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阿含)
前往: 導覽搜尋
Pipal.jpg
初期佛教
經典

巴利聖典
阿含經
犍陀羅佛教原稿

結集

第一次結集
第二次結集
第三次結集
第四次結集

部派

最初僧伽
 大眾部
│├ 一說部
│├ 說出世部
│├ 灰山住部
│├ 多聞部
│├ 說假部
│└ 制多部
 上座部
 ├ 雪山部
 ├ 說一切有部
 │└ 說轉部
 │ └ 經量部
 ├ 可住子部
 │└ 正量部
 └ 分別說部
  ├ 化地部
  ├ 法藏部
  ├ 飲光部
  └ 赤銅鍱部

阿含梵文巴利文āgama),也作阿鋡阿含暮阿笈摩阿含,是說一切有部及其他部派佛教根本經典。漢譯四部《阿含經》是在公元四至五世紀時由天竺或西域來華高僧誦出並翻譯而來,「四阿含」常作為部派佛教經藏的別稱。

漢譯阿含經與南傳巴利語記載的《尼柯耶》(Nikaya)有著對應關係。現代原始佛教研究者重建佛陀本初教義亦以阿含經為基礎之一。其內容多為當時佛與弟子、外道的言談,為最接近佛時代的記錄,如同孔子之於論語。

釋名[編輯]

梵語及巴利語āgama是來的意思,ā是前置詞, 有相反的意思,gama是去之意, 合起來就是 「來」的意思,因此古譯阿含為「趣」與「歸」,是「展轉傳來」,有傳授傳承的意思,如《瑜伽師地論》卷八十五 :「如是四種,師弟展轉傳來於今;由此道理,是故說名阿笈摩 。」《善見律毘婆沙》卷一:「容受聚集義,名阿含。如修多羅說:『佛告諸比丘:我於三界中,不見一阿含,如畜生阿含,純是眾生聚集處也。』」[1]

僧肇《長阿含經序》說:「阿含。秦言法歸。法歸者。蓋是萬善之淵府。總持之林苑。其為典也。……道無不由。法無不在。譬彼巨海。百川所歸。故以法歸為名。」《翻譯名義集》把「阿含」譯為「無比法」或「教」,意思是「法之最上者也」。

傳譯[編輯]

全本[編輯]

單行本[編輯]

大正藏·阿含部》中載有很多阿含經的單經譯本。

起源[編輯]

釋迦牟尼佛陀八十歲時[2]毗舍離城坐雨安居[3],宣布將在三個月後般涅槃[4],後於拘屍那羅城附近的娑羅雙樹般涅槃摩訶迦葉尊者於佛陀入滅七日在從波婆城(Pāvā)至此的路上聞知此事[5]趕到主持了荼毘。諸律藏記載因有比丘言說在佛陀入滅之後就可無拘無束[6]摩訶迦葉尊者(Mahā-kāśyapa)遴選五百阿羅漢至王舍城坐雨安居,於摩揭陀國阿闍世王王舍城毘婆羅山側七葉窟[7]前興建的講堂進行結集,史稱「五百結集」或「第一結集」,這是佛教各部派的一致記載,但所傳具體過程不盡相同。

在第一次結集中,摩訶迦葉尊者位列上座之一[8]主持合誦,優婆離尊者(Upali)誦出律,阿難尊者(Ānanda)誦出釋迦牟尼佛所說之「經」(修多羅),分為五大部阿含,形成了各部派所傳《阿含經》的共同基礎。除雜藏外四部《阿含經》的次序為長、中、雜、增一。另據晚出的《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其次序為雜、長、中、增一,而《瑜伽師地論》為雜、中、長、增一。[9]還有《增一阿含經·序品》和《大智度論》中的次序為增一、中、長、雜。[10]

內容[編輯]

