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泰語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已重新導向自 阿爾泰語系)
前往: 導覽搜尋
阿爾泰語系
地理分佈: 東亞北亞中亞西亞東歐
譜系學分類 世界主要語系之一
分支:
日本語族 (有爭議)
朝鮮語 (有爭議)
ISO 639-2 / 5 tut
Altaic family2.svg

阿爾泰語系別譯阿勒泰語系語言學家按照語言系屬分類方法所劃分的一組語群,包括60多種語言,說該語系語言的人口約為2.5億,該語系主要集中於中亞及其臨近地區。「阿爾泰語系」主要有突厥語族蒙古語族通古斯語族三個分支。有的語言學家把阿爾泰語系和烏拉爾語系劃分為一組語群即烏拉爾-阿爾泰語系。以上代表的是20世紀初芬蘭語言學家Ramsted和現代俄國語言學家斯塔羅斯金等學者的看法。

特徵[編輯]

突厥語族蒙古語族通古斯語族的共同特徵很多,無論這些是同源關係的證據還是民族交流的結果,以下舉上幾個例子:

  • 三種語族的人稱代詞很相似:
人稱代詞
蒙古語 突厥語(回鶻文) 滿文
第一人稱單數 bi bän bi
第二人稱單數 ci < *ti sän si
第一人稱複數 ba biz be (排除式) / muse(包括式
第二人稱複數 ta siz suwe
  • 蒙古文和突厥語言有相似的複數後綴(蒙古語-nar / -ner、突厥語-lar /-lär),

特點[編輯]

  • 母音主要以單母音為主,同時每個詞都有固定的重音位置。
  • 詞的形態結構複雜,詞有詞根詞幹詞綴之分,大多屬於黏著語
  • 變化和後置詞的使用。
  • 句子的排列以SOV為主,也就是說,在其一般的句子當中,主語在前,謂語在後,賓語在中間。
  • 母音和諧律(或稱母音調和)
  • 有人稱後綴,如:動詞人稱後綴、從屬人稱後綴、反身領屬人稱後綴以及突厥語族特有的謂語人稱後綴。動詞後綴,在喀爾喀蒙古語以及滿洲語中已退化。滿洲語在創制文字時從屬人稱後綴不在書面語上表達,直到近日,滿語諸方言多已退化,但在錫伯語以及其他通古斯語中完全保存下來。而蒙古語族通常只用人稱代名詞屬格,或單獨使用人稱從屬後綴,如:(我的書)Mini bicig 或 bicig-min ,通常不會兩個都用,如:Mini bicig-min。突厥語族及滿語支外的諸通古斯語通常兩者一起用。

分類[編輯]

參見:中國語言列表#阿爾泰語系

阿爾泰語系的存在爭議[編輯]

阿爾泰語系的存在與否,至今依舊有爭議,有的語言學家認為突厥語族、蒙古語族和通古斯語族三種語族之間沒有同源關係,這些反對阿爾泰語系的學者認為,這些語族雖然有許多相同的語法特點和共同詞彙,但是這些是因為民族長期接觸,互相融合而產生的,是借用的結果,而並不是原始語遺留下來的原始特徵。一般認為是蒙古語借用突厥語的詞彙和語法形態。目前這個問題還在議論之中。

另外關於日本語、朝鮮語是否屬於該阿爾泰語系也造成了很大爭議,一些學者認為若將日本語、朝鮮語劃開出阿爾泰語系能客觀的減少此語系存在的爭議。

日本語、朝鮮語的歸屬爭議(阿爾泰超語系假說)[編輯]

朝鮮語、日本語(包括琉球語)的系屬一直都是學術界爭論的焦點、基本上可以有五類的觀點

第一類觀點認為朝鮮語、日本語即使屬於該語系,也只能在阿爾泰超語系假說(Macro-Altaic theory)上成立,因為朝鮮語有著一些阿爾泰語系的語言特徵,而日語跟朝鮮語又有著不少類似之處。

