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11號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阿波羅11號
任務徽章
Apollo 11 insignia.png
任務概要
任務名稱 阿波羅11號
稱呼 指令/服務艙:哥倫比亞號
登月艙:鷹號
隊員人數 3
發射地點 佛羅里達州甘迺迪太空中心
LC 39A
發射 1969年7月16日
13:32:00 UTC
登月 1969年7月20日
20:17:43 UTC
0°40'26.69"N-23°28'22.69"E
靜海
月表行走時間 2小時31分鐘40秒
月表停留時間 21小時36分鐘20秒
月球標本質量 21.55公斤
返回 1969年7月24日
16:50:35 UTC
13°19′N 169°9′W / 13.317°N 169.150°W / 13.317; -169.150
任務時間 8天13小時18分鐘35秒
環繞月球軌道 30周
月球軌道時間 58小時30分鐘25.79秒
質量 指令艙:30,320公斤
登月艙:16,448公斤
隊員合照
左起:阿姆斯壯、科林斯、艾德林
左起:阿姆斯壯、科林斯、艾德林
導航
前次任務 後次任務
Apollo-10-LOGO.png 阿波羅10號 AP12goodship.png 阿波羅12號

阿波羅11號Apollo 11)是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阿波羅計畫(Project Apollo)中的第五次載人任務,是人類第一次登月任務,歷時8天13小時18分35秒,繞行月球30周,在月表停留21小時36分20秒。三位執行此任務的太空人分別為指令長尼爾·阿姆斯壯、指令艙駕駛員麥可·科林斯與登月艙駕駛員伯茲·艾德林。1969年7月20日,阿姆斯壯與艾德林成為了首次踏上月球的人類,而阿波羅11號登陸月球一事更進一步成為紀錄片和廣告常見之歷史事件。

阿波羅11號的成功實現了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在1961年5月25日的演說中聲稱美國會在1970年以前「把一個太空人送到月球上並把他安全帶回來」的目標。

任務成員[編輯]

替補成員[編輯]

替補成員同樣接受任務訓練,在主力成員因各種原因無法執行任務時接替。

支持團隊成員[編輯]

支持團隊並不接受任務訓練,但被要求能夠在會議時代替某位太空人,並參與任務計劃的細節敲定。他們也經常在任務被執行時擔任地面通訊任務。

任務介紹[編輯]

發射與登月[編輯]

阿波羅11號的發射現場吸引了超過一百萬的人群,全世界觀看發射現場直播的觀眾人數也達到了創記錄的六億人。理察·尼克森總統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裡觀看了現場直播。

裝載著阿波羅11號的農神5號火箭於當地時間1969年7月16日9時32分(13時32分UTC)在甘迺迪太空中心發射升空,12分鐘後進入地球軌道。環繞地球一圈半後,第三級子火箭點火,太空飛行器開始向月球航行。30分鐘後,指令/服務艙從農神5號分離,在轉向後與登月轉接器中的登月艙連接。月球轉移軌道射入英語Trans-lunar injection將太空飛行器射向月球。

阿波羅11號於7月19日經過月球背面,很快點燃了主火箭並進入了月球軌道。在環繞月球的過程中,三名太空人在空中辨認出了計劃中的登月點。

艾德林在月球上留下的鞋印。這是一個測試月球表面風化層的實驗的一部分。

阿波羅11號的登陸點在寧靜海南部,在Sabine D環型山西南20公里處。這個登陸點被選擇的原因是它比較平整(來自於游騎兵8號測量員5號以及月球軌道器提供的信息),也就不會在降落和艙外活動時製造太多困難。登陸之後,阿姆斯壯把登陸點稱做「寧靜海基地」。

7月20日18:11UTC,當飛船在月球背面時,呼號為「鷹號」的登月艙從呼號為「哥倫比亞號」的指令艙中分離。科林斯獨自一人留在「哥倫比亞」上,在鷹號繞垂直軸旋轉時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以確保這個飛行器一切正常。檢查過後,科林斯做了一個簡單的告別手勢——「兩位多加保重」——便離開了。科林斯的任務是留在指令艙中並繞月球環行,在以後的24個小時中只能監測控制中心與鷹號之間的通訊並祈禱登月一切順利。如果鷹號發生了意外並且不能夠從月面起飛的話(可能性極大),科林斯就只能獨自一人返回地球。

