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人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阿拉伯人
العرب
Arab infobox.jpg
阿拉伯人菲利普· 大馬士革的聖約翰· 肯迪·韓莎
費薩爾一世· 納賽爾·阿斯瑪汗·梅依-齊亞黛
總人口
約4.22億[1]
(包括2500至3000萬柏柏爾人)[2]
分佈地區
 阿拉伯國家聯盟 402,000,000[3]
 巴西 9,000,000[4]
 法國 5,500,000[5]
 印尼 5,000,000[6]
 阿根廷 3,500,000[7]
 美國 3,500,000[8]
 斯里蘭卡 1,870,000[9]
 以色列 1,650,000[10]
 委內瑞拉 1,600,000[11]
語言
阿拉伯語[12][13]
宗教信仰
多為遜尼派伊斯蘭教;少數為基督教什葉派伊斯蘭教艾巴德派伊斯蘭教及其他宗教
相關種族
閃米特人,其他亞非語系民族

有三種方式可以判斷一個人多大程度上是阿拉伯人

對於上述因素考慮的重要程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大多數認為自己是阿拉伯人的人們,是考慮到政治和語言的因素,但是也有人雖然滿足上面的兩條,但是基於基因的考慮而認為自己不是阿拉伯人。少數人只根據政治而不把語言考慮其中,這樣庫爾德人柏柏爾人自己不認為自己是阿拉伯人。(但是有些人不這麼看,例如有些柏柏爾人認為自己是阿拉伯人,阿拉伯的民族主義者認為庫爾德人是阿拉伯人。)

阿拉伯的原意[編輯]

中古時期,人們慣稱伊斯蘭世界為「薩拉森」,意即東方人,等到伊斯蘭教興起後,又從十字軍口中轉變為指稱伊斯蘭教信徒。

歷史上的阿拉伯人這個詞[編輯]

阿拉伯人的起源[編輯]

阿拉伯人

蒙昧時代,只有阿拉比亞的游牧民族貝都因人被稱為阿拉伯人。大擴張之後倭馬亞王朝建立,只有源出阿拉伯半島、血統純正的人才有資格自稱阿拉伯人,擁有高貴的身份;而到了阿拔斯王朝,文明的融合進一步加強。阿拉伯人這個概念,逐漸包括了帝國屬下所有使用阿拉伯語、信仰伊斯蘭的各族人民。以上是簡便的說法,民族的鬥爭與融合要複雜得多。很多人可以承受異族的統治,甚至皈依他們的宗教(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為了避稅),但他們一直沒有放棄自己的語言。直到阿拔斯王朝的末期,阿拉伯語才成為整個帝國的通用語言。

猶太人一樣,同屬閃族的分支。根據伊斯蘭傳統的說法,阿拉伯人的祖先是易斯馬儀以實瑪利),而易斯馬儀則是易斯哈格以撒)的同父異母兄弟,是易卜拉欣亞伯拉罕)的長子。因此,猶太人和阿拉伯人同是兄弟,這一對兄弟的紛爭已經有一千四百餘年了。

今日,阿拉伯人口數量眾多,且與猶太人的紛爭不斷。

宗教經典對阿拉伯人(游牧人)的描述[編輯]

聖經[編輯]

  • 在公元前2000,許多說閃語的部落從北部到達現代稱為葉門和西亞丁的地區,在此定居,後來形成了哈薩瑪非(創世記10:26)等王國。
  • 創世紀10稱許多南阿拉伯的人民為古實(10:6)和約坍(10:25)的後裔。
  • 一系列主要來自北阿拉伯的部落,被列為亞伯拉罕(易卜拉欣)從基土拉夏甲所生的後裔。(創世記25:1至18)
  • 在以掃的後裔中,創世紀36也提到一些阿拉伯種族。
  • 在雅各(葉爾弧白)時代,亞伯拉罕(易卜拉欣)的後裔中,有米甸的以實瑪利(易司馬儀)人,他們從事旅商隊的生意。(創世記37:25,36)
  • 所羅門(素萊曼)王與外邦有廣泛貿易關係,他在紅海的港口以旬迦別在貿易上扮演重要的角色。(列王紀上9:26至28)
  • 示巴女王來見所羅門(素萊曼)。(列王紀上10:1至13)
  • 阿拉伯諸王帶金銀給所羅門(素萊曼)。(歷代志下9:14;列王紀上10:15〕
  • 在公元前9世紀,阿拉伯人送猶大的約沙法公綿羊七千七百隻、公山羊七千七百隻。(歷代志下17:11)
  • 非利士人和靠近古實的阿拉伯人攻擊繼承約沙法的約蘭。他們上來攻擊猶大、侵入境內、擄掠了王宮裏所有的財貨、和他的妻子、兒女.除了他小兒子約哈斯〔又名亞哈謝〕之外、沒有留下一個兒子。(歷代志下21:16,17)
  • 耶路撒冷的居民立約蘭的小兒子亞哈謝接續他作王.因為跟隨阿拉伯人來攻營的軍兵曾殺了亞哈謝的眾兄長。(歷代志下22:1)
  • 在8世紀,亞撒利雅收回以拉他、仍歸猶大.又重新修理。(列王紀下14:22)
  • 在希西家時代,阿拉伯北部的游牧民族是以色列人所知的。(以賽亞書13:20;21:13)
  • 在約西亞時代,阿拉伯人在曠野埋伏(經商)。(耶利米書3:2)
  • 在猶大國末了的日子裡,阿拉伯人經商的角色愈加顯著。(耶利米書25:23,24;以西結書27)
  • 阿拉伯人基善設法阻撓尼希米重建耶路撒冷。(尼希米記2:19;6:1)
  • 保羅歸主之後往阿拉伯去。(加拉太書1:17)
  • 夏甲二字是指著阿拉伯的西乃山。(加拉太書4:25)這是指西乃半島亞喀巴灣對岸東面鄰近的地區。

