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崎市原子彈爆炸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長崎市原子彈爆炸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的一部分
Nagasakibomb.jpg
長崎蘑菇雲
日期: 1945年8月9日
地點: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長崎縣長崎市
結果: 美國獲勝
參戰方
Flag of Japan.svg 大日本帝國  美國
指揮官和領導者
斯維尼少校
喬治·W·馬魁特上尉
查理·F·麥禮上尉
弗雷德利·C·博柯上尉
傑姆斯·I·霍普健少校
勒夫·R·泰綸中校
兵力
六架B-29轟炸機
「大藝術家」
「艾諾拉·蓋」
「喧龍」
「大刺針」
「滿堂紅」
「大貨櫃」
傷亡與損失
約14萬人死亡或留下永久性傷害

長崎市原子彈爆炸二次大戰末期由美軍日本長崎市所發起的一次核攻擊,發生於1945年(昭和20年)8月9日日本當地時間上午11時02分(UTC+9)[1],亦是人類歷史上第二次於戰爭中使用核武器(第一次為8月6日對廣島市核攻擊),投下的原子彈是屬於Mk-3型且名為「胖子」的原子彈。當時的長崎市人口有24萬,戰後估計死者約達14.9萬人,而建築物大約36%受到全面燒燬或破壞[2]

對打算在本土繼續作戰的日本投下原子彈,在戰略方面意義重大。在長崎市發動核攻擊的目的是利用核子武器威懾日本,打擊日本軍方的作戰意願,但發動核攻擊的實際動機和理由仍有爭議。日本在被核武器第二次攻擊的6天後1945年8月15日正式宣布無條件投降

如果是將長崎縣長崎市的「長崎」以片假名寫成「ナガサキNagasaki)」的情況,通常是在描述長崎市原子彈爆炸的事件。

背景[編輯]

位於長崎原爆點下方的「原爆落下中心地碑」。右側為浦上天主堂遭到原爆後殘跡搬移而來的「舊浦上天主堂遺壁」。

廣島遭受到核攻擊後,日本政府仍然拒絕同意波茨坦公告,雖然盟軍當局考慮了日本拒絕投降的可能性,進而制定了一個全面進攻日本本土的沒落行動。但自雷伊泰灣海戰後盟軍體會到神風特攻隊玉碎精神的可怕,並預測登陸日本本土的作戰將會是漫長且傷亡慘重的行動,因此盟軍最高當局認為有必要再作第二次核攻擊以摧毀日軍抵抗的決心。

核子空襲經過[編輯]

從天寧島到小倉市上空[編輯]

輔助美軍在8月6日進行廣島市原子彈爆炸作戰的偵察機B-29「大藝術家」(Great Artist)駕駛者查理·W·斯維尼少校在回到天寧島的晚上接到來自部隊司令-即是投下小男孩原子彈,造成廣島市原子彈爆炸的B-29「艾諾拉·蓋」(Enola Gay)機長保羅·提貝玆上校的命令:再次指揮第二次的核攻擊作戰計劃。目標都已指明,首要目標是小倉市,而次要目標為長崎市(即小倉市為優先目標,若因其他因素無法攻擊,則轉向長崎市)。

當時所接受的指定戰術是等待一架氣象偵測機歸隊,然後再派出三架無護航的B-29侵襲都市的上空,與廣島市原子彈爆炸時所採用的戰術相同。斯維尼少校因為意識到日軍可能會得知自己的襲擊計劃而感到擔憂。[3]

這一次作戰計劃共有六架戰機參戰。

  1. 小倉市方面有由喬治·W·馬魁特(George W. Marquardt)上尉所駕駛的氣象偵測機B-29「艾諾拉·蓋」;
  2. 長崎市方面有由查理·F·麥禮(Charles F. McKnight)上尉所駕駛的氣象偵測機B-29「喧龍」;
  3. 而測量機則是由弗雷德利·C·博柯(Frederick C. Bock)上尉所駕駛的B-29「大藝術家」;
  4. 攝影用機就是由傑姆斯·I·霍普健(James I. Hopkins)少校所駕駛的B-29「大刺針」(Big Sting);
  5. 而預備用機則是由勒夫·R·泰綸(Ralph R. Taylor)中校所駕駛的B-29「滿堂紅」(Fullhouse);
  6. 剩下的就是作戰飛機B-29「大貨櫃」(Bockscar)。

