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道痙攣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陰道痙攣
分類系統及外部資源
ICD-10 F52.5, N94.2
ICD-9 306.51 625.1
DiseasesDB 13701
MedlinePlus 001487
MeSH D052065

陰道痙攣是一種影響女性性行為能力的病症。可發生於各種形式的陰道插入中,包括性行為衛生棉檢查,婦科檢查中的陰道插入。陰道痙攣是一種恥骨尾骨肌英語Pubococcygeus muscle(有時又稱為PC肌)的條件反射行為。[來源請求][1]反射導致陰道內壁肌肉突然猛烈收縮,從而使得包括性交在內的任何陰道插入行為產生疼痛、無法完成。[1]

陰道痙攣中的女性無法有意地控制痙攣行為。痙攣反射可以理解為眼睛在面對靠近物體時的瞬目反射行為。陰道痙攣的嚴重程度和發生在性交、陰道插入過程導致的疼痛程度因人而異。[2]

陰道痙攣的體驗[編輯]

對於陰道痙攣的女性來說,這種條件反射形成了一種惡性循環。例如:如果一名女性相信初次性交會帶來疼痛的話,她可能因為自己對疼痛的自我暗示而產生陰道痙攣。當她嘗試性行為時,肌肉的陣攣將產生性交疼痛。久而久之,不斷的嘗試將會使她對性行為產生疼痛恐懼,導致情況惡化。一般來說,即使在沒有陰道痙攣和心理因素的前提下,性交也有可能會帶來疼痛。

原發性陰道痙攣[編輯]

原發性的陰道痙攣多發於從未有過性經歷或從未經歷過無痛陰道插入的女性。一般多見於未成年人及剛超過二十歲的女性。這段時期也是西方國家的女孩初次使用衛生棉,進行插入式性行為,以及宮頸抹片檢查的階段。患有陰道痙攣的女性在嘗試性行為之前都可能無法意識到她們的狀況。對於女性來說,自我發現陰道痙攣是困難的。她可能認為陰道的進入是自然、輕鬆的,或者她根本意識不到產生這種癥狀的緣由。

下列少數主要因素可能導致陰道痙攣:

  • 性虐待,強姦,性虐待未遂
  • 個人沒有被虐待,但通過報告或親眼目睹了他人遭受的性或身體上的折磨
  • 早期成長環境中的家庭暴力和衝突
  • 被灌輸性是不道德的、下流的、傷風敗俗的等觀念
  • 對性行為的恐懼,特別是大眾對於初次性交造成的處女膜「破裂」的誤解,或是認為初次性交時會不可避免的造成疼痛。
  • 在未達到合適的年齡時被灌輸性理念或呈現暴力的性,以非正當的圖畫來呈現性等
  • 任何身體上的創傷
  • 普遍性的焦慮[來源請求]

偶爾也有認為原發性陰道痙攣具有特發性。[3]

陰道痙攣由拉蒙特(Lamont)根據癥狀的嚴重程度進行了分類。[4]他描述了陰道痙攣的四種程度:第一級陰道痙攣,患者產生骨盆底痙攣,可通過安撫控制疼痛。第二級陰道痙攣,主要來自骨盆的持續性痙攣,也可通過安撫控制。第三級陰道痙攣,患者會抬高臀部以拒絕檢查。第四級陰道痙攣,最嚴重的痙攣級別,患者提臀,迴避,貼緊雙腿以避免檢查。拉蒙特的對陰道痙攣的分類被延續至今,為研究人員和治療者所共識。

繼發性陰道痙攣[編輯]

繼發性的陰道痙攣是指原來可以進行性行為的女性罹患陰道痙攣。可能由宮頸炎症或是在分娩時的創傷所引起,也可能是源於心理因素。繼發性陰道痙攣的療法與原發性陰道痙攣類似。然而,對於這些繼發性的痙攣癥狀來說,早先成功的性經驗可以起到快速輔助治療的作用。

患病率[編輯]

據報導,在兩種截然不同的文化環境下(摩洛哥和瑞典),陰道痙攣的患病率為6%。在英國老年婦女中,最明顯的性交疼痛的患病率低於2%,而在英國和澳大利亞人中則高於18%-20%。[5]

在女性性功能障礙治療門診的報導中(Spector and Carey 1990),陰道痙攣的比率為12%-17%。國家性生活與健康組織進行了一項調查(Laumann et al. 1994),採用隨機樣本和結構化面試方法,報告了有10%-15%的女性反應稱自己在最近六個月內有性交疼痛的經歷。[3]

