩家控制角色(non player characters, NPC)都擁有自己獨立的AI。令人遺憾的是為了這款遊戲所開發的獨特3D引擎,在遊戲上市後這技術卻被超越了,使得遊戲的賣點大減。
  • 銀翼殺手原創棋盤遊戲1982年在加州被設計出來,這是個很類似《蘇格蘭特警》(Scotland Yard)的桌上型遊戲。
  • 另一部銀翼殺手相關漫畫是《人型反照》(Albedo Anthropomorphics),由史提夫·蓋勒希(Steve Gallacci)執筆。他創造了原型人造人Bad Rubber(Nubmer 0),用來諷刺電影銀翼殺手裡的擬人化複製人。電影主角戴克在這部漫畫裡面叫做Rick Duckard,是一隻鴨子。

詛咒[編輯]

電影上映後,傳出很多關於《銀翼殺手》的小道消息,使得越來越多人相信銀翼殺手是個商業詛咒 Curse 。不少在電影裡有置入性行銷或是跟電影周邊有關,在市場及產業居領導地位的公司,都歷經了至今難以生存的災難性挫敗,:

  • 當年位居電視遊樂器領導地位的英格寶遊戲公司(Atari),在隔年(1983)電視遊戲低潮期時,在產業裡一蹶不振。到了90年代除了在遊戲目錄背面看到英格寶公司的商標外,實際上的公司已經無法運作下去,名存實亡。
  • 同年壟斷美國電話通訊的貝爾系統(Bell System)遭到解體,僅保留其研究實驗室、長途電信與設備製造之業務,原先的22個貝爾公司則被整合(或更名)成七個獨立的地區性貝爾電話公司,此七家公司只准在其營業區內經營市話業務。
  • 泛美航空103號航班遭到恐怖攻擊(Pan Am Flight 103,又稱為洛克比空難),死難者家屬向泛美索取賠償,泛美航空在同年破產。
  • Cuisinar公司在1989年因在類似狀況破產。
  • 1985年推出新口味New Coke的可口可樂公司,損失了數百萬美金,但事件後繼續屹立不倒。

其他[編輯]

Google的移動作業系統Android和Google的自有手機品牌Google Nexus的名稱出典均來自此電影及其小說原作。

參考資料[編輯]

  1. ^ 余綺平. 3.《2020》. 文匯報. 2010-02-12 [2010-07-21]. 
  2. ^ 2019: Off-World Archives. Scribble.com. [2012-05-23]. 
  3. ^ Jenkins, Mary. (1997) The Dystopian World of Blade Runner: An Ecofeminist Perspective
  4. ^ 4.0 4.1 Blade Runner – FAQ. Faqs.org. [2012-05-23]. 
  5. ^ Kerman, Judith. (1991) Retrofitting Blade Runner: Issues in Ridley Scott's "Blade Runner" and Philip K. Dick's "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 ISBN 978-0-87972-510-5
  6. ^ John Howell. What's new in Blade Runner: The Final Cut?. SFFMedia. 09 December 2007 [2007-12-11]. 

相關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