斯維尼少校所搭乘的飛機通常就是B-29「大藝術家」,而這架機在廣島一役搭載了觀測專用的器材。為了省卻將器材運送至另外的飛機而特意拆除「大藝術家」的裝備的時間,斯維尼少校就提出與博柯上尉交換機體的建議,於是B-29「大貨櫃」就成為了此役主事空襲的炸彈空投專用機。

但是,機體的暱稱在這次攻擊的時候沒有描上機身編號,所以惟一獲得作戰過後的採訪權的紐約時報記者威廉·羅倫斯在不知道斯維尼少校的機體交換建議的情況之下寫出「炸彈空投機體是斯維尼少校所駕駛的B-29『大藝術家號』」一稿,這件事的因果就在戰後傳開了[4]

除了駕駛B-29「大貨櫃」的斯維尼少校與十名乘務員以外,還有雷達監視員傑伊克·比撒中尉,負責原子彈方面的弗雷德利·艾修華斯海軍中校、菲臘·班茲中尉以及另外三名軍官。

B-29「大貨櫃」在出擊之前在後部的炸彈庫的後備燃料庫出現幫浦故障,不能使用2000升的燃料。而斯維尼少校鑑於修理的過程會對作戰造成延誤,而且,以當時的機體狀態而言,他預料B-29「大貨櫃」以此狀態仍然能夠支持本身完成任務並回程,所以他在未經修理的情況下在日本時間8月9日上午2時45分離開提尼安島,開始作戰。

首先到達小倉市的「艾諾拉·蓋」等待有薄霧的小倉市放晴,而到達長崎市的「喧龍」看著薄霧變濃。據報告,雲霧覆蓋了兩城約20%的上空。

經過硫黃島的上空,於上午7時45分到達屋久島上空的會合地點,斯維尼少校雖然成功與測量機體B-29「大藝術家」會合,但是攝影用機體B-29「大刺針」因為錯誤地升上12000公尺的高空,所以偏離了隊伍,無從會合[5]。40分鐘之後,斯維尼少校在不得已的情況下與其餘的機體編隊繼續作戰。

在上午9時40分,他們開始由大分縣姬島進行高空轟炸,直至到達小倉市原定的炸彈空投目標。他們在上午9時44分到達炸彈空投目標——小倉陸軍軍營上空。但是高空轟炸人員迦米特·毗漢陸軍上尉無從循目視確認目標位置[6]。後來他們試圖利用較短的路徑再次尋找機會,他們最後耗用了45分鐘,失敗了三次。

在他們轟炸小倉市三度失敗之後,機體燃料所剩無幾,而B-29「大貨櫃」未經修理的燃料系統在後備燃料的替補方面出現異常。而且,當時小倉市的天氣每況愈下,日軍的高射砲正在對準他們進行激烈的對空攻擊,再者,他們確認了日軍緊急派出了十架零式戰機應戰。於是,他們在上午10時30分將目標轉向次要目標——長崎市,並離開了小倉市的上空。

長崎市上空[編輯]

到達長崎市的氣象偵測機B-29「喧龍」開始向總部報告:「長崎市的高空天氣晴朗,但是雲霧開始慢慢增加。」再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長崎市的上空也被濃密的雲遮掩住。

B-29「大貨櫃」在離開小倉市的20分鐘之後,開始往長崎縣的上空侵襲,在上午10時50分許,B-29「大貨櫃」接近長崎市上空的時候,80%到90%的積雲覆蓋了1800公尺至2400公尺的高空[7]

他們採用了輔助性質的AN/APQ-7雷達,並嘗試循西北方接近他們原定的瞄準目標——長崎市內城區中心上空。斯維尼少校打算在這種不能進行目視轟炸的情況之下在太平洋將原子彈投放,而兵器組的艾修華斯海軍中校督促過斯維尼少校必須「利用雷達系統進行轟炸」[8]

斯維尼少校打算違反命令,單靠雷達系統瞄準並進行轟炸而將瞄準的目標偏向原定目標的北方的時候,他們開始可以循著雲隙窺探得到長崎市的街道。高空轟炸人員毗漢陸軍上尉於是大聲叫喊。

我們看到街道了! 發現攻擊目標!在雲隙之中找到次要目標了!