阿含經是一種言行錄的體裁書籍,記述佛陀及其弟子的修道和傳教活動言行,還涉及印度社會風俗等內容。述及佛教的基本教義如四諦四念處八正道十二因緣十二分教無常無我五蘊四禪四證淨輪迴、善惡報應等論點。世為部派佛教各部派所宗。

南北對照[編輯]

南傳上座部巴利文尼柯耶經典,屬於分別說系赤銅鍱部的《經藏》(Suttapiṭaka),分為五部:1.《長部》(Dīgha-nikāya); 2.《中部》(Majjhima-nikāya);3.《相應部》(Saṃyutta-nikāya);4.《增支部》(Aṇguttara-nikāya); 5.《小部》(Khuddaka-nikāya)。其中《小部》的內容,錫蘭、緬甸所傳的部類,略有出入。

漢譯的《長阿含經》,與巴利文五部尼柯耶中的《長部》相當。漢譯的《中阿含經》,與《中部》相當。漢譯的《雜阿含經》,與《相應部》相當;漢譯的《別譯雜阿含經》,與《相應部》的「有偈品」等相當。漢譯的《增壹阿含經》,與《增支部》相當。[11][12]

漢傳的四阿含中,相當於《小部》的雜藏並沒有被獨立譯出,而是分散譯出。

對照表[編輯]

巴利文五部尼柯耶 漢譯四阿含[13]
長部》共三十四經 長阿含經》共二十二卷三十經(法藏部所傳)
中部》共一五二經 中阿含經》共六十卷二二二經(說一切有部某派所傳)
相應部》共五十六相應二八七五經 雜阿含經》存四十八卷一三五九經(根本說一切有部所傳)
別譯雜阿含經》存十六卷三六四經(可能為法藏部所傳)
增支部》共一法乃至十一法 增一阿含經》共五十一卷四八一經(可能為大眾部末派所傳)
小部》共十五部 雜藏:《法句經》、《義足經》、《本事經》、《本生經》等

歷史影響[編輯]

據考證已知最早的漢譯佛經是漢明帝時所譯《四十二章經》,其內容是從阿含中節譯而成。中國自隋唐以來,學佛者只宗大乘佛教,視其為低下的小乘佛教Hīnayāna)經典[14]。《阿含經》不受重視束之高閣千年之久,此外學者稱其自身的卷帙繁浩、篇章重覆、辭語連犿,或譯文拙澀[15]、辭義難解等原因導致讀者望文生厭[16]。十八世紀末受歐美學者重視《巴利三藏》的影響,《阿含經》重獲地位,日本學者甚為重視。

現代重估[編輯]

近現代佛教史學者重新定位《阿含經》為佛教原始聖典,不再沿用小乘經典稱謂。現代研究者在四阿含經中特別推重其中「相應教」部分,即部派時期北方說一切有部所集成的《雜阿含經》和南方分別說部所集成的《相應部》,近現代學者認為作為二者來源的共同原始誦本在第一次集結時就已基本完成[17];而將《中阿含經》、《長阿含經》、《增一阿含經》的正式集成,確立為不晚於佛滅百年後在毘舍離進行的「第二次結集[18][19],此後四部《阿含經》陸續系統地經過整理,進入了部派分化的「部派佛教」時期。約公元前一世紀寫成文字。

註釋[編輯]

