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族 (中國)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重定向自門閥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士族,又稱高門門戶門地門第門望膏腴膏粱甲族華儕貴游勢族勢家貴勢世家世胄門胄金張世族世族著姓右姓門閥閥閱名族高族高門大族士流[1],是中國古代自東漢至唐末五代的一個社會群體,是一種貴族化的官僚。

典故[編輯]

第」,指直接面向大街開的院門,這是古代身份地位高尚的標誌。門第最早指的是住宅,後指家族背景、地位貴賤。

而閥閱一詞則最早見於《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德立宗廟社稷曰勛,以言曰勞,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積日曰閱」。這些有功的大臣以及他們的後裔為了彰顯自己的業績,所以在大門兩側豎立兩根柱子,左邊的叫「閥」,右邊的叫「閱」。閥閱指家族功績、官曆等。

這些身份地高位顯的功臣,其權勢往往不止一代,他們的後世子孫也在這種庇蔭之下,通過各種途徑,擔任朝廷的要職,形成家族姓氏勢力。於是,人們稱呼這樣的家族為門閥。一些朝代甚至以法律的形式,明文規定了門閥所享有的特權,這就成為了門閥制度。

世族和貴族的定義和標準有分別的,雖然有重覆之處,但貴族是以正式的爵位頭銜固定,由國家政權所冊立的,可以因為政權迭更或受封者犯罪或不得勢而被褫奪。[原創研究?]

特徵[編輯]

士族往往擁有大量土地,宗族位於廣大農村,在地方上擁有勢力,進而參與國家政事,擁有中央權力。地方有事時,士族藉助其中央權力,維護其宗族勢力。中央有政變時,士族在地方的宗族與地主身份仍延續不絕。[2]

漢代[編輯]

士族階級的形成,最早可追溯至漢代

漢武帝獨尊儒術以來,無論是朝廷徵辟,或是郡國察舉,大多以贍富經學者為上選;但由於經學教授不易,經學大師常將其獨特見解傳與子弟,經由歷代傳授,累世經學往往造成累世公卿,士族的雛形已逐漸浮現。

門閥觀念於東漢時期萌芽,朝廷以經學取士,學者皆以經學傳授子孫,以便入朝為官,隨著經學這門學問代代相傳,也逐漸形成了名門望族,如袁紹袁術所在的汝南袁氏,四代人中竟有五人位居三公之位,號稱「四世三公」,楊修所在的弘農楊氏也是如此。另一家平輿許氏則是三世三公。

東漢末期,戰爭不斷,許多豪強、士紳家族,也逐漸崛起,成為地方上重要的勢力,也是士族的來源之一。

董卓之亂後,擁兵自重的州郡脫離朝廷中央獨立,士族豪強亦紛紛聚眾起事自保,形成地方上的割據勢力,甚至自命為「諸侯」。

三國[編輯]

董卓亂後,地方割據。雖然曹操因自己出身官宦家族,與唯才是舉的政略需要,曾試圖大大削弱門第的影響力,不以人才的出身決定其職務;但曹操之子曹丕繼位後,接受了九品中正制的提議,反而大大加強了士族對於官職的壟斷。而東吳之所以能夠與曹魏長期抗衡,亦與獲得江東地區的士族的合作有關。相反蜀漢由於實行依法治國,以至於長期得不到巴蜀地區士族的支持,後期出現人才匱乏,成為三國中最早滅亡的政權

漢末以來的社會動盪,使人才流徙,無法進行察舉,所以曹丕採用陳群等的建議,創制九品中正制(又稱九品官人法),以選拔官吏,擴大政權基礎。其辦法是,在朝廷選擇賢能與有識鑒的官員,擔任其本的中正官,由中正官負責查訪散居各地的同籍貫的人事。

中正官是依據是人的族譜家世、德性、才能評定人才優劣,定為九品,據以作任官的標準。九品中政治初行時,尚能秉持曹操用人「唯才是舉」的原則,不分門第高卑。但逐漸因中正官多由高門子弟擔任,他們在評選時不免偏私,所以制度到後來,中正官被門閥把持,只推選門閥子弟,加速士族階級發展,造成「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的現象,遂形成嚴格的姓氏等級制度,許多世家大族因而產生。

晉朝[編輯]

西晉沿用九品中正制,門閥士族勢力繼續發展。至於東晉,門閥士族在政治上居主導地位。

兩晉政權與門閥的結合[編輯]

司馬懿家族乃出身世族河內司馬氏,故常維護士族之利益。門第愈高,官職愈高。永嘉之亂五胡亂華後,東晉司馬氏定鼎金陵,在江南立國時,有賴於士族門閥之支持,更受朝廷之重視。

永嘉之亂後的世士族階級[編輯]

南方士族[編輯]

一開始,江南最具權威的是,義興周氏吳興沈氏,號稱江東二豪,甚至有所謂「江東之豪,莫強周、沈」的說法。但後來,周氏沈氏與東晉官方關係交惡,涉入了政治風波,逐漸被吳四姓超過。

大體來說,吳姓地位被僑姓壓抑,略次一等,且兩者之間的芥蒂甚深。即使同為僑姓士族又有渡江早晚之分。例如:東晉之初,吳郡的人以上國自居,常稱南下的北方人為「荒傖」、「傖父」等,意為出於邊鄙地區的粗野之人。而劉宋以後,渡江較早的北人反而以「荒傖」來稱呼晚到的北人。

