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正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阿Q正傳》是魯迅唯一的一部中篇小說,寫於1921年12月至1922年2月之間,最初分章刊登於北京《晨報副刊》。《阿Q正傳》第一章發表於1921年12月4日《晨報副刊》的「開心話」欄,開頭諷刺考證家的那些近似滑稽的寫法。但魯迅「實不以滑稽或哀憐為目的」[1],並希望寫出「一個現代的我們國人的魂靈來」[2]。第二章起移載「新文藝」欄,直至1922年2月12日登畢,以後收入小說集《吶喊》。成功地塑造了阿Q的典型形象。「Q」在這裡本應唸作「qui/quei」,不過如今大多數人已經習慣按英語字母Q的發音來唸。

人物[編輯]

  • 阿Q──小說主人公,社會中的小人物,一窮二白,但自尊心很重。每次遭遇到不幸的事,都會找些似是而非的理由為自己安慰。
  • 趙太爺──鄉紳,阿Q的「米飯班主」,對阿Q甚為苛刻。
  • 吳媽──趙太爺家女工,阿Q曾對她出言不遜。
  • 小D──亦為底層人物,幫傭為生。曾與阿Q干架。魯迅認為他「長大後也是另一個阿Q」。

內容[編輯]

但雖然是蟲豸,閒人也並不放,仍舊在就近什麼地方給他碰了五六個響頭,這才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以為阿Q這回可遭了瘟。然而不到十秒鐘,阿Q也心滿意足的得勝的走了,他覺得他是第一個能夠自輕自賤的人,除了「自輕自賤」不算外,餘下的就是「第一個」。狀元不也是「第一個」麼?「你算是什麼東西」呢!?──《阿Q正傳》

阿Q「多住未莊,然而也常常宿在別處,不能說是未莊人,即使說是『未莊人也』,也仍然有乖史法的」,孑然一身,一窮二白,常替趙太爺做短工,但常被趙太爺苛待。平日更常被人瞧不起,然而阿Q卻常用「精神勝利法」自我安慰。

一日,阿Q又惹上瞧不起的王胡,又碰上討厭的假洋鬼子,都被打了一頓。就在憤憤不平時,卻迎上了小尼姑。阿Q調戲了一番,逗得人們吃吃笑後,才得抒懷。可是阿Q就此思起春來,徹夜未眠、胡思亂想一通。又一天,阿Q在趙家舂米,竟對趙家的女工吳媽出言不遜。趙家的人又藉此向阿Q勒索錢財,更不再給他工作。自此趙家工作都交了給小D做。阿Q很多日子都捱餓受寒,把家當都典押了。終於決計出門求食,到了靜修庵,才拔幾個老蘿蔔,卻被黑狗追個狼狽不堪。這時,阿Q決意要入城了。過了一些日子,人們見到阿Q衣著光鮮,都紛紛巴結阿Q。人們的態度都轉變了,都向他要城裡的貨,但後來得悉阿Q進城是當小偷,又不再敬畏他了。

某一夜,傳聞革命黨到了未莊,人心慌亂起來。縱然人們不怎談論,看似沉寂,但其實人們心中還有梗。阿Q則本來也痛恨革命黨的,因為他以為革命就是造反-─就是與他作對。但見到未莊的村民都惶恐得不得了,他也嚮往起革命來了。於是阿Q常在街上呼嚷著革命的事情。人們在寧可信其有下,又對阿Q敬畏起來,尤其趙太爺甚至聞名百里的舉人老爺都怕革命黨,這使阿Q快意起來。然而,真正的革命黨真的來了,阿Q卻被拒絕加入。後來他不明不白被官兵捉入牢獄,被陷以「借革命之名造反,搶劫趙家一夥同謀」的罪狀,糊里糊塗的被問了話,又糊里糊塗的答了話,再糊里糊塗的畫了押。更被以一儆百的遊街示眾。他知道要死了,卻又不反抗,甘願被送上法場,無人爭議地槍斃了。

評論[編輯]

阿Q這一形象有其複雜的性格,但其人物的內心世界並不複雜。其在欺壓時期用精神勝利法來使自己獲得感情上的平衡,其精神沒有執著的追求;相反,其玩世不恭反映了流氓無產者的信念喪失[3]。魯迅「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當年編者曾放在「開心話」專欄內,其實飽含著沉痛、哀傷,有心人讀來並不認為開心。

1937年3月,毛澤東延安和美國作家史沫特萊說起《阿Q正傳》,評價到中國國內有一部分人是帶著阿Q精神,在任何時候都認為自己是勝利的,別人則是失敗的。並在1955年10月,七屆六中全會上談不要當「假洋鬼子」,不准別人從事革命[4]

任繼愈認為研究評論《阿Q正傳》的文章很多,也有寫得相當好的,他們從文學方面著眼的多,抓住中國農民的本質來深入解剖的文章卻是少見。許多人看不到這一點,嘲笑阿Q的某些缺點、毛病,其實這些毛病人人都有,是中華傳統文化長期帶來的胎記。錢理群認為魯迅直到臨死前,還為「《阿Q正傳》的本意……能了解者不多」而感到「隔膜」,其主要方面就是魯迅對「阿Q似的革命」的思考不為人們所了解。魯迅的感慨「《阿Q正傳》的本意,我留心各種評論,覺得能了解者不多。搬上銀幕以後,大約也未免隔膜,供人一笑,頗亦無聊,不如不作也。」[1]

魯迅曾說過,阿Q的身上也有革命的意識,[5]但研究者對此探討不多。汪暉指出「阿Q有幾次要覺醒的意思。這裡說的覺醒不是成為革命者的覺醒,而是對於自己的處境的本能的貼近。……阿Q的革命動力隱伏在他的本能和潛意識裡。」[6]

該小說被翻譯成各種語言。法國文豪羅曼·羅蘭認為「這部諷刺寫實作品是世界性的,法國大革命時也有過阿Q,我永遠忘不了阿Q那副苦惱的面孔。」[7][8]此外也影響著中國其他的文學家及其著作,比如老舍先生的《貓城記》中描寫看客的冷漠[9]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魯迅《1930年10月13日致王喬春書信》,載《魯迅全集》,第12卷,第26頁
  2. ^ 《俄文譯本〈阿Q正傳〉序》,《集外集》,載《魯迅全集》第七卷,人民文學出版社,1981年
  3. ^ 藍棣之. 现代文学经典: 症候式分析. 清華大學出版社. 1998年: 8頁. ISBN 9787302029755 (中文). 
  4. ^ 藍棣之. 现代文学经典: 症候式分析. 清華大學出版社. 1998年: 225頁. ISBN 9787302029755 (中文). 
  5. ^ 魯迅:《<阿Q正傳>的成因》,《魯迅全集》第3卷,第397頁。
  6. ^ 《阿Q生命中的六個瞬間--紀念作為開端的辛亥革命》. 
  7. ^ 陳漱渝. 倦眼矇胧集: 陈漱渝学朮随笔自选集. 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0年: 198頁. ISBN 9787533429980 (簡體中文). 
  8. ^ Theoretical studies of literature and art. 1981年: 27. Issues 4-7. 
  9. ^ 袁良駿. 八方风雨: 袁良骏学术随笔自选集. 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0年: 83頁. ISBN 9787533430016 (簡體中文).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