最近的一項有關陰道痙攣的調查表明有5%-47%的人進行了性功能障礙治療或抱怨有性方面的問題,而且在不同文化環境下表現出重大差異。似乎對於女性性行為的社會期望會對這些患者產生巨大的影響。[6]

治療[編輯]

陰道痙攣的療法有很多。可能會運用心理療法或是生理療法,這些療法要求患者確實已經產生痙攣的癥狀。根據不同的個案,進行獨立的治療是最為行之有效的。不採取治療手段的話,癥狀不一定會惡化。除非女性希望繼續嘗試感到疼痛的性交。某些女性可能會選擇克制而不去採取治療。

根據循證醫學組織的文獻報告表明,儘管從一些無對照實驗中取得了可喜的成果,然而從隨機對照試驗的角度看,對於陰道痙攣的治療有效性還存在一定的局限。進一步的實驗需要從等待名單控制對照的療法中和其他的療法中做出比較。[7]儘管少數隨機對照實驗被取消了,大部分嚴謹的科學研究還是已經測試和證明了對待陰道痙攣的有效性療法。在所有的案例中,系統脫敏療法最為有效,成功治癒率接近90%-95%,甚至100%。這些研究的案例可以參考Nasab, M., & Farnoosh, Z,基本的評價可以參考 Reissing's literature review。[8]

心理學療法[編輯]

根據Ward和Ogden's對女性陰道痙攣經歷的定性研究(1994)來看,三種最為普遍的導致陰道痙攣的因素分別是:對性行為可能產生的疼痛恐懼、堅信性行為是錯誤和可恥的(通常這樣的患者都在嚴格的宗教環境中長大)、兒童時期的創傷(未必是和性有關)

陰道痙攣患者擁有童年時期被性騷擾的歷史,且對於她們的性慾缺乏積極的態度的可能性是一般人的兩倍。因為缺乏性知識或是身體上的虐待與導致陰道痙攣並不具備明顯的相關。[9]

對於一些婦女來說,特別是那些原發性陰道痙攣的婦女來說,解決心理上的癥結和解除肌肉的陣攣是同等重要的。女性可能會選擇以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也可能會去尋求有效的治療方法。對於那些繼發性陰道痙攣的女性患者來說,她們更依賴於物理治療,也獲得了不錯的效果。陰道痙攣會導致很多情緒上的問題,比如低自尊、恐懼、抑鬱。

物理治療[編輯]

對於內部痙攣的物理療法可能包括感覺集中訓練,通過對陰道的觸摸和陰道擴張器來實現脫敏治療。為便於陰道插入,擴張工具通常設計為陰莖形狀。在通過擴張器治療陰道痙攣的過程中,擴張工具的尺寸將隨女性適應程度而逐級遞增。醫用擴張工具可以通過網路購買,儘管它們通常都十分昂貴。

肉毒桿菌是用於治療陰道痙攣的新方法。[10]Ghazizadeh和Nikzad報告了一份在24位患者中使用肉毒桿菌毒素治療無感受性陰道痙攣的案例。(1997)在這項研究中,共計對23位病患注射A型肉毒素(肉毒桿菌的一種)150-400 mIU。一周後患者可以接受檢查,並表現出陰道痙攣癥狀消除至極小甚至完全治癒。有一位患者不願接受陰道檢查且不願嘗試性交。23位患者中,有18人(75%)達到了滿意的性交,4人(17%)出現輕微的疼痛,1人因丈夫的陽痿而無法完成性交。一位患者需要進行A型肉毒桿菌的二次注射。陰道痙攣癥狀在注射肉毒桿菌的2-24個月內都沒有出現複發。[11]

在一組對照試驗中,給對照組患者注射肉毒桿菌,控制組患者注射生理鹽水。8名注射肉毒桿菌的女性患者可以成功的達到滿意性交,而5名注射鹽水的女性則表示無任何效果。8名注射肉毒桿菌的患者無一要求進行後續治療。這種療法簡單易行,成本較低,耗時少,可應用於門診患者,且無併發症的報導。[12]

性慾[編輯]

如果一位女性懷疑自己患有陰道痙攣,那在她的癥狀得到處理之前,一切性行為都可能產生疼痛或無法進行。患者可能會涉足於其他避免交合形式的性行動。陰道痙攣患者的性夥伴可能會相信他的伴侶並不願進行性行為,這種想法是不正確的。大多數陰道痙攣的患者都有進行交合的強烈慾望,但是在每次性嘗試中都會由於疼痛和痛苦情緒而產生退縮。