  1. ^ 印順法師《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七章經典部類概論,第三節四部阿含的次第與宗趣,第一項阿含與傳承。
  2. ^ 長部·大般涅槃經》:「阿難!我已老衰,耄矣!我之旅路將盡、年壽將滿,年齡已八十矣。」
    長阿含經·遊行經》:「吾已老矣。年粗八十。」
  3. ^ 長部·大般涅槃經》:「時,世尊與大比丘眾俱,往赴竹林村,至已,世尊住於竹林村。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汝等各自行往毘舍離近處,於朋友、知識或知己之處雨安居。我亦當在此竹林村入雨安居。』諸比丘應諾世尊:『唯然,世尊。』而往毘舍離之近處,於朋友、知識或知己之處入雨安居。世尊亦於竹林村入雨安居。世尊於此入雨安居時,忽患激痛之痢病,幾乎近於絕命。」
    長阿含經·遊行經》:「爾時。世尊即從座起。詣於講堂。就座而坐。告諸比丘。此土飢饉。乞求難得。汝等宜各分部。隨所知識。詣毘舍離及越祇國。於彼安居。可以無乏。吾獨與阿難於此安居。所以然者。恐有短乏。是時。諸比丘受教即行。佛與阿難獨留。於後夏安居中。佛身疾生。舉體皆痛。」
  4. ^ 長部·大般涅槃經》:「爾時,世尊與尊者往赴大林重閣講堂。至已,告尊者阿難曰:『阿難!汝往告凡住毘舍離附近之諸比丘皆集於講堂。』……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曰:『諸比丘!我告汝等,諸行是因緣和合法,皆歸老朽壞滅,當精進不放逸。不久如來當般涅槃,三個月後,如來則般涅槃。』」
    長阿含經·遊行經》:「爾時。世尊告阿難。俱詣香塔。在一樹下。敷座而坐。佛告阿難。香塔左右現諸比丘。普勅令集講堂。……比丘當知我於此法自身作證。布現於彼。……汝等當善受持。稱量分別。隨事修行。所以者何。如來不久。是後三月當般泥洹。」
  5. ^ 長部·大般涅槃經》:「其時,尊者摩訶迦葉,與五百大比丘眾俱,由波婆進行至拘夷那竭之大道。其後尊者摩訶迦葉退出道路,於樹下坐。其時,有一邪命外道,持曼陀羅華,由拘夷那竭進行至波婆之大道。尊者摩訶迦葉遙見邪命外道向彼行來,見彼邪命外道,如是言曰:『友!知我等之導師耶?』『實然,友,我知。由今之七日前,沙門瞿曇般涅槃矣。以是因緣,我得持來此曼陀羅華。』……爾時,尊者摩訶迦葉諸往拘夷那竭之天冠寺末羅族廟。……如是尊者摩訶迦葉與五百比丘眾俱,頂禮已畢,世尊之香積不點自燃。」
    長阿含經·遊行經》:「爾時。大迦葉將五百弟子從波婆國來。在道而行。遇一尼乾子手執文陀羅花。時。大迦葉遙見尼乾子。就往問言。汝從何來。報言。吾從拘屍城來。迦葉又言。汝知我師問乎。答曰。知。又問。我師存耶。答曰。滅度已來。已經七日。吾從彼來。得此天華。……時。諸比丘聞大迦葉語已。即從座起。侍從迦葉。詣拘屍城。渡尼連禪河水。到天冠寺。至阿難所。……即向香[卄/積]。禮佛舍利。時。四部眾及上諸天同時俱禮。於是佛足忽然不現。時。大迦葉繞[卄/積]三匝。而作頌曰。……大迦葉有大威德。四辯具足。說此偈已。時彼佛[卄/積]不燒自燃。」
  6. ^ 長部·大般涅槃經》:「其時,老年出家,名為須跋,坐彼大眾中;彼老年出家之須跋,如是言彼諸比丘曰:止止,友!勿悲、勿慟哭,我等完全從彼大沙門獲得解脫。汝等可行此,汝等不可行此。來壓迫、煩苦我等,從今我等,可為所欲為,其不欲者則不為之。」