古蘭經[編輯]

  • 游牧人中有人託故來向穆罕默德請假,他們中不信道者,將遭受痛苦的刑罰。(古蘭經9:90)
  • 游牧的阿拉伯人是更加不信的,是更加偽信的,是更不能明白真主降示穆罕默德的法度的。(古蘭經9:97)
  • 麥地那人和他們四周的游牧的阿拉伯人,不該逗留在後方,而不隨穆罕默德出征;不該只顧自己的安逸,而不與穆罕默德共患難。(古蘭經9:120)
  • 不信道者以為同盟軍還沒有撤退,如果同盟軍卷土重來,他們將希望自己在沙漠中的游牧的阿拉伯人中間。(古蘭經33:20)
  • 留在後方的游牧人們將說:「我們要照料我們的家產和家屬,所以請你為我們求饒。」他們說的不是心裡話。(古蘭經48:11)
  • 穆罕默德對逗留在後方的游牧人說:「你們將被召去討伐一群剽悍的民眾,或他們歸順。如果你們服從命令,真主就以優美的報酬賞賜你們;如果你們還像以前那樣規避,他就使你們受痛苦的刑罰。」(古蘭經48:16)
  • 游牧人們曾說:「我們已經信道了。」他們沒有信道。雖然他們已歸順了,但正信還沒有入他們的心。(古蘭經49:14)

宗教[編輯]

大多數阿拉伯人信仰伊斯蘭教,少數阿拉伯人信仰基督教

基督教[編輯]

基督徒組成了近東阿拉伯地區總人口的6%。在黎巴嫩,基督徒比例高達40%;在敘利亞,基督徒組成了總人口的16%。在以色列建國前,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估計高達25%,但現在只有4%,這很大程度上緣於自1948年以來以色列人與巴勒斯坦人的持續戰爭和動亂。在約旦河西岸和加薩,基督徒分別佔8%與1%;在以色列國中,阿拉伯基督徒佔2%。基督徒組成了約旦總人口的6%。大多數的移民至南美和北美的阿拉伯人是基督徒。許多澳大利亞的阿拉伯基督徒來自黎巴嫩、敘利亞和巴勒斯坦地區。阿拉伯基督徒所包括的範圍向來有所爭議,因為埃及科普特人敘利亞阿拉姆人後裔雖然也使用阿拉伯語,但並不認為自身屬於阿拉伯人,而黎巴嫩的馬龍派教徒則另有認同。通常阿拉伯基督徒多指生活在阿拉伯語地區的各個基督徒群體。

參見[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1. ^ Margaret Kleffner Nydell Understanding Arabs: a guide for modern times, Intercultural Press, 2006, ISBN 1931930252
  2. ^ http://www.mondeberbere.com/culture/chafik/maghreb/substratberbere.PDF
  3. ^ http://www.unesco.org/new/en/unesco/events/prizes-and-celebrations/celebrations/international-days/world-arabic-language-day/
  4. ^ http://www.saudiaramcoworld.com/issue/200505/the.arabs.of.brazil.htm
  5. ^ France's ethnic minorities: To count or not to count. The Economist (2009-03-26). Retrieved on 2013-07-12.
  6. ^ Hadramaut dan Para Kapiten Arab
  7. ^ الهجرة السورية اللبنانية إلى الأرجنتين. Fearab.org.ar. [2010-04-13]. 
  8. ^ The Arab American Institute. Aaiusa.org. [2011-09-17]. 
  9. ^ A2 : Population by ethnic group according to districts, 2012. Department of Census & Statistics, Sri Lanka. 
  10. ^ الجدول B/1.- الجمهرة، وفقًا للمجموعة العرقية. دائرة الإحصاء المركزية الإسرائيلية. أكتوبر 2010 [2010-11-21]. 
  11. ^ http://www.syria-today.com/index.php/january-2009/105-society/375-suweida-sways-to-the-sound-of-salsa-
  12. ^ Kister, M.J. "Ķuāḍa." Encyclopaedia of Islam. Edited by: P. Bearman , Th. Bianquis , C.E. Bosworth , E. van Donzel and W.P. Heinrichs. Brill, 2008. Brill Online. 10 April 2008: "The name is an early one and can be traced in fragments of the old Arab poetry. The tribes recorded as Ķuḍā'ī were: Kalb [q.v.], Djuhayna , Balī, Bahrā' [q.v.], Khawlān [q.v.], Mahra , Khushayn, Djarm, 'Udhra [q.v.], Balkayn [see al-Kayn ], Tanūkh [q.v.] and Salīh"
  13. ^ Serge D. Elie, "Hadiboh: From Peripheral Village to Emerging City", Chroniques Yéménites: "In the middle, were the Arabs who originated from different parts of the mainland (e.g., prominent Mahrî tribes10, and individuals from Hadramawt, and Aden)". Footnote 10: "Their neighbours in the West scarcely regarded them as Arabs, though they themselves consider they are of the pure stock of Himyar.」 [1]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