很快,阿姆斯壯和艾德林啟動了鷹號的推進器並開始下降。他們很快意識到它「飛過頭」了:他們向月面降落時,表明電腦過載的警報器開始響起。鷹號在下降彈道中多飛了4秒,也就是說登月點會離計劃西面若干公里遠。導航計算機出現了若干次異常的程序警報。在休斯頓的詹森太空中心,飛行控制指揮官史蒂夫·貝爾斯(Steve Bales)面臨著一個關鍵的、一剎那間的抉擇——終止登月計劃(這也意味著終止整個飛行計劃,因為飛行器上的燃料僅夠進行一次嘗試),或者命令太空人按照計劃行動,不要理會登月艙電腦出現的問題。貝爾斯後來承認,他是「憑著直覺」允許阿姆斯壯嘗試登月的。重新開始注意窗外之後,阿姆斯壯發現他們正處在一塊岩石和一片硬地之間。計算機失靈導致他們飛過了預選著陸區,而燃料也很快就要耗盡了。此時,阿姆斯壯選擇了手動控制登月艙。登月艙不斷下降,燃料開始耗盡——登月艙位於月面上空大約9公尺,所剩燃料僅夠用30秒鐘——阿姆斯壯在遍布礫石和隕石坑的月面冷靜地找到一處適合於著陸的地方,並駕駛登月艙穩穩地降落在月球上。準確的登陸時間是1969年7月20日下午4時17分43秒(休斯頓時間)。

裝載著阿波羅11號的農神5號(1969年7月16日)

阿姆斯壯和艾德林互相看了一眼,會心地笑了。休斯頓飛行控制中心內鴉雀無聲,大家都在靜靜地等待著。終於,他們聽到了阿姆斯壯的聲音:「休斯頓,這裡是靜海基地。『鷹』著陸成功。」飛行控制中心頓時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聲。在登月艙里,阿姆斯壯和艾德林把手伸過儀錶盤,默默地握了一下。

登月過程中的程序警報是「執行溢出」,意味著導航電腦無法在規定時間內完成預定任務。後來發現,溢出的原因是登月艙的對接雷達在降落時沒有關閉,使計算機仍然監視並不在使用的雷達。由於在緊急關頭的一句「繼續」,史蒂夫·貝爾斯後來獲得了一枚總統自由勳章

降落後不久,在艙外活動的準備工作開始之前,艾德林通過無線電向地球念道:

Cquote1.svg
這裡是登月艙駕駛員。我想利用這個機會讓所有正在聽的人,不論他們是誰或在哪裡,靜下來,回顧一下過去幾小時所發生的一切,並以他或者她自己的方式表示感恩。
Cquote2.svg

作為共濟會的成員,艾德林接下來進行了聖餐禮。艾德林將他所進行的聖餐禮保密,甚至都沒有告訴他的妻子,因為阿波羅8號太空人在月球軌道中念的《創世記》使航空太空局無神論者麥達琳·默里·歐黑爾英語Madalyn Murray O'Hair起訴。

踏上月球[編輯]

阿姆斯壯踏上月球

7月21日2點56分(UTC),鷹號降落六個半小時後,阿姆斯特朗扶著登月艙的階梯踏上了月球,說道:「這是我個人的一小步,但卻是全人類的一大步(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艾德林不久也踏上月球,兩人在月表活動了兩個半小時,使用鑽探取得了月芯標本,拍攝了一些照片,也採集了一些月表岩石標本

月面活動[編輯]

尼爾·阿姆斯壯在踏上月球前對月球表面的描述
由尼爾·阿姆斯壯拍攝的伯茲·艾德林,在艾德林的面罩上可以看到阿姆斯壯的影像
尼爾·阿姆斯壯在月球表面的少數幾張照片中的一張,他正在登月艙附近工作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照片編號11-40-5886.
伯茲·艾德林 2009

