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一多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聞家驊

青年聞一多
友三、友山
本名 聞家驊
筆名 聞一多
出生 1899年11月24日
 大清帝國湖北省黃州府浠水縣(今黃岡市浠水縣
逝世 1946年7月15日(46歲)
 中華民國雲南省昆明市
職業 詩人教授
國籍  中國
民族 漢族
教育程度 大學
母校 清華大學
創作時期 1920年-1946年
體裁 詩歌
主題 愛國主義唯美主義
文學運動 新月派
代表作 《紅燭》
《死水》
子女 聞立鶴
親屬 聞家駟(弟)
受影響於 魯迅

聞一多(1899年11月24日-1946年7月15日),本名聞家驊友三詩人學者愛國主義者和民主主義者。生於湖北黃岡浠水。家傳淵源,自幼愛好古典詩詞和美術

生平簡歷[編輯]

  • 1912年考入北京清華學校,喜讀中國古代詩集、詩話、史書、筆記等。1916年開始在《清華周刊》上發表系列讀書筆記,總稱《二月廬漫記》。同時創作舊體詩。1919年五四運動時積極參加學生運動,曾代表學校出席全國學聯會議(上海)。
  • 1920年4月,發表第一篇白話文《旅客式的學生》。同年9月,發表第一首新詩《西岸》。
  • 1921年11月與梁實秋等人發起成立清華文學社,次年3月,寫成《律詩的研究》,開始系統地研究新詩格律化理論。
  • 1925年7月4日發表《七子之歌》,寫出中國被列強擄掠的七片土地的聲音。
  • 1937年中國抗日戰爭開始,他在昆明西南聯大任教。抗戰八年中,他蓄起一把鬍子,發誓不取得抗戰的勝利不剃去。1943年後,目睹了國民政府的一些腐敗現象,遂積極參加反對獨裁,爭取民主的鬥爭。
  • 1943年,時在中共南方局任宣傳部長的華崗,被派到昆明,擔任共產黨南方局與「雲南王」龍雲之間的聯絡人。不久,華崗與聞一多正式見面並成為朋友。 1945年10月,華崗返回重慶前,對聞一多說,現在形勢變了,要注意保存革命力量,不要採取極端措施。聞一多記住了這些叮囑,在一二一慘案之前,並不贊成學生罷課,因為他認為這會過於暴露自己,不符合華崗說的保存力量的指示。[1]
遇刺不久前的聞一多
  • 1946年7月15日在悼念被暗殺的李公朴的大會上發表了《最後一次講演》,當天下午在西倉坡宿舍門口即被國民黨昆明警備司令部下級軍官湯時亮李文山槍殺,聞一多之子聞立鶴亦身受重傷。聞一多被暗殺後,舉世震驚,當時在盧山的蔣中正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下令唐縱徹查,暗殺事件很快就破案,李文山和湯時亮由憲兵司令部舉行公開軍法審訊,兩人經審訊後被槍決[2]。昆明警察局長龔少俠也因此被撤職。事實上是雲南警備總司令霍揆彰安排了兩名死囚充當兇手被槍決,真凶早已逍遙法外[3]。台灣學者陳永發表示:「聞一多遭暗殺事件,是國共內戰轉折的重要關鍵。當時國民政府處理不當,被批為法西斯獨裁,讓紅色政權贏得知識分子、學生支持,甚至連國際輿論、支持也開始轉向。」[4]陳永發表示,整個暗殺事件前後浮現出特務嚴重的問題,蔣中正已無法精準的掌控整個特務情報系統[5]

著作書目[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威海為《七子之歌》作的雕塑
  • 《冬夜草兒評論》與梁實秋合著,1922,清華文學社
  • 紅燭》(詩集)1923,泰東;1981,人文
  • 死水》(詩集)1928,新月;1980,人文
  • 《聞一多全集》(1一4冊)1948,開明;1982,三聯
  • 《聞一多選集》1951,開明
  • 《聞一多詩文選集》1955,人文
  • 《聞一多青少年時代詩文集》1983,雲南人民
  • 《聞一多論新詩》(評論)1985,武漢大學出版社
  • 《楚辭補校》(古典文學研究)1942,重慶國民圖書出版社
  • 《神話與詩》(古典文學研究)1956,古籍
  • 《古典新義》(上下冊,古典文學研究)1956,古籍
  • 《唐詩雜論》(古典文學研究)1956,古籍
  • 《聞一多論古典文學》1984,重慶出版社
  • 《離騷解詁》(古典文學研究)1985,上海古籍

文學主張[編輯]

聞一多主張新詩的格律詩要講求音樂美,重視音尺整齊,韻律諧協;要講求繪畫美,務使句雕字琢,嚴謹精煉;要講求建築美,追求節的勻稱,句的均齊。

詩風[編輯]

聞一多新詩具強烈民族意識,流露出濃厚的愛國感情,從超現實而充滿浪漫氣息的生活中,轉到滿腔熱血,全部奉獻給他所忠於的事業。新月派作家中,只有聞一多才顯出強烈而迫切的愛國精神和正義感。

聞一多早期詩歌多屬自由體,後期詩歌形式整齊。他較早提出新詩的格律問題。他的新詩具音樂美,講究音尺、平仄押韻,重視音尺的節奏和旋律的美,押韻方式豐富多采;具繪畫美,形象豐富,色彩穠麗;具建築美,重視節的對稱和句的均齊,主張詩節勻稱和詩句整齊。

聞一多新詩善於創造比喻,想像力豐富,善用擬人法,強調暗示,意在言外,善於使用典故,增強了詩的繁富,語言精鍊,精於鍊字,善於自鑄新詞,並在實踐中作可貴嘗試。他依西洋格律而創作,但跟徐志摩不同的,是他的詩歌氣勢雄渾豪邁,善用北方口語。

評價[編輯]

瑞典著名漢學家、諾貝爾文學獎終審評委馬悅然認為:「聞一多,1946年被槍殺了。他的《死水》和《紅燭》很好,非常好。他的《死水》我認為是非常偉大的作品——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死水》是聞一多在詩歌構建方面最成功的實驗,是五四運動期間詩歌中最悲哀的一首詩,是現代中國文學中韻律最完美的輓歌式的詩歌。他的詩有一種建築的美,他是個詩歌建築家,他的詩歌都有一個美麗的形式,非常好。他有一些短詩詩意很像唐朝時代的絕句。聞一多不光是偉大的詩人,也是一位傑出的學者,他是五四運動之後非常傑出的作家。他還有一首詩《聞先生的書桌》,寫得非常好,寫他書桌上的筆墨、紙硯,他看著那些東西就開始發牢騷。他的詩歌都是用民間語言寫出來的,像《飛毛腿》,完全是用北京的拉車夫的語言寫的——「我說飛毛腿那小子也真夠彆扭,管保是拉了半天車半天歇著」,這首詩非常好。」[7]

參考文獻[編輯]

  1. ^ 聞一多把共產黨看得神秘:從華崗開始有所認識 -- 《大眾日報》. 
  2. ^ 程一鳴. 李公朴、聞一多暗殺案內幕//特工秘聞: 軍統活動紀實. 中國文史出版社. 1990: 181–184. 
  3. ^ 謝泳:《聞一多之死》
  4. ^ 《聯合報》2009年11月25日
  5. ^ 傳記文學》雜誌,2010年8月
  6. ^ 朱自清與《聞一多全集》. 
  7. ^ 《沈从文如果活着就肯定能得诺贝尔文学奖》. 搜狐網. [2007年10月10日16] (簡體中文). 

外部連結[編輯]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