  • 流音不會出現在本土詞彙(固有詞)的首個音節上(日語不符)
  • 母音和諧律(或稱母音調和)(日語不符)
  • 黏著語的特徵

但朝鮮語、日語均缺少人稱後綴,如通古斯語(赫哲) Mini bithe-i 我的書,Bi mini bithe-we-i hvla-i.我讀我的書。 bithe-we-i中的we是受格後綴,而i是第一人稱領屬後綴。hvla-i中的i為動詞第一人稱後綴。蒙古語 Teguu-d-mini og.給我弟弟。d為與格後綴,mini為第一人稱領屬後綴。

朝鮮語的這三個語言特徵為該觀點提供了相當有力的支持。但由於朝鮮語跟阿爾泰語系的其他語言之間的同源詞彙非常少(日語無),所以反對該觀點的學者一般都以此作為反駁的力證。

關於母音和諧,這種語言特徵也並非阿爾泰語系的專利,阿爾泰語系周邊,北亞楚科奇-堪察加語系楚科奇語,東亞藏緬語族景頗語羌語也存在或殘留著母音和諧現象,而非洲尼日-剛果語系的許多語言,包括多威語伊博語和許多班圖語族的語言,亦有著以舌根位置為基礎的母音和諧的現象存在。

而黏著語的特徵更不止阿爾泰語系特有,在世界其他語系中均廣泛存在著,歐洲北亞的烏拉爾語系,印度的達羅毗荼語系,廣布亞、澳、非三大洲的南島語系等等均是以黏著語為主體的語系,緊鄰阿爾泰語系的藏緬語族也是由黏著語和退化的黏著語構成的語族。

第二類觀點認為日本語跟朝鮮語共屬於一個新的語系。持該觀點的學者認為日本語的文法與朝鮮語的文法有驚人的相似度,都是使用主賓謂序列,且兩者歷史上又共同受過古漢語的強烈影響。因此有學者認為日本語跟朝鮮語是阿爾泰語系和漢藏語系混合的新語系。但是日本語跟朝鮮語之間同樣缺乏同源詞也成了異議的學者們反駁該觀點的力證。

第三類觀點認為日本語跟琉球語共屬於一個新的語系,即日本語系。由於日本語跟琉球語之間確有不少相似性,故此觀點得到了一些學者的支持,但仍然並沒有被廣泛認同。

第四類觀點認為日本語跟朝鮮語一樣,都是孤立語言,而它們跟目前世界上已知的語系都沒有關聯。持該觀點的學者們以「同源詞問題」支持該觀點。

第五類觀點認為日本語應當歸屬漢藏語系藏緬語族,主要以西田龍雄為代表的一些日本學者,認為日本語的語序與緬甸語等絕大多數藏緬語(除克倫語和白語外,這兩種語言據悉分別受到主謂賓的泰語和漢語影響,成了主謂賓語序)相同,而且日本語固有詞中也有與緬甸語及中國南方方言近似的詞彙,甚至在音韻上也有好些類似之處,因而主張日本語應歸屬藏緬語族[1]。但是持反對意見的人認為,日本與藏緬語民族地區之間路途遙遠,中間還隔著南島語系和滿-通古斯語族的民族地區,故此觀點大多未加以重視。然而,有些學者提出應當以民族遷徙歷史來看待此說,他們說:雖然今天的民族分布看起來日本和藏緬語族相隔甚遠,但是在商周時期,一些藏緬語族、南支古亞洲族(鳥田)和南島語族混合,並且在漢藏(周)民族強大的壓力下以其航海技術沿岸北上或南下透過朝鮮半島南部進入九州島定居。當時,通古斯族(阿爾泰語系)尚在蒙古高原東北部與北支古亞洲族(今楚科奇和朝鮮族之北方族源)競爭,故此說法極有可能。

除了上述五類觀點以外、還有學者認為日語應當屬於南島語系,日本語與南島語在構詞上有著類似之處,然而同阿爾泰語一樣缺乏同源詞。

近來有人提出在阿爾泰語系之下構建新語族(韓日-琉球語族)並且將朝鮮語、琉球語以及日語都歸入該語族之內。該觀點顯然是第一類與第二類的混合觀點、但是持該觀點的人依然需要面對「同源詞問題」。

個別人的「漢語某些方言屬於阿爾泰語言」的觀點[編輯]