踏上月球前,太空人們通過鷹號登陸艙60°視域的三角形舷窗,對著陸場進行了觀察以確定安放「阿波羅計畫初期科學實驗組件」(EASEP) 和一面美國國旗的位置,加上艙外活動所必須的準備,消耗時間超出了計劃中的兩小時。最開始時,阿姆斯壯無法順利的背負生命保障系統背包(PLSS)通過艙門。據另外一名資深月球漫步者約翰·楊稱:為安裝一個較小的艙門,阿波羅登月艙曾經進行過改造,而生命保障系統背包卻沒有隨之改進,進出的困難使太空人心率的幾個最高紀錄都集中出現在出入登月艙時。

因為胸前安裝遙控單元的阻礙,阿姆斯壯看不到自己的腳步。在他緩緩從登月艙的9級爬梯爬下的過程中 ,阿姆斯壯拉動了一個D字形拉環,釋放了摺疊狀態安置於鷹號側壁上的一個叫做模塊化設備組合的設備並同時激活了電視攝像機。首次登月使用的是慢掃描電視與商業電視的組合,即畫面先放映在特殊的顯示器上,之後由一台普通電視攝像機對著這台顯示器拍照,這種中繼的拍攝方法大大的降低了畫面的質量。畫面信號首先由位於美國境內的金石深空通訊中心接收,但位於澳大利亞的金銀花溪跟蹤站獲取的信號保真度更高。幾分鐘以後信號轉接到靈敏度更高的澳大利亞帕克斯無線電望遠鏡。儘管直播遇到了許多技術和天氣困難,首次月面艙外活動模糊的單色畫面還是向全世界至少6億人進行了直播。雖然這段視頻存世數量很大,但保存於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原始慢掃描源版錄像卻在一次日常洗帶操作中被毀。所幸文檔錄像的副本最終在登月直播的一個地面接收站,澳大利亞的柏斯被找到。

描述過月面灰塵之後(「極細,幾乎是粉狀」),阿姆斯壯走下了登月艙的支腳,開始了人類首次對另外一個星球的探索。作為阿波羅系統的工程性實驗品,阿姆斯壯首先對阿波羅11號登月艙進行了拍攝,以供工程師對登月艙降落後的情況做出判斷。之後他使用安裝在一根杆子端頭的採樣袋進行了應急土壤採樣,並將樣品袋摺疊塞到了右側大腿上的儲物袋中。接下來他從模塊化設備組合中取出了電視攝像機並完成了一次全景拍攝,之後將攝像機安裝在距登月艙12公尺(40英尺)遠的三腳架上。

艾德林隨後踏上月球表面並測試了包括雙腳跳在內的幾種在月球表面走動的方法。儘管生命保障背包造成了一些後墜的趨勢,不過兩名太空人在保持平衡方面的問題並不嚴重。隨後太空人發現跨步跑是月面活動中最方便的方式,太空人們報告稱,必須得提前6、7步規劃移動方向,因為月球表面細膩的土壤很滑。艾德林報告說:在從陽光走入陰影的過程中,太空服內部溫度沒有變化,但頭盔在陽光下的感覺要比陰影中暖和。

在月球上安放美國國旗之後,太空人們與美國總統理察·尼克森通了電話,這次電話交談被尼克森稱為「從白宮打出的最具歷史性的電話」。尼克森原本準備在電話上做一個較長的演說,不過時任駐白宮的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阿波羅11號聯絡員的弗蘭克·博爾曼說服了尼克森,最終將這次通話進行了縮減以示對甘迺迪登月遺願的尊重。

太空人們在月球表面安放了阿波羅計畫初期科學實驗組件,其中包括一台被動式地震儀和一台雷射測距反射鏡。之後阿姆斯壯在距離登月艙120米的位置對東部環形山的邊緣進行了拍照,同時艾德林取出了兩根岩芯,取樣過程中他使用地質錘敲擊鑽桿,這是整個阿波羅11號任務中唯一一次使用地質錘。隨後兩名太空人使用鏟子和帶有爪的探桿進行了岩石標本收集。因為許多工作時間都超出了預定時間,所以太空人們不得不中途停止了記錄標本的工作。