手淫[編輯]

很多人都沒有認識到陰道痙攣的普遍性。對於女性來說,在初次嘗試性行為時沒有達到滿意的性喚醒,就會出現疼痛和不適。大多數女性性喚起,舒適的陰道進入必不可少的。所以,通過手淫來進行陰道區域的自我探索,可以起到有效的控制陰道痙攣的作用。

另一種產生陰道痙攣的情況是,女性由於對陰道進入帶來的疼痛產生恐懼,極度猶豫是否要和他人發生性行為。這時通過自我手淫行為,可以緩解這種恐懼。同樣可以緩解在性伴侶面前「表演」性質的性行為,達到快速治癒的目的。

儘管大眾普遍相信,手淫並不一定要達到性高潮。可它不失為一種極為簡單的增加陰部舒適度的方法。通過對陰蒂和外陰部的觸摸來探索性感區域,從而意識到哪些區域可以帶來舒適感和興奮感。性喚醒將導致陰部顏色和形狀的改變,陰道潤液分泌的增加。對於女性來說,更加了解自身的性反應,將有助與學會哪種方式可以最快的將她引導至性喚醒狀態。同時可以讓自己的性伴侶知道哪種方式的性刺激對她最為有效。

陰道痙攣並不能阻止女性達到性高潮。

情緒體驗[編輯]

在手淫和其他形式的外陰探索過程中,女性可能會有很大的情緒問題表現出來。一些女性對他們的外生殖器持消極的態度。比如恐懼,認為外陰骯髒、難聞、形狀古怪或是醜陋。這些想法將導致在性體驗過程中(包括手淫)的負面情緒,並延長耗時。特別是在那些陰道痙攣患者中,極度的羞恥感,或擔心自己「有缺陷」的感覺將導致很大的麻煩。如果在進行陰道痙攣的治癒之前嘗試過多種形式的陰道進入,將有可能導致對性交的恐懼,從而在後續的嘗試中帶來嚴重的疼痛感。

放鬆,耐心,自我認同是獲得愉快體驗的重要因素。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Lahaie, MA; Boyer, SC; Amsel, R; Khalifé, S; Binik, YM. Vaginismus: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the classification/diagnosis, etiology and treatment.. Women's health (London, England). Sep 2010, 6 (5): 705–19. PMID 20887170. 
  2. ^ Reissing, Elke; Yitzchak Binik, Samir Khalife. Does Vaginismus Exist?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May 1999, 187 (5): 261–274 [1 September 2013]. 
  3. ^ 3.0 3.1 Sandra Risa Leiblum, Ph.D. Vaginismus. Sexual Pain Disorders - Vaginismus. Armenian Medical Network. 2006 [2008-01-07]. 
  4. ^ Lamont JA. Vaginismus. Am. J. Obstet. Gynecol. 1978, 131 (6): 633–6.  PMID 686049.
  5. ^ Ronald W. Lewis, MD, Kersten S. Fugl-Meyer, PhD. Epidemiology/Risk Factors of Sexual Dysfunction. Epidemiology/Risk Factors of Sexual Dysfunction.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08-01-08]. 
  6. ^ Critical literature Review on Vaginismus. Critical literature Review on Vaginismus. Vaginismus Awareness Network. [2008-01-08]. 
  7. ^ McGuire H, Hawton KKE. Interventions for vaginismus.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05, (2). doi:10.1002/14651858.CD001760. . Art. No.: CD001760.
  8. ^ Reissing E, E.; et al. Does vaginismus exist? A critical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 1999, 187 (5): 261–271. PMID 10348080. 
  9. ^ Reissing ED, Binik YM, Khalifé S, Cohen D, Amsel R. Etiological correlates of vaginismus: sexual and physical abuse, sexual knowledge, sexual self-schema, and relationship adjustment. J Sex Marital Ther. 2003, 29: 47–59. doi:10.1080/713847095. 
  10. ^ Brin MF, Vapnek JM. Treatment of vaginismus with botulinum toxin injections. Lancet. 1997, 349: 252–253. 
  11. ^ Shirin Ghazizadeh, MD, and Masoomeh Nikzad, MD. Botulinum Toxin in the Treatment of Refractory Vaginismus. Obstet Gynecol. 2004, (104): 922–925. doi:10.1097/01.AOG.0000141441.41178.6b. 
  12. ^ Shafik A.; El-Sibai O. Vaginismus: results of treatment with botulin toxin. Journal of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2000, 20 (3): 300–302(3). doi:10.1080/01443610050009674.