    長阿含經·遊行經》:「時。彼眾中有釋種子。字拔難陀。止諸比丘言。汝等勿憂。世尊滅度。我得自在。彼者常言。當應行是。不應行是。自今已後。隨我所為。」
    大般涅槃經》:「爾時眾中有餘比丘。晚暮出家愚癡無智。共相謂言。佛在世時。禁呵我等。不得縱意。既般涅槃。何其快哉。」
  7. ^ 雜阿含經·一〇九一經》:一時。佛住王舍城毘婆羅山七葉樹林石室中。時。有尊者瞿低迦。住王舍城仙人山側黑石室中。獨一思惟。不放逸行。修自饒益。時受意解脫身作證。數數退轉。一.二.三.四.五.六反退。還復得。時受意解脫身作證。尋復退轉。彼尊者瞿低迦作是念。我獨一靜處思惟。不放逸行。精勤修習。以自饒益。時受意解脫身作證。而復數數退轉。乃至六反。猶復退轉。我今當以刀自殺。莫令第七退轉。
  8. ^ 摩訶僧祇律》:「時尊者大迦葉為第一上座。第二上座名那頭盧。第三上座名優波那頭盧。」
    四分律》:「時大迦葉以此因緣集比丘僧。中有陀醯羅迦葉作上座。長老婆婆那為第二上座。大迦葉為第三上座。長老大周那為第四上座。」
    十誦律》:「爾時閻浮提中。長老阿若憍陳如第一上座。長老均陀第二上座。長老十力迦葉阿難和上第三上座。長老摩訶迦葉第四上座。」
    五分律》:「集比尼法時。長老阿若憍陳如為第一上座。富蘭那為第二上座。曇彌為第三上座。陀婆迦葉為第四上座。跋陀迦葉為第五上座。大迦葉為第六上座。優波離為第七上座。阿那律為第八上座。」
  9. ^ 瑜伽師地論》:如是一切粗略標舉能說所說及所為說。即彼一切事相應教間廁鳩集。是故說名雜阿笈摩。即彼相應教。復以餘相處中而說。是故說名中阿笈摩。即彼相應教。更以餘相廣長而說。是故說名長阿笈摩。即彼相應教更以一二三等漸增分數道理而說。是故說名增一阿笈摩。如是四種師弟展轉傳來於今。
  10. ^ 增一阿含經·序品》:時阿難說經無量。誰能備具為一聚。我今當為作三分。造立十經為一偈。契經一分律二分。阿毘曇經復三分。過去三佛皆三分。契經律法為三藏。契經今當分四段。次名增一二名中。三名曰長多瓔珞。雜經在後為四分。
    大智度論》:大迦葉語阿難。從轉法輪經至大般涅槃。集作四阿含。增一阿含、中阿含、長阿含、相應阿含。是名修妬路法藏。
  11. ^ 渥德爾; 王世安. 《印度佛教史》. 商務印書館. 2000-1: 13. ISBN 9787100026826 (中文). 
  12. ^ 印順法師《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七章經典部類概論,第一節經典的部類,第一項經典的實存部類。
  13. ^ 窺基妙法蓮華經玄贊》:「且古經論宗致極多。舊四阿含及僧祇律大眾部。三彌帝論上座部義。舍利弗阿毘曇.梵網六十二見經正量部義。四分律是法藏部義。」
  14. ^ 漢傳佛教梵網經》:「若佛子。心背大乘常住經律。言非佛說。而受持二乘聲聞外道惡見一切禁戒邪見經律者。犯輕垢罪。」「若佛子。自佛弟子及外道人。六親一切善知識。應一一教受持大乘經律。應教解義理。使發菩提心十發心十長養心十金剛心。三十心中一一解其次第法用。而菩薩以惡心瞋心。橫二乘聲聞經律外道邪見論等。犯輕垢罪。」「若佛子。有佛經律大乘正法正見正性正法身而不能勤學修習而捨七寶。反邪見二乘外道俗典。阿毘曇雜論書記。是斷佛性障道因緣。非行菩薩道。若故作者。犯輕垢罪。」
