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阿托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阿托品
IUPAC命名
(RS)-(8-methyl-8-azabicyclo[3.2.1]oct-3-yl) 3-hydroxy-2-phenylpropanoate
識別
CAS號 51-55-8 ✓
ATC編碼 A03BA01 S01FA01
PubChem CID 174174
IUPHAR配體 320
DrugBank DB00572
ChemSpider 10194105 ✓
UNII 7C0697DR9I ✓
KEGG D00113 ✓
ChEBI CHEBI:16684 ✓
ChEMBL CHEMBL195 ✗
化學性質
化學式 C17H23NO3 
分子量 289.369
SMILES 搜尋Jmol 3D模型eMoleculesPubChem
藥代動力學性質
生物利用度 25%
代謝 50%水解托品托品酸
半衰期 2小時
排泄 50%原藥由尿液排泄
治療考量
懷孕分級 C ()
合法狀態 Rx only
途徑 口服,靜脈注射肌肉注射,直腸給藥

阿托品英語Atropine)是一種M蕈毒鹼受器阻斷藥,能可逆地阻礙乙醯蕈毒鹼M蕈毒鹼受器(Muscarinic receptor)結合。它存在於顛茄天仙子曼陀羅莨菪茄科植物中,左旋莨菪鹼為天然構型,經提取處理後得到的消旋莨菪鹼即為阿托品。[1]

歷史[編輯]

顛茄內含有莨菪鹼(Hyoscine,又稱天仙子鹼),顛茄汁液以及其萃取物在古代被用作散瞳劑。由於在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瞳孔大的女人被視為美麗的,顛茄的種加詞以及俗名「belladonna」即是義大利文「美麗女人」的意思(bella--美麗的;donna--女人)。

阿托品的化學結構在1889年由里夏德·維爾施泰特確定。

阿爾貝特·拉登堡發現,阿托品可由托品鹼托品酸酯化反應而得,於是開始嘗試利用各種羧酸製造不同的托品鹼酯,其中以α-羥基苯乙酸生成的後馬托品最為著名,因其比阿托品的作用時間短,所以在眼科診治上有應用價值。另從阿托品的氮原子烷基化所得到的四級銨鹽,也是一種抗痙攣藥,因具有極性而被血腦屏障隔離,因此不影響中樞神經

理化性質[編輯]

藥理作用[編輯]

阿托品是乙醯膽鹼的競爭性抑制物,能與M蕈毒鹼受器可逆的結合,但無內在活性,特別是能阻斷節後蕈毒鹼能神經支配的效應器細胞上的M蕈毒鹼受器,抑制神經興奮(尤其是副交感神經)。[1]阿托品對於蕈毒鹼受器M1、M2、M3亞型受器之間的作用幾乎沒有差別。阿托品對唾液腺支氣管腺體、汗腺的作用最明顯;對臟器平滑肌心臟的作用中等;對分泌胃酸的胃壁細胞的作用最不明顯[1]

眼睛[編輯]

瞳孔的括約肌由副交感神經末梢的蕈毒鹼受器來刺激活化,阿托品阻斷這個過程,使得交感神經活性相對強。其表現為:

  • 瞳孔放大

瞳孔括約肌上的M蕈毒鹼受器被阻斷,括約肌鬆弛。而瞳孔擴大肌不受M蕈毒鹼受器支配,保持原有肌張力,從而使得瞳孔放大,失去對光反射[1]

  • 眼壓升高

由於瞳孔放大使得虹膜向四周退縮,壓迫前房角,使得前房角間隙變窄,房水迴流障礙,造成房水積聚,眼壓升高。[1]

  • 調節麻痹

支配睫狀肌的M蕈毒鹼受器被阻斷,睫狀肌鬆弛向四周退縮,使懸韌帶拉伸,晶狀體被拉扁,屈光度降低。使得眼睛在看近物時,無法聚焦而模糊不清。[1]