這時,控制中心用密語警告阿姆斯壯的代謝率過高,必須慢下來。不過因為艙外活動的總體代謝率低於預期,所以任務控制中心最終允許太空人將艙外活動延長15分鐘。

月面上升與返回地球[編輯]

麥可·科林斯 2009

艾德林先爬進了登月艙,之後兩名太空人一起用一種叫做月面器材傳送帶的扁平索滑輪裝置費力的將拍攝的膠片和2個裝有21.55公斤月面樣本的盒子運進登月艙。阿姆斯壯隨後跳上爬梯的第三級,並爬進了登月艙。為了減輕登月艙上升級的重量以返迴繞月軌道,兩名太空人在轉換到登月艙上的生命保障系統後,開始將太空衣上的PLSS(攜帶型生命保障系統)背包、月面套鞋、相機和其他一些設備拋棄在月面上。之後他們重新對登月艙加壓,接著就去睡覺了。

在進入客艙時,艾德林的背包意外中損壞了解除上升級主發動機保險的開關,最初人們擔心沒有這個開關將無法點燃發動機,以至於把太空人們困在月球上無法返回。幸運的是這個開關用一個太空筆就可以打開,如果不是這樣,太空人們就得重新設置登月艙的電路以點燃上升級發動機。

在休息了約7個小時以後,指揮中心叫醒了兩名太空人並指示他們進行回航準備。又過了兩個半小時,UTC17:54時,他們乘坐鷹號上升級離開月面返迴繞月軌道與指令倉哥倫比亞號上的指令倉駕駛員麥可·柯林斯會合,隨他們返回的還有21.55公斤的月面樣本。


登月艙上升級上的影片記錄顯示,在起飛階段時,放置在離下降級25英尺遠的美國國旗被上升發動機噴出的氣體猛烈吹動。隨著降落場慢慢離開視野,旗子似乎已經傾倒,但是否傾倒誰都不確定(但據艾德林說:「登月艙的上升級與下降級分開...我當時正盯著電腦,尼爾正看著高度表,但我還是看了一眼,發現旗子倒了。」)。在阿波羅11號之後所有登月飛船放置在月面上的美國國旗都至少離開登月艙100英尺,以避免被上升發動機吹倒。

在與哥倫比亞號會合之後,鷹號登月艙被拋棄並留在繞月軌道上。據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報告稱,鷹號的軌道逐漸降低最終在「某一地點」與月球相撞。

7月23日,在降落地球前夜,三名太空人進行了一次電視直播。柯林斯說:「...把我們送入軌道的土星五號火箭的複雜程度是難以想像的,它的每一部件都很完美...我們始終對它抱有信心。沒有為這個計劃流血、流汗、流淚的人們,這一切都不會成為現實...雖然你們現在看到的只有我們三個,但在幕後有成千上萬的人為計劃作出了貢獻,我想對他們說:『十分感謝』」。艾德林說:「...這不僅僅只是三個人去月球完成一次任務,也不僅僅是一個政府和產業團隊的努力,也不僅僅是一個國家的努力。我們感覺這象徵了人類對未知世界探索的求知慾...從我個人來說,回想過去幾天,聖歌中的一節出現在我腦中『我觀看你指頭創造的蒼穹和你擺列的月亮星辰,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阿姆斯壯總結道:「這次飛行的責任是歷史付與的、是科學先驅們付與的責任、是美國人民的意志付與的、是四個部門和他們的委員會付與的、是製造了土星火箭、哥倫比亞號、鷹號和艙外活動單元,包括太空衣和背包,也就是我們在月球上的小飛船,是製造了他們的公司與產業團隊付與的。我們感謝建造、設計、實驗了飛船並為之付出努力與發揮才智的所有美國人,今晚,我們特別感激他們。願上帝保佑所有收聽收看我們直播的人,這裡是阿波羅11號,晚安。」

太空人們於7月24日返回地球,並受到了英雄般的歡迎。他們的降落點為北緯13度19分,西經169度9分,威克島以東2660公里(1440海里),或約翰斯頓環礁以南380公里(210海里),距回收船大黃蜂號24公里(15英里)。在降落約一小時後,太空人們被回收直升機發現,之後太空人們進入了一個用做隔離設施的拖車。尼克森總統親自登上了回收船歡迎太空人返回地球。

