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瑞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阿瑞斯
位於義大利哈德良別莊的阿瑞斯雕像
位於義大利哈德良別莊的阿瑞斯雕像
戰神
住所 奧林匹斯山色雷斯馬其頓尼亞底比斯斯巴達瑪尼半島
聖物 矛、盔、犬、戰車、野豬
配偶 阿佛洛狄忒
父母 宙斯赫拉
兄妹 厄里斯雅典娜阿波羅阿耳忒彌斯阿佛洛狄忒狄俄倪索斯赫柏赫爾墨斯赫拉克勒斯海倫赫菲斯托斯珀爾修斯米諾斯繆斯卡里忒斯厄倪俄厄勒梯亞
子女 厄洛特斯厄洛斯安特柔斯)、福波斯得摩斯弗勒古阿斯哈耳摩尼亞阿德剌斯忒亞
在羅馬神話 瑪爾斯

阿瑞斯古希臘語Ἀρης)一譯阿雷斯,或譯艾瑞斯,是古希臘神話中的戰神,希臘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宙斯赫拉的兒子,另一說它是朱諾(赫拉的羅馬名)吞下一條暴眼大蛇之後生下來的。他是力量與權力的象徵,嗜殺、血腥,人類禍災的化身。

羅馬神話中稱為瑪爾斯拉丁語Mars)。拉丁文火星源於他的羅馬名字;「星期二」(英文 Tuesday)之名則來自其在北歐神話的對應神祇提爾

神話[編輯]

荷馬在《伊利亞特》中把他說成是英雄時代的一名百戰不厭的戰士。他肝火旺盛,尚武好鬥,一聽到戰鼓聲就手舞足蹈,一聞到血腥氣就心醉神迷。戕戮廝殺是他的家常便飯。哪裡有鏖戰,他就立即衝向那裡,不問青紅皂白就砍殺起來。他穿上戰服時雄姿勃勃,頭戴插翎的盔甲,臂上套著皮護袖,手持的銅矛咄咄逼人。他得天獨厚,威嚴、敏捷、久戰不倦、孔武有力、魁梧壯偉。至今,他還是智慧的大敵,人類的禍災。他通常是徒步與對手交戰,有時候也從一輛四馬戰車上揮戈(那四匹馬是北風和一位復仇女神的後裔)。隨從他奔赴疆場的有他的兒子:恐怖戰慄驚慌畏懼,還有他的姐妹不和女神厄里斯(紛爭女神的母親)、妻子毀城女神厄倪俄和一群嗜血成性的魔鬼。勝敗乃兵家常事,阿瑞斯自然也有敗北的時候。在攻打特洛伊城的戰鬥中,雅典娜赫拉就曾多次把他打得丟盔卸甲。他向宙斯告狀,反而被侮罵為逃兵,深為眾神所不齒。他所寵愛的情婦竟偏巧是美神阿佛洛狄忒,在她的懷抱裡,這位戰士得到了安寧。他倆生的女兒叫哈耳摩尼亞,日後成為戰火連綿的底比斯王朝的開國女祖。據荷馬說,阿瑞斯最喜歡去的地方是北部的地勢坎坷的色雷斯。他佩帶的徽記是長矛和燃燒著的火炬;他的愛畜是兀鷹獵犬,兩種戰場上的常客。
羅馬時期,阿瑞斯與羅馬的馬爾斯混同。馬爾斯在羅馬是位非常受崇敬的神,與主神朱庇特並列,並且作為羅馬奠基者羅慕盧斯和瑞穆斯的父親而成為羅馬人的始祖。馬爾斯起初可能與農業有關,與阿瑞斯混同後便單純作為戰神繼續受到崇拜。他是惟一一位曾經不得不屈於部下威力的神。有一次,由於缺乏機智與正確判斷使他蒙受羞辱。他和兩個巨人決鬥,發現自己不能抵擋。他自動放下武器,被銬上鐵鏈關了起來,最後他被老練的赫爾墨斯救出來,但在此之前,他已飽嘗了受侮辱的滋味。
他做事不加思考,就像他的殘暴一樣典型。波塞冬的一個兒子企圖誘拐他的女兒,弄得戰神非常不悅。於是,他毫不留情地把他幹掉了。為了替兒子報仇,波塞冬拉著阿瑞斯到雅典法官面前要求審判戰神。審判是在城外的一座小山上開庭的,阿瑞斯敘述了案情,最後被判無罪。從那以後,這座山就稱作雅典的最高法院,即「阿瑞斯之山」;而出審的法官們被稱作雅典最高法院的法官。
阿瑞斯又稱格拉狄奧斯(意為眾軍之首)和阿洛普羅薩洛斯。他的四匹戰馬,相傳為阿瑞斯與一復仇女神所生,分別稱為:埃通(意即「燃燒」)、科納玻斯(意即「暴亂」)、弗洛吉奧斯(意即「火焰」)、福波斯(意即「恐怖」)。阿瑞斯的形象通常為—威武強悍、相貌非凡、身披甲胄的戰士。其表徵為:長矛、火炬、獵犬和鷹鷲。據說,他可發出震耳的凄慘之聲,猶如千百戰士在哭嚎;他一旦受傷倒地,碩大身軀竟佔地7公頃。
最初,在色雷斯地區,阿瑞斯被奉為冥世之神,後演化為戰神。阿瑞斯雖為戰神,卻敗績累累,並屢次為智慧女神雅典娜所勝。在特洛伊戰爭中,他幫助特洛伊人,卻為狄奧墨得斯所傷。諸神紊戰時。他妄圖暗算女神雅典娜,反被雅典娜用一巨石擊倒。在雅典娜的襄助下,赫拉克勒斯殺死其子基克諾斯。阿洛阿代將他生擒,並置於銅罐中達13個月之久,後為赫爾墨斯所救。阿瑞斯風流韻事頗多。相傳,他與火神赫菲斯托斯之妻美神阿佛洛狄忒私通,兩者幽會時,讓夜神阿勒克特律翁「望風」。不料,後者一覺睡到天明,竟讓太陽神赫利奧斯窺見,並告知赫菲斯托斯,赫菲斯托斯製作—面無形之網,將偷情者雙雙捉扶。讓他們當眾出醜。阿瑞斯一氣之下將夜神阿勒克特律翁變成一隻牡雞,命其司晨。古希臘劇作家索福克勒斯稱阿瑞斯為「可鄙之神」。在其劇作中,阿瑞斯屢為宙斯、阿波羅、阿爾忒彌斯和巴克科斯的弓箭、閃電和烈火所傷。在荷馬的敘事詩中,他則是—個狂暴而多情的風流之神。人們常將這樣一些詞語用於阿瑞斯:碩大、強健、迅猛、狂亂、違約、兇殘、嗜血,毀國。甚至在其子女的身上也不乏桀騖不馴,野蠻和殘酷的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