心血管系統[編輯]

  • 心臟

心房富含副交感神經纖維,其上的竇房結對於阿托品阻斷蕈毒鹼受器非常敏感。低劑量的阿托品可阻斷副交感神經節後纖維的M1受體,使得部分人群的心率短暫且輕微的減慢。中高劑量的阿托品可阻斷竇房結M受體,使迷走神經部分或全部失去對心臟的抑制作用,導致心率加快。心率增加的程度與迷走神經對心臟的控制程度呈正相關,迷走神經對心臟的控制張力越高則心率增加得越顯著。[1]

  • 血管與血壓

因絕對多數小動脈等阻力血管不受蕈毒鹼能神經支配,所以治療劑量的阿托品幾乎不影響動脈血壓。但中毒劑量及少數正常劑量下的患者會出現皮膚血管擴張,面部潮紅等現象,其機理尚不明確。[1]

腺體分泌[編輯]

小劑量的阿托品可使唾液腺汗腺淚腺呼吸道腺體的分泌顯著減少。[1]另外對胃酸胃黏液胃蛋白酶的分泌量也有一定影響。在嬰兒或是兒童身上會造成體溫過高。

內臟平滑肌[編輯]

阿托品具有鬆弛內臟平滑肌的作用,特別是當其處於痙攣狀態下,效果更為顯著。[1]但腸道除了蕈毒鹼受器,也受其他種類的受器在支配,故阿托品阻斷蕈毒鹼受器不能完全使腸道停止活動。可顯著的解除胃腸道平滑肌痙攣,降低蠕動幅度和頻率。可解除膀胱逼尿肌痙攣。可輕微的解除輸尿管膽管支氣管子宮平滑肌痙攣。阿托品也對括約肌有一定效果,但不穩定。[1]

中樞神經系統[編輯]

治療量的阿托品對中樞神經系統的作用不明顯,隨著劑量的不斷增加,其作用為先興奮後抑制。大劑量(1~2 mg)可興奮延髓呼吸中樞;更大劑量(2~5 mg)可興奮大腦,出現煩躁不安、多言等現象;中毒劑量(10 mg以上)可出現幻覺、方位感障礙及驚厥等;嚴重中毒時則出現昏迷。[1]

藥代動力學[編輯]

口服吸收迅速,1小時後血藥濃度達峰值[1]生物利用度約80%。半衰期為2小時[1]至2.5小時,表觀分布容積為2~4 L/kg。阿托品亦可經黏膜吸收,但皮膚吸收差。吸收後廣泛分布於全身組織,可透過血腦屏障胎盤屏障,作用維持3~4小時[1]。肌內注射約80%的藥物在12小時內經腎臟排泄,其中1/3為原型藥物,其餘的為水解產物游離阿托品鹼基和與葡萄糖醛酸結合的代謝產物。阿托品通過房水循環排出較慢,故滴眼後,其作用可持續72小時[1]至1周。[2]

臨床應用[編輯]

阿托品可緩解因副交感神經興奮而導致的腸痙攣及抑制汗腺黏液腺分泌、抑制迷走神經,從而加快心率、散大瞳孔及鬆弛支氣管腸道和其他平滑肌。阿托品的靜脈劑型可使用在心動過緩時急救,在有機磷農藥與神經毒氣中毒時搭配氯解磷定蕈毒鹼酯酶復活劑,在氣管插管前減少分泌物。在緊急狀況下,阿托品可以經氣管內管給予。阿托品的眼科劑型可以散朣並且麻痺睫狀肌,在虹彩炎時避免虹膜與晶狀體粘連。口服、肌肉注射、靜脈注射等方式可在腸易激綜合征(irritable bowel disease)、消化性潰瘍等腸胃疾病中使用。其他的適應症包含氣喘近視以及手術後散朣。主要的適應症有:

解除平滑肌痙攣[編輯]