  15. ^ 梁啟超《說四阿含》:「增研究阿含之必要且有益既如此,但阿含研究之所以不普及者,亦有數原因:一、卷帙浩繁。二、篇章重複。四含中有彼此互相重複者,有一部之中前後重複者,大約釋尊同一段話,在四含中平均總是三見或四見,文句皆有小小同異。三、辭語連犿。吾輩讀阿含,可想見當時印度人言語之繁重。蓋每說一義,恆從正面反面以同一辭句翻覆詮釋,且問答之際,恆彼此互牒前言。故往往三四千字之文,不獨所詮之義僅一兩點,乃至辭語亦足有十數句,讀者稍粗心,幾不審何者為正文,何者為襯語?故極容易生厭。四、譯文拙澁。增中二含,殺青於戎馬之中。中雖再治,增猶舊貫。文義之間,譯者已自覺不愜。長雜晚出,稍勝前作,然要皆當譯業草創時代,譯人之天才及素養,皆不逮後賢,且所用術語,多經後賢改訂,漸成殭廢,故讀之益覺詰為病。」
  16. ^ 葉文綺,〈解深入密:指引經典入門的《中國佛教經典寶藏》〉
  17. ^ 印順《雜阿含經部類之整編》:「四阿含經,一向以為是同時集成的,但在近代研究中,雖意見不完全一致,而同認為成立是有先後的。關於四阿含經集成的先後,『瑜伽論攝事分』中,意外的保存了古代的結集傳說,啟示了一項重要的意義,那就是四阿含是以『雜阿含經』為根本的。」印順《雜阿含經論會編(上)》自序:「『雜阿含經』(即『相應阿含』,『相應部』),是佛教界早期結集的聖典,代表了釋尊在世時期的佛法實態。佛法是簡要的,平實中正的,以修行為主,依世間而覺悟世間,實現出世的理想──涅槃。在流傳世間的佛教聖典中,這是教法的根源,後來的部派分化,甚至大乘「中觀」與「瑜伽」的深義,都可以從本經而發見其淵源。這應該是每一位修學佛法者所應該閱讀探究的聖典。」
  18. ^ 印順《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研究經律集成所得的結論,是這樣:法(經)與律,原始結集是分別結集的,卻同樣的以「修多羅」(散文)為主體,稱為「相應」;附以偈頌的「祇夜」,名為「雜」。 …… 經部(法)方面:原始結集的,是修多羅(相應)四大部,祇夜(雜)八部。接著,有「弟子所說」,「如來所說」──「記說」。「修多羅」,「祇夜」,「記說」,這三部分的綜合,成為根本的「相應教」。與「記說」同時,不屬於(相應教的)祇夜的偈頌,如「伽陀」,「優陀那」,都成立了。「本事」,「本生」,「方廣」,「希法」,也先後集成。到了再結集的時代,以「修多羅相應」為取捨的最高準繩,綜合傳誦於佛教界的聖教,共同審定而再為結集。本著「弟子所說」的意趣,集為「中部」;本著「祇夜」的意趣,集為「長部」;本著「如來所說」的意趣,而集為「增一部」;固有的相應教,稱為「相應部」。四部、四阿含的成立,是再結集的時代,部派還沒有分化的時代。」
  19. ^ 聖嚴《印度佛教史》:「四阿含的類集成編,時地雖不詳,但依各派均共許四阿含為原始聖典的情形來判斷,其成立當在七百結集之前,唯亦未必即是第一次結集時就已出現。從四《阿含經》的內容推定,《雜阿含經》最先,其次《中阿含經》,再次《長阿含經》及《增一阿含經》;因其凡一事而並見於四《阿含經》中的,《雜阿含經》敘述,簡潔平淡,《中阿含經》猶相近,到了《長阿含經》及《增一阿含經》,便化簡潔為漫長,變平淡成瑰奇了。《雜阿含經》是將佛世的法義,化繁為簡,做提綱挈領的摘要,到後來,便又將那些綱領,化簡為繁,敷演成為組織性及辯論性、思惟性的作品,似乎這也算是恢復原貌的工作,於對外弘化的效能而言,是有必要的。」

相關內容[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