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漢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關漢卿)
前往: 導覽搜尋
蘇聯於1958年發行的紀念郵票。

關漢卿「己齋叟」,解州(今山西運城)人,其籍貫還有大都(今北京市)人,祁州(今河北安國)人等說法,為「元曲四大家」之首。[1][2] 生平事跡不詳,根據《錄鬼簿》、《青樓集》、《南村輟耕錄》一些零碎的資料來看,他是初人,活躍於約1210年至約1300年(元成宗大德)間。

生平[編輯]

關漢卿可能是太醫院的一個醫生,另有一說是先祖或父兄為太醫院醫生,故關漢卿為醫戶,而不為醫生。[3] 主要在大都(今北京)附近活動,也曾到過汴梁臨安(今杭州)等地。以雜劇的成就最大,一生寫了60多種,今存18種,[4] 最著名的有《竇娥冤》;關漢卿也寫了不少歷史劇,如:《單刀會》、《單鞭奪槊》、《西蜀夢》等;散曲今在小令40多首、套數10多首。

關漢卿塑造的「我卻是蒸不爛、煮不熟、搥不匾、炒不爆、響璫璫一粒銅豌豆」(〈不伏老〉)的形象也廣為人稱,被譽「曲家聖人」。《析津志輯佚·名宦》曰:「關一齋,字漢卿,燕人。生而倜儻,博學能文。滑稽多智,蘊藉風流,為一時之冠。是時文翰晦盲,不能獨振,淹於辭章者久矣。」

作品風格[編輯]

雜劇[編輯]

關漢卿雜劇題材和形式都廣泛而多樣化,有悲劇,有喜劇,有壯烈的英雄,有戀愛故事,有家庭婦女問題,有官場公案雜劇題材大多反映現實,生活面非常廣闊,真實具體,揭示了社會各方面的矛盾,對不幸者寄多深厚同情,高度結合思想性與藝術性。

關漢卿雜劇劇本能根據主題而剪裁取捨,情節安排緊湊,布局引人入勝,主線清晰,節奏緊湊,不全採用大團圓結局的慣例。

關漢卿雜劇塑造的人物個性鮮明,有血有肉,如竇娥等人物形象均栩栩如生,成功地塑造各種典型人物。

關漢卿善於駕馭語言,語言風格與題材互相配合,吸收民間文學的土語方言,以及古典詩詞的鮮活字詞,並加以提煉,能恰如其分地反映劇中人物的身分性格,又善於烘托渲染,充分表現元劇「本色」。

關漢卿的雜劇內容具有強烈的現實性和瀰漫著昂揚的戰鬥精神,關漢卿生活的時代,政治黑暗腐敗,社會動蕩不安,他的劇作深刻地再現了社會現實,充滿著濃郁的時代氣息。既有對官場黑暗的無情揭露,又熱情謳歌了人民的反抗鬥爭。慨慷悲歌,樂觀奮爭,構成關漢卿劇作的基調。

散曲[編輯]

關漢卿散曲寫男女戀情的作品最多,對婦女心理的刻劃細緻入微,寫離愁別恨則真切動人。關漢卿散曲風格豪放,曲詞潑辣風趣;語言通俗而口語化,生動自然,很能表現曲的本色。他喜用白描手法,善於寫景,所用比喻,形象生動。

重要作品[編輯]

影響[編輯]

關漢卿雜劇為後世留下不少著名的故事作藍本,如「六月飛霜」的故事便膾炙人口。其雜劇情節布局緊湊,使後世明清戲曲的劇本情節,更符合舞台演出的要求。

關漢卿雜劇之語言成為本色派雜劇的典範,影響南戲和明初戲曲的發展。其雜劇塑造的人物深入民心,為後世劇作家留下典範,影響明清戲曲寫人的藝術特色。

評價[編輯]

劉大杰在《中國文學發展史》第二十三章中,曾將關漢卿在中國戲曲史上的地位,媲美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關漢卿是位偉大的戲曲家,後世稱關漢卿為「曲聖」。1958年,被世界和平大會理事會定為世界文化名人,在中外展開了關漢卿創作700周年紀念活動。同年6月28日晚,國內至少100種不同的戲劇形式,1500個職業劇團,同時上演關漢卿的劇本。他的劇作被譯為英文、法文、德文、日文等,在世界各地廣泛傳播,外國人稱他為「東方的莎士比亞」!

一般認為,將前代未完成的戲曲加以改革,完成元雜劇的體裁者,實非關漢卿莫屬。《錄鬼簿》列關漢卿於雜劇之首,朱權太和正音譜》如此評價:「觀其詞語,乃可上可下之才,蓋所以取者,初為雜劇之始,故卓以前列。」王國維宋元戲曲史》:「《竇娥冤》列入世界大悲劇亦無愧色。」[5]

水星上有一座環形山以他的名字命名[6]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