阿托品廣泛適用於各種內臟痙攣導致的絞痛。對胃腸道絞痛效果迅速且明顯,對膽絞痛和腎絞痛常須與鎮痛藥合用。阿托品因具有鬆弛逼尿肌和增加括約肌張力的作用,所以其還適用於遺尿症,及尿頻、尿急。[1]

抑制腺體分泌[編輯]

全身麻醉前皮下注射阿托品可減少呼吸道腺體分泌,防止分泌物阻塞呼吸道引起吸入性肺炎。阿托品還用於治療盜汗流涎症。由於胰腺主要受局部刺激影響而非受迷走神經支配,所以阿托品對胰腺的直接作用很小,但由於阿托品可顯著的抑制消化道蠕動及胃排空,延遲了酸性的食糜進入十二指腸,使腸促胰液肽釋放減少,從而可以應用於急性胰腺炎的治療。[1]

眼科[編輯]

阿托品滴眼可鬆弛睫狀肌和瞳孔括約肌,擴張血管利於炎症消退,防止虹膜與晶狀體粘連,用於治療虹膜睫狀體炎。此外,睫狀肌和瞳孔括約肌鬆弛後,可消除神經對晶狀體的影響,有利於晶狀體屈光度的測定。[1]

多項研究表明,阿托品眼藥水對近視的預防是有效的[3]

抗休克[編輯]

大劑量的阿托品可解除血管痙攣,改善微循環,提高心臟功能,提高細胞的抗逆性,穩定溶酶體線粒體等細胞器,減少溶酶體酶休克因子的釋放,利於緩解休克症狀。主要應用於感染性休克,休克早期效果較好,偶爾也應用於出血性休克[1]

抗心律失常[編輯]

阿托品對解除迷走神經對心臟的抑制作用,可用於治療迷走神經過度興奮引起的竇房阻滯房室阻滯等緩慢型心律失常,及竇房結功能低下引起的室性異位節律[1]

解救有機磷中毒[編輯]

注射大劑量阿托品是解救有機磷中毒的重要措施。需反覆足量使用,對於嚴重中毒昏迷者,使用的劑量需更大,使之出現瞳孔放大,面部潮紅及輕度躁動不安等體徵。對於中度和重度中毒者還必須合用蕈毒鹼酯酶復活劑。隨著蕈毒鹼酯酶的活力逐漸恢復,需逐漸降低阿托品的用量,以避免阿托品中毒。[1] 有機磷神經毒劑如沙林,以及氧化樂果敵百蟲的中毒的解毒藥。因副作用較大,近些年使用血液灌流聯合血液透析以代替傳統的阿托品解毒法。

用法用量[編輯]

皮下注射, 1-2毫克,每1~2小時1次。靜脈注射,重度中毒用2~10毫克,立即用靜脈注射。以後1~5毫克靜脈注射,每10~30分鐘1次。

禁忌症[編輯]

不良反應[編輯]

常見的副作用有視力模糊便秘口乾解尿困難畏光頻脈皮膚乾燥,老年人容易發生排尿困難、便秘,也易誘發青光眼中暑[1]

中毒解救[編輯]

鎮靜藥抗驚厥藥拮抗阿托品對中樞神經系統的興奮作用。以毛果芸香鹼毒扁豆鹼擬蕈毒鹼藥拮抗其周圍作用。[1]

藥物相互作用[編輯]

膽鹼酯酶複活劑合用,有協同效果。

衍生物[編輯]

藥品分類[編輯]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李端 殷明. 藥理學. 第六版. 人民衛生出版社. 80-83. ISBN 978-7-117-08905-0
  2. ^ 庫寶善. 藥理學. 北京大學醫學出版社. 2004:77. ISBN 7-81071-521-6
  3. ^ Walline JJ, Lindsley K, Vedula SS, Cotter SA, Mutti DO, Twelker JD (2011). Interventions to slow progression of myopia in childre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12: CD004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