斯維尼少校將自動控制機體移動的任務交給毗漢上尉,他們隨機選定了以工業區作為瞄準目標,在9000公尺的高空將Mk-3型的原子彈胖子用手動操作投下。胖子沿著假想的拋物線落下,在大約1分鐘之後(即是上午11時02分),在距離長崎市內城區中心三千公尺的別墅網球場(松山町171區)503公尺的高空爆炸[9]

當初原定的目標是在內城區中心的中島川常盤橋,如果原子彈照原定目標爆炸的話,在史實上爆炸的中心地區就在原定受害區域的較北端。


B-29「大貨櫃」在投下原子彈之後為了避開衝擊波而向東北方轉向155度並俯衝,從投彈到爆炸之間的一段時間,測量機體B-29「大藝術家」將三個測量氣壓、氣溫等的無線電高空測候器連降落傘投下來了[10]。這些無線電高空測候器在原子彈爆炸之後,向東飄落,在大約正午時分在戶石村(距離爆炸中心區11.6公里)、田結村(距離爆炸中心區12.5公里)以及江之浦村(距離爆炸中心區13.3公里)降落著地[11]。這些無線電高空測候器收藏著廣島原爆計劃與美軍同行的物理學家路易斯·阿爾瓦雷茨想交給在當時身在東京帝國大學並在當地任教的舊友——物理學家嵯峨根遼吉的信紙,大概內容是阿爾瓦雷茨想讓清楚原子彈破壞力的嵯峨根勸諫日本政府向盟軍投降。[12]

B-29「大貨櫃」與B-29「大藝術家」在長崎市的上空盤旋並確認長崎市的受害狀況,並向天寧島的基地傳送關於這一次核攻擊的報告。

在視野範圍之內成功轟炸長崎市。當地沒有派出戰機作出防禦,更加沒有針對航空隊的防空炮火。結果可以說是面臨「技術上的成功」,不過根據其他的要素,我們必須在作出下一次行動之前作出會議。在長崎市的轟炸在表面上的效果與在廣島市的一樣,鑑於炸彈空投機體出現故障,我們有前往沖繩的必要,因為剩餘的燃料只容許我們在沖繩停泊。[13]


在這段時間的原子彈爆炸的始末就被記錄成16mm彩色膠卷的3分鐘50秒長的影像。在這段影像所出現的是在爆炸的一刻清楚地見到火球自蘑菇雲之上噴出。而記錄了廣島市發生的原子彈爆炸的影像因為膠卷沖洗方面的失敗並沒有保存下來。所以這篇長崎市原子彈爆炸的影像就成為了現存惟一可以播放的描述實戰原子彈爆炸的影像。而這篇影像在1980年被日本接收,到現在影像還可以在電視節目之中使用。

返回天寧島基地覆命[編輯]

B-29「大貨櫃」在完成任務並離開長崎市上空的時候還剩下大約1000公升的燃料,斯維尼少校經過計算得出,他不能夠自沖繩飛行80-120公里的航程。斯維尼少校將引擎關掉,以一面轉彎一面降落的方法節省燃料,於下午2時在沖繩縣讀谷機場緊急著陸[14],據說在他著陸後戰機只剩下26公升的燃料。在著陸後,他與空襲東京而馳名的美國第八陸軍司令吉米·杜立德中將展開會談。B-29「大貨櫃」與B-29「大藝術家」完成燃料補給、裝備整理後,於下午5時離開沖繩,最後在下午11時06分成功返回天寧島的基地覆命。

長崎市原子彈爆炸的破壞力[編輯]

造成長崎市原子彈爆炸的胖子原子彈是使用了-239的原子彈。

有別於造成廣島市原子彈爆炸的小男孩原子彈,這一類型的鈽原子彈是使用了內爆式起爆。

胖子原子彈的破壞力若果換算成TNT炸藥的尺度,則可以造成22000TNT炸藥的等量破壞。而使用了-235的小男孩原子彈就可以造成15000TNT炸藥所能夠造成的破壞,換言之,胖子原子彈的破壞力大約是小男孩原子彈的1.5倍。

因為長崎市四面環山,再加上投彈位置離市中心較遠,所以受害程度得以減輕。如果長崎市四面都是平原,長崎市所受到的破壞將會不計其數[15]

長崎原子彈製作背景[編輯]

廣島和長崎是目前全世界唯二被核爆的城市

胖子原子彈使用到在自然界之中極微量而通常不會在自然界之中存在的鈽-239

但是原子彈的核裂變反應與原子彈所作出的不盡相同,所以鈽原子彈的構造將會與鈾原子彈的構造完全不同。

因此,鈽原子彈的開發就與使用到鈾的廣島小男孩原子彈的開發歷程將會出現徹底的差異。

冥王星命名的超鈾元素:鈽[編輯]