為避免從月球帶回未知病原體,阿波羅11號的乘員在返回地球後被隔離,但是被關了3周之後(拖車中一周,林登·B·詹森航太中心月球物質回收和回歸太空人檢疫實驗所兩周),太空人們並沒有任何事情。1969年8月13日,太空人們離開了隔離區並接受美國民眾的歡呼,同一天在紐約、芝加哥和洛杉磯都進行了為他們慶祝的遊行。

當晚在洛杉磯為阿波羅11號成員舉行了國宴,出席的有國會議員、44位州長首席大法官和83個國家的大使。總統尼克森和副總統斯派羅向每位太空人頒發了總統自由勳章,這次慶典只是一個長達45天的名為「一大步」巡遊的開始,在這次巡遊中太空人們去了25個國家,期間還拜訪了許多著名人物包括伊莉莎白二世女皇。許多國家為慶祝第一次載人登月都發行了紀念郵票或紀念幣

1969年9月16日,三名太空人在國會山舉行的參眾兩院聯席會議上發表演講,他們向眾議院參議院分別贈送了一面隨他們登月的美國國旗。

指令艙現在陳列在華盛頓的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中,它被擺放在朝著傑弗遜大道入口的主展廳正中,在主展廳里還有其他先驅飛行器,比如聖路易精神號、貝爾X-1、北美人X-15、友誼7號(水星計劃)和雙子星座4號。用作隔離艙的拖車被陳列在維吉尼亞州華盛頓杜勒斯國際機場的史密森Udvar-Hazy中心。

意外情況下的電視演說[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總統演講作家威廉·薩菲爾為尼克森總統準備了一份名為「月球災難」(In Event of Moon Disaster)的電視演說稿,以備登月太空人被困在月球上無法返回時使用。

通訊[編輯]

阿波羅11號飛船安裝了摩托羅拉的無線應答器,用於傳遞地球與月球間的語音通訊和電視信號。阿姆斯壯在月球上的第一句話是通過摩托羅拉政府電子部設計並製造的轉發器傳回地球的。 美國在月球上的漫遊車使用摩托羅拉調頻無線接收機來提供相距三十八萬六千公里的月球與地球之間的話音聯絡。這種接收機的靈敏度比普通汽車收音機高一百倍,卻只有0.681公斤。

任務徽章[編輯]

阿波羅11號的任務徽章由指令艙駕駛員麥可·柯林斯設計,他的設計意圖是「美國進行的以和平為目的的登月」。他選擇了鷹作為徽記,最初的版本在鷹喙上添加了橄欖枝,整個徽記以月球作為背景,遠景上則是遙遠的地球。但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官員認為鷹喙顯得過於好戰,所以經過討論後,徽章上的橄欖枝被移至鷹爪。因為太空人們擔心在徽章上使用羅馬數字Ⅺ會在某些國家中造成費解而最終選擇了英文Apollo 11作為徽章標題;而且為顯示徽章代表對登月計劃做出貢獻的每個人,太空人們決定不在徽章上放置自己的名字。

徽章上的所有顏色都為原色,周圍裝飾著藍色和金色的外沿。為配合任務徽章,阿波羅11號的指令艙也被命名為鷹號。

趣聞[編輯]

  • 指令艙哥倫比亞號的名字是來自儒勒·凡爾納的小說從地球到月球中發射登月飛船的超級大炮哥倫比亞號,在航空太空局的內部計劃文件中也稱指令艙為:雪堆或乾草堆。
  • 阿姆斯壯和艾德林登月之際,蘇聯的探測飛船飛過著陸點,希望從中沾一點光,但最後在名副其實的危海墜毀。[1]
阿姆斯壯和艾德林登月之際,蘇聯的探測飛船飛過著陸點。(1969年7月20日)
  • 阿波羅11號的任務徽章作為艾森豪一美元的背面圖案,而正面為艾森豪的頭像。
  • 阿波羅11號在降落的時候只剩下20秒的發動機

真偽[編輯]

參看[編輯]

參考[編輯]

  1. ^ CCTV,第46分30秒. 《太空競賽》 第4集.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