梁武帝末年,侯景曾請婚於琅琊王氏陳郡謝氏兩家遭辱而生怨隙,當侯景南下攻陷金陵之後,旋即大肆殺掠門閥士族。僑姓士族除蘭陵蕭氏以外,在侯景之亂後,已經不再興盛。

北方士族[編輯]

虜姓:北魏孝文帝推行漢化政策,命令鮮卑人說漢語、改漢姓,以洛陽所在河南郡為郡望,河南元氏河南長孫氏河南宇文氏河南于氏河南陸氏河南源氏河南竇氏等貴族為首,號稱「虜姓」,由鮮卑貴族,搖身一變為漢姓的士族。

郡姓:隨著北魏政權的分裂,郡姓分裂成兩支:一支為經東魏北齊,仍然保持漢代經學、重儒術的傳統,叫做山東郡姓,以太原王氏范陽盧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隴西李氏趙郡李氏滎陽鄭氏為大姓。在唐朝,此七族合稱七姓十家

另一支是經西魏北周,再由,在宇文氏的以關中文化為本位政策下,漸趨胡人化的士族,就是所謂關中郡姓,以京兆韋氏河東裴氏河東柳氏河東薛氏弘農楊氏京兆杜氏為大姓。

宇文泰在西魏,為了與高歡抗衡,在蘇綽等人的幫助下,更改西遷地區的山東士族的籍貫為關內郡望,以府兵制為基礎,建立起一個較為胡人化的,兼容鮮卑貴族漢人士族的統治集團,也就是著名歷史學家陳寅恪提出的關隴集團

隋唐[編輯]

魏晉以來的中國政權,幾乎都為士族所操控。由於隋唐政權有賴關中士族支持擁載,且山東士族仍保有數百年的重閥閱、講經學之傳統,所以依舊享有優越政治及社會地位。

隋唐以來都有君主致力於削弱門閥,這些長存數百年的山東士族的社會經濟地位仍十分優越。但是他們對朝代的建立有功勞,所以君主是用溫和的政策改革削弱士族,將其逐漸排除。

隋文帝任內,廢除九品官人法,改行科舉取士,目的是擇取人才,削弱門閥任官系統。可惜隋朝國祚甚短,到唐初,科舉並不發達。

唐太宗指示以當時大臣品位高低訂定等級,重新判定《氏族志》。結果改定唐朝皇族宗室李氏為第一等,其次是皇后外戚長孫氏,民間聲望最高的山東士族崔氏被降為第三等。

武后為對抗掌握政權的唐宗室、大臣,在科舉制度中提昇進士科的地位,使科舉制度更加完備。因進士科難考,而有「三十老明經,五十少進士」的說法,所以進士科逐漸受到重視。

這意謂著士族在歷代所享有的優勢,也就是對於經學的優渥學識,隨著科舉制度進士科的流行,受到挑戰,而主攻明經科的士族影響逐漸衰微。所以唐代出現了由明經科的李黨,也就是山東士族官員,與牛黨進士科新銳形成的牛李黨爭

北方門閥,在經過了長期的門第觀念影響下,民間仍存有「門當戶對」這種不同門第,不互相通婚的風氣。例如《新唐書杜兼傳》記載,唐文宗欲以公主下嫁士族時,猶感慨地說:「民間脩婚姻,不計官品,而上閥閱。我家二百年天子,顧不及崔、盧耶!」。這種風氣一直持續整個唐朝,到了黃巢之亂才因破壞而快速消滅。

在唐末的黃巢之亂中,造成大量士族人士的傷亡,再者,於唐景宗哀皇帝末年,朱溫投當朝公卿三十餘人於黃河中,清河崔氏、河東裴氏、蘭陵蕭氏、京兆韋杜皆遇害,當時武夫李振在朱溫側,說道:「此輩自稱清流,今投入黃河,永為濁流!」而朱溫則笑著點頭。史稱白馬之禍。富饒的家園與產業也慘遭破壞,而北方士族引以為傲的貫冊族譜也流失,士族衰落,最終與庶民再無區別,士族的地位由地主紳士階級取代。

注釋[編輯]

  1. ^ 毛漢光 《中國中古社會史論》 141頁
  2. ^ 陳啟雲:《中國古代思想文化的歷史論析》(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2001),〈中國中古「士族政治」的問題〉,頁325-326。

參考書目[編輯]

  • 余英時:《士與中國文化》(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
  • 唐長孺:《魏晉南北朝史論拾遺》(北京:中華書局,1983)。
  • 毛漢光:《中國中古社會史論》(台北:聯經出版事業公司,1988)。
  • 李浩:《唐代三大地域文學士族研究》(北京:中華書局,2008)。
  • 谷川道雄著,李濟滄等譯:《隋唐帝國形成史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
  • 川勝義雄著,徐谷梵等譯:《六朝貴族制社會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
  • 宮崎市定著,韓昇等譯:《九品官人法研究:科舉前史》(北京:中華書局,2008)。
  • Patricia B. Ebrey著,范兆飛譯:《早期中華帝國的貴族家庭:博陵崔氏個案研究》(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

參見[編輯]

和士族發展、限制、沒落有關的制度[編輯]

士族興衰的重要歷史事件[編輯]

著名的士族[編輯]

其他[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