在進行鈾原子核(第92號元素)的核裂變實驗的時候,就開始傳出「第93號元素與第94號元素都會存在」的預言。然後就有美國的物理學家在1940年成功發現了第93號元素——。然後,在翌年2月就有柏克萊加州大學格倫·西奧多·西博格成功發現了第94號元素——鈽。

而與此同時,自1939年9月,在歐洲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而如火如荼,而物理學家利奧·西拉德則往美國亡命,為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總統送上歷史性的原子彈開發建議書。

最後,以鈽作為原子彈等核子武器的原料一事迅速得到國際關注。

根據1940年3月的《費里茲-毗艾爾備忘錄》(Frisch-Peierls memorandum),實際的原子彈製作就被表明,核裂變過程所得的能源方面就即將成為軍事研究的範疇之一。

鈽原子的生產[編輯]

鈽是在自然界之中極微量而通常不會在自然界之中存在的超鈾元素的一種。而緊接著鈽原子彈製作計劃而來的步驟就是生產鈽原子:首先使鈾-238吸收中子,然後使新產生的鈾-239進行兩次β衰變,就可以生產出鈽-239。而這個過程相對而言比較有效率。

受害情形[編輯]

爆炸前的長崎市浦上區
爆炸後的長崎市浦上區
被破壞的浦上天主堂
被夷成荒野的浦上天主堂區域
被破壞的廟宇、佛像(原爆投下6週後1945年9月24日攝)
全身灼傷的14歲少女

原子彈在浦上地區的中央爆炸,在本區造成嚴重的毀滅。幸而長崎的中心區域,由於與爆炸中心相距約三公里,且尚有金毘羅山等眾多的山脈遮蔽,因此除了不受遮蔽的灣岸地區以外,受損較輕微。其中也有在廣島核爆受難的民眾,被疏散到長崎依親而難逃此劫;或是因出差等原因造訪廣島而受難的民眾,原來在長崎的家也因核彈遭殃等等,所謂「雙重受難」特別不幸的事例,例如山口彊(1916-2010)。

浦上地區被轟炸的慘狀,與廣島市不相上下。爆炸當時正在浦上天主堂舉行彌撒的神父與信徒們,由於爆炸所伴隨的熱線,以及隨之而來塌陷崩解的瓦礫,所有人當場死亡。在長崎醫科大學裡,看病及住院的病患與醫護人員們,大部份都當場死亡。在長崎市內收容戰俘的設施中,據說也造成了聯軍士兵(主要是英軍荷軍)大量的傷亡。

救援行動[編輯]

爆後的倖存者

在藥品與醫療器材不足的情形下,倖存下來的醫生及護理人員展開救援行動。原爆對事前制訂的醫療救護體製造成嚴重打擊,因而無法對傷者進行有效的緊急處理。在這種混亂的情形下,日本國鐵的四輛救護列車在爆炸3小時後,接近仍是熊熊大火的爆炸中心,將許多的傷患送往沿線各醫院。傍晚時分,附近的醫院組織救護隊前往救援,長崎縣所屬的警防團也在夜間組織救護隊前往進行救援活動,並請求當地及附近其他縣的警察派遣救難隊。

長崎原爆的遺跡、紀念碑、場所[編輯]

相關作品[編輯]

小說[編輯]

  • 井上光晴『地の群れ』1963
  • 後藤みな子『刻を曳く』1971
  • 佐多稲子『樹影』1972
  • 林京子『祭りの場』1975
  • 林京子『ギヤマンビードロ』1977
  • カズオ・イシグロ『遠い山なみの光』1982
  • 井上光晴『明日 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長崎』1982
  • 林京子『やすらかに今はねむり給え』1990
  • 林京子『長い時間をかけた人間の経験』1999
  • 青來有一『聖水』2000
  • 鹿島田真希『六〇〇〇度の愛』2005
  • 田口ランディ『被爆のマリア』2006

戲曲[編輯]

詩集[編輯]

  • 山田かん『山田かん詩集』など
  • 詩・福田須磨子、下田秀枝、筒井茅乃、香月クニ子、朗読 吉永小百合『第二楽章 長崎から』1999

歌集・句集[編輯]

隨筆・手記[編輯]

電影[編輯]