目前,學術界普遍認同吳語和客家語均屬於漢語。但是有個別人因為吳語與客家語的個別詞彙、個別語法現象與阿爾泰語言碰巧相似而提出吳語、客家語屬於阿爾泰語言。 第一種猜想認為漢語吳語方言因為少數詞彙和阿爾泰語系某些語言可能存在發生學上的對應關係,便提出吳語屬於阿爾泰語系的假想[2]

  • 吳語與阿爾泰語系對應的基本詞彙數量已經達到約五六十個
  • 語法、基本詞彙、語音方面都有類似的關係,例如:蘇州話中表達「熱」的意義,可以叫「奧造」,而在日語中表達「熱(あつ)」竟然也有相似的讀音,但根據徐松石的日本民族淵源一書中提到日本的其中一個族源,鳥田族即是在商周民族南下以前江蘇、浙江沿海的土著民族,而鳥田族應屬南支古亞洲族。
  • 在蘇州方言中,「臨頓路」三個字讀作「ling deng lou」(音)這種讀法發音符合阿爾泰語系語言中「母音和諧」的特點,而這一特點是阿爾泰語系語言所特有的,但是近年,有人發現羌語支有母音和諧遺跡,有時後綴的母音會受到前一個母音影響而作出選擇。

但是持反對意見的人認為這並不為多數以吳語為母語的人所認同,況且僅從詞源考證,屬一家之言,理由如下:

  • 吳語屬於漢藏語系漢語族漢語吳語方言區,目前國際上無任何爭議,吳語亦不屬於任何未定之系屬,根據斯瓦迪士核心詞列表,吳語和漢語其他方言的同源率高達90%以上,語法亦大體相似。
  • 即使假設存在這些所謂的「五六十個對應的基本詞彙」,也尚不能分清是周朝時代或更早同源,或者是南宋定都南京、杭州時候的官話(客家話),蒙古元朝官話、滿人清朝官話的混入。且吳語和漢語官話對應的詞彙更多,遠超過五六十個,按此道理,那麼吳語相比阿爾泰語系更應該接近漢藏語系才對[3],另外吳語中與侗台語百越語)相同相似程度要比與阿爾泰語系更多,也沒有人說吳語屬侗台語系[4]
  • 即使分屬不同語系漢語日語之間的同源辭彙也有47.5%[5]。由此可見,如果以詞彙發音相通作為證據也站不住腳,因為這些吳語和日語相通的詞彙本身就是漢語同源詞而已。更何況日本語語系歸屬有爭議,因為日語和阿爾泰語系其他語言不存在同源詞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戰憲斌 (1987)〈日本语的语系〉(收錄於《日语学习与研究》1987年1期)
  2. ^ (簡體中文)蘇州一大學生欲顛覆吳語傳統理論. 
  3. ^ 唐七元 (2008)《吳方言與非吳方言同源詞初探》(載於《語言科學》2008年9月第七卷第五期,此文章列舉了漢語吳方言與漢語非吳方言的同源詞)
  4. ^ 鄭張尚芳 (2008)《古吳越地名中的侗台語成份》(載於《溫州師範學院學報》1987年第4期,此文章列舉了一些吳越地名有關侗台語成分的例子)
  5. ^ (日文)国立国語研究所は、1956年の雑誌の語彙について大規模調査を行っている。そのうち、語種ごとの異なり語数(同じ語が複数回出現しても1と数える)を見ると、和語が36.7%、漢語が47.5%、外来語が9.8%、混種語が6.0%で、語の多彩さの点では、漢語が和語を圧倒している。一方、延べ語数を見ると、和語が53.9%、漢語が41.3%、外来語が2.9%、混種語が1.9%で、繰り返し使われる語には和語が多い。

期刊文章[編輯]

  • 《吳方言與非吳方言同源詞初探》,唐七元,復旦大學中文系,《語言科學》,2008年9月第7卷第5期
  • 《古吳越地名中的侗台語成份》,鄭張尚芳,《溫州師範學院學報》,1987年第4期
  • 《朝鮮語漢字詞和漢源詞》,李得春,《民族語文》,2007年第5期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