電視劇[編輯]

創作能[編輯]

參見[編輯]

腳註[編輯]

  1. ^ 據美軍記錄,發動襲擊的時間是於上午10時58分。
  2. ^ 《原子彈爆炸死難者名冊》(原爆死没者名簿)於2009年所記載的死難者人數為149,266人
  3. ^ 根據當時的長崎縣知事長野若松表示(長崎市編《長崎原爆傳》(ナガサキは語りつぐ)40頁),在8月8日晚上警員開會的時候,長崎是幾乎沒有瑕疵出現的。根據兩日之間的變化得出一個肯定的結論:在長崎投下的炸彈與造成廣島市原子彈爆炸的炸彈屬同一類。一般都被認為是在緊接在翌日九時之前針對氣象偵測機「喧龍」(Ragging Dragon)所發出的空襲警報之後的兩架戰機,於核子空襲發生之前的10時53分視察受到確知,就正如斯維尼少校所擔憂的一樣,長崎市原子彈爆炸與廣島市原子彈空襲計劃的相同之處被日軍找出來了。雖然如此,斯維尼少校的優勢仍然沒有消失,有實效的戰略計劃仍然未因此而被腰斬。
  4. ^ 後來羅倫斯就因為藉傳媒渠道記述了核子空襲的計劃,於1946年被授予普利茲獎殊榮。
  5. ^ 斯維尼少校的著作《我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私はヒロシマ、ナガサキに原爆を投下した)表示,霍普健少校所駕駛的B-29「大刺針」偏離隊伍,無從會合是因為霍普健少校拒絕了作戰之前的洽商從而造成了失誤。而在他偏離隊伍的時候,曾經向天寧島的基地發出了一句訊號:「阻止得到斯維尼少校嗎?」,而提尼安的基地所收到的訊號就是「阻止得到斯維尼少校」,所以天寧島的基地認為霍普健少校是示意作戰計劃暫停,並返回隊伍的意思。
  6. ^ 軍方曾經鄭重命令過他們要以目視確認目標位置,在前一天美軍曾經轟炸距離小倉市七千米的福岡縣八幡市,而殘餘的煙霧妨礙了他們的視線。
  7. ^ 《我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242頁
  8. ^ 雷達監視員比撒中尉都知道艾修華斯海軍中校給予過「利用雷達系統進行轟炸」的命令。而另一方面,斯維尼少校記得「利用雷達系統瞄準並進行轟炸」的決定是斯維尼少校本身提議出來的,而艾修華斯中校就回應道:「我不明白,對於轟炸的準確性,你有沒有信心?」斯維尼少校遂答道:「不論此役成敗,我一定會承擔起全數的責任。」
  9. ^ 1976年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的喬治·D·卡亞作出了檢討所得出的數據,有10公尺的誤差。
  10. ^ 當地有很多市民目擊他們將無線電高空測候器投下來,在戰後,市民開始懷疑他們有考慮將核彈連降落傘投下。
  11. ^ 這些無線電高空測候器有後來在諫早市被回收的資料,它們後來被送交到諫早市海軍士官宿舍。
  12. ^ 這封信後來在戰爭結束之後的1945年9月落入嵯峨根博士的手上。請參照下述畫像:
  13. ^ 引用長崎市編《長崎原爆傳》岩波書店 1995年版 91頁
  14. ^ 有說著陸的地點是在伊江機場,在斯維尼少校的著作表示,他是跟隨著讀谷管制塔的指示在機場著陸的。-查理·W·斯維尼著 黑田剛譯《我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私はヒロシマ、ナガサキに原爆を投下した)原書房 2000年版 249頁
  15. ^ 從1945年7月16日在美國新墨西哥州進行了世界上首次核試驗,以及1946年在馬紹爾群島比基尼環礁進行的核試驗結果可見,原子彈爆炸的破壞力極巨,如果原子彈在東京的市中心爆炸,都有足以破壞山手線的破壞力。因此,假設美軍在現在使用胖子原子彈攻擊白晝的東京市中心,死者估計將會超過100萬人。

參考文獻[編輯]

  • 長崎市編 長崎國際文化會館監修 『ナガサキは語りつぐ 長崎原爆戦災誌』岩波書店 1995年
  • チャールズ・W・スウィーニー 黒田剛訳『私はヒロシマ、ナガサキに原爆を投下した』原書房 2000年

外部連結[編輯]

相關報導[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